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拿的家』基督徒网络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章节  
经文
查看: 151|回复: 1
收起左侧

读经时间:王上20:23-43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7-28 22: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圣经》和合本
列王纪上:
20:23 亚兰王的臣仆对亚兰王说:“以色列人的 神是山神,所以他们胜过我们,但在平原与他们打仗,我们必定得胜。
20:24 王当这样行:把诸王革去,派军长代替他们;
20:25 又照着王丧失军兵之数,再招募一军,马补马,车补车,我们在平原与他们打仗,必定得胜。”王便听臣仆的话去行。
20:26 次年,便哈达果然点齐亚兰人上亚弗去,要与以色列人打仗。
20:27 以色列人也点齐军兵,预备食物,迎着亚兰人出去,对着他们安营,好像两小群山羊羔。亚兰人却满了地面。
20:28 有神人来见以色列王说:“耶和华如此说:‘亚兰人既说我耶和华是山神,不是平原的神,所以我必将这一大群人都交在你手中,你们就知道我是耶和华。’”
20:29 以色列人与亚兰人相对安营七日,到第七日两军交战。那一日,以色列人杀了亚兰人步兵十万,
20:30 其余的逃入亚弗城,城墙塌倒,压死剩下的二万七千人。便哈达也逃入城,藏在严密的屋子里。
20:31 他的臣仆对他说:“我们听说以色列王都是仁慈的王,现在我们不如腰束麻布,头套绳索,出去投降以色列王,或者他存留王的性命。”
20:32 于是他们腰束麻布,头套绳索,去见以色列王,说:“王的仆人便哈达说:‘求王存留我的性命。’”亚哈说:“他还活着吗?他是我的兄弟。”
20:33 这些人留心探出他的口气来,便急忙就着他的话说:“便哈达是王的兄弟。”王说:“你们去请他来。”便哈达出来见王,王就请他上车。
20:34 便哈达对王说:“我父从你父那里所夺的城邑,我必归还,你可以在大马士革立街市,像我父在撒马利亚所立的一样。”亚哈说:“我照此立约,放你回去。”就与他立约,放他去了。
20:35 有先知的一个门徒,奉耶和华的命对他的同伴说:“你打我吧!”那人不肯打他。
20:36 他就对那人说:“你既不听从耶和华的话,你一离开我,必有狮子咬死你。”那人一离开他,果然遇见狮子,把他咬死了。
20:37 先知的门徒又遇见一个人,对他说:“你打我吧!”那人就打他,将他打伤。
20:38 他就去了,用头巾蒙眼,改换面目,在路旁等候王。
20:39 王从那里经过,他向王呼叫说:“仆人在阵上的时候,有人带了一个人来,对我说:‘你看守这人,若把他失了,你的性命必代替他的性命,不然,你必交出一他连得银子来。’
20:40 仆人正在忙乱之间,那人就不见了。”以色列王对他说:“你自己定妥了,必照样判断你。”
20:41 他急忙除掉蒙眼的头巾,以色列王就认出他是一个先知。
20:42 他对王说:“耶和华如此说:‘因你将我定要灭绝的人放去,你的命就必代替他的命,你的民也必代替他的民。’”
20:43 于是,以色列王闷闷不乐地回到撒马利亚,进了他的宫。

《圣经》现代中文译本
列王纪上:
20:23 便·哈达的臣仆对他说:“以色列的神是山神,所以以色列人打败了我们。可是,如果我们在平原跟他们作战,我们一定打败他们。
20:24 请王解除那三十二个王的军权,委派其他将领代替他们,
20:25 然后重新整编一支劲旅,数目跟前次逃跑的那支军队相等,也拥有那么多的战车和马匹。我们要在平原跟以色列人打仗;这次我们一定战胜他们。”便·哈达王采用他们的建议。
20:26 第二年春天,他召集部下,跟他们一起到亚弗城攻打以色列人。
20:27 以色列人也召集军队,准备应战,他们分成两队,面向叙利亚人扎营。可是以色列人跟满布田野间的叙利亚人比起来好像是两小群山羊。
20:28 有一个神的人去见亚哈王,说:“上主这样说:‘因为叙利亚人说我是山神,不是平原的神,所以我要使你战胜他们庞大的军队,你和你的人民就知道我是上主。’”
20:29 叙利亚人和以色列人住在各自的帐棚里,互相对峙了七天之久。第七天,他们开始交战。以色列人杀了叙利亚步兵十万人。
20:30 生还的兵士都逃进亚弗城;城墙倒塌下来,又压死了两万七千人。便·哈达也逃进城里,藏在一间屋子的后房。
20:31 他的臣仆对他说:“我们听说以色列诸王都是仁慈的。请准我们腰间围着麻布、脖子套着绳索去见以色列诸王,说不定他会饶了你的命。”
20:32 于是他们拿麻布围在腰间,用绳子套在脖子上,到亚哈那里去,说:“你的仆人便·哈达恳求你饶他一命。”亚哈说:“他还活着吗?他就像是我的兄弟!”
20:33 便·哈达的臣仆正在等待机会,他们一听到亚哈说“兄弟”,立刻抓住机会,说:“正像你所说的,便·哈达是你的兄弟呀!”亚哈下令说:“去带他来。”便·哈达到的时候,亚哈请他跟自己一同坐上战车。
20:34 便·哈达说:“我要把我父亲从你父亲那里夺来的城镇归还你,并且让你在大马士革设立贸易中心,像我父亲在撒马利亚所做的。”亚哈回答:“好,在这样的条件下,我放你走。”亚哈就跟他订立条约,然后放他走了。
20:35 有一群先知,其中的一个奉上主命令向另一个同伴说:“打我吧。”可是那一个先知不肯。
20:36 于是他对那个先知说:“因为你没有听从上主的命令,你一离开我就有狮子来把你咬死。”那先知走后,果然有狮子来把他咬死。
20:37 先前说话的先知又到另一个人那里,说:“打我吧。”那个人就使劲地打他,把他打伤了。
20:38 先知用布把脸裹起来,假装是别人,到路旁站着,等待以色列王经过。
20:39 当王经过的时候,先知大声喊:“陛下,我在打仗的时候,有一个兵士把一个掳来的敌人交给我,说:‘看住这个人。要是他跑了,你要以命赔命,不然,就要罚三千块银子。’
20:40 但在我忙着其他事情的时候,这个人跑掉了。”王说:“你已经判定了自己的罪;你非受惩罚不可。”
20:41 先知立刻把脸上的布拿下,王就认出他是先知。
20:42 于是先知对王说:“上主这样说:‘因为你把我命令你消灭的人放走了,你必须以命赔命,你的人民赔他的人民。’”
20:43 于是王闷闷不乐地回撒马利亚的王宫去了。

读经指引:

1、亚兰王把首次战败归究于什么原因?今天我们是否也常常以为神的能力只局限于某方面,而不信他是统管一切的主宰?

2、面对便哈达愿意投降的请求,亚哈宽大的外交政策,从人的角度来看是十分明智的,但为何先知却斥责他的行径呢?

3、君王在外交上的决定未必对信仰生活有利,但信仰上的决定却直接影响国家的命运。今天你处理日常事务是以什么原则为依归呢?


 楼主| 发表于 2020-7-28 22:41 | 显示全部楼层
亚哈纵敌放虎归山
亚哈纵敌放虎归山

  列王纪上二十章前半段讲到,亚兰王便哈达聚集他的全军,率领三十二个王,带着车马上来围攻撒马利亚。由于双方兵力悬殊,以色列人根本没有取胜的希望。然而就在紧要的关头,神主动向以色列人施恩,帮助以色列人战胜了亚兰大军。

  神出手帮助亚哈王,不是因为他配得神的帮助,而是因着神的怜悯;神救他们的目的,是要让亚哈和以色列人认识到耶和华是以色列的神。亚兰王便哈达虽然战败了,但他与他的主要官员都逃回了家乡。因此耶和华的先知警告亚哈,亚兰军明年还会再回来,要他作好准备。

  “亚兰王的臣仆对亚兰王说:‘以色列人的神是山神,所以他们胜过我们,但在平原与他们打仗,我们必定得胜。王当这样行:把诸王革去,派军长代替他们;又照着王丧失军兵之数,再招募一军,马补马,车补车,我们在平原与他们打仗,必定得胜。’王便听臣仆的话去行。”(23-25节)

  亚兰王在军力上有那么大的优势,竟然落败了,自然心有不甘,却没有检讨自己失败的原因,而认为是以色列的神帮助了以色列,所以亚兰人才败落。他们分析上一场战役,认为上一次以色列人是在山上战胜了亚兰人,便哈达和他的臣仆们就认为耶和华是山神,能力应该只局限在山区,离开了山区,他就不能有什么大作为了。

  于是亚兰人再度招兵买马,打算在平原发动另一场战役,与以色列人决一胜负。他们以为在平原打仗,以色列的神只是山神,在平原发挥不出什么力量,以色列军就会被打败。另一方面,便哈达也认为之前与他一起攻打亚哈的三十二个王明显不善作战,便哈达的臣仆就建议用有经验的军长代替他们。

  弟兄姊妹,读到这里,或许你也会笑便哈达和他臣仆对神的理解是这样的肤浅,看见以色列军在山上打了胜仗就认定以色列人信的神是山神。但我们细心想想,会不会有时候我们这些神的儿女也会犯同样的错误,只将神的能力局限在某一方面、某一地点,而没有胆量相信他有管理全宇宙一切的能力?

  “次年,便哈达果然点齐亚兰人上亚弗去,要与以色列人打仗。以色列人也点齐军兵,预备食物,迎着亚兰人出去,对着他们安营,好像两小群山羊羔。亚兰人却满了地面。有神人来见以色列王说:‘耶和华如此说:亚兰人既说我耶和华是山神,不是平原的神,所以我必将这一大群人都交在你手中,你们就知道我是耶和华。’以色列人与亚兰人相对安营七日,到第七日两军交战。那一日,以色列人杀了亚兰人步兵十万,其余的逃入亚弗城,城墙塌倒,压死剩下的二万七千人。便哈达也逃入城,藏在严密的屋子里。”(26-30节)

  第二年,便哈达果然再次带兵攻打色列。知道亚兰人又卷土重来侵犯以色列,以色列人也不甘示弱,点齐兵马出来迎战亚兰人。圣经说“以色列人……对着他们安营,好像两小群山羊羔,亚兰人却满了地面”,这又是一次强弱悬殊的对抗,以色列人只像两小群羊羔,而亚兰人却遍满平原。从人的眼光来看,亚兰人占了绝对的优势,双方兵力相差这么大,以色列人必败无疑。在这种光景下,以色列人还能得拯救吗?

  站在人的角度看,面对这么强大的敌人,以色列人确实难有得救的机会。因为他们不单在军事力量上不如人,更是不配再得神的帮助。然而在这种光景下,神还是差遣神人来对亚哈王说:“耶和华如此说:亚兰人既说我耶和华是山神,不是平原的神,所以我必将这一大群人都交在你手中,你们就知道我是耶和华。”

  就像上一场战役那样,这一次又是神自己主动出手,为自己的名发热心,在以色列人不能见证神的时候,神亲自见证他自己。先知提醒亚哈,神这样做是为了让以色列人知道耶和华才是以色列的神,同时也为以色列百姓再一次预备回转的机会。

  为什么神要出手帮助离弃他的以色列人?神说:“你们就知道我是耶和华!”不是要叫亚兰人知道我是耶和华,是要叫以色列人知道我是耶和华!因为以色列人离弃他,去跟随外邦神;现在神所做的,就像在迦密山上以利亚与巴力先知们对决,是要以色列人知道谁才是真神!

  第二十九和三十节告诉我们,神果然帮助了以色列人。以色列人与亚兰人相对安营七日,到第七日两军交战,以色列一天就杀死了十万亚兰步兵。以色列人乘胜追击,亚兰人大败,逃入了亚弗城;混乱中城墙塌倒,压死了两万七千人。亚兰王也随众人逃入了亚弗城,藏在一间房子里。

  这一次对阵,以色列人大获全胜,亚兰军兵死了十二万七千人。以色列的得胜靠的并不是亚哈的勇力,而是神自己的能力。这次的战争也已不再是一场普通的战争,而成为了一场属灵的争战。神不容许人误解他,神要叫这些迷信的外邦人知道,他是真神,不是山神,也不是平原的神,而是宇宙万物的主宰;他不单管辖群山,也管辖平原!

  “他的臣仆对他说:‘我们听说以色列王都是仁慈的王,现在我们不如腰束麻布,头套绳索,出去投降以色列王,或者他存留王的性命。’于是他们腰束麻布,头套绳索,去见以色列王,说:‘王的仆人便哈达说:求王存留我的性命。’亚哈说:‘他还活着吗?他是我的兄弟。’

  这些人留心探出他的口气来,便急忙就着他的话说:‘便哈达是王的兄弟。’王说:‘你们去请他来。’便哈达出来见王,王就请他上车。便哈达对王说:‘我父从你父那里所夺的城邑,我必归还,你可以在大马士革立街市,像我父在撒马利亚所立的一样。’亚哈说:‘我照此立约,放你回去。’就与他立约,放他去了。”(31-34节)

  以色列人大大得胜,亚兰王便哈达与他的几个官员藏在城里的一间密室里。亚兰王知道自己无处可逃,只好跟臣仆们商讨对策。他的臣仆提议向亚哈投降,以求保全便哈达的性命。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便哈达为了保命只好投降。于是便哈达就派人去见亚哈,代他向亚哈求情。他们腰束粗糙的黑布,表示哀伤后悔;又头套绳索。表示屈服为胜利者的仆人。

  在这段经文里我们留意到,北国以色列诸王给周围列国留下的形象——他们都是仁慈的王!亚兰人给予以色列诸王的评价跟圣经给以色列诸王的评价实在是大相径庭,圣经的评价是——北国以色列从来没有出过好王,他们都行神眼中看为恶的事。但以色列周围的列国却认为,以色列诸王都是仁慈的王!

  为什么圣经的评价跟人的评价会有这么大的差距?弟兄姊妹我们要知道,圣经称以色列诸王是“恶人”,并不意味着他们都是穷凶极恶的人,整天杀人放火;恰恰相反,他们可能都是非常友善、非常大方、非常容易相处的人,但神却称他们为“恶人”。所以关键不是人如何看我们,而是神如何看我们,因为惟有神的评价才是真实的。

  亚哈知道便哈达还活着,并且愿意投降,就非常高兴,马上叫人请便哈达来见他,甚至愚昧地称便哈达为“兄弟”。亚兰人立即抓住这番话,说“便哈达是王的兄弟”。便哈达来见亚哈时,亚哈没有按所应该做的杀了便哈达和他的臣仆,也没有待他像俘虏,反而请他上车,在众人面前形同手足。

  读到这里,有人说不定要称赞亚哈了,他真的活出了“爱仇敌”的教导,恐怕今天很多的基督徒都望尘莫及。不要忘记,之前便哈达曾在众人面前羞辱亚哈,要亚哈将妻子、妃子、女儿中最美的,都贡献给他。这样的羞辱没有人能接受得了,即便不报仇,也不可能跟对方称兄道弟。但亚哈对便哈达的态度真是令人赞叹不已,可见便哈达的臣仆对亚哈的性格是非常的了解,他确实是一个“仁慈”的王——从人的道德标准来看。

  当然,亚哈可能是想用“仁慈”的方法来感化便哈达,好化敌为友。这个方法明显奏效,便哈达主动提出将他父亲从以色列夺去的城镇,全部归还以色列;而且还主动跟亚哈建立邦交,允许以色列人自由在大马士革经商,享有贸易特权。亚哈对便哈达提出的和谈条件非常满意,就跟便哈达立约,建立邦交。

  读到这里我们不禁要问,为什么亚哈会在完全得胜的情况下,这么“仁慈”地对便啥达呢?原因很简单:那时亚述的势力已经在东面疆界隐隐冒起,而亚哈相信他需要亚兰的势力作为缓冲来对抗亚述;并且如果战事爆发,彼此就可以成为盟军。亚哈这样的想法,再一次突显出他不信任耶和华的保护。虽然神两次救他脱离便哈达的手,但亚哈还是宁可依靠便哈达,也不依靠耶和华。

  从人的角度看,亚哈的表现非常出色,也非常有智慧;这一次立约改善了两国的关系,以色列也有了强大的盟友。但问题是,神是如何看他所做的这一切事呢?神一再藉着先知对亚哈说话,可亚哈听不进去,胜利冲昏了头脑,他被甜言蜜语蒙蔽,放走了亚兰王,再没有比亚哈更糊涂的人了!虽然亚哈的所作所为在人看来是“仁慈”表现,神却不喜悦亚哈所做的这一切事。

  有人可能要问了,亚哈愿意饶恕便哈达,不记过往的恩怨,看他如同自己的弟兄,这样做有什么错呢?圣经不是教导人要爱仇敌,接纳他们吗?亚哈做错了什么呢?难道要消灭一切的战俘才符合神的旨意吗?弟兄姊妹,这一次亚哈主要的错误不在于他有没有杀便哈达,而在于他没有求问神;是神使亚哈得胜,亚哈却没有求问神这事该如何善后,而是自作主张就放了亚兰王回去。

  亚哈没有意识到这是一场属灵的争战,所以轻易放过亚兰王。他一点都不明白神的心意,神把亚兰王交在他的手,为要解除百姓受到亚兰人的欺压。也就是说,神这一次是要亚哈杀死便哈达,但亚哈却做了相反的事。之前讲到神复兴以利亚的时候,神叫以利亚离开何烈山往大马士革去膏哈薛作亚兰王,神要用亚兰人来对付以色列人,但那是以后的事,现在哈薛的时间还没有到。

  亚哈一直糊涂,没有认识到神的心意。从人的角度来看,以色列人好像是打了胜仗,可实际上却是输了,因为他们和亚兰人立了约,以后就要自食恶果了。亚哈放虎归山,就如那个把污鬼赶出、又打扫干净的人,以后污鬼重新回来的时候,情况就比从前更糟糕了!

  弟兄姊妹,作为基督徒,我们要学习从神的视角看事情,人认为好的事,神未必认为好。不从神的视角看事情,我们很容易就会用人的价值观来代替了神的旨意。正因为如此,圣经呼吁我们要每天心意更新变化,惟有这样我们才能够从神的视角看事情。

  “有先知的一个门徒,奉耶和华的命对他的同伴说:‘你打我吧!’那人不肯打他。他就对那人说:‘你既不听从耶和华的话,你一离开我,必有狮子咬死你。’那人一离开他,果然遇见狮子,把他咬死了。”(35-36节)

  这时候先知的一个门徒出现了,先知的门徒也是先知,他是在跟从他的老师学习做先知。圣经没有说他是谁的门徒,可以看出北国的先知们在迦密山之役的激励之下,开始站出来事奉神了;并不是以利亚所说的,北国只剩下他一个先知在为神争战。这时我们可能想问一个问题,以利亚现在他在哪里?他在干什么?很可能这时候神是把以利亚隐藏了起来;神不用人的英雄主义去作工,而是在配搭的原则上去使用他所选召的众人,所以这时候神把以利亚隐藏起来,使用了其他先知站出来为神说话。

  这个先知的门徒以非常奇怪的方式来传达神的话语:他叫他的同伴打他。这里说到的同伴就是他的同学,也是一个先知。弟兄姊妹,如果你是那先知门徒的同伴,你会依从他的话吗?你会动手打他吗?圣经记载,他的同伴不肯打他,这个先知的门徒就奉神的名,预言他的同伴会被狮子咬死,结果这个同伴离开后果然被狮子咬死了。弟兄姊妹还记得列王纪上十三章的犹大神人吗?他也是被狮子咬死的,因为他听从了老先知的话,没有听从神的命令。

  这个事件真是令人大惑不解。圣经说神是爱,为什么会要求人做这样的事呢?先知的同伴不忍心打自己的弟兄,这证明他有爱心,为什么神还让狮子咬死他呢?在我们的观念中,基督徒都是好好先生,都是“有爱心”的,怎么可以无缘无故动手打人呢?可见同样的考验如果临到我们,我们的反应都会像那先知的同伴一样,结果我们都要被狮子咬死。

  可能你会说,倘若是神的旨意,我就依从先知的话打他。但问题是,我们如何分辨神的旨意呢?你真的认为慈爱的神会吩咐我们动手打自己的弟兄吗?肯定不会,对不对?先知的同伴不肯动手打他,因为他觉得,无论怎样,都不应该无缘无故打自己的弟兄,所以他拒绝了先知的要求。从基督徒的眼光来看,他应该是一个“满有爱心”的人。

  可这样一个“满有爱心”的先知,最后却是被狮子咬死了。为什么神会给先知的同伴这么奇怪的考验呢?其实这种考验是必要的。因为不管是先知还是基督徒,我们都不可以体贴人的意思,而是要按照神的旨意行事。先知的同伴之所以失败,有两个可能性:第一,他听不见神的声音,所以没有按照神的旨意行事;第二,他知道神的旨意,却体贴自己的意思,因为他不忍心打自己的弟兄。

  如果先知听不见神的声音,那么他就不是先知了,他只能做一个挂名的先知,最后成了自欺欺人的先知。如果先知听见神的声音,却没有按照神的意思行,他就成了体贴人意的假先知,最终只能害人害己。所以不论是那一个可能性,这样的先知对神是不忠心的,只能误导神的百姓。北国以色列的属灵情况之所以每况愈下,正是因为国内有太多的假先知,所以神必须用非常严厉的方法来警惕其他先知的门徒,要忠心、警醒,免得重蹈覆辙。

  这个先知的同伴应该知道这是神的旨意,但他不忍心打自己的弟兄,所以只好违背神的命令。这也正是亚哈的问题,他明明知道神不喜悦亚兰王,因为他高傲自大,羞辱以色列。但他没有按照神的意思待亚兰王,反而按照自己的意思,以“仁慈”和“爱心”待他,甚至跟他称兄道弟,彼此立约。这跟扫罗违背撒母耳的命令,没有杀亚玛力王是同出一辙,都是藐视神的命令,以人的意思代替了神的意思。

  亚哈这样做,不仅是放虎归山,还鼓励以色列人跟亚兰人交往。以色列人的属灵情况已经每况愈下,他们已经随从了迦南人的风气,现在再加上亚兰人的影响,后果不堪设想。亚哈在这件事情上犯了极大的错误,但因为他的属灵领悟力太低,所以先知必须用这种奇特的方法来帮助他明白。

  “先知的门徒又遇见一个人,对他说:‘你打我吧!’那人就打他,将他打伤。他就去了,用头巾蒙眼,改换面目,在路旁等候王。王从那里经过,他向王呼叫说:‘仆人在阵上的时候,有人带了一个人来,对我说:你看守这人,若把他失了,你的性命必代替他的性命,不然,你必交出一他连得银子来。仆人正在忙乱之间,那人就不见了。’

  以色列王对他说:‘你自己定妥了,必照样判断你。’他急忙除掉蒙眼的头巾,以色列王就认出他是一个先知。他对王说:‘耶和华如此说:因你将我定要灭绝的人放去,你的命就必代替他的命,你的民也必代替他的民。’”(37-42节)

  没有人会这么无聊想被人打,先知的门徒这样做是为了履行神的指示。为了完成神交托给他的任务,他又找了另一个人来打他;圣经没有告诉我们这个人是谁,可能又是先知的另一个同伴。这个人倒是不客气地按照他的意思,狠狠地打了他一顿,并且“将他打伤”。这就是做先知的代价,有时候为了传达神的旨意,先知必须付出很大的代价。

  被打伤之后,这个先知的门徒就用头巾蒙眼,改换面目,在路旁等候亚哈王经过。为什么他要改换面目?因为亚哈可能认得他,知道他是先知的门徒。为了向亚哈传达神的话语,这个先知将自己装扮成一个受了伤、刚从战场上回来的士兵(当时国家还处在战争状态)。当以色列王亚哈经过时,他就求王为他申冤。

  先知对亚哈说:他在阵上时,有人要他看守一个战俘,并声明若让战俘逃脱了,他的性命就必代替战俘的性命;不然,他就必交出至少三十公斤银子来作为处罚。结果在忙乱中,那个俘虏逃脱了,所以他想求王出面免了他的惩罚,因为他没有能力赔这么多钱。如果王不出面干预,他只得以自己的性命来替代那俘虏的性命。

  亚哈听完了先知的话后,就判他有罪,必须依法处理。理由是既然他自己同意看守战俘,现在俘虏丢了,他就要接受惩罚。先知一直等的正是亚哈的这句话,先知听到亚哈的判决之后,立刻把伪装除去,亚哈就认出了他是一个先知。这时先知奉神的名向亚哈说出,因为亚哈违背神的意思,放走了便哈达,并没有服从神的命令把他处死,所以神就按照亚哈的判决来待亚哈和以色列。

  先知的这种手法就如拿单指出大卫的罪一样。先知说,亚哈的命必代替便哈达的命,以色列人也必代替亚兰人。也就是说,本来便哈达是应该被处死的,既然亚哈放走了他,亚哈就得赔上自己的性命。以色列既然没有按神的意思除灭亚兰人,那么以色列人也将因此而灭国。

  在这里先知用的比喻非常恰当,将战俘交给那士兵的人,肯定是他的长官,所以才有权力命令他、惩罚他。丢了战俘的士兵象征了亚哈,虽然亚哈是以色列的王,但以色列人都知道,以色列军队的元帅不是以色列王,而是神。在列王纪上二十章中,先知两次提到,神要将亚兰人交在亚哈手中。所以,便哈达投降亚哈,成为俘虏,这完全是神的作为,是神将便哈达交在亚哈的手中。

  既然神才是以色列的主,亚哈只不过是下属、是仆人,他就不能按自己的意思处理便哈达,他必须按照神的意思来处理他。但亚哈没有求问神,也没有征求先知的意见,而是按照自己的意思来待便哈达。亚哈这样做就是违背了军令,死罪难逃。所以,亚哈的判断是正确的,但他不知道自己的判决,其实就是定自己死罪。

  亚哈王不爱神所爱的,不痛恶神所痛恶的,不但不杀亚兰王,反而与他立约,招致了神极严厉的审判。但愿我们能从亚哈身上学到专一听神吩咐的功课,有时神给我们一样特定的责任,最初我们尽心去做,可后来有别的事插进来,我们就变得忙乱,用自己的方法,去做其他的事,却忽略了最主要的那一件。亚哈起先也是按先知吩咐的方法打仗,后来却按自己的心意处理俘虏,结果不光得罪神,自己也要付上沉重的代价。

  “于是,以色列王闷闷不乐地回到撒马利亚,进了他的宫。”(43节)

  先知的话真是大煞风景,亚哈刚刚凯旋归来,他不仅打败了亚兰大军,收复回从前失去的城镇,还化敌为友,跟亚兰王建立了邦交,为以色列带来了和平。此外,以色列人还可以到亚兰的首都大马士革自由经商,这应该是举国欢腾的好消息,亚哈也为此沾沾自喜,没想到这先知却向他说这么扫兴的话。

  圣经记载,亚哈听完先知的话后,并没有下手捉拿先知,也没有向先知发怒,只是闷闷不乐地回到撒马利亚,进了他的王宫。这里我们再次看到亚哈的性格,他不是一个穷凶极恶、喜好杀人流血的暴君,他可以说是一个“好好先生”。但这样一个人,神却说他是恶人。

  亚哈的根本问题是不喜欢真理。如果先知说的话合他口味,他是非常乐意听的;当先知告诉他,神会将亚兰人交在他手中时,他非常的高兴,甚至不顾生命危险,亲自率领二百三十二个少年人首先出击。但是,当先知责备他时,他没有积极检讨自己的错误,也没有向神悔改,只是闷闷不乐。

  我们也看到,神对亚哈非常的忍耐。即便他三番五次悖逆神,神还是不断差派先知来提醒他、鼓励他、甚至责备他。神这样做不只是为了亚哈,更是为了以色列。因为如果国王不回转,以色列国是没有任何属灵前景的。为了要帮助亚哈醒悟,先知用了苦肉计,甚至还赔上了一个同伴的性命来劝谏亚哈王。但亚哈听了神的话语后只是闷闷不乐,没有认错,没有悔改,他没有得着教训。

  虽然神给了亚哈这么多次的机会,他还是没有完全回转归向神。他长时间习惯了体贴自己,导致他无力再回转。弟兄姊妹,我们是不是也常常像亚哈那样,对神的提醒无动于衷呢?小心有一天我们无力再回转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奉献支持|约拿的家

GMT+8, 2020-8-7 17:10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