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拿的家』基督徒网络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章节  
经文
楼主: 火上冰
收起左侧

向华人改革宗群体开炮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9 18:35 | 显示全部楼层
起初重新回到这个“家”,受不了这里和另一处论坛某些争吵言论。 感觉自己的反应和举动,就像那一个四十岁的摩西的行为。自己的言行也在那以后一直被打磨。

前天,询问我孩子,四十岁的摩西和八十岁的摩西有什么不同。我想八十岁的摩西的谦卑以及他的经历,让我们这些后世服事上帝的人必须思想谦卑的性格和在人面前尊耶和华为圣的性格。这也是主耶稣教导的主祷文的第一句,愿人都尊祂的名为圣。如果背诵主祷文的人都被主建造成为神的全家尽忠的人,那是多么让人喜乐的一幅场景。

在与身边”不可爱“的弟兄姐妹相处和学习去服事有需要的人时候,许多的时候自己的动机很好,但是却没有那一份属天的温柔。许多时候带着自己的情感去服事人,也在把自己当作孩子的年轻人托付给国内的改革宗教会,却发现许多自己不能控制的事情,其中包括国内的教会的光景自己并不很认可,也在许多环境之中经历人的性情,服事上帝的人的性格是走上服事教会的道路上的必修课。也越来越发现,“功夫再高”,负轭,服从主的轭,一定得上套路,得踏踏实实回到自己委身得教会小群体从小处开始做起。也从身边许许多多主早就预备的年长的弟兄姐妹身上开始学习。

许多年了,在许多场合”护教“,也和人争论;越来越认识到和人争执的时候回到敬畏主,等待救主显现的状态之中的艰难,也越来越意识到,必须时刻先回到主里面,时常预备好,等候主的再来,也在许多不合自己职分的场合,必须先审视自己是否是在主所安放的合宜的位置。

过去这一两年,在学习服侍主的过程之中,遇到好几个上帝兴起的环境,让我看到这份道路上的呼召和自己的必修课。在面对“不争气”的亲友的时候,情真意切的着急的希望去改变别人,急躁的言语却会适得其反...... 参加老家三个地方的主日聚会,看到不同情况的教会软弱,“老弱病残”,“弟兄稀少”,“姐妹站讲台”,“未成年人免进”.......看到了许许多多的问题。也参加了家乡教会早晨五点钟的晨祷;看到被拆掉十字架的建筑和靠着祷告仍然存在的十字架的建筑;也看到许多不识字的老姐妹聚在一起为教会祷告和读圣经的学习感人的场景。

环境不一样,人的处境,心境和主的带领必然事不一样的。

作为一个有心于善工的小子,当自己把自己更多的交在主的手中的时候,眼界和想法一定会改变的。这些经历可能只有经历过才能体会。我很感恩,在网络上,与人“吵架”的经历很难受,不过上主也藉着这些经历让我学自己要学的功课。主有善良纯全可喜悦的旨意。

在家乡的时候,听一个弟兄在讲台上讲基甸的信息;我们所处的世代何尝不在呼唤上帝兴起基甸一样的勇士呢? 下一代的处境何尝不像埃及或福音书时的处境呢? 家乡的弟兄姐妹群体,读书少的群体占大多数,在每一处聚会,能够不看人,只瞩目主耶稣基督,总是能让我学到未曾学过的功课,也越来越体会到在家乡持守纯正信仰的艰难。

上帝的工作四处都看得到,也看得到许多爱主的弟兄姐妹的爱心,也很受激励。越发感受到,“看人比自己强”是需要支取更多主的恩典。 服事主的许多体会,和在环境之中,在难处之中恒切祷告,信靠主的带领的经历,更多的只剩下不断加增感恩的心。

我的潜意识告诉我,或许我这一生会成为一个归正神学装备的服事上帝的人,但是可能也会是一个抨击只有理论自高的人最严厉的人,因为我不希望自己成为那样的人。

接触改革宗神学的起点是接触“教会纪律”的书籍,但是正是读教会纪律相关合乎真理的归正神学的书籍,使我更加认同“唯独改革宗”的弟兄很容易落入一条理性理学为主导的陷阱,不过我也不需要瞎操心,上帝会使用驴子去拦阻巴兰,当然也会使用各种方式拦阻那些属于主的人持续在弯路里出不来。

所以,向“华人改革宗”群体的炮火不会停息。 很认同正在读的Jay Adams的一本书中关于教会纪律的教导,教会是一个教导,见证有次序的群体(纪律,管教的词根是去学习,基督徒学习的对象只有基督),这个群体健康的时候,不需要那些人头脑中的“纪律”去“归正"的。而我们所处的每一处教会之中,都需要装饰教会,建造教会的器皿,正如圣经所讲:

26要用水藉着道把教会洗净,成为圣洁,27可以献给自己,作个荣耀的教会,毫无玷污、皱纹等类的病,乃是圣洁没有瑕疵的。

走上这条路,也是”身不由己“。只是不是按照自己的时间,而是上帝自己在安排一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0-29 20: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新造的弟兄 于 2019-10-29 20:35 编辑
火上冰 发表于 2019-10-29 18:35
起初重新回到这个“家”,受不了这里和另一处论坛某些争吵言论。 感觉自己的反应和举动,就像那一个四十岁 ...

教会生活,圣徒相通、团契、彼此造就、切实相交、相爱、担当等等太重要了,要行道吗?那就去教会、团契操练吧,敞开自己那颗封闭的心,感谢主,这是现在的我。
满脑子教条,唯我独尊,没有聚会,到哪都感觉这不对、那不对。。感谢主,其实最不对的就是我(曾今)呐!!


弟兄所讲的“唯独改革宗”,估计就是这种状态吧!这是完全的伪改,反改,固步自封,骄傲自大,所持守的是什么,都不清楚。


我们当然要学习、效法基督!!
然而,我们从小所熏陶、耳濡目染的文化背景、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这一切成为了我们对信仰、经文理解的前提,

你认识主一定会读圣经,或者有人先给你传福音,
当你开始读经,就已经开始解经,是你自己的解经靠谱,还是历代圣徒的解经靠谱呢?
若是别人传福音给你,那传福音者的神学观一定影响你所领受信仰和对圣经经文的理解。

唯独恩典,还是神人合作的得救观呢?

圣约、救赎历史、在三位一体的框架内(以基督为中心的解经)、原罪、本罪、三位一体,基督神人二性一位格,道成肉身,因信称义,福音与律法、恩典与律法推到后面拣选(前、后)、预定、护理、神的主权、人的责任等等。
这些都不仅仅是人头脑中的想法--所谓人的东西。。照这样说,你找不到不是人的东西,圣经也是要人写成的呐,难道就不是上帝的道吗?神学当然不能和这个比,这是比较极端例子。只能说合不合圣经。
这些东西一点也不影响我跟随基督学习祂的话、效法祂自己。你只要还活在世上,这些对你来说,你不可能完全真空状态的客观,但圣经教导:“慎思明辨”!

慎思明辨的根基唯独圣经、正确的解经,还是这个原则。

我所领受的改革宗神学,他不是绝对正确,更不是坐在高位上,拿个大铁锤----"BANG,BANG,BANG“某某某,异端下地狱。。。。
除非根据圣经指出对方的确是异端,然而审判的权柄仍然是属于上帝,照圣经原则,2、3次劝勉不听,这样的人离开他或逐出教会即可。

它是符合圣经,经过历世历代主流牧者、神学家、传道者们的检验在检验,并且始终以圣经为依归的神学体系。(其实你是知道的,你一定都了解过,就当我自己整理一下吧)

主内共勉!
愿主祝福,祂在你里面的托付,真理是越辩越明的,起初不清楚的,过程之中的学习,慢慢就被圣灵开启,随着时日的延长,你会发现末后的喜乐比目前的苦楚要大,一定超过77倍有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0-29 20:41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改革宗神学以来。感觉改革宗神学,一方面有菁华,另一方面又感到有缺憾(比如傅瑞姆的批判)。大概三七开,七赞三缺憾。我一直比较赞赏英国改革宗运动,亦清教徒运动。英国清教运动不局限于长老会,也兴于圣公会、公理宗、浸信会。现在具有清教徒敬虔精神的人少。清教徒与改革宗不是一个同心圆,而是相交的两个圆。

按爱德华兹一类的意见。真知识与神圣情感是密不可分的。缺失神圣情感的人,实际不拥有真知识。如情感污秽,就是被捆绑的记号了。因为知晓真理的,真理必叫他得以自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0-29 21:0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新造的弟兄 于 2019-10-29 21:06 编辑

清教徒的信仰实践,改革宗的神学,
长老制的教会(我们的教会是这个治理体制)

感谢主,努力成长中。


三角形、金三角。。建筑学最稳定的结构。

三视角(约翰·弗瑞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30 05:19 约拿的家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火上冰 于 2019-10-30 05:20 编辑

教会历史之中,上帝在各处各方兴起过许多仆人,圣灵也感动人带来过许多次的复兴。许多人读教会历史,把自己“拔苗助长”,拔高到继承属灵传承的位置上。那些受弟兄会影响的群体,讲得胜者以为自己才是正统的人,整天把一些历史上上帝使用的人的名字,名言挂在嘴边上,这样的事情很常见。同样的,在接触不同教导的人中间,也有同样的现象,在接受改革宗神学体系的群体之中,把弟兄会运动的复兴替换成清教徒,把某某弟兄的名字,名言替换成了某某牧师,某某博士,某某神学家……在任何传承基督徒见证和正确认信的群体之中,个人遇到救恩与初信造就,受教导,传帮带,这些训练,耳濡目染是必不可少的,也是靠人理论知识,理性思辨替代不了的。


许多年前,和一位受过严格神学训练的牧者聊天的时候,他指出,许多群体认为只有自己这里才有真理,只有自己才是正统,只有那些离弃真理的群体才会如此。带着这样的思考,回想身边许多人包括很多时期的自己,遇到的明显的异端,异教或者邪教群体,那种自高自大的果子和品性就是那种拔高自己,自高自大的秉性。这几年在网络上,也接触了许多情绪狂热的人,有的落入灵恩运动的迷惑,发热心却不是基于真知识,有的落入邪教一样的自高错谬之中,有的落入上帝对魔鬼的审判之中……


过去的年日,很感恩,我遇到过许多在当代有“名”的传道人,牧者,也曾经被某些把读书当做讲道的有牧师头衔的人口中的知识吸引,但是那些活出谦卑和上帝的仆人性格的牧者传道更加能够影响我这个刚硬的人。


最近在网络上看了一些传道人牧师回忆吴勇长老的访谈,印象和回味最深的是他们口中提到的,吴勇长老口中的《主工人的性格》,这样的影响对他们的服事很大。他们的回忆也使我思想起曾经囫囵吞枣般读过的倪柝声弟兄的《主工人的性格》和《教会的正统》。像许多中国传统的教会一样,秉承地方教会教会论的群体许多弟兄姐妹对神学没有好感,不知道这样的现象是不是跟上个世纪三十年代的属灵风气和“不信派的神学”有关。或许我们这些当代蒙召的人所经历的,以往的那些弟兄们早就经历过了。


许多年前,见过一个名牧,就是最近几天仍然在听他的讲道,很受帮助。这是一个持守改革宗神学的牧者,那次他传讲的信息我不陌生,因为讲道的内容我在倪柝声弟兄的书中也读过。对讲道内容的记忆没有聚会散场的一个小细节的印象深。那次聚会结束,这位牧者站到了大厅的出口,走到跟前才发现这位弟兄个头很矮,和蔼的和每一个要出门的弟兄姐妹握手,握手的瞬间感到他的手很温暖。那是我初信的时候亲眼见过的康来昌牧师。他的微信公众号“怜之道”也是我最喜欢的聆听讲道的来源之一。


又是许多年前,一位年纪非常大的现在仍然健在的老弟兄来我所在的聚会,传讲操练敬虔的信息,讲良心,讲基督徒最基本的教导,在一次出席教会祷告会遇到过他去祷告会。祷告还没有开始的时候,老弟兄在他家人的陪伴下走进我们所在的大房间,他的到来一下子改变了整个大厅的氛围,我个人对那种安静,平安的氛围,记忆也很深。这是那时无比刚硬骄傲的我对于站讲台近九十年的江守道弟兄的印象。


我很感恩,自己遇到的那些服事主的人,所教导的和他们做的榜样是一样的。亲友来访的时候,我们曾经带着他们去过几处聚会,对于那些没有信主的亲友来说,对于一间强调注重生命的聚会教会的印象是最深刻的。一个亲友来访的时候,在去过受灵恩宗派的聚会和改革宗宗派的聚会以后,来到这个许多神的仆人灌溉的地方的时候,很明显的把握到那种男女老少弟兄姐妹外在流露的生命的不同。我想这种对比在另外一个信仰环境艰难的环境之中会更加明显吧!


前几周,遇到另外一个有名的牧者,一位持守地方教会立场做长老的弟兄,分享的信息之中,最触动我心的是他使用圣经上的“人的爱心渐渐冷淡”的预言,这预言一定会应验,不要让这预言应验在你身上。


按照所读的亚当斯关于教会的纪律的书之中提到的,教会的次序,教导和基督徒的聚会是一所基督的学校。这样的说法也是当代神学家口中的初代教会的模式,强调心灵塑造与性格培养的模式。约翰加尔文的服事在五百年前的日内瓦以及以后的日子,带来的是系统神学和藉着教条和信经认识神的模式。但是对于我们活在当下的基督徒来说,思想改教时期的信仰和这种归正运动的实质,绝对不能使人站在一个错误的自高自大的处境之中,因为那样的话只会使站在这样的地位的人,落入到上帝对撒但的审判之下。


主工人的性格,这句短语会在基督徒身边那些做榜样的人身上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出现。对于“神学理论”初学者来说,这种学习注定和那些从理论神学院毕业的神学生一样,仍然是一张白纸。思想起来,自己从世俗大学以后也已经很多年。在做基督徒的位分上,不得不忘掉曾经的所有,忘记背后,把握住当下的目标。


若有人在基督里,旧事已过全都是新的了。这个同路人的道理,在哪里都是一样的吧!蒙召真是一件“要命”的事。


感谢主,是祂做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30 07:18 约拿的家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火上冰 于 2019-10-30 07:22 编辑

https://nituren.com/?p=548


这篇文章不错。 这位博主弟兄很擅长读书,读完国内研究生课程又去美国读神学。每个人的人生经历不一样,这个弟兄的勤奋和为主读书吃的苦头让人感恩。




上个月去了家乡一家教会。步入教会正好赶上人家的周间查经,来姐妹们把我当做是某些人,因为聚会的大多是年长的老姐妹。一个中年男人进去他们的聚会,把她们中间许多老姐妹吓坏了,一个劲祷告。当她们知道我是主内弟兄的时候,一个老人家从大后排走过长长的过道给我送来一块糖。了解了以后才知道,这一所会所是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由几个弟兄一起聚会留存下来的,前几年盖了这个楼,楼上耸立着高高的十字架。一年半前,当所在的这个省份开始拆除建筑物的标志的时候,老姐妹们开始在早上五点钟的聚会以外,上午下午都聚在一起祷告,在这些属于主的百姓中间,主做了奇妙的工作。我曾经知道和去过的那个小县城其余几处聚会都没有了,而这一处聚会还每日上午下午有着祷告聚会。祷告会的参与者,弟兄寥寥无几,大多数老姐妹都是不识字的,在祷告开始以前,看到三五一群的老姐妹,聚在一起,不识字的老人家跟读圣经。那一刻我的体会是这些才是大学生。


在和图书室的一个也不识字的姐妹聊天的时候,听到她的分享,她家就在会所旁边,她说自己嫁过来以后,就跟几个老姐妹一起,一起祷告,一起读经,一起聚会。受这些老姐妹的影响,她自己也蒙了许多福气…… 在接触的这些宝贵的弟兄姐妹的时候,我的观念被触动许多次。特别是听一个年轻的弟兄唱经文诗歌的时候,那宏亮的嗓音,带着河南地方戏腔调唱颂以赛亚书四十章的时候,我自己被上帝的工作所折服。也听一个和我祖籍邻村的姐妹讲利未记第一章,讲诗篇二十三,当我告诉我妻子我听了几次好的信息的时候,我媳妇笑着说我这个对讲道很挑剔的人,难得这样评价别人的信息,而且还是姐妹讲的。这些信息和祷告都是使用家乡话最质朴的表达。早上五点钟的祷告我参加了两次,每次到达的时候都看到许多弟兄姐妹早已经聚在一起,姐妹占多数,为自己,为神的家,为执政的掌权的祷告,每次参加祷告以后,我感觉自己在面对自己家里的亲友的时候都寻找回来极易失去的平静安稳的心。特别感恩,能在家乡遇到被主的恩手保守的弟兄姐妹。


在另外一个城市,访问亲友赶上主日,去参加另一个主日聚会的时候的感官却是相反的。站讲台的是一个讲十字架道理的姐妹。讲章本身好的无比,但是讲出来的话,带着地方话口音,却有着曾经很习惯的官场上领导讲话的一些特征。在这讲台的讲话之中,我了解到,在过去的这两年,她们外在的十字架被挪去,从她的讲话之中,我能感觉到这一位姐妹对真理的认识和装备有许多根基性的缺欠。也回想起在家乡小教会之中一位姐妹说的,许多拆掉那些标志的是教会自己的弟兄姐妹。传讲十字架的信息的讲章好的无比,我媳妇说这讲章似乎在哪里听到过。看他们敲锣打鼓给老年人戴花的时候,那些举动本身和墙上贴着的廉耻的口号一样,让我看到背后的软弱和见证的缺失。座位旁边,视线所及的地方,一个廉,一个耻,很大的的两个字,比这两个字字体小一点的是两处中华民族古书之中的出处和古人的名字,在纸张的最下端,打印着字体更小的两处箴言或者传道书的字句。


当基督徒本末倒置的时候,当一座建筑物的根基错误的时候,倒塌的时候,被火检验的时候,有谁会为那些不能耐火的东西哀哭呢?


很有意思的一件事情。一位至亲从某一线大城市回家和我们团聚。这位至亲也已经信主,所聚会的地方天子脚下,却仍然可以继续带孩子参加儿童主日学。而那一个聚会也是曾经有年纪很大的地方教会的弟兄服事的地方。在于亲友的聊天过程之中了解到,那里的教会的信徒造就和讲台信息很纯正。人家也没有强调什么“长老治会”的理论,但是却是按照圣经教导治理教会,也没有什么神学学位证书持有者持证上岗,却能够成为属灵困难时代的灯台。


前两周遇到的那一位做长老的弟兄提到他的讲道和讲圣经的培训,被审查通过合格,可以放胆传讲主的道不受拦阻,而且他也见证,主曾使用这些信息复兴了一群家乡的在天主教框架下的弟兄。我想起圣经使徒行传的结尾处,当作福音使者的保罗,在罗马御林军中间传讲福音,在罗马传讲神的国的道理的时候,上帝为他预备的通达的道路,没有人拦阻。我想这些事迹是需要活在当代的基督徒仔细思想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30 07:24 | 显示全部楼层
节选自nituren(你,土人)的文章



神学教育的目的

前耶鲁大学教授大卫‧凯尔西(David Kelsey)在他的《在雅典与柏林之间:神学教育的争议》(Between Athens and Berlin: The Theological Education Debate)一书中提到,对于“神学教育该当如何”这个问题,有两种不同、甚至不可调和的理解。一种是一世纪末产生的“雅典”模式,强调(神学)教育的目标是对心灵的培育、品格的塑造。而另一种是随 1810 年建立的柏林大学一同出现的“柏林”模式。“柏林”模式可说是教育领域的“范式转变”。柏林大学的定位是“研究型大学”。士莱马赫起草办学宗旨。“柏林”模式强调的是批判性地研究。大学的目的就是研究以及训练学生做研究,并且以此掌握关于研究对象的真理。“雅典”模式的神学研究并非是无批判性的研究。但它仍然是基于“某些文本具有真理的权威”这样的前设。教育是帮助人认识“善(the Good)”的手段。而“柏林”模式则不接受任何自称的权威。真理必须经过反复而严格的检验。这样,一个直接的后果就是,基于“启示”的神学研究是不适合留在大学里的。神学原来是“各学科的皇后”;现在几乎连立足之地也没有了。士莱马赫为要留住神学研究,在办学宗旨里又加了一条:“职业训练”。[1] 此外,埃斯伯利(Asbury)神学院教授布莱恩‧埃德加(Brian Edgar)在这两种模式之外,又加上了“耶路撒冷”和“日内瓦”模式。“耶路撒冷”模式以宣教为使命;“日内瓦”模式则强调透过特定信心群体的信条和传统来认识神(见下图)。[2] 这种分类或许过于简化,但是至少可以帮助我们分辨如今神学教育的目的和手段是倾向于其中哪一种,或是几种模式的“混合体”。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30 07: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火上冰 于 2019-10-30 19:48 编辑

回家和曾经的高中同学聚会。几十年了,“沧海桑田”一般,众人已经各自经历了许多岁月的洗礼,好几个人都是在家乡做着各个层级父母官的角色。虽然都已经鬓角开始变白,开始注重养生,回忆当年喝白酒的“壮举”,大家都性格却是仍然是当年读书的时候的性格。有一对在酒桌上,插科打诨,彼此调笑贬低已经几十年了,现在还是那一般模样。聚会间,我们聊往昔,聊时事,聊同学,彼此接纳是基础,他们知道我是基督徒,我也尊重他们各自的观点和在各自位分上为家庭,为集体为工作的那一份尽心竭力的心。一个曾经和我同桌的哥们,拿了一个劳模的奖励。说起这个奖励,他说这是在扶贫工作上出的一点成绩。我和这些内心很亲的同学这样说: 扶贫,打击罪恶,成就谦卑公义,有怜悯的心,扫黑除恶,打击腐败和那些价值观上的词语,这些理念我认同,我也认同为人民服务的教导,这些和我读的圣经都不矛盾。让我来讲圣经,可以讲出同样的教训出来。

这样的经历,也使我思想,作为基督徒,如何智慧的与身边的人相处。如果信主的和不信主的人相处的时候,怎样爱惜光阴,找到人与人之间的那一个“最大公约数”,基督徒的圣道既然是苏醒人心的,使福音泯灭的不是一颗自以为是自以为义的心吗?

当持守基督吩咐的基督徒,自己在主里得建造,被主得着的时候,才能够真正成为那一位主耶稣使用的蒙恩的罪人,得人如得鱼。如果正心修身齐家是根本的话,求神的国和神的义是基督徒立世的基础,由个人再到教牧书信的教导,这是这条由个人到家庭,再到见证生命之道的必然的进路。灯被点亮了就必然不会藏在斗底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5 08:39 | 显示全部楼层
你說﹕「神学正确,人却不正确……」,能做到前者,不錯了!誰能完全正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1-5 10:17 | 显示全部楼层
big_fish 发表于 2019-11-5 08:39
你說﹕「神学正确,人却不正确……」,能做到前者,不錯了!誰能完全正確?

耶稣基督,此外还有谁?

马丁路德的坚固保障歌不是这样唱吗?

基督徒,作基督的门徒。基督的教会,是基督的学校,只有教义,却没有服事上帝的人虔敬的榜样,是否需要归正? 不会读书,也不是学者,却以为半瓶子不满却要作教法师,却不知道自己在讲什么。这是你我需要思想的教训。

听得懂,听得进责备的人是有福的。如果你是被呼召传道的人,请一起看这几节圣经。若还未蒙召,那还是先唱坚固保障歌吧!

我在 神面前,并在将来审判活人死人的基督耶稣面前,凭着他的显现和他的国度嘱咐你:务要传道,无论得时不得时总要专心,并用百般的忍耐、各样的教训责备人,警戒人,劝勉人。因为时候要到,人必厌烦纯正的道理,耳朵发痒,就随从自己的情欲,增添好些师傅,并且掩耳不听真道,偏向荒渺的言语。你却要凡事谨慎,忍受苦难,做传道的工夫,尽你的职分。
(提摩太后书 4:1-5 和合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奉献支持|约拿的家

GMT+8, 2020-11-1 09:46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