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拿的家』基督徒网络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章节  
经文
查看: 172|回复: 1
收起左侧

底本说(Documentary Theory,文件理论)的错谬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0-28 09: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底本说(Documentary Theory,文件理论)的错谬
很多无神反基的人,拿著一些自由神学家的理论来攻击圣经和基督教,这个“底本说”是他们所最常使用的理论之一。现在先介绍是什么一回事,然后,网上大把反驳的文章:
==================================================   
问题:什么是底本学说?
回答: 简单地讲,底本学说认为圣经的前五部书:创世纪、出埃及记、利未记、民数记和申命记不都出自摩西(死于公元前1451)之笔,而是由摩西之后的不同作者/依从者所写。这个理论建立在摩西五书中对神的不同称呼这一事实上,在语言风格上也可以看出差别。底本学说中的四个字母代表了四位假定的作者:以“耶和华(Jehovah)”称呼神的作者,以“Elohim”称呼神的作者,申命记 (Deuteronomy) 的作者,和利未记 (Leviticus) 的僧侣似的作者。底本学说还讲摩西五书的各部分在公元四世纪时可能是被以斯拉汇编而成。
那么,为什么同一个作者会对神有不同的称呼呢?比如,创世纪第一章用“Elohim(上帝)”,第二章用YHMH。 这样的格式在摩西五书中频繁出现。答案是简单的。摩西对神的称谓有其目的。创世纪第一章,神是上帝,全能的造物主神。创世纪第二章,神是Yahweh (耶和华),创造了人并与人建立关系的亲和的神。这并不代表不同的作者,而是同一位作者使用神的不同称谓来强调神个性的不同侧面。
关于不同的风格,难道我们不该期待作者在写历史(创世纪)、法规(出埃及记、申命记)、祭祀体系中错综复杂的细节(利未记)时用不一样的风格吗?底本学说利用摩西五书中可解说的分歧创造了一个没有现实或历史依据的复杂理论。没有任何关于J,E,D,P的文献。古代犹太和基督教学者从未暗示过有这样文件的存在。 
针对底本学说最有力的证据就是圣经。耶稣在马可福音12:26中说道,“论到死人复活——你们没有念过摩西的书荆棘篇上所载的吗?神对摩西说:‘我是亚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因此,耶稣清楚地说摩西写下了出埃及记的3:1-3中燃烧的荆棘;使徒行传3:22中路加关于申命记18:15的经文注释肯定了摩西是此文的作者。保罗在罗马书10:5谈到摩西在利未记18:5中描述的公义。所以保罗见证摩西就是利未记的作者。那么,我们有耶稣表明摩西是出埃及记的作者,路加(在使徒行传)表明摩西写下了申命记,还有保罗说摩西是利未记的作者。如果底本学说是真的,那么就是耶稣、路加和保罗在说谎或者他们对旧约的理解有误。让我们相信耶稣和圣经的人类作者们吧,不要理会那可笑胡扯的底本学说(提摩太后书3:16-17)。

==================================================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8 09:40 | 显示全部楼层
底本学说的困境和反证
http://31team.org/book/export/html/1799
狄拉德和郎文 (R. B. Dillard & T. Longman III) 指出:

  对于五经作品的问题,过去两百年来,批判法中的底本假说 (从 Eichhorn 开始) 大行其道。其中有一个世纪以上 (自 Wellhausen 的书开始) ,学术界对这方法信心十足,认为是“批判法明确的结果”。令人惊讶的是,到了今天,它只能苟延残喘,因为问题百出,又有其他解决方案提出,同时学术界的努力已经转向。可以预期的是,下个十年中将会有人为此方法提出辩护,不过这些将是不再生效的研究法垂死的挣扎。[15]

貌似严谨的底本说之所以难于维持下去,主要是它的许多依据都很勉强、甚至彼此矛盾。这样,不仅遭到保守派的抗拒,而且在支持底本说的学者之间,也常发生冲突。比如,如何把经文区分为不同的来源,一直无法取得共识;对于这些来源的日期,谁先谁后,也长期争论不休;这显然暴露出底本说的方法论中所包含的人的主观因素,使人们对其科学基础产生怀疑。尤有进者,许多学者怀疑E 是否是独立的来源,这显示传统的底本说已经崩溃。[16]

底本说从一开始就面对著许多无法驳倒、无法逾越的反证。篇幅所限,本书不能详述,只能举例说明。

以对神的不同称谓作为划分不同的资料来源的基础,是不切实际和危险的。首先,有学者指出,在七十士译本中,不一致的译名 (“雅巍”译为“神”,“伊罗兴”译为“主”) ,不下一百八十处;可见马索拉抄本 (Masoretic Text) 在流传名字时,并非十分准确,实不足以成为底本说精细地区分资料来源的依据。[17]

其次,从比较宗教学的观点看,以色列以外的异教国家 (如巴比伦、乌加列、埃及等) 的宗教文学中,都以多个名字称呼同一位神;人们比较熟悉的希腊神祗中,神王宙斯 (Zeus) 又称为科尼安 (Kronion) 和奥林匹奥士 (Olympios) ;雅典娜 (Athena) 又称为柏腊士 (Pallas) ;亚波罗 (Apollo) 又称为霍布斯 (Phoebus) 和琵提乌士 (Pythius) 。这些名字都一一出现在荷马史诗的平行句中,但从来没有人说荷马史诗有不同的资料来源。[18]  为什么五经中对神有不同的称谓就被断言有不同的资料来源呢?

第三,五经中用不同的名字称呼神,是有不同的神学意义的。艾基新 (Gleason L. Archer, Jr.) 认为,从字源角度看,“伊罗兴”是从“有力量的、强壮的、最前端的”字根演化而来,描绘神是创造宇宙的全能者;故此,“伊罗兴”适用于《创世记》第一章,因为该章的主题是创造。另一方面,雅巍是神立约之名,在神参与某种立约行动的时刻才使用;所以,在《创世记》第二章,这个名字频频出现,因为它的主题是描写神在工作之约下,如何恩待亚当和夏娃。[19]  也有学者认为,“谈到史前史、切合智慧文学类的地方,会用伊罗兴;谈到强调特殊启示的地方,常用雅巍。”[20]  姑且不论哪一种看法更合宜,用神的不同名字作为不同资料来源的根据是没有说服力的。

近期对闪族文学形式的研究表明,重复记载是文学中刻意使用的,平行故事是故意采用的文学常规,为要达到某种特定的效果。[21]  底本说却把它们分割成不同的来源。现以创造和洪水的记载为例。

底本说把《创世记》第一章和第二章分别划入P 来源(写于被虏或被虏后期) 和J 来源(写于主前第九世纪) ,认为这两章关于创造的平行记载是彼此冲突的:第一章说人最后被造,而第二章的创造次序则是人 (2: 7) 、植物 (2: 9) 、动物 (2: 19) 和女人 (2: 21 - 25) 。然而,这种观点是很肤浅的。其实,这两章的记载不是冲突的而是互补的。第一章是创造的梗概,第二章则详述人的受造和人生活的环境伊甸园;第一章是年编式的,第二章是论题式的。第二章介绍了亚当与夏娃、伊甸园、分别善恶的树、和神在恩典中与亚当所立的“工作之约”(Covenant of works) ,乃是为第三章的人的堕落作铺垫。古代近东的碑文也展示类似的文学风格:首先简扼地称扬统治者的英勇行为,继而详细记述特别的胜利。[22]所以,《创世记》第二章并不是创造过程的记录,因为神不可能在创造人的居所之前就先造人;同时,一个真正的创造记录也不可能遗漏记述太阳、月亮、星宿、地球和海洋被造过程。[23]  柯钦 (K. A. Kitchen) 尖刻地指出:

经常有学者宣称,《创世记》第一和第二章记载两个不同的创造故事,但事实上,那“两”个记载严谨的互补性质,是显而易见的:《创世记》第一章将人的被造,列在一连串创造的最末了,而且缺少任何详细资料;但在《创世记》第二章,人是兴趣的焦点,关于他和他的背景资料,更具体详尽。二者完全没有互不相容的重复。不能够领悟不同题材 -- 一方面是所有创造的提纲,另一方面是集中人和他当前的环境 -- 的互补性质,实在近乎文盲。[24]

《创世记》第六到第八章关于洪水的记载也颇为类似。底本说把这三章的记载切割为J 和P 两个来源,认为它们彼此矛盾:P 吩咐每类动物各有一对进入方舟,洪水泛滥一百五十天;J 却说“洁净”的动物各有七对进方舟,洪水泛滥仅四十天,等等。其实,不带偏见的读者,很容易辨明这三章记载的和谐、统一性。它的主题是人的堕落、神的惩罚和神的拯救。底本说指出的“矛盾”根本不矛盾。各类动物有一对进入方舟是一般吩咐,而洁净的动物各有七对入方舟则是特别吩咐。这也表明,远在摩西时代之前,动物已有洁净与不洁净的区分了。洪水泛滥四十天是指倾盆大雨四十天:“四十昼夜降大雨在地上”(7:12),“洪水汜滥在地上四十天,水往上涨,把方舟从地上漂起”(7:17);洪水泛滥一百五十天,则指洪水淹没地面的最高点,共持续了一百五十天:“水势浩大,在地上共一百五十天”(7:24)。[25]

底本说的一些学者把达尔文的进化论的思想,或者把近东非以色列国家宗教发展的过程,硬套在在以色列人的宗教信仰上。他们认为,以色列人的宗教信仰不是独一真神的特殊启示的结果,而纯粹是一个自然演进的过程,是一种文化现象。按他们的观点,以色列人的宗教信仰始自拜物教 (fetishism) ,渐次演变为泛鬼灵崇拜 (polydemonism) 、多神崇拜 (polytheism) ,最后达至一神崇拜 (monotheism) 。但是,这种观点与《圣经》的记载完全不符。按照《圣经》,以色列人从一开始就是、而且至今一直坚持独一真神的信仰。为了使自己的观点能站得住,他们竟无端地说,《圣经》中的这些记载是被掳后期祭司学派的人重编古代遗传、加以粉饰的结果![26]  这充分暴露了他们的治学态度:漠视《圣经》经文提供的客观证据,主观地在自己的臆测之上再加臆测。难怪,“饱受威尔浩生理论熏陶”的美国当代考古学泰斗奥伯莱 (W. F. Albright) 在1941年写道:“在我们的心目中,威尔浩生仍然是十九世纪首屈一指的《圣经》学者。但是他的见解已经过时了,他所描绘的以色列早期进化图,实在大大歪曲了史实,”[27]  狄拉德和郎文也说:“今天几乎没有一个人接受威尔浩生的主张,即,在旧约中可以侦测出宗教的进化,从精灵主义,到一神主义,再到独一真神论。当代的批判家很快就可以看出,他采用黑格尔式的假设,因此不值得接纳。”[28]

底本说的有些学者认为,《创世记》中关于亚伯拉罕及其后裔的记载都不可靠,常常与史实不符,甚至彻底否定亚伯拉罕是真实的历史人物;还有学者说亚伦是一个虚构的人物,在出埃及及原始的传说中,毫无地位,等等,不一而足。但是,《圣经》考古学的丰硕成果使底本说学者的这些论断不攻自破。学者爱尔达 (John Elder) 说:

若说考古科学的兴起,解开了历史学家和正统基督教之间的死结,实在不是一种夸张。一点一滴地,一座接着一座的城市,一个接着一个的文明,一种接着一种的文化出土,这些本来只是秘藏于《圣经》中的回忆,透过考古学者的研究,都被置放在古代历史轨迹的正确位置上。[29]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奉献支持|约拿的家

GMT+8, 2019-11-18 22:19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JONAHOME.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