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拿的家』基督徒网络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章节  
经文
查看: 813|回复: 4
收起左侧

论灵意解经——司布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4-1 13: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论灵意解经很多讲道学书籍的作者,对于偶然以灵意解释一段经文,都用毫无保留的言语加以谴责。

他们说:“要挑选那些表明一种清楚、按字面原本意义的经文;决不可超越经文明显的含义;绝不可去调节经文,让经文适应你自己;这是文化造作之人的手段,江湖骗子的伎俩,低劣品味和厚颜无耻的可憎表现。”

当恭敬的人就要恭敬他,但是我冒昧并不认同这种高见,我相信这更多是过分挑剔,错谬多于正确;更多是表面有道理,虚假多于实情。

偶然讲解被人遗忘、离奇有趣、很有意思、奇特的经文,这可能给人带来极大的益处;我深信,如果我们去征求一群实际、成功的传道人,并非理论家,而是实际在第一线工作的传道人的意见,大多数人会赞同我们的主张。也许这个世代有学问的拉比太崇高、太属天,以致不能屈尊俯就低微的人;但是我们这些没有高等文化、或者渊博学问、使人沉醉的流利口才可以夸口的人,认为正是使用这些高贵人士排斥的方法,就是有智慧;因为我们发现,这是其中一种保守我们不落入沉闷形式主义常规的最佳方法,并且它给我们提供一种盐,给人嫌没有味道的真理加上滋味。

许多在赢取灵魂方面的伟人发觉,有必要给他们的事奉一个刺激,时不时开出一条人从未走过的路,以此吸引听众的注意力。经验没有教导他们这是错的,而是相反。我的弟兄们,在限度之内,不要害怕作灵意解经,或者使用别人很少讲解的经文讲道。继续探究圣经里面的经文,不仅仅讲明它们明显的意思,这是你们一定要去做的,还要从它们当中引伸出可能不在于它们表面的含义。

谨慎听从我的意见,但我要认真建议你们,让那些超级细致的批评家们看到,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去拜他们竖立起来的黄金偶像。我建议你们在某种限度和界限之内运用灵意解经,但是我祈求你们不要在这建议的幌子之下,一头扎进无休止和不慎重的“想象”(这是乔治·福克斯(George Fox)的叫法)这做法当中。

不要因为你们得到建议要洗浴,就淹死自己,或者因为别人说单宁是一种很有价值的止血剂,就把自己吊死在一棵橡树上面。一件正当可行的事做得过分,就是一宗罪了,就好像火在火炉里是好的仆人,但是在一座烧着的屋子里猖獗,就是一个糟糕的主人了。就算是好事,如果太多也会让人因为吃得过度而不适恶心,没有什么比我们眼前这种情形更明显表明这种事实的了。

一. 要遵守的第一条法规就是——不要使用不合理的灵意解经来强解一段经文。这是一桩违反常识的罪。

有一伙传道人是何等可怕地击打神的话语,把它打得鲜血淋漓,他们把经文绑在拉肢刑架上,强迫它们招出它们本来根本不会说出来的话。罗兰·希尔(Rowland Hill)在他的《乡村对话录》中给我们讲的那位乱泼水先生,只不过是人数众多的一代人的典型而已。

书中描写这位所谓尊贵的先生,按照法老膳长梦见的“我头上顶着三筐白饼”这节经文作讲论。我的一位朋友把他称为“三重受膏傻子榔头”。这位先生按此经文讲道,讲论三位一体!一位可敬的基督的牧者,值得尊敬和优秀的弟兄,在他所处的郡份之内是其中一位最能教导人的牧师,他对我说,有一天他发现一位工人和他的妻子没有来他的会堂聚会,一个星期天接一个星期天,他都没有见到他们,然后有一个星期一,他在大街上遇见那作丈夫的,他对他说:“嗨,约翰,最近我都见不着你了”。

他得到的回答就是,“是啊,先生。似乎在你的事奉之下,我们不能像过去那样受益了。”“真的吗,约翰,听到这句话我太难过了。”“嗯,我和我太太喜欢恩典教义,所以最近我们去听保乐先生(Mr. Bawler)讲道了。”“啊!你是说那个极端加尔文主义聚会里面的那位好人吗?”“是的,先生,我们真是太高兴了;在那里我们得到合适、美好的粮,份量十足。先生,尽管作为一个人,我总是尊敬你的,但在你的事奉之下我们营养不良。”“我的朋友,没事的;当然你应该去可以让你的灵魂得到好的喂养的地方,我只是希望那喂养是好的;但是上个星期日你得着了什么?”“哦!先生,我们有最令人兴奋的一天。

早上我们——我不好意思对你说——但我们真是有一段非常宝贵的时光。”“哦,但是约翰,聚会讲了什么?”“先生,感谢主,保乐先生带领我们进入那一段经文,‘你若与官长坐席,要留意在你面前的是谁。你若是贪食的,就当拿刀放在喉咙上。’”“他从这经文讲解了什么?”“嗯先生,我可以告诉你他从这经文讲解了什么,但是我首先想知道,对这经文你会怎么说。”“约翰,我不知道。我想我根本不会选这经文。

但如果我非要按照它来讲,我就会说,一个放纵饮食的人,当他在大人物面前的时候,要小心自己的表现,否则他就会败坏了自己。就算在今生,贪食也是败坏人的。”那个人说:“啊!这就是你用死的字句处理这经文的方法。就像那一天我对我太太说的那样,自从我们去听保乐先生讲道,圣经已经向我们如此打开,我们能比从前看到多得多的事情。”“是的,但是保乐先生用他的这经文对你们讲了什么?”“嗯,他说一个贪食的人,就是一个刚刚归正的人,对讲道肯定大有胃口,总是想要食物;但他对食物并不总是讲究。”“约翰,还有呢?”“他说,如果这个刚刚归正的人去坐在一位官长面前——这就是说,一位律法主义的传道人,或者讲本分信心的人面前,这对他就很糟糕了。”“但是约翰,刀又是怎么一回事?”“先生,保乐先生说,听律法主义传道人讲道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这肯定要败坏那个人的;先生,他倒不如马上割他的喉咙好了!”

我猜那讲的主题就是,对于年轻的基督徒来说,除了去听那极端门派传道人讲道之外,听任何传道人的结果都是有害的;从当中得出的道德教训就是,这位弟兄回去听他从前的牧师讲道还不如割自己的喉咙好了!这真是对经文作了相当的调节了!你们这些批评家,我们把这样的死马交给你们的狗牙去吞咬好了,按你们的意思怎样撕裂,怎样吞噬都没有问题,我们不会责怪你们的。

我们听过另外一位表演家是怎样表现他对箴言21:17的看法的。“爱宴乐的,必致穷乏。好酒爱膏油的,必不富足。”箴言是爱好灵意解经的人喜欢在当中游戏的地方。我们这位大人物是这样处理这节箴言的:“‘爱宴乐的’,就是享受蒙恩之道的基督徒,‘必致穷乏’,就是他必在灵里虚心;‘好酒爱膏油的’,这就是说,以圣约的赐福大大欢喜,享受福音的酒和膏油,‘必不富足’,就是,他不看自己为富足;”这表明那些虚心的人是何等卓越,他们如何享受福音的欢乐——这本身是一种非常正确的思想感情,只是我属肉体的眼睛在经文里看不出这一点。你们都听说过威廉·汉廷顿(William Huntingdon)对以赛亚书11:8出名的解释:“吃奶的孩子必玩耍在虺蛇的洞口,断奶的婴儿必按手在毒蛇的穴上。”“‘吃奶的孩子’,就是在恩典中作小孩子的,‘必玩耍在虺蛇的洞口’,‘虺蛇’,就是阿民念主义者,‘虺蛇的洞口’就是阿民念主义者的口。”接着他叙述了思想单一的人所作的游戏,是阿民念主义者的智慧无法与之匹敌的。

另外一个神学门派的教授们通常都是有理智的人,不会还礼报复,否则反律主义者就会发现,自己与鸡身蛇尾怪同是一伙,反对他们的人会站在他们的洞口骄傲地向他们骂阵。这样的滥用只能伤害那些如此滥用的人。

神学上的差异最好还是通过解释和实施,而不是通过这样的插科打诨加以解决。有时候荒唐可笑的结果是出于高傲膨胀的一派胡言。举一个例子就足够了。

有一天,一位值得尊敬的牧师告诉我,最近他一直在向他的会众传讲以斯拉记里面的那二十九把刀。我肯定他会谨慎处理这些利器,但是我不得不说,我真希望他没有效法那位非常聪明的解经家就好了,那人从这些刀的奇数里看到启示录中的二十四位长老。箴言里有一段话是这样说的:“使地震动的有三样,连地担不起的共有四样。就是仆人作王,愚顽人吃饱,丑恶的女子出嫁,婢女接续主母。”一位乱说胡话的灵意解经家宣称,这是恩典在人心中动工的美好画面,表明了那使阿民念主义者震动、让他们争吵不休的事情。“‘仆人作王’,就是当神使我们这样的可怜仆人与基督一同作王的时候;‘愚顽人吃饱’, 就是当我们这样可怜愚顽的人吃饱了福音真理最好食物的时候;‘丑恶的女子出嫁’,就是当罪人与基督联合的时候;‘婢女接续主母’,就是当我们这些在律法之下可怜的婢女,作奴仆的人,进入撒拉的特权,成为接续我们主母的人的时候。”

这些只不过是教会中怪异之事的一些例子,这些怪事就像每天如此之多积聚在滑铁卢战场上的文物,那些更年轻不明事理的人以为它们是无价的珍宝。但是我们已经让你们听得厌烦了,不想浪费你们更多的时间。你们需要得到警告,离开所有这些极其愚昧的事情!像这样的唠唠叨叨是给圣经摸黑,是对听众常识的羞辱,是可悲地降低了牧师的身份。

然而,这并不是我们向你们推荐的灵意解经,就像黎巴嫩的荆棘并不是黎巴嫩的香柏树一样。要回避那些对圣经幼稚的轻慢和令人愤怒的曲解,这样的事情要使你们成为愚昧人中的智慧人,但也要使你们成为智慧人中的愚昧人。

二. 我们要讲的第二点就是,绝不要按灵意解释粗俗的题目。

我们有必要说这一点,因为乱泼水先生家族说话让端正的人脸红时,他们最乐在其中。有一种金龟子,是在污物中繁衍的,这种生物在人类当中有它的原型。此时我岂不想起一位很有名气的神学家吗?此人用令人惊奇的热情和刺激感官的激动,详细描述圣经里面讲的被切成十块的那位妾士的事情:真是连杀人狂魔本人也做不了这件事。

人对耶利米书和以西结书里面更严肃、更让人觉得害怕的明喻,说了何等可憎的话!在圣灵披上面纱、简单朴素的地方,这些人把面纱撕掉,说的话除了只有恶舌之人斗胆敢说的之外,没有人会像他们一样说话。

我不是神经质、过分拘谨,的确,我根本就不是这样;但是用照料产妇的产褥护士为例子解释新生,详细解说割礼这个礼仪,详细描述婚姻生活,这些会惹起我的怒气,让我想要和耶户一样,下令把这无耻之人从被这如此铁面的厚颜无耻羞辱的高位上摔下去。我知道有人说这句话,“Honi soit qui mal y pense”(“愿心怀恶意者遭辱——译者注),但是我敢断言,思想纯洁的人不应该受到从讲坛而来的最轻微粗俗气息的影响。凯撒的妻子一定不可引发人猜疑,基督的牧师在他们的生活中必须不可有污点,言辞必须不可有污迹。

先生们,一些传道人在讲道中乐意表演的亲嘴和拥抱是令人作呕的:雅歌宁可不去解说,也强于像它经常遭受的那样,被人在污泥中拖着走。年轻人在言语上特别需要小心谨慎,特别警醒端庄、纯洁;老人可以得到原谅(我根本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是一个年轻人,如果他迈出正派严格的界限一步,就完全没有借口了。

三. 接着是第三点,绝不要为了表现你们是何等与众不同的聪明人而去灵意解经。

这样的企图是邪恶的,所用的方法是愚蠢的。只有一个无比的傻瓜,才会尝试去做十有八九的人都能做得相当好的事,以此来吸引人的注意。某一位候补牧师曾经以“只是”这个词讲过一篇道,他希望这样可以讨好会众,他想他们会因着一位弟兄有如此的能力,可以根据仅仅一个连接词,就如此奇妙地进行阐述而高兴不已。他的题目似乎要说这个事实,就是尽管一个人的品格可能有好的地方,或者一个人所处的位置可能有值得羡慕的地方,但我们所有人都肯定会有难处,都有试炼:“乃缦在他主人面前为尊为大,只是……”。这位演说家走下讲坛的时候,执事们说,“先生,你给我们作了一篇独特的布道,只是——你不是适合这个位置的人,对此我们看得很清楚。”

哎呀!机智变得如此平常,就给它自己敌人的手中送上了一件武器!要记住,就算你能够把它做得很好,但灵意解经并非是天才如此奇妙的彰显,若不慎重,它就成了最容易揭露你们极大愚昧的方法。先生们,如果你们想要以放荡、大胆的解释效法奥立金(Origen),那么你们就应该去看他的生平,仔细留意他怎样容许狂野的幻想篡夺了控制他判断的绝对权力,使他那极奇妙的思想被拉入愚昧当中;并且如果你们出来想让自己去与过往世代庸俗的演说家展开竞赛,那么让我提醒你们,小丑戴的系铃帽已经不能像几年前那样吸引同样的观众了。

我们第四个警告就是,绝不要曲解圣经,给它赋予新奇和所谓属灵的含义,免得你们在神为保守和终止默示所加的那严肃咒诅上有份。

梅登黑德的库克先生觉得自己有责任和威廉·汉廷顿分道扬镳,因为他把第七条诫命说成是主对祂的儿子说,“不可贪恋魔鬼的妻子,即非选民。”人只能说,太糟糕了!我们要厌恶如此的亵渎。你们会出于本能远离这样的事。

 楼主| 发表于 2019-4-1 13:10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有,绝不可让你们的听众忘记,你们作灵意解释的圣经叙述是历史事实,而不仅仅是神话或比喻而已。经文首先的含义绝不可被你们想象的洪流淹没;它一定要得到清楚的宣讲,被容许占据首位;你们对它的灵意解释,绝不可把它原本的含义扔掉,甚至不能把它推到后面。圣经不是一本机巧寓言,或者富有教育意义的诗一般传统的汇编;它教导的是按字面表达的历史事实,启示的是深邃的现实:让你们对这个事实的坚信向那些接受你们服事的人表明出来。如果讲坛看上去是认同那种怀疑论的假说,就是圣经只不过是一本编制得很好的神话记录而已,其中一点点的真理被溶解在诗意和想象细节的海洋里,那么教会就有祸了。

然而,存在着合理的范围,让人可以灵意解经,或者倒不如说,可以让人发挥那使人去灵意解经的特别恩赐。 例如,你们经常被教导,预表为圣化机智的发挥提供了广阔的空间。在你们面前己有旷野中的会幕,它一切神圣的器具、燔祭、平安祭,以及各样其它在神面前献上的祭,你们为什么还需要去找“丑恶的女子”来作讲道题目呢?有圣殿和它一切的荣耀在你们面前,你们为什么还要苦苦寻求标新立异之事呢? 解释预表最大的能力,可以在神话语无疑的象征当中大大派上用场,进入这样的操练,这是安全的,因为这些象征是神设立的。当已经穷尽所有旧约的预表,你们还有上千样隐喻的传世宝物。便雅敏·基兹(Benjamin Keach)在他下很大功夫写成的论述中最实际地证明,真理的矿脉是隐藏在圣经的暗喻之下的。

顺便说一句,他著作的这个方面,就是他让隐喻不仅用四脚奔跑,还让它们像蜈蚣一样用百足行走,是应当受到批判的;但是它并不配受亚当·克拉克博士(Dr. Adam Clarke)给它的责备。克拉克博士说它比任何同一类的著作更降低了传道人和会众的品味。谨慎解释圣经诗意般的暗示,这对你们的会众来说是至为合适的,依靠神的祝福,它带来的益处并不会少。

但是假设你们已经解释了所有公认的预表,也已经阐明了象征和比喻的说法,你们对比喻的想象和喜爱难道就应该去睡觉了吗?绝非如此。当使徒保罗在麦基洗德身上发现一个奥秘,讲到夏甲和撒拉,说“这都是比方”的时候,他就给了我们一个先例,在除了上面提到的两方面以外去发现合乎圣经的寓言。确实,历史书不仅在这里或那里给我们看到一个寓言,而且在整体的安排上,似乎是有象征性的教导的。

安德鲁·朱克(Andrew Jukes)先生在他关于创世记中预表的著作前言中有这么一段话,要向我们表明,一个有敬虔思想的人,仍可以无牵强地构造出一种至为细密的理论:“作为接续而来的基础或根基,神首先让我们看到,从人而出的是什么,以及不管是凭本性还是靠恩典,从旧的亚当的根生出的生命所有不同的表现,这就是创世记。然后我们看到,从亚当而出的,不管是好是坏,都一定需要救赎;所以靠着羔羊的血,一群选民从埃及被拯救出来,这就是出埃及记。在救赎显明之后,我们看到选民的经历,是需要来到圣所中的救赎主神的面前,以及学习进入的道路,我们从利未记中明白这点。

接下来在这个世界的旷野中,作为从埃及(那受奴役之家)到过约旦河那一边的应许之地的客旅,我们学习到旅途(就是从那神迹奇事及人的智慧之地到流奶与蜜之地)的试验,这就是民数记。然后是要用旷野交换更美之地的愿望,然而在经历到救赎之后有一段时间,选民退缩而没有进入;这就应验选民在某一个阶段希望认识复活的大能,即使现在活着也像生活在天的愿望。

如果要这样,就一定要接下来得到子民必须遵守的法则和命令,我们就有了申命记,就是第二次颁布律法,第二次的洁净,它指明向进步的道路。在这时候我们确实抵达迦南。我们越过约旦河:我们在实际中认识了肉体的死,也知道割礼和把埃及的羞辱从我们身上辊去的含义。

我们现在明白了什么是与基督一同复活,什么是不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天上执政的、掌权的争战的意思,这就是约书亚记。接着是选民在属天之地上的失败,原因是没有征服迦南人,而与他们结盟,这就是士师记。在这之后教会当知道的不同管治形式,在列王记上下得到回顾,从第一次在以色列设立统治,直到它的灭绝,那时因着他们的罪,巴比伦的统治取代了选民的统治。

当这一切及其所带来的全部羞辱都被认识到时,我们看到选民的余数,各自按照其程度,尽其所能复兴以色列;一些人像以斯拉那样,回归建造圣殿,就是恢复真敬拜的形式;另一些人,就像尼希米那样,上来建造城墙,就是得到外邦人的许可,重新建立薄弱的、对古代政体的模仿;而在以斯帖记中,第三群余民,他们被捆绑,但还是忠心,虽然整卷书中从未出现过神的名(这就是他们所处状态的特征),可是他们靠着神的护理得拯救。”我绝不是推荐你们要像我刚刚引用的这位别出心裁的作者有时候的样子,大大沉浸在他那容易导致神秘主义的倾向之中,但无论如何,如果你们读圣经足够认真,留意圣经各卷书总体的方向,以及它们作为一个预表体系的连续性,你们就会带着大大加增的兴趣来读神的话语。

还有,那些转而去进行灵意解经的能力,在对那些通过细微和单独分开的事实表现出来的重大、总体性的原则进行概括这方面也会大大派上用场。这是一项机智、有教育意义、以及合理的工作。也许你们不会根据“拿住它的尾巴”这句经文讲道,但是从它生出来的这句话,就是“凡物都有拿住的办法”,这是很自然的。摩西拿住蛇的尾巴,同样,有一种抓住我们所受苦难的方法,可以让它们在我们手里发硬,变成行奇事的仗;有一种抓住恩典教义的方法,有一种直面不义之人的方法,等等。

在数以百计的圣经小事情上,你们可以找到重大的总体性原则,是圣经的任何经文都没有按字义清楚表达出来的。请看下面纪先生(Mr. Jay)的几个例子。他根据诗篇74:14“祢曾砸碎鳄鱼的头,把它给旷野的禽兽为食物”教导说,属神、奔走天路之人的至大敌人要被杀灭,想起所蒙的怜悯,圣徒的精神就会振奋。从创世记35:8“利百加的奶母底波拉死了,就葬在伯特利下边橡树底下,那棵树名叫亚伦巴古”,他讲论关于好仆人,以及死亡必然来临的事情。根据撒母耳记下15:15“王的臣仆对王说,我主我王所定的,仆人都愿遵行”,他表明,基督徒用这样的言语对基督说话是合宜的。

要是有任何人反对纪先生如此有效、有见识地大大使用的灵意解经的方式,那么你们就根本无需受那种人意见的支配。我按照自己的能力,很自由地做同样的事,这样的很多讲道的大纲,可以在我那本题为《静夜亮光》的小书里找到,它们也散落在它的姊妹篇《清晨甘露》里,尽管挥洒不像在《静夜亮光》里那样慷慨大方。

一个按照牵强、不合理的基础作很好布道的突出例子,可以在埃弗拉德(Everard)的《福音宝库》中看到,他讲论的是约书亚记15:16,17。经文是这样的:“迦勒说,谁能攻打基列西弗,将城夺取,我就把我女儿押撒给他为妻。迦勒兄弟基纳斯的儿子俄陀聂夺取了那城,迦勒就把女儿押撒给他为妻。”这位传道人所讲的大体是这样,他是按照对这些希伯来专有名词翻译出来的意思讲的,这样他把这经文读作:“好心肠说,谁能攻打字句之城,将城夺取,我就把我女儿幔子裂开给他为妻。俄陀聂把这看作是神合适的时间、机遇,就与押撒结婚,就是享受到幔子的裂开,这样就得到上泉下泉。

”难道没有其它的办法让我们看到,我们应当查找圣经内在的含义,而不要仅仅满足于圣经的字句吗?解释和应用我们主讲的比喻,这就给成熟、有节制的想象提供了最广阔的空间,如果你们把这些都讲完了,那么还有神迹,它们在象征性的教训方面是内容丰富的。毫无疑问,神迹是我们的主耶稣基督行出来的讲道。在祂无与伦比的教训中有祂“言语的布道”,在祂举世无双的作为中有祂“行为的布道”。

尽管特伦奇(Trench)在教义方面有很多不足,但是讲到神迹,他在这方面对人是最有帮助的。我们主一切的大能作为都充满着教训。看看主医治那个又聋又哑之人的这个故事。那个可怜人的疾病大大暗示了人失丧的光景,我们主的行事方法,是至为启发性地表明了救恩的计划。“耶稣领他离开众人,到一边去”——人一定要感受到他自己的人格和个性,一定要被带领进入到孤独的光景。祂“就用指头探他的耳朵”,这表明毛病的根源;主让罪人明白他们的光景。

“吐唾沫”——福音是一种简单、遭人藐视的途径,罪人要得救,就一定要让自己降卑,才能接受福音。祂“沫抹他的舌头”,进一步指出这毛病在何处——我们对需要感觉渐渐增强。祂“望天”——耶稣提醒祂的病人,一切的力量都一定要从上头而来——这是每一个寻求神的人都一定要学会的功课。祂“叹息”,表明这位医治者的忧愁是我们得医治的途径。

然后祂说,“以法大,就是说,开了吧”——这是恩典有效的话语,它产生了一种立即、完全和持久的医治。你们要从这样的一篇解释学到一切,从而要相信基督的神迹是一个伟大的画廊,在人当中彰显祂的作为。然而应当以此作为教训,就是所有讲论比喻、暗喻的人都当谨慎。吉尔博士(Dr. Gill),他的讲坛仍竖立在这家教堂里,人提起他的名字,一定要带着尊重与敬意,但是他对浪子这个比喻的解释令我吃惊,在某些要点上它荒唐得令人难过。这位有学问的解经家对我们说:那“肥牛犊”就是主耶稣基督!人看到灵意解经到了这个地步,真是要打寒战。还有他对好撒玛利亚人的解释。

那受伤的人被安放在上面的那头牲畜,也是我们的主耶稣,以及好撒玛利亚人给客店主人的二钱银子,就是旧约和新约,或者是洗礼和主餐这两种圣礼。

尽管有这样的警告,但是对于那些具有罕见诗人气质的人,比如约翰·班扬(John Bunyan),他们作灵意解经时,你们要对他们大大宽容。先生们,你们有没有看过约翰·班扬对所罗门圣殿所作的灵意解释?那是一个最了不起的成就,即使有一点牵强,它却充满归神为圣的精巧。让我举一个例子,看他其中一个最牵强的解释,看看我们能不能做得更好。它是关于“分成两扇的圣殿的门”:“正如我之前对你说的,这门的两扇是折叠的,这就是暗示,它们有某种重要的意义。通过这一点,一个人,特别是一位年轻的门徒,可能很容易犯错;以为在只不过是打开一部分的时候,整段经文就都敞开了,而可能还有三部分,是他还没有发现的。

正如我之前说过的那样,这些门是从来没有完全敞开的,我是指预表的实体;还从来没有任何人见过那是在基督里的一切丰富和完全。所以我说,一个刚来的人,如果他按照目前的眼见判断,特别是如果他看到的只是一点点,就可能很容易出错,因此这样的人,极多时候是非常害怕的,他们绝不会进入当中。刚来的人啊,你会怎么说,这岂不是你灵魂的光景吗?所以在你看来你是太大,如此巨大,如此一个有着桶一样大肚子的罪人!但是,你这罪人啊,不要怕,这门是折叠的门,是可以开得更大的,在这之后又开得更大;所以当你来到这门前,以为没有足够的地方让你进入的时候,叩门,就给你开得更宽广,你就要被接进去(路11:9;约6:37)。

这样,不管你是谁,你已经来到门(圣殿是它的预表)前,不要相信对事情的第一印象,而要相信有丰盛的恩典。你还不知道基督能做什么,因为那门是折叠的门。祂能‘充充足足的成就一切,超过我们所求所想的’(弗3:20)。

正如我告诉你的那样,这些门装在其上的门枢是用金子做的;这代表它们被爱的动机和行动推动,也代表所开的方式是丰富的。向神开的大门,的确是靠着金子的门枢打开的。这些门挂在其上的门框是用橄榄木造的,那是丰润多油的树木,表明它们绝不像那些门枢缺少油滋润的门一样开得不情愿,或者开得缓慢。它们总是多油的,所以对那些敲门的人,是开得很容易、开得很快的。所以你看到了,那住在这殿中的祂,是白白赐予,无条件地爱,尽全心向我们行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4-1 13:11 | 显示全部楼层
祂说:‘我必欢喜施恩与他们,要尽心尽意,诚诚实实将他们栽于此地’(耶3:12,14,22;32:41;启21:6;22:17)。因此这多油的木,或者这些门挂在上面的橄榄木的门框象征的恩典的膏油,的确让它们向人轻巧和坦诚地打开。”当班扬解开用松木造的门的意义时,除了他还会有谁这样说呢?“松树也是鹤,那不洁净的鸟的房屋,就像基督是罪人的庇护港和隐蔽所一样。经文说,至于鹤,松树是它的房屋;同样基督对那些看到自己没有隐蔽所的罪人说,‘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祂给受欺压的人作避难所,在患难的时候作避难所(申14:18;利11:19;诗109:17;74:2,3;太11:27,28;来6:17-20)。”在他写的《黎巴嫩林宫》中,他更迷糊,但是他走出来的方式,是没有其他人能像他那样的。他发现“每行柱子十五根”这个谜太深,是他不能明白的,就把它放弃了,但在放弃之前他还是对这个问题作了一些勇敢的解释。

班扬先生是所有寓意解经家的首领、头和主,不是我们可以跟从、进入预表和象征言语那深处的。他游泳,但我们只不过是涉水,决不可越过我们能承受的深处。

在结束这篇演讲之前,我忍不住要勾画一两个我最早期的时候熟悉的灵意解经的例子。我绝不会忘记一篇由一个没有受过教育、但却是了不起的人所讲的布道,他是我乡间的近邻。我有他亲口讲论的笔记。我希望它们会继续是笔记,在这个世界上永远不再被传讲。经文是“猫头鹰、夜鹰、鱼鹰。”这可不会打动你们,让你们觉得内容极其丰富;它也没有这样打动我,所以我很天真地问:“标题是什么?”他至为顽皮地回答:“标题?嗨,把鸟脖子给拧了,直接就有三个标题,就是猫头鹰、夜鹰、鱼鹰。”他显明,这些鸟儿在律法下都是不洁净的,很清楚预表了不洁的罪人。

夜鹰是偷偷摸摸偷盗的人,也给他们卖的东西掺假,偷偷欺骗邻舍,而不被怀疑是恶棍。至于猫头鹰,它们预表醉汉,总是在晚上最活跃,到了白天,走路时几乎把头撞在柱子上,因为他们实在是太昏昏欲睡了。

在口头宣信的人中也有猫头鹰。猫头鹰的毛被拔光,就是很小的一只鸟儿;它看起来大,只不过是因为它身上有这么多的羽毛;同样,很多口头宣信的人全部都是羽毛,如果你能把他们出于夸口的宣信拿掉,他们剩下的就只有一点点了。然后是鱼鹰,就是教会里的神职人员,在教堂里张开口,总是发出同样的声音,也因依靠教堂的差饷和十一奉献,而靠别的鸟的蛋生活。鱼鹰好像也是鼓吹自由意志的人,他们总是在唱“做-做-做-做。”这岂不是太过分了吗?然而,在讲这篇道的人来看,它看上去根本就不特别或奇怪。

这同一位尊敬的弟兄也讲了另一篇同样奇特、但更有创意和用处的道;那些听过的人,直到死的那天都不会忘记。它是按照这经文讲的:“懒惰的人,不烤打猎所得的。”这位老好人靠着讲坛说:“那么我的弟兄们,他就是一个懒惰的家伙!”那是序言,然后他继续说:“他出去打猎,千辛万苦之后抓住一只兔子,然后太懒,不去烤它。他真是一个懒惰的家伙!”这个好人让我们大家都觉得,这样的懒惰是何等荒谬,然后他说:“但是你们很有可能就像这个人一样,应当受到责备,因为你们正在做同样的事情。

听说有一位很受人欢迎的牧师从伦敦下来,你们就给车套上马,骑着马车走十里二十里路去听他讲道;你们听了这讲道,却忘记了从中得益处。你们抓住兔子,却不烤;你们去打猎,寻求真理,然后你们不接受它。”然后他接着表明,就像肉需要煮,才能预备好被身体吸收一样(尽管我想他并没有使用“吸收”这个字眼),同样真理需要经历一个过程,然后才会被大脑吸收,好让我们可以以它为食物,吃了成长。他说他要演示给我们看如何煮一篇讲道,他也最有启发性地这样做了。他就像烹调书一样开始——“首先捉住你的兔子。

同样,首先抓住一篇福音讲道。”然后他宣告,有很多讲道是不值得去捉的,好的讲道很稀少,少得令人难过,要听到一篇纯正、老式、加尔文主义的讲论,无论花什么代价都值得。在捉住布道之后,因着传道人的软弱,有很多内容可能没有益处,就一定要扔掉。在这一点上他详细阐述,对我们听到的事情要作分辨判断,不要相信任何人说的每一句话。

然后接着是怎样烤一篇布道的指引;用记性的烤肉铁签,从讲道的这一头穿到另外一头,在默想的烧烤架上翻转,在一颗真正温暖和迫切之心的火焰之上,这样,这布道就要被烤好,准备释放真正的属灵养分。我只是给你们大纲好了,尽管这看起来有一点好笑,但是听众却不这样认为。它充满寓意,从头到尾吸引着会众的注意。

一天早上我这样问候他:“我亲爱的先生,你好吗?我很高兴你这一大把年纪,还如此健康。”“是啊,即使是一个老人,我身体也是很好的,几乎不觉得自己有什么衰老的地方。”“我希望你的健康在未来的日子里可以保持,也可以像摩西一样,下到坟墓里去的时候眼睛还不昏暗,体力还不减退。”这位老先生说:“这都很好,但是首先,摩西从来没有下到坟墓里去,他是上到坟墓里去的;接着,你一直在讲的是什么意思?摩西的眼睛为什么不昏暗?”我很谦卑地说:“先生,我想是他日常的生活方式和安静的灵,帮助他保守他的能力,使他成为一个满有活力的老人。”“很有可能,”他说,“但这不是我要讲的:整件事情有什么含义?有什么属灵教训?岂不就是这一点吗:摩西是律法,主在祂工作成就的山上给了律法何等荣耀的终结;神口中一个吻,是何等甜美地就让律法一切的可怕都睡去了!

我要提醒你,律法不再定我们为有罪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它的眼睛变得昏暗,使它看不到我们的罪,也不是因为它咒诅和惩罚的威力衰退;而是基督已经把它带到山上,荣耀地把它终结了。”这就是他平常的言谈,也是他的事奉。愿他安息。他早年的时候是放羊的,后来牧养人群,并且正如他常对我说的:他“发现在两者之中,人更像羊一般愚蠢。”在他带领之下,找到通往天堂之路的归信之人是如此众多,以致当我们想起他们的时候,我们就像那些看见那位因着彼得和约翰的话就跳跃行走的跛子的人,这些人准备要批评一番,但是“看见那治好了的人,和他们一同站着,就无话可驳。”

我要用这句话作为结束,我重申这意见,就是在慎重和判断的引导下,我们可以偶然使用灵意解经,给我们的会众带来美好的果效;肯定的是,我们将会激发他们的兴趣,让他们保持清醒。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1 18:22 | 显示全部楼层
【林前2:12】 我们所领受的,并不是世上的灵,乃是从神来的灵,叫我们能知道神开恩赐给我们的事。
【林前2:13】 并且我们讲说这些事,不是用人智慧所指教的言语,乃是用圣灵所指教的言语,将属灵的话,解释属灵的事。(或作将属灵的事讲与属灵的人)
【林前2:14】 然而属血气的人不领会神圣灵的事,反倒以为愚拙。并且不能知道,因为这些事惟有属灵的人才能看透。
【林前2:15】 属灵的人能看透万事,却没有一人能看透了他。
灵意解经,是指要看出经文字句里的属灵教训,但是却不能私意解释,要不然就是自取灭亡。我们对经文的解释,不能违背圣经的一贯原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4 15:25 | 显示全部楼层
太长了,我只看了第一部分,看到那些歪曲的灵意解经,心里很难受,就像听到用指甲刮黑板的声音那样难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奉献支持|约拿的家

GMT+8, 2019-10-22 09:10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JONAHOME.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