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拿的家』基督徒网络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章节  
经文
查看: 368|回复: 0
收起左侧

好牧人为羊舍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6-4 07: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好牧人为羊舍命
委身的教会主日记念主的擘饼聚会近来多了一两个讲英文的家庭,看肤色是白人和印度裔的家庭。也因此在他们的祷告和诗歌上有些共鸣和被供应,同感于同一位圣灵,传讲同一位救主基督耶稣舍命的故事。加上近日平常的生活之中的感动,感恩与不断的经历的神迹,简单的写下来。
1. 从先见说起。
妻子和我共同蒙恩,彼此祷告不再受拦阻这本身就是一件不得了的神迹。曾经二人祷告到一半她能打断我的祷告,愤怒的告诉我,为什么又在祷告里控告她? 而她在读了《妻子荣耀的帮助者》一书后,也把我更多的归在“先知类男人”的类别。(书籍作者把男人分类为先知类,祭司类和领袖类的男人。)而我在阅读另一本姊妹书籍《丈夫天生需要帮助者》的时候,却发现我具备这些不会经营婚姻的臭男人的所有缺点。这里说到先知是想谈到我和妻子关于孩子教育的一番对话,为人父母,我和妻子感到和孩子也在一起成长。起初在她教育孩子的时候我总是“幸灾乐祸”,把和她的矛盾或者我对她的一些“不满”都看成她和孩子之间情绪碰撞的原因。孩子慢慢长大,开始有自己的想法,原本前几年说啥听啥,只希望讨父母喜悦的乖宝贝现在开始有自己的想法。劝她参加周间的查经聚会变得真的很难很难。但是奇妙的事情发生了,孩子竟然愿意去聚会了,因为妻子发现孩子的同班同学也有去那一个聚会。而我和妻子在这件事情上也有了共识。也因此开始了这样一番探讨:
我说,“父母能够影响孩子的时间真的非常短暂。曾经读书读到先见撒母耳的孩子的时候,看到别人说,一个一生劳苦一生为主的人的孩子可能是离弃上帝的。我读书的时候觉得这样的事情不会临到我的身上,因为我觉得我’这么爱主''这么敬虔'。可是真的经历了孩子这样一番拒绝去聚会的情景之后,我真的觉得需要更多的被主的恩典带领我们家,带领你我和教养孩子。”“你现在知道我每天要引导她学这学那,那么不容易了吧!”妻子满有兴趣的回复道。“思想圣经的教导,从旧约到新约,如果撒母耳的家庭这样的话,在新约神的家里,这样的人连执事和长老都不够格的。”
是啊! 多年前,一位教会之中的姐妹问我,你的羊是谁? 对于一个羡慕善工的小子来说,不知道管理自己的家如何能够管理神的教会呢?好牧人为羊舍命,一个父亲和丈夫的角色,在子女和妻子跟前就如同一个牧人一样,权柄代表的是责任,做头意味着是如救主基督一样,爱自己的妻子如同人爱惜自己的身体。
2. 遇到的仆人与学徒。
仆人X。
仆人X是我初信的时候,来到异乡遇到的第一位牧者。年纪与我父亲相当,多年牧会,却有一肚子牢骚,也在自己的聚会之中遇到许多问题,以致于服事捉襟见肘。尝试过许多方式要使教会人数多起来,包括使用签约的方式,最终都不能凑效。在许多年挣扎之后,忽然之间,自己家中与妻子的矛盾加上一些丑闻一样的传言将他完全击倒,使他在血气之中成为一个到目前为止都是失败的老人。教会之中出现纷争的时候,有人为牧者鸣不平,要纪念人家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辛苦啊;有人拿出来多年来许许多多牧者专制的事迹以及教会人来人往,许多离开的人的事情…… 对于初信的我来说,这个经历是惨痛的,如同一个远游的游子失去了依托的家的温暖。
仆人Y。
仆人Y是我遇到的第一个“全时间”服事上帝的仆人。在那以前,我想不到这世界上真的有把自己的人生,家庭完全都摆在传福音和服事教会上面。仆人Y和妻子曾经在国内一个坐过监的老弟兄那里聚会服事,后来读神学来到另一个曾经坐过监的老弟兄牧养的教会服事。老弟兄们先后被主接走,仆人Y和妻子在服事之中自己生命之中的破口也在一个特定的时间为自己的服事带来难处,最后不得不离开服事了几年的聚会。
仆人X和仆人Y对于我来讲都是有恩的人。前者会如父亲一样关心我,为我的难处祷告;后者会如同一个大哥哥一样,每次都聆听我的电话,每次给他打完电话内心都感到很平安。Y大哥每每在我告诉他,自己需要感人的恩的时候,提醒我上帝的恩不能忘。在教会经历过纷争的时候,我觉得双方都不对,在遇到讲教会纪律与关键的书籍的时候觉得特别适合那时自己的需要。但是在听到有人评论一间闭关弟兄会背景的聚会执行教会纪律的时候,失去了起初的爱心而沉思。多年之后回想起来,那时觉得最受安慰的还是那些传讲和持守耶稣的吩咐与十字架的信息。道理,神学体系是教会需要的,不过那些东西更加像普通架,而基督徒的生命是因连于元首基督才能够有生命。
学徒T。
接触这位华人神学生是在一家持守纯正基督教新教信仰的英文神学院。这个学校学费很高,治学严谨,在英文教会之中声誉很高,据说毕业生很抢手,而且毕业的神学生在这个神学院的宗派之中的薪水却可以与做电脑工作的薪水相当。T是同样受倪柝声教导的影响的聚会背景,海外第一代基督徒家庭,海外高中毕业或者肄业,回答北京传福音,后来因为已经换了国籍身份的原因不得不回到这个城市。T因为华人背景的受洗的聚会不提供他当年去北京的“服事”的支持和学神学的支持,心中有许多的不满。T的目标是要在教会之中作教导,而且要读到博士学位…… 不知道这位T1弟兄现在怎么样,遇到他的时候我似乎遇到了另外一个自己,也因为上帝让这样的遭遇让我回头审视自己身上的盲点。
学徒M。
遇到M弟兄也是在上面那所英文神学院。在几位华人背景的神学生中,一位英文不好却读完英文神学的大哥(现在在牧会)介绍这位弟兄和我认识。M弟兄那时对我的帮助就在于他不经意间说的几句话。M弟兄也觉得自己的牧会对自己读神学在学费的支持上不够,但是却一直强调,作为牧者对自己牧养的羊必须完全负责。从他话语之中,我似乎能够感受到他内心被主兴起的火热和他现在的经历对于他将来使用生命去牧养主托付给他的教会的那一份心情。这可能是我在没有牧师的弟兄会背景聚会之中体会到的另外一份具有上帝的国度的“胸襟”的表述吧。
学徒L.
L弟兄是本文提及的几位华人神学生之中唯一一位比我略微小一点点的弟兄。遇到他是在居住的城市的华人神学院。L弟兄家里有三个孩子,最大的一个比我的孩子还要小。他告诉我他蒙召的经历,从有意向出来读书到走出这一步他犹豫了好几年。他说一位年长的牧者告诉他,走上这条路无非就是这一生会比别人过的没那么富裕一些。如今这位弟兄开始了在华人教会之中的服事,愿我的主多多祝福给我的弟兄。
说到这里我内心特别特别感恩。回头思想过去的年日,上帝的恩手一直无处不在。藉着身边遇到的不同的人,来启示光照和带领我这个小子一路前行。当人的心去亲近主的时候,总能带领人走上帝本来就为人预备的道路。
老仆人S。
对于已经被主接去的老弟兄S的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那首短诗歌《多祷告多有能力》以及在我急难的时候,他每次遇到我都使用双手握住我的手的情景。S弟兄的年纪近乎祖父辈的年纪。当老弟兄被主接去的时候,我才想起他在我这个小子身上所做的那些触动我刚硬的内心的那些温暖的小事。(林前15:58)在老弟兄的安息礼拜上,才第一次听说老弟兄年轻时候的事情,看着大屏幕上S弟兄兄弟几人在上个世纪四十年代的照片,似乎时空有穿越回去的感觉。一代过去,一代又来,地却永远长存。(传1:4)
老仆人W。
对老仆人W的印象最深的一个细节是他在知道我的家的难处后,一直在为我父亲祷告。他的年纪也是祖父辈的年纪,我是从父亲口中听到W弟兄遇到我父亲的时候,告诉我父亲他一直在为我父亲祷告。这样的一句话足以打动我父亲,也打动了我。也因为这份感动,我出息了W弟兄的安息礼拜。看着棺椁之中如同抽去内核的躯体,安安静静的躺在那里的时候,我第一次体会到生命的终点,信主的人睡了的时候的状态。安息礼拜上作短讲的弟兄,强调他所讲的信息,和安息了的W弟兄躺着告诉大家的是同样的信息。那天的安息礼拜来了许许多多的人。因为W弟兄曾经参与了许多事工,也是某所华人神学院的董事,所以许多人前来。老弟兄的子孙带着笑容回忆老人家睡了以前生活的点点滴滴,也向与会者简要的讲述了W弟兄一生的轨迹。当屏幕显示我熟悉的老弟兄的照片的时候,人的眼泪真的会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落下来的。
一个服事上帝的人,最能够影响他人的是因为信心而有的生命,而信上帝的人的信心是真的可以说话的。道理的装备,能够使人“神学正确”,但是为主受苦,效法基督的仆人的道路却是如同一条学徒受教的道路,也如同一只小牛犊开始学负轭,先向那些辛勤耕耘的老牛学习负轭的路。正如恩主向人所呼召的那样:我心里柔和谦卑,你们当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这样,你们心里就必得享安息。 因为我的轭是容易的,我的担子是轻省的。” (太 11:29-30)
3. 我们在天上的父。
蒙恩的基督徒一定会有肢体的感觉。肢体的感觉一定会有 神的家的见证。这是在基督里配搭,各房联络合适整齐的必然结果。清晨无法入眠,思想主祷文,却止于我们在天上的父这几个字。摩西为 神的家尽忠,上帝的独生爱子在十字架上成就的事,不得不被人思想和传讲。
同蒙天召的圣洁弟兄啊,你们应当思想我们所认为使者、为大祭司的耶稣。 他为那设立他的尽忠,如同摩西在 神的全家尽忠一样。 他比摩西算是更配多得荣耀,好像建造房屋的比房屋更尊荣; 因为房屋都必有人建造,但建造万物的就是 神。 摩西为仆人,在 神的全家诚然尽忠,为要证明将来必传说的事。 但基督为儿子,治理 神的家;我们若将可夸的盼望和胆量坚持到底,便是他的家了。 (来 3:1-6)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奉献支持|约拿的家

GMT+8, 2019-10-23 19:39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JONAHOME.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