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拿的家』基督徒网络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章节  
经文
查看: 1275|回复: 20
收起左侧

賈艾梅拾珍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6-9 15: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一個棄絕給神的生命
耶穌將祂的生命給了她,現在輪到她了
       賈艾梅(Amy Carmichael)生於1868年北愛爾蘭,祖先是來自蘇格蘭西南部忠誠的長老會基督徒,為保衛信仰而渡海定居北愛爾蘭。艾梅的父親經營磨坊生意,父母親慈愛兼有嚴格的管教,所以她有一個敬虔而快樂的童年,自幼喜愛動物,家中有豐富的藏書,《天路歷程》(The Pilgrim's Progress)是艾梅最愛讀的,她非常愛詩,也試著寫詩。

初蒙救恩

        1880年夏天,艾梅離開家成為寄宿生,17歲時在一個聚會中,一首簡單的聖詩「耶穌愛我,我知道,因為聖書告訴我‥‥‥」,詩歌的第一句就像成千的天使唱向她的心。「耶穌愛我」,是的,但我接受了那愛麼?她從未邀請耶穌進入她心中,這是她的第二次機會。十字架上祂所受的痛苦似乎壓碎了她。是的,她要向耶穌打開心門。突然間,她的鎖鍊全都脫落了,她現在明白了約翰衛斯理所著重的基督徒的重生是甚麼了,她的靈魂飛上了高天,她被提昇到以往的年月似乎都成空了。她像一個朝聖者進入沙漠,遠離了人的愛,因為她已找到了神。

天上的異象

        1884年學年結束後,父親來接她回家,回到愛爾蘭,艾梅並未忘記她接受耶穌作她救主的決定。但如何事奉祂呢?一次她和母親在茶舖,注意到一個小女孩將臉貼在櫥窗的玻璃上,當她們離開時,艾梅看到了小女孩的衣服又薄又髒,還光著腳,在這陰冷潮濕的地上光著腳是多麼冷,又餓,多麼窮,多麼可憐!晚上,在她溫暖的房間,艾梅求神告訴她該怎麼作來幫助這樣的小女孩。

        又一個週日上午聚會後,她和兩個弟弟在路上幫忙一位老婦人扛重物,遇見教堂出來的人驚異的望著他們。艾梅很尷尬,老婦人是骯髒的,穿著破舊。艾梅心想:「這些體面人可別想我們賈家是與這樣的可憐人來往的。」突然,神的話像雷聲,一個聲音隆隆作響:「若有人用金、銀、寶石、草木、禾秸在這根基上建造,各人的工程必然顯露。因那日子要將他表明出來,有火發現,這火要試驗個人的工程怎樣,人在那根基上所建造的工程,若存得住,他就要得賞賜。」(林前三12-14)艾梅麻木的反應著,但是誰在說?當天下午在房間內,她一遍一遍的問自己,幾個鐘頭後,她明白她確曾聽到了聲音。這事只有一個意義:「這火要試驗個人的工程怎樣‥‥‥。」那麼她的工程如何呢?今天她被要求作一件善行,而她卻用自己的困窘羞辱了那件善行。阿!神!讓我用金子服事你。她沒有告訴任何人這個經歷,但她立刻開始奉獻她的金子。

兒童工作

        首先,艾梅邀請鄰居的孩子,在禮拜天的下午到家裏來,用玩遊戲、說故事款待他們。聖經故事就在歡樂中編進去了,她有六個弟妹,有許多招呼年幼孩子的經驗,所以孩子們熱烈響應是毫不奇怪的。她的弟妹們也參加,艾梅心中清楚這些鄰童是蒙了恩典,但尚有其他的孩子更需要耶穌。她怎能忘記在茶舖櫥窗外,那單純又衣衫襤褸的孩子那搜尋的目光?艾梅也志願和牧師在週六晚間訪問貧民區,也開始接近那些在馬路上遊蕩的孩子,並邀請他們來聚會。神話語的盛宴總是夾在活動中供應著。消息傳開後,愈來愈多的孩子加入,艾梅知道她的能力來自耶穌。她更加努力作工,很快的成立了男孩子的「守望會」,這些孩子們宣誓固定讀經、禱告。每星期六早上聚集,彼此交換一週來的成功或失敗。女孩子們的禱告會人數增加極迅速,甚至移至大學裏聚會了。

        艾梅在1886年被朋友邀赴英格蘭的開西聚會,盼望能夠受到聖靈澆灌。那天的講台並沒有對她有任何影響,但在結束禱告時,猶大書二十四節:「那能保守你們不失腳」這經文跳入艾梅心中,是的,「叫你們無瑕無疵,歡歡喜喜站在祂榮耀以前的,我們的救主獨一的神。」阿!是的!「願榮耀、威嚴、能力、權柄,因我們的主耶穌基督歸與祂,從萬古以前,並現今,直到永永遠遠,阿們!」艾梅稍稍暈眩的走出了聚會,稍後,那經文又再度臨到她。

        回到家鄉,她拒絕了母親帶她去採購衣物,這些物品是精緻的虛榮。她心中充滿了保羅對提摩太所說:「願女人廉恥、自守,以正派衣裳為妝飾,不以編髮、黃金、珍珠和貴價的衣裳為妝飾,只要有善行‥‥‥」艾梅明白在開西聚會有一些重要的改變發生在她身上,使她成為生活在、呼吸在神話語中,而被領向一個門徒的新生活。

        1887年開西聚會在艾梅家鄉舉行,邀請了知名的戴德生,戴氏於1860年赴中國大陸宣教,成立中國內地會,深入中國大陸傳教,傳教士都穿著當地服裝,操當地語言。在1885年劍橋大學的「劍橋七傑」自願投入中國的事工,在英國社會曾引起了極大的注意。戴德生站起來大聲疾呼全世界有16億5000萬人未得救。每天有5萬人的靈魂沉淪。每一天五萬人。在開西聚會,艾梅證實了她以前所聽說的:「所有教條式的攔阻都要避免,目標是聖潔,自我必須被降低,克服最小的罪,挪開苦毒及仇恨,每一時刻與主同在,仰望神的能力勝過每一軟弱。」

        開西聚會決定派出宣教士,艾梅十分興奮,她有這個榮譽麼?神的話語臨到她,哥林多後書第十二章九節:「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詩篇一二一篇八節:「你出你入,耶和華要保護你,從今時直到永遠。」艾梅自問如果神呼召我前去,我難道不願意麼?向未得救的異教徒傳福音影響到她在本地的服事麼?



 楼主| 发表于 2019-6-9 15:25 | 显示全部楼层
歡迎──服事女工

        艾梅因關心本地工廠女工,開始有服事她們的聚會,這時女工大量湧來,原先所借的教室已不敷使用,艾梅發動女工為此事禱告。奇蹟似的,一位有地位的婦人捐贈了500英鎊作為建鐵皮聚會的費用,艾梅又說服一位富有的工廠老闆捐獻了所需的土地,完成後,有些人稱為「錫會幕」。艾梅稱之為「歡迎」。一週內的每一天都有活動,週日有聖經課程及日光樂隊,週一詩班練唱,週二夜課,週三姊妹會‥‥‥每個月的第一個星期三是傳福音聚會。超過500人的聚會及活動,艾梅需要許多助手及金錢。女工們也出售自己的手藝品來幫助募款。「歡迎」在英倫三島的基督徒中負有盛名,艾梅甚至被邀至曼徹斯特,為那兒的女工開辦「歡迎」。

        1891年9月,哥林多後書第九章八節「神能將各樣的恩惠,多多的加給你們;使你們凡事常常充足,能多行各樣善事。」艾梅深深的被這章節影響了,她將這話紀錄下來,一旦神向她顯明祂的計劃,她打算立刻投入神的工作。 然而,那一年的開西聚會她祈求神把她從不斷的內心的壓力中釋放出來。1892年1月艾梅住在格蘭吉陪伴羅拔·威爾森先生(開西聚會的創辦人之一)已有兩年了,她看來似乎是平靜的,但尚未有喜樂。她耐心等候。1月13日晚間,發生了。艾梅寫下幾點留下的理由,然後回到房間向神詢問,求祂的旨意,像她聽見母親說話一樣的清楚,她聽見了神:「去吧!」事情就是這樣了。撒但真是給了她足夠的理由不去服從神,但艾梅勝過了魔鬼——吼叫的獅子。


在日本的服事

        同年經過威爾森先生的幫助,艾梅被開西聚會差派,預備前往中國宣教,但可惜在身體檢查這一關,她未能通過。整整一年後,1893年1月13日,艾梅突然想到她的目的地是日本,同年3月3日,她登上了往亞洲的船,船在海上遇見大風暴,艾梅驚奇:「我怎麼都不覺得害怕?」她有完全的安息。

        在船上,艾梅與船長的談話,使他恢復了信仰,並將他帶到基督耶穌的面前。他說:「你不只是活在你的信仰中,我還看見基督在你裏面。」4月25日艾梅抵達日本,很快的,她從接待的傳教士家中搬出去到日本民眾住宅區,以便工作。同年夏天鄰居中有一人,聽說是被6個「狐狸精」附身,嚴重到已快死亡。艾梅請她的翻譯帶她去,堅持之下,那家人讓她們一試,那老人被綁在木頭上,神的話臨到了艾梅:「奉我的名趕鬼!」話像刻在石頭上,艾梅覺得無此能力,她要翻譯傳譯:「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我們趕出這狐狸的靈!」一經宣告,老人扭動,開始憤怒,咒詛及尖叫,掙扎著要脫綁,像要殺死這些闖入者。他的家人嚇壞了,就儘速送她們出去,艾梅覺得屈辱,她作了甚麼?她羞辱了她的救主麼?但突然間她的勇氣倍增,平靜的問那人妻子說:「我們回家去向我們的主耶穌禱告,那位活神,我們的神會勝利的,狐狸的邪靈離開後,請通知我們。」一個鐘頭後,一個男人臉上帶著大大的笑容來了,他說老人已經好了,狐狸的邪靈已走了,哈利路亞!當她們再去拜訪,老人完全平靜自持了,並送給艾梅一把石榴花。

        因著在家鄉的經歷,艾梅決定接觸本地的工廠女工,她走在貧民區中,邀請女工們來參加聚會,她們辛苦工作,從清晨五點到黃昏六點,每10天休息一天。十分驚異的,竟然來了80位女工,她們非常飢渴的要一些不同的東西,艾梅給了她們基督。

        8月,艾梅上山參加了一個宣教士奉獻委身聖職的聚會,她需要這樣的聚會。曾經有過不止一個男士向她表示過,但她並未感覺需要一個丈夫。在山上,她藏進一個洞內,禱告了許多個鐘頭,撒但一直耳語:「現在還好,將來怎麼辦?」「你會覺得很寂寞。」她轉向神呼求:「主阿!我該怎麼辦?我要如何走向終點?」神說:「沒有一個信我的曾被撇棄。」「我必不撇下你們為孤兒。」

        新奉獻過的艾梅決心要傳福音,她的飲食與衣著都日本化,並與她的翻譯挨家挨戶去敲門。有一次,一個佛教徒問她:「你如何讓我們看見你住在基督裏?」這是一個挑戰,艾梅變得愈來愈認同而像一個日本人了,她坐三等車旅行,住他們的旅舍,睡大通舖,這些生活型態都使她放棄了許多隱私。

        每一次出門,都熱切禱告神指引她。11月她決定去拜訪附近山區的村莊。第一次探險,她使一個絲織女工信主,12月艾梅又多拯救了兩個人,二週後4個人信主,1894年一月去山上,一次艾梅就使8個人信主。到此時,三木所有的宣教士都與她一同禱告。很明顯的,她每去一次山村,信主的人數就成倍增加。但這奇蹟似的擴展很快的終止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6-9 15:26 | 显示全部楼层
得病回英國

        這時艾梅得了一種劇烈的頭疼症,躺在床上一星期之久,有時眼睛看不見。聽說這病名叫「日本頭」,唯一治癒的方法就是離開日本。但艾梅不打算放棄。5月,艾梅聽說另一城市的宣教士病了,需要幫助,她立刻坐船趕去幫忙。抵達後,艾梅病倒了,發覺到在她週圍的是濕毛巾,悲憫的臉,模糊的意識‥‥‥這終止了她在日本的服事。回到三木她準備去中國,離開前,她參加了幾個因她信主之人的水禮,當時她仍有欲裂的頭痛。

        7月,她買了去中國的來回船票,在上海的醫生建議她轉往中國東北去養病,但艾梅有一個興奮的欲望想去錫蘭,並且發現去錫蘭的費用比去東北低。8月17日她抵達錫蘭首府可倫坡,短暫的停留,威爾森先生中風的消息傳來,艾梅就辭別她的福音夥伴及朋友,飛回倫敦,轉往格蘭吉探望安慰威爾森先生。這年冬天,艾梅也在沉思自己的前途:在日本的失敗,由於兩大缺失,不夠健康的身體及不能操當地的語言。但在可倫坡的短暫逗留給了她新希望。一封從印度班加羅省的來信更激起她的興趣。艾梅的母親、家人及威爾森先生似乎都較能接受艾梅前往印度之事,所以雖然沒有明顯的呼召,她就決定前往。

星團──印度的服事

        五月,艾梅在倫敦英國國教的宣教會有一次面試,7月份國教通知開西聚會差派艾梅為駐印度班加羅省的宣教士。10月她再度告別家人航向東方。初抵印度,她經歷了一些社會文化背景不同的震驚,並經過與其他宣教士的相交,更加瞭解人們需要認識耶穌,她每天花6小時學習當地語言,一向獨立的艾梅在1897年7月開始一個婦女福音團隊,1898年,30歲那年,艾梅有了3個奉獻的姊妹。其中一位名叫邦娜美,是一位基督徒的媳婦,也是一個年輕的寡母。她們的服事並未要求報酬,她們是充滿活力的活躍著。當地人稱她們為「星團」。在賓那維里這個地方,她們經常是在100度的高溫氣候下傳福音,在路途中,住宿在野外,露營是宜人的,只是要注意毒蛇、蠍子等。星團的姊妹也除掉她們配戴的所有首飾,在印度社會中,這些首飾象徵著她們丈夫或父親的財富及地位。這種犧牲幾乎是不可置信的。神揀選何等聖潔的婦女來參與艾梅的工作。大部份的印度人反倒更尊敬她們,因為她們尊重聖潔。話傳開後,連小偷也知道她們一無所有了,這是真神保護的手。

        1898年初,一個16歲的女孩子在賓那維里屋外呼救,她從未見過艾梅,但上過附近的教會學校,讀了聖經而成為一個基督徒,在印度,一個人信耶穌後就不容於家人,這女孩的親族包圍房子,要求把她交還。艾梅及她的輔導華克樂先生拒絕了,並願意提供庇護。下一步,華克樂先生尋求正式法律途徑。非常幸運,這女孩達到法定成年年齡16歲,可以合法獨立了。這女孩被一個基督徒詩人命名「勝利之珠」。但忿憤的親人們卻放火燒了這女孩去的教會學校。同一年,另一女孩也來尋求庇護,再度的艾梅和華克樂先生的家人挺住面對那女孩親族抗議風暴,她成了「生命之珠」。

        1899年,有些人信主了,包括男人及男孩子們受了水禮。大部份的女孩們被送往另一地的教會學校,20公里遠的距離足夠擋住那些要報復的親人們了。寫作的推動力使得艾梅記錄下這些事跡,寫成手稿,但出版社要求她修改一些結局,她就把稿擱置一邊了。

        真正的試驗來了,艾梅看著這小女孩,問她:「你幾歲?」「11歲」,艾梅不能收留她,但告訴她可以來上課,艾胡麗就來上課,聽說她的父親自親人中承受了極大的壓力,要阻止艾胡麗,但他儘量忍耐,特別是艾胡麗的堂兄因為也要來上課並信耶穌,就被綁在閣樓上受折磨。艾梅曾聽見艾胡麗的禱告:「主阿!求你不要使我回到黑暗,求你讓我活在光中。」艾梅也認真的為她禱告。有一天,這父親很沮喪的來了,告訴他的女兒不可再來。艾胡麗要被拉回黑暗麼?不!當這父親伸手去抓她時,他的手臂無力的垂下來,「怎麼了?」他叫:「我的手臂好像麻痺了?」艾梅告訴他:「這是神已揀選這孩子歸給祂自己。」艾胡麗從此可以留下來與艾梅同住。

        華克樂先生被邀去幫助在杜尼法的多納男子神學院,多納是在低地的一個鄉村,遠離大路及鐵道。艾梅、星團、艾胡麗都隨著華克樂先生一家搬去了。那兒有一所1824年建的教堂。從多納,艾梅及星團可向散居在附近許多小村落的人傳福音,大部份的村落都在步行兩小時的範圍之內。1901年初,在多納,5個來自賓那維里的男孩子受了水禮,其中有一個是艾胡麗的親戚,但在一個星期中,這五個男孩都生了致命的疾病,兩個死亡,艾胡麗的親戚是其中之一。

        1901年3月,離開一年後,艾梅及華克樂先生再訪賓那維里。一天,一個信主的婦人帶了一個7歲的女孩來,手上有被燒傷的疤,只因她自廟中逃跑。賓娜的命運是要被訓練歌舞,以娛樂他們的假神,繼而娛樂那些支持廟裏的男人。廟妓!可憐的賓娜逃回家中投奔母親,卻被推出來給那些追捕的人,艾梅知道這次她們沒有法律的保護,因為賓娜太小了。當追捕者,一群老廟妓聚集而來,反倒是賓娜挺身而出,她喊著:「我不跟她們去。」這群人消散了,艾梅發現印度人迫切要遮掩他們的邪惡,所以可能不會訴諸當局。艾梅就帶著賓娜回到多納。同時,艾胡麗和她曾經被綁在閣樓上的堂兄達森一起受了水禮,也一起去了多納。

多納孤兒院

        1901年7月標示出艾梅服事的一個重大事件。賓娜告訴艾梅及華克樂先生一件他們從不知道的事實,就是:「利用女孩子作廟妓是印度現存最邪惡的習俗」。應該予以揭發及剷除,但現在艾梅要儘力搶救更多的女孩子,並提供庇護。廟妓的管道是如此的隱密,許多傳道人都不相信這事的存在,甚至華克樂先生也審慎的尋求證據,數年後,他才相信。甚至男嬰也被留在廟中或轉賣出去。

        一次艾梅和星團出外傳福音,睡在穀倉中,隔著牆板,聽見和尚與一個父親在議價買他的女兒,艾梅向一個醫生宣教士求援,他有獅子般的勇氣,他們救了那女孩,在賓娜投向艾梅3個月後,她們又增加了4個女孩,全都稱艾梅「阿媽」。愈來愈多孩子被送來,星團的成員也增加到了5名。艾梅得決定多納是否一個適合作孤兒院的地方,這似乎是她現在的呼召,她終於記起小時候在家鄉茶舖窗口見到的那小女孩,光著腳,衣不蔽體在寒雨中發抖。艾梅想起她作的詩:「當我長大有了錢,知道我要做甚麼,我要蓋又大又美的地方,給像你這樣的小女孩‥‥‥」,艾梅怎能忘了她的諾言?她現在33歲,的確長大了,也該蓋地方給小女孩們了,在老教堂附近他們找到一座破爛的平房,有巨大的羊齒植物,也有山羊、猴子在活動,另有4座小屋散在這塊地上。

        1903年12月16日,艾梅36歲,她向神迫切祈求廟童的靈魂。因在異象中,她見到每一個小小的蓮花苞都是嬰兒純潔的臉,舉向亮光之處。1904年3月從北邊來的一個傳道人抱著一個剛生下來才13天的女嬰。「我在夜間遇見一群廟裏的女人,帶著她們的犧牲品(受害者)正走向廟裏,我禱告,神就命我衝進她們中間,神把這個嬰孩給了我。」艾梅喘了口氣:「這是個廟嬰了」。

        星團也增加到了7名,邦娜美是艾梅對孩子的最大幫手。到了1904年6月,艾梅在多納有17名孩子,其中6名是從廟裏救出來的。11月艾梅的母親從英國來到,帶給艾梅最需要的安慰及指導,因為艾梅沒有任何醫生及護士的幫助。印度婦女,甚至基督徒也不肯用自己的奶來餵養,艾梅及母親只有用羊奶加其他配方奶來嚐試哺這些嬰兒。但這個成長中的家庭的確需要醫療的援助。孩子們是在一個月增加一人的比率上升,現在總共已有50人了。艾梅對她以前天真的期望覺得好笑,因為她的宣教工作不在傳福音,而在修剪上千的小手指甲及小腳趾甲。

        她又開始迫切的禱告,祈求更多的土地及建築,可以擴建一兩間新的育嬰室,一間教室,一間辦公室給工人們,一台打字機也是主要的項目。在南邊尼雅有一棟平房可以用,艾梅差她最信任的邦娜美帶著較體弱的孩子們搬過去,現在兩地共有70個孩子了。1907年,6個孩子受洗後,華克樂先生堅持要艾梅去奧他卡蒙休息避暑。艾梅也帶了12個孩子一起去,在奧他卡蒙艾梅讀到了支持她的話:「這神聖的工作不需要不冷不熱的、自私的、鬆懈的靈魂,但需要那些靈裏比鋼鐵更精煉過,意志比鑽石更純淨及硬度更高的人。」

擴大工作

        1907年是滿有祝福的一年,一位有錢婦人捐贈了一大筆錢,使她們可以加蓋更多的育嬰房,邦娜美和她所管理的孩子們都可以搬回來了,因為也有了第一位註冊護士梅寶,她是第一位加入他們行列的歐洲人。偶爾,多納也有真的教師自願來一段時期,但她們始終沒有正規的教學工人。同時,她們也為孩子們的靈魂爭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6-9 15:27 | 显示全部楼层
救援慕答娜

        1909年3月10日,12歲的慕答娜和她富有的母親一起來到多納村,她的父親去世後遺留給她一大片土地,使她的處境十分危險,因為她的叔叔想要控制她,母親又活在罪惡中也不能留住她。慕答娜大膽的告訴艾梅:「自8歲起我就聽說多納村,我要長大成為良善的人,你願意保護我麼?」艾梅坦誠的說:「我恐怕不能做到,這事牽涉法律」。「可是我聽說你的神垂聽禱告!」「那麼留下來我們禱告吧!」慕答娜的叔叔和多納村的基督徒之間的冷嘲熱諷進行了數週,同時那叔父強迫了慕答娜的母親換到他那一邊的陣線,現在她母親要求女兒去和叔父同住。他也曾僱用流氓威脅過艾梅,但未傷害她。忙碌的艾梅只有暫時放下她的寫作來幫助慕答娜。英國在當地的最高當局表示同情,但愛莫能助,因那叔父有合法的監護權。艾梅旅行了許多城市尋求一個有力的律師,終於有一個剛自英國來的基督徒律師,求他救這個孩子,她對這驚異的律師說:「我們一起禱告好麼?」然後他們跪了下來。奇蹟似的,律師接受了這個案並與對方商議(談判)妥了一個協定,慕答娜可以留在多納村,條件是在她成年以前必須遵守她在種姓制度中的階級規定,並且不可受洗,慕答娜歡呼:「我的禱告得到答應了」。但是她的叔父並未放棄繼續爭取監護權,終於被他找到一個法官。1911年3月27日法庭判決慕答娜必須在一週內交還給她的叔父,艾梅負責償付所有的訴訟費用,以前所有協議都被判為作廢。

        梅寶,她從英國來到多納拜訪她的姐姐,艾梅來找她:「你願不願意冒坐牢的風險來救慕答娜?」她很驚訝,但答應了。當夜,慕答娜就失蹤了。當局非常憤怒,普探及密探開始日夜監視艾梅及華克樂先生,特別是華克樂先生帶妻子去英國時。終於,他們也開始監視梅寶,在她回到英國後,一個印度人在她房子四週出現,明顯的要找慕答娜。當然,慕答娜不在那兒,梅寶只在整個逃亡計劃中佔了第一步而已,她把慕答娜改妝成為一個回教男孩,又送她到一輛在等著的車上,自那兒慕答娜被一些願意伸援手的人輾轉的送到了錫蘭,甚至錫蘭也不是終點。艾梅找到了一個傳道人漢弟伯,雖然幾乎是不認得他,卻向他全盤托出「你願意幫助慕答娜走下一步麼?」「接下一步的人在那兒?」「禱告,神就會告訴你。」漢弟伯嘆息「好吧!我就去錫蘭」。隔了好幾年,艾梅才再聽到慕答娜的命運。

        艾梅並未因著慕女的失蹤而受控告,並非慕答娜的叔父不想告她,而是苦無證據,又怕被反告是綁架者,但艾梅仍需負擔法庭的費用,她並沒有這麼大的款項,她會去坐牢麼?這時英國當地官方對她很生氣。有一天,出版商自英國寄來一張支票,金額正是法庭所定的數目,出版商堅稱並不知道艾梅的法律糾紛,只是有一股衝動要寄錢給她。

        1915年艾梅得知漢弟伯將慕答娜帶往中國廣西的南寧市,將慕答娜留給羅醫師夫婦,所以慕答娜一直是很安全的與這基督徒家庭在一起。然後,艾梅與艾胡麗根據她們的異夢及心願,為艾胡麗的堂兄達森向慕答娜提親,終於在1917年,慕答娜20歲那年,在錫蘭舉行了婚禮,為整個逃亡劃下了最後一個句點。新婚夫婦也回到了多納村,慕答娜改了名字,再見到慕答娜,對艾梅是何等的一個祝福。

        1912年8月,一個5歲,名叫魯拉的孩子瀕於死亡,她的呼吸每一刻都更辛苦,使得艾梅不忍再看,她走到外面,祈求神停止魯拉的痛苦,接走她。梅寶來輕呼她,回到室內看見這孩子微笑著伸出手臂向著別人所看不見的某個人,孩子在歡喜中拍掌,然後去世了。艾梅震驚了,她親眼目睹了一個基督徒離世進入神的榮耀。這個奇蹟幫助艾梅度過了那個悲痛的8月,因為她的屬靈導師華克樂先生因食物中毒而死在另一地的鄉村中。沒有他的智慧及力量的支持,多納村將會很困難繼續下去的。許多的支援與安慰都馬上來到,教導孩子及管理經營都有人接手,因為現在多納村有遠超過100個基督徒的身體和靈裏都需要餵養,接下來的1913年,邦娜美因癌症病得很重,送往大城市的救世軍醫院動手術。同時,艾梅的母親在7月14日去世的消息傳來,也令她震驚。邦娜美受病痛折磨2年之久,終於在1915年8月神取去了她。艾胡麗患腎炎,她似乎已在天堂門口了。艾梅承受不住這許多的打擊而生氣的向神求問為甚麼?奇蹟似的,艾胡麗的健康情況改善了。

尋求聖潔

        艾梅組織了7位姊妹作為她屬靈的夥伴,她們每星期六聚集在樹林中討論神、聖潔及禱告。在禱告中,艾梅如覺得有分心的,她會停止禱告,要求恢復愛,「你要盡心、盡性、盡意愛主你的神」,這是誡命中的第一,且是最大的。艾梅就這樣持續的尋求聖潔。

開展新疆界──設立醫院

        多納村的大家庭不斷發展。他們在1917年夏天,開始尋找要購買一塊山腰地,叢林茂密,有河流及瀑布及美麗的空地,可供建築小屋。地主說:「100鎊就賣給你這塊37畝天堂地」。這麼貴,也是這麼便宜。讓我們來禱告吧!主阿!若是你的旨意,請賜我們一個印證。當晚,他們回到多納村,愛爾蘭一個律師寄來一位老朋友遺贈給艾梅的遺產,數目正是100英鎊。1918年1月,第一個男嬰送了進來,此時,已有超過20間的育嬰房了。同時新購的土地也已破土動工了。

強盜「紅狼」

        印度有一個聲名狼藉的強盜,自稱「紅狼」,英國報紙稱他為「俠盜羅賓漢」,因為他劫富濟貧,一躍而過寬闊溪流,沒有手銬或監獄能夠拘禁他。艾梅向神祈求能夠見到他。

        1921年10月12日,一個人在路上攔住了艾梅,「我是紅狼」。艾梅問:「你找我作甚麼?」「我有一股衝動要見你」。紅狼供稱,多年前剛開始時,他被誣陷,因害怕而逃跑了,以致控告他的人更加毀謗他,逼使他作了錯誤的選擇,而轉向罪惡之路。雖然接濟貧窮的人,但只能舒緩良心的控告,仍是極度的不快樂。逃亡期間,他的妻子死了,留下3個孩子,一聽到孩子,艾梅就明白神驅使他們相見的原因,她提議孩子們到多納村來居住,並勸告紅狼向官方自首,脫離這種無意義的生活。他拒絕投降,但把3個孩子送來多納村。5天後,他被逮捕了,並被嚴重的打傷,艾梅時常到監獄醫院來探望,用福音勸慰他,給他聖經,也為他的靈魂禱告,後來紅狼在監獄中受洗了。

        有一天消息傳來,紅狼逃獄了,艾梅自責未為他有足夠的迫切禱告,經過數月的努力安排,艾梅秘密的會見了紅狼,紅狼認為一切都太遲了,他若回去,一定會死在獄中,艾梅悲傷的要求他要信守雙手清潔而死,不傷無辜,他答應了。

        1923年9月20日,紅狼在一個村莊裏被官方設下陷阱而捕捉到,聽說在憤怒中,警方毆打紅狼,並開槍射穿他的頭部,打死了他。住在村莊的一個婦女告訴艾梅紅狼是雙手清潔而死的,因為他並沒有開槍殺人拒捕,雖然他可以這麼做。接下來的數週,艾梅的思緒受到很大的攪擾,因為警方宣稱紅狼並沒有得救,12月25日在房間裏,艾梅突然被光波籠罩,神洗淨她的黑暗及懷疑,艾梅見到了紅狼確是與「以馬內利」救主同在了。

        紅狼的故事寫成了書,有許多人因為紅狼的悔改而被感動歸向基督。

        由於艾梅接受了英國皇家的表彰,引起大量的捐獻湧進了多納村,他們不斷的增建育嬰房,已達到30間了。以前沒有男嬰,現在數十個了。艾梅有27位助手,其中13位來自英國和愛爾蘭,也有新的宿舍供應他們,也有一輛汽車。艾梅對於她在多納村的工作,感覺有合法保護的必要,經過兩年的籌劃,她成立了多納基金會。各宣教團體對這個消息都用接受的態度,將所有的財產捐獻出來。基金會一直收到購買土地及建築物的款。1925年7月,艾梅購買了60英畝土地,同年她也開始著手準備長久渴望的「祈禱屋」。屋的設計,艾梅只要屋頂能看見十字架的標記,因為這是基督福音的象徵。

        1926年,多納村已有70個男孩,他們需要有一個強力的領導者,事實上整個多納基金會都需要一個新的領袖。艾梅此時已59歲,非常想建一所醫院,但醫生從哪裏來呢?艾梅禱告著,哥菲里醫生和他的弟弟莫里都是醫生,他們都曾路過多納前往中國。在多納數個月的停留,使艾梅覺得與他們靈裏契合,也是男孩們理想的領導者。但艾梅忍痛並向神供認不該自私,因為他們兄弟的工作是在中國。誰知一星期後,電報傳來哥菲里醫生因肺部不夠健康而需先行休養。哥菲里因此已向宣教機構請辭而來到多納。 1926年12月15日,艾梅生日的前一天,哥菲里在躊躇許久以後,請求加入多納基金會工作。弟弟莫里駐杭州宣教,但因中國1927年內戰,他只得飛來多納,但聲明一旦停戰,他就得回去。1928年1月,艾梅購買了建醫院的土地。看來艾梅的計劃都是反映神的呼召而無法抵禦的。到了7月,莫里也來申請加入多納了。

        哥菲里管理男孩社區,莫里就負責監督醫院的工程,這需要他們所有的款項,甚至連孩子們都去採草莓出售或作別的來幫助籌款。醫院終於開工了,但需要數年時間才能完成。祈禱屋已經竣工,男孩社區也在興建中,過去這幾年算是收穫豐盛的。基金會甚至向北發展至卡拉加都印度人的基地,向南到伊瓦弟回教徒的本營。長久以來,朋友們要求艾梅將多納村的故事寫出來,是的,都記錄下來在她的18本書及數千封信裏了。她開始編寫「每日嗎哪」供應基金會裏的成員,也寫下了如何進入「內室」中禱告的原則。艾梅更尋求一個合適的印度人來繼績領導基金會。邦娜美去世後,艾胡麗似乎是理所當然的人選了,但在1939年初,艾胡麗的健康衰退了,5月份她也回天家去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6-9 15:27 | 显示全部楼层
跑完了當跑的路

        已有許久的日子,艾梅因為腳傷無法再在多納村內行走,但在她的記憶裏,沿著她的走廊到附近的客人小屋,旁邊有織作坊、女生宿舍、醫務所、女生教室、廚房,許多間的育嬰房、工作間以及祈禱屋。當然,她可能無法完成醫院、游泳池、遊戲場或其他男孩社區建設。從南到北,社區共長600碼,東西距離更遠,建地超過100英畝,都是在這30年間完成的。雖然印度近年來,因向英國爭取獨立,以及印度教徒與回教徒間彼此間的殘殺,並涉入第二次世界大戰,整個社會動蕩不安;但多納村呈現了一個沙漠中的綠洲典範,社區內的和平寧靜,為神國作了美好的見證。

        無論是平時、戰時,艾梅總不間斷她的文字事工,盡輔導、聯絡、責備、牧養、執行多達十多項的職責,她一生寫出以印度為主題的書共有30冊之多。

        1931年,在卡拉加都艾梅去視察一棟施工中的房子,在黃昏的光線中,她不慎跌下一個新挖的坑中,傷了腳踝骨,嚴重到纏綿病榻20年,其中有10年之久,她甚至未步出房門,未見天空。艾梅並未絲毫減少她對神的愛,懈怠她對神的忠心。艾梅堅持無墓碑、無棺木,像神在異夢中所告訴她的:「我會在你睡眠中來接你」。1951年1月18日,神實兌現了祂的諾言,她在安靜中被主接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6-9 15:28 | 显示全部楼层
二、靈裏的對話
(His thought said‥‥‥ His Father said)

你心裏‥‥‥
天父說‥‥‥
「我心裏多憂多疑,你安慰我,就使我歡樂。」(詩九十四19)
「祂醫好傷心的人,裹好他們的傷處。」(詩一四七3)

關於這本小書:

        「雖然有些人可能會覺得此書的品味,夠不上他們卓絕的才智或風雅的格調;但對另外一些思想才華均不及他們那般橫溢的人而言,此書也許還有點用處。」
潘威廉 1702年

(一)放下那本書

        他心裏想:這本屬靈書籍我已讀了好一段時間了,卻愈讀愈糊塗,說甚麼也搞不懂其中的意思。

        天父說:放下那本書吧,改讀你最喜愛的聖經,你將發現容易多了。

(二)蒼蠅

        他心裏想:每當我想尋求我靈所愛慕的神,疑惑立刻如喃喃鳴叫的蒼蠅環繞著我。

        天父說:衝破這些疑惑的包圍,就像你衝出蚊子的騷擾一樣,去注意牠們,不要被牠們限制;不要被牠們糾纏,不要讓牠們盤據你的心裏。

(三)採石場

        他心裏想:我為服事所花的預備工夫,遠比我原先所預備的還要多。我真不明白這是為甚麼?

        天父說:想想,耶路撒冷聖殿的每一塊石頭,是工人花多少時間從石場開鑿出來的。

(四)工具

        他心裏想:不曉得為何需要用這些特殊的工具?

        天父說:工人在建造聖殿時,所用的每一塊石頭都是事先就雕琢好的;這樣在建造聖殿時,才不致發出釘鎚、刀斧和其他鐵器敲敲打打的噪音。

        你可以想像,當工人發現一塊辛辛苦苦從採石場搬運來的石頭無法使用時,他們心中是多麼失望阿!只因它在裝運以前沒有先雕琢妥當。如果你知道我在你身上的計劃,你就會欣然接受任何工具的雕琢,好讓你將來能安靜地、完全貼切地嵌入天家為你所預備的位置。

(五)天父的信賴

        他知道若要服事主,就必須預備自己面對試探;但是他沒料到現在立刻就遭遇了一個特殊的試探。

        天父問他是否希望接受這些試探。他說:不,他希望永遠不受試探。天父說:有一天這個希望會實現,就像一個人從夢中醒來,就不再做那個夢。試探也一樣,不過他必須學習忍耐並克服試探。忍受試探的人是有福的,有隱藏的嗎哪為那勝過試探的人存留。祂說:要留心那隱藏的嗎哪,因它是秘密出現的。天父又讓他品嚐到一句他以前從未聽過的話,那話裏隱藏著嗎哪的滋味。

        「信賴耶和華,你也必蒙祂的信賴。」他非常喜愛這句話,希望自己有一天能配得這份偉大的禮物──天父的信賴。

(六)向高峰邁進

        他心裏想:週遭的環境如此險惡,是我以前從來沒有經歷過的。

        天父說:所有這些錯綜複雜的環境,都是你必須攀爬的高山峻嶺。總會在冰石堆中、冰河的夾縫裏、橫跨冰溝的雪橋上、懸垂的雪原邊、聳立的峭壁間找到出路。有時你似乎陷在幽暗的深淵中,進退兩難,然而終有一條路會在前面展開。所以繼續努力,向高峰邁進吧!

(七)你的心是否嚮往高處?

        他心裏想:這些崖石太陡峭了,我爬不上去。

        天父說:有我作你的嚮導,你就能爬上去。我所給你的不是膽怯的心,乃是剛強、仁愛、謹守的心。你為甚麼要懼怕呢?

        他心裏想:但是有誰能爬上主的山頂?有誰能晉升到祂聖潔的高峰呢?我連底下這些山巒都不曉得爬不爬得上呢?

        天父說:你的心是否嚮往高處?

        他回答說:主阿!你知道我多麼嚮往!

        於是天父就安慰他說:將你的道路──通往山頂之路──交託給你的神,一心嚮往那至高之處。

        天父又說:親愛的孩子,我會吸引你的心嚮往高處。

(八)風雨中的隱密處

        經歷一陣子的緊張忙碌以後,他心裏想:聖經說大衛也有沮喪氣餒的時候,我現在情緒很低落,但我不能告訴別人為甚麼。這是我個人的秘密。

        天父說:我在風雨中的隱密處聽到你的話語。雖然彼處很隱密,雖然你心中的話沒有說出來,但我都在其中。

        他回答說:主阿!在我窮困、背負重擔時,你的幫助,立即使我獲得提升。

        天父說:那麼你就不能失掉信心,因這信心能使你得到極大的報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6-9 15:29 | 显示全部楼层
(九)苦水

        他心裏說:在旅途當中,有時喝到的水是苦的。

        天父說:讓我慈愛的靈引導你進入公義之地,而不要問我是否會帶領你到瑪拉(苦水)或以琳(甜水)。不要只求以琳式的生活。如果你必須經過瑪拉,也不要懼怕,因為我會指示你一棵「樹」,你只要把樹丟入苦水當中,它立時會變為甘甜。只要思想加略十架,就能使任何苦水變為甘甜。

(十)在睡夢中

        他希望在睡夢中仍能繼續其生命的跟隨,就如同清醒時與主同行;他盼望能在主的愛中甦醒。

        天父讓他看到一幕母親抱著孩子在漫長旅途中跋涉的情景。她始終把孩子抱在懷裏,不管他沉睡或清醒;孩子一路上都躺在母親的懷中。天父說:我已造作,也必保抱,我必懷抱,也必拯救。

        天父還告訴他:如果他信靠這些應許而安然入睡,醒來時必發現自己沐浴在愛中。

(十一)霧

        他心裏想:我並不求一切都美好,但是我怕迷霧會遮斷生命、光,使我看不見祂的榮臉。

        天父說:如果這霧是致死之罪所造成的,你要趕快親近那位潔淨者,向祂認罪,並祈求赦免。那麼這霧立刻就會像晨霧在旭日光照下消散無蹤。但如果這是疲乏之霧,那你就得忍耐。你需要忍耐,讓忍耐做成其完美之工,不要讓你的急躁破壞了祂的工作。在雲霧籠罩的日子,要忍耐等候,它們終會過去。

(十二)陽光和彩虹


        他想到「有時空氣中雖然塵埃密佈,但是仍有一束光線穿透氣層直射下來,那麼塵埃不僅不能阻擋陽光,反倒使得那道直射而下的光線更為明顯。接著他想起一句話說:「雲上將出現彩虹」。他知道在過去,每當有困惑之雲籠罩,不久就會有彩虹出現。想到這裏,他心裏感到莫大的安慰。

(十三)黑暗

        他心裏想:黑暗怎麼突然降臨?

        天父說:那要看你是在「蔭庇之雲柱」的哪一方了。為埃及人帶來黑暗的雲柱,卻為我的子民在黑夜中帶來光明。你在黑夜中嗎?害怕失敗的陰影是否已開始籠罩你的心靈?向上仰望吧。蔭庇之雲柱即是我與你同在之雲柱,因此在任何黑暗中,雲柱都是你的光。

(十四)屬天的力量

        他心裏想:我的心靈昏沉。

        天父說:你不是第一個有這種感覺的人。詩人曾說:「我的靈在我裏面發昏的時候,你知道我的道路」。

        天父安慰他說:我所摯愛的人哪,不要怕。我要賜平安給你,要剛強;是的,要剛強。

        聽了天父對他說的這些話,他立刻重新得力。

        然後他就回想起以往在夜半或清晨,當他心裏愁煩,當生活中的芝麻小事被他看成天大難事時,一些熟悉的經文立刻就浮現在他心中,帶給他更新的力量。他知道神的話具有生命和屬靈的能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6-9 15:30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五)涉水或在火中行走

        他繼續前進,途中必須渡過幾處急流險灘,但是在涉水以前,天父告訴他說:「你從水中經過,我必與你同在,你趟過江河,水必不漫過你。」。來,又有火般的試煉臨到,再一次,他靠著天父的話勝過:「你從火中行過,必不被燒,火焰也不著在你身上。」

        在驚喜、感激之餘,他不禁讚歎道;天父阿!你奇妙的恩光從永遠的聖山上普照大地,人人從心底向你發出感謝和讚美,他們要守節紀念你。

(十六)只要緊緊跟隨

        他心裏想:「我怎麼知道這是出發的時候?」

        天父說:當你聽見桑樹頂上傳來的聲音,那就是出發去作戰的時候了。你一定會聽見那聲音,你心中自然會有一股寧靜的平安和確據。

        他說:如果別人也和我一起聽到,那我就更有把握了。天父說:不一定常是如此。這就好像羊認識牧人的聲音,至於牠們怎麼認識,牠們自己也不曉得,牠們只知道緊緊跟隨牧人的聲音。

(十七)記號

        他說:但是我怎能確定呢?

        天父說:牧人既放出自己的羊來,就在前頭走,羊也跟著祂,因為羊認得祂的聲音。羊不跟生人,因為不認得他的聲音,必要逃跑,這就是記號了。你會認識牧人的聲音,至於生人的聲音,則對你毫無意義。

(十八)沒有力量能攔阻

        他心裏想:但願海能變為乾地,河水能分開,這樣所有的人都會知道你在引導我。

        天父說:過紅海是第一種也是比較容易的順服,過約但河就需要更大的信心了。約但河的水並沒有先分開,而是等祭司的腳踏進去,才斷絕的。當主來了,祂也要除去一切攔阻,河川變為道路,高山夷為平地。沒有人能禁止,也沒有力量能攔阻。

(十九)不存貳心

        但是他還是擔心自己萬一沒聽見那個指示的聲音怎麼辦?後來他才明白:只要他耐心等候,天父會工作,祂會把日常生活的事情化為啟示其旨意的工具。此外,他還知道:這些環境的徵兆會有聖經的印證,而這些經文自然會呈明在他心中。環境符合聖經,聖經印證環境,兩者在天父的手中互相效力,且指向同一目標。他只要一步一步跟進,道路自然會在前面展開。只是天父提醒他行路要小心,眼目要專一,就像大衛的勇士,不存貳心。

(二十)只要愛就必看見


        他想到押沙龍曾在耶路撒冷住了兩年,卻沒有見到王的面。如果他也像押沙龍一樣,怎麼辦?

        他又想起瞎子巴底買,一看見主耶穌,就丟下衣服,跳起來,走到耶穌那裏。他是否也有一件衣服沒有丟下?
天父說:愚蠢而盲目的人哪,如果你知道有任何東西攔阻你,現在就立刻捨棄它;如果有甚麼攔阻,你不知道,我會光照你。但是你用不著為此憂慮,你不愛我麼?我知道你愛我。愛我的就親近我,愛我,你就必看見我。

(二十一)何等奇妙

        他心裏想:有時候,一些瑣事接二連三地出差錯,而我就像可憐的馬大,因服事過多而分心。像這種日子,真是一大熬煉。

        天父說:在這種時候,你要記住救主的話。你常用這些話去勸勉別人,現在也讓它們來安慰你,帶給你寧靜。但是告訴我.當你受壓甚重時,你是先向朋友傾訴呢?還是向我?你的朋友直接聆聽你的傾訴,而我是間接才聽到。讓我端詳你的面容,讓我聆聽你的聲音。

        他說:你的愛是何等奇妙──如此崇高,遠超過我所能及,然而我要伸手向你。

(二十二)早晨必有歡呼

        他心裏想:這條路真是崎嶇難行。天父說:但是每走一步,都使你更靠近天家。他心裏想:「這場爭戰真是激烈」。天父說:靠近將領的兵士,當然容易成為敵人的箭靶。他心裏想:黑夜真是漫長。天父說:但是早晨必有歡呼。

(二十三)如在設筵歡樂的日子

        他祈求天父;讓那些愛你的人如旭日勇敢前行,願心中的膽怯離我遠去。

        但是他心中仍然十分膽怯。

        這時,在他耳邊響起甘美如晨露的細語:「祂要賜給你喜樂,以祂的愛澆灌你:祂要以你為樂,如在設筵歡樂的日子。」。

(二十四)任何天氣都能滋潤人心

        他記得在小時候,常常為灰色的海洋感到憂傷。藍色的海洋是喜樂的,翻掀雪白浪花的碧綠海洋是壯觀的;但灰色的海洋看起來是那麼憂愁。所以小時候的他常為灰色的海哀傷,他最怕灰黯的天氣。

        這種感覺至今仍伴隨著他,灰黯的天氣是他所不能感恩的許多事務之一。

        但是天父說:任何天氣都能滋潤人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6-9 15:30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五)旅人之樂

        他要求神讓他的同伴找到那株名叫「旅人之樂」的植物,因為他不知道這種植物是否在每條路上都可以找到。

        天父告訴他必定會找到。因為祂在每條路上都為祂的旅人撒下數顆光明的種子,這些種子長大以後,就變成「旅人之樂」。

        天父又告訴他;凡他所碰觸過的東西都將變成喜樂之泉。「凡你手所摸過的東西,都要成為你的喜樂。」

(二十六)芫荽子


        他心裏想:我快餓死了。

        天父說:絕對不會,主不會讓祂的僕人餓死。但是你是否清晨就起來,到外面等候我從天降下嗎哪呢?清晨營房四周的草地綴滿露珠,等露水上升以後,看看,地面上遍佈狀如白霜的小圓物。張開你的眼睛,瞧瞧這微小如芫荽子的嗎哪,這是天父賜給你的靈糧。

(二十七)夜裏露水降臨

        他說:想到嗎哪,我心裏就受責備。許多寶貴的時光都在昏睡中流逝。

        天父說:夜裏露水降臨,嗎哪也落在其上。當你沉睡時,我已為你準備天糧。但聖經上說:「百姓可以出去,每天收每天的分。」當詩人看到天上的飛鳥,陸上的走獸,水中的魚,他說:「你給他們,他們便拾起來。」所以你也有份內的事當做。你要出去,收取今天的份,你不能靠昨日的存糧維生。

(二十八)安靜享用

        他心裏想:假如我沒有時間收取一天的靈糧,那怎麼辦?

        天父說:你只有一分鐘麼?那就安靜享用它。不要只是枯坐,為你的時間是這麼少而發愁。即使你只有一分鐘,我也能給你許多東西。

        這使他想起猶太人關於嗎哪和露水的傳聞。他們說:嗎哪落在露水之上,露水再降在嗎哪上面,所以嗎哪是夾在兩層露水之間。露水是那麼靜謐,隔離任何的繁囂。想到這裏,他終於明白天父所說的那句話是甚麼意思。

(二十九)啜飲

        他心裏想:如果因為事務繁忙或身體虛弱,無法早起收取靈糧,那怎麼辦?

        天父瞭解他的困惑,就開導他;如果這事務是關乎神國的事,如果你真的生病或實在有困難,你可以安心歇息。但是你必須小心,不可讓這種中斷成為因循自己的習慣。

        天父又告訴他:活水是隨時隨地都可汲取的。如果他清晨沒有時間暢飲,他大可在一天之內隨時抽空到湧流不息的溪水旁啜飲一口甘泉。

(三十)一首可愛的歌

        他非常希望自己能譜寫一首可愛的歌,獻給他所愛的主,但是他想不出合適的詞句。後來他聽見一個聲音對他說:你正走在一條愛我的人都曾經走過的路上,他們有些人是邊走邊唱的。他們留下許多可愛的歌,你去把它們找出來唱,它們就是你為我唱的歌。

        但是他很悲傷,因為他找不到任何詞句──不管是自己的或別人的──來表達他心中那股崇仰愛慕之情。在感傷中,他讀到詩篇有一句話說:「神阿!錫安的人都靜默等候讚美你」;而那位「永遠的愛」也對他說:「我默然愛你」。於是他進入「靜默」中,與「永遠的愛」相近。
過了一會兒,一個溫和平靜的聲音說:「你的靜默對我就是一首可愛的歌。」

(三十一)我要追想

        他心裏想:主是我的力量,我的盾牌,我的心信靠祂,祂就幫助我。但是有時候,波濤洶湧幾乎漫過我身,我的感覺就如約伯所說:「你使我消滅‥‥。」

        天父說:在這樣的時候,你要對自己說:「我追想古時之日,思想你的一切作為,默念你手的工作。」有我引導你,波濤曾否漫過你身?你曾否在大海中沉淪?過去如何,現在也如何;以前怎樣,將來也怎樣。至終我會以我的手引領你進入你朝夕想望的天堂。

(三十二)不再定罪

        他心裏想:除了十字架外,實在別無盼望。

        天父說:對的,但是十字架是個永遠的事實。主已經用寶血潔淨了你,使你如羔羊一樣毫無玷污、毫無瑕疵。 你不是曾禱告說:「完全潔淨我」麼?我已完全潔淨你了。我已把你的罪投入深海中,投到深海中的東西怎能再找回來呢?我救贖了你的靈魂,凡在耶穌基督裏的人,都不再定罪。現在,忘記背後,努力面前吧!

(三十三)雅各、雅各

        他心裏想:但是有許多往事,我無法忘懷。

        天父說:憂傷痛悔的心能使你謙卑地與我同行,溫和地與人相處。然而即便是這樣,你仍然可以擺脫一切憂傷沮喪。雅各家阿!你豈可說耶和華的心不忍耐麼?當我在夜間的異象中對以色列說話時,我沒有稱他榮耀的新名,我稱他那個帶著羞辱的舊名。我說:「雅各,雅各。」他回答說:「我在這裏。」

        雅各,雅各,你這騙子,欺詐兄長的,這名字提醒你過去的罪惡;但更可貴的是,它也提醒你,我對你的恩慈。對你──我現在就對你說話,而不是對其他的人──其他更好更配的人說話。我叫你,我的孩子──「雅各,雅各。」

(三十四)讓我的愛激勵你

        他心裏想:我不是別人想像中的我,也不是我自己理想中的我。

        天父說:詩篇有云:「耶和華的律法全備,能甦醒人心。」讓我的話使你的心甦醒,讓我的愛安慰、激勵你。你以為你的天父不知道祂的孩子需要休養生息麼?我必使你痊癒,醫好你的傷痕;使你的心得安慰,使你重得救恩之樂,使你裏面重新有正直的靈。我必不使你離開我的面。

        親愛的孩子,信靠你的天父。如果聖靈在你心中說甚麼話,你就要遵從順服。這樣,你就知道自己已重新得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6-9 15:31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五)我要補償你

        他心裏想:但是過去那些年的損失又怎能彌補過來呢?

        天父說:我必補償你的損失,就是蝗蟲、蝻子、螞蚱、剪蟲,在過去那些年所吃的。我知道這些害蟲曾吞噬侵蝕你的美麗和能力。我會對付牠們,並且使你重新得力,以幫助那些與你同受災難的人。你的一切損失我都要補償你。

(三十六)你要安靜,就必聽見

        他那充滿困惑的心實在無法明白:像自己這麼敗壞的人,如何能為主所用。但他想起聖經中那位慈愛的窯匠,用泥土作器皿,結果作壞了,然而他並沒有把這塊泥土丟掉,反倒用它又作了另外一個器皿。

        天父說:你要抓住我的應許,並履行這些應許所附的條件,結果你將發現你裏面有奇妙的改變。

        但是他不瞭解為何自己不能常常清楚聽見至高者慈柔的聲音。天父回答說:「當他們站住,將翅膀垂下時,他們頭上的穹蒼便有聲音。」你要把工作的翅膀、意志的翅膀、願望的翅膀、野心的翅膀──都放下。要安靜,就必聽見我的聲音。

(三十七)我必得見光

        他發現自己處在一片荒野中。

        天父說:在此地,我要賜你平安,我要供養你。兒阿!你常和我同在,我一切所有的,都是你的。

        天父以慈愛吸引他來親近自己,並且說:我引領你在曠野,是要苦練你、試驗你,任你饑餓,以嗎哪餵養你,好使你知道;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乃是靠神口裏所出的一切話。

        他說:主阿!請再賜給我靈糧。

        他覺得乾渴,天父說:耶和華不會使祂的僕人受餓渴。

        他回答說:讓我喝!樂河的水,因為在你那裏有生命的源頭,在你的光中我必得見光。

(三十八)有經歷才有助人的能力

        他不明自為何慷慨助人的人,也會覺得貧窮、乾渴、無助。天父以四個問題回答他,沒有受過乾渴之苦的人,怎會體驗甘泉的可貴?嚮導不先上山勘察,怎能引導同伴找到水源?不行經心靈的幽谷,怎能幫助筋疲力竭的人找到生命之泉?沒見過閃亮的沙洲,怎能成為一泓見證我奇妙能力的水潭?

(三十九)此外別無他途

        他心裏想:「要能幫助別人,難道除了受苦以外,就別無他途麼?」

        天父說:如果還有其他途徑,我不會替我的獨生愛子另外安排一條救贖之路麼?何必要祂受荊棘之痛、嚐十字架的苦杯呢?如果我為了要領許多的兒子進榮耀裏去,而使救他們的元帥受苦難,那麼你要救人靈魂,難道就不必吃苦麼?若要一勞永逸,除了受苦以外,別無他途。

(四十)連一杯茶也沒有麼?

        他說:我的心在我裏面煩躁,我的性命幾乎歸於塵土。神阿!我從深處向你求告。

        天父說:地的深處在我手中,山的高聳也屬我。你覺得天色不再常藍麼?園裏的玫瑰不再綻放麼?樹上的小鳥也停止歌唱麼?小孩的天真笑靨與純潔的愛也一去不再返麼?沒有美味可口的食物──甚至連一杯茶也沒有麼?你晝夜以眼淚當飲食麼?

        去收集那些能安慰你的事物,不管大或小,結果你將訝異地發現能安慰你的東西竟是這麼多。

(四十一)當我們不看‥‥‥而看‥‥‥

        他心裏想:許多的事物緊緊包圍我,使我無法像那些清心追求一個更美的──在天上的──家鄉之人一樣單純愛主。我被許多屬世的纏累捆綁,許多試探縈繞我的耳朵,許多誘惑遮斷我的視線。

        天父說:你再好好閱讀以前我常對你說的那些話,關於甚麼是當看的,甚麼是不當看的。仔細思想其中的分別,讓這些話語的力量滋潤你心。

(四十二)溫良的舌


        他心裏想:過去我曾與許多人約談,但是我所說的話似乎對他們沒有甚麼幫助。這樣看來,說話又有甚麼用處呢?也許不說反倒好些。

        天父說:溫良的舌是生命樹。你有沒有想過樹有一天也會結出果子來呢?

(四十三)我豈會忘記麼?


        在夜深人靜時,他回顧這一天的一切,心裏非常沮喪。但是天父關切他,就如慈母關切她的愛兒一般。天父說:你清晨起來,心裏不是記念著那些你所愛的人麼?他們對你不就像亞倫胸前所佩戴的寶石上的名字一樣珍貴?你不是已把這一天的每一時刻都獻給我,把每一件事都交託我,把要寫的每一封信,要接觸的每一個人都放在禱告中了麼?隨著時間過去,也許你已經忘記了這一切,但是我豈會忘記呢?

(四十四)不要隱藏我的慈愛

        他心裏想:如果換作別人,就不會像我這樣容易疑惑了。

        天父說:因為你是你所認知的你,也是我所認知的你,當事情成就的時候,一切的榮耀才會歸於我。不要看自己,讓你的眼目常常仰望主。

        他滿懷感激地說:你的慈愛常在我眼前。

        天父說:那麼你就不要隱藏我的慈愛。

(四十五)那從曠野上來的是誰呢?

        他知道天父樂意看到祂的僕人健康、喜樂、精力充沛。曠野的經歷似乎並不是為他們所選擇的道路,然而仍然有許多人被差派到曠野。這點使他感到很困惑。

        但是聖靈──安慰者──使他想起福音書中記載主耶穌也曾在曠野居留;還有雅歌書裏形容那個良人說:「那從曠野上來的是誰呢?」他知道天父不會讓祂的兒女,去走一條他的主所沒有走過的道路,他也知道去曠野的人都會再回來的:「那靠著良人從曠野上來的,是誰呢?」天父不會讓祂的孩子在曠野定居。

(四十六)你豈沒有聽過?


        他說:以法蓮的子孫帶著兵器、拿著弓,臨陣之日轉身退後。我已武裝好了,我沒有藉口再返身回顧。神阿!使我的心向你堅固。

        天父說:你的幫助從造天地的耶和華而來。

        他懇切地回答說:神阿!求你堅固你在我身上的一切作為。但是他心中仍然暗想著:萬一我跌倒了怎麼辦?

        恆久忍耐的天父回答說:愛你的主會扶持你。祂的能力廣大,沒有一件事祂不能為你做。「我正說:我失了腳,耶和華阿!那時你的慈愛扶助我。」這話你豈沒有聽過麼?

(四十七)有關係麼?

        他心裏想:我的工作豈不重要。如果地板髒了不擦,房間亂了不整理,或者,有客人來訪,忘了為他插一盆賞心悅目的花或忽略了一些無關緊要的禮節,這會有甚麼關係麼?

        天父說:在迦拿的婚宴上,因酒不夠,有些客人沒酒喝,這有甚麼關係呢?然而你的主仍為他們變水為酒。

        這話使他想起了聖經說:主「拿一條手巾束腰,隨後把水倒在盆裏,就洗門徒的腳,並用自己所束的手巾擦乾。」

(四十八)有些必須用手摘取


        他心裏想:當我聽說有人在別處做了奇妙的工作,我就很替他高興,但在欽羨之餘,內心總有一點不是味道。這些傳聞對我似乎含有一種奇怪的誘惑。我常常想離開自己的崗位,而飛奔到有大批群聚跟隨你的地方。不知道為甚麼,我的心總是搖擺不定。

        天父說:心志動搖就是一種試探,許多人都已認清這點。你的時間在我手中,你今天的時間也在我手中。我會浪費我僕人的時間麼?記住,你的主在井旁曾花費長時間與一個婦人談道,差遣你的必與你同在。並不是所有農作物都是用鐮刀大綑大綑收割的,有些是必須用手一個一個摘取的。

(四十九)深沉不語

        他心裏想:但是我的願望就是要去安慰那些心靈破碎的人,扶助軟弱殘廢者,引導瞎子,使他們能看見主的榮耀。我願意作一粒埋在地裏的麥子。可是為甚麼我還會動搖呢?

        天父說:你有太多表面的東西暴露在外,自然容易隨風飄盪。你必須學習深沉不露。

        意志不堅的他聽到這話,很慚愧地回答說:求主更新我,使我平靜安穩;求聖靈引領建立我,使我的心堅定。「神阿!我心堅定,我心堅定,我要唱詩,我要歌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奉献支持|约拿的家

GMT+8, 2019-11-15 21:13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JONAHOME.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