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拿的家』基督徒网络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章节  
经文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井中蛙
收起左侧

《拾荒者》(电影剧本)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9-1-15 10:36 | 显示全部楼层
【外景】男子:”那其他人呢?”

罗富贵:”他们都走了,我在车上就病了,一下车就软了,躺在这里,再也走不动了。”

男子”哦"了一声,在他身边坐下,说:”我怎么帮你呢?”

罗富贵:”送我上医院,我身上带银行卡,有三千多块钱呢,可能够看病了。”

男子:”怎么送你上医院呢,乡下不象你们市里,夜里没有客车过的,偶尔有货车小车经过也不会停车的,怕拦路打劫,只能等天亮了。”

罗富贵:”哦……那……先让我到你们家休息一下好吗?”

男子:”我家离这里70多里路呢。”

罗富贵:”哦噢,70多里路,你有什么急事走夜路,还背着孩子呢?”

男子:”我带儿子到县医院看病回来。”

罗富贵:”那明天回家不好吗?”

男子:”儿子治不好了。”

罗富贵:”治不好?”

男子:”我儿子发高烧,咳嗽,气喘,乡里医院治不好,我东借西借,凑了五万块钱,住医院十几天,钱花完了,也治不好呀。”

罗富贵:”背回来也不是办法呀。”

男子:”他走了。”

罗富贵:”啊,走了?"

男子:”走了。”

罗富贵:”你……怎么又背回来呢?”

男子:”我想他……”

罗富贵:”唉,人都走了……”

男子:"我们农村,男多女少,我又穷,成家晚,38岁才娶到一个寡妇做妻子,她比我大两岁,有两个女儿了,也想要个儿子。我们结婚两年之后,生了个儿子,叫斌斌,我们好高兴啊,我的斌斌长得帅帅的,很聪明很好想呀……”

斌斌爸又伤心地哭,说不下去。

罗富贵:”可怜的孩子。”

斌斌爸:”我的斌斌走了,才三岁多,今天下午五点半走的,永远离开我了。他躺在我怀里,死死地看我,说:’爸爸,抱抱……’就咽下最后一口气……”

罗富贵也伤心地哭了。

斌斌爸:”呜呜……我最后一次背他了,最后一次了,我要背他个够,背个够够的,够够的……”

斌斌爸悲痛欲绝,呜呜地哭。

罗富贵:"主啊,可怜可怜斌斌爸吧。”

罗富贵突然领悟到什么,一把抓着斌斌爸的手,兴奋地说:”对!”

斌斌爸:”什么?”

罗富贵:”把斌斌解下来。”

斌斌爸:”做哪样?”

罗富贵:”我是基督徒,就是信耶稣的。"

斌斌爸:”信耶稣的?’’

罗富贵:”耶稣,听说过吗?”

斌斌爸:”嗯,就是鬼神那一套嘛。”

罗富贵:”鬼是鬼,神是神。我信的这位耶稣,是唯一的真神,他能叫死人复活呢,我求他试试看。”

斌斌爸:”哪有这种事呢?”

罗富贵:”耶稣无所不能的,如果他要做,没有什么事他做不成的。”

斌斌爸:”这……”

罗富贵:”解下斌斌吧,你也累了,休息一下,让我抱抱他。”

斌斌爸默默地看着罗富贵,站起来,疑惑地解开糸在腹间的背带结子,又伤心地哭起来。

罗富贵也撑着慢慢站起,从他背上接过儿子,紧紧抱在怀里,在他额头亲了一下,将他仰躺在地,跪下去,脸伏在孩子的脸上,悲切切地祷告。

罗富贵:”主耶稣呀,主耶稣呀,求求你了,可怜可怜这位父亲,可怜可怜这个孩子,叫我们的斌斌活过来吧……”

斌斌爸将背带卷成一捆,放在地上,不由自主地在罗富贵身边跪下来,呜呜地哭。

斌斌爸:”耶稣呀耶稣呀,救救我儿子斌斌呀……。”

罗富贵不住地祷告,不禁伤心地哭,悲悲切切的。

很久……

斌斌蠕动一下。

罗富贵抬起头:”啊?"

斌斌爸:”怎么了?"

斌斌又蠕动一下。

罗富贵:”斌斌。”

斌斌爸:”斌斌怎么了?”

罗富贵:”斌斌复活了。”

斌斌爸:”什么?”

斌斌挣扎一下,长长地”嗯”一声。

斌斌爸跳将起来:”斌斌!”

罗富贵:”感谢主,感谢主。”

斌斌爸挨着罗富贵伏下去:”斌斌。”

斌斌:”爸……爸。”

斌斌爸一把抱起孩子,坐在地上,紧紧搂着,脸不住地摩挲孩子的脸,大声哭着说:”斌斌,爸爸在这里呀,爸爸抱你呀,听见爸爸的声音了吗?”

斌斌:”爸爸。”

斌斌爸长长地”哎”一声,抱着孩子,站起来,一边喊着孩子的名字,一边叭叭地亲着亲着,跳着跳着,哭了又笑,笑了又哭。

斌斌爸:”斌斌呀,是你吗?你真的活过来了吗?”

斌斌:”爸爸。”

罗富贵也跟着兴高采烈地唱着跳着:”阿利路亚,阿利路亚……”

斌斌爸:”斌斌,我的好儿子,我的好宝贝,爸爸想你,爸爸想你呀,你想爸爸吗?”

斌斌:”想。”

斌斌爸:”再说一次,斌斌。”

斌斌:”斌斌想爸爸。”

斌斌爸:”宝贝啊,宝贝啊,真是我的宝贝斌斌又活过来啦……”

斌斌爸抱着孩子,放在身边,跪在罗富贵面前,磕头:”来,我们谢谢你爷爷的救命之恩,谢谢爷爷救了我儿子,我来世为你做牛做马都不能报答你的大恩大德。”

儿子也学样下跪:”谢谢爷爷。”

罗富贵扶他们起来。

罗富贵:”千万别谢我,是耶稣救的,我有本事叫你儿子死了又活过来吗?”

斌斌爸:”耶稣?”

罗富贵:”是的,你刚才也看见了,我向他祷告,你也跟着我向他祷告呀,他就答应我们的祷告,救了你的儿子。”

斌斌:”耶稣。”

罗富贵:”对,耶稣。斌斌,跟爸爸说,感谢耶稣。"

斌斌:”爸爸,感谢耶稣。”

斌斌爸搂着儿子:”感谢耶稣。"

罗富贵:”我们一起跪在他面前,感谢他,好吗?”

斌斌爸:”他在哪?"

罗富贵:”他就在我们中间。”

斌斌爸东张西望:”在我们中间?"

罗富贵:”耶稣是神,神是个灵,我们看不见的。”

罗富贵先跪下去,斌斌从父亲怀里滑下来,看着罗富贵学样,接着跪,斌斌爸挨着儿子跪。

罗富贵不住地低声赞美:”感谢耶稣……。”

斌斌爸不住地磕头:"感谢耶稣,感谢耶稣……。”

渐渐,斌斌坐起,东张西望。

斌斌:”爸爸,喝水水。”

斌斌爸:”哎呀,爸爸没有水水。”

罗富贵:”有有有,爷爷有水水。”

罗富贵走到路边,拎来食品袋,走过来,掏出一瓶矿泉水,递给斌斌爸。

斌斌爸坐在地上,抱着斌斌,接过矿泉水,旋开盖子,凑上孩子的嘴巴:”给,爷爷给的,说谢谢爷爷。”

斌斌迫不及待地双手接过瓶子,”咕噜咕噜"地喝了几口,呛了起来,一边呛,一边说:”谢……谢……爷……爷。”

罗富贵也坐下来,说:”斌斌乖,不用谢。”

斌斌说完又喝,喝去一半,推开矿泉水瓶。

斌斌:”不喝了?”

斌斌:”不喝了。”

罗富贵:”斌斌爸,你也喝几口吧。”

斌斌爸将剩下的水猛喝几口。

斌斌:”爸爸,我饿。”

斌斌爸:”哎呀,爸爸也没有吃的。”

罗富贵:”有有有,爷爷有馒头呢。”

斌斌:”我吃馒头。”

罗富贵从食品袋里掏一个馒头给斌斌,斌斌接过来:”谢谢爷爷。”

罗富贵:”斌斌乖,不用谢。”又对斌斌爸说:”我们也吃,一大袋馒头呢,政府发的,够我们吃了。”

罗富贵把一袋馒头放在地上。三个人围着坐在地上吃。

斌斌爸:”斌斌,刚才你在哪?”

斌斌:”刚才?"

斌斌爸:”就是你醒来之前呀。”

斌斌:”我睡觉呀。”

斌斌爸与罗富贵都笑了。

不知不觉天亮了。

斌斌爸忽然意识到什么,抓着罗富贵的双臂怔怔地看:”哎哎哎,你不是说你病了吗?”

罗富贵:”嗯?”

斌斌爸:”你说你发烧头晕站都站不稳了。”

罗富贵:”是啊。”

斌斌爸:”可是你现在怎么又唱又跳了呢?”

罗富贵:”嗯?”甩甩头,跳了跳,说:”好了,病好了,没晓得几时好的,耶稣治好了,感谢主呀。”

斌斌爸:”耶稣真是神了。”

罗富贵:”哦……哦……原来……”

斌斌爸:”什么?"

罗富贵:”原来我是为你们病的。”

斌斌爸:”为我们病?”

罗富贵:”是啊,你看哦,我如果不捡垃圾我被骗到这里来吗?”

斌斌爸:”嗯?”

罗富贵:”我被骗上车了,如果不发烧我还呆在这里吗?’’

斌斌爸:”是呀。”

罗富贵:”我不在这,能救斌斌吗?”

斌斌爸:”对啊,奇怪了。”

罗富贵:”这一切都是神安排的。”

斌斌爸:”神安排的?”

罗富贵:”神安排的,他连馒头与矿泉水也预备好了。”

斌斌爸:”太巧了……”

罗富贵:”如果不是神做的,哪有这么凑巧呀。”

斌斌爸:”哦……”

罗富贵:”你相信吗?神多么爱你呀。”

斌斌爸:” 嗯……信,他救了我儿子。”

罗富贵:”你愿意信耶稣吗?”

斌斌爸:”愿意。”

斌斌:”我也愿意。”

罗富贵:”阿利路亚。”

三个人又跪下祷告,一道璀璨的晨曦斜射在他们身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16 12:57 | 显示全部楼层
【外景】清晨,霞光万道。罗富贵开始了一天的生计,一根木棍,一头拴着一捆空垃圾袋,搁在肩上,一手在胸前抓着木棍的一头,一手在肋间晃荡,行走在大街林荫道上。

罗富贵远远地看到,路边一棵浓荫蔽天的大树下,一只垃圾桶边,放置一只硬壳纸箱。路人匆匆,有独行的,有三五结伴的,来到纸箱边,有的瞅一眼,又惶恐地逃走,有的视若无睹,一掠而过。还有几堆人,远远地注视着这个纸箱,交头接耳,指指戮戮,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事情发生。

罗富贵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放慢脚步,苦脸苦思,犹犹豫豫的,似乎想绕道走,又不由自主一样,恍惚地迈开脚步,不知不觉的,硬着头皮直走过去,来到纸箱边,往里瞥一眼,看见里面一个毛巾被包袱的一头,露出一个熟睡的婴孩的脸。

他怔了一下,看一眼婴儿,嘴唇翕动着,又掉过头去,忧忧愁愁地绕过纸箱,惊慌地走过去,逃离了。

他走了二十多米远,步伐渐渐缓慢和沉重,又下意识地回头一望,忧心忡忡的,又扭过头去,双脚如铅,重重地走。

他身后传来婴孩的啼哭声。

他触电一样浑身一颤,停下脚步,转过身来,恐惶地看那装着弃婴的纸箱。

【画外】老妈:“我是基督徒,也就是信耶稣的,耶稣在我里面,感动我,叫我爱人如己,就是爱别人就象爱自己一样,你受伤了就象我受伤一样,我能不救吗?”

【画外】罗富贵:“主啊,我还要爱人,我要爱人如己,我还要爱别人象爱自己一样……”

罗富贵泪水夺眶而出,连忙跑过去,来到纸箱旁,看见婴儿两脚一蹬一蹬的。

婴孩身上,摆放一张小学生作业本方格纸,上面歪歪斜斜写着一行钢笔字:”出生,2015年2月14日,平安幸福!" 纸箱旁边放置一罐奶粉,一瓶装满奶水的奶瓶,几只尿片,几套婴儿衣服。

罗富贵:“哦哦,乖乖,小宝贝。”

婴孩听到声音,止哭,睁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看着他。

罗富贵扔下肩上的旅行包,从纸箱里抱婴孩起来,发现有点异样,掀开毛巾被,发现婴孩先天失去双臂,他失声一哭,紧紧抱在怀里,头也埋下去。

无臂婴惨哭。

罗富贵泣不成声:“孩子……我的孩子……哦哦,不哭了,不哭了,爷爷要你,爷爷要你哦。”

无臂婴渐渐止哭,兴奋地望着他。

观望的一堆人群,象看完一幕无聊剧,面无表情地懒懒散散地散了。

一架客机隆隆地在天空徐徐而过。

罗富贵把婴孩放回纸箱,说:”宝贝呀,下来下下哦,爷爷帮你收拾东西,然后我们就回家,好吗?”

婴孩似乎听懂了,看着他,两脚快活地一蹬一蹬的。

罗富贵捡起那张作业方格纸,折了折,放进衣兜里。又将衣服放进一只编织袋里,满奶汁的奶瓶,几筒奶粉等放进一只塑料袋里,抱起婴孩,拉过纸箱,折叠,放进另一只袋子里,一手抱孩子,在树荫下的一张长椅上坐下,把孩子放在椅子上。

罗富贵:”我的小宝贝呀,尿片饱饱的,换尿片喽。”

解下身上的尿片,发现是女婴,将拆下的尿片丢进旁边的垃圾桶里,换上新尿片,抱起女婴,掏出奶瓶,滴几滴奶汁在手背上。

罗富贵:”嗯,奶还有点点暖呢。”

罗富贵喂奶,无臂婴贪婪地吸吮着,呛咳起来。

罗富贵拿下奶瓶,放在椅子上,一手枕头抬起,一手轻轻拍背:”哦哦,宝贝饿了,宝贝慢慢吃哦。”

无臂女婴安静下来,罗富贵又喂奶,看着女婴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含泪带着哭腔唱赞美诗:

“我今天为你祝福,耶和华必天天看顾,你在家在外,你出你入,耶和华必一路保护……”

【外景】罗富贵双手抱着无臂女,一手拿着一根木棍,腰缠着一捆垃圾袋,远远的,看到一个住宅小区大门,停下,解下腰间的糸绳,背上的一捆垃圾袋掉落在地,又掏出被压偏了的纸箱,铺在地上,上面铺着一叠垃圾袋,将女婴放在上去,躺下。

无臂女婴哭起来。

罗富贵:”宝贝呀,爷爷装一下哦,要不然,门卫看见我们是捡垃圾的,不让我们进去哩。”

他把所有的空袋,都装进一只蛇皮垃圾袋里,上了拉链,木棍穿着包扛在肩上,双手抱着无臂婴,向小区走去。

罗富贵目不邪视从从容容地走进小区大门,来到路边一排垃圾桶前,放下袋子。

罗富贵:”我的宝贝呀,爷爷帮你找尿片哦。”

罗富贵掏出折扁了的硬纸壳箱恢复原状,放在地上,将怀里睡熟了的无臂女放进去。

罗富贵微笑地看着婴儿点点头,转身向垃圾桶,往里掏,拿起一个鼓囊囊的垃圾袋,查看一下,又放回去,捡到一个,喜形于色。

罗富贵:”感谢主!"

解开,掏出一张张包起的纸尿片尿裤,掰开,是屎,扔在一边,是尿,拿过来,放在脚边的地上,低头忙一下,又扭过头来,看见婴儿甜甜地睡着,满意地笑了笑。

不时的,小车电动车来来往往,宝妈或是宝奶宝爷们,推婴儿车的,腰凳坐着婴儿的,牵着幼儿的手的,都好奇地看着罗富贵和他脚边躺在地上的宝宝。

罗富贵搜完了一两只垃圾桶,又移动婴儿,放在脚边,在另一只垃圾桶里搜,搜到一只布狗狗,左右摆动,开心地笑着,说声”感谢主”,放到无臂女身边。

罗富贵搜七八个垃圾桶,每个垃圾桶前面,都堆了一堆纸尿片尿裤,还有空矿泉水瓶、废纸、废金属什么的。

他移到最后一个,那是一个很大的垃圾柜,柜的面板上标明”可回收物”和”厨余垃圾"两个分厢,他在”可回收物"箱子里掏,掏出一只母鸡型玩具,摁一下按纽,玩具竟然掠过一声旋律,咯咯咯地叫起来,然后传出一阵清脆的女声:”来来来,小朋友,一起嗨嗨嗨。”

罗富贵又按一下按纽,玩具又说起来:”跳舞鸡呀跳舞鸡,跳起舞来笑咪咪呀笑咪咪。”

罗富贵也笑容灿烂:”感谢主,感谢主。”

罗富贵脚边堆的纸尿片尿裤堆渐渐增大,他将最后一张尿片放下归堆,自言自语:”感谢主,今天得好多好多尿片,够我宝宝用一个多月了。”

他抬头,望去,不经意间,发现垃圾柜边上,露出一个U型的黑色把手。他好奇地走过去,看见一辆旧婴儿车弃在那儿,顶棚下的座位里,堆满了废纸破布垃圾袋。

罗富贵:”嗯?”

罗富贵急忙抓着扶手,拉车出来几步,将里面的垃圾掏出来,丢进垃圾柜里,清理完毕,将座位放下去成躺椅,摇一摇,又抬起来成坐椅,摇一摇,结实。”嗒"地扣上安全带,扯了扯,点点头。推车在马路上走几步,侧身歪头,看看两边车轮状况,正常使用,他又推来推去,这里摸摸,那里看看,说一声"感谢主"嘿嘿地笑,又兴奋,又激动,爱不释手的样子。

罗富贵:”主耶稣啊主耶稣啊,感谢你为我们预备了这辆车,感谢你感谢你……”

一辆小车经过,对着前面路上玩耍的几个孩童,鸣笛两声,无臂女就醒了,哇哇地哭。

罗富贵扭头过来:”我的宝贝。”

罗富贵孩子一样,放下车,一跃而起,跳到她旁边,做个鬼脸,左一摆,”哎"一声,右一摆,”哎"一声,将无臂女抱起来,嘴唇凑近女婴的腮边,啪啪地空吻着。

罗富贵:”我的宝贝呀,我们有车车喽,耶稣送车车给宝贝喽。”

罗富贵将无臂女放进车座里躺下,把跳舞鸡放在一边,按下按纽,音乐响起。女婴懂事一样,两脚兴奋地踢蹬着,罗富贵开心极了,哈哈地笑,推着车从一排垃圾桶的这头推到那头,又从那头推到这头,来来回回好几次。

罗富贵:”我的宝贝呀,耶稣爱你哩,哦哦哦……宝贝呀,你就叫罗蒙爱,好不好?”

罗蒙爱嗯嗯地叫,双足又不住地踢蹬着,很兴奋的样子。

罗富贵:”呀呀,我的宝贝呀,有神帮助,我们还怕什么呢?”

罗富贵停了下来,一一收拾地上的纸尿片尿裤和其它垃圾,分別装进垃圾袋里,木棍穿过垃圾袋扛在肩上,一手推着婴儿车,走出小区大门,汇入大街上湍急的人流中……

【内景】晚上,华灯初上。罗富贵披着憧憧的灯光,推着婴儿车,来到桥下,放下婴儿车和垃圾袋。

罗富贵:"宝贝呀,我们到家喽。”

罗富贵揿亮木棍上的手电筒,桥下的空间,抹过一层淡淡的光。

罗蒙爱哇哇地哭。

罗富贵从童车上抱起她,悠游着。

罗富贵:”呵呵,宝贝,嫌家破是不是?这里只是我们地上的家,暂住的,我们在天上的家,才是永远的家,那才美呢。”

罗蒙爱嗯嗯几下,罗富贵放她回童车里,从木条箱里,取出一只小玻璃瓶子,旋开盖子,从上衣兜里取出那张纸条,慎重放进瓶里,盖上旋紧,拿到婴儿面前。

罗富贵:''我的宝贝呀,这是爸爸妈妈留给你的话,以后你懂事了,想爸爸妈妈,就拿出来看看哦"。然后,将小瓶子放到箱子里去。

罗富贵掏出跳舞鸡,按开关键,活泼的童歌荡漾开来。

罗富贵从童车上取出奶瓶奶粉,提保温瓶倒进热水,又提一瓶只剩半截的矿泉水,兑一些在奶瓶里,滴几滴在手背上试温,舀几匙奶粉放进奶瓶,旋紧奶嘴盖,坐在一张塑料独凳上,喂婴儿。

罗富贵:”蒙爱乖,吃奶奶喽,吃饱饱的,快长快大哦。”

罗蒙爱吃饱,放到童车上,她头部不住地摆来摆去,眼睛灵活地左右转动。

罗富贵放奶瓶在装餐具的木箱里,走过去,取下挂蚊帐电线上的衬衫丢在席子上,从地上的垃圾袋里,取出一张张纸尿片尿裤,抖了抖,挂在蚊帐边沿上。然后坐在婴儿旁边,从垃圾袋里取出两盒泡沫盒饭,谢饭祷告着:”主耶稣,感谢你赐给我今天的晚餐,主啊,求你让我吃了饭,身体健康。奉主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打开,只有大半盒饭,他拿起饭盒里一次性扁筷,津津有味地吃起来。

罗蒙爱又哭闹。罗富贵走过去,快活地喊一声:”罗蒙爱。”

罗蒙爱止哭,看爷爷,两脚抖动。

罗富贵:”蒙爱呀,要爷爷陪你玩是不是?”

罗富贵端过饭碗,跪在罗蒙爱身边,夹起一口饭,伸到她眼前。

罗富贵:”蒙爱,你看你看,爷爷吃饭喽。”他放饭进嘴巴,长长”嗯"一声,故意使劲地叭嗒叭嗒地嚼着。

罗富贵又夹了一块烧鸭,伸出去。

罗富贵:”蒙爱呀,爷爷今天运气不错啵,捡得这盒饭,主人没吃上几口,还有那么多烧鸭呢。”

罗富贵一边逗她一边吃。

罗富贵吃完了一盒,放在地上,站起来,又捡起另一盒,来到童车边,双膝跪地,打开盒饭,在里面拿起一双筷条,夹起一块肉,在罗蒙爱面前扬了扬。

罗富贵:”蒙爱你看你看,神给爷爷白切鸡吃哩,以后我们上天堂了,天天吃烧鸭和白切鸡。”

罗蒙爱嗯嗯地发声。

罗富贵吃完了,打个饱咳,对罗蒙爱说:”哎哟,爷爷吃饱喽,你等等哦,爷爷去烧水为宝宝洗白白哦。”

罗蒙爱睁大眼睛看着罗富贵。

罗富贵收拾刚吃过的泡沫饭盒,放进一只食品袋里,起身到灶边架锅,将饮料大瓶里的清水倒进锅里,起火烧水。

罗富贵倒水到塑料盆里,掺凉水,试水温,又掺凉水,试水温。然后取下挂在蚊帐边沿上的毛巾,又在编织袋里掏出一张纸尿片,丢如地上的席子上。

婴儿哭啼。

罗富贵:"蒙爱呀,我们洗白白喽。”

罗富贵从童车里抱起罗蒙爱,脱衣,解尿片,洗头,涂香皂,手挠头发。

罗富贵:”洗头喽,以后每天晚上都洗头哦,要不然头庠痒的,宝贝又没有手抓。等宝贝头发长了点,爷爷就给你扎两个小辫,把宝贝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洗完澡。罗蒙爱哭。

罗富贵说,”好了好了,宝贝不哭哦。”抱着放躺在席子上的毛巾被子上,抹抹身,换尿片和衣服。

罗蒙爱打哈欠,揉眼睛,哭闹。

罗富贵:”蒙爱呀,想睡觉觉了是咩?好的好的,爷爷抱你去睡觉,好吗?”

罗富贵放她到童车座上躺下,放下蚊帐,自己坐在旁边,扶着车邦轻轻地摇。

罗富贵:”主你是我最知心的朋友,主你是我最亲爱的伴侣……”

罗蒙爱又打看哈欠,有一搭没一搭地开眼闭眼,渐渐,睡着了。

罗富贵:”我的心在天天想念你,渴望见到你的面……”

罗富贵一边打瞌睡一边摇一边唱,渐摇渐慢,歌声越来越含混,支撑不住,歌还没唱完,就侧身歪倒在童车边,睡了,发出呼呼的鼾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17 09:33 | 显示全部楼层
【外景】罗蒙爱一岁半。早晨。街道,行人如织。罗富贵下了公交车,走在林荫道上,他肩上挎个旧布包,腰系背带连腰凳,罗蒙爱坐在腰凳上,好奇地东张西望,抬脚指着所看见的一切,头上扎着两根带有两朵小红花的小辫也随着她的晃动,欢悦地跳跃着。

罗蒙爱:"啊,啊,亮亮。”

罗富贵顺脚看去,原来是一家店门面前一片闪烁的彩灯。

罗富贵:”哦噢,亮亮,好漂亮哟。”

罗蒙爱用脚指着路边的流浪狗:”狗汪汪。”

罗富贵:”哦,狗汪汪怎么叫?”

罗蒙爱:”汪,汪。”

罗富贵吻他一下:”蒙爱有狗汪汪没有?”

罗蒙爱:”有。”

罗富贵:”蒙爱也有哩,布狗汪汪,爷爷捡来的。”

他们拐进一条小巷里,两边紫荆树成荫,不时叶凋花落,一地残花。罗蒙爱东张西望,不亦乐乎,脚指坠落的花朵,欢呼雀跃。

罗富贵:"啊,好美哟,阿利路亚。”

罗蒙爱:”阿阿”。

擦肩而过的路人投来欣羡的目光。

罗富贵亲切地在她脸蛋上亲一口:”对了,阿…利…路…亚。”

罗蒙爱:"阿利…”

罗富贵:"路亚。”

罗蒙爱:"路亚。”

罗富贵:”乖了,我的宝贝,今天礼拜天,我们去教堂敬拜神啦。

罗蒙爱:”哈利路亚。”

罗富贵(唱):" 哈利路亚……”

罗蒙爱(唱):”哈利路亚……”

他们走过去,背影上,罗蒙爱一跃一跃,左右扭动,长长的路上,洒下爷孙苍老嘶哑和娇嫩清晰的袅袅余音:”哈利路亚……”

【外景】罗富贵走着走着,看到百米远的一棵紫荆树下,放置一个纸箱,路过行人不时投去一瞥,又惶恐不安,匆匆赶路,几只流浪狗在旁转悠,一只流浪大狗,赶走同类,被咬的狗旺旺地叫。

罗富贵突然止步,紧张地盯着那个纸箱,只见那只大狗在旁转转嗅嗅,然后伸头进纸箱子里,嘴里含着一个瘦骨嶙峋的赤裸婴孩的腹部,叼起来,快步疾走,婴孩凄弱地惨哭。

罗富贵惊跳起来,一手揽住罗蒙爱,一手挥舞拳头,狂奔而去,大喊大叫:”哎,哎,哎"。

罗蒙爱有样学样,挥脚大喊:”哎,哎,哎。”

大狗放婴孩在路边,走了十几步,停下,回头望婴孩,恋恋不舍的样子。

婴孩恐怖地一顿一顿骇哭,声音嘶哑。

罗富贵跑到婴孩身边,不禁哭了。

罗富贵:”宝贝呀……

罗富贵放下罗蒙爱和布包,跪下去,一看是女婴,抱她起来,用自己的衣襟包着她,脸不断亲蹭婴孩的头。

抱着亮亮走到那纸箱旁边,看见里面只有一张旧毛巾毯,别无他物。

一朵紫荊花,飘飘悠悠地落下来,跌在毛巾毯上。

罗富贵抱着女婴,用毛巾毯包着,横躺在胸前的坐凳上,坐在路坎上,罗蒙爱依偎在旁。

罗富贵:"哦哦,宝贝不哭,宝贝不哭哦。”

罗蒙爱凑下去亲婴孩的脸:"不哭哦。”

婴儿慢慢缓过气来,拖长声音委屈地哭。

罗富贵搂着两个孩子,与罗蒙爱脸贴着她的脸。

罗富贵:"哦哦,没事了没事了,不哭了不哭了,爷爷要你,姐姐也要你哦。”

罗蒙爱:"姐姐要你。”

婴孩不哭了,抽泣也停了,罗富贵伸手擦她脸上的泪,婴孩努力睁眼,罗富贵低头细看,发现婴孩双眼盲瞎,惊骇万分,浑身哆嗦。

罗富贵:"啊,瞎眼的?"

罗富贵不禁大恸,紧紧抱婴儿,泣不成声。

罗富贵:”我可怜的小宝贝啊,你生来眼瞎,怪不得爸爸妈妈很生气,他们什么也沒有留给你,没有一个字,没有一包奶粉,没有一张尿片,也没一套衣服,一张毛巾毯包着你就丢在路边了……”

罗蒙爱也埋过头去想妹妹,三张脸紧紧相贴,大哭。

罗富贵:”蒙爱,叫妹妹。”

罗蒙爱:”妹妹。”

罗富贵:”妹妹眼瞎了,什么也看不见了,我们就给妹妹起名叫'罗亮亮’,好吗?”

罗蒙爱:”亮亮。”

罗富贵:”嗯,亮亮。”

罗富贵转从身边一只旧布包里,掏出一张尿片来,给罗亮亮换尿布,然后又掏出奶瓶来,里面装满了清水。

罗富贵:”宝贝不哭了,喝水水哦。”

罗富贵将奶头塞进罗亮亮的嘴,她吸吮了一口,歪头不吃,又哭着。

罗蒙爱:”喝水水呀。”

罗富贵:”哦哦,我的二宝贝呀。”

罗蒙爱:”二宝贝。”

罗富贵又喂水,二宝贝不喝,哭不停。他放奶瓶回布包里,说:"二宝贝可能病了。”

罗蒙爱:”二宝贝病了。”

罗富贵:”我们不去教堂了,我们去医院。”

罗蒙爱:”去医院。”

车来车往,人来人去。

几片紫荆花晃晃悠悠,飘忽下来,落在他们身上。

车流中,一辆出租车驶来,罗富贵站起来,腾出一只手挥了挥。

出租车停在他们面前,罗富贵挎上布包,抱着罗亮亮,牵着罗蒙爱,上车,带着婴儿的啼哭一路驶去,几片紫荆花片追尾腾飞,欢快翻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3 13:22 | 显示全部楼层
【外景】清晨,霞光万道。鳞次栉比的烂尾楼披着一身水泥,灰蒙蒙地肃立在瑟瑟的荒凉之中,楼间的地上,灌木簇簇,杂草丛生,几堆积土,几片被开挖的洼地,也披了一层杂草,一台绣迹斑斑的搅浆机躺在草丛中。几只小鸟欢快地在那出来穿去,嬉戏追逐。一阵虫声和蛙鸣,在这片空地上,增添了几许凄戚的气氛。

【镜头推进,一栋五层的烂尾楼房,定格在二楼,从一只窗洞进去】

空荡荡的大房间内,一个角落,几张席子铺在地上,罗蒙爱在上坐着,她身边有几只旧玩具,布娃姓,一大一小布狗狗,塑胶小鸭子,小汽车等等。她时而用脚玩玩具,时而俯下头去,脸亲妮地贴着大布狗狗,嗯嗯作声。

罗蒙爱旁边,亮亮躺在童车里睡觉。

上方,两壁之间橫拉着一根电线,上面挂满了纸尿片和纸尿裤。

对面。罗富贵哼哼着”主你是我最知心的朋友”赞美诗,把一根小腿粗的木头,插进一块大水泥砖的圆孔里竖起来,用一根木棍敲着插下去,又用木片钳进圆孔缝隙加固,然后用泡沫塑料带将水泥砖和木棍厚厚的包裹,用尼龙绳五花大绑,紧紧扎上。栏网中段的木棍柱子上,挂着那支照明用的手电筒。

罗蒙爱挣扎站起来,走到罗富贵身边,饶有兴趣地观看,用嘴咬着一张泡膜疙瘩塑料带,单脚一跳一跳地来到罗富贵跟前,放在地上。

罗蒙爱:”爷爷。”

罗富贵:”呵呵,大宝贝乖了,会帮爷爷啦。”

罗蒙爱:”嗯。”

罗富贵:”以后不要用嘴咬,好吗?脏兮兮的。”

罗蒙爱:”嗯。”

罗蒙爱又用一只脚指夹着一张泡膜疙瘩塑料带,单脚一跳一跳地来到罗富贵跟前,放在地上。

罗蒙爱:”爷爷。”

罗富贵亲吻一下罗蒙爱,接过塑料带。

罗富贵:”蒙爱乖,谢谢大宝贝。”

罗蒙爱自己玩去了。

罗富贵又继续下一个同样的工序。做完了最后一个,就用一根铁线,两头糸在两边墙上露出一节的钢筋上,中间绑在扎在几块水泥砖孔里的木头上,又在墙角那里拉过一张建筑用的防护网,沿着铁线绑紧,用尼龙绳绑缚。

三面水泥墙,一面纱网,围成一个宽敞的四方的空间,地上并排铺着几张花色品种各异的旧席子,上面的铁线上,横挂着一张很大的长方形旧蚊帐,四面的帐幕撩到帐顶上。

罗富贵作完了工,跨出围栏,抱臂环视欣赏着屋里的一切,围栏,蚊帐,木箱,塑料瓶,编织袋,锅灶,保温水壶等等。

罗富贵支开罗蒙爱,将对面几张旧席子移到围栏内,抱着罗蒙爱和端着罗亮亮连童车进围栏里。

罗富贵问罗蒙爱:”大宝贝,我们的新房漂亮不漂亮?”

罗蒙爱好奇地沿着四周走走看看,听到爷爷的呼声,扭过头来,说:”漂亮。”

罗富贵:”大宝贝乖。”

罗富贵转身到斜对面的墙角边做午饭,那里几块砖头作灶,灶口散放着烧了半截的木条柴火,灶上撑起一口饭锅。

罗富贵在砧板上剁肉泥,切菜。洗锅,淘米,盛水,烧火。

罗蒙爱在围栏里练吃饭,她坐在席子上,面前放一块塑料布,上面有一只搪瓷碗,碗里放着一层饼干碎渣。她脚指头夹着一只塑料小勺子,在碗里一戳,舀一勺起来,颤颤地往嘴上送,反复练习。

罗富贵整一下灶口燃烧的柴火,扭过头来,说:”哎呀,大宝贝真乖,练吧练吧,练熟熟的,你就会自己吃饭了。”

罗蒙爱扬起脸来,冲着爷爷灿烂一笑。

罗富贵:”大宝贝,以后你和妹妹在家,爷爷出门打工,好不好?”

罗蒙爱:”好。”

罗富贵:”你要好好照顾妹妹啵,妹妹哭了,你要哄她说,妹妹乖,妹妹不哭哦,耶稣爱你,姐姐也爱你。”

罗蒙爱:”姐姐也爱你。”

童车里传来婴儿的啼哭声。

罗蒙爱站起来,走到妹妹身边,坐下,两脚摇着童车: “妹妹不哭哦,不哭哦……”

罗蒙爱疑惑扭头看爷爷。

罗富贵:”耶稣爱你。”

罗蒙爱转向妹妹:"耶稣爱你。”

罗蒙爱又疑惑扭头看爷爷。

罗富贵:”姐姐也爱你。”

罗蒙爱:”姐姐也爱你。”

罗富贵哈哈大笑:”大宝贝乖,真是爷爷的好宝贝。”

罗亮亮不哭了。

罗富贵:"哦哦,我的二宝贝也乖乖哩,姐姐一哄就不哭了。"

罗富贵走过去,吻一下罗蒙爱,抱起罗亮亮,颠悠。

罗富贵:”二宝贝呀,以后你跟姐姐在家呀,爷爷还要出去做工挣钱养你们哩,爷爷中午回来看看你们呀,下午也要早点回家呀。”

罗亮亮”嗯嗯"出声。

罗富贵:”二宝贝乖,二宝贝答应了啵。”

罗富贵放她在童车里,侧身在其左边拍拍手,盲婴转头向左,在右则拍手,女婴又转右。

罗富贵:"哈利路亚!"

罗蒙爱:”哈利路亚。”

盲婴”嗯嗯”出声。

罗富贵:"感谢主,二宝贝眼睛瞎了,耳朵还好好的呀。”

罗富贵又跨出围栏外,在一只肥皂木箱里,拿起一只塑料碗和一个塑料饭勺,从灶上的饭锅里舀碎肉青菜粥进去,走过来。

灶口散放着烧了半截的木条柴火,顶端余烟袅袅。

罗蒙爱早已坐在围栏里的旧席子上练习吃饭。

罗富贵:"大宝贝,我们吃饭喽。”

罗蒙爱:"吃饭。”

罗富贵跨进围栏内,放下饭碗,在她脖子上糸上一块塑料围兜,收起练吃饭的空碗,将盛了半碗粥和一只塑料勺子放在她脚前。

罗富贵:”大宝贝,爷爷看你会不会自己吃饭先。”

罗蒙爱仰头一歪:”会。”

罗富贵跨出围栏外,把空碗放在装碗筷瓢铲的木箱里,转过身去,拎起保温水壶,冲水进奶瓶里,又兑了矿泉水,揭开奶罐,舀了几勺奶粉放进奶瓶里,扭头看去。

罗蒙爱用右脚指夹着塑料勺子,往饭碗里戳去。

罗富贵:”大宝贝,祷告了没有?”

罗蒙爱:”感,谢,主,耶,稣”

罗富贵:"阿们!"

罗蒙爱:”阿们!”

罗蒙爱伸出脖子,让嘴垂直对着饭碗,夹着饭勺舀肉粥,有时没送到嘴里,在半途中泼洒下来,有掉进碗里的,有掉在地上的。她舀起一勺粥,送上嘴巴,半途落地,她就弯腰低头,用嘴舔。

罗富贵:”大宝贝,你能干不能干?"

罗蒙爱:”能干。”

罗富贵:”再来一下,给爷爷看。”

罗蒙爱:”好的。”

罗蒙爱舀了一勺粥,抖抖的,又泼出来了,她放慢动作,聚心会神,又舀一勺,满满的,送进嘴里,笑着。

罗富贵拍拍手:”大宝贝成功啦,嚼嚼吞哦。”

罗蒙爱:”嗯。”

罗蒙爱夸张地嚼着,吞下去,向爷爷张开嘴,舌头两头来回搅动,表示吞下肚了。

罗富贵:”哈利路亚,我的大宝贝太能干了。”

罗富贵冲好奶,跨进围栏里面来,吻一下罗蒙爱,从童车里抱起罗亮亮,坐在罗蒙爱身边喂奶。

【内景】夜晚。围栏外。罗蒙爱坐在一只盛滿水的塑料盆里洗澡,自己用脚夹着一张小毛巾搓到肚皮,洗脸。

罗富贵在旁边另一只塑料盆里给罗亮亮洗澡……。

夜深人静,夜虫唧唧,断续蛙鸣,偶尔远远的传过一阵飞机的轰鸣和汽车的引擎声。

月光,灯光,透过空洞的大窗口,斑驳陆离地洒在屋子里。

一张大而旧的蚊帐,缀着数处透明胶补丁,蚊帐里面,罗蒙爱躺在一张席子上,盖着一张旧毛毯,罗亮亮躺在童车里,姐妹俩睡意正酣。

罗富贵则坐在一张塑料凳子上,勾下身去,就着如豆的电筒光,缝补着被原主人撕开两侧的纸尿裤,一针一线……

【特写】朝霞初露。罗富贵在一个住宅小区里,头埋在一排垃圾桶里的一个,捡起一只矿泉水瓶,归在地上的一堆,嘴里不住地祷告:”主耶稣呀,求你保佑我两个小宝贝平平安安……”

【特写】正午,罗富贵挑着一挑鼓鼓的袋子,匆匆行走在大街上,嘴里不住地祷告:”主耶稣呀,求你保佑我两个小宝贝平平安安……”

【外景】中午。罗富贵一根木棍一头挑着空编织袋,走进大门边镶刻着”春江市人民公园”的园子里,直奔公共厕所洗手处,从一只垃圾袋里掏出大饮料塑料空瓶,拧开水龙头装水,一连装了七八瓶,分别装进两只编织袋里,挑在肩上,火烧火燎地赶回家,一边疾走,一边祷告: ”主耶稣呀,求你保佑我两个小宝贝平平安安……”

罗富贵走到居所前,听到屋内传来罗蒙爱稚嫩的歌声,他喜上眉梢,蹑手蹑脚地走进家里,偷偷地看,眼前的一幕让他激动不已。

大围栏里,跳舞鸡正唱着儿歌:

“门前大桥下游过一群鸭
快来快来数一数
二四六七八
咕嘎咕嘎真呀真多鸭
数不清到底多少鸭
数不清到底多少鸭……”

罗蒙爱沿着围栏内的墙边走,扭动着屁股,随着音乐的节奏跳舞,嘴里伊伊呀呀地跟着唱,罗亮亮躺在童车里,两手在小腹边不断挥动,两脚不停地蹬踢,嗯嗯地出声。罗蒙爱转到童车边,低下头去,在罗亮亮肚子上左右急速地蹭了蹭,”呀呀呀”地叫着,罗亮亮兴奋地手舞手蹈。

罗富贵热泪盈眶,搁下肩上的袋子,伸着双臂,扑上去。

罗富贵:”我的宝贝呀"。

罗蒙爱:”爷爷。”

罗富贵在拦网外,一把抱起罗蒙爱,提出网外,亲了又亲:”大宝贝呀,爷爷给你一千个吻,嗯…哇。”

罗亮亮哭。

罗富贵:"哦哦,二宝贝呀,爷爷冷落你了是不是?”

罗富贵放下罗蒙爱,跨进围栏网内,抱起罗亮亮,摇着摇着:”爷爷给你一万个吻,嗯……哇,嗯……哇。”

罗亮亮止哭,罗富贵热泪盈眶。

罗富贵:"我还以为你们姐妹俩不知道哭成什么样子呢,没想到你们那么快乐,是主耶稣与你们同在哩,他给你们喜乐啊。感谢主,感谢主……”

罗蒙爱:”感谢主。”

罗富贵:”大宝贝,今天练吃饭了没有?"

罗蒙爱:”练了。”

罗富贵:”感谢主。”

罗蒙爱:”我会吃饭喽。”

【内景】一年多之后。围栏里。

罗蒙爱两脚掌夹着一个苹果,咬一块。

罗蒙爱:”妹妹开嘴巴呀。”

坐在对面妹妹张开瞎眼,张开嘴巴。

罗蒙爱嘴对嘴,将自己嘴里的一块苹果,放进妹妹的嘴里。

妹妹咀嚼着。

罗亮亮:”嗯。”

罗蒙爱:”你吃什么呀?”

罗亮亮:”果果。”

罗蒙爱:”嚼嚼吞哦。”

罗亮亮:”嗯。”

罗蒙爱:”好吃不好吃?”

罗亮亮:”好……吃。"

罗蒙爱:”阿利路亚。”

罗亮亮:”阿……”

罗蒙爱:”利……”

罗亮亮:”阿……”

罗蒙爱:”哈哈哈……”

罗亮亮:” 咯咯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7 08:30 | 显示全部楼层
【外景】一个月之后。中午时分。罗富贵肩上的木棍挂着一串串垃圾袋,匆匆归来,到了楼前,听见宅内传来他两个宝贝时断时续的哀哭,一怔,立步细听,又一声哀哭传来,他狂奔而去。

罗富贵:”我的宝贝呀”。

进屋一看,罗亮亮躺在地上,罗蒙爱坐在她身边,用脚掌从一个抽纸扎上夹着一张卫生纸,揩去妹妹流出来的鼻涕,然后用脚掌轻轻拍着妹妹屁股,又去亲吻她的脸,自己在哭,却安慰妹妹。

罗蒙爱:”妹妹乖,不哭哦,不哭哦,耶稣爱你,姐姐也爱你。”

罗亮亮口唇青紫,抽风,流清鼻涕,咳嗽,手足抖动,有气无力,大口呼吸,一断一续地哭。

罗富贵大惊失色:”亮亮,你怎么啦?"

罗蒙爱:”爷爷……”

罗亮亮:”爷……爷。”

罗富贵:”哎。"

罗富贵扔下包,跨进围栏,抱起罗亮亮,脸亲脸,大吃一惊:"哎呀,这么烫呀,二宝贝发烧了!”

罗富贵抱亮亮出围栏外,取来一瓶只剩半截水的矿泉水,喂亮亮,亮亮扭头不喝,只哭。

罗亮亮:"好痛啊。”

罗富贵:"哪痛哪痛?”

罗亮亮:”肚子痛……”

罗富贵”呜"一声哭,颤颤抖抖地将罗亮亮放进童车里躺下,说:”宝贝躺下下哦,爷爷收拾一下,就带你去医院看病哦。”

罗亮亮继续暗哑地哭。

罗蒙爱一直嘤嘤地哭。

罗富贵跪在罗蒙爱面前,双手扶她双肩,哽咽说:”大宝贝乖哦,不哭了不哭了,妹妹会好的。”

罗富贵抱罗蒙爱坐在席子上,在一只食品袋里掏出一个蛋糕,剥去包装纸,放在她脚前,说:”大宝贝,你先吃这个顶顶饿哦。”

罗蒙爱点点头,坐下去,用两脚掌夹着一个蛋糕往嘴里送。

罗富贵收拾行李,将一叠叠尿片,放进一只布包里去,又在床上捡几只布狗什么的放进去。

罗富贵转过身去,从床边拿起背带,缠在腰间,又从上衣兜里掏出一个黑色证件皮套,打开,取出里面的一张银行卡,察看,往衣襟上擦了擦,又塞回去,又从衣兜里,掏出一把皱巴巴的钞票,有十元五元一元面额的,看了看,又塞进皮套里,放进衣兜,转身抓过一瓶只剩半截的矿泉水,走到罗蒙爱面前,蹲下,打开瓶盖,喂了几口水,转过背来。

罗富贵:”大宝贝,我们走。”

罗蒙爱连忙将脚上一大块蛋糕塞进嘴里,爬上爷爷的背上,罗富贵绑上背带,她鼓鼓的嘴在咀嚼着。

罗富贵挎着布包,从童车里抱起罗亮亮,跨出围栏,包着一张毛巾被,急奔出去……

【内景】医院。上午。一个八个床位的病房,罗亮亮正在输液,躺在床上睡着了,手里还拿着一只布狗。

罗富贵坐在一张独凳上,靠着床头,注视着罗亮亮。

罗蒙爱在罗富贵身边,看对面墙上挂着电视屏幕上儿童跳舞的画面,模仿着,摇头甩腰扭屁股。

一位身穿白大卦的中年男医生进门来,走到罗富贵面前,说:”爷爷,你的钱用完了,明天要补交哦。”

罗富贵一愣,直打哆嗦,怯怯地望着对方。

罗富贵:”还交几多?”

男医生:"交一万吧。"

罗富贵:"一万?”

男医生:”一万都不够,用完再交。"

罗富贵:"我交了五千,才三天……”

男医生:”光体检都花了三千多,你想想啦。”

罗富贵:”啊?”

罗富贵呆若木鸡。

男医生走出门去。

【内景】两天之后。上午,病房墙上的电子钟指着九点。

罗亮亮坐在床上,抱一只布狗狗,摸索着轻轻地抚摸着,摸到耳朵,就说:”耳朵。”

罗蒙爱:”亮亮乖。”

罗亮亮摸对眼晴,说:”眼睛。”

这时,一女护士进来。

罗亮亮停止手上的动作,侧耳细听,然后轻轻说:”医生阿姨。”

女护士似乎没听见,掠过罗亮亮,给所有的病人挂药瓶输液。

罗富贵一直翘首看着护士操作,脸色充满了愁苦与不安。

女护士最后走到罗亮亮床前。

罗亮亮:”打针不哭。”

女护士不动声色,拆下她手臂上的吊针套,用一根棉签压住扎针的部位。

女护士对罗富贵说:”你按住棉签,五分钟以后可以拿开了。”

罗富贵一手捉住亮亮的小臂,一手用食指压住棉签。

罗富贵:”我宝贝不打吊针了?”

女护士:”不打了。”

罗富贵:" 她还发烧呀,为什么不打了呢?”

女护士:"不懂哦,医生开的药,开给哪个,我就给哪个上药的。”

罗富贵:"那……我的孩子怎么办?”

女护士:”你问医生看看。”

女护士低着头,急急地走出去。

罗富贵绝望地看着女护士,直到她消失在门外,才回过神来,脸上恐慌,拿开压在亮亮手臂上的棉签丢进废纸娄里。

罗富贵蹲在地上,双手扶着罗蒙爱的肩膀,颤颤地说:”大宝贝,爷爷有事出去找医生,一下就回来,你在这里看妹妹,好吗?

罗蒙爱点点头:”嗯。”

罗富贵吻一下罗蒙爱,站起来,吻一下罗亮亮。

罗富贵:”亮亮等爷爷下下哦。”

罗亮亮:”嗯。”

罗富贵晃晃地走出病房大门,来到医生办公室,那位男医生歪坐在椅子上,两脚搁在桌上,正在看书。

罗富贵:”医生,我孩子还发烧呀,不用打吊针了吗?”

男医生放下书本,抬头:”我都跟你讲了。你的钱用完了,这两天我们已经超支给你用药呢。”

罗富贵急得满脸通红,搔耳抓腮:”医生医生,我我我……。”

男医生:”你孩子得的是急性肺炎,还有心肌炎和心力衰竭,很严重的,你再耽误就没有救了,你赶快回去拿钱来交吧。”

罗富贵:”我……没钱了。”

男医生:”那你借呀。”

罗富贵:”不好借呢。”

男医生从办公桌上放脚下来,说:”我们不能老是给你垫钱吧?”

罗富贵:”我我我……医生医生,你先下药,求求你,以后我一定还你的,我就是卖血也还钱给你。”

男医生:”还钱给我?"

罗富贵:”嗯嗯,我一定还的。”

男医生放书在桌上,两手比划着:”这个又不是我个人的医院,你还钱给我做什么?”

罗富贵:”哦哦,那我一定还给医院,求你医好我的孩子。”

男医生:”不是我的医院,我怎么能作主呢?”

罗富贵:”哪个可以作主呢?”

男医生右手母指和食指作点钱的动作,说:"哪个都不能作主,只有钱能作主,你没有钱,就没有主了。”

罗富贵说不出话来,绝望地看着男医生,男医生匆匆出门去。

【内景】下午,病房墙上的电子钟指着五点。

病房里,墙上的电视里风景如画,歌声优美……

罗富贵脚步如铅,沉沉重重,走进病房,坐在床沿上,目光呆滞。

罗亮亮躺床上,说:”爷爷。”

罗富贵愣醒过来,转身去吻她。

罗亮亮:”亮亮勇敢,打针……不哭了。”

罗富贵哽咽:”亮亮乖。”

罗富贵抱她起来,亮亮的脸伏在爷爷的肩上。爷爷泪满眼眶,痛苦地闭眼,挤出两行浊泪,落在亮亮的背上。

罗富贵揩去泪水,放下罗亮亮躺在床上。

罗富贵:”亮亮躺下下好不好?”

罗亮亮:”好。”

罗富贵:"爷爷出去下下,亮亮在这里等爷爷哦。”

罗亮亮:”嗯。”

罗富贵:"亮亮乖。”

罗富贵抚摸罗蒙爱的头,说:”大宝贝,你在这里看妹妹哦,爷爷再去找医院领导,看他在不在家,一下下就回来哦。”

罗蒙爱:”嗯。”

罗富贵匆匆地走出门去……

【内景】罗富贵垂头丧气地回来了。

病房里,墙上电视音乐童声悠扬:”轻轻的捧着你的脸,为你把眼泪擦干,这颗心永远属于你,告诉我不再孤单……”

罗蒙爱踮起脚尖,拉着妹妹的手,说:”不哭哦不哭哦。”

罗富贵沉重地走到床前,哭丧着脸。

罗蒙爱:”爷爷,妹妹还哭。”

罗富贵吻她一下,伏在罗亮亮身上,脸贴脸,抽泣:”我的二宝贝啊,又烧了……”

罗亮亮:”爷爷,头好痛……”

爷爷"嗯嘿”应答,泪水涌流,默默地用脸不断地摩挲亮亮的脸。

罗富贵放下亮亮,脸色铁青,悲哀,绝望,他哆哆嗦嗦地收拾行李。

罗蒙爱:”爷爷。”

罗富贵摸着她的头,亲她一下:”我们回家了。”

罗蒙爱:”回家?”

罗富贵:”院长说,我们没钱,停药了。”

罗富贵从床头柜抽屉里拉出布包,收拾东西放进去。系上背带,背上罗蒙爱,抱着一直啼哭的罗亮亮,臂挂着一只鼓鼓的布包,走出房门,来到走廊上。

身后的病房里,传来电视报时的笛声,”刚才最后一响,是北京时间二十点整。”

罗富贵爷孙三人踏着新闻联播的乐曲,默默地走过走廊的尽头,跨进灯火迷离的夜色里。

罗亮亮啼哭渐去渐远……

【外景】夜色迷朦。罗富贵两脚如铅沉重地走在大街上,二宝贝哭了。他脸贴上脸。

罗富贵:"宝贝呀,烧厉害了,好烫哦,不哭哦,不哭哦。”

二宝贝愈哭愈烈。

罗蒙爱:”妹妹不哭,妹妹不哭。”

二宝贝哭声沙哑,越来越弱。

罗富贵带着哭腔哦哦地哄,他哭声越来越大,罗亮亮哭声越来越小,一下一下的。

他们来到路边一棵大榕树下,二宝贝只有大口大口喘气。罗富贵住步,脸贴上罗亮亮的脸,手握她的手,悲痛切切:”呜呜,手都冷了啊我的宝贝呀。”

又握她的脚。

罗富贵:”呜呜,脚也冷了啊我的宝贝呀。”

罗富贵听到罗亮亮喉咙长声咕噜一响,惊恐万状,哆哆嗦嗦地说:”大宝贝下来一下。”

罗富贵放下布包,蹲下来,解下背带,放在地上,罗蒙爱站着。

罗富贵哭着,把断断续续哭泣的二宝贝放在绕树而筑的圆型围栏石台上,他在地上跪在她面前,连连磕头。

罗富贵:"亮亮呀,我的好宝贝呀,爷爷对不起你,爷爷对不起你呀我的宝贝呀……”

罗蒙爱也在他身边跪下,伤心地哭。

罗蒙爱:"姐姐对不起你呀,妹妹。”

罗亮亮声音越来越弱,最后只剩汲泣,大口吸气。

罗富贵:”亮亮呀,爷爷的好宝贝,爷爷没钱医你呀我的宝贝呀,爷爷对不起亮亮呀……"

罗蒙爱:”爷爷没钱了。”

罗富贵抹一把眼泪,痛哭:”我的亮亮呀,只有钱能作主,爷爷没钱了呀,爷爷也就没有主了……”

罗亮亮只有大口喘气。

罗蒙爱:”爷爷没有主了。”

罗富贵:”爷爷没有主了?”

罗富贵愣一下,抹泪,瞪大眼睛看着罗蒙爱,又看罗亮亮。缓缓移脸过去,抬头仰望着灰黄的夜空,喃喃自语:”爷爷没有主了?爷爷没有主了?”

罗富贵忽然一振,喜出望外,一把抓着罗蒙爱的双肩。

罗富贵:”爷爷有主呀,宝贝呀宝贝,我们有主呀,耶稣就是我们的主呀。”

罗蒙爱:”耶稣。”

罗富贵:”对,耶稣。”

罗富贵又来了信心和力量,对着躺在那里一搐一搐喘气的罗亮亮,不住地叩头苦苦哀求:”主耶稣,可怜可怜我们吧,救救我的二宝贝呀,主呀,医院说,只有钱能作主,我们没有钱了,也就没有主了,可是我们有主呀,你就是我们的主呀,主呀,求你医治我的二宝贝亮亮呀……”

许久,二宝贝嗯嗯出声,又哭起来,哭声越来越大,两脚踢蹬,两手乱抓,翻过身来,险些跌下石坎来。

罗富贵急忙一手扶住。

罗富贵:”亮亮?”

罗亮亮伸出双手:”嗯……。”

罗富贵”呜”一声长哭,倾倒过去,一把罗亮亮揽在怀里,脸贴脸地摩挲着。

罗富贵:”不烧了?"

罗富贵握握她的手。

罗富贵:”手也暖了?"

罗富贵握握她的脚。

罗富贵:”脚也暖了?”

罗亮亮:"爷……爷"

罗富贵哭:”哎……”

罗亮亮:”爷爷。”

罗亮亮一手不住地摸爷爷的脸。

罗富贵大哭:”哎……”

罗富贵喜极,连连亲吻孩子,说:”亮亮,我的亮亮呀。”

罗亮亮:”爷爷。”

罗富贵:”哎。”

罗富贵嘟嘴在亮亮的肚子上蹭了蹭。

亮亮笑了几声。

罗富贵用嘴在罗亮亮肚上连连蹭着,快活说:”呀呀呀。”

罗亮亮朗声"咯咯咯”笑起来。

罗富贵抱着罗亮亮转了几圈,大哭大喊:”我的二宝贝病好了,我的二宝贝病好了。”

罗蒙爱跳着跳着:”妹妹病好了,妹妹病好了。”

罗富贵快乐地跳着,大喊大叫:”耶稣治好我二宝贝的病啦。”

罗蒙爱也跟着跳:”耶稣治好啦。”

罗富贵:”感谢耶稣,感谢耶稣。”

罗蒙爱:”感谢耶稣。”

罗亮亮:”咯咯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30 15:34 | 显示全部楼层
【内景】围栏里,跳舞鸡正在欢唱。

罗蒙爱一边喊一边顺着围栏跑,罗亮亮伸开双臂在后面追。

罗蒙爱:”妹妹,姐姐在这,追我呀。”

罗亮亮:”姐姐。”

罗蒙爱有意停下,罗亮亮追上了,抱着罗蒙爱。

罗蒙爱:”哦噢,追到喽。”

罗亮亮:”咯咯咯。”

罗蒙爱:”妹妹,让姐姐抱抱你。”

罗亮亮:”抱抱。”

罗亮亮坐在地上,罗蒙爱也坐下。罗蒙爱用脚抱着妹妹,亲吻着她。

罗蒙爱侧脸过去:”妹妹也想姐姐呀。”

罗亮亮双手拥着罗蒙爱的头,”啪"一声吻腮。

罗蒙爱:”嗯,妹妹想姐姐啦。”

屋外,传来爷爷的声音:"蒙爱,亮亮。”

姐妹俩应声而起:”哎"。

罗蒙爱靠着围栏,转脸向着窗外。罗亮亮站起来,侧耳而听。

罗富贵:”我们又有一个小妹妹喽。”

两姐妹异口同声:”哎。"

罗富贵进屋,罗蒙爱见爷爷怀里抱着小妹妹,高兴地跳起来。

罗亮亮手舞足蹈:”啊,啊。”

罗富贵放下肩上的垃圾袋,抱着小妹妹跨进围栏来。

罗蒙爱迎上去,发现妹妹唇裂,”啊"地惊叫一声,倒退几步。

罗富贵席地而坐。

罗富贵:”不要怕,妹妹唇裂,爸爸妈妈丢她了,不要她了,我们要她。”

罗蒙爱点点头:”我们要她。"

罗亮亮:”我们要她。”

罗富贵:”过来,想妹妹。”

罗蒙爱牵着罗亮亮过来坐下,依偎着爷爷。

罗蒙爱在小妹妹腮帮子嘬一个响吻:”给你一百个吻,喔……啊。”

罗亮亮亲昵地长声叫道:”想妹妹。"

罗富贵:”哦哦,二宝贝也想小妹妹哩。”

罗富贵握着罗亮亮的手过来,抚摸一下唇裂女的脸,又让她握着唇裂女的脚。

罗富贵:”说,妹,妹。”

罗亮亮:”妹,妹。”

罗富贵:”乖了,亮亮乖乖。”

裂唇女哭。

罗富贵:”哦哦,三宝贝呀,耶稣爱你,我们也爱你,上帝祝福你。”

罗蒙爱:"耶稣爱你。”

罗亮亮:”爱。”

罗富贵:"对,妹妹就叫罗蒙恩好不好?"

两姐妹:”好!"

【内景】六月一日,国际儿童节。早上,罗富贵一家在吃早餐。

罗蒙爱三岁多了,坐在席子上,屁股垫着一块塑料桌布。她用脚夹着一只饭勺,在碗里舀着菜肉粥,往坐在身旁的一岁多的罗蒙恩嘴里送一口,说:”嚼嚼吞哦。”

罗蒙恩:”嗯。"

罗蒙爱自己吃一口。

罗蒙恩:”嚼嚼吞哦。”

罗蒙爱:"哈哈哈……”

罗亮亮两岁了,站在围栏外的窗前,一手拿着一碗菜肉粥,一手拿着勺子,舀一口,放在嘴里,一双盲眼,不时地四处张望,竖起耳朵,倾听四周的一切。

罗富贵坐在围栏里一张塑料凳子上,抱着一个多月大的五宝贝女婴,一只手用奶瓶喂奶,一只手拿着勺子,从地上的碗里,舀起一勺粥,喂坐在童车里的八个多月大的四宝贝女婴。

四宝贝右手沒有手指,只有一团肉乎乎的手掌,在空中不断舞动着。

罗富贵:"宝贝们,今天六一节,你们的节日。爷爷不出去做工了,吃完早餐带你们去儿童公园玩,好不好?

一二三宝贝:”好。”

四宝贝拍拍手,兴高采烈地啊啊叫着。

罗富贵:”呵呵,看四宝贝高兴得……我们晚上买个鸡回来吃,爷爷也不吃捡来的剩饭了,我们自己弄一顿新饭新菜,全家人好好庆祝一下,上帝祝福你们。”

靠近窗前的罗亮亮,停嚼,倾听,忽然焦虑不安。

罗亮亮:"爷爷,爷爷。”

罗富贵:”嗯?"

罗亮亮用勺子指着窗外:"有人"。

罗富贵:”什么人?”

罗富贵抱着五宝贝,跨出围栏,走到窗前,看见楼下坑坑洼洼的路上,一堆人,七八个,干部模样,指指点点,踌躇满志的走来,嘁哩喀喳的声音越来越大。

屋外的楼梯口,传来杂沓的脚步声。

罗富贵抱着五宝贝跨进围栏,一手抱罗亮亮进来,在童车边坐下,姐妹几个惊恐不安地围在罗富贵身边,罗蒙恩紧紧抓住他的衣服,罗蒙爱原地坐着。

罗富贵腾出一只手,轮流抚摸他们的头:"我的好宝贝,耶稣与我们同在哩,不要怕,啊?''

罗富贵继续喂饭,宝贝们继续吃饭。

门口传来一个女声:”罗弟兄”。

罗富贵”哎"了一声,惊愕地循声张望着。

一群人鱼贯而入,在围栏外,聚集在罗富贵面前。

一位中年妇女走在前头,笑容可掬,急步流星地跑到罗富贵面前,举起右手,似乎想握手。

罗富贵抱着五宝贝,一手垫着她的头,一手拿着奶瓶喂奶,又一边给坐在童车里的四宝贝罗蒙恩喂粥,他抬头,惊喜地说:"赵牧师?”

赵牧师看见罗富贵挪不开身,自己收手回来,说:”你们吃早餐呀。”

一位中年妇女问:”我进去喂这位小朋友,好吗?”

罗富贵:”你……。”

中年妇女:”我可是专职保姆哟。”

罗富贵笑笑。

中年妇女脱鞋跨进围栏,蹲下,从罗富贵手上接过勺子,拿起地上的一碗粥,熟练地喂着坐在童车里的四宝贝。

罗富贵:”赵牧师,你们……有什么事吗?”

赵牧师:”你们先吃吧,吃完了再说。”

罗富贵看着周围怯怯的孩子,说:”不怕不怕,这位是赵牧师,我们一家人哩。”

赵牧师隔着围栏,抚摸几个宝贝的头。

吃完饭了,赵牧师脱鞋跨进围栏,收拾碗勺,递过去,围栏外一个姑娘接过,放进窗下灶边的塑料桶里,那里水泡着几只碗。

罗富贵喂完奶,放下空奶瓶,抱着五宝贝站起来,说:”赵牧师,有什么事就说吧。”

赵牧师:"好吧,我先介绍一下。”

罗富贵:”哦哦。”

赵牧师:”这位是我们市政府办公室的江主任。”

一个中年男人走上两步:"罗叔好。”

江主任伸手欲与罗富贵握手,几个小宝贝惊恐躲闪,又收回手。

江主任:"罗叔,我代表市政府感谢你几年来的爱心,收养了那么多弃婴。”

罗富贵:”不用谢不用谢。”

赵牧师手搭在那位正在给四宝贝喂饭的中年妇女的肩上,说:” 这位是我们市儿童福利院的李院长。”又指围栏外两位姑娘:”这两位女同志也是福利院的。”

李院长:"罗叔好。”

两位姑娘同声附和。

罗富贵:”好,好。”

中年妇女喂完最后一口,说:”好了,吃完了。”站起来,手里拿着空碗和勺子,转过身来,面对罗富贵。

一位姑娘过来,接过李院长手里的碗和勺子,走过去,放进那灶边的塑料水桶里,动手洗碗。

罗富贵:”不用不用,等下我洗。”

姑娘:”我也是专业保姆呀。”

室内充满了快活的笑声。

童车里的四宝贝哭了,李院长走去,罗亮亮循声赶在前头走过去,抱着她费力地拖出来,放在地上。四宝贝爬到罗富贵脚下,罗蒙爱过来,坐下用脚抱她,她摇摇头,抓爷爷的裤脚。

李院长:”哟,这些小朋友好乖哟。”

罗富贵怀里的五宝贝睡着了。他低头说:”哦哦哦,四宝贝呀,爷爷先抱妹妹去睡觉哦,等下抱你哦。”

四宝贝点点头,松开手。

罗富贵抱五宝贝放躺在婴儿车里,转过来,抱起四宝贝。

赵牧师拉出一位肩扛摄像机的小伙子和一位手持话筒的大姑娘。

赵牧师:"这两位是我们市电视台的记者。”

两记者:”爷爷好。”

罗富贵:”好好。”

赵牧师:”罗弟兄,我们来,是想跟你商量一个事。”

罗富贵:”什么事?"

赵牧师:”李院长具体跟你谈谈。”

李院长:”罗叔好。”

罗富贵:”好好。”

围栏里,五宝贝躺在童车里睡觉,其余三个紧紧地依偎在罗富贵身边。

罗富贵抱着四宝贝,一只手不住地抚摸着宝贝们的头。

李院长:”是这样的,有一件事,不知道你考虑过没有?”

罗富贵:”什么事?"

李院长:”这些孩子,大的就要上幼儿园了,你准备好了吗?”

罗富贵:”我大宝贝蒙爱今年9月上教会幼儿园,我们穷,他们不收钱的,是吧,赵牧师?"

赵牧师:”是呀是呀。”

李院长:”那读小学呢?”

罗富贵:”听讲现在读书免费了呀。”

李院长:”免费是免学费,但是书本费呀,营养餐呀,住宿费呀什么的,还是要收的,一年一个小孩要花五六千块钱呢。”

罗富贵:"噢?”

李院长:”以后五个孩子要读书,你负担得起吗?"

罗富贵:”我……没想到要收费。”

李院长:”还有呀,比如,这个小孩裂唇,是可以通过手术矫正的,你愿意治她吗?

罗富贵:”当然愿意啦。”

李院长:”手术费都要三五万,你又怎么办呢?”

罗富贵:”我没有更多钱。”

江主任:”所以呀,市政府决定,要带走这些孩子,给经济条件好的家庭抚养……”

罗富贵:"不不,绝对不行。”

江主任:”为什么呢?”

罗富贵:”我爱我的孩子。”

李院长:"罗叔,你真的爱你的孩子吗?”

罗富贵:”当然了。”

李院长:"那你愿意孩子在你身边吃也苦穿也苦住也苦,还没有书读吗?”

罗富贵:”我要孩子跟我信耶稣。”

李院长:"你是要孩子信耶稣才舍不得吗?”

罗富贵:”是的。”

李院长:"你知道这些孩子将在哪里落户的?"

罗富贵:”不管在哪里落户,不信耶稣,有金山银山也沒用。”

李院长:”那又信耶稣,又有金山银山,有用吗?”

罗富贵:”这……”

李院长:”告诉你吧,这些孩子要被美国的家庭领养的。”

罗富贵:”美国?"

李院长:”对,美国,听说过吗?”

罗富贵点点头。

李院长:”你知道吗?美国是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又是基督教国家,人人信耶稣的。”

罗富贵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李院长:”所以呀,你这五个孩子,也就被基督教家庭抚养,你还担心他们以后不信耶稣吗?”

罗富贵疑惑地转向赵牧师:”赵牧师,真的吗?”

赵牧师:"真的。”

李院长:”不信,你可以跟我们走,在福利院里跟这些孩子住两三个月,照顾他们,吃住我们全包,我们还给你每月两千块钱补助费。等到美国养父母来认领孩子,你可以亲自跟他们聊聊。”

罗富贵:”哦……好吧。我不要补助费,你们管吃管住就得了。”

李院长:"补助费应该给你的。”

罗富贵:”不不,不要钱,能跟孩子在一起我就很高兴了。”

李院长:”好的好的。以后捡到孩子,直接送到我们那里,每个孩子我们给你两百块钱辛苦费。”

罗富贵:"我不要钱,不要钱。”

李院长:”好好好。”走上去,蹲下来,抱着罗蒙恩,亲她脸蛋一下,说:”三宝贝呀,我们要做美国人喽,我们在美国信耶稣,好不好?”

罗蒙恩疑惑地仰望罗富贵。

罗富贵:”好呀。”

罗蒙恩点点头。

李院长: “乖了,三宝贝乖乖。”

李院长又吻了罗富贵怀里的四宝贝。

李院长:”,以后想爷爷,两三年回来一次看一下爷爷好不好?”

四宝贝怔怔地看着李院长。

李院长:”好你就点点头呀。”

四宝贝点点头。

李院长:"四宝贝乖。”

罗蒙爱:”我也要看爷爷。”

罗亮亮:”我也要看爷爷。”

李院长:”你们都来看爷爷。”

罗富贵眼睛红了,哽哽咽咽:”爷爷想你们哩,爷爷真舍不得你们呀。”

江主任热情地握着罗宝贯的手:”罗叔,谢谢你对政府工作的支持。”

罗富贵:”哦哦,等等。"

罗富贵抱着四宝贝转身走过去,到墙角一只肥皂箱那里取出一只小玻璃瓶,旋开瓶盖,取出一张卷成筒的方格作业纸,走到李院长面前,两手小心翼翼地抚开,递过去。

李院长接过来,念:”出生,2015年2月14日生,平安幸福!"

罗富贵递小瓶子过去,说:”李院长,我5个小宝贝,只有大宝贝罗蒙爱爸爸妈妈留下几句话,帮我好好保管,交给她美国的养父母,她以后懂事了,想念爸爸妈妈就拿出来看看。”

李院长:”好的,好的。”

李院长接过玻璃小瓶里,把那张作业方格纸卷成筒放进去,盖紧,放在她精美的手提包里。

赵牧师:"罗弟兄,电视台的记者要采访你。”

罗富贵:"不用不用。”

赵牧师:”耶稣说,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所以,我们想让更多的人通过你见证神的荣耀啊。”

罗富贵:"这……”

一对青年男女走过来,男的肩扛摄像机,女的手拿话筒。

几个宝贝吓怕了,紧紧地抓着罗富贵的裤脚,四宝贝吓哭了。

罗富贵:"不要怕,我们照像喽,看那里。”

宝贝们渐渐平静,好奇地看着镜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31 10:26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女记者策划下,围栏外,罗富贵用背带背着四宝贝,抱着睡着的五宝贝,站着,其余的宝贝绕在膝间。

罗富贵正对着大窗口,右边是围栏,左边是两壁之间满满一挂的纸尿片尿裤。

采访开始。

女记者:”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我是春江市电观台的记者,我们现在富强路一座烂尾楼里采访罗富贵老人家,这里也是他的居所。罗爷爷今年74岁了,他以捡垃圾为生。三年多来,他先后在路边捡了5名女弃婴,大的三岁七个月,小的才一个多月,唱响了社会主义正能量的主旋律。站在我身边的这位,就是罗富贵爷爷。”

罗富贵局促不安:”嗯嗯。”

女记者:”罗爷爷,你好。”

罗富贵:”好好。”

女记者:”罗爷爷,请问,你已经独自抚养五个弃婴了,如果以后碰见弃婴,你还捡吗?”

罗富贵:”捡的捡的。”

女记者:”那你打算捡多少孩子呢?”

罗富贵:”有,我总捡。”

女记者:”你只是靠捡垃圾生活,不担心养不起他们吗?”

罗富贵:”不担心。”

女记者:”为什么?”

罗富贵:”因为不是我养活他们。”

女记者:”那是谁养活呢?"

罗富贵:”耶稣养活。”

女记者:” 耶稣养活?”

罗富贵:”嗯嗯。”

女记者:”这话怎么讲呢?”

罗富贵:”嗯……,好比呀,我多了一个孩子,运气又多好一点了,捡到值钱的东西又多一些了,有时候碰到半个垃圾桶的矿泉水瓶呢,呵呵。”

女记者:”一个惊喜。”

罗富贵:”是呀,有时候……走着走着,走到死路了,突然又有一条活路开出来。”

女记者:”哦?你说说。”

罗富贵:”嗯,前年,捡到二宝贝罗亮亮时她就病了,送医院医了三千多块钱,医院还要我补交五千块。我到医院大门口旁边超市里买了两包奶粉,身上只剩十来块钱了,我慌了,想不到出了超市,在路边的一只满满的垃圾桶里,挖到底底,发现一个鼓鼓的大黑皮包,拉出来打开一看,是一个什么仪器,上面有好多电表,就交给路边的交警。”

女记者:”什么仪器?”

罗富贵:"是地质队用的。”

女记者:”哦,地质探测仪,省地质队员在”白富美海鲜城"吃饭时不小心被小偷偷走的。”

罗富贵:”对对,那时地质队头头赶来,知道我是个捡垃圾的,马上掏一万块钱奖给我。”

女记者:”那是德国进口价值一百多万块钱的仪器,我们台报道过呢,原来那位拾荒老人是你呀。”

罗富贵:"是呀,你看你看,吃的喝穿的玩的,那么多那么多,人家孩子有的,我家孩子也有,需要什么,就能捡到什么……”

女记者:”哦……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是说,冥冥之中,自有神助,对吗?”

罗富贵:”对对。”

女记者:”罗爷爷,据我所知,你非常非常疼爱这些弃婴,甚至爱他们胜过爱自己亲生的,请问这是为什么?”

罗富贵一愣,渐渐,面色惨白,暗然神伤,泪水盈眶。

全场的人都注意到他的感情变化,默默地看着他。

罗富贵嘴唇翕动着,眼泪慢慢浸满眼眶,溢出来,顺着两颊而下,滴在弃婴们身上。

罗蒙爱:”爷爷。”

罗亮亮罗蒙恩齐喊:”爷爷。”

罗富贵搂着她们,脸不住地摩挲他们的头,呜呜地哭。

弃婴们也在哭。

女记者:”罗爷爷,对不起,我让你伤心了。”

罗富贵抬起头来,抹抹泪,哽咽说:”因为……以前也碰到弃婴,我都是硬着心肠走开的……不知道他们后来是死是活……现在想来,心象刀割一样,很难过很难过……我实在对不起他们……”

罗富贵又呜呜大哭。

女记者:”这不怪你……”

罗富贵:”不不,是我丢弃他们啊。”

女记者:”哦……你这么爱这些弃婴,是在弥补过去的亏欠,是吗?”

罗富贵点点头。

女记者:”罗爷爷,请问,你捡这些孩子的目的和动机是什么呢?

罗富贵:”目的和动机?”

女记者:”也就是说,你为什么捡这些孩子呢?”

罗富贵:”为什么……”

罗富贵怔怔地望着女记者。

女记者:”随便说吧,没关系的,你心里怎么想就怎么说吧。”

罗富贵:"我……我连垃圾都捡了,人,我还不捡吗?”

全场惊异,面面相觑。有的眼睛湿润了,有的在抹泪。

一股风吹过,吊挂左侧电线上的纸尿片尿裤欢欣起舞。

窗外传来一阵鸟的啁啾。

女记者呆呆地看着罗富贵,眼噙泪水,一会儿,晶莹的一滴,溢出眼眶,掉下来,砸在话筒上,泪滴四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2-1 09:39 | 显示全部楼层
【外景】几个月后。清晨,路边一排垃圾桶旁。罗富贵将一叠硬壳纸折叠,绑缚,一手拿着一根木棍,一头穿着硬壳纸,一头穿着几只鼓鼓的编织袋,担在肩上,转身离开。

一中年妇女,脖挂一只黑色小皮包,戴着头盔,骑着一辆踏板式摩托车,风驰电掣的开过来。

她不经意地向左扭头,发现对面路坎上一位大妈牵着一条大狗,狗正叼着一只菜篮,篮里面装着许多时鲜青菜。

她边开车边好奇地看着。

罗富贵走着,抬起头来,看见一位女士歪着头,骑摩托车迎面冲来,近在咫尺,他大惊,连忙躲避,还没转身,就被摩托车撞个满怀。

”嘭”,一声沉重的闷响,女骑手撞着前面一位拾荒老人,只听见老人"嗯"地一个闷声,肩上的一叠硬纸壳和手上的垃圾袋脱手而飞,人腾空而起,四脚八叉的,掷去五米多远,摔在地上,又迅擦而去,头部撞到路坎,”咚''一声,软塌塌地停下来,一动不动。

女骑手”啊"一声惊叫,连同摩托车,摔在路边。

女骑手忙爬起来,支起车,撑在路边,跑过去,来到罗富贵身边,半跪在地,扶起他坐在地上,头斜靠在自己的臂弯里。

罗富贵满脸血尘模糊,闭上眼睛,喘着粗气。

女骑手:"大哥,大哥。”

罗富贵艰难地睁开眼睛,低浊地呻吟着。

女骑手脱下头盔,丢在路坎上。

女骑手:"大哥,大哥。”

【特写】罗富贵慢慢睁眼,他的视界里由浊变清,看到女骑手椭圆脸,黄色瀑布齐肩烫发,特别注目的是左嘴角下一颗豆大的黑痣。

女骑手:”大哥,你怎么了?"

罗富贵:"你……撞我了。”

女骑手:”大哥,我撞你了,我对不起你,我这就带你上医院。”

罗富贵:"沒……关系的,谁都有错的……”

罗富贵直喘粗气,呼吸困难。

女骑手惶恐不安。

女骑手:"大哥,你叫什么名字,住在哪里?”

罗富贵:”我……是基督徒……”

女骑手:"基督徒?”

罗富贵:”就是……信耶稣的。”

女骑手:"信耶稣的?"

罗富贵露出一丝安祥的笑:”嗯……”

罗富贵头一歪,昏迷过去。

女骑手:”大哥大哥。”

女骑手仍然抱着罗富贵,从小皮包里掏出手机拨打。

一辆救护车鸣笛而来,停在女骑手身边,几位穿白大卦的女护士跳下车,拉出担架,从女骑手怀里接过罗富贵,抬上担架,上车,女骑手跟上去,救护车鸣笛而去……

【内景】医院急救室里,罗富贵戴着氧气罩,躺在手术台上,七八个医务人员正在紧张地抢救,吸氧、清创、包扎、注射等等。

罗富贵渐渐醒过来,看看此景,似乎明白什么,”嗯嗯"出声。

一位年长的男主治医生说:”大爷,没事的,我们会治好你的。"

罗富贵艰难地手指门外。

主治医生:"大爷,你要什么?''

罗富贵又指门外,嘴上咕噜出声。

一位中年女护士:"大爷,要见亲属吗?”

罗富贵伸出的食指收回,竖起大母指。

主治医生:”快,带他亲属进来。”

女护士:”他亲属没来。”

主治医生:”外面那女的不是吗?”

女护士:”不是,那女的说,她骑摩托车撞了这老头,送他来急救的。”

罗富贵又指着门外,嘴里咕噜咕噜地出声。

主治医生:”喊外面那女的进来吗?”

罗富贵伸出的食指收回,竖起大母指。

主治医生:”快,叫那女的进来。”

女护士出去,带女骑手进来。女骑手走到床前,紧握他的手。

女骑手:"大哥……”

罗富贵定定地看她。

【特写】女骑手椭圆脸,黄色瀑布齐肩烫发,特别注目的是左嘴角下一颗豆大的黑痣。

罗富贵右手半握伸在空中,比划着。

主治医生:”大爷,你哪里不舒服?"

罗富贵仍然右手半握左右摆动。

女骑手:”大哥,你要什么?"

罗富贵调整一下母指与食指,作一个写字的姿势,轻轻左右摆动。

女护士:"大爷,你要写字?"

罗富贵停在空中的手食指屈下去,只剩竖立的大母指。

主治医生:”快,拿纸和笔来,他可能要写什么遗嘱。”

女护士出去,拿来一本医院处方本和水性钢笔。

女护士:”大爷,给你。”

女骑手退到一边。

女护士躬身,一手掌垫着本子,伸到罗富贵胸前,把钢笔塞到他手上,然后一手托着本子,一手扶着他写字的手肘。

罗富贵吃力地在本上写着,写完,松手,笔掉在地上。

女护士看着本子上的遗嘱,疑惑不解。

罗富贵颤颤地举起右手,屈指,只伸出食指,久久地指着女骑手。

大家都诧异地聚目在女骑手身上。

女骑手”涮"的一下,脸色一阵惨白,一阵通红,眼噙泪水,难过地低下头去。

女护士接过本子,递给身边的那位主治医生,医生接过本子,大家引颈观看。

医生们面面相觑,又一致将目光集中到女骑手身上。

主治医生把本子递给女骑手,问:”什么回事?”

女骑手接过本子,抹一下眼泪,凝目聚看。

【特写】本子上面歪歪斜斜地写着一行字:

   “不是她撞的

    罗富贵

    2018.9.21。”

女骑手”呜"地长哭,跪下去:”大哥……”

罗富贵伸出来的手,一直伸出食指颤颤地跟踪着直指女骑手。

女骑手紧紧握着罗富贵伸出来指着她的手,贴在自己腮帮上。

罗富贵欣然一笑,闭上眼,头一歪……

女骑手:”大哥……”

医生们:"大爷……”

医生们迅速抢救。

罗富贵的心电图成了一条直线。

医生搖摇头。

女骑手撕心裂肺,伏在罗富贵身上痛哭。

女骑手:”大哥……”

医生陆续走出去,护士们拆除他身上的医疗器械。

四个护士推一张活动床进来,抬起罗富贵放上去,盖上一张白床单,推出门去。

女骑手手里挥舞着那本处方本走出去,跟在活动床的后面,跌跌撞撞地走着,在走廊上失声痛哭。

女骑手:”大哥……”

【外景】日光初露,朝霞满天,暖色融融的大街上,车流如潮,行人匆匆。

一架客机轰轰地在天空中徐徐而过。

一辆洒水车,欢悦地笛叫着“洪湖水浪打浪”的旋律,徐徐而过,水帘两边喷射,坐电动车的,踩三轮车的,骑自行车的,还有行人,纷纷躲避,抱头鼠窜,一片混乱……

唯有女骑手,在她撞罗富贵的地方,坐在街边的长椅上,一动不动,苦苦沉思。

洒水车过后,秩序恢复。

女骑手从挎着的小皮包里掏出那本处方本,翻开,凝视,镜头至远而近,最后定格在几个歪歪斜斜的字上。

“不是她撞的

罗富贵

2018.9.21”

【画外】女骑手:”大哥,你住哪里?叫什么名字?”

罗富贵:”我……是基督徒……”

女骑手:"基督徒?”

罗富贵:”就是……信耶稣的。”

女骑手:"信耶稣的?"

【外景】女骑手收起处方本,放进小皮包里,缓缓站起,心事重重的,迎着金光灿灿的朝阳沉沉地走去,身影渐行渐远……



                  (剧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奉献支持|约拿的家

GMT+8, 2019-10-16 17:07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JONAHOME.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