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拿的家』基督徒网络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章节  
经文
查看: 6289|回复: 27
收起左侧

《属灵人》与倪柝声的三元人论(梁家麟著2001)(全文 )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19 09: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aaron123123123 于 2019-2-19 09:42 编辑

《属灵人》与倪柝声的三元人论
-- 兼论宾路易师母对他的影响
梁家麟 著  2001-7
一、 有关《属灵人》的种种
  (一)《属灵人》的写作起缘
  (二)《属灵人》的内容
  (三)《属灵人》的影响
  本章注释
二、创造与救赎
  (一)灵与魂的来源
  (二)犯罪与救赎
  本章注释
三、两等基督徒
  (一)属肉体的基督徒
  (二)魂的对付
  (三)灵与魂的分开
  (四) 慎防邪灵的欺骗
  本章注释
四、《属灵人》与宾路易师母的思想
  (一)属灵进程:神秘主义抑或道德主义
  (二)反对灵恩运动
  (三)倪柝声思想的原创性问题
  本章注释
篇末  按语 VS. 撮要   


 楼主| 发表于 2019-2-19 09: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aron123123123 于 2019-2-19 09:44 编辑

《属灵人》与倪柝声的三元人论(梁家麟著2001)(全文 )


一、有关《属灵人》的种种

  (一)《属灵人》的写作起缘

  倪柝声的《属灵人》是中国基督教史上一本具影响力的灵修神学作品,自1929年问世以来,一直广受信徒阅读传诵,历久未衰。对倪柝声而言,这本书的普及程度也许未及他的《正常的基督徒生活》与《人的破碎和灵的出来》等篇幅较短的作品,然而亦是相当受欢迎的一种,它的影响超逾地方教会系统以外。他在二十四岁那年完成此书以后,其灵修神学的架构和主要观点便已定型,日后再无太大变化,前面所提的两书及其他著作,都只是有限度发展此书的既定观点。因此虽说这是一部早期作品,但也是其灵修神学的巅峰之作。

  在《属灵人》初版书序里,倪柝声曾说明此书的出版缘起。他说早在1922年已有写作一本关乎基督徒属灵进程的书的念头,“将灵命分析清楚,叫圣灵能够用着以引导圣徒,叫他们不再在暗中摸索。”他首先写出“灵魂体的分别”、“肉身”两篇,和“魂的生命”的上半篇,其后停下笔来,没有继续写下去。停笔的原因之一是有其他工作缠累,包括编写及出版《基督徒报》和出外领会;但更主要的原因是他自觉那些要传讲的道理超出其个人经验,毕竟他当时还只有十九岁,信主重生年日仍相当短;若是单有理论而无主观体会,“自然要减少这书的价值和能力”,于是决定暂缓写作,希望有更多实际的体会,使他“所写的并不是属灵的理想,乃是属灵的事实。”这样一停便有三年之久。

  从上述的自白,我们可以相信倪氏最初立意撰写这本书,乃是在他刚从别人处领受有关三元人论的道理以后。1他的三元论思想,主要来自此时期影响他最深的和受恩(M. E. Barber)与安汝慈(Ruth Paxson)两位女传教士。她们都受达秘(John N. Darby)与英国关闭弟兄会(Plymouth Brethren)的影响,主张灵魂体的三元论。安氏著有《最高层的生命》(Lifeon the Highest Plane),这是一本有关基础教义的训练课程,书中观点与倪氏有颇多雷同处,显然她曾将其看法向倪氏传讲过。2在她们的引介下,倪氏读了达秘、宾路易师母(JessiePenn-Lewis)与慕安德烈(AndrewMurray)等三元论者的部分著作,学习有关道理。传扬与领受这个道理的人,大多拥有属灵精英主义的心态,相信他们掌握了圣经启示的奥秘和属灵生命的真谛,倪氏自然不会例外。他认定所得的是千金不易的真理,据此自得自喜。因鉴于华文出版物中尚无类似作品,“当时在国内,通晓英文的人不多,直接读英文属灵书籍的人更少,因为根本不知道有这些书籍存在。” 3年轻而又立志做大事的他,便跃跃欲试要将三元论的观点编译成中文。于力工赞誉倪氏说:“倪柝声虽然只有高中程度,但英文造诣甚好,而且他也是一个聪明有领袖才能的人,所以能读英文属灵的书籍,经过消化之后再产生出中文的信息。4

  不过,由于他才重生得救不久,未受神学训练,亦不谙圣经原文,实难想象他能在三元论这样复杂的圣经与神学课题上有任何理论的添加,仅能作纯粹的编译,然后凭个人推想作应用方面的增补。不过,在进行若干时间后,倪氏觉得这样编译不是味儿,于是中辍整个计划。直到1926年秋天,倪柝声染上严重的肺结核,被迫停止出外领会,退居福州静养。据说医生告知他“今后不能用口,最多只能用笔来传扬主道”,5若然属实,他心中的悲恸可以想见。初尝死味之际,他“一方面知道永世的实在,另一方面就自觉负欠神的教会之多”,在再无什么值得顾虑的情况下,他决心将此书写出,以圆心中的梦想。在短短两个月间,他完成了卷一至卷四,在1927年年中出版。倪氏忆述说:“让我说句实在话:学习这书的真理,并非容易;写出这书的真理,更是艰难。那两个月中,可以说,我是在撒但齿缝里的时候。何等的交战!何等的抵挡!灵、魂、体的力量,都会萃着向阴府进攻。”他没有详细说明这是怎样的“交战”,也许是疾病困扰,以及福州聚会的弟兄间的意见分歧吧?6不过这段说话,不管是有心抑或无意,在实际效果上都给读者此书具有超凡的属灵价值的印象。7他在序言近结尾处,又缀上以下一段话,进一步垫高其属灵地位:

  当我回头想到仇敌如何拦阻我学习这书(特别下册)的真理,我就不能不深深地觉得,信徒就是已经得到这一部书了,撒但也是会拦阻他不读的;就是读了,也是会叫他忘记的。所以,让我预告这书的读者说,你应当求神破坏撒但拦阻你读这书。愿意你读的时候,一方面读,一方面祷告 - 将你所读的化为祈祷。也求神将救恩的头盔给你戴上,不然,你若非忘记,就要脑中充满了无数的理相。8

  卷五到卷十是在他迁居上海后才完成的,此时卷一至卷四业已问世,他亦开始在哈同路的聚会,重新投入教会事工,写作处境与前截然不同。在撰写前半部分时,倪氏处于病重期间,因此其最大关怀是与生死攸关的基督徒灵命的问题,其他教会问题都不过是枝节而已。但当他到了上海,重投教会事务以后,自然关注到当时影响中外教会的灵恩运动;此时他一方面要对各种新兴的教会运动作出或迎或拒的回应,另一方面亦得为自己开展的教会运动定位,确立其与别的宗派传统的异同处。9因此,教会问题便成了他的首要关怀,后半部的主旨亦因之变为针对灵恩运动的灵战。如其所示,前半部注重灵命,后半部注重灵战。1928年年中,全书完卷,后半部合共花了十六个月的时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2-19 09: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aron123123123 于 2019-2-19 09:46 编辑

《属灵人》与倪柝声的三元人论(梁家麟著2001)(全文 )


(二)《属灵人》的内容

  倪氏强调,此书的目的不在劝导人追求灵道,而在于教导人如何追求灵道,它“是为着要追求灵道而不得其途径者而写”,所论的“是完全一个灵性生命,灵性经历的问题”;所以其价值不在于理论,而在于可实践性:

  我自己可以作见证说,其中的真理,乃是从诸般痛苦、试炼、失败中学来的。几乎所有的教训,都有火的印记在上面。话并非随便说出的,乃是从最深的感觉所产生的。神知道这些真理是从哪里来的。10

  倪氏承认若是从道理的客观性而言,这本书有许多论点是未经证明为符合圣经教训,且是对圣经唯一正确的诠释和应用,特别是那些为他个人发挥推演出来的许多属灵“定规”。他辩解说,这是因为他所注重的是真理的主观效用,故才忽略其客观性。他没有保证书中讲论是唯一正确的圣经诠释,却坚称所传讲的都是主观地已经历过且能经历到的。11他向读者保证:“这本书乃是一本讲灵命实验的书,其中各点都是可以实地证明的。”

  全书共分上、中、下三部,有十卷,共四十五万字。内容方面,卷一是三元人观的总论,卷二至卷四则是对体、魂、灵的总体性介绍;卷五与卷六是对灵在灵程追求的功用和表现的详细分析,卷七至卷九则分别叙说魂的三种功能:情感、心思和意志;卷十是对体的详细申论。

  从结构和内容观之,这本书包括两部分。卷一到卷四是相对独立的单元,倪氏原来拟定的大纲大概只包含此四卷;卷五到卷十则是后来添加的部分,收罗日后的新观点,及此时期才认定不可忽略的道理。他或许是在前半部预备付梓时决定增补篇幅,又或许是在前半部写至末段时作出决定。

  全书分两阶段完成,在内容上难免有许多重复处,这单就各卷条目便可知悉;12 而在观点上也有许多互相冲突处。由于尚未动笔写后半部以前,前半部便已问世,因此他亦不能将全书的观点统一谐合,重写一遍,只能在序言中对书中的自相矛盾处略为解释:

  我也觉得,在本书里有许多的地方,在表面上是完全相反的。读者到了这样的地方时,应当记得,其实并没有相反,不过好像而已。因为这书是讲灵界里的事,所以,有许多在理论上好像是相反的,但是,在经历上乃是完全相合的。属灵的事多是好像矛盾的。13

  卷一到卷四属于倪氏较早完成的部分,主要反映宾路易师母早期(1901年代以前)的神学思想,就是如何治死旧我,过属灵的生活。卷五以后则是较晚完成的,其中夹杂宾路易师母许多后期的关怀和新观点,特别是在《圣徒的战争》(War on the Saints)中针对灵恩运动的看法。倪氏该是较后期才读到宾师母的晚年著述。此时各种形式的灵恩运动在欧美乃至中国都成为严重的问题,倪氏看到教会存在的危机,亦认同宾师母对运动的批评是教会正确而必须的出路,因此便大篇幅予以转述

  倪柝声提到,除了有关身体的第十卷外,这本书可说是一部“圣经心理学”。“圣经心理学”一词乃借译自宾路易师母《魂与灵》(Soul and Spirit: A Glimpse into Biblical Psychology)一书的副题,但倪氏使用“心理学”的具体含义却不易确知。事实上,作者在书中批评不少基督徒过于注重研究一般意义的心理学,即人的情感作用,并断言“徒靠着情感,是没有一点属灵用处的”。14所以,他既不拟、亦不曾专注分析人的心量本质或表现。“心理学”在这里所指的,或许是人的“心”(非物质部分,包括灵与魂)的原“理”吧?作者藉诠释圣经而建立一套人论,又据此讲述人的属灵经历。他确定圣经将人分成灵、魂、体三部分,这三部分标示了灵程的三个阶段。换言之,人的属灵历程,恰好是配合着其人性结构来发展的。如此,三元论不单是本书所要讲述的内容,更是支撑全书叙述的骨架,所有分析综合都是附在这个骨架之上。不夸张地说,倘无三元论的前设,倪氏的许多个别观点即使仍具属灵洞见和参考价值,整部《属灵人》的灵程叙述亦将作废了。

  倪氏没有直接承认这本书是编译作品,只说三元论并非由他个人发明出来:

  灵和魂分开的教训,我并不是一个创造者。慕安得烈说:“教会和个人所应当最惧怕的,就是魂之意志和心思的过度作用。”梅尔也说:“如果我不知道如何分别灵和魂,我今日的灵命,就不知如何了。”其他如司托克梅尔、宾路易、罗伯斯、盖恩夫人等,也都是作同样的见证。因为我们在主面前受了同样使命的缘故,我就很自由地引用他们的作品。因为引用很多的缘故,我就不在各处标明我从谁引出来。15

       毋庸置疑,倪柝声没有注明地大量借用宾路易师母等人的观点,数量之多,远超过一般正常原创书籍的规格。笔者并未遍读倪氏上面所提的作者如梅尔(F. B. Meyer)、司托克梅尔(Stock Mayer)、盖恩夫人(Madame Guyon)等的所有著述(罗伯斯是谁,更未查出),但单是参对宾路易师母的《魂与灵》,便可找到倪氏在《属灵人》为辩证三元论而征引的经文及所作诠释的大部分,显然他主要依据该书的圣经观点来确立其圣经论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2-19 09: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aron123123123 于 2019-2-19 09:49 编辑

《属灵人》与倪柝声的三元人论(梁家麟著2001)(全文 )


        所以,尽管倪氏多番强调他这本书是从上帝那里直接领受的,并将成书过程高度神秘化,将全书内容(他以“真理”名之)绝对神圣化,16我们仍确认一切都可有其来历根据,其源头无须是超自然的。也许上帝对倪氏的超自然带领,是让他对别人构筑的理论观点有第一身的经历吧?这正是他向读者提出的保证:全书内容都是可以实地证明的。

  倪氏的灵魂二分观念,特别是对圣经中有关灵魂一词指的是灵抑或魂的分类,及据此所作的圣经重译,乃抄袭自宾路易师母等的著作,除进一步引申和发挥外,并未作过任何重要修订。事实上,倪柝声从未受过正规的神学训练,我们也没有任何理由相信他懂得圣经原文;书中侃侃而谈原文的意思是怎样怎样,英文圣经与和合本错译了什么地方,都只能转抄自西方三元论者。不过他在书中从没明言抄自何处,并且有意无意向读者制造一个由他自行发现的假象。17

  与其他三元论者一样,除了几段经文有较明显的区分灵与魂可供为理论的支持外,倪氏所能提出的圣经论据,都是由三元论神学模型套格出来的;就是说,他按着其预设的神学观点,裁断某个字汇指的是“灵”抑或是“魂”。其中对圣经常用的“心”字的裁断最为任意,凡是“心”字关涉正面的内容,便是指灵,否则便是指魂。我们无须宣称这样的神学释经不合法,反正要全面杜绝带有前设的诠释是不可能的;但我们得拒绝任何人采用循环论证的手法,一方面以其神学理念套解经文,另一方面又以经套解而得的经文,把其神学理念装扮成有圣经根据。

  《属灵人》自1928年秋间出版后,二千册很快便销售一空,各方面要求再版的声音有几百处之多;但对于将这本花了六年时间写成的书籍再版,倪柝声却感到相当迟疑。据他在“再版序”中说,他不想印第二版,以为有二千部在外面流通已经足够了。对此,一个可能的解释是他对此书有某种不满意,故不情愿过分推广它,全书抄袭性太强、结构内容的不工整都是可能的原因。倪柝声向来自视甚高,坚持他的观点和看法要非来自圣灵的直接启迪,也是自行创发的,故这本昭然若揭的编译作品不为他所喜,是一点也不奇怪的事。这是《属灵人》的流通量远不及后来的《正常的基督徒生活》和《人的破碎和灵的出来》等书的部分原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2-19 09: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aron123123123 于 2019-2-19 09:50 编辑

《属灵人》与倪柝声的三元人论(梁家麟著2001)(全文 )


(三)《属灵人》的影响

  尽管《属灵人》的原创性不高,但它对我们了解倪柝声早年的思想,包括其神学传承,有不能替代的价值。他的神论、人论、救赎论、世界观,统统可在本书窥知。

  同样地,我们亦不能因此书的原创性不够高,而断说其无独特贡献。它对华人教会的影响巨大,除了对无数读者的属灵生命产生冲击和塑造(不管是正面抑或负面)外,最少还有两个难以比拟的价值:

  第一,它是第一本以中文著述、详细阐释三元人论的书籍。虽然本书主要论述的是人的灵程而非三元人论,其性质是实践神学而非系统神学,但占篇幅最多的却不是灵程学,而是三元人论。倪氏对此解释说:“因为现今国中很缺少这种教训”,所以必须用大量篇幅来述说灵和魂的分别,“惟有知道什么是灵,什么是属灵的,才能随着灵而行。”18

  这个自我解释并未触及要害处。笔者在下文将指出,在倪柝声的心目中,罪的问题是本体性而非道德性的,就是人天生而如今存活的生命是败坏的生命;上帝的救赎亦主要是本体性而非道德性的,就是让人舍弃那个本质败坏的尘躯而追求得着新的灵躯。这样,人认识他的旧我的败坏,便成了一切救赎工程的先决条件,只要他认识了,便可得着新生命。此说法与佛教强调正视、正觉是不谋而合的。倪氏非常强调“真实属神的知识”(通贯全书,属灵知识的重要性不断被强调),19知比行更重要,故三元人论这个系统神学的课题,较如何获得属灵生命这个灵程学的课题更形重要,而两者的关系亦密不可分。

  由于此书问世并广受欢迎,三元人论亦得以在华人教会普遍流传。笔者相信,就此书的内容对华人教会的实际影响而言,三元人论与倪氏所订定的灵程相较,前者只有更大而不会较小。

  第二,由于此书主要是翻译而非创作,且是第一本系统性地译介三元人论的华文作品,因此必然碰上词汇与表达形式的翻译问题。倪氏为此大量翻译及创造许多新的词汇和表达语句。他曾为书中的欧化语句创新词汇作解释:

  读这书的人,天然要觉得其中的造句,和平常是不同的;并且,还有许多特别的名词,似乎是不可通的。让我申明几句:当人还未起首写类似这样的书之前,他并不觉得其实际上的困难是何等的多;乃是当他提笔的时候,才看见各种的难题都在前面。因为吾国的文字本来不合乎属灵的著述,所以,我才不得已用似洋似华的文字来表达出真理的意义。书中还有许多的名词,都是我自己所特造的。非此,就有许多的真理没法表达出来。我盼望读者要多注意属灵专门的名词,到了后来通用之后,就不觉其奇异了。20

  平情而论,这个辩解是不大高明的。要是他以这本书的原创性来解释其创新词汇的必须性,那是很合理的;但要说中文不合乎属灵著述,故必须采用欧化语句,对于一个仅以中文为母语的人,这未免是太强词夺理了。语句欧化的唯一合理原因是本书主要为翻译而非原创作品。

        不过,创新词汇恰好是本书最大的贡献。如同于力工所说:“(倪柝声)另有一个恩赐是他人所无的,就是他能制造一些新名词,产生一些‘口号’。”21倪氏创造及编修一套属灵词汇,诸如属灵、属魂与属肉体、灵的自由与关闭、灵的负担、受压制、下沉与开通、得释放、灵的动作与效用、知道和明白的分别、灵工、灵功与灵力等等,广泛地为华人教会采用,形塑好几代华人信徒的神学思想和属灵经验。与其说倪柝声在《属灵人》里为普世教会创造一套独特的人观灵程观,不若说他为华人教会建构了一套属灵话语,这个影响至今未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2-19 09: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aron123123123 于 2019-2-19 09:53 编辑

《属灵人》与倪柝声的三元人论(梁家麟著2001)(全文 )


  本章注释

  1. 赖恩融(Leslie T. Lyall)著,张林满镁等译:《中国教会三巨人》(台北:橄榄基金会,1992),页46;于力工:《漫谈倪柝声(一)》,《导向》1999年1月号,页12。

  2. 安汝慈为基督教女青年会学生部干事,积极参与巡回布道工作,为二十世纪初中国有名的女奋兴布道家,曾被邀请到英国主领基斯威克大会(Keswick Convention),著有The Wealth, Walk and Warfare of the Christian(New York: Fleming H.Revel,1939)、Called unto Holiness(Chicago: MoodyPress, n. d.)、Rivers of Living Water(London: Oliphant’s Ltd., 1951),及Life on the HighestPlane(Chicago:The Moody Bible Institute,1928)等书,她的思想深受奋兴运动与圣洁运动所影响,主张追求基督的完全(The fullness of Christ ),参Called unto Holiness,67及后。

  3. 安汝慈的《最高层的生命》一书的成书日期是在1928年,与倪柝声的《属灵人》相若;但由于这本厚达八百多页的书是安汝慈多年来使用的教材,供她主持为期半年的训练课程使用,故其雏型问世的日期应要早得多。笔者怀疑倪氏亦曾修读过这个训练课程。Ruth Paxson, Life on the Highest Plane, vol. 1,7-8。
于力工:《夜尽天明 - 于力工看中国福音震撼》(台北:华人文宣基金会总经销,1998),页183。

  4. 于力工:《夜尽天明 - 于力工看中国福音震撼》,页183。

  5. 陈则信讲述:《倪柝声简史》(香港:基督徒出版社,1984),页20。

  6. 倪柝声:“属灵人序”,《倪柝声文集》第1辑第12册(台北:台湾福音书房,1991),页7。(以下简称《文集》。)

  7. 详见陈则信讲述:《倪柝声简史》,页12-14。

  8. “属灵人序”,《文集》第1辑第12册,页12。

  9. 譬如说,他对神医运动(DivineHealing Movement)和神医理论的看法,便肯定招来持异议者的批评。“属灵人后序”,《文集》第1辑第12册,页21。

  10. “属灵人后序”,《文集》第1辑第12册,页16。宾师母说:“信徒若在知识上尚未明白魂与灵的区别,而在经历中却先蒙圣灵教导有关‘魂与灵’的区别,并能‘按着正意,分解真理的道’,则他们就胜过那些未蒙神教导而懂得希腊文的读者了。”宾路易师母著,戴致进译:《灵与魂-圣经心理学浅释》(台北:橄榄基金会,1985),页3。

       11.“读者应当知道,本书所提起的各样真理,并非说这些真理只有本书所提起的那样了,不过是说这些真理在主观方面是那样的。”“属灵人再版序”,《文集》第1辑第12册,页3。

  12. 他对这种情况辩解说:“当我写这书的时候,我并没有将所有同类的真理都集拢在一处。......许多的时候,因着一件事是极乎紧要的缘故,我就多次地提起,盼望神的儿女能够记得。我深觉得现今的信徒是最善忘的,所以,只得在有关系的时候,再三提起,以免失去。”“属灵人后序”,《文集》第1辑第12册,页17。

  13. “属灵人后序”,《文集》第1辑第12册,页17。

  14.《属灵人》(中),《文集》第1辑第13册,页252-253。

  15. “属灵人序”《文集》第1辑第12册,页10-11。

  16. “一件事是定规的:我知道这并没有起意要写这本书,乃是明受了主的委任;并且这本书里的真理,也并非我的,乃是他所给我的。”“属灵人后序”《文集》第1辑第12册,页16。

  17. “本书经文的翻译,也应当有一个特别的说明。我感谢主,因为他赐给我们一本翻译很好的官话和合本圣经- 在许多的地方,比英文译得更好 - 但是,在有的地方,因为中文文法及习惯的关系,不得不稍有异于原文的翻译。对于研究灵命,这是一个缺点。凡遇这样的地方,我就自行翻译,文字工拙在所不计,只求其能达出灵命的意义就是了。”“属灵人序”,《文集》第1辑第12册,页10。

       18. “属灵人序”,《文集》第1辑第12册,页10。

       19. ?
       20. ?
       21.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2-19 09: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aron123123123 于 2019-2-19 09:55 编辑

《属灵人》与倪柝声的三元人论(梁家麟著2001)(全文 )


二、创造与救赎

  (一)灵与魂的来源

  按照圣经帖撒罗尼迦前书五章23节和希伯来书四章12节的启示,倪柝声坚持人的组成不是灵魂和身体两部分,而是灵、魂、体三部分。三元论与二元论的最大分别处,在于前者将灵与魂分开。倪氏认为,灵和魂的本质并不一样,必须清楚区分。

  据创世记二章7节,他说上帝用地上的尘土造出人的身体,然后将生命之气吹进去,构成人的灵与魂。但是,既然溯源自同一样的生命之气,为什么竟会生出灵与魂两种东西呢?并且如何合理化它们是同源不同质的东西呢?倪柝声凭个人推想解释说,魂不是上帝所创造的原质,却是灵与身体接触以后变化合成的东西。“魂是从灵与体联合后而生出来的。”如此,上帝的生命之气在吹入人的身体后,有一部分维持其原态,这便是灵;有一部分则因与身体接触,产生某种作用而衍生魂。

  “神所吹生命之气,入了人的身体,变成为灵;同时这灵与身体接触,就产生了魂。这就是我们里面属灵、属魂两个生命的来源。”22

  按照这样的说法,魂不是上帝直接的创造,而是藉进化(creationby evolution)而得来的合成品,就是上帝创造的原生物经历本质演化过程而产生出新的物质。23这个想象性的解说,一方面回答了同一个生命之气如何产生出两个不同东西的疑问,另一方面亦为三元论者坚持魂与灵不同质,却与体相类的困难作出疏解(宾路易师母便无法解决这个理论困难)。倪氏的解说大抵直接来自安汝慈。24

  但为什么有灵与魂的分别?答案是:为了让它们各自肩负不同的功能。倪氏认为,“体是‘世界知觉’的所在,魂就是‘自己知觉’的所在,灵就是‘神知觉’的所在。”25人的三部分仿如不同的感官,各自负责不同的知觉。魂并非设计来知觉上帝的,所以也无法知觉上帝,只有灵才能知觉上帝。对上帝的知觉,跟对世界和对自己的知觉完全不同。三元人论的核心信息,不在于灵与魂的不同,却在于将对上帝的知觉跟对自己和世界的知觉完全对立,26如此亦是将上帝与人和世界完全对立,27将有关上帝的(属灵的)与有关人的(属魂的)事情完全对立。上帝与人对立是三元论的奥秘。将灵与魂对立的目的,正是使上帝与人对立,使属灵的与属魂的对立成为可能。前者是后者的必要条件。试看下面一段说话:

  “无论人的行为好到什么地步,但是,凡是出乎自己的,总不会叫神喜欢。神只能喜悦他的儿子;除他和他的工作以外,没有人,也没有人的工作,能得神的喜欢。自己肉体所作的,也许是甚好的,但是,只因其是用自己的能力,是从自己而出,神就不喜欢。人可以想出许多的方法去行善、去改良、去进步,但是,这些行为,既是从肉体出来的,神是不喜欢的。不只对一个未重生的人是这样,就是一个重生的信徒,他如果是藉着自己作的事情,无论如何的美好,如何的有功效,神总是不喜欢。神所喜怒的,并非善恶的问题,乃是源头的问题。行为不错,但是从哪里出来的呢?28

  灵是人与上帝往来的部分,上帝仅住在人的灵里,却与魂和体不相往来,遑论将身体当作他的殿。29必须注意的是,这里倪氏尚未提到人犯罪,没有说明魂与体受罪的污染与败坏。事实上,上帝不与魂和体交往,并非因着它们有罪,只是因着它们是魂与体而不是灵,属灵的上帝不能与物质性的东西交往,这是一个本体性的不可能(“属灵”与“天然”不相干),而非道德性的不可能(“上帝”与“罪”不相连)。

  属灵的不能住在人肉体里面,意思就是圣灵不能住在人的心思、情感、意志或者身体里亦明了;莫说魂的各部分,体的各部分,圣灵不住,就是未重生人的灵,圣灵也是不住的。圣膏油是不倒在肉体上的,圣灵也是不住在“肉体”的任何部分里的,圣灵只会和肉体相争,他与肉体没有别的关系。所以,人里面若非有了什么是与他的肉体有别的,圣灵是没法住在里面的。30

  倪氏将上帝与人彻底二分对立,宣称凡有人的因素、人的作为的地方,便不能同时兼容上帝的作为。对于这个极端的神人对立说,他主要诉诸上帝的意愿,即上帝定意不在有人的作为的地方有所作为。“神的目的,乃是要我们拒绝一切属乎我们自己的:我们所是的,我们所有的,我们所能的,而要我们完全靠着他而活,天天藉着圣灵,在基督里得着生命。” 31但与此同时,为了强调这种对立乃完全无转换余地,他却又常常不经意地将问题的症结由上帝的“不愿”转为上帝的“不能”:

  “圣灵惟独在倚靠他而活的人的身上显出他的能力来。凡靠着天然生命而活着的人,不能盼望看见圣灵什么大作为。我们不只应当脱离一切污秽的,并且应当脱离一切属乎天然的。我们若仍是照着‘人’ - 不一定是罪人 - 的样子而活在天然界里,圣灵就不能在我们里面掌权。如果我们光脱离罪,而仍然思想如‘人’思想,爱慕如‘人’爱慕,生活如‘人’生活,行事如‘人’行事,而非完全靠着神的圣灵在我们的生命里作工,圣灵就怎能显他的能力呢?”32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2-19 09: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aron123123123 于 2019-2-19 10:27 编辑

《属灵人》与倪柝声的三元人论(梁家麟著2001)(全文 )


       不管我们如何为倪氏疏解开脱,总是能将上述几段说话的诺斯底主义(Gnosticism)意味除去。事实上,如同笔者在研究宾路易师母的思想时所指,三元论者都有柏拉图主义(Platonism)的隐藏性前设:精神是崇高的,物质则是卑贱的,绝对精神的上帝不能与物质世界接触。倪柝声说:“在人这三个元素里,灵与神联合,是最高的;体与物质相接触,是最卑的。”33

  他甚至把帖撒罗尼迦前书五章23节的“灵与魂与身子”一语,赋予价值上的秩序之含义:

  “神所给我们的秩序,是不会错的:‘你们的灵、与魂、与身子。’(帖前五23)不是‘魂、与灵、与身子’,也不是‘身子、与魂、与灵’。灵是最高贵的,所以先说;体是最卑下的,所以最后说;魂是居中间,所以就将魂字安在灵和体的中间说。我们看清楚了神的秩序,我们就看见圣经将人比作殿的智慧。我们看见至圣所、圣所、和外院如何与灵、魂和身子的秩序和贵贱,一一相合。”34

  倪氏没有灵先存Pre-existence of Spirit)的观念,却相信灵是永存的,35因为灵的源头是上帝所吹的气,所以具有神性,与上帝同质。他指出,魂是当灵进入体时化生出来的,所以是混合品,其特征是“与受造者发生关系的,它乃是受造的生命,天然界里的生命。”36灵却不属于受造界,不是天然的东西,而是与上帝同质的,37他称之为“灵质”。38这里我们可以将倪氏的说法与奥古斯丁传统作一个附比,上帝在创造人时,将他的神性本质流注(emanation)39入人,故人有一个特殊的神性结构,不独可以与上帝交通,更可以与他联合。

  人在神造物中之所以是特别的,并不是他有一个魂,乃是因为他有一个灵,而这个灵又是联合一个魂成为一个人。

  这样的联合,叫人在宇宙中成为一个非常特出的。照着圣经来看,单以人魂来说,人魂与神是没有关系的。人是以灵与神发生关系。神是个灵,所以拜他的必须用灵。惟有灵能够与灵发生关系。惟有灵能敬拜灵。所以我们在圣经中看见:惟有灵能事奉灵;惟有灵能知道灵;惟有灵能崇拜灵的神;惟有灵能从灵的神得着启示。(经文从略)40

  灵与魂各有三个主要功能。灵的主要功能是良心、直觉和交通。良心是一种直接的价值判断,直觉则是灵里的直接知觉(此两者之所以强调直接,乃表示它们都是不受心思、情感等魂的功能所影响,“无所凭依,无因而起”41),而交通则是指敬拜上帝。魂的主要功能是意志、心思和情感,这概括了人的知识、思想、感情与价值判断等部分。简言之,魂就是人的自己,“就是人从母腹生出来所得的生命”。“人们的思想、想象、决断、感觉、情感、刺激、爱慕等现象,都是从魂来的”,42它们都是魂的功能,因而都与灵及属灵的事无关。上帝只与人的灵交往,不会与魂或体相交;而灵的直觉更是“认识神,和与神交通,及知道神的事的独一机关。”43要是人不晓得分辨灵与魂,错误地以魂来与上帝接触,就算他意欲寻求上帝,也终究徒然,不能达到属灵的境界。44笔者重申,三元论者将灵与魂对立,乃旨在将属灵的和属魂的对立,将上帝与人对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2-19 09: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aron123123123 于 2019-2-19 10:28 编辑

《属灵人》与倪柝声的三元人论(梁家麟著2001)(全文 )


(二)犯罪与救赎

  魂是灵与体联合而生出来的,就成为人的中枢,也是人的特点所在,称为人格的本质:

  “魂与体完全与灵相结合,灵和体是归纳入魂这一部分。当日亚当没有堕落,自然不像我们现在的灵与肉体这样地天天交战。他全人的元素,乃是完全和合的。这三个彼此调和,魂居中间作结连的环链,作人格的原因,叫一个人有独立存在的可能。魂就是灵和体的总结,就是人元素的集大成。因此灵与体完全和合之后,就叫人成了一个活魂。这个魂不是别的,就是二者相合的结果,就是一个人的人格。45

  与宾路易师母等三元论者一样,倪柝声虽然为魂赋予人格总枢的地位,灵与魂都得合并在其内,但这个魂却是没有独立能力的,也不能真个自由自主,它唯一能作的自由决定,就是决定追随灵抑或体的决定。“魂应当决定:它到底是要顺服灵,以与神和他的旨意联合呢,还是顺服体和物质界一切的引诱呢。”46在人未犯罪以前,魂完全受灵的支配,倪氏用以下的譬喻说:

  “灵本来是全人中最高的部分,魂和体都服从它。在正当的光景,灵像主妇,魂像管家,体像仆人。主妇有事交给管家,管家转命诸仆分头去作。主妇在暗中发命令,仆人乃是从管家接受命令。在表面上好像管家是一切的主人,但实在的主人,乃是主妇。47

  不幸地,魂错误运用它唯一能作的自主决定,选择背叛上帝。始祖吃了知识善恶树的果子,就是启发魂的生命的果子,如此灵的生命被摧毁了,人失去上帝的知识,陷入死亡的地位。”

  这里必须注意倪氏对第一宗罪(primalsin)的说法:他不是说魂与体因为犯罪堕落而与灵对立,也跟上帝的知识和生命无分;恰好相反的是,魂在尚未犯罪,就是按照上帝所造的本质而存在的时候,便已跟灵相对立,“魂的生命一被启发上升,灵的生命当然下降”。始祖正是因为吃了知识善恶树的果子,启发了魂的生命,所以才使他的属灵生命被摧毁。人不是首先堕落了,所以知识才与上帝对立,上帝才要废弃人的知识;真相是:在任何时候,寻求知识本身便是堕落的表现,堕落的根源。“因为人类的堕落是从寻求知识来的,所以神就用十字架的愚拙,来‘灭绝智慧人的智慧’。智力是堕落的原因。”如此,人不是因为始祖的第一宗罪,才有原罪的存在;他所具有的魂与体,乃是真正的原罪。

  人由于具有魂与体,所以有原罪,而魂与体亦使他犯了第一宗罪,故罪只是由魂与体负责,与灵是无关的。我们不能说整个人得为其所犯的罪负责,只是魂与体两部分需要为罪负责。灵是罪的受害者而非负责者。始祖让魂的生命增长,灵的生命便对上帝死了,不复能与上帝交通。魂听从肉体的感觉而行,变成体的奴仆。倪氏总结人的堕落过程说:

  “全人是分为三下的:灵、魂、体。神的意思原是要灵居在最上,来管束魂。人变作属魂之后,灵就沉下来服事魂。人变作属体之后,最卑下的肉体就作王起来了。人是从‘灵治’而降下至‘魂治’,从‘魂治’而降下至‘体治’,步步堕落,肉体操权。48

  虽说灵是上帝在创造了人的肉身以后才为他添加的,但倪氏认为灵才是人的界定性征(“异于禽兽者”),魂与体不过是人与动物相同的动物性而已。人与撒但一样,都是堕落的灵。“撒但是一个堕落的灵,人也是堕落的灵,不过人有身体吧。”49因为人是灵,所以需要灵的重生。

  耶稣基督降世,以人的身份拯救世人,他在十字架上,让其灵、魂、体都受审判和刑罚。“十字架钉死了所有的罪人,十字架释放了主耶稣的生命。所以今后,凡人肯接受十字架的,圣灵就叫他重生,得着主耶稣的生命。50

  重生的意思是将上帝的生命分给人的灵,故“完全是灵里面的事,与魂和体是无关的。”重生是灵的重生,使人由原来陷入肉体的地位再变为灵。我们相信“主耶稣的代死”,因信入基督,与他联合,凡他所经历的,我们都经历了,因此便与基督同死同复活,得着新生命,得着重生。与卫斯理约翰及其所有追随者(包括中国的宋尚节)不同的是,倪柝声并没有过分高抬重生在信徒属灵生命的位置,他不认为重生是一个特殊的事件(event),亦不同意它是人在得救后的第二次恩典,却主张重生是一个地位,并且“人一信主耶稣,就是已经重生的了。5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2-19 09: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aron123123123 于 2019-2-19 10:31 编辑

《属灵人》与倪柝声的三元人论(梁家麟著2001)(全文 )


       重生并不代表基督徒生命的完成,却仅标示其开端。“这是基督徒生活的起点,这是每个信徒的最低限度。”52重生意味着他得着一个结构性的可能,可以让灵重新管治他的魂与体。上帝的完全救法包括了两部分:赎罪与赐生命,这亦即他在别处提到的得救与得胜(得赏):

  “一面藉着救主代替罪人死在十字架上,赎去人的罪,叫圣洁的神能公义地赦免罪人。另一面藉着罪人与救主同死在十字架上,叫他不再受肉体的管束,能叫他的灵重新掌权,叫体作外面的仆人,叫魂居间作媒介,叫灵魂体恢复他们原有的秩序。53

  重生不是让人恢复亚当未犯罪堕落前的光景,却是否定与超过之。在倪氏心目中,与“灵性”对立的不是罪,而是“天然”;54上帝的救赎不是要恢复他的第一次创造(旧造),而是否定第一次创造并开始第二次创造,他要摧毁自己的创造并赐人“天然”(即上帝命定及赐予)的生命,而给人另外的生命(“他自己非受造的生命”)。55亚当与上帝没有生命上的关系,他尚未吃生命树的果子,但基督徒却是由上帝生的,所以有永存的生命。“重生不只恢复人们灵魂原有混乱黑暗的秩序,并且叫人得着神超凡的生命。56

  神的救赎计划,并非要修造弥补我们所旧有的,乃是“新造”我们。所有旧的,他都不要;他用主耶稣的死,叫我们脱离旧的;用主耶稣的复活,叫我们进入新的。......我们的“旧造”里所包括的一切,无论是性情,是生命,是从这性情所发出的意思,或这生命所发出的工作,都不能满足神的心。......我们所有的旧造,在神看来,在里面都有“死”的记号。这些死的东西是不堪修改的。神要全新的,他要“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57

  必须看到,倪柝声的救赎论不是传统意义的脱罪债得永生,而是脱旧体得新生。上帝的救赎不是原来创造的恢复,而是全新的另一次创造,上帝不是要完善他原本给人的生命,却是要为他赋予另外一个生命;因此,人不能妄图在他原本的生命里寻找可供建造新生命的资源,旧造的种种皆与新造无干。旧造与新造的中间存在着质的断层,两者唯一的延续关系,就是那存于魂和体之内,却不属于天然的灵。“自从人重生之后,神所有的目的,就是藉着这个灵,以除绝一切属乎旧造的,神所有对人的工作,也都是在这一点的灵内。58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奉献支持|约拿的家

GMT+8, 2020-8-10 10:12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