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拿的家』基督徒网络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章节  
经文
查看: 665|回复: 1
收起左侧

读经时间:士8:1-21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5-8 18: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圣经》和合本
士师记:
8:1 以法莲人对基甸说:“你去与米甸人争战,没有招我们同去,为什么这样待我们呢?”他们就与基甸大大地争吵。
8:2 基甸对他们说:“我所行的岂能比你们所行的呢?以法莲拾取剩下的葡萄,不强过亚比以谢所摘的葡萄吗?
8:3 神已将米甸人的两个首领俄立和西伊伯交在你们手中;我所行的岂能比你们所行的呢?”基甸说了这话,以法莲人的怒气就消了。
8:4 基甸和跟随他的三百人到约旦河过渡,虽然疲乏,还是追赶。
8:5 基甸对疏割人说:“求你们拿饼来给跟随我的人吃,因为他们疲乏了。我们追赶米甸人的两个王西巴和撒慕拿。”
8:6 疏割人的首领回答说:“西巴和撒慕拿已经在你手里,你使我们将饼给你的军兵吗?”
8:7 基甸说:“耶和华将西巴和撒慕拿交在我手之后,我就用野地的荆条和枳棘打伤你们。”
8:8 基甸从那里上到毘努伊勒,对那里的人也是这样说;毘努伊勒人也与疏割人回答他的话一样。
8:9 他向毘努伊勒人说:“我平平安安回来的时候,我必拆毁这楼。”
8:10 那时,西巴和撒慕拿并跟随他们的军队,都在加各,约有一万五千人,就是东方人全军所剩下的;已经被杀约有十二万拿刀的。
8:11 基甸就由挪巴和约比哈东边,从住帐棚人的路上去,杀败了米甸人的军兵,因为他们坦然无惧。
8:12 西巴和撒慕拿逃跑,基甸追赶他们,捉住米甸的二王西巴和撒慕拿,惊散全军。
8:13 约阿施的儿子基甸,由希列斯坡从阵上回来,
8:14 捉住疏割的一个少年人,问他:“疏割的首领长老是谁?”他就将首领长老七十七个人的名字写出来。
8:15 基甸到了疏割,对那里的人说:“你们从前讥诮我说:‘西巴和撒慕拿已经在你手里,你使我们将饼给跟随你的疲乏人吗?’现在西巴和撒慕拿在这里。”
8:16 于是捉住那城内的长老,用野地的荆条和枳棘责打(注:原文作“指教”)疏割人;
8:17 又拆了毘努伊勒的楼,杀了那城里的人。
8:18 基甸问西巴和撒慕拿说:“你们在他泊山所杀的人是什么样式?”回答说:“他们好像你,各人都有王子的样式。”
8:19 基甸说:“他们是我同母的弟兄。我指着永生的耶和华起誓,你们从前若存留他们的性命,我如今就不杀你们了。”
8:20 于是对他的长子益帖说:“你起来杀他们。”但益帖因为是童子,害怕不敢拔刀。
8:21 西巴和撒慕拿说:“你自己起来杀我们吧!因为人如何,力量也是如何。”基甸就起来,杀了西巴和撒慕拿,夺获他们骆驼项上戴的月牙圈。

《圣经》现代中文译本
士师记:
8:1 以法莲人对基甸说:“你去打米甸人时,为什么不召我们?你为什么这样待我们?”他们痛责基甸。
8:2 基甸告诉他们:“我所能做到的比不上你们所做的;你们以法莲人所捡拾的葡萄比我们亚比以谢人的上等葡萄好得多呢!
8:3 上帝把米甸人的首领俄立和西伊伯交在你们手里;我所做的怎能跟你们相比呢?”他们听到基甸这话就不再生气了。
8:4 基甸率领那三百人来到约旦河,渡过河;虽然他们都很疲倦,仍然继续追击敌人。
8:5 他们到了疏割,基甸对城里的居民说:“请给我的兵士一些面包,他们太累了。我正在追击米甸王西巴和撒慕拿。”
8:6 但是疏割的首领说:“我们何必供食物给你的军队呢?你还没有抓到西巴和撒慕拿呢!”
8:7 基甸说:“好吧!上主把西巴和撒慕拿交给我以后,我要用旷野的荆棘打伤你们。”
8:8 基甸往前走,来到比努伊勒,向那里的人提出同样的要求。那里的人所回答的跟疏割人一样。
8:9 因此,基甸对他们说:“我会平平安安地回来,那时候,我要拆毁这座城堡!”
8:10 当时,西巴和撒慕拿跟他们的军队在加各。整个旷野部族只剩下残兵一万五千人,已经有十二万人阵亡。
8:11 基甸沿着挪巴和约比哈东面旷野边缘的道路前进,突击他们的军队。
8:12 米甸人的两个王,西巴和撒慕拿,逃跑了;基甸追赶他们,俘虏了他们,使他们全军溃散。
8:13 约阿施的儿子基甸从战场回来,经过希列斯隘口的时候,
8:14 捉到一个疏割的青年,查问他。他把疏割首领和长老的名单写给基甸,共七十七人。
8:15 基甸到疏割,对城里的人说:“还记得你们曾经拒绝帮助我吗?你们说我没捉到西巴和撒慕拿,所以不把食物给我疲乏的军队。现在你们看,他们就在这里!”
8:16 于是基甸用旷野的荆棘惩罚疏割的首领;
8:17 他也拆毁了比努伊勒的城堡,杀了城里的人。
8:18 基甸审问西巴和撒慕拿:“你们在他泊杀死的人是什么样子?”他们说:“他们很像你,个个都像王子。”
8:19 基甸说:“他们是我的兄弟,跟我同一个母亲生的。我指着上主发誓,如果你们没杀他们,我就不杀你们。”
8:20 于是基甸对他的长子益帖说:“去把他们杀了!”但是益帖害怕,没有拔刀,因为他还是个孩子。
8:21 西巴和撒慕拿对基甸说:“你亲自下手吧!你才有这力气。”于是基甸杀了他们,把他们骆驼颈上的月牙装饰品拿走。

读经指引:

1、以法莲支派因基甸没有招聚他们去与米甸人作战而与他争吵,基甸如何平息他们的怒气?

2、为什么以色列支派中的疏割人和毘努伊勒人不肯援助基甸和他的军队?由此看来,以色列各支派间的关系是怎样的?

3、基甸因疏割人和毘努伊勒人不肯助他,胜利后回来惩罚他们,为什么基甸要这样对待他们?基甸的做法正确吗?


 楼主| 发表于 2020-5-8 18:38 | 显示全部楼层
基甸制伏米甸人
基甸制伏米甸人

  昨天的经文讲到,基甸带着他的三百追随者,采取夜间突袭的方法,使得米甸联军阵营大乱,在黑暗中分不清敌友,竟而相互攻击、自相残杀起来,死伤惨重。最终,米甸人溃不成军,剩余的人慌乱逃跑。从基甸的身上,我们学到了“不要怕,只要信”的功课。

  “以法莲人对基甸说:“你去与米甸人争战,没有招我们同去,为什么这样待我们呢?”他们就与基甸大大地争吵。”(1节)

  虽然在对抗米甸人的争战中,以色列人取得了重大的胜利,可是支派间却出现嫉妒。以法莲怒责基甸没有在战事的初期邀请他们参与这战役(可能是指第六章三十五节基甸最初的召集)。以法莲之所以感到忿怒,很大程度是因为他们没有分配得到战场上夺回的掠物。

  当基甸号召以色列人迎战米甸人的时候,他其实没有号召所有的支派,只是召聚了耶斯列平原周围的玛拿西、亚设、西布伦、拿弗他利人。可是当米甸人被杀退,逃跑到靠近他巴的亚伯米何拉的时候,因靠近以法莲管辖的地方,所以基甸打发人叫以法莲下来把守约但河的渡口,拦截敌人的退路。

  以法莲人捉住了米甸人的两个首领俄立和西伊伯,杀了他们,将他们的首级带到基甸那里,同时也向基甸提出抗议,他们很不满基甸这么迟才召集他们。总之,这里有一个很大的危机,如果基甸处理不当,就会造成支派之间的冲突。

  “基甸对他们说:‘我所行的岂能比你们所行的呢?以法莲拾取剩下的葡萄,不强过亚比以谢所摘的葡萄吗?神已将米甸人的两个首领俄立和西伊伯交在你们手中;我所行的岂能比你们所行的呢?’基甸说了这话,以法莲人的怒气就消了。”(2-3节)

  以法莲人在十二支派中常以首领自居,一直享有比其他各支派更优越的地位。他们住在迦南中原高地,得天然地势作屏障,免受周围许多敌人的侵扰,比其他支派较为安全。而以法莲境内,有示罗和伯特利两个宗教胜地,更形成他们骄傲自大的心理,加添他们的优越感。

  基甸在以法莲领袖面前也敬他们几分。他称赞以法莲人在打退米甸人的事上,立了大功;而他自己所作的,比起以法莲人来,实在微不足道。基甸完全不提他自己的英勇事迹,以及他身为几个支派首领的地位(以法莲不包括在其内),他反而使以法莲人觉得他自己的贡献比起以法莲人的贡献,根本不算什么。

  这里“以法莲拾取剩下的葡萄”是指他们将两个米甸人的首领杀死,而“亚比以谢所摘的葡萄”则指基甸与三百人所取得的胜利。基甸的回答实在很有智慧,以外交手腕贬低自己的功绩,把擒获敌人领袖的功劳归给以法莲人。结果,基甸柔和的回答使以法莲的怒气得以缓和。

  基甸的回应实在值得我们注意,让我们想起箴言十五章一节的话:“回答柔和,使怒消退”。基甸借用了具箴言色彩的比喻来作出回应,一方面贬低自己胜利的部分,另一方面赞扬以法莲人的功绩。以法莲人因为受到奉承而怒气转消,基甸巧妙的说辞,避免了可能爆发支派间冲突的危险局面。

  “基甸和跟随他的三百人到约旦河过渡,虽然疲乏,还是追赶。基甸对疏割人说:‘求你们拿饼来给跟随我的人吃,因为他们疲乏了。我们追赶米甸人的两个王西巴和撒慕拿。’疏割人的首领回答说:‘西巴和撒慕拿已经在你手里,你使我们将饼给你的军兵吗?’基甸说:‘耶和华将西巴和撒慕拿交在我手之后,我就用野地的荆条和枳棘打伤你们。’基甸从那里上到毘努伊勒,对那里的人也是这样说;毘努伊勒人也与疏割人回答他的话一样。他向毘努伊勒人说:‘我平平安安回来的时候,我必拆毁这楼。’”(4-9节)

  基甸不单将米甸人打败,并且对在逃的米甸人展开追击,希望藉此一举将他们对以色列掠夺的威胁完全解除。基甸只带着跟随他的三百人进行追击,我们十分欣赏基甸及那三百人的忠心和坚忍,他们“虽然疲乏,还是追赶”。基甸的队伍已经作战将近一天一夜了,他们该是很疲乏和饥饿,但他们仍然继续追赶。基督徒也应当这样重视责任感,我们从主那里接受使命,是否殷勤工作直到完成为止,还是半途而废呢?

  当基甸他们来到疏割这个地方,基甸为跟随的人向当地人要求食物。然而,当地首领以嘲笑的口吻来作回应,拒绝了基甸的要求。在对付共同的敌人一事上,他们竟然摆出傲慢的态度,拒绝为基甸的跟随者提供任何的支援。这件事充分显示出以色列人进驻迦南之后,各支派之间缺乏沟通联系,宛如一盘散沙。

  倘若不及早处理这些疏割人的问题,难免助长了他们这种态度,蔓延全国,使全以色列陷在不团结的局面。因为他们的回应是针对基甸及他疲乏跟随者,讽刺他们捉拿西巴和撒慕拿的可能性:“西巴和撒慕拿已经在你手 ,你使我们将饼给你的军兵么?”基甸对疏割人无情的回应,正好与先前对以法莲人的回应完全相反,显出疏割人的不忠与背叛。基甸警告他们,说当他胜利之时,会用野地的荆棘责打他们。

  然后,基甸与他的跟随者来到毘努伊勒,这地位于疏割的东边,而城中的人给基甸的回应也与疏割人一样。所以,基甸也宣告对这城作出审判,誓言要将城中的楼拆毁,这座楼应该是城内一个要塞,他们拒绝接待基甸的军队。从这两族人的回答说话中,表示他们轻视基甸有杀死西巴和撒慕拿等一万五千军兵的能力,既然这样,他们就不肯帮助基甸,免得日后米甸人卷土重来,向他们报复,迫害他们。

  基甸和他的三百士兵,随身的装备是为了突击,而不是准备长途对一群败军穷追不舍,所以追到一半感到饥渴是难免的。基甸期望自约但河东的以色列支派那里得到一些帮助,然而他却大失所望,因为疏割及毘努伊勒的人拒绝帮助他,显然他们害怕米甸人的报复。从这可以看见人性的软弱,可以为自身的安全,就连自己弟兄也不肯帮助!求主光照我们,让我们知道什么表现是我们的爱心已经冷淡了的表示。

  基甸的确已经赢得一场大胜利,但是疏割及毘努伊勒这两地的人却不敢大意。疏割首领的回答暗示,他们认为基甸所率领的一小队农兵没什么机会捉到米甸人的首领,因为米甸人是半游牧民族,人数仍然众多,他们在这个适于游牧民族出没的环境中,仍是神出鬼没、难以捉摸。疏割人不会因为一场意外胜利,便忘记过去七年所吃的苦头。

  先是以法莲人争吵在先,接着是疏割人、毗努伊勒人敌视在后,基甸和跟随他的三百人遭受挫折,都是从自己弟兄而来的冷水,叫他们怎受得了?不过基甸还能沉得住气,因他知道他的主要敌人不是疏割人和毗努伊勒人,他主要是要追赶米甸人,所以他还忍住这口气。

  在这段经文中,基甸对疏割人激烈的言词,与他对以法莲人柔和的回答截然相反,显示他对这种背叛行为的愤慨。他要用荆棘压过他们身上,好像打谷时由辊子压过谷粒一般,来惩罚疏割人。

640.jpeg

  “那时,西巴和撒慕拿并跟随他们的军队,都在加各,约有一万五千人,就是东方人全军所剩下的;已经被杀约有十二万拿刀的。基甸就由挪巴和约比哈东边,从住帐棚人的路上去,杀败了米甸人的军兵,因为他们坦然无惧。西巴和撒慕拿逃跑,基甸追赶他们,捉住米甸的二王西巴和撒慕拿,惊散全军。”(10-12节)

  米甸人虽是打败了,十二万士兵被杀,但剩下的残兵也有一万五千人,而基甸只有三百人;但基甸并没有停下来,而是继续追赶。米甸人的首领西巴与撒慕拿逃至加各,这地位于死海东边,靠近什罕小河。基甸派遣部分的跟随者驻守在这通道的入口,而带其余的人继续追赶在逃的米甸人。基甸对米甸人发动突然攻击,神与基甸同在,帮助他们彻底消灭米甸人。米甸人受尽极大的摧毁,两王被擒获。基甸能够大获全胜,并不是他们会打仗,而是因为神起初已经是这样宣告。

  “约阿施的儿子基甸,由希列斯坡从阵上回来,捉住疏割的一个少年人,问他:‘疏割的首领长老是谁?’他就将首领长老七十七个人的名字写出来。基甸到了疏割,对那里的人说:你们从前讥诮我说:‘西巴和撒慕拿已经在你手里,你使我们将饼给跟随你的疲乏人吗?’现在西巴和撒慕拿在这里。于是捉住那城内的长老,用野地的荆条和枳棘责打疏割人;又拆了毘努伊勒的楼,杀了那城里的人。”(13-17节)

  当基甸将米甸人的二王俘掳之后,他从希列斯的山坡回到疏割。基甸捉拿了一名疏割的少年人,从中得知七十七个疏割首领的名字,他们正是要为拒绝对基甸及其跟随者作出援助负责的。那少年人将七十七个首领的名称一一写下。基甸带两个米甸人的王回到疏割,作为胜利的证据,藉此提醒他们曾经向基甸作过的嘲笑。然后,基甸实践自己先前恐吓的承诺,刑罚疏割人,并且拆毁毘努伊勒的城楼,将城中的人杀了。

  这二城从基甸手上所受的刑罚都是咎由自取。他们蔑视神所拣选的基甸及跟随者的需要,就是对耶和华的蔑视,这是我们要吸取的教训。同样的原则,今天我们是否同心合意的支持神国的事工?主耶稣将来会怎样跟我们谈到在世上的忠心呢?求主除去我们内里的骄傲、自私,与教会领袖同心兴旺主工。

  “基甸问西巴和撒慕拿说:‘你们在他泊山所杀的人是什么样式?’回答说:‘他们好像你,各人都有王子的样式。’基甸说:‘他们是我同母的弟兄。我指着永生的耶和华起誓,你们从前若存留他们的性命,我如今就不杀你们了。’于是对他的长子益帖说:‘你起来杀他们。’但益帖因为是童子,害怕不敢拔刀。西巴和撒慕拿说:‘你自己起来杀我们吧!因为人如何,力量也是如何。’基甸就起来,杀了西巴和撒慕拿,夺获他们骆驼项上戴的月牙圈。”(18-21节)

  基甸在审问西巴和撒慕拿时,发现这两王曾将他的兄弟杀在家中,而不是在战场之上。由于基甸的兄弟拥有王室的身量和举止,故此很容易将他们的身份辨别出来。如果这两王不曾将基甸的兄弟杀害,相信基甸可能会给他们一条生路;而今,他们需要为自己的行为承受律法上当得的报复法则,接受基甸为弟兄报血仇的本分。

  基甸为了进一步侮辱两王,便叫自己的儿子益帖将他们杀死。在当时的战争中,杀敌人的首领、敌人的王,是一件很荣耀的事情,基甸将这件非常荣耀的事情交给了他的长子。对长子而言,这是一种极大的荣耀,但对这两王来说,则是明显的羞辱。然而,由于益帖还是童子,害怕将他们杀死,不敢下手。

  不过,基甸会将这件事交给益贴,说明了益贴是有这个能力去承担这件事的。益贴却因为胆怯,不敢拔刀,所以他失去了这次荣耀的机会、失去了杀神所要制服的米甸人首领的机会。这两王要求基甸亲自执行处决的工作,因为他们认为此举既可摆脱死在那童子手上所带来的耻辱,而且能够死在一位伟大战士手上,总算为他们的死增添一分的光彩。

  在耶和华挑选三百个精兵的时候,他曾经让基甸对众人说:“若凡惧怕胆怯的,可以离开基列山回去。”当时有二万二千人都回去了。虽然胆怯是人常常会有的情况,但胆怯确实会影响我们的事奉。所以,保罗鼓励我们:“神赐给我们不是胆怯的心,乃是刚强、仁爱、谨守的心。”(提后1:7)

  今天我们服侍的环境可能也会常常让我们有一颗胆怯的心,使我们无法好好地事奉神。求主加添我们力量,叫我们刚强壮胆去面对服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奉献支持|约拿的家

GMT+8, 2022-1-23 22:40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