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拿的家』基督徒网络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章节  
经文
查看: 770|回复: 32
收起左侧

《警钟长鸣》(许梅骊著2018)附件八 黄渔深:致倪柝声先生七封公开信(全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7 08: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aaron123123123 于 2019-1-7 11:42 编辑

《警钟长鸣》(许梅骊著2018)附件八  黄渔深:致倪柝声先生七封公开信(全文)

   警惕倪柝声的错误教导对信徒今生的属灵生活及来世的结局的影响!  警钟长鸣!


这七封公开信,由黄渔深弟兄大概于1950年夏秋季节写成,稍后发表在「基督徒丛刊」上,仅是对倪氏的教会论这一方面作出的异议,并不涉及到对倪氏其他方面的错误教导的讨论;这七封公开信,对于倪柝声及地方教会,不啻是一付清醒剂。 .....   

 楼主| 发表于 2019-1-7 08: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aron123123123 于 2019-1-7 09:45 编辑

《警钟长鸣》(许梅骊著2018)附件八  黄渔深:致倪柝声先生七封公开信(全文)

    警惕倪柝声的错误教导对信徒今生的属灵生活及来世的结局的影响!  警钟长鸣!


附件八  黄渔深:致倪柝声先生七封公开信

几点说明


1. 编者与倪柝声先生,是在二十年以前相识,曾有些淡泊的断续的交往。在属灵的真理上,编者素来是景仰倪先生的;但是在教会问题上,特别关于教会外表的、形式的、技术的这一方面的见解,自始至今,编者认为倪先生有偏向之处,不敢苟同。

2. 最近见到倪先生为「福州问题」所发的单张,并由某弟兄交来的「福州教会分裂事件」以及敞开的门二十期倪先生对于「教会的立场」所发表的谈话,编者为着真理的见证,愿意就「教会问题」的各方面,向倪先生请教。

3. 这里七封信的内容,完全是根据二十余年来倪先生在教会外表问题上所发表的言论与行动。编者愿将主所给予不同的光与倪先生作一次通盘的商榷。这里没有涉及私生活的问题,这里只是真理的检讨!

4. 这七封信的底稿,未曾送交倪先生寓目,编者就把他公开的发表了。虽然曾有人指责我,说这样作是不合马太十八章十五节的原则。但是请说这样话的人记着,那是关乎「弟兄得罪」的事,这是关乎「真道争辩」的事!二者不可混为一谈。  

5. 编者发表这七封信,完全是为了真道的托付,既没有毁谤神仆人的胆量,也没有自诩聪明的存心。这不过是为着「教会问题」述说编者与倪先生的看法不一样而已。这也并不是说倪先生在其它方面真理上都完全错了。  

6. 关于这七封信的措词和语气,编者曾尽了最大的努力,希望用谦虚的心情以表达受教的态度。我虽多次的修正,但因为有些地方是「争辩」的口吻,仍不免显出「苦涩」与「生硬」。如有过分之处,愿阅者看我为愚妄的人!但我是不得已的。  

7. 关于这七封信的「文字责任」,无论是向神或人,都由编者个人完全负责。如果我在立论上有什么错误,一经指出,我不但愿意向倪先生请罪,我也愿意在下期「基督徒丛刊」中更正。如果有人指出我在立论上完全错了,我也愿意将这七封信完全收回。  

8. 为着真道的缘故,编者请求一切在神面前有托付的人,肯在这最后的时候,为真理作见证!我迫切的期望神的众仆人们都愿意供献所见,藉以对教会问题发扬光大。则本辑所刊,不过是为教会真理问题争辩的序幕而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7 08: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aron123123123 于 2019-1-7 09:46 编辑

《警钟长鸣》(许梅骊著2018)附件八  黄渔深:致倪柝声先生七封公开信(全文)

    警惕倪柝声的错误教导对信徒今生的属灵生活及来世的结局的影响!  警钟长鸣!


第一封  论教会的宗派问题


主内倪先生平安:

十年阔别,未曾把晤,至深系念。根据先生二十余年来的工作与文字的见证,弟仔细观察,实有不能已于言者。最近弟看见先生为「福州问题」所发的单张,并福州教会分裂的事件以及先生在「敞开的门」二十期关于教会立场的谈话(倪文55:173-197),我觉得先生在教会外表问题的立论与行动上,大有「江河日下」之概,不禁扼腕太息。谨因主之怜悯,上书座右,藉以就教先生。如有冒犯之处,但愿能算作「当面的抵挡」(加二11),而不是背后的批评。知我罪我,统希原宥。

如果主不以我为愚昧,我愿意将先生二十余年来之事工,作一个客观的总结。就属灵的真道说,先生所传递的关于救恩的、国度的信息,实在给众圣徒不少的帮助;只是一谈到教会外表的、技术的问题,先生不仅在立论上有所偏向,就是在行动上,也走极端。近十余年来,先生好像放下了神所给你的属灵「真道」的托付,而过份的注意教会「形式的发展」。停止了恩典的普遍供应(罗十五29),侧重在外表的形式吹求!放下属灵的职事,对付外面的技术;用榜样当命令,以细则为原则;看见地方教会的亮光,仍走宗派传统的道路;甚至蠓虫被滤出,骆驼被吞入,悲矣乎!   

照着弟在客观方面的看见,我觉得先生自始至今,彷佛为了教会问题,只斤斤计较于七件事情。二十余年来,先生好像只标榜这七件事情!从哈同路到南阳路这一段历史,不过就是着重在渲染传扬这七件事情。其实这些都是合乎极端的事情,但是先生却强调这些事情。

二十余年来,先生所发明、所鼓吹、并实行的关于教会问题的七件事情,一是「宗派问题」,二是「样式问题」,三是「路线问题」,四是「正统问题」,五是「立场问题」,六是「权柄问题」,七是「接收问题」。如果先生不以我的话为过份,这就是将近三十年的岁月,你为着教会的问题与别的神的仆人们所争执的事情。

按照先后的顺序说,你是从「宗派」 说起,一直到实行接收。兹为了检讨的便利,让我们依次的谈论。

现在让我们旧话重提,先谈谈宗派问题:

关于「宗派」一词,本来是中文圣经中所没有的字句,先生将加拉太五章二十节的「异端」译作「宗派」,这不能不归功于先生的发明。但是有一件事顶伤心,这些被先生指责为「宗派」的教会,不过只有宗派的形式,而先生所建立的地方教会,竟充满了宗派的精神。如果「宗派」是一个罪恶,先生岂非以「立法」的身份竟作了「违法」的人!

实在说起来,「宗派」的本身,并不是一个「形式」;「宗派」的含义,乃是一种「精神」!只有「各宗各派」的名义,而没有宗派的气氛的,不一定是宗派;反之,号称「无宗无派」的组织,却充满了宗派的精神的,那正是宗派!

在形式的宗派里,正如先生所言,每个宗派都有他的特点,这些特点至少有七样。(记得先生曾说是四样,我也不记得是哪四样了。)

1)有特殊的名称
2)有不同的组织
3)有固定的信条
4)有一律的仪节
5)有限制的聚会
6)有专重的真理
7)有因袭的传统

上面这七样,我们与其说是宗派的特点,勿宁说是公会的标志。问题不是在「宗派」与「公会」两个名词有什么差异,问题乃是在我们对「宗派」与「公会」两个名词所表示的态度与存心。照着先生的用法,是把「宗派」二字代替异端,当作结党,当作纷争,那么「宗派」二字当然要承担一个属于「情欲」的罪名。至少你对于这两个字的用法,已经有了定罪的心。

在这里,我们姑且照先生的意见,假定「宗派」两个字的罪名。但是今天各公会所表现的特点与实际,顶多我们只能说他们有宗派的名义,而不一定充满了宗派的实质。而先生所负责的聚会,似乎要尽力的摆脱宗派的形式,但是却充分的发扬了宗派的精神。我知道我是含着眼泪说的!

我说你发扬了宗派的精神,乃是有事实的根据的。因为宗派的形式有七个特点,宗派的精神也有七个标志。

1)交通的界限
2)严格的门户
3)工人的中心
4)真理的私有
5)独尊的气概
6)改编的作风
7)接收的行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7 08: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aron123123123 于 2019-1-7 08:48 编辑

《警钟长鸣》(许梅骊著2018)附件八  黄渔深:致倪柝声先生七封公开信(全文)


   (一)交通的界限

圣徒的交通应该以得救的生命为接纳的缘由,除非犯了林前五章的罪,我们没有理由不和神的众儿女们有交通。潘汤(D. M. Panton)说:「教会是重生之人的团体,各人被接纳彼此交通,祇是以他的生命为根据……只要以生命不以亮光为交通的条件,则教会纵然是一个纪律严明的学校,也终不失为一个宽宏亲爱的家庭。」不仅如此,你在教会的正统的七十六面上也说过,「什么时候你说『我们』而不能包括神所有的儿女,你是最大的宗派!」敬爱的先生,理论固然是理论,而事实呢,你们的交通不仅是有一个界限,简直是划了一条鸿沟!一些与众圣徒有交通的人,一加入你们的聚会,便和别人隔绝了,这不是宗派的精神是什么?

一位在北京工作的神的仆人说:「我起初很同情他们的工作,后来我看出不对来了。我们中间的弟兄跑到他们中间去聚会,一天过一天便与我们疏远了。一年以后,见面连招呼也没有了,我真觉得伤心!」这到底是一回什么事?这是不是充满了宗派的气氛?达秘曾在他与弟兄们诀别的信息中这样写着:「记得,你们不是什么,只是基督徒,有一天你们不给每一个真实的基督徒有交通,你们就必解体。」未悉先生作何感想?

(二)严格的门户

因着有界限的相交,便自然的在你们的周围画了圆圈。因为有一个人为的圆圈,便紧闭门户,实行更正教中的门罗主义。这么一来,你们风格独创,兼之门户严紧,不知不觉便表现了宗派的精神,而且是极其严格的宗派精神!

照着你和你同人的宣称,你们纵能接受别的弟兄到你们中间擘饼,但你们却从不参加别的聚会领受晚餐。有一个正在你们中间擘饼的姊妹(姑隐其名)在另外一个聚会中擘饼,你们中间有人说她不该摸主的杯又摸鬼的杯。这不仅是门户严紧,这简直是冰炭难容!主的原则,是「非敌即友」(可九40),你们的态度是「非友即敌」,这样的行动不是宗派是什么?你自己曾在教会的正统七十七面上说过,「要见到同样弟兄才相爱的,就是宗派。」请问不和别人有交通,如何能够相爱?一面把门关起来,一面却说,「我们要学习有个够大的心,来包括神所有的儿女。」(教会的正统七十六面)我不知道你们今日所作的,如何自圆其说?

(三)真理的私有

先生和先生的同人,不仅借着聚会的交通,把神的孩子们分开,造成严紧的门户;你们甚至把神的信息,当作私有,把神的真理,据为产业,这真是弟明白不来的事。你们把一部份的弟兄姊妹,当作私有,叫他们与神其它的儿女隔绝了;你也把神的真理,当作私产,以示和其它教会有别;这真是叫人难以想象的事。

不知道你还记得否,一九四八年四月,你在哈同路主领的一个聚会中,曾说了这样的几句话,你的大意是说:「这些年间,在真理方面,我们有特别的亮光,年轻的弟兄或许不知道。你们以为我们与某某堂所传的信息差不多,和某处的聚会所讲的道也差不多,其实我们对于罪恶有我们特别的看法,对于救恩也有我们特别的看法,这是我们的产业,我们应当好好保存。」这是何等的宗派精神。

亲爱的先生:我要用保罗的话请问你:「使你与人不同的是谁呢?你有什么不是领受的呢?若是领受的,为何自夸,彷佛不是领受的呢?」(林前四7)神给我们亮光,不是为着众信徒的吗?难道神给你亮光是为着你们一部份的人吗?你不仅这样骄傲的说,你们也真这样忍心的作了。最近你们把查经的五十二题,保守秘密,实行真理的私有,这不是宗派是什么?

(四)工人的中心

在你所写的《工作的再思》一书中,你强调地方的教会,我很荣幸,那时我在香港,承你在未付印之前,要我先看一看你用铅笔在白有光纸上所修正的底稿。我那时对于那本书是百分之九十同意的,可是现在你们以工人为中心,左右了地方教会,甚至接收了地方的教会,(见福州教会分裂事件)我以前所能同意的那一些,也叫我失望了。

从使徒时代起,撒但要作一个分裂的工作,就是要软弱的弟兄们,分别他们自己是属于矶法或亚波罗的。直到今天,各宗各派的形成,还是以工人为中心,是主要的因素。公会在今天被把持被操纵,多半是工人在那里作梗。想不到以建立地方教会自命的先生,仍是蹈宗派的覆辙,在那里支配地方的教会,操纵地方的教会。

我想你不会不明白,你已经用「教会」两个字,造成了一个新的「居间阶级」。在事实上,你周围的人,差不多把你当作教皇看待。有些人几乎半公开的宣称,倪先生的话是天经地义,倪先生的行动是金科玉律。这一情形都是在「教会」的名义下被掩护的!实际上 「教会」的定规,就是工人的定规;教会的路线,就是工人的路线;这到底是一回什么事?

回顾这些年间,你们从租房子到建会所,从保罗的路到彼得的路,从交出来到移民,岂不都是工人在那里左右一切?工人不仅在形式上坐镇,工人也在精神上坐镇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7 08: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aron123123123 于 2019-1-7 08:54 编辑

《警钟长鸣》(许梅骊著2018)附件八  黄渔深:致倪柝声先生七封公开信(全文)


(五)独尊的气概

因为交通的界限,严紧的门户,真理的私有以及工人的中心,你所带领的弟兄姊妹自然而然有独尊的气概。那些具有七个特点而只有宗派形式的教会,所异于人者,乃名称各异,会别不同。推先生所发扬的宗派精神,不同于别人者,不是名称,不是组织,不是信条,不是仪节,乃是你们「对」了,别人「错」了;你们「是」了,别人「非」了;你们够立场,别人不够立场!你们今天所表现的精神,是舍我其谁,唯我独尊的气概,你已经带领弟兄姊妹在属灵的路上走起鹅步来了。

试想想看,今天在地上有一般人,自称为事奉神的,又称为地方的教会。他们和世人有别,还嫌不够;他们也和神的众儿女有别!他们有严禁的门户,有相交的界限,他们又有特殊的风度,措词和语气,并且「非」众圣徒之所「是」,又「是」众教会之所「非」,自以为「孤芳独赏」,公认为「和寡曲高」这不是宗派的精神是什么?先生在教会的正统第六十六面上岂不是说:「属灵的事是不能夸口的,如果是属世的话,你夸你自己富足,钞票不会飞走,数目字也不会变成零,但是属灵的事一夸口,就跑掉了。」可是你们今天的表现是什么呢?

(六)改编的作风

自从先生在哈同路建立所谓地方教会以来,你们曾借着传福音得了些人,加入了你们的聚会;你们也曾吸收其它教会中不少的人,加入了你们的聚会;借着离宗派的号召,你们也曾鼓励怂恿不少的人离开他们原有的聚会,加入这一个新兴的聚会。

不仅起初如此,直到今天,你们一直是保持这个作风。说是别人的宗派,说宗派是罪恶,不过是企图要达到这个目的;说「山上的样式」、说「教会的正统」,也不过是希望要达到这个目的。在教会的正统七十三、四两面上你说:「我们今天的世纪有四种不同的基督教,这四个里面都有得救的人,有的比较好,有的比较坏,神把我们摆在这里,我们能够拣选。」这里的话虽然比较温和,但是仍有暗示。如果我们可以随便拣选的话,我真不知道今天的教会,要造成多大的混乱。

一九三八年弟在香港时,有一次已在主内安息的栾腓力兄对我说:「我们得人的工作,是改编重于招募,我们受人的反对是该当的。」未悉先生以为然否?如果我们不是要造成宗派,而愿意和神的众儿女一同有交通,我们为什么要作改编的工作呢?

(七)接收的行动

最近在福州你和你的同工,二十七个人「接受」了津门路的聚会处,引起轩然大波。你和李常受先生所发的福州问题的单张,说是「接受」,而福州教会分裂事件的小册子上却说你们是「接收」。无论是「接收」,无论是「接受」,人不能不问一个问题,「神的工人接收地方教会合乎圣经吗?」自然像这一类的事件,我们置身事外的人,本该不必闻问,更不必置喙,但是为了先生二十余年来,一贯的措词与作风,我好像清楚了你的道路,不过是要造成一个新宗新派藉以高度的发扬宗派的精神,我就不能不提及这件事作一个例证。我似乎看出来,你好像有从各宗各派的更正教中再产生一个一宗一派的新天主教的愿望和雄心是不是?这就是先生所希望的教会大同与教会合一,是不是?

这是关于宗派的问题,如果我说错了,求主的血遮盖,也请先生原谅。

专此即请
主内安                                                                                     弟黄渔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7 08: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aron123123123 于 2019-1-7 08:55 编辑

《警钟长鸣》(许梅骊著2018)附件八  黄渔深:致倪柝声先生七封公开信(全文)

   警惕倪柝声的错误教导对信徒今生的属灵生活及来世的结局的影响!  警钟长鸣!


   
第二封  论教会的样式问题

倪先生平安:

如果我没有记错,在宗派问题之后,你在复刊的复兴报上发表了「山上的样式」。你的意思好像说「教会的建立是有山上的样式的,是应该像摩西建造会幕,应该以山上的样式为张本的。就在那个时候,你和你的同人,此唱彼和,异口同声的喊「山上的样式」。甚至你的一位同工,在香港的一次聚会的讲台上,把你的「山上的样式」几乎全篇的背诵一遍。这是「宗派问题」以后,先生在教会真理的发见上第二个杰作。

为了要合乎山上的「样式」,你不惜把一切属灵的精意变成刻板的形式。教会果真有山上的样式吗?如果有,不够样式就不是教会吗?我们都知道,信徒是代表个人的基督,教会是代表团体的基督,请问个人的基督是根据于生命,难道团体的基督是根据于样式吗?因着两位个人的基督不同,这一个不该说那一个不是基督徒;难道因着两个团体的基督不同,这一个便能说那一个不是教会吗?请问教会是以生命的实质为根据呢?还是以外露的样式为张本呢?

去年弟在末世季刊第四期中用笔名费思尔发表一篇「关于山上的样式」的文章,曾指出三点:一是「山上的样式」一词,是一个不完整的字句,应当作为「山上指示的样式」。二是用「山上的样式」一词,作为建立教会的张本是不够根据的,因为那是指旧约的会幕,不是指新约的教会。三是提出七个理由证明:(1)教会没有山上的样式。(2)教会的聚会没有一定的仪式。(3)照管牧养没有一定的程序。(4)团体生活没有一定的格式。(5)工人的工作没有一定的形式。(6)圣徒奉献没有一定的公式。(7)工人得供给没有一定的方式。

因为那些弟已经说过,恕不赘述,兹再因主的怜悯,使我看见你在样式问题的立论上和举动上,有五点偏向,谨分述于次,藉以就教先生。

(一)以榜样代命令

关于这一点是我在读先生工作的再思的时候,就不敢苟同的。命令到底是命令,榜样到到是榜样!你说:「最愚昧的人,就是说神都没有这样命令,我何必遵行的人;一个孩子在家庭中要他的父亲告诉他,每一件事如何事,是可作与不可作么?或是他只要看见他的兄长们如何盥洗,应对,进退,礼让,就知道是如何盥洗,应对,进退,退让呢?我们从看见所学的比我们从听见所学的是更多的,并且是更深的。」(工作的再思九面十面)这只是局部的有理,但并不够百分的准确。我信我们的父兄有些行动是可以给我们作榜样的,但并不能说他们一生的行动处处是给我们作榜样的,又是处处要我们模仿的!照样,神的仆人们,(无论是旧约的先知或新约的使徒)有一些行动是可以给我们作榜样的,但并不能说他们一举一动是处处给我们作榜样的,又是事事要我们模仿的。

当我读过你工作的再思的时候,我曾经和江守道弟兄,谈及保罗的路线问题,我曾问过说:「倪先生为什么走保罗的路线,而不走彼得的路线呢?」我们也谈过当彼得兄和保罗兄的行动不一样的时候,我们应当照着那一位兄长所行的去行呢?

为了保罗在罗马住「在自己所租的房子」里这一件事,你曾主张工人无论到何处都该租房子住的。我在香港曾问你,「我们该用这一句话作为我们行动的规律吗?」你答复我说:「神不是无聊的神,没有意义的话,神是不启示人写在圣经中的。」我当时只有愕然。今天我要请问,彼得住在海边一个硝皮匠的家里,我们该怎么行呢?我再请问,保罗住在自己所租的房子里,你也住在自己所租的房子里,这一点你模仿了;保罗是「凡来见他的人,他全都接待,」请问这一点你有没有仿效呢?

我们不能否认圣经对这些事的记载都是有意义的,但是我们却不敢承认这些记载都是为了作榜样并叫我们处处仿效的!这些都是生活的片段,可能有失有得;这些却不是行动的楷模,必须亦步亦趋。只有神的旨意是轨道,我们应当遵循;绝非人的行动作原则,我们何必效颦。明达如先生,竟极端如斯,至堪惋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7 08: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aron123123123 于 2019-1-7 09:48 编辑

《警钟长鸣》(许梅骊著2018)附件八  黄渔深:致倪柝声先生七封公开信(全文)

  (二)以细则代原则


在工作的再思的引言里,你劈头说了两句话,「我们有一个目的,就是盼望在工作上完全照着圣经去作。我们有一个雄心,就是要照着神的话语去作。」这种态度是可钦可佩的。但是如果我们不分辨圣经的话,不比较圣经的话,凡是圣经上所记载的,我们都要照样去作,这样的结果不知要闹出多大的笑话来。

另外有两句话,幸喜你能写得出,但可惜你没有照样作,就是「神对待人在外表上虽然不一样,但在原则上总是一样的。」(工作的再思十三四面)先生如果能照着你自己所说的这两句话去行,不注意「外表」,只注意「原则」,也许就不会出今天的岔子了。可惜你单注意「外表」,而放下「原则」。

圣经中充满了属灵的原则,这是真的;我们应该照着原则去作,这是对的!弟以为先生的道路在这里出岔的地方,乃是把圣经中的细则当作原则,又把圣经中的榜样当作式样。只能用作「参考」的,你却用他作了「轨道」;只可用作「观感」的,你却实行了「仿效」!就这在样式问题上所有出事情的唯一原因,未悉先生以为然否?

所谓「原则」,决不是「式样」。如果是「式样」,也决不能称为「原则」。因为原则是「内涵」,式样是「外表」;原则重「精意」,式样重「字句」;原则是标准,式样是说明。原则永远不变,式样灵活应用。什么时候我们用式样的细则,替代了灵意的原则,我们就要落在法利赛人的覆辙里。司可福(C. l. Scofield)曾说过在真理上有两个危险的极端,一是使之蒸化,把事事变成虚无空洞;一是使之凝固,把真理变成仪节条文。敬爱的先生,你不仅把真理变成仪节,你甚至把细则放大,又把细则变成程序。明达如先生,竟尔出此,岂不可悲!请问保罗在罗马租房子是一个原则,还是一个细则?彼得住在硝皮匠家里,是一个细则,还是一个原则?望先生有以教我。

(三)以局部代整体

圣经中有足够的真理是需要我们付代价来跟随的,但是神却从来没有意思要我们模仿神的众仆人和众教会在生活上或动作上所表显的样式。这些见证人真是像「云彩」,一直环绕我们,但是这些见证人却不是「模型」,神预备再造我们。他们是各有各的美丽,各有各的风度,各有各的托付,各有各的道路……。他们都只是表显了局部的,并没有彰明整体的。

如果我们以保罗生活的片断,作为我们服事主的准则,我们难免要有一个错误,就是要以局部的亮光代替整体的真理。不是有所偏倚,就是顾此失彼。我们只学了保罗,我们置彼得、亚波罗、亚居拉于何地呢?倪先生:你说,「神从来没有作无聊的事。」(工作的再思十七面)请问那些关于彼得,亚波罗,亚居拉的记载,你用什么态度去看他们呢?

照弟个人的看法,原则是整个的,样式是局部的,你用样式代原则,你就是用局部代整体,恐怕先生走上岔道了。须知一个画漫画的人,是可以尽量放大被画者之特点的,但是他永远不能把鼻子放大得比面孔还大,未悉兄以为然否?

不仅对使徒的个人行动是如此,关于圣经中所记载的使徒和众教会的关系也是如此。他接受了腓立比的馈送,他却拒绝了哥林多的赠予,这都是局部的,而不是整体的;是个别的并不是通盘的;我们不必呆板的去依样葫芦,我们是可以在圣灵的引导下因事制宜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7 08: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aron123123123 于 2019-1-7 09:00 编辑

《警钟长鸣》(许梅骊著2018)附件八  黄渔深:致倪柝声先生七封公开信(全文)


(四)以一时代永远

圣经中有一些局部的景况,而不是整体的景况;圣经中也有些一时的情形,并不是永远的情形。我们如何不应当以局部亮光代替整体真理,我们也不应当以一时的情形当作永远的情形。前者的错误会顾此失彼,后者错误乃求剑刻舟!

在工作的再思里,先生高唱要回到当初去,如果先生是带领我们回到当初的「原则」里去,那是够准确的!但是先生却把一般的弟兄姐妹带到当初的「样式」里去,就在这里出了事情。我们不反对回到当初的原则里去,我们却不敢同意回到当初的样式里去!弟以为妇女蒙头的原则是宝贵的,妇女蒙头的样式是不太紧要的;彼此洗脚的灵意是宝贵的,彼此洗脚的动作也是可以不必的;亲嘴问安的教训(林前十六20)也是宝贵的,但亲嘴问安的举行也是可以不必的!

关于时代的真理,应是先生所熟知的,今天的情形并不是五旬节时代的情形,虽然那是教会的创世纪。我们只能回到那些原则里,而不是回到那些样式里去。原则是永远的,样式是一时的;原则是普遍的,样式是各地的。

(五)以己意代亮光

为着这些年间你在样式问题上和神其他仆人们的争执,我实在觉得这是浪费了的!照着你自己的承认,你也是说:「我的职事乃是为着基督教属灵的方面。」(工作的再思第八面)但是你却偏偏对付了基督教技术方面的事。实在说,你在根本上,就把恩赐错用了。这是多么可惜呢?
就是为了你违反了你的职事,所以你走了岔道!有时不能不强词夺理,有时不能不文过饰非。求主饶恕我说,你甚至于有时朝三暮四,有时翻云覆雨!你既常常有新的亮光,你又常常有更新的亮光。有时叫人惊异,又有时叫人叹息。如果是属灵的职事,「就是差一点大家是不觉得的。」如果是样式的问题,「更改了一点便是有目共睹的。」这都是你自己说的话。这些年来,你在许多问题上的转变,都是关于外面样式的问题,所以人人都能看见。我们根据这些事的反复,可以证明你所传递的是己意不是亮光,因为神不能三翻四覆的。

在「关于山上的样式」一文中,我曾说了这么几句话:「如果我们不强调山上的样式,我们在基督里真是极其自由的。租房子也好,自建会所也好;安提阿起头也好,耶路撒冷起头也好;主怎样托付我们就怎样作,主怎样引导我们就怎样跟随;谁也不该批评谁,谁也不该轻看谁。谁也不该自夸,谁也不该骄傲。假若我们以山上的样式自居,说别人是宗派是异端,说自己有亮光有引导,而事实竟朝三暮四,翻云覆雨,实在令人啼笑皆非。难道照着山上指示的样式,还能够朝秦暮楚,今是昨非吗?」我们的反复,不过证明我们没有看见亮光,所谓亮光,不过是己意而已!

这是弟对于样式问题与先生所谈的几点,敬悉高明有以教我。如果我看错了,弟愿意在先生面前受教!

此请
主内安                                                                                  弟黄渔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7 08: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aron123123123 于 2019-1-7 09:03 编辑

《警钟长鸣》(许梅骊著2018)附件八  黄渔深:致倪柝声先生七封公开信(全文)


   警惕倪柝声的错误教导对信徒今生的属灵生活及来世的结局的影响!  警钟长鸣!

   
第三封  论教会的路线问题

倪先生:

在宗派问题,样式问题之后,你又发明了路线的问题,一面讲工人的路,一面又讲教会的路。(教会的正统序)既倡导工人在工作再思下应当问怎样行;又指示信徒,在教会的荒凉中当问怎么办。(教会的正统三面)很显然的,这是你在宗派的痛斥后,样式的号召下,所有的第三步动作。

虽然如此,我们在这里还是不必谈「用心」的问题。单从你立论的观点来说,在路线问题上,有四点是弟以为不合真理的原则的。

(一)路线问题是工人的不是教会的

在圣经里,我们可以看见使徒的脚踪,我没也可以看见工人的路线。有保罗的路,有彼得的路。亚波罗的路是一样,亚居拉的路又是一样。虽然路线不同,但是方向是一个,所以最后的结果,仍不妨殊途同归的。

工人是承担工作的,工作是必须推进的;所以在工作上有路线的问题。工人是有托付的,托付是必须履行的,所以在履行上有路线的问题。可是教会呢?按形式说,她是一个被建立的机构,按实质说,她是基督成长的身体,她那里会有什么路线的问题呢?

自有教会的历史直到今天,教会是一直的在成长的状态中。她可能在她当地的景况下有错误,形式上有差别,但这些错误和差别的形成,并不是地方教会的,乃是负责教会的工人的。我们如果留心读过启示录的七封信,那些受责备的并不是地方的教会,乃是地方教会的使者。是工人的事情,不是教会的事情。关于这一点你曾说过:「今天是凡能代表教会的,神就把责任摆在他们身上,神把地方教会的责任,放在代表教会的人身上。」(教会的正统七面)既然如此,我们怎么能把工人的路线混为教会的路线呢?

我曾用心的读过圣经,我只能找出各地教会所表现的景况,直到今天我却没有找到任何教会所走的路线。哥林多教会的结党,加拉太教会的异端,推雅推喇的淫乱,非拉铁非的相爱,有那一个是路线的问题呢?我们能不能说哥林多教会走的是结党的路线?加拉太走的是异端的路线?推雅推喇走的是淫乱的路线?非拉铁非走的是相爱的路线?这并不是拣选的,这乃是表现的!这不是决意于先,这乃是论定于后,不然的话,那一个教会愿意甘心走淫乱的路呢?纵然你乐意走相爱的路线,在事实上又能不能走通呢?未悉先生以为然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7 08: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aron123123123 于 2019-1-7 09:06 编辑

《警钟长鸣》(许梅骊著2018)附件八  黄渔深:致倪柝声先生七封公开信(全文)


   (二)路线问题是引导的不是模仿的

教会没有行踪,教会也没有脚迹;只有工人才有路线,只有工人才有行传。先生倡导工人的路线,呼喊工作的再思,如果不和教会问题混在一起,单从工人的路线本身来说,当然是没有问题的。

虽然如此,在工人路线的问题上弟还有不能苟同之处。就是弟觉得工人路线的问题是引导的,不是模仿的!是带领的不是学效的!我们可以把众先知,众使徒的道路作为参考,有所观摩;我们不能把任何神的仆人的道路作为蓝本,必须效颦。如果必须模仿的话,我们不是画虎不成,就是顾此失彼!除了主以外,我们到底学谁为是?学得不像又怎么办?

先生在十余年前是一直学习走保罗的道路的,是从使徒行传十三章安提阿起首的。两年前你又发表言论说:「我们承认在一九三七年所看见的安提阿的原则是不够的,我们这几年的失败就是在乎没有像耶路撒冷原则的工作。」(执事一期三面)弟以为问题不在乎够不够,也不在乎那一个在先,那一个在后,那一个对了,那一个错了。问题是我们决定那样作的时候,是我们模仿的呢。还是神带领的呢?如果是模仿的,就是不偏不倚,不早不迟也是人误的;如果是带领的,就是早一点,迟一点,快一点,慢一点,都是有神的美意的!

这些年间,弟以为先生在真理上出岔子的地方,就是你放下了属灵的职事而着重外面的样式。你自己有话对于某一等的朋友说:「我们有错,错在我们的原则是只接受圣经的命令和榜样,只跟随圣灵的引导,如果这是错,我们就情愿自认这错,并且不改这错。」(工作的再思二五面)从你这些年来的历史看,这几句话应当有所修正。弟以问先生的错是「只模仿圣经局部的榜样,而没有跟随圣灵清楚的引导!」否则你不会朝三暮四,今是昨非的。如果你所走的路是圣灵引导的,不但不会「错」了,也不会「早」了,是不是?你自认的失败,就是证明先生是努力于榜样的模仿,而不是跟随圣灵的引导!

(三)路线问题是自然的,不是造作的

关于路线问题的第三点,弟不能与先生同意之处,乃是路线问题应该是自然的,而不是造作的。说得更明显些,应该是被动的而不是主动的;应该出于神的带领,而不是出于人的拣选;是神的安排,不是人的设计!照着弟读经的知识,我真找不出一个神的仆人是在那来安排了自己的路线去实行神的托付的!

我说这话,也不是说神从来没有定规我们各人当行的路,但是这都是在事过境迁之后才看出来的,才明白的。行路的人在当时不一定会明白神为什么要那样带领,也有时不明白神为什么会那样禁止。(使十六6)他们都是在引导下一直的顺服的!这是非常自然的,决不是故意的造作的!从性质说,他们的路都是被动的而不是自动的。从观点说,他们的路不是出于主观的自决,乃是由于客观的判断。在教会历史中,恐怕找不出一个好像先生这样的工人,今天为自己决定了一条保罗的路线,明天又为自己变成彼得的路线的。

这些年间,你在路线问题上,今天对同工说,我们当这样走,要从耶路撒冷起经过撒玛利亚,直到地极,我们是走动的,不是坐镇的。明天你又告诉同工说,我们应当这样行,先集中在耶路撒冷,得了人之后,要我们所得的人去撒玛利亚,在撒玛利亚得的人再移民出去直到地极,我们在工作上的路是接待的,是人各一段的。亲爱的先生,恕我顶直的说,你在工作上所安排的道路,真是叫我们景仰你的人吃尽苦头,跟来跟去也找不到你的踪迹。用恭维的话说,该是仰之弥高,钻之弥坚,用指摘的话说,你是朝秦暮楚,今是昨非!

关于这件事如果弟没有看错,我以为所有的问题,都在这里。倘若先生不为自己造作路线,只是自然的走去,是决不会出这些问题的。倘若你是随从圣灵的引导,而不是模仿局部的榜样,也决不会出这些问题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奉献支持|约拿的家

GMT+8, 2019-3-23 10:26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JONAHOME.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