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拿的家』基督徒网络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章节  
经文
查看: 264|回复: 2
收起左侧

被压榨的传道人和被捆绑的心灵——如何解除教会里的“魔咒”?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12 19: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井中蛙 于 2019-11-12 19:48 编辑

被压榨的传道人和被捆绑的心灵——如何解除教会里的“魔咒”?


原创: 刘盐约弟兄  

“天国呼声”:可称为“新新盐约之声”,继续本于圣经提供思想和观点,站在弟兄姐妹日常信仰第一线:答疑解惑、真假辨析、热点评析等。不为名牧唱颂歌,只为弟兄姐妹说“神”话说真话!坚持原创写作,拒绝粗鄙鸡汤,传递深度思考。谢谢您的支持,欢迎提供写作素材或话题。

   今年三月在基督徒的网络圈子上有两篇文章被刷屏,这两篇颇具纪实性报道的文章再次引起人们对基层教会传道人现况的关注,也让我们从中窥见传统基层教会不健康的甚至是恶劣的生态和错误属灵观念。一

    第一篇是《又一位年轻传道人病逝 年仅33岁!看不到希望,离世时也不知真相!》,作者是逝者的神学院同窗好友,光看这个题目就有一种异样的沉重和痛心!这位名叫南江的年轻传道人前后读神学读了七年,回到教会服侍了三年时间就不幸病逝了。期间遭遇的辛酸、苦涩、挣扎和无奈在这篇文章里真是难以言尽。可以这么说,南江的英年早逝和恶劣的教会生态、错误的属灵观念也有很大关系。据其身边人反映:“南江最大的转变,就是最后三年神学毕业之后,显的非常悲观,在家庭和教会里都看不到希望。”读来无比悲凉!

     还有一篇是《13年后神学班同学重聚,扎心见闻》,和上一篇一样,行文里没有华丽的词藻,都是活生生的纪实性叙述。作者参加了一次神学院同学聚会,见到了阔别十余年的同学,那是作者最初在2004年读的一个神学班,当时班上有90来个同学,而如今的重聚只来了20多人,其他大多数人已经联系不上了。而就是在这20多人中,到现在仅仅只有3人在教会侍奉,有些人很久都没去教会了,甚至有几个说现在都不信了。这样一个同学聚会有一种特别苍凉的历史沧桑感。文中如此说:“或许在每一个同学心里,这就是他们当初离开侍奉的最终原因,自己可以忍受自己选择的生活,但一想到家人孩子的时候,信念就开始崩塌了。感觉要自己最亲的人付上一生的代价,成就自己的侍奉是一种无比的残忍。”当家庭和侍奉不可兼得的时候,大多数人在无奈中选择了前者。

    透过这两篇文章我们也能略略看到传统基层教会的重重困境。概括起来就是,有一个“魔咒”在暗地里运作,带来的是——被绑架的教会,被扭曲的福音,被压榨的传道,被捆绑的心灵。首先是被绑架的教会,这是关乎教会治理的层面。教权掌握在所谓教会负责人的手上,教会管理仍然延续的是过去的家长制和一言堂。在这里教会已然蜕变为一种官僚化的宗教机构。教会大小权操在负责人及其亲属或亲信手里,传道人不过是雇工而已,而且还是成为廉价的劳动力,任意被榨取,还是以属灵的名义,让你有一种高度紧张感,有苦也只能憋在自己肚里。
     福音也被扭曲,包裹在层层错误的属灵观念里而失真。那位在基督里彰显丰盛恩典的神被扭曲为一位睚眦必报小鸡肚肠的神,这位被缩小的神也成为教会领袖辖制年轻传道人的宗教工具。
    因此就出现这样一种巨大的反差(也可以说是讽刺),教会一方面鼓动年轻的传道人为主全然摆上服侍主,另一方面在生活上却供应不到位。一方面大张旗鼓地筹资盖富丽堂皇的教堂,另一方面却是传道人的家庭生计面临困窘的边缘。

    南江,这位早逝的年轻传道人,当他怀着回应上帝呼召的满腔热血和远大理想来到服侍的禾场时,却在冰冷而僵化的教会里处处碰壁,他的热情和壮志在残酷的现实面前不堪一击,但又无法从中突围而出,以至于这位屡遭打击的年轻传道人生前竟然对人常常有这样的慨叹,“说到自己生命很短暂,反复说要离开世界,早日归主那里是好的无比。”

     据知情人反映,“当地教会对南江的压力是有目共睹的。南江所在的教会可说是一言堂的教会,教霸制的管理。”在这样的教会里无权无势的南江难觅知音更难以站立得住,有的只是宗教式的捆绑和压榨,并且是用看似属灵的高调,是那样的冷酷。南江是死于这种论调所建构密不透风的宗教“魔咒”里。南江们在教会里的遭遇和神学院接受的教导完全脱节,更别说体验到福音恩典的甘甜和自由,有的只是被定罪和被属灵高帽压的喘不过气来。因此,参加同学聚会的昔日神学生们如今回头再看,有说当年的自己是傻冒的自嘲。

    在此我们也看到,教会和社会、神学院和社会的脱节,神学院培养的人只适合于教会,离了教会就难以生存于社会上。就算当传道人或神学生们为环境所迫,为了优先照顾教会的需要(这是合乎圣经的),要进入社会工作时,教会里就有一道“魔咒”袭来,你离开教会侍奉岗位就是“贪爱世界”。

    如果再遇到一些挫折,教会里的舆论更是像炸开了锅,你看这就是神对你的管教,这就是你悖逆神的后果。人们不去分析传道人神学生进入社会尝试工作遇到挫折的具体原因,而是一概归因于神的管教和阻拦,看起来非常属灵,其实是绑架了神,把神当做了“替罪羊”。于是,在这种属灵文化氛围里,人的心灵备受捆绑。要么是渐渐耗尽,就像南江那样;要么豁出去不信了,就像神学同学聚会中的有的神学生那样。

    怎么破除这种“魔咒”?很显然,这种“魔咒”和教会里掌权者的既得利益有关系,他们靠这种“魔咒”进行恐吓进而强化操控。有这种“魔咒”运行的教会已经是变成一个官僚化的利益化的宗教机构了。沦落到这种光景里的教会很难被改变,因为有盘根错节的利益固化。这样的教会和基督何干?和福音何干?

    因此,我们跳出这样的框框要发问,服侍主就要付上牺牲家人的代价?我们的神就如此残忍?服侍主就不能与社会对接?我们的主就如此狭隘?服侍主就得为苦中人?我们的主就如此小气?这都不是出于圣经的,而是出于人的传统和遗传。要从这里面突围出来,解除那一个个宗教“魔咒”,唯有回到耶稣的教导和福音,并据此建立一个新的健康的信仰共同体,这才是最有效的出路!因为耶稣所带来的不是一套新的宗教禁锢,而是生命——扎根于俗世并要影响俗世生活的新生命。

     放眼望去,教会之外有广阔的禾场,为何我们的眼目只盯着教会那一亩三分地呢?耶稣岂不是常常在会堂之外开展他的事工呢?走出来吧,天国不能被官僚化的建制教会所辖制,天国的生命力要透过我们的服务和工作展现在更广阔的天地里!

                       写于2017年3月31日

后记:本文写于2年前,当时基层教会一些传道人生活艰难的现象引起关注和讨论,可惜的是这一现象也被恶人利用,炮制出“穷传道哭穷”诈骗,利用基督徒的爱心大肆行骗。尽管如此,基层教会一些传道人的生活问题仍然存在,并折射出教会生态的某些问题。

https://mp.weixin.qq.com/s/jbBa62veoNaRtZuzuapZqQ


发表于 2019-11-12 22:3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13 04: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火上冰 于 2019-11-13 12:52 编辑

昨天看书,看了一篇一位上个世纪传道人的见证。他提到他母亲信主的时候,提到冯玉祥手下一个师长,信了耶稣离开自己也认为是信耶稣的冯玉祥(传道人称冯信的是社会福音)。那个时候军阀混战,冯玉祥是北方很大的军阀。司令部在西安,一个师长可以管三个省,甘肃,陕西和河南。军阀时期,军权大于政权。这位师长离开冯玉祥,穿个旧袄就开始要饭为生,地方的地主士绅认出这位三十来岁,要饭也遮掩不了的曾经军阀的气质,认出来了就好油好肉的款待,那些人还以为这位师长仅仅是临时被老板贬下来,一年半载以后就会官复原职,不如趁早巴结巴结,将来好帮衬大军阀得到自己的利益。就这样大小宴席不断。于是这个师长一看不能要饭了就离开西北到远方去。这位师长是山东人,后来就一路乞讨回自己的家乡。听说有一个地方住着两个信耶稣的人。一个曾经是大地主“员外”秀才,很有学问;读了马太福音十九章,把财产发给穷人自己要饭为生背起十字架跟从主,带着一本圣经,来到山东泰山,在山旁搭个草棚子在里面读经祷告,有时候禁食,另一个曾经是一个学校的老师,是山东济南市一个书院里的老师,传道人说这个老师相当于今天的教授。这位老师也是读到少年人的官那一段,变卖家产要饭为生。这俩人遇到一块,因为读圣经有同样的感动,同样受光照,把职务辞了,把积蓄拿出来,他那时的工资一个月五百块现洋,他也拿了本圣经去泰山祷告,碰上这位员外秀才大财主,一经谈话,志同道合,两个人就住下来。后来这位师长来了,三个人轮流出去乞讨,要的多多吃点,要的少少吃点。这三个人年纪都不大,教师三十五六岁,师长三十六,大地主还不到三十。当时教会里的人,有不理解他们的,甚至有定他们是异端的。但他们并不理会,只照里面的引导过日子,除了祷告以外就是传福音。他们花很多时间去读圣经,不知不觉生命影响到各地方去了,很多地方的教会牧师不请他们,信徒请,长老不请信徒请,他们到各地方去领聚会。这位姓赵的师长就是这样被请到传道人的家乡领聚会。他上台不是讲道,“弟兄姐妹,我不会讲道,我也不敢讲道,我是个大军阀,沾满了无辜人的鲜血,我嘴巴满了诡诈凶恶,我哪配讲主的话语””就哭起来“我祷告求主赦免我的罪,我是大罪魁”,他大声喊着说,“朋友们,弟兄姐妹们,我大罪魁都蒙主拯救了,难道主还不能拯救你们吗?快悔改吧!”就这样一喊出来,全场都痛哭起来,人虽然不多,也有好几百人。

这位传道人的母亲原本信佛,嫁到夫家,这位传道人的父亲和爷爷也是信耶稣的。传道人的爷爷信耶稣以后,家道越来越好,成为一个大财主。传道人上边有两个哥哥都夭折了,下边一个弟弟也没存活。他父亲向主耶稣求,他母亲向自己的“佛爷”求,只有这位传道人是父母一起求上帝求来的孩子。后来传道人母亲听到这个师长传福音也信了耶稣。在一个封建社会的北方农村,去要求公公分家产,结果被拒绝。因为那个时候这家人的家产是方圆几个县的大财主。家里人就开始逼迫这位传道人的母亲。后来母亲走了,过段时间把这位传道人也带了出去。在以后的年间,这个“疯婆子”口里关于这个大家庭的话都应验了。这位传道人六七岁的时候,母亲带着他要穿过日本人和中国军队对峙的阵地。带着孩子的母亲在日本兵面前喊着“我是天父的孩子,我是良民,我是好人”。日本人让她们过去了,到了中国军队这边,中国士兵要检查带着孩子的妇女的时候,对面日本人开枪打死了这位传道人的母亲。自此这位六七岁的孩子开始流浪。起初被一位中国军队师长收养,后来他遇到一位曾经和母亲同工的表姑妈,带他回了家乡。起初,传道人父亲觉得自己的妻子信耶稣信成这样的情况,也一蹶不振。直到有一天听说从外地回来的人说在某个地方,路边躺着一个女人,身上穿什么衣服,包里是什么衣服,埋在什么地方。而那时候也是这位传道人失去母亲好几个月的时间。因为这样,这位传道人的父亲才开始复兴起来。这位传道人讲他父亲是在早上灵修的时候,把脸靠在圣经上睡了的。办丧事的时候,在red卫兵当道的时候,有四百多位弟兄姐妹送行。

这位传道人的经历和他一生的见证,据我自己对照自己读的圣经和听到的见证,这真是一位具有以利亚心志的人。逃避逼迫的经历好像是那一位施洗约翰,忽然之间出现在旷野,他一生坐监牢“十日”的经历,几次从死刑下奇迹的活下来。从他的口中,每每说“耶稣啊!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啊!”也每每见证的时候,让听者听到这样一位弟兄自己的软弱和上帝的能力在一个被祂拣选的人身上显出来的那样的完全。

上帝在每一个时代都在继续祂自己的工作,预备祂自己的见证。 1573593060978-1607074990.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奉献支持|约拿的家

GMT+8, 2019-12-16 15:49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