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拿的家』基督徒网络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章节  
经文
楼主: aaron123123123
收起左侧

《警钟长鸣》(许梅骊著2018)第八章 解放初期的地方教会(1950~1951)(全文)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9-2-15 09: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aron123123123 于 2019-2-15 09:56 编辑

《警钟长鸣》(许梅骊著2018)第八章  解放初期的地方教会(1950~1951)


华东地区

1. 浙江省

1)萧绍地区

浙江一向是中国基督徒人数最多的省份,直到1990年后才为河南所赶上。1842年「五口通商」以后,不少差会开始来到浙江传道。1866年,内地会以杭州为传道中心,从而进入绍兴、萧山及温州一带,再遍及浙江大部分地区。十年后,循道公会也来到浙江温州地区,与内地会紧密合作,其影响和成果超过内地会。1928年,在平阳的一些传道人和信徒脱离内地会、循道会及自立会等宗派,建立起地方教会。温州地区随后也陆续成立了数百处的地方教会。1930年代起,萧山、杭州、绍兴、宁波等地也陆续成立起地方教会。

浙江省地方教会信徒人数占全国总数的一半以上。倪柝声在19502月说:「现在单在浙江一省就差不多有三百个聚会,可以说,全中国其他地方的教会合起来,数目还不如浙江多。这么多的教会,这么多弟兄姐妹在一省,交出来的人也应该多,那么福音的能力也就很强。」(61:183

萧山现今是杭州市的市辖区;基督徒超过10万,约占总人口的10%,其中95%属于地方教会背景。萧山沙地占萧山的五分之二土地,位于钱塘江入口杭州湾南岸,由海潮冲击泥沙沉积而成的沿岸沙地,又称南沙。南沙又被划分为东沙和西沙,以坎山镇为界。以后根据当地各教会的治理需要,在南沙建立起许多教会被分为东沙片、南沙片和西沙片。1948年,这里的教会已经很为兴旺,有教会17处,擘饼人数1862人,慕道人数四千余人。(参表124-5

2)萧山移民弋阳11941年首批移民弋阳

地方教会的福音移民是从萧山沙地开始的。往年萧山沙地常有坍江之灾,沿江大片土地被江水冲去。1941年,萧山沙地的信徒因坍江而首次移民到江西弋阳垦荒。在沙地头蓬的长老范启宏发起移民。他的哥哥范启福、周元隆和徐秀根等带领三十二户的四十多位信徒迁至弋阳杨树桥(又称下茅棚),建立起「第一基信合作农场」。(表123.:「范」、「范」两字在来信中混用。)抗日胜利后,19459月有第二批四十四个家庭的一百余人陆续迁到杨树桥。

徐秀根于1948.8来函:「弟等蒙主带领,于三十年(1941)年冬来此垦荒(种田),同时即开始聚会,一直到现在。虽然经过暴雨狂风的侵袭,但谢谢主,得救的人数却有增多。现在本地人确实得救的有一妇人(被鬼附而相信的)。过去因初到,言语不通,以致福音无法传开。谢谢主,现在已有数字弟兄能说本地方言。惟各弟兄家因垦种田地收成不多,所以皆为生活所迫,劳碌奔波,以致把主的工作置在一边。虽然如此,我们心里却真惭愧,只有求主再次开传道的们,亦请弟兄们为我们代祷!」(55:92)第一代移民虽然历尽种种苦难,所结果子不多;这与语言不通有关。但是信徒们的见证留给当地人很深刻的印象,为日后的复兴扎下了根基。(参第二十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2-15 09: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aron123123123 于 2019-2-15 10:07 编辑

《警钟长鸣》(许梅骊著2018)第八章  解放初期的地方教会(1950~1951)


21948年再度移民弋阳

1946年起,萧山东沙有严重坍江。自1947年春起一直到1948年,坍毁农田五万余亩。1948年夏初的二个月内,就坍去数千亩沙地。东沙的王有根等响应交出来号召,于19487月来函:「现在每一教会,已有许多弟兄姐妹们,将身体和光阴都交出来。……他们奉献后,工作系由教会安排。能传福音及探望者,就分配他们去传、去探望。不能传福音及探望的弟兄们,就打发他们替传福音及探望工作的弟兄家中帮农等工作。」(55:124

同年10月底,李常受在杭州有十二天同工聚会,传达倪柝声对移民的指示。冯和仁、金学义和方光证都去参加。东沙的信徒在他们的带领下,经过同心祷告,决定移民到土质低劣的江西弋阳。凡移民的人必须填具移民志愿书及交出财产清单,经过奉献,然后推定数人负责变卖财产。正式移出的共21家,计大小91人。

农历十一月十六日动身的当天早上,全体禁食祷告,求主带领前面的路。午饭由教会设宴饯行。临行前,还对欢送人群中不信者传福音。次日船至萧山县城,信徒们就抽空穿上福音背心,上街游行布道。以后经过一周的辛苦劳顿,就在弋阳杨树桥暂时歇脚,受到以前移来的范启福等弟兄姐妹接待。

不到两个月,他们就在杨树桥东南买了四百多亩地;又在山垄里建造茅舍。1949年的正月初五搬进新舍,并成立基信第二农场。当时,一间茅草屋里,要住上三四家;在地上铺些干草,睡在地铺上。他们就组成了一个大家庭;工作和生活起居都在一起。大家双手作工,凡物公用,基信农场的队伍就此增大。他们在艰难中,满有神的供应,也学习彼此相爱的功课。(55:273-285

但是弋阳的土地贫瘠,维生极为困难。(55:158)所受到的各种困苦和逼迫的试炼,若是没有主的恩典托住,是极难于胜任的。(参第二十章)

3)倪氏移民策略

倪柝声于19502-3月赞扬萧山信徒移民弋阳的事,认为这样作可以博得**党的好感。他说:

在浙江有好些弟兄姐妹由杭州一带移民到弋阳地方,**党说我们作得很好。上海教会最近有一批弟兄们跟着他们的脚踪去,不是为着自己的选择,乃为着福音,有二百多人现在都住在草棚里。山东烟台教会也有圣徒已经移民往西北去。(61:95

基督徒是奇妙的子民:在弋阳的弟兄姐妹给**党调查,差不多查到骨头、骨髓里面去;他们查到一个地步,比两刃的利剑还要厉害。但他们看见我们的弟兄姐妹觉得希奇。他们逼人要平均,因为怕人不作;但我们却主动的实行。他们说,圣经的平均主义(林后8:14-15)是不对的,所以告诉我们的弟兄姐妹,在弋阳县城不许有平均主义,因为平均主义叫人懒惰。从我们来说,我们因为弟兄们相爱而平均;但从他们的眼光看来,我们不对,因为这样要叫人懒惰。然而我们平均却不懒惰,这叫他们觉得莫名其妙。(61:232

各地的大城市,乃是附近一带福音的基地;这些大城市是我们必须尽快「侵占」之地。我们移往弋阳的弟兄姐妹树立了好的榜样,现在在南昌的广播电台多次向各地报告,请各地的人前往观看学习弋阳,柱溪,阴塘,招宾,龙虎山等地的做法。现在传福音的路,不再是差派一两个传教士去一个地方传福音,乃是教会的移民传福音。这好像降落伞部队一样,乃是整个教会差出去。……对当局来说,平均主义的实行实在有难处;但是对我们基督徒没有难处,因为我们彼此相爱,爱邻舍如同自己。(62:238-239

4)弋阳移民安排

19502月带领弋阳移民的冯和仁说:

1)实行没有一样东西是自己的,绝对除去家中不平均的事。弟兄姐妹仅有的一点私有宝贵衣服,多数都奉献。或吃,或穿,或工作,一切以身体的关系来安排。祂叫我们走世人所看为希奇的路!

2)家的安排。饮食完全一样,身体软弱者有特别供给。服装以正派衣裳为装饰。实行没有一样东西是自己的,按着各人所需要的发还,多余的留下来,补给那些没有的,若有多余的,就交库管组保管。

3)工作方面:按着年龄、体力、才干、和神给他的恩赐。从老到少,都有专职。盼望无人吃闲饭。

4)时间方面:晨五时起到六点半晨更祷告。七点早餐。八点到十二点工作。下班后午餐。下午一点到五点工作。五点半晚餐。六点半到八点半读经聚会。九点熄灯。

5)与其他移民团体的交通:包括经济流通和暂时去帮助垦种。(55:157-158

5浙江萧山市镇

505月林望和等来函,「我们有数十位弟兄姐妹们,因着真理的亮光,基督身体的见证,蒙圣灵引导,坚决脱离了宗派。又经过三天的禁食祷告,就在萧山起首奉主名聚会。」(56:67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2-15 09: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aron123123123 于 2019-2-15 10:01 编辑

《警钟长鸣》(许梅骊著2018)第八章  解放初期的地方教会(1950~1951)


83  基信村基督徒聚会处概况表    19488月制,倪文55:94
成立经过:     1941年秋,浙江萧山南沙范启宏弟兄发起,并出资来赣购买荒地。 同年冬,先迁一部分弟兄及垦民来弋垦荒。在所购荒地上盖搭茅舍,成立新村—基(督)信(徒)村,聚会即开始。次年冬另盖茅舍一幢为聚会用,成立基督徒聚会处。
名称:     基信村基督徒聚会处
地址:     江西省弋阳县杨树桥基信农场内
开始聚会:     194111
记念主:         19474月(未正式设立擘饼)
现有人数:     69人,女54人;籍贯—浙江绍兴及萧山;职业—务农。
聚会人数:     44人,女33人;现有人数:男16人,女16人。
负责弟兄:     徐秀根,周元隆,何才根。
附近公会:     弋阳—内地会,招宾—内地会分堂(距本村十五里)现已停止。
交通:     距浙赣铁路弋阳站十五里,赣浙公路在东侧(经过杨树桥),水路码头在西二里处。
教育情形:     本年春在聚会处开办夜校(每夜教二时)。礼拜一晚上教圣经,礼拜二晚教诗歌,礼拜四晚教合作课本及民众读本,余礼拜五、六、日类推。
备注:现有人数,系男女老幼皆在内,地方编制分二甲三十一户。籍贯南沙占十分之九。礼拜三晚上,因有祷告聚会,不上课;礼拜五下午三时起祷告聚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2-15 09: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aron123123123 于 2019-2-15 10:02 编辑

《警钟长鸣》(许梅骊著2018)第八章  解放初期的地方教会(1950~1951)


84  东沙基督徒聚会处概况表    1948.5.30,高其禄等,倪文5589-90
聚会处     负责人     户数         擘饼人数         慕道人数         总人数     通讯处
夹灶湾     赵继棠,赵世焕,莫佳章,倪加利     85     105  295  400  绍兴党山湾基督徒聚会处转
十二埭     胡瑞标,溤和仁,金学义     104  141  368  509  绍兴党山湾十二埭基督徒聚会处
车路湾     高进富,沈灵智,俞庆钊              29     94     123  绍兴党山湾基督徒聚会处转
党山         高云生,陈绥睦,赵嘉海     90     59     303  362  绍兴党山基督徒聚会处
党山湾     陆明康,胡瑞相,方光正,陆宝根     72     93     193  286  绍兴党山湾基督徒聚会处
新掘湾     默林湾沈福民负责传福音                                 20     
默林湾     王友根,谢文荣,陈忠友     48     90     122  212  绍兴党山湾基督徒聚会处转
寿大潭     徐仁贤,徐宝川,宋张鸿              27     58     85     绍兴党山基督徒聚会处转
新湾         费长化,宋达夫     65     100  193  293  萧山新湾底基督徒聚会处
万安桥     徐仁海,谢庭栋,王得光     45     76     104  180  绍兴党山湾基督徒聚会处转
冯家溇     溤和谱,冯和海     65     66     224  290  萧山新湾底基督徒聚会处转
头蓬         管成连,陈来兴     52     70     96     166  萧山义盛管连记布庄转
瓜沥         任光谦,陆仁隆     31     36     66     102  萧山瓜沥基督徒聚会处
六里桥     盛廷相,叶厚生,方登福     31     30     75     105  萧山瓜沥基督徒聚会处转
积善桥     高其禄,马如松,马安庆     167  210  175  385  萧山瓜沥义隆基督徒聚会处
三泰桥     沈凤鹤,屠光祥,赵又新     42     42     87     129  萧山义盛管连记布庄转
凸渡沙     积善桥弟兄负责传福音                                     100+         
                            1174                   375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2-15 09: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aron123123123 于 2019-2-15 10:04 编辑

《警钟长鸣》(许梅骊著2018)第八章  解放初期的地方教会(1950~1951)


85 浙江萧山县属西沙一带基督徒聚会处概况表
1948.9.16,倪文55131-132
聚会处     负责人     户数         擘饼人数         慕道人数         总人数     通讯处     备注
宁围         许茂兴,莫佳礼     125  176  482  658  萧山俞家潭泰昌花行转         民国二十四年原在本地内地会聚会,同年十二月,从那里出来,后由栾腓力弟兄来,有三天传福音聚会,于是聚会正式开始,翌年七月设立主的桌子。
盈下         倪顺官,翁善福     73     86     245  331  萧山龛山下街邮政代办所转陈显忠     民国二十六年起头,原在宁围一同聚会,嗣以路远(相离二十余里),就在本村陈宝楚弟兄家聚会擘饼;至二十九年,建造会所三间,聚会正式开始。
崧厦园     王永芳,周锦堂,沈学成     121  147  455  602  萧山俞家潭泰昌花行转         民国三十一年起头,原在宁围一同聚会,后因路远(相离五里),就在本村造舍四间,同年五月聚会开始,七月间设立主的桌子
爱莲堂     戴汉发,莫文兴,缪瑞林     71     106  240  346  同上         原在宁围一同聚会,后以路远(相离五里余),乃在三十四年造舍四间,三十五年二月聚会,开始擘饼。
尖角园     高长源,杜华泉     49     52     159  211  同上         原在宁围一同聚会,后以路远(相离五里余),乃造舍六间,三十六年二月间开始有祷告聚会,七月间有擘饼聚会。
西兴义渡码头         陈大良     34     45     50     95     同上         民国三十五年,东沙头蓬镇坍江,适本地有新涨荒沙,于是头蓬镇及西兴镇一带人民,多来此开荒,于是在陈大良弟兄家有聚会,同年秋天,开始擘饼。
盈上围     高光兰,张宣忠     43     76     159  235  萧山荏山头邮局转俞连德先生转         原在盈下一同聚会,后以人稠房小,就在本地造舍六间,三十七年春开始聚会并擘饼。
总计         516  688  1790         2478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2-15 09: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aron123123123 于 2019-2-15 10:04 编辑

《警钟长鸣》(许梅骊著2018)第八章  解放初期的地方教会(1950~1951)


86 绍兴教会概况表    《执事报,1948.9》,倪文5587
聚会地址         聚会开始         现在人数         擘饼人数         负责弟兄姓名
城区锦林桥     1934         100余人 50-60  鲁希明,丁鹤林,陆云泉,胡汝鼎
安昌         1937         40        20        冯久乐,费长保,周仰成
下方桥     1935         250      90        潘春翔,陈大绥
华舍         1933         250-260       80-90  沈永道,范之光,金和笙,马爱堂,倪乐春
州山         1934         120      尚无桌子         吴寅生,吴再生,单开芳
淡竹坞     1937         40-50  同上         陈基生,韩德富,韩岳高
三江         1938         30        同上         王大筵,金阿牛,贺成祥
阮社         1947         30        同上         陈秋舫
总共900多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2-15 09: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aron123123123 于 2019-2-15 10:10 编辑

《警钟长鸣》(许梅骊著2018)第八章  解放初期的地方教会(1950~1951)


6)绍兴新昌县(绍兴市是萧山市的东邻)

吴欢听于195010月来函:「今春有华天民、畲非吾借着奇妙的带领,到了新昌城中(原系在方口聚会 [被政府 押解来城,我们得知后当天保出),给我们些真理的供应。接着又有俞成华弟兄多次谈话聚会,给予我们不少宝贵亮光。[1]因此我们就在5月里开始奉主名聚会。……
7月间又有主特别恩爱的打发[许]达微弟兄来新昌,有4天谈话,兄姐们得能看见主的自己。于924日这个主日,设立桌子,开始擘饼记念主。连新近受浸的九位兄姐在内,共是27位。(现在陆续参加的有好几位兄姐。)」(55:304-305

吴发刚于511月来函:「我们一切的事奉,本来都是公会制度。194912月,我们参加宁海造就聚会,始看见主的亮光。蒙主恩带领,今年 [1950年]3月就在方口开始擘饼聚会。……再者,离我们方口二十里路之遥的大市聚地方,也有聚会。前在宁海造就聚会时,有一位弟兄去参加。他们也和我们一样,已于去年3月间开始擘饼。」(56:67-68

俞成华是新昌人。俞崇架提到其父在翻译劳伦斯和盖恩夫人时说:

由于当时基督徒聚会处强调一地一会、地方立场,在上海掀起了一股脱离公会之风,就是所有清楚重生的弟兄都不应该参加公会的聚会,应该出来,参加以一地一会为原则的地方教会;没有地方教会的地方,不论有多少其他的基督徒团体,都要赶快设立地方教会。家乡新昌教会是内地会,大伯[俞成荣]和小舅吴欢听是负责弟兄。脱离风从上海刮到了新昌,小舅就问我父亲,是否要照办?也就是问:我是否应该脱离出来,另外组成地方教会呢?我父亲回答得很坚定:『不!不!不要脱离。我们要合一,不要分裂。』小舅和大伯最后还是持守合一。没有分开另立教会。[2]

新昌的擘饼聚会迟至1950年开始,很可能与俞成华早年不赞成分裂有关。但据吴欢听于5010月来函 内容,俞成华到新昌有多次谈话聚会,然后才开始奉主名聚会,似乎二者之间有必然的联系。据当地教会的后人回忆,新昌原属内地会。当年俞成华的大哥俞成荣并不赞成分裂出来成立地方教会,但是为了顾全教会合一,就自己推让,让吴欢听(俞成华内弟)作负责人,城中教会就此改为地方教会了。

7)嵊县东乡黄泽镇

吴欢德等于508月来函:「我们在黄泽镇的聚会,素来没有属于那个公会。……在今年4月份起,有了祂自己的桌子,擘饼的人数共有五十五位。赞美主!最近受浸归主的兄姐又有十三位。」(55:270

嵊县[3]:尹嵩生等于508月来函:「我们近来对于基督身体的分辨,略有认识。事奉神、奉献、教会传福音,已有好多位弟兄看见是重要了。我们过去对传福音,实在亏欠。现准备学习作见证(对外人),每天读经、祷告,每主日各人照着进项抽出来奉献。……并请为我们向杭州聚会处的弟兄介绍,俾便交通。」(55:300

周恩赐8月来函:「我们同心对外传福音后,慕道者增至二十余人。下主日有十余人行将受浸。(55:305


[1]俞崇架提到其父在翻译劳伦斯(Brother Lawrence of theResurrection, 1614~1691)和盖恩夫人(Madame Jeanne-Marie Bouvier de la Motte-Guyon, 1648~1717)时说:「由于当时基督徒聚会处强调一地一会、地方立场,在上海掀起了一股脱离公会之风,就是所有清楚重生的弟兄都不应该参加公会的聚会,应该出来,参加以一地一会为原则的地方教会;没有地方教会的地方,不论有多少其他的基督徒团体,都要赶快设立地方教会。家乡新昌教会是内地会,大伯[俞成荣和小舅吴欢听是负责弟兄。脱离风从上海刮到了新昌,小舅就问我父亲,是否要照办?也就是问:我是否应该脱离出来,另外组成地方教会呢?我父亲回答得很坚定:『不!不!不要脱离。我们要合一,不要分裂。』小舅和大伯最后还是持守合一。没有分开另立教会。」(俞崇架:《俞成华医生轶事》,《与神同行》,409-410。)新昌的擘饼聚会迟至1950年开始,很可能与俞成华早年不赞成分裂有关。但据吴欢听于5010月来函 内容,俞成华到新昌有多次谈话聚会,然后才开始奉主名聚会,似乎二者之间有必然的联系。据当地教会的后人回忆,新昌原属内地会。当年俞成华的大哥俞成荣不赞成分裂出来成立地方教会,但是为了顾到教会合一,就自己推让,让吴欢听作负责人,城中教会就改为地方教会了。

[2] 俞崇架:《俞成华医生轶事》,《与神同行》,409-410

[3] 嵊县现为嵊州市,隶属于绍兴市;后者为地级市,前者为县级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2-15 09: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aron123123123 于 2019-2-15 10:12 编辑

《警钟长鸣》(许梅骊著2018)第八章  解放初期的地方教会(1950~1951)


8杭州富阳

俞言川等于505月自杭州富阳来函,题为「自湘鄂赣归来」。他说:「我们这里的聚会,是1935年起头的。抗战初年,大半弟兄姐妹离开本地到湘、鄂、黔、桂、赣等省,一面作事,一面传福音。抗战胜利后,我们陆续由湘、鄂、赣等地返回原处。19468月间起,我们每主日在弟兄姐妹家里,轮流着祈祷、传福音。1948年冬季,蒙神安排,造了三间瓦屋,从此有了经常的聚会。今年25日就开始设立了主的桌子,亦举行了一次受浸聚会。擘饼聚会记念主的有31人。每逢主日,有传福音、造就、交通、擘饼等4次聚会。礼拜四、六,有姐妹聚会、祈祷聚会。」(55:257

杭州许达微:「杭州有位牛述光弟兄,他在华北就早已看见主的道路。但是他和别的一般弟兄一样,偏向于所谓的「属灵」的合一,以为只要心里没有宗派,心里不分彼此就可以了。」(56:143

9温州地区

温州目前是地级市,包括地域较前扩大。温州的基督徒众多。聚会处信徒约占全浙江省聚会处信徒之半。仅仅按照官方数字,温州各教派的基督徒就有一百余万,约占其总人口的15%。温州人有刻苦耐劳、冒险精神的良好传统。温州的基督徒也一向热心传福音,直至今日。
按照《复刊敞开的门》第20期中的来信记载:「20年前[1928],王天佐、张悟生二位弟兄赴上海第一次特别聚会,乃由上海带来复兴的火到平阳。此时,王雨亭弟兄已得了真理的光照,在桥墩门就有了主的桌子,这是温属第一个奉主名的聚会。……回忆过去的蒙主大恩,和今日之有一百多处雏形的,以地方为范围的教会,不能不把颂赞归给父神和主耶稣基督。惟目前的情形,远非昔比。并且许多同工,如蔡际清、王天佐、王锦义、王雨亭、张明华、潘活灵、李树人、陈钦法、傅宣羔弟兄等和黄兰如师母先后离世与主同在。」(55:222-223

10宁波地区

宁海(今属宁波市):华天民于502月来函:「宁海这边的工作已经有一次二十天的聚会,是聚集各处负责的以及比较长进的兄姐。初信造就给他们三十四题。同时给他们看见:个人跟随主追求的路,及教会当前的路,和福音的路,全体事奉配搭的路。主开了许多人的眼睛,看见了路,都愿意起来事奉神,愿意撇下一切跟随主。除了几位公会来的以外,都交出来。对于弟兄姐妹及财物,请他们交给当地的教会,由各当地配搭。惟各地负责弟兄及所代表的教会,请他们向杭州同工有个表示和宣告,愿意把教会和自己摆在元首的权柄底下,将所有的一切摆在同工们的手中,跟随羊群的脚踪走恢复的道路。这些情形和他们交出来的手续已寄给杭州[许]达微弟兄。」(55:248

宁波:张鹤年于509月来函:「在宁波的教会,蒙主安排,已租到房,……待整理就绪,聚会就要迁移过去。」(55:301

余姚来函:「我们于194811月,才开始有祷告的聚会。有一段时间,也有传福音的聚会。……194912月,在宁海有一较长时间的特别聚会,我们中间有一位弟兄去参加。回来以后,觉得有起首主日聚会的负担。蒙主的怜悯,于1950129日起,开始有聚会。当时聚会人数约20人。以后有过二次特别的聚会,是在宁波的弟兄来带领。有三十余位弟兄姐妹受浸。于六月十八日(主日)起,已开始设立了主的桌子,开始擘饼记念主。」(55:302

嘉兴:王文江于508月来函:「感谢主,在嘉兴,第一次的受浸聚会蒙福平安。有十七位弟兄姐妹受浸归入主的教会。」(55299

天台:周良美等于5012月来函:「在天台城乡奉主名聚会的,有城中、黄坦丘、欢岙、山头王、井头塘、双柳、下秧田、坦头、合西等九处。每隔二月交通聚会一次。」(56:64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2-15 09: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aron123123123 于 2019-2-15 10:15 编辑

《警钟长鸣》(许梅骊著2018)第八章  解放初期的地方教会(1950~1951)


2. 江西省

1南昌

范之光于506月来函:「我们移在南昌的弟兄姐妹,直到今天,均甚安好,实在主恩待我们。聚会是自由的,传福音有人得救,今年新蒙恩者十余位,迷失羊回家得安息者也不少。惟聚会房子(租一楼房)可坐90人,但已无法容纳。我们每天祷告在要房子。」(55:259-260

他于512月来函:「自今年来,很看见神的同在和祝福,每次聚会非常新鲜,每次交通聚会,遇见主的自己。弟兄姐妹们的心,都是交得很通。在正月传了福音五天,每天圣灵大作工。虽然天气寒冷得很,早上六七点,弟兄们都到了聚会处。每天早晨祷告。有两天下着大雨,弟兄姐妹因为心里火热,不怕雨大,结果还是坐满了聚会房子。这次不只救了不少的罪人,也复兴了弟兄姐妹。」(56:148

2九江牯岭

熊承恩等于507月来函:「自194878月间起,我们恢复聚会。那时有南昌来的饶君任、黄得恩,与南京的徐绪国弟兄等在此,并有一位新蒙恩的韦彦彬弟兄共同负责。(韦弟兄早已返沪。)。……本年7月起已开始承租。虽然租金不多,却能使我们的立场更清楚……在这里的聚会,人数随时季与环境而增减的。多则五六十人,少则十余人不等,经常聚会的人数,是在三四十人左右。(男界十余人,女界二十余人,)在611日,已有五位弟兄姐妹受浸。这里起头只有主日的聚会,后来增添了祷告的事奉。目前每星期已有四次聚会:主日上午九时讲道聚会(每月第一主日传福音),11时擘饼聚会,星期三在徐弟兄家有交通读经聚会,星期六有祷告查经聚会。此间每主日下午有儿童聚会以及初信的造就。」(55:260-26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2-15 09: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aron123123123 于 2019-2-15 10:19 编辑

《警钟长鸣》(许梅骊著2018)第八章  解放初期的地方教会(1950~1951)


3. 江苏省

1上海

上海的交出来是在李常受的带领下进行得热火朝天。许多人奉献钱财、银行存单、黄金首饰和地契股票,甚至自行车、缝纫机、电唱机、皮大衣和手表等。大多数的奉献是用于1948-49的买地和建造会所。把自己奉献出来的弟兄们就被安排到倪柝声所办的工厂工作,如上海生化药厂和以后新办的翠华化工厂等。倪柝声还安排谷羽苍担任翠华染料厂厂长,何广涛被派去武汉任珞珈药厂厂长,孙务信任副厂长。1950年倪氏加强福音书房人力。在虹口虬江路添置可容一千多人的会所。在会所楼下开设以琳印刷厂,起先由任钟祥任厂长,后由杨世潮接任。
1949年初,李常受因为萧山信徒再次移民弋阳,就鼓动正在交出来热潮中的上海信徒也移民去弋阳。张锡康说:「在上海的弟兄姐妹不像烟台的弟兄姐妹——全家信主,同心合意肯为福音移民出去的人很少,只有一些从北方逃来上海的弟兄姐妹或单身的弟兄,或从外地来的弟兄肯移民出去。」[1]上海去弋阳的有黄幼濂、金键、丁亚特夫妇、宫美恬和李曰绪的父母等。宫美恬和李曰绪父母是从山东烟台因躲避**党而逃到上海的。

2江苏北部

苏北各地是在地方教会发展早期(1928年)就开始建立地方教会。那时有一批原先在传统教会的传道人脱离宗派,陆续成立当地的地方教会。在苏北的负责弟兄如吴微、季永同和邱日鉴等,虽然环境十分艰苦,还是多年四处奔走,忠心服事。倪柝声在19502月说,「苏北的教会,有二十七、二十八个聚会,在过去的八个月中,没有一个弟兄姐妹是吃过一顿白米饭的。有的好一点就吃豆饼,有的差一点就只能吃草、吃树枝。……苏北弟兄姐妹最好的还只是吃豆饼。不只苏北,在南京的教会,再过一二个月就会有过半的弟兄姐妹没有饭吃。」(61:166-167

3南京

季永同于19501月自南京来函:「苏北有许多地方,现只有家庭式的聚会。此次弟兄们同去,各处擘饼都预备恢复。其他的事奉,只要环境许可,他们里面已经火热了!此次从苏北来了十数位弟兄,都是对教会有责任的人,在宁住了二十余日,昨天已回去。主若许可,我们愿意他们一批一批的来宁,一面学习与教会有点交通,一面我们照着主所给的力量带领他们一点。对于在苏北的教会,我们只有认罪,其余没有话说……但主还在那里施恩,使用冯鲜知弟兄,作一班有心寻求主的人的供应。最近一年,他的灵很强,在那里帮助许多人。赞美主!他此次也来宁,昨已回去。在南京教会,所有负点责任的弟兄姐妹,都同心合意。虽然个性各有各的难处,但对神的事都有同心,全体都有这味道。主日上午的讲台,一次传福音,一次造就,轮流著作,也有许多人从公会来,有的也转过来,与我们一同擘饼了。」(55:253-254

4镇江

邱日鉴于507月自镇江来函述及淮安的聚会:「鉴住镇江时,接到苏北淮安的弟兄来信,他们有几位弟兄有心学习事奉主,要我到淮去一次,指示他们事奉的路和应负的职责。我便将此意转告季弟兄和吴老弟兄,他们也觉得我该去看看苏北弟兄的情形。因此我于72日便到了淮安去,及至淮时,已经有几位弟兄姐妹在这里等候着。神在环境上各方面都有安排,于是有淮安的弟兄,请淮涟各地对主有心及已负教会责任的弟兄陆续来淮。在这一次聚会里,有弟兄,有姐妹,肯把自己献给主,并学习事奉。我大约720日前后可回镇江。」(55:259

5扬州

徐天民等于511月来函:「在去年1224日上午,已有十位弟兄、五位姐妹受浸。受浸兄姐,并带来烟具、赌具,架火焚烧。看见主和我们同在,兄姐们也满心喜乐。今年17日,已设立了主的桌子,开始擘饼记念主。计有四十五位兄姐,团聚主的脚前,都受感流泪。」(56:55-56

6板湖

朱文彬于512月来函:「最近二月来,各地的教会都蓬蓬勃勃的兴起。负责的弟兄都刚强起来。传福音聚会的人数日增,新得救的人也不少。各地都将要举行一次的受浸。在板湖每主日都有一两次教会的交通谈话。在东海也有人来寻求交通。」(56:151-152

7徐州

王埃布尔、刘治成于19484月来函:「主带领我们于去岁11月间兴起传福音聚会,有主的同在。感谢主,祂每一次都与我们同在,曾有不少人承认祂名。……直至本月18日,神给我们特别的力量,才奉主名为他们施浸。有13位弟兄,1位姐妹。……我们满心欢喜;但我们无法喂养。」(55:36



[1] 张锡康,《回忆录》,115-11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奉献支持|约拿的家

GMT+8, 2020-9-27 11:42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