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拿的家』基督徒网络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章节  
经文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铁蝴蝶
收起左侧

属灵伟人小传 - 丁道尔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0-5-18 20:1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七章 具有清教徒的特色

编写《属灵伟人小传》的目的,是指出在历史上,神不断地兴起人;即使在人类历史上最黑暗的时期,神仍然没有偏离人,神仍然拣选祂合用的器皿,让祂的见证人在那个时代发光,为祂作美好的见证。

在《钟马田小传》中,编者述及约翰?诺克斯被称为清教徒的创始人。但是读者若翻阅《司布真小传》,会读到司布真曾被称为清教徒在十九世纪的继承人;而在《钟马田小传》中,除了读到爱德华滋具有清教徒的特色和优点,还述及钟马田堪称二十世纪清教徒的典型代表。

编者论及清教徒时,只将之作广义上的解释,并不局限于十六世纪和十七世纪在英格兰或苏格兰所涌现的一些清心的信徒。编者所注重的是:如何追随清教徒的纯正信仰;如何从他们身上有所学习,来适应今天我们在这个时代所面对的复杂问题。

钟马田在一九七一年论及《清教徒和其起源》(Puritanismand its Origins)时这样说:

“清教主义始于何时?同意贺尔(Basil Hall)的人会指出,清教徒这个名词,是到一五六七年才出现的,那么,清教主义自然是从一五六七年开始了。这个事实的阐明,当然是对的,但是它却把清教主义的精神,完全撇开了不提。我同意纳本(Knappen)在《都铎王朝的情教主义》(Tudor Puritanism)一书中所说的,清教主义的精神,首见于丁道尔(William Tyndale)的表现,当时是一五二四年。原因是,清教主义事实上是一种思想;这一点我要说清楚。清教主义是一种态度、一种精神;清教主义的两个最大的特色,已见于丁道尔的表现。丁道尔热切希望一般人都能读圣经,可是当时困难重重,丁道尔所采取去克服这些困难的方法,显明了他是个清教徒。丁道尔没有征得天主教主教们的同意,就把圣经翻译出版;这就是清教徒所发的第一炮。不经主教们的同意而去作,这真是不可思议,可是丁道尔就是这样作了。他所作的另外一件事,也表明了清教徒的特色——他竟然未获皇上的批准,径自离开英国。这个不寻常的举动,在当权者的眼中,是该受严厉申斥的。但丁道尔急于要把圣经翻译出来,并急于将圣经复印出版,所以在皇上还没有批准的时候,他就离开了英国,前往德国,得到马丁路德和其他弟兄们的协助,完成了翻译英文圣经这件大事。这两件事所表明的态度,都是清教徒对当权者一贯的作风,表明清教徒着重真理,过于宗教传统与政权的势力,并坚持照着自己所认定正确的方式,去自由事奉神。从丁道尔开始,这种清教徒的精神、态度,和心态,就不断地显明出来。至于英王亨利八世,就如众所周知,事实上只想和他的妻子离婚,以便再娶,所以亨利八世就急于摆脱天主教教皇和他的权力,叫亨利八世自己能成为英国教会的元首。”

概括一句,丁道尔具有清教徒的性格、特色和精神,丁道尔也就成为后世清教徒的榜样。但是从历史的观点看,约翰?诺克斯仍被尊称为清教徒的创始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5-18 20:1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八章 坚定不移的重浸派


近五百年来,撰写教会历史的人,不是疏忽了,便是大大误解了基督教改教运动中一个非常重要的运动——重浸主义(Anabaptism)。要求重新评价重浸主义的,包括浸信会的历史作家培克尔(RobertA. Baker)。他在《基督教史略》(A Summary of Christian History)一书中已有述及。该书已由萧维元译成中文,由浸信会出版社出版。


几百年来,一提及重浸派(Anabaptist),就是一个贬词,含有谩骂和责备的含意,向来人们把重浸派与异端派视为同义词。认真地说,走上极端道路的,只是挂着重浸派招牌的一小撮人,大部分的重浸派,信仰纯正;他们虽然在历史上受到残酷的迫害,却对历史产生了积极的推动作用,使神的工作向深度和广度发展。


第一个重浸派是胡伯迈尔(Balthasar Hubmaier),生于一四八○年,是当年奥地利窝赛得(Waldshut)一个福音派的牧师。他后来与瑞士苏黎世(Zurich)的更正教领袖慈运理(Ulrich Zwingli)同工。后来胡伯迈尔读到圣经的话语,相信人要先有信心,才可以受浸,他就与慈运理商讨是否应该放弃婴孩受洗礼。慈运理认为这即然是圣经的教导,就接受胡伯迈尔的建议。但在一五二五年正月十七日的一次辩论中,慈运理变卦,慈运理更得着地方上当权派的支持,下令所有的婴孩要受水礼。只是,当时重侵派的另一领袖格列伯(Conrad Grebel),应一位老弟兄布鲁若克(George Blaurock)的请求,为布鲁若克重浸(布鲁若克受过婴儿洗礼)。一五二六年三月,双方的歧见扩大,正式分裂。当局下令假如重浸派坚持他们重浸的异端,他们就要受溺死的处分。重浸派在头两年,几乎丧失了所有的领袖,重浸主义也就转入地下活动。


两年后,即一五二七年,当重浸派似乎在瑞士销声匿迹、后继无人的时候,从苏黎世逃亡到德国南部史塔斯堡(Strassburg)的撒特拉(Michael Sattler)弟兄,宣布史塔斯堡被选定为重浸派的新耶路撒冷。


撒特拉是德国南部黑森林(Black Forest)天主教本笃会(The Benedictines)的圣彼得修道院(The Monastery ofSt.Peter)的院长。他觉得重浸派恢复使徒时代教会的作法,更能活出基督徒的见证来。


一五二七年二月二十四日,撒特拉在德国南部一个小镇史列咸(Schleitheim)召集了一次聚会,公布了重浸派的七项基本信仰:(一)教会只接纳信主的人受浸;(二)在教会里要遵行主的吩咐,特别是马太福音十八章的教训;(三)守圣餐是为了记念主的死;(四)信徒要与世界有分别;(五)要按保罗的标准设立牧者牧养教会;(六)基督徒不得动刀剑,不得诉诸法律手段;(七)基督徒不得发誓。


这次特别聚会和所公布的基本信仰被某些历史学家认为是重浸派在历史上真正的起点。


重浸派确信,只有悔改信主的人才可以受浸;认为圣经是信仰的基础和根据;重浸派不赞成基督徒服兵役,以免“动用刀剑”;不赞成基督徒起誓;不认同基督徒在法庭诉讼。


在信仰上,重浸派认为圣经是信仰的基础。他们仍坚信基督教的主要教义,如圣父、基督的神性、教会为信徒所组成、圣经是神的话语、基督将会第二次再来。


不论是路德派、慈运理派、加尔文派和天主教,都联手对付重浸派,对重浸派施以极其残酷的摧残,包括监禁、溺死和火刑等。
撒特拉主持史列咸聚会之后三个月,被视为异端者,将他活活烧死;他死后几天,妻子玛嘉烈 (Margaretha Sattler)也被人活活用水淹毙。


丁道尔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重浸派。


在重浸派之中,有一些人在信仰上出现了偏差,在行为上出轨,玷污了重浸派的声誉;譬如李顿的约翰(John of Leiden)提倡多妻制度,大大失去见证;又如德国蒙斯特(Munster)的贺夫曼(Melchior Hofmann)预言基督将于一五三三年再来,使许多人受了迷惑,结果预言当然失准。


丁道尔秉承了重浸派的优良传统,不容许人为的制度和人工炮制的宗教仪式,使他的心灵与爱他的主之间发生阻隔。他遵循圣经中神的话语,并按着圣经所吩咐的,相信所有信主的人,要常在基督里;基督也常在信祂的人里面。他坚信,信徒能分享祂的苦难,有份于祂在十字架上死的经历,有份于祂的得胜。信祂的人,在祂里面,胜过肉体、鬼魔、世界。


美国费城(Philadelphia)的殿堂大学(Temple University)的著名学者李特尔(Franklin Littell)曾用这样的话赞扬重浸派——内中也就包括了丁道尔:


“当重浸派反对发出毒咒,反对动用刀剑,反对诉诸法律,反对操纵教会;他们事实上所诉求的,是个人与神交通的自由,是个人的心灵与神之间没有间隔,是人类起码的尊严和权利。他们所向往的,是基督教的真谛,而非属世的声名利禄。故此,他们灵命所释放的能力是无以伦比的。”


概括一句,以丁道尔为代表的重浸派,所追求的是神的同在,所寻求的是神的话语的实现——包括千禧国度的到来。他们的贡献,特别是把信徒带到圣经中的教导和吩咐面前,具有深远的历史意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5-18 20:1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九章 丁道尔终于被人出卖

到了一五三四年,不少英国有权势的人都恨不得把丁道尔追擒到手。这些大权在握的人,包括英国国王亨利八世、法官多马?摩尔和伦敦主教史托克斯莱(John Stokesley)。他们所下达的形形色色的追捕令送达欧洲各地。他们所差遣的密探千方百计地搜集丁道尔的资料,刺探他的住处和踪迹,及打听他所交往的是何等人士,究竟是什么人在背后支持他。他们所搜集的情报非常详尽,细微至连丁道尔的身体特征和服装,也不漏过。

一五三四年春天,丁道尔正住在比利时安特卫普(Antwerp)一位英国商人多马?波音兹(Thomas Poyntz)的家里。这位多马?波音滋是丁道尔在小索伯里庄园(LittleSodbury Manor)任家庭教师时女主人窝尔士夫人(Anne Poyntz)的亲戚。在多马?波音兹悉心照料下,丁道尔有安定的生活,不必四处奔波逃亡。他也就能更专心致意于翻译圣经的工作。但这也留下了一个危机——随时被人发现他的踪迹。

一五三五年夏天,安特卫普这个市镇,出现了一个不速之客腓力普斯(HenryPhillips)。腓力普斯的父亲理察?腓力普斯(Richard Phillips)住在多塞特(Dorset),曾三度出任英国国会议员。腓力普斯在家中排行第三,曾于一五三三年进入英国牛津大学攻读民法(Civil law)。腓力普斯具有一定的才干,又受过高等教育,前途本来无可限量。然而他却不自爱;当他父亲托他把一笔款项捎到伦敦交给某人时,他竟把该笔巨款赌得清光,有负父亲的托付。从此他失去父亲的信任。之后,他离家出走,流落他乡。三年之后,在一五三六至三七年的冬夏之间,他从欧洲大陆写了一封悔悟的信给他父亲,说他经济困难,陷于绝境,若双亲不肯原谅他和不肯接济他,他唯有自尽一途可行。

他的父母闻讯,紧急汇一笔款到欧洲接济腓力普斯;但是挥霍成性的腓力普斯回到英国京城伦敦之后,已花尽了父母汇来的盘缠,不敢回到家乡多塞特,去与父母团聚。当腓力普斯一文不名、走投无路的时候,英国谍报部门物色到他,把他吸收为英国的奸细,认为素来不干净的他,是擒拿丁道尔最合适的人选。

腓力普斯出任英国密探之后,衣着光鲜,有仆役随身服侍。由于他出手阔绰豪爽,他很快地打入了安特卫普英国商人的社交圈子。此时丁道尔住在该地著名英国商人多马?波音兹家中,腓力普斯很快地就在商人的聚餐场合上,认识了他的猎物丁道尔。丁道尔为人真挚热诚,对人提防不足,没有多久,他就邀请腓力普斯到多马?波音兹家中用膳,他甚至曾请腓力普斯留下来住宿过夜。
由于腓力普斯不久前刚从牛津大学毕业,丁道尔作为老校友,喜欢听到有关母校的一些轶闻。在信仰方面,腓力普斯又冒充一个更正教徒,口口声声说自己是马丁路德的追随者。丁道尔缺少警惕心,对腓力普斯也就毫不防备,深信不疑。但是多马?波音兹就起了疑心。令多马?波音兹怀疑的一点,是腓力普斯查询许多贵重物品的价格,但从未认真地、确实地购买。此外腓力普斯又打听安特卫普许多英国商人的生活细节;但当别人探询腓力普斯一些切身的问题时,他总是闪烁其词。最启人疑窦的,是腓力普斯的资金来源不明。尽管多马?波音兹不很信任腓力普斯;丁道尔对腓力普斯却绝对信任。波音兹一家人无法可施,只好把这些疑问搁在一旁。事实上,多马?波音兹有许多生意要打理,无暇全时间照顾丁道尔的人身安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5-18 20:17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五三五年五月中旬,多马?波音兹要到邻近的地方巴若斯(Barrois)接洽生意,估计会离开安特卫普一个多月。

多马?波音兹一离开安特卫普,三、四天后,腓力普斯就通报离安特卫普二十四英里之遥的布鲁塞尔(Brussels)法庭,欲彼等派人来逮捕丁道尔。

腓力普斯首先来到波音兹家里,问波音兹太太,丁道尔是否在家。当他得知丁道尔在家时,就把他从布鲁塞尔带来的执法人员安置在街上和门外。等到中午时分,他才登门找丁道尔,向丁道尔借款四十先令,说他今早在途中丢失了钱包。丁道尔于是将四十先令借给腓力普斯。这对丁道尔来说,是很自然的事,他只要有钱,都肯帮助有需要的人。在这奸诈阴险的世界上,丁道尔是单纯的和无经验的。

腓力普斯接款之后,就邀请丁道尔共进晚餐;丁道尔则说,不,今晚是我宴请你,我能与你共享晚宴,荣幸之至。晚饭时间到了,丁道尔与腓力普斯一同离开波音兹住宅;住宅前面是一条狭长的通道,不容两人并肩而行。丁道尔让腓力普斯先行;腓力普斯表现得很谦让,坚持要丁道尔先行。矮小的丁道尔也就走在前头,高大俊美的腓力普斯则殿后。两个守候的法庭人员一看到普力普斯用指头指向丁道尔的头,就下手逮捕了丁道尔。

腓力普斯被英国天主教收买,有英国的政治背景;但要在安特卫普下手逮捕丁道尔,他又寻求当时辖管比利时、荷兰一带的神圣罗马帝国(Holy Roman Empire)的皇帝查理五世(Charles Ⅴ)的帮助。查理五世的法庭,以散布异端思想的罪名,把丁道尔囚禁在离安特卫普十八英里之遥的菲尔福特城堡(Vilvorde Castle)。菲尔福特城堡建于一三七四年,是仿效法国的巴士底(Bastille)监狱而建,防卫森严。

丁道尔被捕之后,在安特卫普的英国商人十分愤怒,认为这是对英国侨民的人身侵犯。商人们认为,丁道尔所从事的是圣经的翻译工作,并非滔天大罪;在未受警戒之前,又不给丁道尔机会解释,就贸贸然把未入罪的丁道尔予以囚禁,这种行径不啻是绑架。这些英国商人不停地写信给布鲁塞尔的法庭;而在英国本土,也有不少人直接写信布鲁塞尔的英国商会,请求他们尽速营救丁道尔。
营救丁道尔最力的是接待丁道尔到他家里住的多马?波音兹。很多安特卫普的英国商人,提醒多马?波音兹要去拜托当时在政治上很有影响力的巴若斯勋爵(Lord of Barrois),恳求勋爵搭救丁道尔。多马?波音兹在阿兴(Achon)找到巴若斯勋爵;巴若斯勋爵读了申诉的信件,面有难色。他说,不久前,他有不少比利时同胞在英国的斯密士菲尔德(Smithfield),因是重浸派,被活活烧死,当时他有心营救,但束手无策。他接着说,丁道尔既是一个重浸派,要营救他,难度很大;不过,不论丁道尔犯的是什么罪行,若是英国有头有面的人物出头,要求释放丁道尔,照理比利时这边是没有人会拒绝的。只是,我正动身要往马斯瑞克特(Maestricht)去,我到那里会将几封我写的求情信交给你。多马?波音兹于是从阿兴,追随巴若斯勋爵十五英里路程,在马斯瑞克特取得巴若斯勋爵写给英王的宠臣多马?克伦威尔爵士(Sir Thomas Cromwell)的信件。

多马?克伦威尔作出迅速的反应,派出特使多马?特奥波得(ThomasTheobald)到布鲁塞尔和安特卫普,实地调查丁道尔被拘捕的始末。一五三五年七月,多马?特奥波得写了一篇简短的报告,向多马?克伦威尔汇报了他在现场所调查到的情况和所搜集到的一些背景资料。

一个月过去,多马?波音兹听不到英国那边的回音,就亲自动身到英国去。到英国后,多马?波音兹于一五三五年八月二十五日,写信给他哥哥约翰?波音兹(John Poyntz),拜托他运用一切关系,救丁道尔脱离牢狱之灾。约翰?波音兹是英国埃塞士(Essex)郡的北奥肯顿(North Ockendon)的庄园主。约翰?波音兹和英王亨利八世宫廷中的人素有往来;多马?波音兹寄望他哥哥透过宫廷关系,向英王施加压力。多马?波音兹为了营救丁道尔,留在英国,四处奔波,甚至自己的生意受亏损,他也毫不顾惜。

一五三五年八月底,多马?波音兹的一连串努力,终于有了眉目。多马?克伦威尔爵士晋见亨利八世时,正式谈到丁道尔在欧洲被捕的事情。九月初,英国政府写了两封信给布鲁塞尔的政府当局,要求彼等释放丁道尔,其中一封信交给多马?波音兹亲身由英国带到布鲁塞尔。九月十日至二十二日之间,两封信由不同的途径送达布鲁塞尔的法庭。十月间,多马?波音兹守候在布鲁塞尔静候佳音。他有充分理由相信,丁道尔将不日获得释放。

在这一点上,多马?波音兹再次低估了腓力普斯邪恶的势力。当腓力普斯听到多马?波音兹要领回丁道尔;腓力普斯心想,这样一来,我出卖丁道尔的阴谋计划岂非完全被粉碎?腓力普斯为了达到自己可耻的目的,就反咬多马?波音兹一口,说多马?波音兹是马丁路德的同路人,说这类号称改革派的邪教徒没有资格代表丁道尔。腓力普斯并正式控告多马?波音兹,说多马?波音兹身为安特卫普的居民,却充当丁道尔的同党,具有丁道尔同样的异端思想;又说多马?波音兹一切的努力和游说,都是个人行为,与别人毫无关系。结果,多马?波音兹被牵连,失去自由,被交给两名士兵看管。一五三六年二月底,多马?波音兹乘着看守松懈的时候,潜逃到英国。他失去在安特卫普的生意,中断了在欧洲的业务关系。他的妻子安娜(Anna Van Calva),是安特卫普本地人,不愿意到英国和丈夫会合,但她倒是取得了几个孩子的抚养权。可以说,多马?波音兹为了营救丁道尔,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他终于在一五五一年歇息了自己的劳苦,回到天家。

审理丁道尔的检察长杜弗埃(Pierre Dufief),臭名远扬,以绝情和残忍见称。任何人胆敢挑战天主教的权威,杜弗埃必以毒辣的手段镇压。他热衷于搜捕和严惩一切他心目中的异教徒。杜弗埃向来不择手段地左右法官的判决,务求把异端者置之于死地。

虽然丁道尔始终难逃一死,但是天主教当局偏偏要玩假民主的把戏,让外界以为彼等对丁道尔的审判是公平的和合法的。他们向丁道尔提供一名律师和一名辩护士,却被丁道尔所拒绝。他厌恶这种假惺惺的民主把戏,他情愿为自己辩护。

丁道尔被关在监狱中,长达一年又一百三十五天。他曾在一五三五年秋天,写一篇短文《惟独因着信心在神面前称义》(Faith alone Justifies before God)。他即使在最恶劣的环境下,他也没有忘记向狱卒传福音。因着他所释放的话语的能力,以及他所流露的真诚的生命,狱卒本人、狱卒的女儿,和狱卒的其他家属,都悔改归向了基督。他毫不畏惧地向控告他的人,以及向监狱里的囚犯传福音。他所作的美好的见证,和他所彰显的基督的品德,使许多人深受感动。在他们之间这样传说:“如果他不是一个好基督徒,那么再也找不到好基督徒了。”

经过了多番的审讯,一直查不到丁道尔有致死的罪行;但是,陷害他的人仍然于一五三六年十月,在奥格斯堡(Augsburg)的宗教会议上,把他定了死罪。 受刑之日,丁道尔被解到刑场,被绑在木柱上,被刽子手活活绞死,再把他烧成灰烬。在他一息尚存的时候,他从木柱上做出充满激情的呼喊:“主啊!求祢打开英国国王的眼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5-18 20:1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章 跋诗


丁道尔费尽心血所翻译的英文圣经,虽然在他生前被他的仇敌抨击得一无是处,诬蔑其译本充满异端;但是正如他写给同工约翰?菲力斯(John Frith)的信中所说的:


“我祈求神,保存我的圣经译文,直到那日我朝见主耶稣荣脸的时候。我的良心可以为我作见证,我不敢稍微更改神话语中的任何一个音节。今时今日,活在地上,无论谁给我多少荣誉、愉乐,或财富,都不能使我更动神的话语。”


在丁道尔逝世的那一年,有两本英文译本的圣经在英国流传。一本是《高柏飞译本》(Coverdale Version),由丁道尔的同工高柏飞(MilesCoverdale),根据丁道尔的英译圣经修订而成;另一本是《马太圣经译本》(Matthew's Bible),由约翰?罗杰士(John Rogers)修订而成,其内文也同样一字不改地照录丁道尔翻译的英文新约圣经和旧约中的摩西五经部分。




英王亨利八世读过《高柏飞》译本,译本上虽然丁道尔的名字没有出现,但内文都是丁道尔费尽心血的译文。甚至亨利八世身边的主教们也不得不承认:“整本英文圣经的译文找不到错讹之处。”英王亨利八世于是喊道:“既然找不到内中有异端之处,让这本圣经在民间流传吧!”


一六○三年,英王雅各一世(JamesⅠ)在位时,亲自挑选五十四名学者,内中包括一些清教徒。这些学者分成六组,重新修订、审译整本圣经。六年之后,即一六一一年,方大功告成,是为《钦定本》(King James Version)。丁道尔的圣经译文,有百分之九十,被《钦定本》采纳。《钦定本》流传数百年,凡说英语的国家,都有人因着《钦定本》得到帮助。我们深信,神会记念丁道尔一生的劳苦,和他所付出的高昂的代价。我们深信,到了主来的日子,他必得着神的赏赐和冠冕。


参考书目
1 Lewis Lupton著的 Tyndale, Translator
2 Lewis Lupton著的Tyndale, Martyr
3 Brian Edwards著的God's Outlaw
4 Donald Dean Smeeton著的Lollard Themes in theReformation Theology of William Tyndale.
5 J.F.Mozley著的William Tyndale
6 Bruce and Becky Durost Fish著的WilliamTyndale
7 John Foxe著的Book of Martyrs
8 C.H.Williams William Tyndale
9 Brian Edwards著的Nothing but the truth
10 George Milligan著的The New Testament AndTransmission
11 Tony Lane著的A Man for All People:
Introducing William Tyndale
12 Donald Smeeton著的Where Did Tyndale GetHis Theology?
摘自http://www.yimaneili.net/gongyu/space.php?uid=2015138&do=thread&id=2018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奉献支持|约拿的家

GMT+8, 2020-10-29 05:12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