『约拿的家』基督徒网络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章节  
经文
查看: 772|回复: 0
收起左侧

<诗人求神恩待祂的仆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10-13 19: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诗人求神恩待祂的仆人>
读经「诗篇119: 17-32」“求祢用厚恩待祢的仆人,使我存活,我就遵守祢的话……。”在诗篇一百十九篇的第三段中,诗人首先说:“求祢用厚恩待祢的仆人,使我存活,我就遵守祢的话。”诗人在祈求神的时候用“你的仆人”,来描述他和神之间的关系。此处的“仆人”,即奴仆,对自己的生命没有主权。所以诗人使用“仆人”为要表明,耶和华神是他的主,掌管着他生命的主权,他是耶和华的奴仆,甘心降服在神的主权之下,愿意顺服神的命令。而且仆人需要主人的“恩待”,诗人知道神满有良善、恩典和怜悯,因此他就求神以厚恩待他,“使我存活”,即赐给他生命气息,他就“遵守”神的话,这是他“存活”的目的和意义。让诗人心中所求的也成为我们心中所求的。“求祢开我的眼睛,使我看出祢律法中的奇妙。”诗人知道,若要叫神的话语对他的生命产生深刻而持久的影响,他自己必须先“看出”神律法中的奇妙。所以他就求神“开我的眼睛”。“开我的眼睛”,即揭开蒙在我眼睛上东西,使我能看见,或照亮明我心里的眼睛,使我能明白。当他的“眼睛”被打开时,他就可以从神的律法中,看见奇妙之事。因此我们读经的时候,首先应当求圣灵“开我的眼睛”,揭去我们心中的帕子(林后3:14-18),然后才能看出“律法中的奇妙”,看见神的荣耀,正如使徒保罗祷告说:“求我们主耶稣基督的神,荣耀的父,将那赐人智慧和启示的灵赏给你们,使你们真知道祂,并且照明你们心中的眼睛,使你们知道祂的恩召有何等指望,祂在圣徒中得的基业有何等丰盛的荣耀;并知道祂向我们这信的人所显的能力是何等浩大”(弗1:17-19)。“我是在地上作寄居的;求祢不要向我隐瞒祢的命令!”诗人说他“是在地上作寄居的”,意思是他在地上是客旅。但作为地上寄居的,他知道只要有神的命令在他的生命中,无论他漂泊到何处,都可以使他经历神的同在和神的保守,都可以使他不至于犯罪得罪神。所以诗人求神不要向他“隐瞒你的命令” ,“隐瞒”意思是隐藏。因为一旦神向人隐藏祂的命令,他就会失去方向,走上迷途。使徒彼得亦称信徒的身份是“寄居的”,(彼前1:1)“寄居的”,也指我们在世上是暂时的,天国才是我们的家(来11:13-14)。

因而使徒彼得劝勉基督徒说:“亲爱的弟兄啊,你们是客旅,是寄居的。我劝你们要禁戒肉体的私欲;这私欲是与灵魂争战的。”(彼前2:11)因此基督徒不应该像世人那样,以名利地位的高下,和物质财富的多寡,作为判断人生成功或失败的标准。但可惜的是,今天还是有不少信徒,在拼命经营地上的“房屋”,全然忘记了我们有“更美的家乡”在天上,忘记了我们不过是一个寄居的。因此我们要求主怜悯我们,也改变我们,使我们真正成为一个在地上活出使命的“寄居者”,又蒙主把我们的名字“记录在天上”(路10:20)。而诗人有这样的祈求,因为他心中一直爱神的话,所以他说:“我时常切慕祢的典章,甚至心碎。”可见诗人“切慕”神的典章,到了“心碎”之强烈的程度,我们似乎可以感受到,神的典章产生了巨大的吸引力,使他对神的典章产生更深的切慕。这“时常”表明,诗人在他人生的每一个时间段中,都在“切慕”神的典章,也就是说,诗人用自己的整个生命,来切慕神的典章。今天如果我们愿意像诗人那样,我们就走上了蒙福的人生轨道,进入了与神生命关系的新阶段。“受咒诅、偏离祢命令的骄傲人,祢已经责备他们。”这里诗人说到那些“受咒诅”、偏离了神命令的“骄傲人”,这种人会受到神的“责备”。一个骄傲的人,总觉得自己“能力过人”、“没有自己做不到的”,以至于他会硬着心肠,抵挡神的真理、不愿悔改。今天世上有许多人,由于心蒙了脂油,心灵的眼睛没有被打开,仍然没有意识到骄傲是大罪,没有看到骄傲之罪带来的严重后果。一个骄傲的基督徒,若不对付自己那与生具来的骄傲,就会觉得自己比别人强,嘴上属灵空话讲得头头是道,实际生命弱不禁风。他不喜欢读经,不愿意祷告,不听神的仆人善意劝告,这样他的生命就很难长进,甚至他会偏行己路,最终招致神的咒诅。
骄傲的人唯一的出路,就是谦卑下来,悔改归向神,求神来改变自己。

“求祢除掉我所受的羞辱和藐视,因我遵守祢的法度。虽有首领坐着妄论我,祢仆人却思想祢的律例。”诗人在此说到“骄傲的人”不但自己不敬畏神,他们对敬畏神、遵守神“法度”的人,也常施以“羞辱和藐视”。大卫就曾祷告说,“神啊,骄傲的人起来攻击我,又有一党强横的人寻索我的命,他们没有将你放在眼中。”(诗86:14)骄傲的人既然连神都不“放在眼中”,所以就会羞辱和藐视敬畏神的人。然而在诗人生活的环境中,既有那种当受咒诅的“骄傲人”,也有坐在高位上妄论他的“首领”。但诗人虽然受到羞辱与藐视,他并没有用自己的办法去“除掉”这样的羞辱与藐视,而是求神为他“除掉”,他如此祈求的原因是,他遵守了神的法度,并且相信公义的神不会让羞辱与藐视长久地加在祂子民的身上。“祢的法度是我所喜乐的,是我的谋士。”诗人说“你的法度是我的喜乐”,意思是,神的法度是“我的喜乐”之源,当“我”相信而遵行神的法度时,“我的喜乐”就不单单是一种主观感受,而是一种有客观真理作基础的生命表现。不但如此,诗人接着还说,神的法度是他的“谋士”。这样在生活中,“谋士”就会告诉他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可以引导他一直走在正路上!因此今天我们也要天天思想神的律例、遵守祂的话,并且要让神的话不但成为我们的喜乐,更引导我们走永生的道路!

在诗篇一百十九篇的第四段中,诗人首先说:“我的性命几乎归于尘土;求祢照祢的话将我救活……。”诗人在这里说“我的性命几乎归于尘土”,无论由于何种原因使他落入“性命归于尘土”的状况,但他相信神可以照着祂的话将他救活。“将我救活”,意思是神的话语能赐人生命。神就应允了他,于是诗人说:“我述说我所行的,祢应允了我;求祢将祢的律例教训我!”因诗人向神“述说”了他“所行的”事情,神垂听了他的“述说”,然后他求神将神的律例教训他,这样他就可以照着神的律例过蒙神喜悦的生活。今天求神把祂的律例铭刻在我们的心上,也是我们过得胜生活的关键。有神的道存在我们心里,而我们又愿意遵行,我们就不会做得罪神的事情。即或“偶然被过犯所胜”(加6:1),我们也会速速地到神面前悔改,借着祂的“应允”而得着赦免。“求祢使我明白祢的训词,我就思想祢的奇事。”诗人求神使他“明白”祂的训词,就是希望以敏锐的悟性,真正理解神的训词,他就以严肃的态度“思想”神的奇妙,也可以更深地认识神。“我的心因愁苦而消化;求祢照祢的话使我坚立!”诗人向神倾诉,他的整个人落在“愁苦”的重压下,他求神加给他力量,使他可以站立得住。“求祢使我离开奸诈的道,开恩将祢的律法赐给我!我拣选了忠信的道,将祢的典章摆在我面前。”诗人呼求神使他“离开奸诈的道”,就是求神使奸诈的行为离开他。他之所以这样求告,是因为他行了“奸诈的道”,得罪了神。诗人也知道,把“奸诈的道从自己生命除去的最有效的方法,就是神将祂的律法“开恩”赐给他,他就将神的律法藏在心里,就不至于得罪神。

然后他就“拣选了忠信的道”,并且愿意把神的典章摆在自己的面前,作自己行事为人的准则。“忠信”是神的属性,因此“忠信的道”,就是神的道,是那些愿意蒙神喜悦之人必须选择的道。如果以前我们行的是“奸诈的道”,我们生活在谎言中,我们对邻舍说谎,我们对配偶说谎,甚至在“信主”后仍然用假见证向教会说谎。那么现在我们就要“选择忠信的道”,“要弃绝谎言,各人与邻舍说实话”(弗4:24)。同样以前也许我们是偷窃的,性情暴躁的,言语污秽的,有苦毒、恼恨、忿怒、嚷闹、毁谤等恶行的(弗4:30-32),有淫乱、污秽、邪情、恶欲和贪婪等罪污的(西3:5),我们就要求神把这一切从我们的生命中挪去,叫我们活出基督新生命的样式。最后诗人说:“我持守祢的法度;耶和华啊,求祢不要叫我羞愧!祢开广我心的时候,我就往祢命令的道上直奔。”在此诗人向神立定心志要持守神的法度,因他知道,无论是谁,只要不持守神的法度,就会做得罪神的事。诗人也知道,既然“羞愧”是人犯罪得罪神的结果,那么也只有神可以挪去人的“羞愧”。因此诗人在祷告中说:“耶和华啊,求你不要叫我羞愧!”诗人如此祈求,是以悔罪之心求神赦免,并求神使他走出羞愧,进入心灵的安息。今天我们也要像诗人那样对神说:“主啊,我已经持守了你的法度。”如此一来,神的话就占据了我们的心,使我们的心思意念被洁净,甚至连犯罪的意念刚冒出来,就被神的道治死了。我们就用信心的手,紧紧抓住神的命令,就不至跌倒。诗人又求神开广他的心,他就坚定的往神真理的道上直奔!为此,愿我们今天都要坚信神是信实的神,祂必照祂的话来救活我们,使我们坚立,我们就能在忠信的道上向前直奔,不偏左右!阿们!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奉献支持|约拿的家

GMT+8, 2021-10-21 20:40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