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拿的家』基督徒网络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章节  
经文
查看: 163|回复: 1
收起左侧

基督之死的得胜(弗雷德里克·李海)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9-2 14: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新造的弟兄 于 2019-9-2 15:00 编辑

关于基督胜过撒但,并拯救祂的子民,有一段关键性的经文,见于歌罗西书二章13-15节:

  你们从前在过犯和未受割礼的肉体中死了,神赦免了你们一切过犯,便叫你们与基督一同活过来,又涂抹了在律例上所写攻击我们有碍于我们的字据,把它撤去,钉在十字架上。既将一切执政的掌权的掳来,明显给众人看,就仗着十字架夸胜。

  使徒保罗准确地指出,基督在十字架上的死,打败了“执政掌权的”“执政掌权”这个短语常常在新约中出现,用来指以撒但为首的众恶魔。我们看到基督对付罪的时候,就满足了神对公义的要求,撒但缴械投降,牠的武力被卸除了。

  那些“攻击我们”“字据”或“债条”就是神的律法。西敏小要理问答将罪定义为“任何不遵守或违反神律法的事”(十四问)。在伊甸园中是如此,在现今时代也是如此。罪基本上就是没有律法(无法)(约壹三4)。无法无天的情况触犯了神的属性。那是拒绝神的一切所是,故意违反祂的法则。那是出于魔鬼的,且是听牠使唤的,那是对神的主权公然而直接的挑战。

  结果神“圣洁、公义、良善”(罗七12)的律法就成了人的控诉者。它是控告人的罪的文件,是起诉人的法案。由于罪就是无视于律法因此神的律法是敌视罪的,是罪人的仇敌。神的震怒,祂对罪的无限厌恶,就落在不信的人身上。莫里斯评论说,“我们不应该指望罪会随着时间的消逝而褪色。”传道人若不强调这个事实,就是欺骗他的听众。在神圣洁的律法面前,所有尚未重生的人都是站在绝望的网罗之中。

  撒但曾以控诉者的姿态出现,与大祭司约书亚作对,那时约书亚身上穿着污秽的衣服(见撒迦利亚书第三章)。这种控诉者的说法可能也出现在歌罗西书二章14-15节。显然,在撤除那控制我们的律法(基督已将这律法钉在十字架上了)与卸除我们仇敌武装之间,必然有相关性。撒但使用一个已撤销律法上面的那定人罪的条例,来威吓罪人,胁迫有罪疚感的人。牠如今仍在重施故伎。在面对死亡之际,牠利用对罪人的谴责来恐吓他们。牠是最可怕的勒索者。牠就在罪人的面前,摇晃着道德破产的证据,说,“看见了没有?我不是说过吗?你就是我的囊中之物。”

  使徒保罗用生动的词句,描述基督将定罪的证据拿过来,钉在祂自己的十字架上。也就是说,当祂承担罪所当受的一切刑罚时,祂便解决了罪所带来的律法后果,也满足了祂的圣洁和公义。这种藉着祂代赎的死所造成的满足,顿时使撒但哑口无言、束手无措。如今牠再也无法恐吓神的子民了。

  现在路德可以把墨水瓶丢向魔鬼了!如今,在他的渴望中,他可以对那个用一大串罪名威胁他的魔鬼说,“神儿子耶稣基督的血已洗净我一切罪污了。”路德知道在十字架的真理面前,撒但毫无反击之力。

  那众恶之王露出一脸狰狞。他再也无法伤我们毫发,为什么?因牠的末日到了,一句微小的话就能置牠于死地!

  当基督徒望着十字架时,他可以看到上面钉了两个控诉罪名。一个是对主耶稣的控诉,清楚地展现在那里,另一个是我们的可怕罪名,已经由基督亲自钉在祂的十字架上了。祂不仅救我们脱离罪疚和罪的控制,并且掳获那捆绑我们的黑暗势力,最终要摧毁并且羞辱他们。在世人眼中,各各它山上那个受尽折磨,最后失去生命气息的那一位,只是软弱和失败的缩影。祂的仇敌雀跃不已,以为这个自封为王的耶稣以后再也不会找牠们麻烦了。然而对整个世界而言,这是一个关键时刻,就在那一刻,撒但被赶逐岀去,受到了致命伤,牠率领的大军也落荒而逃。

  布鲁斯在他的《歌罗西书注释》里这样描述:

  祂抓住牠们,控制牠们,解除牠们所依赖的一切武装,用祂大有能力的手高高举牠们的武器,向世界展现牠们的脆弱,和祂坚不可摧的能力……牠们若明白这个真理,那些“世上有权有位的人……就不会把荣耀的主钉在十字架上了”(林前二8)。但是现在他们被打败了,被夺去了王位,原本代表羞辱的十字架变成了得胜者的凯旋战车,祂掳获的仇敌卑屈地被驱赶在祂的座驾前,不得不承认他们的对手确实技高一筹。

对犹太人来说,十字架是一个跌人的绊脚石。他们认为,透过钉十字架的弥赛亚带来救赎的这个观念简直不可思议,虽然先知和诗篇作者早就这样预言了。对世上其余的人来说,若用人类的理性来评估十字架,它简直是荒谬可笑。只有那些被圣灵光照的人,能看到使徒书信中所解释的十字架,能够同加尔文一起说道:

  没有一个法庭如此庄严,没有一个宝座如此华丽,没有一场胜利如此辉煌,没有一辆战车如此耀眼,能及于基督的刑架!祂在上面征服了死亡,魔鬼和死之王子;永远将他们踩在脚下了!

  撒但实际的挫败

  圣经清楚说到,基督和撒但之间的争战尚未结束,我们稍后会再回过来探讨那个持续的战争。我们的经验证实了撒但和牠的党羽非常活跃,千万不可对牠们掉以轻心。最重要的是,我们必须把握一个事实:在加略山上,众应许之母(创三15)得到了应验。就在那里,蛇的头被打碎了,这个狡猾邪恶的仇敌被歼灭了。如今,主耶稣仍一再地强调、重申这个真理,祂宣告撒但被赶逐出去了。加略山的冲突是神的羔羊和撒但之间一场攸关重大、一决生死的战役。

  这个真理需要一再强调,特别是有时我们听到人说,撒但“原则上”已经被打败了,这暗示牠实际的失败尚未来到。没有人会怀疑撒但终将受到全数的惩罚,执行惩罚的时间是在未来,但说牠“原则上”被打败是毫无意义的。一个委员会可以“原则上”决定采取某一个行动,稍后再决定行动的方法和方式。但是我们怎么可能“原则上”赢得一场战争呢?如果一个军队的指挥官向他的上级报告,某场战役已经“原则上”打赢了;可以想象他的长官一定立刻问道,“你究竟是赢了还是输了?”在十字架上,基督赢了,撒但输了,撒但和跟随牠的邪灵都知道这一点。

  莫里斯在《新约里的十字架》一书中说“加略山代表一场危急的争战,和决定性的胜利。在那里,邪恶的势力被击溃了,基督赢得了胜利。这并不是说没有出现零星的抵抗,或颇具规模的反击。清扫的行动仍然继续着,会一直持续到世界的末了。”

  库耶曼以二次世界大战为例,使用诺曼底登陆一个决定性的日子,和大战胜利那一日做比喻,来解释决定性的胜利如何保证了敌人最后的溃败。在某种限度内,这种比喻是有用的,因为基督再来时,仇敌最终会放下了牠的武器。

  另一个有帮助的例证是关于被纳粹占领的国家。有一天,受压制的公民听到解放的消息,溃败的占领军开始四散而逃。一个客观的变化产生了。一个比占领军更强大的势力来到了。胜利的好消息瞬间传遍了全欧洲。希特勒被打败了——不是原则上,而是真正的、实际的败了。四处还是有零星的激烈战役,但早在那一天之前,德国最高指挥部就知道盟军已胜劵在握,长久以来被挟制的人也知道这个事实。

  那也正是与撒但争战的情况。牠被打败了,牠自己心知肚明。“魔鬼知道自己的时候不多”(启十二12),魔鬼麾下的大军也知道(太八29)。基督已率领被囚的出来,这是一次大解放。基督赢了,确实地赢了!这是值得宣扬的大事。
 楼主| 发表于 2019-9-2 14:59 | 显示全部楼层
 仇敌被囚

  除了使徒保罗在写给歌罗西人的书信中那得胜的宣告之外,我们也有主耶稣自己的论述,祂说撒但这个被称为“壮士”的,已经被捆绑了。法利赛人诬告基督是靠鬼王别西卜赶鬼,基督回答说,“我若靠着神的灵赶鬼,这就是神的国临到你们了。人怎能进壮士家里,抢夺他的家具呢?除非先捆住那壮士,才可以抢夺他的家财”(太十二24-29)。

  一个壮汉必定会激烈抵抗任何企图抢夺他财产的人,除非有一个比他更强壮的人制服(捆绑)了他。一旦被捆绑,他就毫无能力阻止别人洗劫他的家。房子可以被洗劫一空,一个一个房间,一件一件家具都被搜刮干净。基督的宣告非常明确。祂不久前才医治一个被鬼附身、又瞎又哑的人(太十二22)。撒但被基督的十字架捆绑起来了。

  那时基督尚未舍下自己的性命,但我们必须记住,赎罪在功能上是回顾性(或追溯性)的,也是展望性的。换句话说,它是跨历史的,同样与堕落后的历史有关。旧约的信徒也和新约的信徒一样,都是被十字架救赎的。后者毫无疑问地对加略山所发生的事有很详细的认识,但在称义方面,他们和旧约信徒所知道的无分轩轾。

  我们在希伯来书九章15节读到,基督的死得以救赎“人在前约之时所犯的罪过”。休斯菲利在他的《希伯来书注释》里如此解释:“这种救赎的功效…不仅延伸到那些在基督降临之后活着的人,并且可以追溯到在基督降临之前、应许尚未应验时,就已经相信这些应许的人……在我们身上应验的,也同时在他们身上应验了。”(来十一39)

  事实上,十字架与人类堕落之后所有历史的关系都是同等的,这个真理意味着撒但一直是被“捆绑”的,只能在神允许的范围内活动(伯一12,二6)。但这并不表示耶稣钉十字架没有改变任何情况。其实这当中有重大的变化:撒但的活动受到进一步的限制,以致牠不得再迷惑列国(启廿3)。牠不能阻挠大使命,也无法阻止福音传遍全地。


  撒但仍然是一个危险的仇敌。一只上了链子的狗行动会受到限制,但在那个范围内牠仍然可能具危险性。圣经说到撒但被“捆绑”,但又说撒但是遍地游行吼叫的饥饿狮子(彼前五8),其实两者并无冲突。整体说来,圣经清楚地指出撒但服在神的大能之下,在十字架的光照下,我们看见:牠是毫无权利的骗子、叛徒、篡夺者。牠的技俩被揭穿之后,就露出了骄傲自大的骗子原貌。

  我们可以从神迹奇事中,清楚看到祂的能力远胜过撒但。包括有关国度临到的兆头(太十二28),以及基督再来时万物复兴的征兆(太十九28),每一个神迹都显明神的能力大过撒但,也都保证将要临到的更新。疾病和死亡乃是这个罪恶世界受到神咒诅的结果。神不仅“斥责”魔鬼(例如太十七18),也“斥责那狂风大浪”(路八24)。不论祂是否在暴风雨中看到撒但的手(约伯曾有过这经验),祂的斥责必然显示祂有权柄控制大自然,以及自然界中充斥的毁灭势力;在人类堕落之前,那些毁灭性的势力是不存在的。因此基督将在每一个领域里,摧毁那导致受造物叹息的敌对势力,这个真理就是祂行的一切神迹所要传达的主要信息。

  我们反思十字架的得胜时,必须记住那后裔(主耶稣基督)和敬虔的后裔(从亚伯拉罕到世界末了之间持续不中断的信徒谱系)之间的关系,这是很重要的。千万不要单独地看基督的得胜,把它与信徒分开。基督自己只是强调一个事实:祂是为神的荣耀和自己的子民赢得了胜利。祂为自己的羊舍命。祂“爱教会,为教会舍己”。

  对基督徒而言,基督的得胜不只是具有学术上的意义。有鉴于圣经强调基督的胜利,而奇怪的是,许多谈论基督救赎的著作,对“得胜”的着墨极为有限、甚至没有。但任何人研究基督的救赎大工时,若不提到祂征服了撒但的事实,就不够完全,而且这种十字架神学是有缺陷的。慕理的《救赎的完成与运用》里有这样的观点:
  
除非我们领会到基督一次并且永远获得的胜利,是胜过了世界的神、空中掌权的王,和在悖逆之子心中运行的邪灵,我们就无法充分了解被赎脱离罪的意义。我们必须把罪与邪恶放大到国度的比例,这国度充满了诡诈、狡猾、欺骗、权势,和撒但及其军团坚持不懈的活动……我们不可能从罪的势力这方面来谈救赎,除非是在救赎已完成的领域里,看到黑暗势力遭到摧毁。


  任何人若看不到或者不去传讲这事实,就是对众应许之母视而不见,忽视了这应许荣耀地应验时的情景与结果。

(节选自作者著《得胜羔羊》P101-111,钟越娜译,改革宗出版社,标题另加。)

from:scnt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奉献支持|约拿的家

GMT+8, 2019-9-23 21:16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JONAHOME.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