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拿的家』基督徒网络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章节  
经文
楼主: 火上冰
收起左侧

【属灵书籍节选】十字架的荣耀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31 11: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火上冰 于 2019-10-31 18:53 编辑


3:1  人 献 供 物 为 平 安 祭 ( 平 安 或 作 酬 恩 下 同 ) , 若 是 从 牛 群 中 献 , 无 论 是 公 的 是 母 的 , 必 用 没 有 残 疾 的 献 在 耶 和 华 面 前 。
3:2  他 要 按 手 在 供 物 的 头 上 , 宰 于 会 幕 门 口 。 亚 伦 子 孙 作 祭 司 的 , 要 把 血 洒 在 坛 的 周 围 。
3:3  从 平 安 祭 中 , 将 火 祭 献 给 耶 和 华 , 也 要 把 盖 脏 的 脂 油 和 脏 上 所 有 的 脂 油 ,
3:4  并 两 个 腰 子 和 腰 子 上 的 脂 油 , 就 是 靠 腰 两 旁 的 脂 油 , 与 肝 上 的 网 子 和 腰 子 , 一 概 取 下 。
3:5  亚 伦 的 子 孙 要 把 这 些 烧 在 坛 的 燔 祭 上 , 就 是 在 火 的 柴 上 , 是 献 与 耶 和 华 为 馨 香 的 火 祭 。
3:6  人 向 耶 和 华 献 供 物 为 平 安 祭 , 若 是 从 羊 群 中 献 , 无 论 是 公 的 是 母 的 , 必 用 没 有 残 疾 的 。
3:7  若 献 一 只 羊 羔 为 供 物 , 必 在 耶 和 华 面 前 献 上 ,
3:8  并 要 按 手 在 供 物 的 头 上 , 宰 于 会 幕 前 。 亚 伦 的 子 孙 要 把 血 洒 在 坛 的 周 围 。
3:9  从 平 安 祭 中 , 将 火 祭 献 给 耶 和 华 , 其 中 的 脂 油 和 整 肥 尾 巴 都 要 在 靠 近 脊 骨 处 取 下 , 并 要 把 盖 脏 的 脂 油 和 脏 上 所 有 的 脂 油 ,
3:10  两 个 腰 子 和 腰 子 上 的 脂 油 , 就 是 靠 腰 两 旁 的 脂 油 , 并 肝 上 的 网 子 和 腰 子 , 一 概 取 下 。
3:11  祭 司 要 在 坛 上 焚 烧 , 是 献 给 耶 和 华 为 食 物 的 火 祭 。
3:12  人 的 供 物 若 是 山 羊 , 必 在 耶 和 华 面 前 献 上 。
3:13  要 按 手 在 山 羊 头 上 , 宰 于 会 幕 前 。 亚 伦 的 子 孙 要 把 血 洒 在 坛 的 周 围 ,
3:14  又 把 盖 脏 的 脂 油 和 脏 上 所 有 的 脂 油 , 两 个 腰 子 和 腰 子 上 的 脂 油 , 就 是 靠 腰 两 旁 的 脂 油 , 并 肝 上 的 网 子 和 腰 子 , 一 概 取 下 , 献 给 耶 和 华 为 火 祭 。
3:15  
3:16  祭 司 要 在 坛 上 焚 烧 , 作 为 馨 香 火 祭 的 食 物 。 脂 油 都 是 耶 和 华 的 。
3:17  在 你 们 一 切 的 住 处 , 脂 油 和 血 都 不 可 吃 , 这 要 成 为 你 们 世 世 代 代 永 远 的 定 例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31 19: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火上冰 于 2019-10-31 19:28 编辑

利 第 03 章
我们愈仔细的默想献祭的事,就愈全面的看到只一样的祭,是不足以叫人看见完全的基督。惟有把各样的祭齐集一起,才能形成一个确实的概念。每样祭都有其本身的特色。平安祭和燔祭,有多处不同的地方。我们清楚的认识各不同之处,有助体会每样祭的含意。

我们把平安祭和燔祭作比较,看见三方面的动作——「剥」,「切成块于」、「脏腑与腿,要用水洗」——完全略去。这就是当中的特点。我们在燔祭中看见基督亲自献给 神,蒙  神悦纳,故此,是预表祂亲自作完全的牺牲,和祂彻底顺服的过程。平安祭的中心思想是敬拜者的交通。基督不但独一为 神所欣赏,而且也是敬拜者与  神交通时所欣赏的。所以,整个过程的动作,是较平淡的。无论人心中的爱是多么高尚,也不能全面体会基督奉献给  神的高峰,或  神悦纳基督的高位。从来只有   神留意耶稣的心跳。因此,要有预表表明基督之死主要的特征,就是祂藉着死完全的献给 神。燔祭就是这个预表,本段首句提及的三方面动作正是指着燔祭说的。


我们也看看祭牲的特色。在燔祭中,祭牲是「一只没有残疾的公牛(或羊)」;但在平安祭中,祭牲是「无论公的,是母的」,纵然都是要,没有残疾的。无论我们看基督独为 神所欣赏,或为敬拜者在与  神交通中所欣赏的,他的性情必须完全一致,没有丝毫改动。「是母的」获准在平安祭中献上,因为这祭在乎敬拜者欣赏那位可称颂之主;在基督里,是「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来十三:8)


再者,我们在燔祭中看到,「祭司就要把一切全烧」;而在平安祭中,只部分烧了, 就是「脂油、肝子、和腰子」。平安祭是十分简单的,祭牲最好的部分放在  神的坛上。脏腑——内藏的力量——可称颂的耶稣温柔的情感——献给    神,就是献给那位能完全欣赏祂一切所献上的。亚伦和他的子孙靠「摇的胸」和「举的腿」得喂养。〔注五〕(细心参看:利七:28-36)所有祭司族的成员都与他们的首领相交,于平安祭有分。今日,所有真信徒藉着 神的恩典,都成为  神的祭司,靠真平安祭(按:指主耶稣)的力量和情感得喂养,因祂仁爱的心享受快乐的确据,在祂能力的膀臂下不住的得安慰和坚固。〔注六〕「这是从耶和华火祭中,作亚伦受膏的分,和他子孙受膏的分,正在摩西叫他们前来给耶和华供祭司职分的日子,就是在摩西膏他们的日子,耶和华吩咐以色列人给他们的。这是他们世世代代永得的分。」(利七:35-36)

这些都是燔祭和平安祭重要的区别。当这二祭放在一起看,人就能清楚看出二者的区别。平安祭含有比基督奉献给 神的旨意更深的意义。敬拜者出现了,他不但是旁观者,而又是参与者;不但观看,而且饱尝。这是平安祭显着的特色。我在燔祭中看主耶稣,祂是那位专心献上,为要荣耀  神、完成  神旨意的。我在平安祭看主耶稣,祂是那位为无用、无助罪人藏贮仁爱,预备大能膀臂的。在燔祭中,胸、腿、脏腑、头、脂油、全烧在坛上——一切献与 神为馨香的火祭。但在平安祭中,那合宜的分是留给我的。我不是孤单的得个人所需的分,完全不是。我在交通中得喂养——与 神相交,也与同我一起作祭司的相交。我在那完备和可喜的智慧中得喂养。这供应我心灵的同一祭牲,也叫 神的心得了舒畅,兼且,那供应我的分儿,也供应那些与我一同敬拜的人。相交的秩序是——与  神相交——与圣徒相交。在平安祭中,没有孤立的事情。  神有祂的分,祭司家也有。

平安祭的真体也如此。耶稣是属天喜悦的对象,祂也是每位信徒享喜乐、得力量、蒙安慰的泉源;不但个别给每个信徒,而且在交通中给  神整个教会。  神在祂无穷恩典中赐给百姓自己所拥有的。「我们乃是与父并祂儿子耶稣基督相交的。」(约壹一:3) 是的,我们对耶稣所存的意念永不能凌驾 神的意念。我们的判断常有大亏缺,故此, 在预表中,亚伦家不能于脂油有分。我们永不能达到属 神判断的准则,完全参透基督的位格和牺牲。所以,亚伦家可享「摇的胸和举的腿」。这一切叫人心充满安慰和喜乐。主耶稣基督是那位「曾死过,现在又活了,直活到永永远远」的。今天,祂是 神的意念和眼前独一无二的对象;而且,祂在完全恩典中赐给我们祂位格的恩福、荣耀之分。基督也是我们的对象——我们心中的目标,我们的诗题。基督「藉着他在十字架上所流的血,成就了和平」,就升入天堂,差下「另外一位保惠师」圣灵,我们藉着圣灵大能的事奉,靠我们神圣的「平安祭」之「胸和腿」得喂养。祂实在是我们的平安。 神喜悦我们建立这平安,我们平安祭的香气已经舒畅了 神的心。我们这样认识,实在是我们莫大的喜乐。这预表的独特吸引力正在此。基督是燔祭,叫人心发出感赞;基督是平安祭,建立人良心的平安,满足心灵的深切和多方需要。亚伦的子孙会站在燔祭坛前, 看着祭火上腾到以色列 神面前,看见祭牲烧成灰烬。他们看见这一切,便俯伏敬拜, 但不能从中为自己拿走什么。在平安祭中却不是如此。他们不但看见当中散发馨香的气味归给 神,而且他们可得当中的一大分儿,叫他们在快乐、圣洁的交通中得喂养。

每位真祭司得胸和腿之前, 神已经得了祂的分。他能这样认识,必叫他的喜乐倍增。这样的思想叫敬拜和交通富健康、力量、热心、和高尚的学习,揭示 神奇异的恩典;祂赐我们与祂有同一对像、同一主题、同一喜乐。凡不及的位分,祂都不能满意。父神给浪子供应肥牛犊,与他相交。 神给赐浪子的,是祂桌子之位,供应祂所吃的给浪子。平安祭的意思是:「我们理当欢喜快乐。」——「我们可以吃喝快乐。」(路十五:23,32)这是  神宝贵的恩典。无疑,我们于这恩典有分,理当欢喜。当我们听见可称颂的  神说,「我们可以吃喝快乐」,我们的心理当不断涌流出赞美和称谢。  神在罪人的救恩和圣徒的相交中的喜乐,要引发人和天使的赞美,直到永远。

我们比较过平安祭和燔祭,现在可来看平安祭和素祭的异同。主要区别是平安祭须流血,素祭不用流血。二者皆是「馨香」的祭,我们认利末记第七章十二节知道此二祭有紧密的关系。但平安祭与素祭的异同,都满有意义和教训。

惟有在与 神相交中,人心灵才因默想主耶稣基督的完美人性而喜悦。圣灵  神必须藉着圣经,指引我们,传授异象,使我们能注视「基督耶酥降世」的人性。圣灵启示基督在「成为罪身的形状」中,曾在地上生活劳苦,照亮这黑暗的世上,显出祂位格属天的光辉和荣美。祂象明亮的星宿,在天边迅速流走,直至远离罪人的视线。
世人不能享受这一切的默想,和在相交中的喜乐,因为没有这相交的基础。平安祭圆满清楚说明相交的基础。第二节:「他要按手在供物的头上,宰于会幕门口,亚伦子孙作祭司的,要把血洒在坛的周围。」敬拜者与基督的丰满、宝贵、荣美相交稳固的基础,是素祭所无的。基督藉着圣灵恩惠的力量,进到我们的相交之中。我们站在「基督的宝血」所预备的台上,带着平静的心,敬拜的灵,去参透主耶稣基督人性一切的奇妙表现。我们若轻看素祭以外的基督,就必缺少一名分,就是我们默想、欣赏祂的基础。若然没有流血,罪人就没有名分和立足之地了。但利末记第七章十二节把素祭和平安祭联在一起,要教导我们,当我们的心灵找到了平安,我们就能在主里喜乐,因祂「成就了和平」,也是「我们的和睦」。

我们要清楚明白,在平安祭中,有流血和洒血,但没有背罪的概念。我们在平安祭中看基督,祂并不是站在我们面前,作背负我们罪的背罪者,如同赎罪祭和赎愆祭一样, 乃是我们与 神和睦、快乐相交的基础。若然是说及背罪的问题,就不会有这样的记载:
「是献与耶和华为馨香的火祭。」(第五节;比较第四章十至十二节)虽然背罪并不是当中的思想,但是人可从各方面认识自己是罪人;若然不是,人就不能享当中的分。我们要与 神相交,就必须「在光明中」。我们怎能在光明中呢?这句宝贵的话是唯一根据:「耶稣的血也洗净我们一切的罪。」(约壹一:7)我们常住在光明中,就能看出一切与光明背道而驰的,另一方面,也深感这血的价值,并这血使我们在光明中的权柄。我们愈靠近 神,与 神同行,就愈认识「基督那测不透的丰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31 19: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火上冰 于 2019-11-1 16:20 编辑

我们在  神面前,是因为我们于属  神的生命有分,和站在属   神的义上。我们要把握这真理。父 神要浪子坐在他的桌子前,穿上「上好的袍子」;神看父子关系无缺。浪子若仍然穿着破烂衣服,或在家中作「雇工」,我们就听不到那些光荣的话:「我们可以吃喝快乐,因为我这个儿子是死而复活,失而又得的。」(路十五:23-24)所有真信徒也是这样,旧性情不再存在 神面前。

神算旧性情死了,它们就是死了。旧性情向 神是死的,向信心也是死的,必须置诸死地。改良旧性情不能使我们进入属 神的同在,惟有一个拥有新性情的人才能。浪子不是藉修补他先前的破衣,而赚得父亲桌子的席位,乃是穿上一件他从未看过、从未想过的袍子。浪子没有从「远方」带着袍子回来,也没有在途上自备,乃是父亲在家中为他准备的。浪子没有造袍子,也没有从旁协助,缝造袍子,乃是父亲为他造妥的, 喜见他穿上。他们坐下,相交快乐,享用「那肥牛犊」。

我要引述一大段关乎「平安祭的条例」的记载,当中有些要点独特有趣,值得参考。
「人献与耶和华平安祭的条例,乃是这样。他若为感谢献上,就要用调油的无酵饼,和抹油的无酵薄饼。并用油调匀细面作的饼,与感谢祭一同献上。要用有酵的饼,和为感谢献的平安祭,与供物一同献上。从各样的供物中,他要把一个饼献给耶和华为举祭,是要归给洒平安祭牲血的祭司。为感谢献平安祭牲的肉,要在献的日子吃,一点不可留到早晨。若所献的,是为还愿,或是甘心献的,必在献祭的日子吃,所剩下的第二天也可以吃。但所剩下的祭肉,到第三天要用火焚烧。第三天若吃了平安祭的肉,这祭必不蒙悦纳,人所献的也不算为祭,反为可憎嫌的,吃这祭肉的,就必担当他的罪孽。挨了污秽物的肉,就不可吃,要用火焚烧。至于平安祭的肉,凡洁净的人都要吃,只是献与耶和华平安祭的肉,人若不洁净而吃了,这人必从民中剪除。有人摸了什么不洁净的物, 或是人的不洁净,或是不洁净的牲畜,或是不洁可憎之物,吃了献与耶和华平安祭的肉「 这人必从民中剪除。」(利七:11-21)

最重要的,是叫我们能准确的分辨肉体中的罪和良心上的罪。我们若对二者混淆不清,我们的心灵必忧乱,敬拜也受亏损。我们细心查考约翰壹书一章八至十节,就看到关乎这题目的亮光,清楚体会平安祭的整个教训,和当前所论及的重点。除了那些行在光明中的人,没有能这样认识藏在人里面的罪的了。「我们若说自己无罪,便是自欺, 真理不在我们心里了。」(约壹一:8)在这节经文前,我们读到:「祂儿子耶稣的血也洗净我们一切的罪。」(约壹一:7)这就是我们肉体中的罪,和良心上的罪之区别,清楚明确。有人说信徒在 神面前,良心上是有罪的。这说法招致人疑惑耶稣之血的洁净功效,并且否认圣经所记载的真理。耶稣的血若能完全涤罪,信徒的良心就完全洁净了。神的话指出事实,我们必须牢记,我们从  神自己得知信徒在  神眼中真正的光景。我们常告诉  神我们所处的景况,多于让  神说明我们在基督里的地位。换言之,我们多注意自己的良心状况,而少注意 神亲自的启示。

神根据祂本体的一切,并藉着在基督里所成就的一切,晓谕我们。这就是 神启示的本质和特性,信心要牢牢的把握,这样,心灵就充满完全的平安。 神的启示是一件事,我的良心是另一件事。
圣经告诉我们,在良心上,我们是无罪,另一方,圣经也清楚有力的告诉我们,在肉体中,我们是有罪。「我们若说自己无罪,便是自欺,真理不在我们心里了。」每位有「真理」在心中的人,都知道有「罪」在他肉体中,因为真理向他启示一切事物的本相。既然如此,我们要做什么呢?我们有特权,行在新性情的能力中,使那在我们肉体中的「罪」,不能在「罪」行上显出来。基督徒的地位是得胜、自由的。他不但蒙拯救, 脱离罪孽,而且他的生命,也脱离了罪的律。「因为知道我们的旧人和他同钉十字架, 使罪身灭绝,叫我们不再作罪的奴仆。因为已死的人,是脱离了罪。……所以不要容罪在你们必死的身上作王,使你们顺从身子的私欲。……罪必不能作你们的主,因你们不在律法之下,乃在恩典之下。」(罗六:6-14)罪显在一切败坏之中,但信徒「向罪死了」。如何?他在基督里死了。在血气而言,他死在罪个;在恩典而言,他向罪死了。对于一个死人,人能要求什么?没有能要求的。基督「向罪死了,只有一次」,而信徒也在祂里面死了。「我们若是与基督同死,就信必与祂同活,因为知道基督既从死里复活,就不再死,死也不再作祂的主了。祂死是向罪死了,只有一次;祂活是向 神活着。」这对信徒有什么作用呢?「这样,你们向罪也当看自己是死的,向 神在基督耶稣里,却当看自己是活的。」(罗六:8-11)这是信徒在 神面前的不变地位!虽然他在肉体中有罪,但是他有圣洁的特权,脱离罪的辖制,享受自由。

但「若有人犯罪」,当怎样行呢?蒙感动的使徒给我们一个圆满、有福的答案:「我们若认自己的罪,   神是信实的、是公义的,必要赦免我们的罪,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
(约壹一:9)认罪是叫良心得自由的途径。使徒没有说:「我们若祈求赦免,祂是有恩典、怜悯,会赦免我们的。」无疑,孩童向父亲说出他的需要,是最快乐不过的——告诉他自己的软弱,承认自己的愚昧、缺点、失败。这一切都是实在的。而我们的父 神是满有恩惠、怜悯,在祂儿女一切的软弱无知中,扶持他们。这也是同样实在的。但同时,圣灵藉着蒙感动的使徒宣布:「我们若认」罪, 神是「信实的、是公义的,必要赦免」我们。所以,认罪是神圣的表现。一位基督徒在思想、言语、行为上犯了错,日复日、月复月的祈求,但竟得不到确据。但藉着约翰壹书一章九节,他已得着赦免的确据了。他在   神面前真心悔罪的时刻,凭简单的信心知道自己完全蒙赦免,完全得洁净。

无论是为着 神的性情,是基督的牺性,或是人心灵的状况,祈求赦免和承认己罪, 是有极大的道德区别的。一个人祷告的时候,会承认己罪。无论如何,二者的区别仍在。无论在思想、言语、行为,我们要常紧随圣经。很明显,当圣灵提及认罪时,并不是说祷告。同时,圣灵知道认罪的道德因素及其实在效果,是有别于祷告的。其实,人有不断祈求 神赦免罪的习惯。这表明人对神在基督的性格和作为所启示的真理,没有认识, 并十分无知。此外,人对基督的牺牲与信徒的关系,并那神圣救人脱离良心罪担和那洁净人罪的,也是无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31 19: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火上冰 于 2019-10-31 19:27 编辑

对于所有信徒的罪, 神藉基督的十字架完全解决了。于这十字架,信徒本性和良心上一点一滴的罪,都全然得赎。故此, 神不须要另一与世人和解之法,也不须任何东西引领祂的心,临近信徒。我们不须祈求 神要「是信实的,是公义的」,因祂的信实和公义,已经荣耀地在基督的死上表明、证实、答覆了。我们的罪永不能介入 神的同在,因为基督已背负了一切罪,除掉了一切罪。但我们若犯罪,良心必有所感,而圣灵也感动我们知罪。祂不能容让一些思想不受审判。怎么样呢?我们的罪介入了 神的同在吗?罪能介入至圣所的圣光吗?断乎不可。那里有「中保」——「那义者耶稣基督」维持我们所站的地位,使它完整无缺。虽然罪不能影响 神对我们的意念,但是罪能影响我们对  神的意念。〔注七〕罪不能介入  神的同在,但罪能以极悲痛可耻的形式进入我们心中。罪不能遮掩中保,使祂离开 神的视线,但罪能挡着我们,使我们看不见神。罪如又厚又黑的云层,遮盖我们的属灵视野,使我们的心灵支取不到父 神脸上的荣光。罪不能影响我们与  神的关系,但罪能严重的影响我们享受  神的同在。如此, 我们要作什么呢?圣经回答说:「我们若认自己的罪, 神是信实的、是公义的,必要赦免我们的罪,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约壹一:9)我们藉着认罪,良心得洁净,恢复甜蜜的相交关系。乌云消散,那使人沮丧、衰退的影响除去了,我们对 神的意念修直了。这就是属 神的方法。我们可确实的说,人心真知道认罪的重要,就能感受使徒说话的神圣能力:「我小子们哪,我将这些话写结你们,是要叫你们不犯罪。」(约壹二:1)

有一些求赦免的祷告,可说是看不见十字架牺牲带来完全赦免的地位。 神若赦免我们,必然「是信实的、是公义的」作成了。很明显,我们的祷告若是真诚热切,就不会成为 神信实和公义的基础,叫我们罪得赦免。惟有十字架的作为能赦免罪。在十字架上,  神的信实和公义完全建立了,要解决我们实际的罪和血气的根源。  神已经审判了罪,就是审判了钉「在木头上」的代罪者;而在认罪的行动中,我们要审判自己。这是属  神的赦免和恢复。良心上有微小的罪仍末承认、仍未审判,我们与  神的相交就会全面破坏。但肉体中的罪并不如此。我们若容让罪在良心上,就不能与 神相交。神彻底的除去了我们的罪,叫我们能与祂同在,而只要我们常与祂同在,罪就不会打扰我们。我们一旦离开祂的同在,甚至只在思想上犯罪,我们的交通必然中断,直至藉着认罪,除掉罪为止。认罪惟独根据主耶稣基督完全的牺牲和作义的中保。

最后,说到人心在 神面前的情况,和人心对可恶之罪的道德感觉,我们不能高估祷告和认罪的区别。一般的说,我们祈求赦罪,比认罪为容易。认罪要审判自己,祈求赦免就不必了。区别乃在此。审判自己是甚有价值、健康的基督徒生活操练,所以每位热心基督徒必须看重这个学习。
祈求赦免和承认己罪的区别,可引用处置孩童的事作证。一个孩童若犯了错,他恳求父亲宽恕,较公开、无保留的认罪为容易。求宽恕时,孩童心中会产生好些意念,要抵销罪恶的感觉。他会暗暗的想,筹算起来,自己不应受重责,最合宜的,是向父亲求宽恕。但承认过错,只有一件事,就是审判自己。此外,孩童恳求宽恕,以为可逃避犯错的后果。但严明的父母会力求公正,处置道德的罪恶,就是要犯错的人全面认错,审判自己。

神的儿女行差踏错, 神就会这样处置他们。整件事要陈明,作全面审判。祂不但叫我们害怕罪的后果,而且恨恶罪,因为罪在祂眼前,是极可恶的。我们犯罪后,只前来祈求,但对罪的感觉和逃避罪的心,就不甚着急,结果,我们高估了自己的情况, 以为仍可享美好的相交。罪一切道德的影响,会波及我们整体的属灵情况,并我们的整个性情和实际事奉。每一位有经历的基督徒,必十分清楚这一点。〔注八〕

上面所思想的话,都与「平安祭的条例」的两点主要原则有紧密关系,并且证实了这关系。
利末记七章十三节说:「要用有酵的饼。」同一章廿节又说:「只是献与耶和华平安祭的肉,人若不洁净而吃了,这人必从民中剪除。」这两段经文向我们清楚陈明两件事,就是我们肉体中的罪和我们良心上的罪。容许有「酵」,因为敬拜者的本性有罪; 禁止「不洁净」,因为敬拜者的良心不能有罪。罪若成了问题,交通就失去了。 神知道我们肉体中有罪,就藉着赎罪的血,为人的罪满足一切义的要求,并供应一切需要。故此,我们读到关乎平安祭中有酵饼的话:「从各样的供物中,他要把一个饼献给耶和华为举祭,是要归给洒平安祭牲血的祭司。」(利七:14)换言之,敬拜者本性中的「酵」, 藉着祭性的「血」成了完全。取得有酵饼的祭司,必须是那位洒血者。 神已经将我们的罪,从祂面前永远除去。虽然我们的肉体中有罪,但是这些罪并不是祂眼中的对象。祂只看见这血,所以,祂能与我们同行,让我们与祂同享无间断的交通。但我们若容让「罪」在肉体中滋长,成为「罪愆」,那我们再吃平安祭肉之前,必须要有认罪、赦免、洁净。敬拜者要从民中剪除,因为在礼上不洁净。这要回答暂止信徒交通的原因:有未认的罪。我们试图在罪中与 神相交,就是陷于亵渎中。暗示  神会与罪为友同行。「我们若说是与 神相交,却仍在黑暗里行,就是说谎话,不行真理了。」(约壹一:6)

我们在这节经文的真理亮光中,看见人以为容让罪占据己心是属灵的记号之说法, 是何等大的错谬。罪和罪愆会成为我们与 神交通的根据吗?断乎不会。我们已经看过, 罪一日仍在我们面前,交通必受阻碍。我们只能「在光明中」相交;毫无疑问,在光明中是没有罪的。那里没有别的,只有这除掉我们罪,领我们近前来的血,和保持我们靠近  神的中保。罪已经永远涂抹,  神与敬拜者相交的台上,是圣洁无罪的。什么构成父与浪子的交通呢?是浪子的破衣吗?是「远方」的豆荚吗?决不是。浪子没有带什么回去,乃是父爱的丰富供应——「那肥牛犊」。 神与每位真敬拜者的关系也如此。他们一同在圣洁、高贵的交通中得喂养,靠祂的宝血享受永远的联合,就是在罪不能近的光中。

不要以为长久注意罪,可增加人心的真谦卑。人可引起对罪深切、悲哀的忧郁,但 至诚的谦卑乃从一截然不同的源头流露。浪子是在远方,或是在父怀和父家表现得更谦 卑呢?恩典提升我们与神享至高的相交。这样,岂不是恩典引领我们流露至诚的谦卑吗? 毫无疑问。从除掉罪而来的谦卑,比因发觉罪而生的谦卑,更加忠诚。前者是与    神有关的,后者是自己的。真正的谦卑是与    神同行,活在祂指示我们的智慧和实意中。   神使我们成为祂的儿女,我们惟有靠祂而行,才会谦卑。

在完结这部分的解说前,我要谈论主的晚餐。主的晚餐是教会主要的交通,只要看得合宜,可与平安祭的教训放在一起。我们守主的晚餐,必须认识饼和杯的实意,并且存感恩的心,这才是有智慧。主的晚餐是特别的感恩筵席——为已成就的救赎而感恩。

「我们所祝福的杯,岂不是同领基督的血么?我们所掰开的饼,岂不是同领基督的身体么?」(林前十:16)主的晚餐表明藉基督的死完全除掉罪,故此,一个服在罪重担下的人,决不能有属灵的智慧吃这筵席。「你们每逢吃这饼、喝这杯,是表明主的死,直等到祂来。」(林前十一:26)在基督的死中,信心看见一切属乎旧造的,都完结了,并且看主的晚餐「表明」主的死,信徒的罪担由主承担,永远除去。这是荣耀的记念。那曾束缚我们的罪链,已经被基督的死永远折断了,不能再绑着我们了。我们围绕主的桌子, 享受征服者的喜乐。我们回顾十字架,那里的仗已打胜了;我们前瞻将来的荣耀,将得永远、完全的胜果。

是的,我们肉体中有「酵」,但我们的良心上并没有「不洁净」。我们不是注视我们的罪,乃是注视基督在十字架上背负了我们的罪,并且永远把罪除去。我们不是自欺, 说我们的肉体中无罪。我们也不是否认 神真理的话和基督之血的功效,拒绝我们良心上无罪宝贵的真理,因为「祂儿子耶稣的血也洗净我们一切的罪。」很多挂名的基督徒聚集在主的晚餐前,气氛沉郁。这是十分可怜的光景。人既误解福音的基本真理,其他就不消说了。我们实在知道,主的晚餐若不根据救恩、赦免、良心得救,人就会忧心仲仲,乌云盖面。本是记念基督的聚会,反而排挤了祂;本是庆祝已成就的救赎,反成了后退的踏脚石。设立的定例用错了,人就陷于黑暗、混乱、错误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31 19: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火上冰 于 2019-11-2 05:21 编辑


平安祭美好的设立,是何等的不同!在平安祭预表的含意中,我们看见洒血之时, 神与敬拜者能感受快乐、平安的相交。血建立了平安,交通在这基础上进行。平安出了一个细小的问题,必对交通构成致命伤。我们若妄自努力,要达至与 神相和,这是我们不认识交通和敬拜。平安祭的血若不流出,我们就没有「摇的胸」和「举的腿」作供应了。另一方面,血既流出,平安便成就了。神亲自成就平安,信心看这已足够,所以, 我们藉着信与  神相交,因已成就的救赎得智慧和喜乐。我们在  神已作的工上,尝受神喜乐的生气。我们在 神同在的丰满和祝福中,靠基督得喂养。

我们再看「平安祭的规例」另藏的真理,正与上述的论点有关。「为感谢献平安祭牲的肉,要在献的日子吃,一点不可留到早晨。」(利七:15)换言之,敬拜者的交通永不和祭牲分隔(祭牲是交通的基础)。人若有属灵力量维持关系,也能维持敬拜和交通, 满有生气,常蒙悦纳。可惜,人不能持久。我们必须靠近祭牲,无论在心灵、情感、经历上也要如此。这样,我们的敬拜就有力量,能持久。起初,我们会有些行动和敬拜的表现,心中充满基督;但结束时,我们的心会被自己所作所说的占据,或是充塞了人的思念。这样,我们就跌进所谓「圣物中的罪孽」的情况。这是十分严肃的,要分外儆醒。我们起初会在圣灵里敬拜,但最后落在肉体中。我们要常留心,不容许自己片刻离开圣灵的力量,因为圣灵要使我们常充满基督。圣灵若有五句敬拜或感谢的话,我们就说这五句话便是了。我们若多说,就是过时吃祭肉了。不是「悦纳」的了,乃真是「可憎嫌的」了。愿我们牢记这点,并儆醒不倦。我们不必恐慌, 神必藉着圣灵引导我们,并在一切敬拜中叫我们充满基督。  神只悦纳那些属  神的,所以,  神只要我们献上那些属乎祂的。

「若所献的,是为还愿,或是甘心献的,必在献祭的日子吃,所剩下的第二天也可以吃。」(利七:16)人到 神面前,甘心敬拜,这种敬拜有更大属灵的力量,不只是一时感到大蒙怜悯。人若从主手中得到特别的眷顾,他的心就立刻涌现感谢。这种敬拜是因眷顾而生的,无论如何,只甘心还愿便是了。但是,圣灵引领人甘心献上赞美的祭, 这祭就能持久。属灵的敬拜常与基督宝贵的牺牲相连。

「但所剩下的祭肉,到第三天要用火焚烧。第三天若吃了平安祭的肉,这祭必不蒙悦纳,人所献的也不算为祭,反为可憎嫌的,吃这祭肉的,就必担当他的罪孽。」(利七:17-18)一切与基督没有直接关系的, 神都看为没有价值。有许多看起来是敬拜的, 最后只发觉是血气兴奋的感受;表面的献上,只是属肉体的敬虔。血气可藉各种事物, 表现它的宗教,例如壮丽堂皇,礼仪行列,风气态度,礼服袍子,动人的礼拜仪式,和一切盛壮仪文的吸引等等。可惜,当中并没有属灵的敬拜。今天,戏剧院和演奏厅常有同类庄严的聚集,为要唤起和满足那所谓宗教的敬拜。

我们防范这一切,要儆醒、牢记:「 神是个灵,所以拜祂的,必须用心灵和诚实拜祂。」(约四:24)当今的宗教装饰得十分漂亮,甚具吸引力。约自中世纪开始,宗教便藉助高尚的情趣,和文化启蒙时代的力量。雕刻、音乐、绘画的宝库,全数注入宗教里,加强宗教的麻醉力,令无知大众昏昏入睡,让死亡、审判、火湖的可怕偷进来。宗教此时仍强说:「平安祭在我这里,今日才还了我所许的愿。……我已经用绣花毯子, 和埃及线织的花纹布,铺了我的床。我又用没药、沉香、桂皮,薰了我的榻。」(箴七:14-17) 败坏的宗教有很大势力,引诱那些不听从智慧之言的人。

读者要小心这一切,要看见你的敬拜,是与十字架作为不能分割的;看见基督是敬拜的根据和内容,圣灵是敬拜的能力。小心你只有外表的敬拜,不可夸大心中的力量。要常防范这种罪恶,其初段影响是最难发觉和防备的。开始时,我们要在敬拜的真义中唱一首诗歌;但结束前,我们会缺乏属灵能力,落在罪恶的光景中,就如在第三日吃平安祭的肉一样。我们唯一的保障是靠近主耶稣。我们若为 神曾特别怜悯施恩,甘心献上「感谢」,就让我们在基督的牺牲和基督的名里献上。我们的心若要前来「甘心」敬拜,就让我们在圣灵的能力里敬拜。我们这样的敬拜,要表现出敬拜的生机、香气、风尚、高贵道德。父  神是我们敬拜的对象,子  神是内容,圣灵   神是能力。我们这样学习敬拜,必有美好的表现。

主啊,愿一切敬拜祢的百姓,灵、与魂、与身子都在称永远同在的保障下,不受虚假敬拜和败坏宗教的污秽影响,也救我们脱离这个死亡和有罪之躯的阻碍!
(按:虽然平安祭依次序说,是排在第三位的,但是在祭的「条例」排在最后位置。这样的安排,有其含意。除了在平安祭之外,其他献祭都没有全面揭示敬拜者的交通。在燔祭中,基督把自己献给 神;在素祭中,我们看见基督的完全人性;在赎罪祭中, 我们知道罪已经连根拔除;在赎愆祭中,信徒生活上的罪愆,已经得解决。但这些祭并没有揭示敬拜者交通的教训。这是平安祭的教训。它的条例放在最后,是给我们知道, 当人要靠基督得喂养,必须是那位完全的基督;人要注视祂的生命、性情、位格、作为、职事。再者,我们的罪和罪愆永远除掉,在基督里得喜悦,靠祂得喂养,直到永远。我们查考献祭时,若忽略上述有意义的次序,就是一大错失了。「平安祭的条例」若依照献祭的次序,就该尾随素祭的条例。但取而代之的是,「赎罪祭的条例」和「赎愆祭的条例」排在先,然后以「平安祭的条例」作完结。)

〔注五:「胸」和「腿」是爱和能力的象征——情感和力量。〕
〔注六:利未记七章卅一节更佳美有力:「胸要归亚伦和他的子孙。」所有真信徒都拥有靠基督的爱得喂养的特权——祂的心自愿为他们流露不死、不变的爱。〕
〔注七:读者要牢记,这里所说的题目,全没有引述约翰福音十四章廿一至廿三节的重要、实在真理。就是父 神对顺命儿女的大爱,并父  神和子神要与这等儿女享受特别的交通。愿这真理藉着圣灵 神的笔,写在我们的心上!〕
〔注八:读者会对使徒行传第八章西门的例子,不甚明白。但他真可说是「在苦胆之中,被罪恶捆绑」,不能算是 神儿女的榜样。他的例子不影响约翰壹书一章九节的教训。他不是儿女。故此,不是代求的对象。我要补充一点,就是基督祷告的主题,与上面的论述无关。我不想离开论述的主题。要避免立下死硬的规条,在任何情况,人均可向 神呼求所需的。 神常在听着,必回答所求的。〕

(利未记第三章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1-2 05: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火上冰 于 2019-11-2 05:42 编辑

【利4:1】耶和华对摩西说:
【利4:2】“你晓谕以色列人说:若有人在耶和华所吩咐不可行的什么事上误犯了一件
【利4:3】或是受膏的祭司犯罪,使百姓陷在罪里,就当为他所犯的罪,把没有残疾的公牛犊献给耶和华为赎罪祭。
【利4:4】要牵公牛到会幕门口,在耶和华面前按手在牛的头上,把牛宰于耶和华面前。
【利4:5】受膏的祭司要取些公牛的血带到会幕,
【利4:6】把指头蘸于血中,在耶和华面前对着圣所的幔子弹血七次。
【利4:7】又要把些血抹在会幕内耶和华面前香坛的四角上,再把公牛所有的血倒在会幕门口,燔祭坛的脚那里。
【利4:8】要把赎罪祭公牛所有的脂油,乃是盖脏的脂油和脏上所有的脂油,
【利4:9】并两个腰子和腰子上的脂油,就是靠腰两旁的脂油,与肝上的网子和腰子,一概取下,
【利4:10】与平安祭公牛上所取的一样。祭司要把这些烧在燔祭的坛上。
【利4:11】公牛的皮和所有的肉并头、腿、脏、腑、粪,
【利4:12】就是全公牛,要搬到营外洁净之地,倒灰之所,用火烧在柴上。

【利4:13】“以色列全会众,若行了耶和华所吩咐不可行的什么事,误犯了罪,是隐而未现、会众看不出来的;
【利4:14】会众一知道所犯的罪,就要献一只公牛犊为赎罪祭,牵到会幕前。
【利4:15】会中的长老就要在耶和华面前按手在牛的头上,将牛在耶和华面前宰了。
【利4:16】受膏的祭司要取些公牛的血带到会幕,
【利4:17】把指头蘸于血中,在耶和华面前对着幔子弹血七次。
【利4:18】又要把些血抹在会幕内耶和华面前坛的四角上,再把所有的血倒在会幕门口,燔祭坛的脚那里。
【利4:19】把牛所有的脂油都取下,烧在坛上。
【利4:20】收拾这牛,与那赎罪祭的牛一样。祭司要为他们赎罪,他们必蒙赦免。
【利4:21】他要把牛搬到营外烧了,像烧头一个牛一样。这是会众的赎罪祭。

【利4:22】“官长若行了耶和华他 神所吩咐不可行的什么事,误犯了罪
【利4:23】所犯的罪自己知道了,就要牵一只没有残疾的公山羊为供物,
【利4:24】按手在羊的头上,宰于耶和华面前,宰燔祭牲的地方。这是赎罪祭。
【利4:25】祭司要用指头蘸些赎罪祭牲的血,抹在燔祭坛的四角上,把血倒在燔祭坛的脚那里。
【利4:26】所有的脂油,祭司都要烧在坛上,正如平安祭的脂油一样。至于他的罪,祭司要为他赎了,他必蒙赦免。


【利4:27】“民中若有人行了耶和华所吩咐不可行的什么事,误犯了罪,
【利4:28】所犯的罪自己知道了,就要为所犯的罪,牵一只没有残疾的母山羊为供物,
【利4:29】按手在赎罪祭牲的头上,在那宰燔祭牲的地方宰了。
【利4:30】祭司要用指头蘸些羊的血,抹在燔祭坛的四角上,所有的血都要倒在坛的脚那里。
【利4:31】又要把羊所有的脂油都取下,正如取平安祭牲的脂油一样。祭司要在坛上焚烧,在耶和华面前作为馨香的祭,为他赎罪,他必蒙赦免。
【利4:32】“人若牵一只绵羊羔为赎罪祭的供物,必要牵一只没有残疾的母羊,
【利4:33】按手在赎罪祭牲的头上,在那宰燔祭牲的地方宰了作赎罪祭。
【利4:34】祭司要用指头蘸些赎罪祭牲的血,抹在燔祭坛的四角上。所有的血都要倒在坛的脚那里,
【利4:35】又要把所有的脂油都取下,正如取平安祭羊羔的脂油一样。祭司要按献给耶和华火祭的条例,烧在坛上。至于所犯的罪,祭司要为他赎了,他必蒙赦免。”


【利5:1】“若有人听见发誓的声音(或作“若有人听见叫人发誓的声音”),他本是见证却不把所看见的、所知道的说出来这就是罪,他要担当他的罪孽。
【利5:2】或是有人摸了不洁的物,无论是不洁的死兽,是不洁的死畜,是不洁的死虫,他却不知道,因此成了不洁,就有了罪
【利5:3】或是他摸了别人的污秽,无论是染了什么污秽,他却不知道,一知道了,就有了罪
【利5:4】或是有人嘴里冒失发誓,要行恶、要行善,无论人在什么事上冒失发誓,他却不知道,一知道了,就要在这其中的一件上有了罪
【利5:5】他有了罪的时候,就要承认所犯的罪
【利5:6】并要因所犯的罪,把他的赎愆祭牲,就是羊群中的母羊,或是一只羊羔,或是一只山羊,牵到耶和华面前为赎罪祭。至于他的罪,祭司要为他赎了。
【利5:7】“他的力量若不够献一只羊羔,就要因所犯的罪,把两只斑鸠或是两只雏鸽,带到耶和华面前为赎愆祭。一只作赎罪祭,一只作燔祭
【利5:8】把这些带到祭司那里,祭司就要先把那赎罪祭献上,从鸟的颈项上揪下头来,只是不可把鸟撕断。
【利5:9】也把些赎罪祭牲的血,弹在坛的旁边,剩下的血要流在坛的脚那里。这是赎罪祭。
【利5:10】他要照例献第二只为燔祭。至于他所犯的罪,祭司要为他赎了,他必蒙赦免
【利5:11】“他的力量若不够献两只斑鸠或是两只雏鸽,就要因所犯的罪带供物来,就是细面伊法十分之一赎罪祭。不可加上油,也不可加上乳香,因为是赎罪祭。
【利5:12】他要把供物带到祭司那里,祭司要取出自己的一把来作为纪念,按献给耶和华火祭的条例,烧在坛上。这是赎罪祭。
【利5:13】至于他在这几件事中所犯的罪,祭司要为他赎了,他必蒙赦免。剩下的面都归与祭司,和素祭一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1-2 05: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火上冰 于 2019-11-2 06:25 编辑

利 第 04 章 至 05 章 13 節
我们看过「馨香」的祭,再来看「赎罪」。赎罪分为两类,就是赎罪祭和赎愆祭。前者分为三等,第一是为「受膏的祭司」和「全会众」献祭,二者的礼仪相同。(比较第四章三至十二节,及十三至廿一节)无论是教会(或译作召会)的代表,或教会本身,罪的结果都一样,二者都牵涉三件事: 神在教会中的住处,教会的敬拜,个人的良心。这三件事都倚靠血,故此,在第一等的赎罪祭中,有三样东西要用血的。「在耶和华面前,对着圣所的慢子,弹血七次。」(第四章十七节)这要保障耶和华与百姓的关系,耶和华也住在百姓中间。我们再看:「又要把些血抹在会幕内,耶和华面前香坛的四角上。」(第四章七节上)这要保障教会的敬拜。血涂在「金坛」上,要保存敬拜的真基础,火焰和馨香之气可以不断的上升。最后,「再把公牛所有的血,例在会幕门口,燔祭坛的脚那里。」(第四章七节下)我们看见个人良心的要求,得到圆满的答案,因为铜坛是个人近前来、 神与罪人相会的地方。
其余的两等,是为「官长」和「庶民」的,要解决个人良心的问题;所以,只有一样东西要用血的。所有的血倒在「燔祭坛的脚那里」。(比较第四章七节和廿五及卅节) 读者若渴望仔细认识这奇妙的预表〔注九〕,就要特别留心这一切的安排,考查其神圣精密。

个人的罪,不会伸延,超过个人良心的范围。「官长」或「庶民」的罪,不能趋近
「香坛」——祭司敬拜之地,它不能靠近「圣所的幔子」——「 神住在百姓中神圣的范围。这样的查究是好的。我们不可在祭司敬拜的地方,或在教会中,提出一个个人罪行和失败的问题,必须循个人的途径解决。人多犯此错。他们来到教会中,或来到祭司敬拜的明显地方,自己的良心污秽了,就拖累整个教会,损害敬拜。这种情况要小心查察防范。我们要谨慎而行,好叫我们的良心常在光明中。可惜!当我们失败,就寻求很多途径。让我们寻求 神,  神就解决我们个人的失败。我们的良心清洁完全,就能有真正的敬拜,而教会真正的地位也得到保持。

上面已经详谈三等的赎罪祭,要来仔细查考第一等所揭示的原则。我们如此看,可对各方面的原则,有合宜的概念。在进行比较之前,读者请先注意第四章二节的要点。这节经文含有:「人若在无知中犯罪」之意。这要表达一点极有福的真理,是与主耶稣基督的赎罪有关。我们默想赎罪,看见它是远超过良心要求的,纵使良心已经有极纯净的情感。我们有特权,看见  神的圣洁、公义、威荣,全然得满足。  神居所的圣洁和神与百姓关系的根据,永不受人良心的标准限制,无论其标准有多高的。人的良心会忽略很多事情——很多事情会逃离人的知觉一人心会看很多事情是对的,但 神不能容忍这些事情,结果,人到  神面前的路、人与   神的关系、人向    神的敬拜,全都受阻了。若然基督对罪的救赎只限于人的理解范围,我们为何感到缺少平安的真实根据。我们要知道,罪已经按 神的衡量标准赎去了——祂宝座的要求已经完全满足了——罪在祂坚定圣洁的光中,已经受到神圣的审判。这真叫人得着平安。完全的救赎已经为信徒备妥, 赎他们脱离无知的罪。基督的牺牲奠下信徒与  神的关系和相交的基础,这都是因着神对祂牺牲的要求和衡量估计。

基督的牺牲实在有不可言喻的价值。人若不紧握这救赎的特点,就不能有平安,对基督作为的范围和丰富,并祂作为所建立的关系,也不会有合宜的认识。 神知道一切的需要,叫人在祂面前没有半点疑惑;十字架已经充充足足的供应一切所需的。依照 神的意念,罪若不按理处置, 神与人的相交是完全不可能的。虽然人的良心会满意,但是问题仍在。 神已经满意吗?这问题若得不着肯定的答案,相交是永不能存在的。〔注十〕意念会常压在心头,生活片段也明明显示,这一切圣洁的 神不能容忍。是的,我们会「误犯」错事,但这事会常在 神面前,因祂知道一切。故此,人不断有恐惧、疑惑、焦虑。这一切都由 神解决,因为罪已经赎了;赎罪不是根据我们的「误犯」,乃是根据 神的知识。这确据叫人心和良心大得安息。  神一切的要求,已经全由祂的作为满足了。祂亲自作供应,所以,信徒的良心在圣经和圣灵的教导下更能精炼,在神圣的感动下,认识一切合宜留在圣所的道德,醒觉每件不宜在 神面前的事。他会更全面、更清楚、更深切体会赎罪祭的无限价值。这祭不但远超过人良心的极限,而且完完全全的满足一切 神圣洁的要求。

人「误犯」罪的事实,有力的证明人对罪无能为力。人怎能对付人所无知的呢?人怎能处置他良心从不晓得的呢?不可能。人对罪无知,证明人无能除掉罪。人若有不知道的,他能作什么呢?没有。他既无知,也无能为力,一切就不能了。「误犯」的罪, 清楚表明人对必须解决的每样罪,是没有确实的概念;人从来没有回答那些更高的要求。人在这等基础上,不能有平安。人常有痛苦忧虑,恐怕事情背后有错失。人的心若没有圣经见证的引导,就不能享受心中的安息,也不知道神圣公义的不变要求已经解答了。那么,他心里必会侷促不安,而这些不安的情绪,会阻碍他的敬拜、交通、见证。我若对解决罪的事心感不安,就不能敬拜,无论与神或与人,也不能享受交通。对于为基督作智慧、有力的见证人,就更不消说了。在我们能「用心灵和诚实拜祂」之前,我们的心必须在 神面前安息,有完全赦罪的确据。良心上若有罪咎,心中就必有恐惧。只有一个充满恐惧的心,并不是一个快乐的心,也不是一个敬拜的心。惟有基督的血能叫人心充满甘甜和圣洁的安息,而从这样的心,真正和可悦纳的敬拜才能达到父 神面前。至于我们与 神的百姓相交,并我们在人面前事奉和作见证,这个原则也有效。一切的安息必须根据确实的平安,这平安根据一个完全蒙洁净的良心;一个完全蒙洁净的良心根据我们一切的罪已经完全蒙赦免,无论是知识上的罪,或是误犯的罪。

我们前来比较赎罪祭和燔祭,看看基督两方面显着的区别。观点不同,基督却是一位。每个祭的祭牲都「没有残疾」,这是容易了解的。无论我们从那一种观点看,主耶稣基督是那位纯洁、无瑕疵、圣洁、完全的主。是的,祂曾在丰富的恩典中屈尊。作祂百姓的背罪者。但祂是完全、无瑕疵的基督。祂落在极深的羞辱中,仍然完全无罪恶, 使祂本体的荣耀受玷污。我们可称颂的主有祂本体的威荣、无瑕疵的纯洁、属 神的荣耀,这一切都显在赎罪祭中,如同显在燔祭中一样。无论祂站在什么地位上、任职什么岗位、作什么工作、占坐什么位置,祂本体的荣耀都能照耀出来,显出一切神圣的光芒。

无论在属祭或在赎罪祭,基督同一的真理都能清楚的看见。不但在献祭是「没有瑕疵」的,而且在「赎罪祭的条例」上,也清楚的看见。「赎罪祭的条例乃是这样,要在耶和华面前宰燔祭牲的地方,宰赎罪祭牲,这是至圣的。」(利六:25)二祭的预表,都指着同一伟大的真体,纵使二条表明祂两方面显着不同的作为。在燔祭中,基督满足神圣情感的要求;在赎罪祭中,基督满足人深切的需要。那个表明祂是 神旨意的完成者, 这个表明祂是人的背罪者。于前者,我们看见祭牲的宝贵;于后者,我们看见罪的可恶。这些就是二祭主要的区别。我们仔细查看,就能看出这点真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1-2 07: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火上冰 于 2019-11-2 07:05 编辑

【随想-非书籍节选】
转发整理转换的过程中,在认真阅读麦钦陶(马金多)弟兄的五经略解的利未记,内心充满了感恩,也有一点点知道了为什么这本书被许多先在主里的老传道,那些为主忠心一生的弟兄们喜欢的原因。女儿一直让我读她读过的一本讲乔治慕勒生平的书,乔治慕勒少年时也是一个问题少年,一生却因为与福音相遇,他的一生也只传讲和做了这一件事情,就是见证主耶稣基督的福音,这本1926年出版的中文属灵书籍提到慕勒把五经略解放在自己阅读圣经以外的书籍的位置。我也想起几年前开始阅读创世纪的时候,那一种呼召人要离开现在的情景,努力“上山”的力量。

繁体版对于church是使用召会这一个中文词在表达教会的概念。一个表达的是教,一个表达的是召,如果从每一个基督徒来到基督的学校,这一个有次序秩序,在基督里互为肢体以基督做头的属灵的团体,那为首的无比的基督,是主基督耶稣,绝对不是任何对上帝,对基督,对自己有错误认识的人和团体。那些在教会中要为首,却不以非被造的基督作首的,必然落入失败和被人摒弃的结局。这是上个世纪,那一些同样阅读这本五经略解,把预表解经扩大到错解谬解圣经的鉴诫和教训。离开了元首耶稣基督,失去了真理的根基,这样的个人和群体,必然成为异端,因为异端不与基督的身体相连。历史上还有许多的蒙召跟随主作主门徒的弟兄们。多年前,听到一个莫拉维亚弟兄会的弟兄,为那些做奴隶的人祷告,最后的结果是把自己自愿为主的缘故卖身为奴,为要福音得着奴隶。读到这样的见证,虽未曾真实考证,但我知道一定有宝贵的弟兄姐妹有这样的心志忠心为主摆上,如同爱我我也所爱的我的主耶稣基督的行径。一个人的人生都是很宝贵的,我们看别人的人生或以为艰难或者容易的事情,当我们换位思考的时候就知道一个人一辈子对于福音就只能做一件事。教会的弟兄姐妹是来到一个基督的学校,从耶稣基督的使徒那里,传承基督的学校里受教。这样的一个群体,也是一个蒙召的团体,从教和召的意义来看,希腊语原词的字义会更加清楚。上帝永远的旨意是在基督里得着那一群蒙召进入神儿子荣耀的人,这是预定论最合宜的表达。

人的完全败坏,郁金香TULIP五点之中的T,说明了亚当的后裔在上帝的审判和人受造的本意的标准跟前,最真实的光景。一个我所知道,主更知道的浪子,在主日主所设的桌子跟前,这样祷告: 主啊!我感谢你,赞美你。我想不到罪人死在罪恶过犯中的时候,处在怎样绝望无助败坏,离弃上帝,背离上帝的光景,我想不到蒙恩的人所蒙的爱是何等的长阔高深,来到这长 阔 高 深的大爱面前,我想不到什么词语来表达自己的感激的心情,唯有把我的心举起来,我们把我们的心举起来,敬拜我们的主,亲近我们的主,主啊!愿你得着一切配得的荣耀,一切的权柄尊荣,颂赞,能力都归给你,因为你配得,配得一切得赞美,这样的祷告是奉靠主耶稣基督荣耀的名。

海登堡要理问答其一:
How many things are necessary for you to know, that you in this comfort may live and die happily?
Answer: Three; the first, how great my sins and misery are; the second, how I am delivered from all my sins and misery; the third, how I am to be thankful to God for such deliverance.

【弗2:1】你们死在过犯罪恶之中,他叫你们活过来。
【弗2:2】那时,你们在其中行事为人,随从今世的风俗,顺服空中掌权者的首领,就是现今在悖逆之子心中运行的邪灵。
【弗2:3】我们从前也都在他们中间,放纵肉体的私欲,随着肉体和心中所喜好的去行,本为可怒之子,和别人一样。
【弗2:4】然而 神既有丰富的怜悯,因他爱我们的大爱,
【弗2:5】当我们死在过犯中的时候,便叫我们与基督一同活过来(你们得救是本乎恩)。
【弗2:6】他又叫我们与基督耶稣一同复活,一同坐在天上,
【弗2:7】要将他极丰富的恩典,就是他在基督耶稣里向我们所施的恩慈,显明给后来的世代看。
【弗2:8】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这并不是出于自己,乃是 神所赐的;
【弗2:10】我们原是他的工作,在基督耶稣里造成的,为要叫我们行善,就是 神所预备叫我们行的。
【弗2:14】因他使我们和睦(原文作“因他是我们的和睦”),将两下合而为一,拆毁了中间隔断的墙,
【弗2:15】而且以自己的身体废掉冤仇,就是那记在律法上的规条,为要将两下藉着自己造成一个新人,如此便成就了和睦。
【弗2:16】既在十字架上灭了冤仇,便藉这十字架使两下归为一体,与 神和好了,
【弗2:17】并且来传和平的福音给你们远处的人,也给那近处的人。
【弗2:18】因为我们两下藉着他被一个圣灵所感,得以进到父面前。
【弗2:19】这样,你们不再作外人和客旅,是与圣徒同国,是 神家里的人了。
【弗2:20】并且被建造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有基督耶稣自己为房角石,
【弗2:21】各(或作“全”)房靠他联络得合式,渐渐成为主的圣殿。
【弗2:22】你们也靠他同被建造,成为 神藉着圣灵居住的所在。

以弗所书被读圣经的弟兄归纳为: 坐行站。 前三章和4-6章分别讲述什么主题?如果前三章是讲“神学”,后面三章教导我们什么呢?
【弗3:14】因此,我在父面前屈膝,
【弗3:15】(天上地上的各(或作“全”)家都是从他得名),
【弗3:16】求他按着他丰盛的荣耀,藉着他的灵,叫你们心里的力量刚强起来。
【弗3:17】使基督因你们的信,住在你们心里,叫你们的爱心有根有基,
【弗3:18】能以和众圣徒一同明白基督的爱是何等长阔高深;
【弗3:19】并知道这爱是过于人所能测度的,便叫 神一切所充满的,充满了你们。
【弗3:20】 神能照着运行在我们心里的大力,充充足足地成就一切,超过我们所求所想的。
【弗3:21】但愿他在教会中,并在基督耶稣里,得着荣耀,直到世世代代,永永远远。阿们!

【弗4:1】我为主被囚的劝你们:既然蒙召,行事为人就当与蒙召的恩相称。
【弗4:2】凡事谦虚、温柔、忍耐,用爱心互相宽容,
【弗4:3】用和平彼此联络,竭力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
【弗4:4】身体只有一个,圣灵只有一个,正如你们蒙召,同有一个指望;
【弗4:5】一主,一信,一洗,
【弗4:6】一 神,就是众人的父,超乎众人之上,贯乎众人之中,也住在众人之内。
【弗4:13】直等到我们众人在真道上同归于一,认识 神的儿子,得以长大成人,满有基督长成的身量,
【弗4:14】使我们不再作小孩子,中了人的诡计和欺骗的法术,被一切异教之风摇动,飘来飘去,就随从各样的异端。
【弗4:15】惟用爱心说诚实话,凡事长进,连于元首基督。
【弗4:16】全身都靠他联络得合式,百节各按各职,照着各体的功用彼此相助,便叫身体渐渐增长,在爱中建立自己。

神的旨意,神的心意,神要得着的一群人,在教会中要做的事情,很清晰,只是许许多多的弟兄姐妹只有被主自己点亮才能够看到。主啊!愿你得荣耀,如同得着福音未传到中国的时候,在历代圣徒身上得荣耀一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1-2 17: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火上冰 于 2019-11-3 16:29 编辑

首先,我们看燔祭时,指出了燔祭是甘心祭。「他的供物若以牛为燔祭,就要在会幕门口献一只没有残疾的公牛,可以在耶和华面前蒙悦纳。」(利一:3)〔注十一〕但
「甘心」这个词,在赎罪祭中没有出现。这点正是我们所预料的。在燔祭中,圣灵保守当中启示的目标,就是甘心祭。基督的食物就是遵行 神的旨意,不问原由。祂从来没有过问杯中的分,只从父 神接过杯来。父  神允许的,祂已经满意。燔祭正是这样的预表主耶稣。但在赎罪祭中,我们看见截然不同的真理。这祭的预表,并非表明基督「甘心」成为 神旨意的完成者,乃是那可怕之「罪」的背罪者,而且忍受一切罪可怕的后果,最可怕的,是 神掩面不看祂。故此,在赎罪祭中,「甘心」这词不能协调圣灵启示的目标。在这祭的预表中,「甘心」是完全没有地位的,而在燔条中,却有神圣地位。
「甘心」的出现与否,都同样的神圣;二者同样表明利末记的预表是完全、神圣的划分。

我们从上段所看见的正好解释主曾说过的两句话。祂曾说:「我父所给我的那杯, 我岂可不喝呢?」又说:「我父啊,倘若可行,求你叫这杯离开我。」(约十八:11;太廿六:39)前者是完全履行那关乎祂一生的话:「        神啊,我来了为要照你的旨意行。」这是基督献上作燔祭的说话。另一方面,后者是基督默想自己将如赎罪祭献上时说的。我们继续看,就知道祂在赎罪祭中的地位和这地位对祂的影响。但这二祭的整个教训, 很有意思,充满教训意义。燔祭既然表明基督的心已经完全准备,为完成神的旨意献上祂自己;赎罪祭就是表明祂已经完全承担人罪的后果,进到人最远离        神的地方。基督乐意遵行   神的旨意,基督曾一次离开父        神脸上的荣光。没有一个祭能单独预表祂这两方面。我们先要有一个预表,叫我们知道祂是那位乐意遵行父        神旨意的;然后, 我们要有另一个预表,叫我们知道祂是那位因背罪而暂离圣洁性情的。称谢我们的 神, 祂为我们预备了这二祭。燔祭完成其一,赎罪祭完成其二。我们愈全面认识基督奉献给神的心,就能愈全面的体会祂对罪的憎恨;能愈全面的体会基督对罪的憎恨,就能愈全面的认识祂奉献给        神的心。此消彼长,这边厢用「甘心」一词,那边厢不用,二者各有其特定的含意。

有人会问:「基督为赎罪献上自己,岂不是遵行 神的旨意呢?既然是,怎会有退缩不遵行 神旨意的呢?」 神的「定旨先见」是基督要受苦,这是肯定的;再者,基督也乐意遵行 神的旨意。但我们如何看这句话:「倘若可行,求你叫这杯离开我」呢? 这岂不是基督的心声吗?而呼求者的心声岂是没有预表的吗?毫无疑问。若果主耶稣这句话没有预表来表明,那些摩西的约中之预表,就有很大的空隙。燔祭并不这般反映基督,其中也没有相近的描述。惟有赎罪祭恰当的预表主耶稣在极度困苦中,说出那句话, 因为我们发觉惟有在这种情况中,才能叫祂无瑕疵的心灵说出这句话。十字架可怕的影子、羞辱、咒诅,并它将要遮盖了 神脸上的荣光,都临到祂的心灵,叫祂不能不呼求:

「倘若可行,求你叫这怀离开我。」但祂说了这句话后,立刻表明祂的顺服说:「只要照你的意思。」何等的苦「杯」,竟叫主完全顺服的心说:「求你叫这杯离开我!」何等顺服的心,竟在极苦的杯将临时说:「只要照你的意思!」

我们要来看一个作代表的动作——「按手」。这动作在燔祭和赎罪祭也有。于前者, 按手表明献祭者和无瑕疵的供物联合;于后者,按手表明献祭者的罪归到供物的头上。这是预表,我们看见真体,就能学到一个安慰人心和叫人得造就的真理。人若更清楚认识和全面经历这个真理,他的心会享受更大的平安。

按手的动作有什么教训呢?教训是:基督「替我们成为罪,好叫我们在他里面成为神的义。」(林后五:21)基督代替我们的地位并承受一切的后果,好叫我们可以得着祂的地位并其一切美果。基督在十字架上被治罪,好叫我们在无限圣洁前得称为义。基督被逐离  神面前,因为罪全归到祂头上;我们蒙悦纳进入  神的家和   神的怀里,因为有完全的义归给了我们。基督要忍受  神掩面不看,好叫我们可支取   神脸上的荣光。基督要经过三小时的黑暗,好叫我们可行在永远的光中。基督片刻被 神离弃,好叫我们可永享 神的同在。一切要临到我们这些败坏罪人身上的,都归到基督的头上,好叫一切赐给基督这救赎完成者的,都赐给我们了。基督被挂在咒诅的木头上,一切仇敌都敌挡祂,好叫我们不受任何攻击。基督与我们在死亡和审判中联合,好叫我们与祂在生命和义上联合。基督喝了忿怒的杯——震颤的杯,好叫我们喝救恩的杯——无限福分的杯。基督按我们应得的惩罚被治,好叫我们按他应得的赏赐得福。

这就是按手动作所表明奇妙的真理。敬拜者按手在燔祭牲的头上时,问题已经不是敬拜者如何、或他配什么,乃完全是祭牲在耶和华的判断中如何。祭牲若没有瑕疵,献祭者也就没有瑕疵;祭性若蒙悦纳,献祭者也蒙悦纳。献祭者与祭牲完全联合。在 神眼中,按手的动作使二者合一。 神通过祭牲看献祭者,这是燔祭的情况。但在赎罪祭中,献祭者按手在赎罪祭牲的头上时,问题乃是献祭者的光景,并他的地位。祭牲按献祭者应得的惩罚被治,祭牲与献祭者完全联合。在 神的判断中,按手的动作使二者合一。献祭者的罪在赎罪祭中对付了。这是极大的区别。虽然二者都是按手的动作,而二者都是表明联合,但是二者的结果相异其趣。那义的被治为不义,那不义的蒙悦纳为义。

「因基督也曾一次为罪受苦,就是义的代替不义的,为要引我们到 神面前。」(彼前三:18)就是这教训了。我们的罪使基督被钉十字架,但基督带我们进到神面前。基督根据祂完全的作为,带我们进到 神面前,我们在祂完全的悦纳里;祂从死里复活,除掉了我们的罪。基督背负我们的罪,远离 神的圣所,好使祂能带我们近前来,凭着信心进入至圣所,因为我们的良心已蒙祂宝贵的血洗涤一切罪痕。
我们愈细心比较燔祭和赎罪祭,就能更清楚的体会上述的真理,明白二祭中的按手及其结果。

在本书第一章中,我们留意到「亚伦的子孙」在燔祭出现,而不是在赎罪祭。他们是祭司,有特权站在坛旁,观看蒙悦纳之祭火,上腾到主面前。但在赎罪祭中,首先是审判罪严肃的问题,而不是祭司的敬拜或称颂,因此,亚伦的子孙没有出现。赎罪祭的真体是我们这些悔改的罪人与基督的关系,而燔祭的真体是我们作敬拜的祭司,穿上救恩的袍子仰望基督。

再者,读者要留意,燔祭的皮要「剥」去,而赎罪祭不要。燔祭要「切成块子」, 而赎罪祭不要。燔祭的「脏腑与腿」要「用水洗」,而赎罪祭完全省去这过程。最后, 燔祭烧在坛上,而赎罪祭烧在营外。这些重要的区别,是二祭的特点。我们知道每句 神的话,都有其独特意恩。每位聪敏、细心的研读圣经的人,都留意到上述的区别。他既留意到这些要点,就去查考其真正含意。对这含意无知,是会有的,但冷淡不理的态度, 是不应有的。每一段圣经的记载,尤其是摆在我们面前丰富的经文,我们若忽略一点, 就会侮辱这位神圣的作者,我们的心灵也得不着益处。对于每一小节经文,我们若不赞叹 神智慧的安排,就只好承认自己的无知。人冷淡不理,忽略这些经文,暗示人看圣灵写下一些多余的记载,不值得费煞思量。这种想法并不是一个心意正确的基督徒的想法。圣灵若在写下赎罪祭的条例时,省略上述的礼仪——燔祭中的重要礼仪,其中必有充分理由,并且有重要意义。我们要体会这些用意。

神在每样献祭中,都有祂特别的设计。赎罪祭宣布基督的作为,祂在审判上取代我们的地位。故此,我们不能在「剥」的预表动作中,寻求祂赎罪的作为。我们也不能在「切成块子」的动作中,无论在整体上或在极细微的特征上,看见祂赎罪作为的显明。我们更不能在「脏腑与腿要用水洗」的意义中,看见祂个人、实际、本质上彰显赎罪的作为。

这一切都是我们可称颂主作燔祭预表,因为我们在其中看见祂亲自献在耶和华的眼前,满足耶和华的心意,牺牲在耶和华的坛上。这一切都不关乎归罪、忿怒、审判的问题。相反,赎罪祭并不是表明基督是谁的重要概念,而是说明什么是罪;不是表明耶稣的宝贵,乃是说明我们有可憎的罪。在燔祭中,基督亲自献给 神,为  神所悦纳;一切已经作成,每一方面都彰显祂是谁。在赎罪祭中,因为 神要审判罪,情况就适得其反。这一切都十分清楚了然,不必花费精神,只自然流露出预表的特性。

虽然赎罪祭主要的目的是预示基督代替我们,而不是基督的本体,但是这预表有一点是表明祂全然为耶和华所悦纳的。请看这段经文的记载:「要把赎罪祭公牛所有的脂油,乃是盖服的脂油,和脏上所有的脂油,并两个腰子,和腰子上的脂油,就是靠腰两旁的脂油,与肝上的网子和腰子,一概取下,与平安祭公牛上所取的一样。祭司要把这些烧在燔祭的坛上。」(第四章八至十节)就是在赎罪祭中,也没有忽略基督本体的威荣。脂油在坛上烧尽,正确的表明 神欣悦基督宝贵的位格。无论祂处分何位,祂也在完全恩典中代替我们。祂替我们成罪,赎罪祭正是 神命定祂替我们成为罪的预表。主耶稣基督, 神所拣选的,  神的圣者,  神纯洁、无瑕疵、永生的儿子成为罪,所以, 赎罪祭的脂油烧在坛上,是那火合宜的材料,要深深的表明属 神的圣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1-2 17: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火上冰 于 2019-11-3 19:05 编辑

单在这点上,我们就看到赎罪祭和燔祭之差异。在后者而言,不但脂油烧在坛上, 而且整只祭牲也焚烧,因为它预表基督,并不关乎背罪的问题。在前者而言,只有脂油烧在坛上,因为它预表基督是背罪者,乃关乎背罪的问题。基督位格的神圣荣耀,从咒诅木头的黑影中照耀出来,因祂愿意为我们钉在木头上。基督钉十字架为要显出神圣的爱。虽然祂可称颂的位格与十字架的羞耻连上了,但是这不能阻止祂的宝贵,如同馨香气味上升到  神的宝座前。故此,我们蒙启示,得见  神掩面不看基督和   神因基督而欣悦的深邃奥秘。这是赎罪祭特别吸引之处。基督本体的荣光从灰暗的加略山照耀出来——祂本体的价值在祂受辱的深处宣布出来—— 神为了证明祂不变的公义和圣洁, 就掩面不看油所喜悦的圣者——这一切在赎罪祭的脂油烧在坛上宣布了。

我们首先看过「这血」完成了什么,其次看见「脂油」完成了什么,现在来看「肉」要完成什么。第四章十一至十二节:「公牛的皮和所有的肉……就是全公牛,要搬到营外洁净之地,倒灰之所,用火烧在柴上。」这动作是赎罪祭主要的特色——与燔祭和平安祭不同。公牛的肉不像燔祭,要烧在坛上;也不像平安祭,要给祭司和敬拜者吃。公牛要全烧在营外。〔注十二〕「凡赎罪祭,若将血带进会幕在圣所赎罪,那肉都不可吃, 必用火焚烧。」(利六:30)「原来牲畜的血,被大祭司带入圣所作赎罪祭,牲畜的身子, 被烧在营外。所以耶稣要用自己的血叫百姓成圣,也就在城门外受苦。」(来十三:11-12)
我们把「这血」与祭牲的「肉」和「身子」相比,就看见真理的两大分支——敬拜和作门徒。这血带进圣所,是敬拜的基础;身子在营外焚烧,是作门徒的根据。我们在和平的良心和自由的心里敬拜之前,必须知道,按照圣经的权威和圣灵的大能,罪的整个问题已经藉着神圣赎罪的血永远解决了——基督的血已经完全洒在耶和华面前—— 神一切的要求,并一切犯罪、败坏罪人的需要,已经永远满足了。这是完全的平安,我们边享受这平安边敬拜 神。当古时的以色列人献了他的赎罪祭,他的良心就能得着安息,因为那祭能给人安息。是的,那只是暂时的安息,因为只有暂时的祭牲之成果。很明显,献祭授予什么安息,献祭者就得什么安息。故此,我们的祭牲是神圣、永远的, 我们的安息也就是神圣、永远的。祭牲的根据也是安息的根据。犹太人没有永蒙洁净的良心,因为他们没有永远有效的祭牲。他们会藉一些途径叫良心得洁净,或一日,或一个月,甚至一年,但是他们不能永得洁净。「但现在基督已经来到,作了将来美事的大祭司,经过那更大更全备的帐幕,不是人手所造也不是属乎这世界的;并且不用山羊和牛犊的血,乃用自己的血,只一次进入圣所,成了永远赎罪的事。若山羊和公牛的血, 并母牛犊的灰,洒在不洁的人身上,尚见叫人成圣,异体洁净;何况基督藉着永远的灵, 将自己无暇无疵献给 神,祂的血岂不更能洗净你们的心,除去你们的死行,使你们事奉那永生 神么?」(来九:11-14)

在这段经文小,我们看见一个清楚明确的教训。山羊和牛犊的血只促成暂时的救赎, 但基督的血取得永远的救赎。前者洁净外在的,后者洁净内在的。那个一时洁净肉体, 这个永远洁净良心。整个问题不在乎献祭者的本性和情况,乃在乎献祭的价值。无论如何,问题不是基督徒是否比犹太人更好,乃是基督的血是否比公牛的血更美。基督的血肯定更美。有多更美的呢?无限的更美。 神的儿子献上自己为祭,是充满祂神圣位格尊责的。公牛的血若能洁净肉体一年, 神儿子的血「岂不更能」永远洁净人的良心? 那个若能除去一些罪,这个岂不更能除去「一切」罪?

当犹太人献上赎罪祭,他的心怎会暂得安息呢?他怎知道他特别为己罪献祭,那罪就得了赦免呢?因为 神曾说:「他必蒙赦免。」对于那罪,他已蒙赦免,他心中的平安是根据以色列  神的见证和祭牲的血。反观,今天信徒凭着以色列  神的见证和「基督的宝血」,得着平安,脱离「一切的罪」。犹太人若犯了罪,又忘记带赎罪祭来,这人「要从民中剪除」。当这人按手在赎罪祭牲头上,祭牲就代替了他,被「剪除」了, 而他因此得自由。祭牲按献祭者应得的刑罚代受了。故此,他若仍认为己罪末蒙赦免, 就是看 神为说谎的,或是看神圣的赎罪祭为无物了。

牛羊的血若能有效,「何况」那些倚靠基督宝血的人,岂不更能得洁净?信徒看基督是那位为他一切的罪受审判的——那位挂在十字架上,承受他一切罪担的——那位亲自担负人罪的。若然罪的整个问题不按无限公义的要求得解决,基督就不能得着今天尊贵的地位。基督在十字架上完全取代了信徒的地位——信徒完全与祂同处一位——信徒的罪全然归于祂。从今以后,信徒罪债一切的问题——罪的思想——他落在审判和震怒下一切的意念,都永远消除了。〔注十三〕在咒诅的木头上,神圣的公义者和无瑕疵的祭性已经解决一切问题。今天信徒与基督一同坐在宝座上,而基督在木头上已经与他同处一位了。公义不能控告信徒,因为公义没有可控告基督的,这是永不改变的事实。若有控告来到信徒面前,基督在十字架上与他同处一位的事实,并基督代替他所作的完全作为,就要进前来作证。倘若一位古时的敬拜者献了赎罪祭,正上路回家,有人控告他的罪(他为了那罪已经献上祭牲,血亦已经洒了),他要怎样回答呢?答案就是:「藉着祭性的血,罪已经涂抹,而且耶和华已经宣布:他必蒙赦免。」祭牲已经为他死了, 他因祭牲而活着。

这是预表,真体是基督。信心仰望基督作赎罪祭,注视祂就是那位显出完全生命, 又把这生命舍在十字架上的,因为罪从今以后都归在那里。此外,信心又注视祂就是那位有神圣、永远生命大能的。祂从坟墓里复活过来,今天赐给一切相信祂名的人祂复活、属 神、永远的生命。罪已成过去,因为那定罪的生命已成过去了。今天取而代之的是, 所有真信徒拥有称义的生命。在基督复活、得胜生命面前,罪的问题永不会再提出来。这就是信徒所拥有的生命,没有别的生命了。一切在这生命以外的,都是死,因为一切在这生命以外的,都在罪的权势下。「人有了 神的儿子就有生命。」(约壹五:12)并且,人有了生命就有义。生命与义是不能分割的,因为基督是义,也是生命。基督在十字架上的受审和死亡既是事实,信徒的义和生命也就是事实。罪归于基督既是事实,义归给信徒也是事实。二者皆真确,若然不是,基督就徒然死了。人得平安,其真正、毋庸争辩的根据是: 神性情对罪的要求已经全然满足了。耶稣的死已经满足一切——永远得到满足。什么证明这事,叫醒悟的良心满足呢?就是复活的伟大事实。复活的基督宣布信徒完全得赎——他从一切要求中释放出来。「耶稣被交给人,是为我们的过犯, 复活是为叫我们称义。」(罗四:25)基督徒不知道己罪已经永成了过去,是侮辱那神圣赎罪祭的血,也否定已经完全献上的事——在耶和华面前弹血七次。

在转离上述重点题目之前,我想诚恳、严肃的呼吁读者,提醒您的心和良心。朋友, 您已蒙引导,安息在这圣洁、愉快的根基上呢?您知道自己罪的问题已经永远除去吗? 您有否凭信心按手在赎罪祭的头上呢?您看见了耶稣救赎的血把己罪洗净,冲进 神赦免的大能江河里吗?神圣的公义者对您有控告吗?您从有罪良心的恐惧中得自由吗? 盼望您在这些问题上有可喜的答案后,才心感满意。每位在基督里的信徒,就算是最弱小的重生婴孩,都有愉快的特权,可在已成就救赎的根基上,享受圆满、永远的赦罪。故此,若有人教导别的道理,就是贬低基督的牺牲,如同「牛羊」的一般。我们若不能明白己罪得赦的道理,那里有福音的美好信息呢?基督徒在赎罪祭的事情上,岂非比犹太人有更美的祭牲么?犹太人有特权,知道己罪藉着每年献上祭牲的血得着洁净。基督徒得不着确据吗?答案是肯定的。既是肯定,就必永远有效,因为他是根据永远的祭牲的。
惟有这才是敬拜的根基。罪除去已经完全确定了,事奉就不是靠自信心,乃是靠一个赞美、感谢、敬拜的心。这根基不会叫人产生一个自满的心,只会叫人产生一个以基督为满足的心。感谢神,这个心一直在被赎的人身上,永远长存。这个心不会引导人起罪来,只会常想起那完全赦罪的恩,并那完全除罪的血。人不能一面注视十字架——看见基督站立的地位——默想祂忍受痛苦的光景——察看那三小时可怕的黑暗,同时,又稍想起罪来。当人在圣灵的大能引导下看见这些情景,必产生两点结果,就是憎恶一切罪和真心爱基督、祂的百姓、并祂的旨意。我们要转过来看看祭牲的「肉」和「身子」如何处置。一如前述,它是关乎作门徒真正的基础的。「就是全公牛,要搬到营外洁净之地,倒灰之所,用火烧在柴上。」(第四章十二节)这行动可从两方面看:首先,表明耶稣取代了我们的地位,就是背罪;其次,表明世人拒绝祂、弃绝祂的地方。我愿意读者留心第二点。

使徒在希伯来书第十三章说明基督「在城门外受苦」。这样的论述,十分实在。「这样,我们也当出到营外就了他去,忍受他所受的凌辱。」(来十三:13)基督的受苦既为我们打开进天堂的路,那么,祂受苦的地方也表明我们在地上要被拒绝。基督的死为我们取得天上的城,而祂死的地方也剥夺我们地上的城。〔注十四〕基督「在城门外受苦」, 祂如此行,为要废止耶路撒冷,不再成为今日属 神作为的中心。地上已没有所谓圣地的了。基督取了受苦者的地位,脱离世上的宗教——它的政治,并一切与它有关的。世界恨恶祂,赶祂出自己的地方。「出到」这词有什么意思?这是句格言,说明人在地上建立宗教。无论形式怎样,那是「营」的—种。人若建立「圣城」,你必须寻求「在城门外」被拒绝的基督。人若建立宗教的营,无论是什么名称,你也必须「出到」营外, 才能寻到被拒绝的基督。盲目的迷信在耶路撒冷的废墟中寻见基督的遗物,而且已经有寻到的。人会着意尊祟基督十字架的遗址和祂的坟墓。血气的贪婪藉助血气的迷信,历代以来一直寻求,狡黠的呼吁人,去尊崇所谓古物圣洁的地址。但我们看启示录属天灯台的亮光,就足叫我们知道,人必须离开这些宗教事情,「出到」营外,才能与被拒绝的基督享受交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奉献支持|约拿的家

GMT+8, 2020-7-13 22:32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