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拿的家』基督徒网络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章节  
经文
楼主: aaron123123123
收起左侧

《警钟长鸣》(许梅骊著2018) 第十五章 倪柝声的理论与实践(一)复职前(全文)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9-2-21 09: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aron123123123 于 2019-2-21 10:01 编辑

《警钟长鸣》(许梅骊著2018) 第十五章  倪柝声的理论与实践(一)复职前


倪柝声的教会论

倪柝声的教会论可以从他早年的《默想启示录》中见其端倪。此书是从达秘和司可福的时代论中有关教会论点的见解而来。

《默想启示录》(1925.12-1927.12,倪文3-5册)

倪氏通过《默想启示录》,讲解约翰在《启示录》第二至三章中给亚西亚七教会的信,推出他的地方教会理念。

1. 教会只能是「一地一会」。

倪氏说:

这七个教会是「在」(原文)亚细亚省。约翰并不称她们为「亚西亚教会」。全亚西亚不是一个教会。全国的人,断无可合为一个教会的事。……亚西亚并没有教会;然而,有教会在亚西亚。再者,这里并不说,「在亚西亚的教会」,乃是说,「在亚西亚的七个教会。」圣经里面并没有什么「协进会」、「联合会」。在亚西亚的各个教会,并不联合成为一个在亚西亚的大教会。她们仍是单个的,她们乃是就地为政,各自为政,直接向主负自己的责任。虽然她们都是在亚西亚,然而,圣经分别她们,称她们为「在(原文)以弗所」,「在士每拿」……等教会。……在这里我们就要看见,以「中华基督教会」称许多联合的教会之非了。再者,当我们读十一节时,看见这七个教会都是没有名称的,以弗所、士每拿……等都是地名。圣灵只说在某地方的教会,并不说在某地方的某某教会。从主的眼光看来,祂的儿女并不能因着会名而分。主是以一个地方,像以弗所、士每拿……,为教会的单位。现今一个地方有几个教会(?),实在不是主的意思。……对于教会,神的儿女们都知道宗派之非;然而,究有几个因此离开宗派呢?……最可怜的,就是人不肯听从主,打算组织许多的会团,以代替主在圣经里所设立简单的方法。(倪文4:16-18

亚西亚七教会预表世界各时各地的教会情形。倪氏说:

这是神对祂在世各个教会的思想,这七个教会并没有一个普通或公共的名称;她们并不合称为某某公会。……这与晚近的宗派是何等的不同!……圣经里面并没联合各地教会,而成一个公会之习!……一件事叫我难过的,就是神的儿女从前不照着神旨而合一,而分出许多的名目来;现在虽然联合已有动机,然而仍然难免违反神旨,因为这种联合不过谋形式上、名称上的统一而已,并非「用爱心互相宽容,用和平彼此联络」。如此的联合,又不免为启示录十七章的大巴比伦开路!言之可叹!(4:60-6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2-21 09: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aron123123123 于 2019-2-21 10:05 编辑

《警钟长鸣》(许梅骊著2018) 第十五章  倪柝声的理论与实践(一)复职前


2. 亚西亚七教会

1)以弗所-使徒后教会。(启2:1-7

倪氏说:「这个教会有三个错误:(1)忘记了主的能力和同在;所以,主叫他们记起祂右手里拿着七星,行走在其灯台中间;(2)他们离弃当初的爱心;(3)他们仰望人类的领袖;虽然一时得免尼哥拉党,然终失败。这教会是代表使徒后教会。」 4:158

2士每拿-受苦的教会。2:8-11

倪氏说:「以弗所是教会在世的首段历史;所以,士每拿是教会在世的第二段历史。……士每拿的时代约终于主后313年。这是教会的殉道时期。」(4:210)他又说:「当日的教会已经很忠心的抵挡许多的异端邪道,这是很为可取的。」(4:212

3别迦摩-腐败的教会。2:12-17

(1)倪氏说:「现今逼迫停止了,而诡计却大成功。」(4:215)他又说:「现今的公会,正是『各人任意而行』,人的遗传,人的心理,人的倾向,人的神学,人的信条,人的规则,人的爱好,是一切公会组织的目标,神的话已被丢在背后,或以之与凡属乎人者相等。……这是教会与世界结婚。」(4:216-217

(2)巴兰的教训 与世界联合。(4:225

倪氏说:「虽然历来有很多的个人,离开这样的教训;但是团体的恢复,直到如今,尚未见过!……虽然从那时以后有许多的复兴和改造,但是这不过是局部的,并没有新鲜的起首。」(4227)巴兰的教训的结果是拜偶像和犯奸淫。」倪氏说:「与世界为友也是奸淫的一种。……现今所谓的基督教,并不是要传扬基督的死和复活,乃是要集世人思想的大成!」(4:235

倪氏说:「尼哥拉一党的人,就是那些有圣职的人。这些有圣职,或者有圣品的人,就是与平信徒有分别的特等人。他们是一个属灵的阶级,就是有特别权利可以在属灵的事上,领导别人的特等人。……从前罗马教的『神甫制』和现今更正教的『牧师制』不过都是尼哥拉教训不同的表现而已。」(4:240

4)推雅推喇-罗马的教会。(启2:18-29

倪氏说:「以弗所、士每拿和别迦摩,在预言的方面,乃是全教会历史三方面的代表……她[推雅推喇是继续在别迦摩之后,然而她却存留到世末。」(5:1)他又说:「所有教会的权柄,若非因着顺服神的话而得的,都是反叛基督。」(5:6)又说:「耶洗别乃是教会里面的诱惑者,她代表教会如何无耻的与世界和偶像联合。」(5:17  

5)撒狄-更正的教会。(启3:1-6

倪氏说:「无论是路德的教义、卡尔文[加尔文]的教义,无论是安立甘的教会,或是日内瓦的教会,都并没有带领我们归回教会当初的地位。」(5:84)他又说:「更正教中的派别,乃是更正教的羞耻,人们若以之为荣,就是不知耻。」(5:92 又说:「他们已经得到外面的真理,不过缺乏生命的能力而已。他们已经有基督教的外观、名称和教训,然而基督并没有在他们的组织里;已经从耶洗别里救出来了,然而又陷入死的仪式里。」(5:95-96 又说:「这个时代的教会,就是路德改教后的更正教会。」(5:121

6)非拉铁非-忠心小群(启3:7-13

倪氏说:「『弟兄相爱』(这是非拉铁非这字的意思)的原则,乃是一个生命上的结合。这是表明圣灵的恢复真实教会的工作。……不只改正极端的罪恶,并且归回当初教会的情形。」(5:123)他又说:「亲近主,和遵守主的道,乃是非拉铁非的性质。」(5:131

倪氏说:「归于(这是原文)主名的聚集,就是说神的儿女们直接到主面前来敬拜,并没什么居间作缓冲的人,像一位人立的牧师或主席来包办一切。这样的『一人主席制』,就是说,惟独他是可以直接和神有交通,其余的人都当以他为介绍人中保,经过他来到神面前。这是奉这位人的名来聚集,因为人来是为着听他讲道、跟他祷告、随他的指挥而行动。……所以,在一个真正合乎圣经,以主名为中心的聚会里,我们断没有一位人预定的主席,或人默认的主席,或习惯的主席。……加入一个宗派,就是加上一个名。人现在的错误,就是要在『基督徒』的名字上再加以公会宗派的名字……但是,这样作的结果,就是弃绝主的名。」(5:152-153

他又说:「在十九世纪的初叶距今一百年前神从英国起首作工,逐渐普及全世界,带领信徒离开一切属人的,而专遵守主的道,高举主的名。……这也许就是非拉铁非的应验。现今主喜欢在中国也开启一些人的眼睛,将来如何,我不知道。不过,忠心跟从主是不可缺少的。」(5:199

7老底嘉-背道的教会3:14-22

倪氏说:「如果撒狄所有的是绝对冰冷,非拉铁非所有的是无限火热,而老底嘉所有的又是不冷不热,我们就很自然的可以看出此中互相因果的地方。……所以,推雅推喇怎样是古昔教会(即所谓之公教会)失败的集大成,老底嘉也怎样是晚近教会(即更正教会)失败的面面观。」(5:202
他又说:「更正教和罗马教在外表上自然绝对不同,然而,在实际上他们是差不多的,都是死的。」(5:205)又说:「老底嘉的原则是很简单的,不过就是以自己为中心,自视甚高,自满自足。一言以蔽之,曰『己』。」(5:24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2-21 09: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aron123123123 于 2019-2-21 10:08 编辑

《警钟长鸣》(许梅骊著2018) 第十五章  倪柝声的理论与实践(一)复职前


3. 反思

《启示录》是一本预言书,是耶稣基督要约翰「将必要快成的事指示祂的众仆人」(1:1);要把「所看见的当写在书上,达与以弗所……那七个教会」(1:11);又说「你要把所看见的,和现在的事,并将来必成的事,都写出来。」(1:19)《启示录》是以基督为中心。除了开始的七封信以外,尚有预言,就是在教会时期终止时所要成就的天上地下的事。整个《启示录》是预言将来所要发生的事和基督的得胜。它是写给当时实存的七个教会,也是对我们现今教会的警戒。纵观倪柝声所写的《默想启示录》,提出以下几点以供探讨。

1 倪氏所外添的内容

《默想启示录》以759页的篇幅,只涉及《启示录》2-3章的七教会;并未包括整卷《启示录》。倪氏无意于介绍《启示录》的全部要义,看来是要借题发挥。

1)教会只能是一地一会、不能有名称,也不能联合。倪柝声用这七个教会是「在亚西亚省……」,而认为教会应当是地方性的,就地为政,没有名称;也不能全省或全国联合成为一个教会,或者一个地方有几个教会。他又把这种联合说成是「为大巴比伦开路」,因此神的儿女们应该离开宗派。(4:16-18)主对约翰的启示是要「把所看见的写出来」,重点是在「所看见的」,而不是着重于「在」。这段经文中并没有提到「一地一会」,更没有提到要「脱离宗派」。若是把「联合」统统归到「为大巴比伦开路」,是没有圣经依据的。重要的是我们不能撇弃经文的主要内容,而添上自己的内容。

2)非拉铁非教会中没有提到「居间作缓冲的人」。主对非拉铁非教会的称赞是「你……也曾遵守我的道,没有弃绝我的名」。(启3:8)主所看重的是遵守主道,但是倪氏却添加了「没有居间作缓冲的人」和「一人主席制」等等,结果就是「弃绝主的名」。(5:152-153)倪氏乃是把地方教会理念塞进《启示录》二至三章中去;藉此对传统教会进行严苛的批评。

2)把解经学说当作圣经真理

达秘和司可福认为《启示录》2-3章所说的七教会,是预表历代教会的七个重要历史时期及其状态。这是他们所提出「时代论」的部分内容,只是解经推论;既不为圣经所明言,也没有被西方基督教界广泛认同。《启示录》23章的七封信并不是教会的宗谱。但是倪氏的讲论十分肯定自信,在地方教会中很多人因而被误导,以为这是圣经真理。

3)忽视教会的属灵意义

神在新约里,并没有规定必须要有或是没有教会名称,也没有规定聚会仪式或事奉方式。倪氏却说教会只能是一地一会,又说不能这样、不能那样……。他以榜样代替命令,以细则代替原则。他着重教会形式来否定一切传统教会,其实这种形式主义是割裂基督身体的见证。复职之后他却丢弃了一地一会的形式,要成立合一的地方教会。难道倪氏和地方教会的负责人都如此健忘吗?倪氏反对宗派却大大发扬宗派主义精神,遗害至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2-21 09: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aron123123123 于 2019-2-21 10:11 编辑

《警钟长鸣》(许梅骊著2018) 第十五章  倪柝声的理论与实践(一)复职前


4 如何看待公会和宗派   

1)什么是公会

当年公会的意义就是教会,差会就是西方教会差派到中国的传教机构。但是倪柝声却严厉责备传教士在中国所初建的教会,都说成是罪恶、是异端。[1]他借着讲论和文字出版加以大大宣传。以后,传统教会就多用差会,而不再自称为公会了。几十年来,某些地方教会中的有些人也把海外的宗派教会泛称为公会;甚至把所有地方教会以外的教会一概统称为公会。召会的张锡康于2011年轻蔑地说到作者:「她不在我们中间,她是在公会里的。」其实他并不知道作者在何处聚会。这是把凡不在地方教会的,都列为在公会里的一个例子。

2)宗派不是罪恶,但宗派性是罪

倪氏从1922年脱离公会起,就反对宗派。当年他还未进入到教会事奉,既不了解西方众多宗派形成的复杂原因,又不珍惜各差会传教士在中国以生命和鲜血辛勤耕耘所建立起来的雏形教会。当年的传教差会和传教士是近代中国基督教会的奠基者,而倪氏却把他们全盘否定。

相反的,若是像倪氏那样在所有观点上,都由一人定夺,硬求千篇一律,反而导致僵化、局限了信徒们的观念。当年在中国有众多的传教差会,却没有彼此排斥。倪氏却在地方教会还没有形成时,就已经有了宗派主义思想。他把宗派教会一概否定,号召广大信徒必须脱离,并且参加被说成是唯一真正教会的地方教会。这不但大大伤害了宗派教会,还为地方教会植下唯我独尊的劣根性。总之,宗派不能予以否定,宗派精神则万万不可。
蔡丽贞提到:「初代的教会已经面对宗派林立的现象。 教会领袖俄利根在答复教外人士质疑时,曾说过,任何一门学问,如果对人类很重要,很有贡献,那么一定会产生派别。……俄利根认为宗派现象是健康、正常的现象,笔者个人也同意,宗派的差异,正反映了圣经真理丰富和多元的特质。……圣经所禁止的是分门结党、互相攻击。教会若能避免宗派间的批评、攻讦,以积极的态度彼此欣赏、补足,相信对福音事工必有大益。」[2]

5 教会不能有名称?

在初期教会可以没有名称,但是由于二千年来教会和社会的发展,教会很难没有名称。英国弟兄会虽然起初不赞成有名称,后来也不得不把招牌挂在聚会所在的门口,否则有人连聚会的地点都找不到。地方教会后来也有各种名称。问题不是在于教会有无名称,而是在于有没有宗派性、排外性。仅仅坚持「没有名称、没有牧师制度」等形式,却是宗派性十足,绝对排外,岂不使人费解?圣经中没有明文规定不许有教会的名称,却是多次提到「你们要合而为一」。倪氏又怎能轻忽主的吩咐?

6 言行不一

倪氏在提到非拉铁非教会时,反对一人主席制。可是在《默想启示录》成书4个月后,他在上海所召开的第一次得胜聚会以及以后所有的聚会中,都实行以他为首的一人主席制。只要他在场,就只有他一个人发言。倪氏所要求的乃是针对别人,而自己却是例外。他反对牧师制度和圣品阶级,主张圣徒皆祭司,但是他在地方教会中始终实行一人治会,在他复职以后,更是由他统管全国地方教会。他的言行不一是一贯的。

7)最终目的是建立非拉铁非教会

倪氏提到英国弟兄会带领「信徒离开一切属人的,而专遵守主的道,高举主的名」,是走非拉铁非教会的道路。他也说「主喜欢在中国也开启一些人的眼睛」。(5:199)他在1927年暗示主将要在中国有所作为,希望能够在中国建立起非拉铁非式的教会。到了1934年讲《我们是什么》和1948年复职时,就讲得更为明白。由此可见,倪氏所要建立的并非只是地方教会,而是非拉铁非式的教会,是新耶路撒冷,就是被神所称许的、唯一的理想教会。倪氏的教会论是出于弟兄会,可是弟兄会并不在意于建立教会,只是自称为聚会(Assembly)而已。这是倪氏与弟兄会在地方教会观念上的基本区别。



[1] 黄葆光等,<浙江吴兴谢屯来信>中所说的,见《通问汇刊》一,倪文25:110

[2] 蔡丽贞,《我信圣而公之的教会》,265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2-21 09: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aron123123123 于 2019-2-21 10:12 编辑

《警钟长鸣》(许梅骊著2018) 第十五章  倪柝声的理论与实践(一)复职前


《我们是什么》(1934.1,倪文11:149-168

倪柝声于1933年夏赴英访问弟兄会,对其兴衰感触很多。到了1934年初的第三次得胜聚会中,他就把「我们是什么」的答案向同工们坦陈。

1. 内容

1)地方教会的托付就是恢复

倪氏首先介绍自宗教改革以来的教会历史,作为一个很长的引言。最后他才说到:「这件事我们在过去一直没有多说,因为说这话叫人觉得极其难为情,所以我们一直不愿意多提到。……我们之所以在这里,乃是因着神给了我们一个特别的呼召。」(11:149)他讲明神对地方教会的特别呼召和托付,乃是继十六世纪马丁路德和加尔文,十八世纪新生铎夫、莫林诺和韦斯利,十九世纪达秘,二十世纪宾路易师母和史百克以来的神的恢复。

2)地方教会是神的恢复

倪氏说神在已往的世代中都有不同的真理显现;在某一特别时代都让人发现一些特别的真理,成为那个时期「现在的真理」。他提问说:「什么是今天的真理?」(11:150)他说神叫我们看见公会的不对、宗派的错误,又陆续看见基督的得胜、复活的生命、十字架的道理和圣灵的工作等等。他又说从1926年开始,我们释放了关乎救恩、教会、十字架的道等信息。到了1927年,我们更专一注意到十字架主观的工作;以后神又叫我们看见基督的身体和它的实际。我们认识到基督的生命只有一个,故此教会也只有一个。到了1928年,才开始提到一些关乎神永远旨意的事。我们乃是到了1934年,才认识到神一切的中心都是在基督身上。基督乃是神的中心,也是神的普及。神所有的计划,都离不开基督。他说:「我们看见的这些真理,在西方也同样被恢复了。」(11:164

倪氏说:「我们乃是旷野的那声音;我们的工作乃是呼召神的儿女,回到神中心的旨意里,以基督为万有的中心,以祂的死、复活、升天为一切的根基。……今天我们的工作,乃是回到圣经中的教会立场去。神所有的真理,都是以教会为出发点。……这是我们的工作、我们的见证。」(11:166-167)这是他首次提出「恢复」;并且重复提到有十三次之多。《我们是什么》的答案就是:「地方教会是神的恢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2-21 09: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aron123123123 于 2019-2-21 10:16 编辑

《警钟长鸣》(许梅骊著2018) 第十五章  倪柝声的理论与实践(一)复职前


2.反思

当年倪柝声虽然年仅三十,博览群书、深沉含蓄,又善于遣词用字,言外之意耐人寻味;但是他的属灵经历并不成熟,他的说法也令人困惑。

1是承传,还是不谋而合?

倪氏是承传西方神学精华,还是自己的见解与西方吻合?他说他的启示都不是从人接受的,因此他认为自己的看见是神的直接启示,与西方众多神学家的所见是不谋而合。(11:166)纵观倪柝声早年的主要信息:宗派错误的观念是来自弟兄会,救恩的确据是受益于卡亭的《救知乐》,而其十字架、属灵争战和得胜的信息主要来自宾路易师母,其后的基督中心论是从史百克的经典著作而得。他又怎么能说「发现我们看见的这些真理,在西方也同样被恢复了」?或是说「在史百克弟兄身上神也是叫他看见这一件事」?他怎么能说「神也是」呢?明明是先有宾路易师母的《魂与灵》,倪氏读了她的著作,以后才写出《属灵人》。倪氏早期著作《默想启示录》和《启示录的研究》是与阅读弟兄会著作有关。他的「基督中心论」也是在史百克发表「一切以基督为中心」的信息之后才有的。倪氏吸纳了前辈们所已经发表的信息,为什么要说成是与他们不谋而合呢?为什么神给倪氏的启示,总是在别人出版了文章和书籍,他读到了以后才有的呢?为什么倪氏要强调是神叫他看见,乃至可以与他们并驾齐驱呢?

回顾倪氏1926年在南京养病期间,曾经参与成寄归所翻译《司可福圣经函授课程》的校对工作。司可福是一位著名的圣经教师,倪氏却两次说:「司可福先生的教训,和我们几乎在大体上都是一致的。」(7:188386)他把自己与司可福相提并论,且认为自己比他更有洞见。

以上所提到的几位属灵先辈,一生忠于主,言行一致。但是从倪柝声的一生来看,他「所见的启示和亮光」一直是在转换,最后就止于史百克的「基督中心论」。可是在他1948年复职以后,既只字不提「基督中心论」,也不提他以前所强调的十字架道理。并且,他所讲的「亮光」在他一生的生活中,也很难看出有什么实际果效。

2)是我们,还是我?

倪柝声在《我们是什么》中常提到「我们」,而不提「我」。这个「我们」又是指谁呢?回忆过去,实在看不到地方教会中有什么「众人的意见」。李常受曾经说到倪氏为着同工们的「不成熟与无能」所受的苦。他说:「那些在召会生活中与倪弟兄一同作工并担负责任的人,在成熟与能力上没有一个能与他相比;这些人都不成熟,能力不足。……他比其他人不知前进了多少。」[1]可见,倪氏所说的「我们」,不可能包括他的同工们。但是,为什么他要如此说以虚张声势呢?

3)地方教会至今恢复了什么见证?

倪柝声说「我们」所得的呼召就是「恢复」,「地方教会的真理」就是神给「我们」的特别呼召;而这是在神的中心旨意里的。他认为这个特别呼召就是要持定地方教会立场,作基督在凡事上居首位的见证。可是,在倪氏事奉的几十年间,地方教会恢复了多少神的见证,使神得到荣耀?地方教会以脱离宗派起家,却形成了宗派性极强的大宗派,这是由倪氏一开始就有的定格,如此独树一格地分裂基督身体的见证,是恢复还是后退?



[1] 李常受,《倪柝声》,19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2-21 09: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aron123123123 于 2019-2-21 10:18 编辑

《警钟长鸣》(许梅骊著2018) 第十五章  倪柝声的理论与实践(一)复职前


《聚会的生活》(1934.2,倪文221-147

1. 内容

1)神的目的就是教会

倪氏说:

神的目的,是要建立基督,不只是建立个人的基督,也要建立团体的基督。这团体的基督,就是教会。由此可知神在今天最注意的,就是教会。(22:5-6

教会是神的目的。今天神就是把这目的放在人面前。神最终所要得的,是新耶路撒冷。神把新耶路撒冷所代表的教会作单位,放在每个城中。在神的目的中,当新耶路撒冷尚未从天而降之前,神要有一个新耶路撒冷的雏形在每一城中。就是神要有一个教会,在每一城中,来彰显祂永远的旨意。所以神在每一城中,设立地方的教会。这就是神伟大的教会的雏形,是小规模的彰显这新耶路撒冷。(22:9

圣经里说,教会只有一个。保罗所在的那个教会,就是我们所在的那个教会。我们所在的教会,也就是使徒约翰、马丁路德、加尔文等一切重生的人所在的那个教会里。圣经里的教会,实在没有时间、地理、种族的分别。在神的眼中,中外古今,自始至终,只有一个教会。(22:59

神的工作,自始至终只有一个,就是教会。神在一个地方的工作,就是该地方的地方教会。凡赶不上这个的,意即没有作到这么多的,就不是神的工作。我并不是说,布道会、查经班这些事不好,而赶不上地方的教会,就是赶不上神的目的,就是叫神降低祂的旨意。……神的工作的目的,只有一个教会。(22:79-80

2)代表权柄

倪氏说:

神是要人顺服权柄。因为这个权柄不只是神所设立的,并且也是代表神。……凡不承认权柄的,不服权柄的,就是不法,就是罪。……因为权柄就是代表神。(22:14-15

在教会中,不能顺服权柄的,也就不是顺服神的人。……我们今天是受教会的限制,我们是绝对没有自由的。(22:17

我们若不小心,不肯顺服权柄,就不是跟从基督,乃是跟从敌基督的。(22:20

3 与外面人往来要受限制

倪氏说:

你若到有会讲道的人的地方去,就是单独行动;因为你与我们有交通,就是和我们有交通的弟兄有交通,你不能拣选你聚会的地方。这是身体的原则,你不能单独行动。(22:66

我们并不禁止人到外面去听道。但是,有一件事要说明,你去听道时,和这些人的来往要有限制。那些讲道的人,所有工作的目的,若不能达到神的目的,他们所作的,就不是圣经里所说的神的工作。(22:79

我们不是不接纳一个在公会里的信徒,乃是接纳了这样的人,而后劝他去离宗派。(22:81

若有人和我们一同擘饼聚会,又到公会里去领圣餐,我们当然不能革除他。但是我们应当对付这等人;应当劝诫他们。如果劝诫不听,就惟有照着提多书3:6而行了:「分门结党的人,警戒过一两次,就要弃绝他。」(22:83

我们当严严的对付一切在公会中不得志的人,来到聚会中发表什么。(22:11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2-21 09: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aron123123123 于 2019-2-21 10:20 编辑

《警钟长鸣》(许梅骊著2018) 第十五章  倪柝声的理论与实践(一)复职前


2. 反思

1)神的目的是不是只是地方教会?

倪柝声在1934年提出神的目的就是建立基督,就是建立团体的基督(教会);而教会只有一个,就是承传了马丁路德、加尔文、韦斯利和达秘的地方教会,又是新耶路撒冷的雏形,这是倪氏的推理。他从「神的目的就是建立基督」说起,进而偷梁换柱地灌输他的错误观点,那就是只有地方教会才是教会。神的目的是为着基督,不能转移到为着地方教会;以基督为中心,不能转移到以地方教会为中心。倪氏如此讲法,是把二千年来宇宙中的教会及其圣徒全部抹杀了。他虽然也讲到教会包括一切重生的人,实际上却又限制信徒与地方教会以外的信徒有交通。在他这些自相矛盾的讲话中,到底哪些是真心?哪些是假意?

倪氏说教会只有一个,只有地方教会才是真正的教会,难道地方教会就是团体的基督吗?难道建立地方教会就是神建立基督身体的目的吗?他认为自己所建立的地方教会是唯一的教会,但是主耶稣说:「因为无论在哪里,有两三个人奉我的名聚会,那里就有我在他们中间。」(太18:20)主同在的条件是「奉我的名聚会」,并没有提出任何附加条件。这就是教会。所有神的儿女们都可以奉主名聚集,地方教会没有专利。因此,基督的身体只有一个,全世界古今中外的教会只有一个,但是各时各地的教会却是众多,也是丰富多彩的。

2)代表权柄

倪柝声在建立地方教会六年之后,就提出代表权柄,他怎能如此健忘,自己以前所竭力反对的居间阶级和圣品制度?他怎能如此健忘,地方教会是以反对居间阶级和圣品制度起家的?他怎能如此大胆相信他的众多同工也会如此健忘?事实上,他们都忘记了地方教会是怎样从批评居间阶级而起家的。

他说若是不顺服教会,就是不法,就是敌基督,这不是比天主教和宗派教会有过之而无不及吗?谁又敢如此大胆地对人扣上敌基督的帽子?圣经里的「权柄」二字主要是用于神,因为权柄是属于神的。福音书中所赐予门徒的权柄是被用来医病、赶鬼和使人作门徒。(太9:810:128:8)在教会中,权柄是被用来造就人和责备人。(多2:15)保罗说:「所以,我不在你们那里的时候,把这话写给你们,好叫我见你们的时候,不用照主所给我的权柄严厉的待你们;这权柄原是为造就人,并不是为败坏人。」保罗并没有用尽神所给他的权柄。

使徒行传第15章中所记载的耶路撒冷会议,是有关教会运用权柄的一个榜样。为了争辩外邦人信主是否要行割礼的事,「使徒和长老聚会商议这事」(6节)。经过诸多辩论,彼得作见证,巴拿巴和保罗述说以后,雅各布布就作定案。其后,使徒和长老并全教会「定意从他们中间拣选人」,将耶路撒冷教会所写的信带到安提阿去。信中说:「……所以我们同心定意(25节)……因为圣灵和我们定意(28节)……」。「定意」二字原文都是用dokeo,在新国际版译本和新译本中都译成「认为是好的」。这里没有说雅各布布有代表权柄,而是说使徒和长老并全教会「认为是好的」。因此,在圣经中找不到像倪氏所描述的那种有关代表权柄的命令或榜样。

1934年,倪氏提出代表权柄的「一人治会」,在地方教会中就此成为合法。这些全心追求主的同工们并没有发出慎思明辨的不同意见,从此愚民政策在地方教会中就有了合法地位。他所制定的明确守则,束缚了地方教会所有的人,却使他自己得到更大的自由。由一位教会领袖从始至终制定教会的规定是极为少见的,这不是圣经的教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2-21 09: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aron123123123 于 2019-2-21 10:22 编辑

《警钟长鸣》(许梅骊著2018) 第十五章  倪柝声的理论与实践(一)复职前


《工作的再思》(1938.3,倪文30册,详见第四章

抗战伊始,烽火连天,中国人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倪柝声却集中精力于赶紧出版《工作的再思》,以便带到英个。其主要内容是详述地方教会内使徒的地区性工作与长老所带领的地方教会之间的分工。简言之,那就是「工作与教会分开」的原则。他的一地一会理念未变,只是加强了使徒与长老的明确分工和教会的运作细则。他的观点并没有被史百克及英国及欧陆教会领袖们所接受。

《荣耀的教会》(1939-1942,倪文34

《荣耀的教会》又名《圣洁没有瑕疵》。

此书是倪柝声在1939年秋至1942年秋之间,向上海教会和受训同工们的讲论。全书以四个女人(创世纪2章的夏娃、以弗所5章的妻子、启示录12章的妇人和21章的新妇)来说明教会的荣耀和圣洁。其内容多系知识性讲解,未涉及当年教会中的实际问题。他于1939年访英归来后,注重有关「基督的身体」的信息尚可见于倪文第44册。

《教会的正统》(1945,倪文47册)

1945年抗战胜利在即,倪柝声在重庆提出「教会的正统」。其内容与《默想启示录》类似,主要是:「主把我们摆在非拉铁非里面,要叫我们作非拉铁非。……求神给我们走一条正直的路,无论如何,我们要拣选非拉铁非的路。」(47:112-113)从1927年一直到1945年的二十年间,倪氏一直持守一地一会的地方教会路线,为要建立非拉铁非式的地方教会。倪氏在1945年预见中国将有重大的局势变化,重提地方教会特点是为要提醒大家珍视地方教会立场,也是为了自己的复职作好心理准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2-21 09: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aron123123123 于 2019-2-21 10:25 编辑

《警钟长鸣》(许梅骊著2018) 第十五章  倪柝声的理论与实践(一)复职前


倪柝声的罪恶观和「生命树」原则

在倪柝声一生的众多讲论中,「认罪与悔改」并不是主要讲题。

倪氏早年论罪恶

1.《十字架的道》(1926

倪氏说:

向己死,在经历上,是比向罪死更深,更进一步的。普通神的儿女所最注重的,就是胜过罪。……不错,我们应当注意我们的罪,信徒不应当忽略他的罪,胜罪是一切义行的根基,也是基督人生活的启轫。罪若尚作我们的王,我们就不能盼望在灵性上有何种的进步。……胜罪之后,有一个问题摆在信徒面前,就是如何胜「己」?(2:54

2.《人第一次的罪》(19288:25-39)。

倪氏说:

在一切的罪中间,我们都能看见「自己」二字。虽然人现在把罪分作许许多多,也不知道有几千万种;但是归纳来说,罪只有一个——一切与「自己」发生关系的思想和行为,都是罪。换一句话说,世界上所有的罪恶,数目虽然众多,但是原则只有一个,就是「为自己」。……什么是骄傲呢?骄傲不过就是高抬自己。……什么是奸淫呢?不过是顺着自己的情欲而行。……罪恶不过就是随从自己,美德就是忘记自己了;……弟兄们,让我确实的对你们说,除了「无己」之外,再没有美德了;除了「自己」之外,也再没有罪恶了。我们的自己乃是万恶之根。(8:26-27

神并不理这事的善恶,神祇理这事是从哪里来的,是借着谁的能力成功的。(8:30

神恨恶人离开祂而单独行动,神要人依靠祂,神造人和救人的目的,都是要人依靠祂。这就是生命树的意义。(8:32

倪柝声把「罪」与「自己」等同起来,又说神不理会事情的善恶,而「自己」乃是万恶之根。保罗却说:「贪财是万恶之根」,要我们把自己看作是死的(罗6:11)、要效法祂的死(腓3:10),并且与基督同死(提后2:11)。彼得说「在罪上死了」(彼前2:24)。彼得和雅各布布斥责「自己的私欲」(雅1:14-15;彼后3:8),而没有斥责「自己」。

神「喜爱公义,恨恶罪恶」,(诗45:7)他将良心放在人里面(徒24:16,罗9:1,林后4:9,提前1:5,提后1:3,彼前3:16),要照各人所行的,或善或恶受报(林后5:10,启22:12)。倪氏为什么要说「神不理善恶」呢?他于1928年提出「生命树」的理念,以后又一再提出,这个「不理会善恶」的生命树说法虽然没有圣经根据,却能使他于1948年复职,「神不理会善恶」的理念可以使人有犯罪的借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奉献支持|约拿的家

GMT+8, 2019-12-16 18:53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