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拿的家』基督徒网络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章节  
经文
查看: 816|回复: 8
收起左侧

中华海外宣道的展望--吴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9-18 14: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铁蝴蝶 于 2020-9-18 14:32 编辑

                                    中华海外宣道的展望
    一九六三年我到芬兰去领会,因为赶公共汽车,所以早一小时到了当地乡下的一个小教会。礼拜堂中只有六条凳子,但布告栏贴着两个人的相片.我就问那位负责接待姊妹,这两张照片是谁?她说是他们教会差遣出去的传教士。我当时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个堂内只有六条板凳的小教会怎能差遣两个传教士到国外工作?所以就请她加以解释。她说芬兰全国各处的教会,很难找到一个教会是与差遣传教士到国外布道没有关系的。接着她问我:“你们的教会有多少人?”我说我们分在三处聚会,加起来大概有一千人左右。她说感谢主,你们一定差遣了更多传教士出去工作,当时我的心中深受责备,十分惭愧,几乎无地自容,但又不能不回答,否则就要变成“无声的谎言”了。所以我只好硬着头皮说:“姊妹,对不起,我们连一个也没有差派出去, 但我们今后愿意谦卑的求主引导我们作这件事。”所以几年来,这个负担在我心中十分沉重。
    台北一些对此事有 负担的弟兄姊妹,开始为此事祷告,经过座谈商讨,大家决定成立“中华海外宣道协会”,联合各处的弟兄姊妹,使我中华基督徒也能在这传福音给万民听的使命中,略尽一点心意。现在成立了两年,工作进行得很缓慢。两年本不算短,有二十四个月,七百多天,直到现在不过有一百八十位弟兄姊妹做会员,近乎一半是在海外,分散在美国、香港、马来西亚及欧美一带。海宣又组织了一个“宣道团”,有寇世远教授、田雅各牧师和兄弟本人,今年三月曾到过泰国、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目的是想把这负担告诉海外的各教会,让他们也有这样的负担。感谢主,工作的结果,马来西亚成立了“马来西亚海内外宣道协会”,因为“海宣”的工作并不盼望将此机构扩充得很大,我曾和马来西亚众教会提到此事,如果到了各教会将此负担相当起来,中华海外宣道协会就可以结束,解散也不会可惜,最主要是唤起中国教会,大家都能走上这一条蒙福的道路。

    早在“海宣”成立以前,曾恳切的求神赐给凭据,印证这是神所喜悦的工作。不久以后,有一个作生意的弟兄来看我,说他对海外宣道很有负担,并且带来了一笔奉献,作为抛砖引玉之用。他走后我打开一看,封套里包着两千五百元美金;当时我一面感谢主,一面惊奇这位弟兄的作为,因为他的生意并非很大,请想想看,他要花多少劳苦,才能积蓄这笔钱。

     现在我们看一处圣经,是在使徒行传九章31节:“ 那时,犹太加利利、撒玛利亚各处教会都得平安,被建立;凡事敬畏主,蒙圣灵的安慰,人数就增多了。”这节圣经另有一种翻译是“在圣灵的鼓励中行”,既然如此,这“行”字乃是向着一目标行,这目标是记在使徒行传一-章8 节:“耶路撒冷、 犹太全地,和撒玛利亚,直到地极,作我的见证。”所以此“行”字是往目标前进,就是直到地极。主已经把神的心愿摆出来了。在三本福音书中也曾提到此事,马太福音记载“使万民作我的门徒”,马可福音记载“主吩咐门徒往普天之下将福音传给万民听”,路加福音记载“从耶路撒冷直到万邦”耶稣基督当时已将此一目标指示他们,这个目标不是耶路撒冷,乃是地极,可见耶稣的心是何等地迫切!

 楼主| 发表于 2020-9-18 14:03 | 显示全部楼层
再看使徒行传八章1节:“从这日起,耶路撒冷的教会大遭逼迫,除了使徒以外,门徒都分散在犹太和撒玛利亚各处。”及九章1节:“扫罗仍然向主的门徒口吐威吓凶杀的话,去见大祭司。”八章记载教会大遭逼迫,九章记载扫罗口吐威吓凶杀的话,要把信奉这道的人,无论男女都捆绑到耶路撒冷。从使徒行传一至九章,中间一共不过两年的时间,从一章楼上的祷告到圣灵降临,五旬节开始,以致于在那里传福音,教会被建立,这一段期间到八章有两年的工夫,他们的脚步停在耶路撒冷,福音便停在耶路撒冷,教会虽已建立,可是神的目标是从耶路撒冷直到地极,神不能再等待,结果怎么办?

    神就在八章用逼迫使他们往前走,可是还不够;到九章,门徒便普遍的往前走。所以八章逼迫的果效就使腓利到了撒玛利亚,真理也到了撒玛利亚。但是还不够,突然撒玛利亚大复兴,圣灵就感动腓利到旷野去,一个完全没有人烟的地方,行传时代是圣灵掌权的时代,既然有圣灵的引导,腓利就跑到旷野看见太监正在读以赛亚书,就对他详加解释,结果太监接受了主,就把福音带到非洲去。到九章,扫罗起来逼迫教会。为什么呢?因为八章记载除了使徒以外,门徒四散,可见使徒当时不肯定,现在他们不走也得走,扫罗起来逼他们走。于是使徒大量散开, 安提阿及各地的教会就起来了,所以从圣经中可以看出神的目标不是在耶路撒冷。可是他们留在那里,神不能忍受就用逼迫成就此事,叫他们离开耶路撒冷直到地极,可见神要将福音传到全世界的心是何等迫切。

    另一件事就是圣灵和福音传遍天下的事好像是连在一起。五旬节圣灵降临,一次就有三千人、 五千人信主。从圣灵引导腓利到撒玛利亚,又到旷野,就可以看见圣灵和传福音是连在一起的。没有传福音,圣灵就没有出路,一九六六年我到西柏林参加福音会议时,有一位弟兄邀我在 一所浸信会讲道,教会很大,礼拜天就在那里作见证。事后牧师对我说:“ 你看他们对你很有兴趣,能不能礼拜二再请你讲一次?”那是一个祷告的聚会,有二百多人参加,在一个多小时中,祷声不绝,此起彼落,非常活泼。我因为不懂德语,所以就问旁边的翻译人员,他们在为什么事情祷告?原来这一教会差派了许多传教士在全球各处为主作工,这些传教士就等于他们每人的代表,所以他们不断地在主面前为这些传教士提名祷告,求主答应各人特别的需要,赐福各人所作的工作,这个经验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今天我们的私祷和教会的公祷常会发现没有题目,就是因为我们的视野不够远大,对主的工作支持不够。如果我们也送传教士出去工作,我们的心就会跟着他们同去,我们的祷告也会更丰富、更实际。

     有一天,有一个西国传教士在中国教会说了一句话,使我们有一点难堪。他说中国人是讲道义的民族,我想我们也受之无愧。他说我们怎样待你们,你们也该怎样待我们,不过今天我到这里来不是讨功劳的,一百多年前,西国宣教士将福音传到中国,今天中国土地上有这么多人得救,有这么多教会牧养神的羊群,不可否认的这是西方传教士在中国所付上的代价。以前工作实在艰难,戴德生初来中国无人接待,只好住在庙里,还有离乡背井心灵孤单的痛苦。他还说,我们来到贵国不但流汗,甚至流血,今天花开了,果实也结了,这是西方人所付出的代价,既然你们是讲道义的,我们如此待你们,为何你们不把福音传到别国去呢?不知为何这位传教士在中国教会说这样的话。内地会总干事戴德生写信给“中华海外宣道协会”说:今天世界最急切需要福音的工场并非亚洲而是欧洲,从圣经的教训,我们知道应当向远方传福音,因为这是圣灵的出路。从西方人的呼吁我们也应当向远方传福音,我今天要略略的提三件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9-18 14:04 | 显示全部楼层
                            教会应当自立

在中国教会有三个阶段:

(一)先是西方宣教士传进来的时代:在这期间靠西方传也靠西方养。传与养都靠他们,好像他们不传不养,我们就摇摇欲坠了。教会应该学习自立自养自传,中西两方面都有责任,西方钱来;权也来,请在场的西国传教士原谅我这样说,中国人看见既然都是你在指挥,他们就宁可让你来,这就造成一方是抓住,一方是依赖。有西方传教士说这是没办法的,不能放下,一放就呜呼哀哉了。

(二)再是学习自立的时代:我觉得也并不是没有办法,很多事是逼出来的。我这个人外面看起来很粗,但心里却一点也不粗。别人学脚踏车 一两天就会了,我学了两个多月,别人学游泳三个礼拜就会了, 我也学了几个月,教我的人有一天不耐烦觉得这个家伙怎么教都不会,他在旁边说闲话,我躺在船头上晒太阳,没想到他就是那么狠心,从我后边一脚就把我踢下去,我一慌之下就沉下去。 等再浮上来就喊教命,他却说:“要命就自己来!”他既然如此说,所以我也只有自己来了,从那一天开始我就会了。有许多事是要硬逼出来的,不能顾虑太多,属灵的事也是如此。

    我再用一个比方就是,有差会的教会和没有差会的教会从其奉献的情形可以看出来。我到台南一所教会去领会, 教会有五百多人,礼拜的奉献只有四百元或五百元,六百元已是不得了的了,不但城市如此,就是乡村的教会也是如此。一个没有差会的教会,其奉献大过前者,不止三倍、四倍、五倍,这是什么原因呢?我想自立的事,西方人不要抓住,中国人不要依赖,有很多事要下决心的,否则时间会拉长。

(三)最后才是自立立人的时代:如果这自立的时间不断拉长,中国的教会真要被弃在神的计划以外了,中国教会就要一辈子都跟神的计划无关无份了。所以要到远方传福音,自立乃是先决条件。自己都不能养还能养别人吗?这不过是口号而已。华人教会过去一百五十八年以来,一直接受西方教会的帮助而长大,现在多已自立自养和自传。但是主的话说:“施比受更为有福。现在已是我们去帮助别人的时候。目前,一般的教会因为只顾自己的那一个小天地,工作没有异象,所以无论是信徒个人或团体的祷告,常常会发现没有祷告的题目,所提出来代祷的一些事项多半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求主唤醒我们,使我们看见神的大使命有何等广大的范围,求主给我们主所要的雄心,去传福音给万民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9-18 14:04 | 显示全部楼层
要打破成见

     成见很可怕,圣经里所记的一个宣教士可 能是约拿,神叫他到尼尼微去,他不肯去,就逃到他施去,为要逃避耶和华,以致船途中风浪大作。人的行动和神的旨意不合就会起风浪。是什么缘故他不肯把神的话带至尼尼微呢?这是一个成见的问题。约拿不是没有爱心,不是怕受苦,当海上起了风浪,他们抽签抽出他来,问他怎么办?他说很简单将我抛在海里就成了。

    一个人, 约拿都爱,何况一国的人怎能不爱呢?他连死都不怕,还怕受苦吗?所以不是怕受苦或是没爱心,中国教会中神的儿女也是如此,为何不到远方传福音呢?就好像是约拿的成见,约拿想到他们的国土,同胞都曾受过亚述国的蹂躏,因此抗拒神的吩咐。前几天,有一位年长的传道人,偶然来南京东路做礼拜,不知为什么他红着脸对我说:“ 你们这些年轻人好高骛远,台湾福音没传遍就要传到海外,简直拦阻台湾传福音的工作。”他说合湾没传传遍也实在对,台湾有一千七百万人口,信徒大概不超过五十万,尚有一千六百五十万等候去传;但圣经说施比受更为有福。最初两年多在耶路撒冷福音没传遍,可是神要他们往前走,到远方去。

   需要借重西方同工的经验

   西方教会早已走上这一条蒙福的道路,来中国传福音、设立教会、牧养教会、带领教会长进。近年来西方人也已开始带领东方教会自立,西方教会应当照样把所蒙的福份和异象,带到中国教会的心里。但是很多差会在中国教会中很少讲这方面的信息,为什么不敢讲呢?是因为教会还没有自立,光讲没有什么用处,若是西方差会能把这个负担异象,让中国教会看见,这样会快一点。

     另外一方面是手续的问题,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前,中国人要到南洋一带去,只要有船票就可以去了,其他国家也是如此。但现在必须有一本护照和入境签证,否则就去不成,所以手续方面实在需要西方人的帮助。不但如此,在经验上我们也需要西方人的指教,因为中国如有差会起来,是一个开始学习的阶段,一切都没经验,但是他们有一百多年的历史和经验,这些都是从错误、失败中学出来的。中国差会要避免失败和浪费时间,就需要西方教会在经验、负担上帮助我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9-18 14:22 | 显示全部楼层
结语

    作神的工作需要一个有力的差会。 以安提阿教会为例,它是有力量的,所以今天如果有差会也当是个有力量的差会。 这样的差会需要彼此同心,中国人向来很会独唱,不会合唱,如果一合唱,我有我的调,你有你的调,结果变得一团糟!安提阿之所以是这样有力量的教会,是因为他们同心,因此圣灵就得自由、得释放。还有是因为他们禁食,藉此表明愿意舍去。

     现在中国的传道人常常为自己工作,而不是为异象工作。不是为整体工作,我盼望中国传道人都能为异象工作、为负担工作:为整体工作,不是独唱而是合唱。没有自己的目的,没有自己的打算,如果有,就是有这个异象,所以自己要有舍去和牺牲的心志。中国的众教会,神重用的仆人们,应当起来跑这样的一条路,好叫中国差会能真正出现。


摘自宣道卷
宣道与差传
原出版者:橄榄文化事业基金会
出版日期:1983年6月
发行人:李正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9-18 14:26 | 显示全部楼层
吴勇长老夫人的真实经历


摘自baijiahao.baidu.com/s?id=1599792263566261844&wfr=spider&for=pc

我要见证我所侍奉的又真又活的神,他的慈爱永远长存,他的信实直到万代,他的全能超过一切,他使死人复活,使无变有的一位神,感谢神.

诗篇116:7--8;"神用厚恩待我,主啊!你救了我的命免了死亡,救了我眼免了流泪,救了我的脚免了跌倒."诗篇30:11"你已将我的哀哭变为跳舞,将我的麻衣脱去,给我披上喜乐."神每一句话都可以经历,这两节圣经我本身都经历过,神就是这样可信可靠的.

在1951年,我先生31岁,他患了大肠,直肠癌,开始的时候,他常常肚子痛,并胀气,我们不知道是为什么,以为是吃坏了东西或是受凉.我就用一种拔罐的方法,把肚子里的气吸出来,开头几次很见效,以后就觉得很舒服,但是多做几次就无效了.接下来排泄带血带脓,我们觉得不是一种普通的病,要去看医生.台北几个医生同样的说要开刀,开刀才知道是良性还是恶性.因50年前不象现在医学这么发达,要开刀就赶快,不要再拖延.

开刀的前一天,我在为我先生做一条内裤,心里非常的杂乱,也非常的烦恼、忧愁、想呀想如果是恶性怎么办?越想越难过。就在我旁边的大女儿才五岁半,她一边玩她的玩具,一边在唱诗歌,她唱呀唱,我没注意听,后来我注意一听,她在唱:压伤的芦苇他不折断,将残的灯火他不吹灭。反复一直这样唱。他不是唱主日学的歌,怎么会唱大人的歌呢?我心里明白了,是神籍着她向我说话,我一直在想这两句话,想到主是多么的慈爱,我的先生就是这样,天父照样不会把他折断,也不会把他吹灭。想到这里,我就得到一些安慰,我就抱着我的大女儿在神面前感恩、赞美、祷告。

开刀的那天早上,我们一起读圣经,不是随便翻,仍是按顺序读下去,读到约翰福音十一章,里面有一句话:“这病不至于死,乃是为了神的荣耀,叫神儿子因此的荣耀。”我们读到这一节圣经,我们深深相信是神给我们的宝贵应许,因神的这个应许,我们心里得到很大的盼望,得到很大的安慰,好象船在大浪里面抛下锚非常稳定。感谢主恩典。

开刀后的第四天,医生到病房来,他说:“开刀那个瘤是恶性的,并且已经扩散,甚至蔓延到整个肚子里面,连直肠统统都有癌细胞,而且是溃烂了,统统粘在一起,分都分不开。”他又说:“按这种情形只能活三个月,不能超过三个月。”医生束手无策,他们想在胃的地方开一刀能够做一个胃漏,吃东西可以从胃出来,不去经过肠子或许能够活到半年。但整个胃都布满了癌细胞,医生没有办法,没有开刀,原封不动缝起来。医生最后讲:只有等神行神迹了。因为这个医生是个很好的基督徒,也只有等神行神迹了。我们听完了医生的详细报告,好象犯人在法官面前等待判决,这时我们的头脑一阵恍惚,眼前一片的黑暗、痛苦、忧伤,充满在我们心中,我们两人心照不宣,没有说话,相对流泪,那个时候是非常非常的痛苦。感谢主,突然间就想到神不是有话,吗?“压伤的芦苇他不折断,将残的灯火他不吹灭。”神不是也应许吗?这病不至于死,这个事实跟神的话恰恰相反,但是我想到神是全能的,他说有就有,命立就立,他的话安定在天,他怎么说,事情就必怎样成就,所以我们把医生的话放在一边。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9-18 14:27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主的恩典,我们决心专心仰望依靠神,我们的心非常平静,所以十一天就出院了,医生留我们多住几天,但是我们还是回家了。

到以后的一段时间,他的身体非常的虚弱,痛是那样的痛,放气是那样的不舒服,坐着也憋气,躺着也憋气,也不能做,也不能躺,加上他一颗止痛药都不吃,一针止痛针也不打,他讲要真心仰望神的恩典。感谢主,他知道我们承受不了,知道我们忍受不住,他激动许多国内、外的爱主的基督徒为他祷告,神也不断用他自己的话来刚强、坚固、支持、保守我们。在患难煎熬的这些时刻,能够站立得住,并且有勇气,有胆量向死亡夸胜。我讲给你们听,医生说病是那样严重,他就觉得说,那我能够留下的日子,都是神给我的,我应该完全给神所用,全时间的给神所用。

后来,他在医院里叫我拿纸和笔要写辞呈。他原来在铁路局做事,但辞呈送出去好几天没有签下来。他想:找工作不容易,难道辞呈也这么不容易,他心里很急盼望早些成全他的心愿,后来才知道,原来主管这样讲:他为什么这个时候来辞职,这样非常不智慧,难道他不知有一笔抚恤金给家庭用吗?所以迟迟未签。但我先生讲:折射我跟神的事,求他成全,就马上批下来了。

自那以后,就是全时间事奉主。从三十一岁一直到现在八十岁。当中有一件事是我没有智慧,也不够信心。当医生说他只能活三个月时,我就向神求,我想到希西家王求神再赐他十五年,我也求神再赐我先生十五年,如果只多活十五年早就没有命了,现在多活五十年还要再活下去,我们主的恩典是多而又多,超过我们所求所想,神没有听我小信的祷告,没有听我愚昧的祷告,神把这么多的恩典加在他身上。

感谢主,他现在八十岁,他有一个火热的心,事奉的心,年青的时候怎么样,八十岁也是怎样,除了有冲突以外,无论人多人少,不管近或远,国内国外,他都回答应。我不敢拦阻他,因为我觉得如果拦阻他就是拦阻神。因为他是神的仆人,身神会负他的责任,有时我劝他少答应一点,他告诉我说:“人家有需要才会来邀请,我们如果辞掉,叫人家失望多不好。”

感谢主的恩典,他能有今天的日子,一切都是神的恩典,人不能做什么,神的恩典这么多,也是靠着弟兄姐妹,长期长年的代祷,谢谢大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9-18 14:30 | 显示全部楼层
吴勇 (台湾基督教长老)
吴勇,1920年1月18日生,厦门人,台湾基督教长老。
1920年1月18日,吴勇生于厦门一世代务农家庭。由于闽南地区人多地狭,不少人纷纷离开故乡,前往南洋谋生。1922年,吴勇全家迁移到新加坡。 特殊的历史坏境造就了吴勇强烈的民族主义激情,面对英国殖民者对华人的欺凌,年少时的他多次策划发对殖民者的活动。英国当局对他的行为十分头痛,于是将他逐出新加坡,遣返回中国。在泉州,吴勇在教会学校当教员,并与赖宝恋(多加)结婚,婚后共育有子女7人。
1945年,台湾光复。吴勇将全家迁往台湾。1946年初,吴勇经过台北许昌街国语礼拜堂,听见唱诗的声音,被吸引进去参加聚会,受到感动而信主。初信之时的吴勇,内心被圣灵充满,孜孜不倦地追求真理,他经常天未亮就起床,读经、祷告。同年底,他在许昌街教会带领青年团契,开始他在教会的侍奉。1950年,他得到神的呼召,要他全职侍奉,但他不愿放弃铁路局丰厚的年薪而犹豫不决。正如先知约拿逃避神的使命,受到身困鱼腹三日的管教,神藉着一场大病使吴勇明白神的大能以及自己的使命。1951年5月,吴勇因大肠癌蔓延病危,医生束手无策。他在病中向主忏悔,蒙主的应许,愿意将身体献上作为活祭。不久,他的病得到主神奇的医治。康复后的吴勇,辞掉工作,完全侍奉主。
1952年,他在台北建立南京东路礼拜堂,成为教会的长老之一。吴勇靠信心仰望神,以无固定薪资的方式事奉主。许昌街青年团契的70多位弟兄姐妹甘心情愿和吴勇到此开辟宣教工场。在圣灵的工作以及吴勇的努力下,教会得到大复兴,很快在台北地区建立了20多座堂会。吴勇倡导地方教会制度,放手让各堂会的长执处理教务,而不多加干涉。每个堂会都遵循一样的管理制度,各堂教务完全独立,彼此之间称为兄弟堂。吴勇重视同工的培训,通过查经和讲道训练等课程,使同工得得装备。
吴勇虽没有受过正规的神学教育,却强调多培养传道人。他和同工在1970年创立了中华福音神学院。30多年来,神学院为主造就了一千多忠心仆人。1981年,吴勇又创办门徒训练中心(现更名为基督门徒训练学校)。
60年代,吴勇与寇世远、台雅各布牧师成立中华海外宣道协会,呼吁华人向世界各族传播福音。差派宣教士到世界各地宣教。两岸关系缓和后,宣道会在祖国大陆的福音事工蓬勃发展起来。
吴勇长老经常到世界各地的华人教会布道、培灵、主领夏令会。他的足迹遍及香港、东南亚、欧美等地。他还善于使用电台、电视等现代工具传播福音,通过屏幕使不少人明白了基督的福音。
吴勇一生经历了神丰盛的恩典,他的见证自然成为不少人喜闻乐见的事。1991年,由吴勇口述,何晓东整理的吴勇生活和事奉的传记《不灭的灯火》出版,全书逾三十万字,感人肺腑,广受好评,获得行政院颁发的金鼎奖。1992年宇宙光出版社出版了吴勇讲道集《清晨之光》。此后,吴勇讲道的录音带,手稿被收集成册,于2000年由荣神文化出版社出版了《吴勇全集》,共23册。
2005年1月9日,神的好仆人吴勇长老在美国洛杉矶安息主怀,终年85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9-18 15:14 | 显示全部楼层

吴勇1920年生于厦门,2岁时全家搬到新加坡,少年时排斥基督教,曾率众前往宋尚节布道会闹场。1938年因策划反英活动,被新加坡殖民政府驱逐出境,辗转返回福建,途中受到很多基督徒朋友帮助。1945年担任中央警官学校音乐老师,与基督徒赖宝恋结婚,又被派到台湾接收日本人的财产。

.....
1967年10月,六个中国教会及其所属的西差会共同组成“中华福音神学院临时董事会”。1970年5月,十四个持守福音信仰的教会及差会代表,正式成立“中华福音神学院董事会”,公推吴勇长老为主席,并聘请戴绍曾牧师为首任院长。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奉献支持|约拿的家

GMT+8, 2020-10-26 07:19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