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拿的家』基督徒网络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章节  
经文
楼主: 铁蝴蝶
收起左侧

邪术的捆绑与释放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9-11-30 17:26 | 显示全部楼层
例35

在苏黎世,一个牧师带一位女士来求助。当我扪一起祷告时,那位女士开始向我们吐舌头,说亵价的话。我们汪意到当她这样做时意识并不完全清楚。等祷告完毕,她一下子回转神志来问道:「我人在哪里?出了什么事?」对于刚才所发生的事她丝毫无半点印象。
例36

我在菲律宾曾辅导一名圣经学院的学生。当我和他一起祷告并提到耶稣的名字时,他就倒在地上。忽然他用英语发出另一种切譬音说:「不要提那个名字!不要提,我受不了!」
(3)被附者常显出千里眼的能力。对辅导员而言,这可能造成相当尴尬的场面,因为被附者也许会揭发他里面一些隐而未现的罪。我有一次就亲眼目睹了这种现象。

例37

我在法国时有人带一个被鬼附的妇女前来。当我们祷告时,这女人突然跳起来,揪住现场另一位牧师的夹克喊道:「你这个伪君子,在帮助别人之前先调整你自己的生活吧!」
(4)被附者有时会在恍惚之中说出他扪未曾学过的一种或多种语言。我认为,这是用来驳斥「这些人只是精神异常」的最强有力论证。精神异常者无论他扪罹患的是哪一类型,都不可能说出任何末曾学过的语言。
例38

在纽西兰有一位男士告诉我,在某次通灵聚会中他听到一个灵媒突然讲出德语,而他知道那灵媒根本不懂德语。
例39

巴西灵媒米拉贝力(Mirabelli)在恍惚之中能说出廿五种不同的外国话。
例40

我前面提过的那个被鬼附的菲律实男孩会说十种以上不同语言及方言,包括俄语。当时我和其他基督徒同工正在辅导他。但是在正常生活中,这个男孩只会讲一些洋径滨英语和一种菲律宾土话。
以上例子对那些大力提倡说方言者不啻是一个警告。今日世上有太多被鬼附的人、通灵者、法师都会说方言,而其能力并非来自圣灵,乃是从魔鬼来的。因此,为我们自己寻求说方言的恩赐是一件很危险的事。

关于如何辅导被附者还有一个醒目的因素值得一提。如果辅导不是重生的基督徒,那么我们上述的症状一个也不会出现。也就是说,被附者唯独在遇到一个真正的属灵人时才会有所反应,而他里面的灵也才会迸发出我们所描述的那种愤怒。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1-30 17:27 | 显示全部楼层
真基督徒会被鬼附吗?

我们所触及的是一个引发相当多争议的问题,教会人士分成两派说法。在英语系国家中,基督徒常独断地宣称:「不可能,基督徒绝不可能被鬼附!」从属灵观点来看,这似乎是值得采纳的正确意见。然而,许多宣教士与有经验的基督工人却反驳道:「不过我们确实曾在信徒当中碰到鬼附的问题。」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因此冲突时起。

我听说一位很特出的非洲宣教土被遣送回国,理由是因他相信基督徒有被鬼附的可能。而后,我在非洲又遇到另一位宣教士,他本人即曾被鬼附十八个月之久。他和许多人一样,原本也认为基督徒不可能被鬼附,可是亲身的经历改变了他先前的神学观点。

我发现,和已故惠顿学院院长艾德曼博士(Dr.Edman)的几次会面十分有意义。他说当他在南美洲宣教时,曾亲自遇到许多鬼附个案,终于使他确信基督徒可能被鬼附。

此外,威尔斯的伊凡斯博士(Dr.Evans)的意见也很发人深省。如果他仍健在的话,想必也有九十多岁了。我最后一次与他谈话是在一九六二年。当这位主耶稣的见证人回顾其一生属灵经历而溯至威尔斯大复兴时,他亦持相同的看法ーー基督徒若不顺服也会被鬼附。

根据周游世界各地所见,我也目睹过很多足以支持这种说法的例子。

例41

几年前,一位牧师带一个被附的妇人来找我。当她受攻击时,常会口出可怕的咒诅、亵渎话语,可是等攻击过去了,她立刻又能作很动人的祷告,并感受到上帝所赐全然的平安。显而易见地,在她受攻击时是魔鬼掌管她的生命;而当攻击没有了,圣灵就接管她全人。这样的经历实在令人难以理解,但我们却不能因它不符合我们严格的教义观而漠然置之。很清楚地,神的心意是要这个女人停止过双重标准的生活。每当我面对一个全然拒绝转离自己独断主见的人时,常会觉得他们就像我所提及那些受折磨的可怜人,于是对他们说:「好吧,既然你懂得那样多,在这些事上又经验丰富,那么你就把这些人从他们的捆绑中释放出来吧!」
例42

十九世纪的布伦哈德牧师(Rev.Blumhardt)对鬼附的问题与难处相当有经验,他辅导被附女孩葛特里宾?迪杜丝(GottlibinDittus)的故事已经在德国出版成书。如同前面几个例子,这名女孩的情绪变化非常大,上一刻她勃然大怒,下一刻则紧紧抓住耶稣。待布伦哈德牧师再进一步辅导时,才发现许多巫术曾在她所住的屋子里进行过。
根据经验,基督徒住在行过邪术或通灵的房子内,似乎比其他宗教的信徒更容易落入鬼附的网罗中。我有多次机会为了要迎战使人们深陷其中的恶者,而被邀请去拜访这类房子。

例43

在菲律宾,一名圣经学院的学生得救已有一年。当我和他祷告时,他里面发出一种粗鲁的声音说:「他属于我们,他整个家族属于我们已经三百多年了。」我驳斥道:「不,他是属主耶稣的,他已将自己的生命献给主了!」那个声音又说:「这不是真的,他的祖先已经把他们都签署归给我们了,他理当是我们的。」经过更深的交谈后发现,这个不快乐的学生的祖先们不但行巫术,其中有些甚至还用自己的血签约,把自己让渡给魔鬼。这就是为何这名学生虽然得救却仍被鬼附着的原因。
保罗说:「我们现在所知道的有限……」(哥林多前书13章9节)唯有到永恒里,我们才能完全明白。既有这样的认识,那么我们对某些持不同看法的弟兄就不该遽下判语。这点在鬼附的问题上更形真实,因为这个难题似乎有足够多样化的状况可让每个人了解彼此的观点。再者,基督徒的被附与不信者的被附差异甚大。对前者而言,被附的情况也许只是指他们必须暂时经过一个极严苛的苦难或试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1-30 17:28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医治与圣经

1.医药的重要性与意义
2.最重要的事摆第一
3.耶稣ーー不治之症的医生
4.受苦的荣耀
1医药的重要性与意义

当我们论到圣经上的医治形式时,切不可贬抑医药的成就与贡献。上帝赐给我们理解的恩赐,而这个恩赐必须按他的旨意来发挥、使用。我对医学怀着相当高的敬意,因为它真是服务人类的最伟大仆人之一。我毋需一一列出这门成功科学的各样成就,只举一例:举世皆知南非牙科医生布莱柏格(Dr.Blaiberg)靠一颗移植的心脏之助,多持续了约两年的生命。的确,器官移植与替代的纪元来临了。

有一个男孩心跳缓慢微弱,如今靠着装在他胸腔里的电动震动器活了好多年。那个震动器不断将电脉冲流输入他的心脏,使它维持一定的跳动。还有一位美国外科医生把一具塑胶唧筒装入一名病患体内,好代替他的心脏。我认识一个德国人在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失去了一只手臂,他最近千里迢迢跑到莫斯科去缝上一只新的。你可以想像他在倚赖别人好一阵子之后,又能再度照顾自己的那份快乐将有多大!今日我们发现手、臂、肾、心、眼睛,甚至肝、肺都可以移植。对于当今世上的残障人士而言,这该是上帝所赐何等美好的福气啊!我们应该为造物主把他所拥有的这种「创造」礼物赐给人类而心怀感谢。

但是很明显地,这对基督徒来说又引发了一些问题。例如,有人在车祸后输进了几千c.c.别人的血液,是否从此他的个性、情绪会大受影响?当然有人会给我们下面的经文:「因为活物的生命是在血中。」(利未记17章16节)不可否认地,有些神学生正因着这节经文而拒绝输血,而类似的问题也在心脏移植的案例中出现。有人问布莱柏格医师是否意识到自己的思想及情绪上有任何改变,尽管他的回答是否定的,然而医生们还是能从其他心脏移植病人身上观察到一些精神上的变化,但他们把原因归诿于器官本身。也许人们可以继续提出质疑:「那么,那个接上俄国人手臂的德国人又该怎么办呢?他压根不知道那只手臂以前曾犯过什么罪ーー它可能是杀人凶手的手臂,或是逼迫基督徒入狱的人的手臂。」我能了解这些反对之言,但我确信你能藉着祷告把凡事带到上帝面前。若是迫于情势的需要,我个人将会乐于让外科大夫把另一只手臂缝接在我身上,而我同时也会这样祷告说:「上帝啊,求祢藉耶稣基督祢儿子的血洁净并除去这只手臂以前所犯过的罪。」而若怀着感谢领受的,就没有一样是可弃的(提摩太前书4章4-5节)。我将会用这只新膀臂更多去事奉上帝、服事人。同样的,我也会很坦然自在地容许别人使用我死后的身体,因为人的灵魂丝毫不因缺一只手或脚而受半点影响。的确,若有一个盲人能因我的一只眼睛而重见光明,我将会十分欣慰。上帝是怜悯人的上帝,我们必须感谢他让医学在这个世代中无限地发展下去。不仅我有这种想法,我敢肯定加拉太的基督徒若是能行的话,一定不只愿意把他们的眼睛剜出来以帮助保罗的服事而已(加拉太书4章15节)。

2最重要的事摆第一

我的老友汉斯?布兰斯(HamsBruns)说:「最重要的事就是,让最重要的事继续保持是最重要的事。(Themostimportantthingisthatthemostimportantremainsthemostimportantthing)」虽然这个口号似乎有些陈腔滥调,但仍包含许多真理。最重要的事是什么呢?如果你问一个街上的行人,他多半会这样回答:「当然是我的健康罗!」我们同样可以在日常寒暄里看出这个想法:「你好吗?」「很好,谢谢你。」「啊,那就是最重要的事了。」可是当这些客套话都说完之后,才知道这并不是最重要的事。

我们正处在物质主义空前胜利的时代,人们不惜牺牲任何一切只为了生存下去。而当有关乎健康生死的问题来临时,再贵的代价都付得起,因此最重要的事ーー一个人与神的关系ーー就完全被遗忘了

我们从马可福音第二章瘫子的故事中可以看出真正的优先次序。主耶稣对那个人所说的第一件事说:「小子,你的罪赦了!」等片刻之后他才又对他说:「我吩咐你起来,拿你的褥子回家去吧!」

所以我们必须谨记,人所面临最重要的问题不是身体健康,而是罪得赦免。雅各书五十章十四至十九节亦同样强调这点,即无论何时寻求身体的医治,都应该先有认罪。

任何医病运动若非同时是悔改运动,终必误入歧途。当印尼大复兴点燃之初,即不断有这方面的危险,直到一九六五年上帝差德籍宣教士狄特玛?修尼曼(DetmarScheunemann)抵达当地,才将医病运动导入圣经正轨(详参橄榄出版《南洋烈焰ーー印尼复兴实况》一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1-30 17: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时,上帝会亲自教导我们这门重要的功课,即赦罪远比医治更重要。以下三个例子可证明此点:

例44

有个农夫的妻子躺在床上奄奄一息,她想在离世前找一位基督徒承认自己的罪,却不知应向谁诉说。她不愿请当地的牧师来为她作临终告解,因为觉得他的信仰有问题。就在那时上帝介入其间,差遣了另一位基督徒弟兄来到附近;他只是要来度几天假而已。这妇人听说他来,就请人带信去邀他。他来了,那妇人花了整整两小时坦白认罪。然后她预备好要迎接死亡了,可是结局却完全相反。很久以后,这位基督徒弟兄再度访问那个农庄,看到农夫的妻子站在园子里,脸上喜乐洋溢。他几乎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究竟怎么一回事?」原来她逐一认罪之后,主耶稣除了赦免她的罪,也摸了她的身体,医好了她,然而在认罪之初她脑子里压根未曾有丝毫求医治的念头。
例45

有次我在南非作暂时停留,一位妇人前来找我。她说她正罹患癌症且有严重的转移现象,在世年日所剩无几,因此希望在死前能有个彻底的认罪。虽然当时她来找我一点也没有扯到她个人求医治的问题,我却感觉到不得不祷告求主同时施行医治和赦免。所以我请另一位基督徒弟兄来,一起照雅各书五章十四节的经文为她按手祷告。事后不久我便离开那个国家,直到一年半后才得知她的消息。当时与我一同祷告的弟兄来信说,那妇女非但没死反倒被主治愈,完好如初。这是医治紧跟赦罪之后而来的另一个例子。容我坦白说,我自己并没有医病的恩赐。我之所以有幸在事奉生涯中经历到这类事,纯粹是因为主要在某些受苦的人身上荣耀他自己的名。
就在写本书之前,我突然得到一个新的例子,正可用来说明同一原则。
3耶稣ーー不治之症的医生

本章的至终宗旨乃是要让人知道「医治」实如本标题所示,我们唯一的目的即要把荣耀归于主耶稣圣名。有时人们觉得如果要防止上帝的工作受亏损,那么最好就是不要将他医治大能的见证刊出。但是在警告人们的过程中,我们既已针对魔鬼的主题引用了许多消极性的例子,为要平衡起见,我们也必须花时间描述一下积极面。因为若不这么做,某些人就会以为魔鬼在这方面早已稳操胜算。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我自己不曾确知且确信胜利真的属于基督,本书就绝不可能写成。多年来,布伦哈德牧师写的《得胜之歌》已成为我的座右铭:「耶稣的得胜已经永远成为定案了,全世界都属乎他!」

基督已经战胜一切疾病与黑暗势力,下面的例子可作见证。我要再重申,这些实例都是发生在我所认识的人身上或我曾亲临的宣教工场。

例47

尽管英国本土到处充斥着灵医与不合圣经教训的偏激分子,但令人安慰的是,还有许多真实纯正的重生基督徒存在。

一位浸信会牧师邀我去他的教会主持一系列五场聚会,我在他那里时,他道出了他太太得医治的过程。两年前她因癌症开刀,结果癌细胞继续扩散,连喉头也波及了,因此被迫不得使用声带。最后癌细胞甚至侵袭到脑部,致使她陷入昏迷。让这个丈夫大感沮丧的是,医生竟宣布他太太没救了!在昏迷四周之后,这位师母突然有一短暂时间恢复知觉。在这期间,她要求丈夫带教会的两位长老来到病榻旁,按照雅各书五章为她接手祷告。这位牧师照做了,而她的情况立即大有改善。她慢慢恢复了意识,又能发声说话,最后终于完全复原了。我在她家亲眼见过她,又和她说话。她充满了活力,身体健康矫捷。这对牧师伉俪和五旬节运动毫无关连,而这例子再度证明了主耶稣他自己的名,他是我们唯一能求救的对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1-30 17:30 | 显示全部楼层
例48

我在奈及利亚时,有幸到今日称之为比阿法拉(Bifra)地区的伊波(Ibos)人当中参观一些宣教据点。我特别深入和一个部落进行接触,那就是伊挤(Izi)族。我在他们当中听到一则土着牧师蒙医治的荣耀见证。那位牧师久患严重的肺病,已濒死亡边缘。X光片显示出他的双肺已经全部充血,医生预测他将不久于人世;他们说他会死于肺积血。就在那时,对我述说这见证的宣教士去探望他,他对宣教士说:「我认为自己不会死。对我来说,这似乎只是黑暗势力的攻击。请您命令这些权势离开我,好吗?」可是这位宣教士却犹豫不决,因为他相信医生的话胜于相信那位土着牧师。然而因禁不住这牧师再三的请求,他就依了。他的祷词大致上是这样:「主耶稣,如果我的弟兄说的没错,这只不过是仇敌的攻击,那么请祢释放他。而如果我所说的不对,也请赦免我。」接着他吩咐邪恶权势离开,尽管他心里实在怀疑自己这样做是否正确。后来结果怎样呢?那位牧师突然口吐大量鲜血,医生随即被请来,却说这是大限已到。可是他非但没死,相反地,居然开始迅速复原。数日之后他再照X光,奇迹出现了,他肺里原来的窟窿都已被填补好了。这位土着基督徒不仅没有一命归阴,反而被上帝的妙手治愈了!
像这类奇迹我们无法模仿,也不能硬要强迫上帝对所有受苦的人们都予以同样的医治。唯独他掌权,是他决定谁得不得医治,不是我们。最重要的,我们要避免落入某种陷阱之中,别以为上帝既然曾经这样作过,如今我们也可以在每个病人床边吩咐恶势力离开,正如某些极端教派人士所惯常作的一样。
例49

有时,精神疾病的复杂度远比官能症更甚。为要说明这点,容我举一个发生在奈利及亚的例子。有位女宣教士得了一种强迫性神经衰弱症,不论她何时想要睡觉,总会突然听到里面有个声音说:「起来祷告!」她认为这是主的声音,于是就起来祷告。然而等她祷告完毕躺下来之后,那个声音又命令她说:「起来读圣经!」她就起来照作。由于这样的命令次数太多,使得她几乎无法休息。她醒着时刻也是充满了同样的思想与驱使,最后甚至还有亵渎的思想出现。许多宣教士、朋友去看她,为她祷告。有位医生宣教士说她应该去住院,但是其中一位宣教士却觉得整个事件大有蹊跷,他怀疑是魔鬼的攻击,特别是因为当地盛行巫术。由于他不敢把这个想法告诉那位姊妹,就祷告说:「主啊!我并不十分清楚姊妹的问题在哪里,但是祢知道。如果她现正在遭受魔鬼的搅扰,求祢释放她!」然后他奉主吩咐魔鬼离开,不可再来打扰她。这位姊妹突然抽搐一下,并显出生病的样子。那晚是她长久以来第一次终于能安稳入睡而不受打扰。她所患的强迫性神经衰弱症自此以后居然未再发作,完全不乐而愈了。
这又是另一个主亲自介入医治的例子,不过我要再次强调,这不是一个标准蓝图。许多强迫性神经衰弱与魔鬼无关,因此我们要小心,切勿仓促下结论。可是另一方面,为公平起见我不得不承认,这些年来我所遇到许多强迫性神经衰弱症大都起因于行巫术的罪。当然也不全都是行巫术之罪的牺牲品,有人受压是因为承继其祖先犯罪的惩罚,或如上例只因居所附近秘术横行。

然而,贯串我们所谈及的这些故事的主题却是「得胜之声」。无论何境遇,为我们死在十字架上的那位都是所向无敌的,一切权柄、能力都属乎他,因此我们跟随的脚步不该退缩踟蹰。有一天,全世人都要因他的名屈膝跪拜。

鉴于医病的神迹及其附带现象常易导入不合圣经的路线,故而我们必须再度强调以下的事实。在大多数个案中,认罪与赦免是最基本的条件,此二者决定上帝是否为一个身体或精神有病的人采取进一步行动。上帝只在极罕有、偶然的情况下才会医治不信者,就我所知这种个案确实曾有一、两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1-30 17:31 | 显示全部楼层
(4)苦难会使人更趋成熟。
钻石唯有在高压之下才会产生,即使如此,它并非立即就能成为我们所熟悉的宝石,而是仍需经大师的巧手精雕细磨,最后才摇身变为身价昂贵的珠宝。

?(5)苦难是操练圣洁的学校。
我此生最受感动也最蒙福的一个经历是坐在一位七十八岁的亲爱老姊妹的床边,听她叙述自己的故事。

例51

她年轻时曾订过婚,那时她已是基督徒。不久因着某种严重的疾病而卧倒在床,婚约就此取消了。由于她只工作几年而已,所以保险公司拒付日积月累的巨额医疗费用。她的病情非常危急,已到非住院不可的地步,可是谁付钱呢?后来那家医院的外科主任与医疗监督相当关心这事,他们不像保险公司一味坚持法律条文的规定,而是通融让这位女士留在医院安静接受治疗ーー即使没有人付帐。这样下去能维持多久呢?四个月?不对。四年?还是不对。这答案几乎令人难以置信。这位女士因着那些不断照顾、关心她的人们的怜悯心肠,待在院中接受免费治疗长达四十年之久。我们实在应该向这些人献上最高的敬意。

可是后来医院的高级主管换成另一个医生,当他探视这位年迈的女士时就开始推算:每年三百六十五天的治疗费、医生诊断费、实验费、药费实在太多太多了。于是他问道:「你可有什么亲戚?」她回说:「没有。」「那有没有什么朋友呢?」「有,我有朋友。」医生很高兴听到这话,就说:「太好了,叫你的朋友来接你回去,你不能再待在这里了!」

当晚,这位病人几乎彻夜难眠,她呼求说:「主啊,我只有祢了,祢不能为我预备一个地方吗?为什么祢不来接我回天家?」

最后一些朋友流露出崇高的基督徒爱心,接她到他们家去住。我就是在这个基督徒家里第一次遇到这位瘫痪在床的圣徒。我问她:「你这样子有多久了?」她回答说:「已经五十四年了。」这正好是我当时的岁数。

然而当我坐在她病床边时却感讶异,因为我听不到半句埋怨的话。眼前的这个人真知道如何祷告,并且正透过忍受苦难的记号预备她将来在天上的荣耀。当她躺在斗室的床上时,上帝的荣光已经从她里面照射出来了。我从未见过这样的情景ーー不是我辅导她,倒是她辅导我,使我蒙福。在这位谦卑的上帝的女儿面前,我这个忙碌的生命顿时显得黯然失色,微不足道。即使在我写这些东西的同时,她安静服事主的生命依然继续着!亲爱的读者,当这位姊妹卧病在床时,你愿把一些时间分别出来给她吗?你常为上帝赐给你的健壮身体而感谢他吗?
从人的角度来看,你会说她的一生已无盼望;破碎的婚约、失去的健康、无力谋生、瘫痪的身躯、终身缠绵病榻……然而上帝的荣耀确实彰显在她的生命中ーー即那位背负十架重担者的荣耀,那位手脚被钉者的荣耀。

从这位亲爱姊妹生命中所散发出来的荣光,不是大过百余件神医见证所显现的荣耀吗?当我们不住地祈求主叫每个试炼离开时,不知不觉中我们已失去了多少祝福,何等大的荣耀也与我们擦身而过。竭力追求与上帝的旨意相调和,强胜过一直求他的医治。尽管如此,主按着他的怜悯还是会垂听我们,因为他坚定的爱直到永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1-30 17:32 | 显示全部楼层
三、释放与圣经

1.辅导者的资格
2.辅导程序
3.万有都交给他了
1辅导者的资格

1.耶稣尊名的胜利
2.辅导者的使命与装备
耶稣尊名的胜利

如果耶稣不曾在十字架上胜过黑暗的权势,那么我们势必无法在受秘术捆绑的人当中作任何辅导工作。保罗曾以胜利的字句写道:「既将一切执政的、掌权的掳来,明显给众人看,就仗着十字架夸胜。」(歌罗西书2章15节)

由这个事实来看,你可以采取下列任何一种态度:

?1.顽强拒绝,不把基督的得胜当作一回事。凡抱此态度的人就永远陷在对邪灵、鬼魔的惧怕中,一生饱受折磨。

?2.有些人与上述背道而驰,走上另一个极端之路。他们说:「基督已经为我们解决一切了,所以它再也与我们无关了。」因此之故,数以百万的人仍受捆绑无法得自由。

第二种错误不难由以下的推理看出来,即「如果基督真的已经担负我们的疾病,那么疾病就不复存在;如果基督真的已经胜过死亡,那么人就不会死亡了」。幸好像这类的教义并非到处领导风骚,其神学态度差不多与「基督徒永远不会被邪灵缠磨或附着」的看法不相上下。

?3.承认基督的得胜,同时也知道撒但正对我们展开一项厉害的「后卫行动」。基督徒应当小心避免走极端,我们的目的不能太高或太低。

我们必须认识这场争战,也必须认识我们的敌人。不过更重要的是,应该先认识这位为我们得胜的救主。

例52

我在日本时曾做过耶泰尔博士(Dr.Eitel)家的座上宾;他曾在中国宣教多年。一天,他被请去看望一位女病人。当他抵达她家的田场时,发现道士已经在那里,正准备杀鸡取血驱魔。耶泰尔博士一踏入屋子,立刻有个神志狂乱、披头散发的女人向他扑过来。他这时根本无暇祷告,只能喊道:「耶稣拯救!」言讫,那女人随即应声倒地,争战就结束了。主耶稣的圣名有能力,得胜一切!
例53

一名新几内亚的女宣教土来到一个人生地不熟的村庄,走进村子口最大的一间房子,压根不晓得那就是大巫医的家。她一进去就看到一个男人蜷缩在地,目露凶光地盯着她。这名宣教士旋即感觉到从他身上散发出一股邪恶势力,于是马上祈求主基督保护她。一场属灵的大对决开始了。最后当她叫出「耶稣拯救」时,那个巫医一下子抽搐倒地,争战便过去了。
耶稣,超乎一切的尊名,
无论在地狱、地上或空中
天使与世人在他面前下拜,
仇敌战兢而逃逸。
耶稣断开被掳者的捆绑,
打破撒但的头;
他一说话,软弱者充满能力,
死人重得生命。

辅导者的使命与装备

雅各书三章一节:「不要多人作师傅。」这样的忠告用在秘术方面再恰当不过了。绝不可卤莽行事,最好等上帝把秘术的受制者带到我们这里来,而不是我们出去寻找他们。

若要辅导这些人,基督徒就需要有从上帝而来的使命和圣灵所赐的装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1-30 17:33 | 显示全部楼层
例54

我的一位基督徒医生朋友读完拙作《基督徒辅导与秘术》(ChristianCounsellingandOccultism)之后,决定从事此工作,并开始辅导受秘术压制的人。一年之后,他发疯了,被发现精神失常地在森林里徘徊。
例55

有次我去日本访问,一位宣教土卡罗博士(Dr.Carrol)说了一个年轻主工人的故事。那个年轻人毫无半点经验,却不知天高地厚跑进一间寺庙,想赶走那里的邪灵。他奉主耶稣的名斥责那些邪灵离开,结局却是自己崩溃了,他的同工只得把他送入精神病院。
例56

另一位毫无经验的宣教土在神社(神道教庙宇)对面租了一间房子。他觉得必须为那些到庙里拜偶像的人祷告,可是最后竟因失去理智而发狂,被人从日本送回美国。
基督徒若没有得自上帝的差遣,就不该贸然深入鬼魔的地域,因为有些规则是绝对必须遵守的。

首先,神经过度紧张型或本身亦受秘术压制的人绝不可从事这方面的工作,初信者与年轻妇女也应尽量避免,但是如果现场无基督徒弟兄可帮助的话,则又另当别论。在这种特殊情况之下,妇女甚至是年轻姊妹都必须投入第一线作战。

其次,绝对需要的装备之一是确实由圣灵重生得救的经历,以及殷勤祷告的生活。再者,我们还必须不断求主赐下有关这方面的属灵权柄。我们在路加福音九章一、二节中看到耶稣如何把三重权柄赐给门徒,其中也包括制伏鬼魔的权柄。服事这方面工作的基督徒也要过严谨的生活,将生命建立在圣经的教导上。狂热主义者、极端份子、易受心灵作用而说方言的人、秘术精神病患都不适合这类服事。我知道这种说法不免会引起轩然大波,但是为什么要掩盖真理呢?今日说方言的人(不是指使徒)多有神经质倾向,并不适合应战。另外,最好是有一些医学常识,这点前面已经提过了。

2辅导程序

1.唯有基督能释放人
2.毁掉与巫术有关之物
3.切断与灵媒的接触和情谊
4.认罪
5.弃绝的祷告
6.赦罪
7.从黑暗权势下得释放
8.加入祷告小组
9.禁食祷告的操练
10.耶稣基督宝血的保护
11.奉主耶稣的名命令仇敌
12.恩典的媒介
13.小心防范邪灵重返
14.争战的武器
15.认识得胜
16.完全顺服
在以下几段叙述中,我们要针对辅导受秘术压制者提出一幅有系统的蓝图。有人可能会因此产生错误的结论,以为必有某种模式或一成不变的方法。这是不对的。圣灵不需要模式;他能在瞬间扫除我们所有的顾虑,提供立即的帮助,我个人便曾亲身经历过这一点。
例57

我在纽西兰的奥克兰岛演讲时,有位宣教士来找我。他问:「您还认得我吗?」我回答说不记得了。他又说:「六年前在澳洲时,我曾想跟您谈谈,可是当时您必须整理行囊赶搭飞机,于是就一边整理,一边听我诉说自己的秘术历史。您只有一点点的时间和我一起祷告,不过从那之后我就得释放了。」这完全是圣灵参与其中,因为他知道我根本没有时间详谈。
由此,我们更不该认为主需要我们的复杂协谈步骤。

我从多年经验得知这类释放极为罕见,所以我们必须注意圣经对被秘术捆绑者所提供的帮助。有时释放的争战不是几分钟或几小时就可解决,而是必须耗费好几年的工夫。

(1)唯有基督能释放人

例58

有一学生患忧郁症,缺乏求生意志。我尝试把导向基督之路指给他看,但他既不能也不愿踏出一步,结果病情当然一点也未见好转。
耶稣说:「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马太福音11章28节)到我这里来ーー若有人不愿回应他的呼召,势必只好继续作秘术捆绑下的牺牲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1-30 17:35 | 显示全部楼层


例59

一位年轻妇女在一次聚会完后来找我,于是我们就在那个教会的祷告室谈了起来。她说:「我就像您所说的那样苦恼不堪,您能帮我从中挣脱出来吗?」我问她:「你和主耶稣的关系如何?」她顿时佛然作色,说:「听着,我要的是医治,不要跟我谈耶稣!」言毕,随即气冲冲地扬长而去。对这样的人,我实在帮不上什么忙。
秘术捆绑的案例既非心理学、深层心理学,亦非精神科学可以应付奏效,至于自我暗示、冥想、瑜珈也同样无能为力,转而求助于佛、道、印度教、回教更是徒然劳累,益增虚空。

这世界唯一得帮助的来源是耶稣。若有人不愿就近耶稣,最后只得忧伤地走开,像那个有钱的少年官不愿照他所说的去做一样。使徒行传四章十二节说过:「除他以外别无拯救,因为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这个名就是耶稣。

(2)毁掉与巫术有关之物

在保罗所经历的以弗所大复兴之中,许多信的人把邪术书籍带来,堆积在众人面前焚烧(使徒行传19章19节)?印尼大复兴时,土着也同样把他们的物神和秘术用品带来,**毁弃。

那些巫书与秘术用品会成为人们无形的捆绑,若有人不愿除去这个捆绑,就无法从黑暗权势的影响下得释放。

例60

有个年轻人想把生命交给主,虽然他烧了一些有关交鬼的书,却依然未得释放。许多弟兄继续为他祷告,始终亦未见突破。后来其中两位去拜访这青年的家,发现他的书架上有一本雅各?劳伯(JokobLorber)所写的通灵书,是皮面烫金加金边的,令他爱不释手,舍不得丢弃。这正是关键所在!最后他把它拿去烧掉,终于完全得释放了。
在各种布道会期间,不计其数的人把护符、吉兆书、恐吓信、摩西第六、七书(注:摩西五经之外的附会之作,多邪巫之说)影印本交给我,我总是把它们投入火海中。然而有些无知的人却始终紧抓住这些不放,特别是当他们发现里面印有圣经章节时。

例61

我在南非伊莉莎白港时,彼德森牧师说了一则故事:「我教会有个会友勤于读圣经、祷告,切望跟随耶稣,可是偏偏一直无法突破瓶颈。他家里有一些红十字友爱会(Rosecrucians)的书,他舍不得丢掉,而这使他无法作明断的抉择。」

例62

有个女孩从曼彻斯特移民到南非,后来和当地一个行黑道巫术的青年订婚。再过一阵子,她回曼彻斯特家乡过节,怪异的鬼魂现象开始出现在她的老家中。虽然房间没有点火,却经常烟雾弥漫,偶而还夹带刺鼻的腐尸臭味。这家人求教于一位英国国教牧师,他劝他们毁掉这女孩从她未婚夫那里得到的一切东西,也鼓励她解除婚约。她照办了,鬼魂现象于焉停止。这个女孩的母亲是信主的,常常祷告上帝救他们全家脱离凶恶。
例63

在南非,一位宣教士走进一个印度人的屋子,那印度人的女儿立刻开始在地上滑行如蛇。她根本无法控制自己,她的父母也拿她没办法。这名宣教士问道:「你家里有什么偶像没有?如果有,马上拿掉!」他们听从了他的话,然后这宣教土为那受苦的女孩祷告,她就得自由了。
有时,叫人毁掉秘术之物不免会遭到当事人的抵抗反应,特别当那些东西是昂价珍藏的艺术品时。尽管如此,凡出自异教寺庙镶有宝石的小饰物都必须毁掉,尤其如果持有人仍未能从秘术压制中得释者更该如此。

写到这里,要特别提醒重要的一点。许多宣教士热衷于收藏魔鬼面具和异教祭拜仪式所用之物。他们把这些战利品挂在墙上,结果使家人蒙受其害。偶而有人指出其危险之处,他们则一笑置之。当我建议一位南非的神学教授拿掉他家中一些被人拿来当作偶像祭拜的小像时,他却讥我为「边疆民族」。它们有的已在异教祭祀中被沿用好几年,甚至几十年了。这些展示在家中的艺术品成了魔鬼权势具体化的出路。上帝的灵绝不与魔鬼同住,即使在基督徒家里也一样。

任何人若不觉悟要放弃自己的秘术书籍和物品,就别想得释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1-30 17:36 | 显示全部楼层
例68

我在英国列斯特(Leicester)附近讲道时,一名年轻人向我述说他的灵命历程。两年前他和一位朋友私下决心祷告方言,因为他们的许多朋友已经在新方言运动中得着了。他们热切地祈求这个恩赐,直到有一天发现身上有种热热的感觉流过,就好像一股奇异的能力罩住他们。从此,他们自认已经历到圣灵的洗,也能够说方言了。他们沈缅在新的经历中达数周、数月之久,但接着「大幻灭」来了。他们「说方言的恩赐」消失了,内心充满了可怕的空虚感。那个年轻人又说:「我不但失去了方言的恩赐,同时也失去得救的确据和读经、祷告的渴望。我意识到自己不对劲,而且每况愈下,所以最后毅然弃绝说方言的经历而悔改,求上帝赦免。就在那时,我再度重获主所赐的平安。」可惜那位和他一同追求方言的朋友始终那没有弃绝这经历,结果他完全失去信心,又回到世界的老路上去了。
这不是单一事件,而是许多案例中的一个。被极端份子所誉为「廿世纪复兴运动」的方言运动,实际上只是一种暗示性的流行病。如果基督徒想保有完整的属灵生命,那就不该再与方言运动有来往。

真理之路非常狭窄,故此我请求大家不要因我只举反面例证而萌生误会。我要说我确实认识十分谦卑的基督徒,他们暗中用方言向主祷告已有四十多年了。他们从不炫耀自己的恩赐,也不会硬要把别人带进自己的经验中。他们的施舍很甘心,在祷告上也很忠心,更重要的是发挥了基督徒最大的美德ーー爱心。我内心对他们的经验从未有过怀疑,若有人真的深入了解,必能明白我所说的。尽管如此,这些私下美好的祷告、敬拜经验若与「方言运动」的千百伪例相较,实如凤毛麟角。而另一个与说方言有关的误解是:我们只有在「用方言」说话或祷告时才能真实地敬拜上帝。这种说法根本站不住脚,因为到目前为止,大多数基督徒都是用「心灵和诚实」敬拜主。他们虽未拥有方言恩赐,却是用主耶稣宝血所洁净的舌头来敬拜。

别忘了,那些古今驰名的神仆诸如芬尼、卫斯理、慕迪、司布真、戴德生、叨雷博士、史考基(GrahamScroggie)、迈尔(F.B.Meyer)、程伯斯(OswaldChambers)等人不仅自身没有方言的恩赐,还不时针对现代方言运动的全盘观念提出质疑。特别是迈尔、程伯斯、史考基这三位几乎打从一开始就反对这个运动。

圣经赐下一块很好的试金石,使我们可以察验说方言者的生命是否与圣经教导一致。我们看到哥林多前书十四章曾就有关方言的主题详加讨论,可是这一整章的目标与宗旨在第一节便已揭露无遗了:「你们要追求爱,也要切慕属灵的恩赐,其中更要羡慕的,是作先知讲道。」那些说方言的人有意把整章曲解为好像说方言是使徙所论到最重要的事似的,不过这种态度却扭曲了上帝的话语,终必导入极端主义的死巷。保罗的确说过预言恩赐大于方言恩赐,可是说预言的恩赐与预知未来命运的能力又迥然不同。圣经上的「Propheteuein」是指预告上帝信息的权威性恩赐,而不是预言未来的灵媒能力。

请谨记ーー极端主义的灵、算命的灵都跟上帝的圣灵毫不相干。

摘自https://tieba.baidu.com/p/1681325668?pn=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奉献支持|约拿的家

GMT+8, 2020-9-23 05:34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