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拿的家』基督徒网络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章节  
经文
查看: 382|回复: 42
收起左侧

邪术的捆绑与释放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30 15: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铁蝴蝶 于 2019-12-2 11:45 编辑

邪术的捆绑与释放
温聪美/译
出版序
英译者序
第一部邪术的捆绑与释放
高科尔/著
1.解释名词
1.疾病与被鬼所制
2.定义问题
3.秘术
4.秘术活动
5.超自然心理学
6.受制于秘术
7.受制于秘术的影响
8.灵医
9.鬼附


2.医治与圣经
1.医药的重要性与意义
2.最重要的事摆第一
3.耶稣ーー不治之症的医生
4.受苦的荣耀


3.释放与圣经
1.辅导者的资格
2.辅导程序
3.万有都交给他了


第二部鬼附?精神病?
莱胥勒医生/着
1.区分的必要性
2.何谓出于魔鬼的?
3.疾病与魔鬼作为的区别
4.基督徒的信心兴魔鬼作为


附录:实用经文选萃实在祷告范例
留言(0)|引用(0)|人气()|转寄此分类上一篇:00.2邪术的捆绑与释放英译者序|主页|
邪术的捆绑与释放高科尔、莱胥勒医生/着温聪美/译


英译者序




今日基督徒虽然知道圣经中有关撒但攻击教会的警告经文,却仍发现很难去认识、洞察那场正在他们身上进行的属灵争战。


使徙保罗在他的书信里发出警讯说,有人因偏向欺骗的灵与鬼魔的教义而违背信心正道,至于撒但的仆役也经常化装成仁义的天使,论到这些人,他又说:「但无论是我们,是天上来的使者,若传福音给你们,与我们所传给你们的不同,他就应被咒诅。」(加拉太书1章8节)


本书就是在圣经这些清晰明确的话语烛照下写成的。每个基督徒都是守望者,因此也都有责任要警示世人及他的弟兄姐妹,小心留意那些环伺在他们四周的危机险象。


鉴此,愿上帝帮助凡读本书且正视这些警语的人,好使他们转向那位全能的主,他曾说:「我已经给你们权柄,可以践踏蛇和蝎子,又胜过仇敌一切的能力,断没有什么能害你们。」(路加福音10章19节)




一、解释名词


1.疾病与被鬼所制
2.定义问题
3.秘术
4.秘术活动
5.超自然心理学
6.受制于秘术
7.受制于秘术的影响
8.灵医
9.鬼附
1疾病与被鬼所制

 楼主| 发表于 2019-11-30 15:26 | 显示全部楼层
例1


数年前,我曾到巴西旅行演讲,会后,一位卅多岁的年轻人来找我。他说他每隔四周就会饱受一次严重攻击之苦,特别是在月圆之夜。医生尝试以癫痫症来治疗,但对他的病情却无丝毫帮助。不过,最令他困扰的还不是身上的怪病,而是发觉自己根本无法操练信心和向上帝祷告。经过一番长谈之后,我发现他的母亲与祖母曾经是相当活跃的施咒者。在南美洲,这些行邪术者被称为「布鲁可」(brucho),这个字可能源自德文的「brauchen」,意指施展魔咒的过程。待更进一步追问之后,我得知我的协谈对象在孩提时代曾因要对抗某疾病而被施过咒。


协谈到最后,这位年轻的巴西人坦诚认罪,在祷告中弃绝他祖先的邪术行为。跟随上帝的恩典而来的是,他奇妙地被医治了,同时也得着释放。
上述例证虽有我四十多年来服事生涯中数以百计类似的例子作支持,然而还是在许多人心中激起了无数的问号。


许多现代新派神学家和医生们一听到癫痫痉挛和类似的攻击竟然与邪术有关,都会立即怒由心生,拂然作色。一位知名的精神科医生曾说道:「神学家们应该马上停止干预这种疾病,将它们留给专家处理。」


难道我们只好就此打住,举白旗投降?当然不!但是为避免引起任何不必要的误会,容我确切地说,有的癫痫纯粹可用医学观点来解释,与邪术的罪丝毫扯不上关系。举例来说,那类可用探针使之局限于脑内某一特殊部位的痉挛,在本质上的确是属病理学范围的。既然如此,那么,就让我们各人不越过自己工作的界线吧!


许多基督徒发现很难了解:为何耶稣说某些人是被鬼附,而各方面却显示他们似乎只是患癫痫症而已?今天所谓的专家常反击说耶稣不过是当时代无经验的人:「他再也无法知道得更多,更何况圣经并不是医学教科书。今天,我们比他懂得太多了。」


然而,我却无法接受这种现代的观点。多年来的辅导经验向我显示,耶稣所说的完全正确。


例2


一位在某次南美旅行讲道中与我同行的牧师告诉我以下的故事。他认识一个家庭,其中有一个小孩每天都得忍受好几次癫痫的折磨。这位牧师第一次见到这孩子时就问:「你叫什么各字?」出乎意料之外,小孩竟以低沉的声音答道:「我们有三个。」在和其他家庭成员谈过之后,牧师终于断定这小孩确实是被鬼附,而非得了什么癫痫症。当他询问孩子的父母时,问题的根源症结逐渐明朗化了。原来,那个小孩以前曾被用邪术治愈过某病,但结果却演变成痉挛,且被医生如此判定。
据我个人的经验发现,这种「癫痫」无法以医药疗法成功治愈,因为它对这病根本完全外行,起不了作用。


例3


一对年轻夫妇在某次聚会结束后来问我有关得救之道。那位太太被癫痫缠身多年,虽经治疗,情况仍无改善。最后她去一家大学的附设医院,他们诊断她得了一种罕见的癫痫ーー癫痫性肌阵銮病(myokloneepilepsy)。正因她是该院有史以来所遇的第一个病例,所以他们分文不收。不计其数的药物及治疗法被试用在她身上,但尽管穿梭往返于医院,好像是一只被用来作实验的动物似的,她的病情依旧未见起色。经过辅导后始知,她未曾把一个重要的事实告诉医生。原来早在她未出生还在母腹中时,母亲曾一度用巫术堕胎过,可惜巫力不够强,没有奏效。在这种情况下,除非医生是个诚实成熟的基督徒,否则他必然会将癫痫痉挛与秘术有关的这种想法斥为迷信、无稽之谈。那些单单相信自己有限理智的人必定会对此假设说法大感愤慨,然而事实仍存在。因此我们必须了解,人类的领悟力并非一把万能钥匙,足以开启所有创造的奥秘。
人也许可能经历到超自然、超理性的事实,但却永远无法作圆满无瑕的解释。你几乎会被迫下此结论,如莱宵勒医生(Dr.Lechler)所说的:「如果一桩癫痫病例可用医药治愈,则其中必无鬼附。然而如果它可经由祷告冶愈,则必不是癫痫病例。」


我们由前二例中得知,医生们都作了错误的诊断,甚至在第三例中,医生仍无法探出问题的症结所在。


耶稣自己处理从恶者来之癫痫的事实,足以印证我们所想要说的。尽管如此,我们也不排除纯粹由病理引起而与邪魔、巫术毫无关联的癫痫症之可能性。


这个对所涉及问题而作的简短评监应该澄清:为避免严重的混淆与错误的治疗方式,我们必须清楚区分医疗个案与基督教辅导个案。因此请谨记:


本书并非专门针对某一精神病学派而发,乃是瞄准基督教辅导中的一个特殊层面ーー如圣经里所描述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1-30 15:27 | 显示全部楼层
2定义问题


例4


多年前,我应邀到一所大学向一群医生及精神科学者演说关于鬼附的问题。在演讲后的讨论会上,一位天主教神父引用一本书《今日的鬼附》(DemonicPossessionToday)里的个案,当下引发了一场争论。其中所叙述的症状相当明显是与圣经吻合的类型,而非医学类型。虽然我本身是一个新教徒,仍要大力推荐这本书ーー作者是耶稣会的神父罗德威(Fr.Rodewyk)ーー因为在这方面,他与我的经验实在是不谋而合。在那个讨论会上,没有人能达成任何协议。当「鬼附」一词被在场一位神学家所提出时,一个精神病医院的医疗主任立刻激动得跳起来,义正辞严地声明道:「根本没有鬼附这回事,顶多可能只是歇斯底里的样子,而那刚好又是我还没有碰过的。」显然这就是现场那些医生们的一般态度:没有鬼附,而且也绝不能有鬼附!科学的客观性竟沦落至此!
尽管我在英国曾一度感到自己的见解稍微有点被了解,但当处理因邪术而被鬼附的个案时,求助于精神科医师仍是无济于事。


例5


远近驰誉的医生兼牧师钟马田博士(Dr.MartinLioyd-Jones)曾邀请我在一群精神科专家面前,讲论有关秘术与邪术压制的题目;他只邀请基督徒精神科医师参加。在讨论会中,我被两位精神科医师所围攻,他们宣称我所引自圣经的鬼附例子早已过时、落伍了,说那些只不过是精神病的案例,诸如歇斯底里、癫痫等等。我有点疲倦,因为即使在这样的团体中,你还是得再一次面对常见的怀疑和现代解经法。孰料,忽然有一个人站起来替我辩护。他说他在新森林区执业,而当地盛行巫术。此风之下,他很多病人的症状都无法判断定型。而且,军单从他自己实际的营业中就能提出十一个截然不同的鬼附个案。接着,另外一位医师也起而附和他同业的说法,又说他自己也遇过三、四个鬼附个案。至此,我发现再也无需为自己辩护些什么了。
怎么可能当大多数精神科医师都反对鬼附之说的同时,少数几个却不但承认其存在,而且还能举例证明?问题的答案并不在于这些人的智力,乃在于他们内心的态度。很不幸地,「基督徒医生」这个词已经有些误导了。在圣经的光中,「基督徒」这个词仅适用于从神的灵重生的人,但很遗憾地,今日基督教界却很难找到重生的人,真是可悲复可叹。如果一个人从未经验过重生,他一定会说那个加大拉被鬼附的人(马太福音8章28-34节)充其量不过是患了某种歇斯底里症,而那屡屡因鬼而大大抽疯的男孩(马太福音17章14-21节)则只是得了癫痫罢了。尽管这些解释中好像有一个十分「科学化」的环结,但事实上他们完全没有抓到要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1-30 15:28 | 显示全部楼层
圣经无论如何都不容许我们降低标准。神国的律与科学的律截然不同,天然的人怎么都无法通往它们,唯有藉着圣灵的帮助,我们才有望去了解我们所认识之世界背后的深层意义。这并非夸大其词,而是一个铁铮铮的事实,因为即便世人的智慧都堆积起来,在上帝眼中仍是愚不可及,而「上帝的愚拙总比人智慧」(哥林多前书1章25节)。

不过,愈来愈多看到一些基督徒精神科医师的属灵眼睛被开启,倒是相当令人振奋。一名基督徒神经科医师说过:「我诊所里百分之六十的住院病患与其说是得了精神病,倒不如说是受秘术捆绑或被鬼附。」另有一位英国的精神科医师也宣称:「如果我有权能让我的病患的罪得以赦免,我明天就能辞退一半的病人。」这种说法暗示了许许多多我们所谓精神和情绪失常的病人都是「向神生病」,而非一般大众或医生们所知道的那种。任何想要深入研究此问题的人将很快就会发现;许多精神和情绪方面的疾病需要一位有权柄的基督徒辅导的服事,胜于一个高倡理性主义的医师的诊治。

这些定义和资格的问题永远都没有定论,而无法否认地,这双方也都曾作过错误的结论与诊断。可是我们既深信耶稣本人从未判断错误,就知道那些进入基督的学校且被圣灵充满的人,必能抓住他衣裳的一角,藉此使其他人病得痊愈,如同那个血漏妇人伸手摸主耶稣而经历到身体医治的奇迹一样。

话虽如此,医学仍必须被赋予合理的地位,因为它是从神来的。不过在此同时,我们也不该让自己属灵的权柄及灵恩辅导的恩赐被夺走。平常二者均有其雄踞之地,各擅其场,而当诊断出现可疑问题时,若能并肩合作则为大利。如此,人人便都能发挥各自从神领受的专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1-30 15:30 | 显示全部楼层

3秘术

首先,我们要来思考「秘术」(occultism)这个词的真义。它源自拉丁文「occultus」,意思是「隐藏、秘密、黑暗、神奇、隐匿的」,常被用来描写超越或几近超越知觉世界的现象。

被当作民间风俗的秘术已经活跃了数千年之久。在四十年服事生涯中,我的足迹踏遍一百廿余国。其间,我从这方面所搜集到的资料里发现了两个主要的特性:首先就历史观点而言,虽经过人类各个不同时代的递嬗,秘术的法则仍然被保存完好,其运用在今日与五千年前完全相同。第二个事实是,不论何种文明或文化,其所采用的方法依旧始终不变。有些可能外在形式会稍微改变,但里面所根据的原则仍一如往昔。

如果篇幅许可,我将举世界各地数以百计的例子来证明。我在阿拉斯加遇见阿鲁阿鲁克(Alualuk)巫师,他进行秘术活动时所使用的方法、能力与亚马逊丛林热带地区巫师们所用的丝毫无异,至于其他就不必多说了。他们只是称谓不同。在亚马逊地区,巫师叫卡洪其(kahontsohi),牙买加叫俄比亚(obiahs),印尼的巴里岛叫都肯(dukun)或巴汉(baban)、夏威夷黑巫自称卡呼那(kahuma),斐济群岛叫朱尼考(durnikau)。尽管他们的种族、语言、地域、文化差异颇大,所使用的技巧却十分雷同。他们在运用巫术上是那般相似,着实令民族学家、人类学者和心理学家百思不解,迷惑不已。

因此有人认为,这些魔法、秘术的力量是人类原始能力的一例,而这能力在历经数世纪之后已愈来愈式微了。


苏黎世的容格教授(Prof.C.G.Jung)提出了「原型论」(archetype)。他认为隐藏在精神世界的因果关系背后,有一个能使时空失去意义的「非因果实存」(a-causalreality),在那里,因果律无法派上用场。

我们要在这里讨论这个题目相当困难。然而很明显地,在西方世界与今日各大学中主导的思潮是理性主义,反之,在亚洲,非洲和大部分南美洲的人却相当受制于灵媒现象。为达到本书之宗旨,我们对此主题的探讨方式必须是纯应用性的,俾使在基督教辅导上能收立竿见影之效。

以下且让我藉一宣教工场之例,来说明理性主义与灵媒的差别。容我再次声明,凡本书的引例若非出自我个人的经历,便是得自于其他基督徒传道人亲身经验之口述。

例7

记得我在泰国时,一位宣教士曾告诉我下面的故事。他教会里有一位长老的一只手受伤了,随即并发败血症。热带地区病菌的感染速度相当快,一条暗红几近黑色的脉纹渐向上臂延伸。由于距他住处最近的医生也都还要走一大段路,所以这个土着信徒一直犹豫是否要前往就医。最后等地决定去给医生看时,那条黑色脉络已经蔓延到肩膀了。医生立刻对这受惊吓的人说:「你一定要到大医院去,同时这条手臂也非切除不可,否则你活不过明天早晨!」这位长老被人用吉普车载到城里去,那里的外科医生也证实了乡下大夫所说的话,如果他还想活,就得马上切掉那只手臂。这个贫穷可怜的农夫答道:「可是我不能没有手臂啊!缺了一条胳臂,我如何照顾一大家子的生计呢?」他心中起了极大的争战。就在那时,他想起了一名印度巫师,据说那人能以某种神奇的力量治愈百病。尽管这长老从宣教士处得知基督徒不可求问巫师,但是绝望困境驱使他不得不去求助。结果显示那个印度人并非冒牌货,因为他的法力确实有效。败血现象停止了,手臂终得以被保存下来。然而对这土着信徒生命最重大的影响是,他不再去教会聚会,后来更渐渐退后成为异教徒。
像这样的例子,能将理性医疗与灵媒医治的不同作一清楚对照。当理性走到尽头时,秘术往往能够提供一个答案,只是最终的结局却令人扼腕,因这名长老丧失了他与神的关系。

多年来我目睹这个事实的真相,即巫术和所有其他的秘术若非能打垮一个基督徒的信心,使是会拦阻其信心的成长。然而你会发现,巫术与世上其他宗教之间毫无冲突。这并不意味巫法比基督教信仰更有能力,绝对不是的。它仅仅显示:那些热心参与秘术活动的人实际上已经违背了上帝的律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1-30 15:31 | 显示全部楼层
4秘术活动

从我所搜集不可胜数的例子中,很明显地看出可划分为三大部分:算命(fortune-telling)、巫术(magic)、交鬼(通灵术,spirism)。你还可以将每部分细分为廿到四十小项。由于我在其他拙作里已详论过这主题,故在此只是略略带过。

一、算命

其范畴包括如下:

?(1)使用卜杖和摆锤灵应力(radiasthesia):考古学家坚称,这种操作方式已有长达七千年的历史。他们的结论是根据在南非橘自由邦发现之洞穴壁画的年代而来的,而我个人对这年代则深表怀疑,因为今日的考古学家总是被迫对他们的发现重新再评价,而将年代推得更久远。
?(2)占星术(astrology):我们可以把十二宫图(horoscopes)、星卜术(astromantic)、宇宙生物论(cosmobiology)等普遍概念归入占星术的范围内。这些东西的年代经证实至少远在主前三千年左右,可追溯自苏美人、迦勒底人、巴比伦人,然后是希腊人、罗马人,一直到如今。
?(3)手相(palmistry):此乃巴比伦祭司的发明,已有四千年历史。
?(4)纸牌算命(card-laying):罗马人最早用此来算命。他们所用的牌是小块蜡版,而我们所熟知的纸牌则是主后八百年才开始流行。
?(5)千里眼(psychometricclairvoyance):也就是第二种视力,始于罗马人而沿续迄今。
若要将所有算命方法一一列出,那实在太占篇幅了。另一方面,我们不该忘记在秘术领域内也有许多骗子、诈术和密医。几乎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算命很可能都是假的,所以我们不可因为一些堂皇的预言实现,就误以为各种算命都是真实的。

例8

一名青年让一个吉普赛女人看手相,她预测了三件事。她说:「令尊将会赢得一大笔钱,不过他在六十岁那年就会死去。」这个青年一笑置之,她又继续道:「你只能活到廿七岁!」数年后,这年轻人在异地听说他父亲赢了约五千英磅的钱。过了不久,他父亲六十岁生日那天,他收到一封电报,上面说他父亲在当天发生意外死了。至此,他开始害怕那第三个预言会真的应验在自己身上,因而终日惶惶不安。
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们会面对许多问题。首先,我们难道不认为上帝将未来的事向我们隐藏乃是出于他的大怜悯?如果人们预先知道未来所将发生的一切,岂不是要终日活在恐惧之中吗?至于那个吉普赛人的预知能力又是从何而来的呢?她绝不可能从儿子的手相中读出父亲的死期,事实上,这正是与黑暗世界接触相通的活生生例子。圣经所说的绝非虚言:「……也不可有占卜的、观兆的……凡行这些事的,都为耶和华所憎恶……」(申命记18章10-12节)这个年轻人为他所作的实在付出太昂贵的代价了。

二、巫术

这其中包括医病与降厄;施爱与恨的法术;咒诅;生育巫法;迫害与防卫的巫术;禁止与释放;死亡巫术。

巫术一词没有统一的定义,是故我要在此解释为什么使用它的真正意义。有人提到音乐魔法、艺术魔法、运动魔法,甚至爱倩、宗教祭拜的魔法,可是我们所讨论的并非广泛的意义。另外还有所谓的魔术、幻术表演、魔术圈等等,而这类巫术也不在我们谈论之列。本书所涉及的单单是指圣经中所说古老的法术(sorcery)与巫术,亦即与黑暗势力合作而对魔鬼有实际崇拜的那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1-30 15:32 | 显示全部楼层

例9

一个在农场工作的年轻女孩怀了主人儿子的私生子,她要他娶她,男孩不肯。女孩就咒诅他说:「以后你结婚有小孩时,头胎必是白痴,老二也会死于非命!」后来两个咒诅都应验了。
我们必须向读者澄清一点:如果我们置身于基督宝血的保护之下,就没有什么咒诅能伤害我们。相反地,我知道很多例子都是神的儿女被施咒,而咒诅却自然反弹回到念咒者本人身上。

此外亦要指出,在咒诅与祝福二者背后的意义远超过其字面之意,圣经与协谈辅导对这点都讲得很清楚。如果有人对这方面有兴趣,我建议他读莱胥勒医生所写的小册子《发誓与咒诅》(SwearingandCursing)。

现存最邪恶的巫术是死亡巫术。科学家想当然会嗤之为迷信与欺骗,不过我手上却握有不少世界各地的资料足证事实并非如此。当一名执业的巫师悔改相信耶稣时,通常他必须在认罪过程中洁净、对付自己的过去,而唯有在这时刻,你才会看清有关法术与巫术的真面目。事实上我熟知两种死亡巫术,它们皆与新约中基督教类似的现象相对应。有一次使徒彼得被圣灵所感,预言亚拿尼亚与撒非喇的死亡,后来果真应验了。另外圣经上也有几处提到耶稣与门徒们靠着神的大能叫死人复活。

魔鬼总是想要模仿神,因此你可以发现神怎样叫人死,怎样叫人复活,同样地,魔鬼也利用巫术照作不误。
例10

我所见过最厉害的巫师是前面提过的阿鲁阿鲁克,那时我正在阿拉斯加访问他的爱斯基摩部落。他法力高强,能使异教徒从死里复活,其中有一个人复活后又活了十午之久。但是,后来阿鲁阿鲁克完全归服丁基督,而信主的结果是丧失了一切的法力。我曾问他:「你做那些事是靠着谁的能力?」他答道:「当然是魔鬼的。」然而他也承认从未能在敬虔的真基督徒身上施展半点巫术。
上列巫师们的见证不断地安慰我们:耶稣基督已经打败一切黑暗势力,所以真信徒永远蒙他保守远离魔鬼的诡计。纵然这样,挂名的基督徒若漫不经心地接触秘术仍是相当危险的,极易成为撒但咒诅下的牺牲品。

三、招魂术(spiritism):降神一术、通灵(necromancy,spiritcommunication)

要将这类魔鬼崇拜的所有次要形式逐一列出是绝不可能的,其中最为人所知的是桌子飘浮、扶乩板(tablelifting);碟仙;恍惚中说话;自动写字;灵魂出窍;显灵、实体化(materialization);远距离遥控(telekinesis);现形(apports);飘浮(levitation);招魂祭拜;降神术等等。若有人想对这几种不同形式的通灵术有更多认识,就该读《基督与撒但之间》(BetweenChristandSatan)、《魔鬼的初阶》(TheDevil'sAlphabet)两本书,在此不作重复。

例11

有一次我在美国访问期间,看到一本书《沉睡的先知》(TheSleepingPhrophet),是由爱德格?盖西(EdgarCayce)所着。这本平装书极为畅销,曾多次再版,销售量已逾百万本。盖西之所以成名乃得自于他在医病与预言之应验上的成功。不幸的是,许多基督徒亦被其外在成就所迷惑,因他们无法清楚区分圣灵恩赐与灵媒力量之间的差别。

许多美国人若需要帮助或医病,只要写信给这位「先知」,盖西就会注视着那封信,然后陷入恍惚之中。在恍惚里,他能找出这名求助者正确的疾病症结,同时对他进行治疗。此外,他也能用同样的方法找回遗失之物,或精确地预测未来。
正因他的能力唯独在恍惚之中才能被释出,是故得了「沉睡的先知」的头衔。然而经仔细推敲,光是这个头衔本身就出现了两个基本的错误:第一,他并没有睡,而是陷入恍惚状态。这二者之间的差异很大,举例来说,一个睡着的人会被针所刺醒,但陷入恍惚中的人则毫无感觉。第二是僭用了先知这个词,因为盖西根本不符合先知一词的定义,倒不如说是术士还来得正确。我们在使徒行传里看到西门、以吕马也是巫师或术士,而他们绝没有被称为属神的人。可悲的是今日我们活在一个诸多混乱的时代,词义混淆滥用,蔽蒙谬传,魔鬼得了荣耀,上帝却被冷落一旁。关于盖西能减轻许多人的痛苦的辩证经常被提出,却是极肤浅的说法。事实上,他是使多人受压制的工具。盖西只不过是一个通灵者兼灵媒恍惚下的医治者而已,藉此,他为美国提供了一种相当差劲的服务。无可否认地,很多他所医治的病例都极为成功,可是圣经本身也提到过魔鬼施行神迹奇事(马太福音24章24节;帖撒罗尼迦后书2章9节)。因此,那些获得的医治是局部的,接踵而来的压制代价却昂贵得惊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1-30 15:33 | 显示全部楼层

例12

这个例子常令我喜乐难名,故事是这样的:某次我在伦敦一个会议上陷入激烈的辩论中,适巧一位朋友大力相助才得以度过难关。当时会议已将近尾声,一个英国国教牧师攻击我,极力企图为招魂术的宗教形式,即降神术(spiritualism)辩护。就在唇枪舌战之间,米冷先生(Mr.Millen)忽然站起来说道:「我以前曾是降神术的灵媒,每当陷入恍惚之中就能诊病、医治,甚至在降神会里还可以变成另一个人的样子(即所谓的『变貌』)。不过使我行出这一切的能力完全来自魔鬼,而我则被玩弄在它的股掌之中。后来,我太太为要替我祷告,就去参加一个基督徒团契。他们持续固定地为我代求,直到主耶稣在我生命里面施行大奇迹,使我从黑暗权势中得释放,成为一个基督徒为止。」
他的见证令人大受激励,他让我们看到一个福音得胜的事实:即使那些深受魔鬼势力捆绑的人,也能靠基督的大能得着荣耀的释放。若非如此,我实在毫无勇气来从事这项困难的辅导工作。

通灵术可以许多不同的形式和伪装出现。万物有灵论的通灵术高倡要唤醒人心思中无意识的能力,而唯心论者则从另一面提到「灵导者」(spiritguides)与「操作者」(operators)。至于犯罪形式者如巴西的马昆巴崇拜(macumbacult),又经常缺乏自制,作出一切你可想像最卑鄙的邪恶事情。通灵术的社会型态可以卡叠克(Kardec)通灵者为代表,他们负责兴建学校、医院等类似的机构。而其宗教形式即众所周知的降神术,声称拥有上帝最高和最终极的启示。综合上述这些都有一共同的魔鬼基础,其中包括那些表面看似善行的事。神在申命记十八章十至十二节中说得很清楚:「你们中间不可有人……用迷术的、交鬼的、行巫术的、过阴的。凡行这些事的,都为耶和华所憎恶。」

我们对秘术主要部分的简述已交待得差不多了,但却无暇一一提及千万人所陷入或从事的广大迷信领域。为了对抗基督徒的信心与信仰,魔鬼正积极拓展迷信与秘术的世界。上帝的国度(TheCivitasDei)与撒但的国度(TheCivitasdiaboil)正式面对面展开交锋。但是这仍不足以构成所谓的二元论,因为撒但既非神的对手,亦未与神同等ーー它只能在神所设定的范围内活动,并且只拥有神所许可的有限能力。然而既为仇敌,必定具有相当的危险性。若离了主耶稣基督的保守与拯救的大能,绝无人能经得起黑暗之王的猛烈攻击。

例13

一位年长的英国神职人员是某精神研究协会的一员,某次,另一位英国国教牧师来询问他如何处理一间鬼屋的问题,他告诉牧师要带一灵媒一同前去,才能发现幽魂出没之因。牧师照作了,终于得知原来是从前的屋主曾在此遭受恶待,因此至今仍不时出入此处,以吓吓新来的房客。然而故事并没有就此结束。这位英国国教牧师后来告诉那个神职人员说,他觉得自己好像受到黑暗势力的攻击,于是他立刻被赠予一些白道巫术的解药与护身符,用以消灾解厄。以上这些都是这位英国国教牧师亲口告诉我的。
那么,这又意味着什么呢?

?1、一个知名的神职人员不仅醉心于超自然心理学的研究,同时也是这类协会的成员。
?2、一个应该十分熟谙圣经真理的神学家,竟然会鼓励同行去求助于灵媒。
?3、这个号称懂圣经的人竟然推荐人使用白道巫术来抵御邪魔的攻击。
光是这个例子,已足够让人深思此问题影响的深广度与严重性了。

我在协谈工作中也常被迫去见证某些超自然心理学试验的实际结果。迄今为止,我总是拒绝出版有关这方面类似资料的诱惑,然而在此容我只引一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1-30 16:32 | 显示全部楼层

6受制于秘术

首先要说明,有许多种压制毫无疑问地已被医学界所)[]承认。例如人人皆知一个现象,即声名狼籍的酒鬼的子女往往会被与其父相同之罪所「造访」,而躁郁气质也常会传给后代。同样地,患有无法治愈之精神病的病患应接受劝导不要结婚,因为我们不仅承继了来自祖先的遗传因子,也会承继坏的因子。有关这方面,我推荐一本书ーー《人和他的过去》(ManandhisPast),作者是法勒教授(Prof.pfabler)。

尽管如此,今天如果有人向科学家们提起受制于秘术(occultsubjection)一事,通常无异是对牛弹琴。任何一个未重生的基督徒心理医生都会否认有秘术的辖制与压迫这回事,最多他只会说道:「务要小心,以免误因为果,误果为因。在迷信的人几乎什么都有可能。压制是根本主因,而秘术参与则为次要因素。」

不过根据作主工四十年,与将近两万人辅导协谈的结果,我亲身遇到了成千与接触秘术有关的个案,而这也正是他们问题的主因,所带来的直接后果通常就是压制。在此光中,我常纳闷:「为何今日的科学研究人员无法写出一篇具说服力的论文或提出一项证据,足以支持他们那些独断、先入为主的假设呢?」

   容我举例说明:多年来,出名的沙利窦迈安眠药(thalidomide)的法律纠纷仍在进行。生产此药的公司大约制造了三千万颗左右,可是新闻界只报导约有三千名「沙利窦迈儿」出生,这个比例是一比一万。也就是说每卖出一万颗药,只会生出一个沙利窦迈儿,因此反对这家制药公司的诉讼依然有待证实。

今天,倘若我们要思考秘术对人所造成破坏性影响的个案数目,其比例将会高达九成左右。我有数以千计的例子足以支持这个说法,只是科学家却仍矢口坚称:「这个问题并不存在J,如你的协谈工作是建立在这样的狭隘心胸上,迟旱必然会陷入绝望之地,而这结果我们一点也不必感到讶异。虽然耶稣曾医治过麻疯病,医学界的非基督徒与新派神学家 却仍在喊着[不可能]。虽然耶稣曾叫死人复活,他自己也复活了,仍有相同的声音呼叫着:[不可能]。如果这是人们对待耶稣之道,那么我们这微不足道的门徒遭遇同样短视的批评就更不足为奇了。

千万别忘了,受制于秘术不是医学名词,而是一个与基督教信仰息息相关的概念与观点。因此:唯一有资格处理这个特殊问题的是基督徒协谈人员:而不是合格的医生。可是如我们在例6中所见的,有时协谈员并非一定要教师不可,基督徒医生也可担任这项工作。
如前所述,事实上为数颇多的基督徒精神科医生知道有鬼附之事,对于受制于秘术的问题相当熟悉,如果我再多引用这方面的例子,必定十分有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1-30 16:33 | 显示全部楼层

例15

最近我去纽西兰演讲,听到一位住在汉弥顿的精神科医生所作的精彩报告。

他父亲是牧师,而且有个兄弟是主教。他说,汉弥顿诊所里百分之五十的精神病患都是马欧里(Maori)巫术的产物。马欧里人是纽西兰的原始住民,此族中有很多巫师。
例16

我在斐济群岛苏瓦镇访问期间,认识了另一位精神科医生。

他告诉我,当地的都鲁尼考(drunikau,即巫师之称呼)留意到那里的精神病诊所从不缺少病人。之后,他又举了一些例子,比如都鲁尼考向任何一个土人说:「日落之前你会死掉!」那个人就一定会死,任凭他的亲人或精神科医师如何努力,都无法将他从蛊惑中唤醒。
例17

在印尼的巴里岛上,人们因巫术咒诅而住院的比例更高。我曾在该岛五个不同地方主持聚会,也遇到一些受秘术压制的可怕例子。颠帕沙(Denpasar)的一名医生告诉我:「我们这里百分之八十五的病人都是精神病。」这实不足为奇,因为巴里岛的黑道巫术(blakmagic)大行其道,毋怪乎宣教士们会称该岛为魔鬼岛。
每次我到远东以及太平洋诸群岛旅行时,常听到当地知识份子向我抱怨西方科学家的傲慢态度,还有他们如何巧辩所有的灵媒现象都是无害的,而丝毫不知道这些现象的来龙去脉。
当然也有一些显着的例外,如莱宵勒医生就是。实际上,在他抱任德国最大的精神病院医药主任的卅五年之间,透过医疗实务与基督徒协谈工作,他学习到将秘术辖制分为四个不同阶段:

?1、单纯的秘术辖制(subjection):可能隐藏多年,直到事件爆发才将之显明出来。
?2、中邪事件(demonization):对任何一种基督教协谈都会立即有反应。
?3、被缠磨(obsession):这人会不断地被黑暗势力所包围、控制。
?4、被附(possession):就是一个人发现他自己里面具的住有魔鬼和邪灵。
这四阶段的压制都有其一致性和相同现象,只是强度不同而已。我再指出,莱宵助医生本人确信真有被鬼附的可能。

7受制于秘术的影响

首先,受制于秘术的基本原因到底是什么?每件与巫术有关的罪都会切断人与上帝的关系,进而使之转去拜偶像。如果一个人开始服事魔鬼,他就会得到魔鬼的工价;而当人放弃上帝时,他同时也放弃了自己。圣经里有无数经文昭昭明示,巫术与秘术乃可怕的罪,是上帝所憎恶的,也是这位真神所弃绝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奉献支持|约拿的家

GMT+8, 2019-12-8 12:53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