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拿的家』基督徒网络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章节  
经文
查看: 917|回复: 4
收起左侧

唯独恩典(R.C.史鲍尔)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9 22: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新造的弟兄 于 2017-9-9 22:55 编辑

「唯独荣耀归上帝」(Soli Deo gloria)是宗教改革运动生出的一句格言,巴赫每一部作品中都用到这句话。他在每一份手稿的最后印上这句话的首字母SDG,来宣告唯有上帝配得一切尊贵与荣耀,因他的创造与救赎大工是如此奇妙。在十六世纪关于救恩的争论的核心则是恩典的问题。

人对恩典的需求是不争的事实,这并不是问题所在。问题是这个需求的范围到底有多大。教会已经宣判伯拉纠为异端,他教导虽然恩典可以促成救恩,但本身不是绝对必需的。所以,半伯拉纠主义就一直教导「若无恩典便无救恩」这个看起来很安全的论调。但是,半伯拉纠主义亚米念主义的救恩论中所提及的恩典,并不是一个有效的恩典。他们所说的恩典只不过是一个使救恩成为可能的恩典,而不是使救恩确实发生的恩典。

在撒种的比喻里,我们看到是上帝自己采取主动把救恩带来。他是撒种的人。所撒的种是他的种子,就是他的道,所得的收成是他的收成。他所得的收成是他在一开始就定意要得的收成。上帝不会让自己的收成取决于路旁多变的荆棘或石头。是上帝,也唯独是上帝能来确定他的道是否落在好土里。在解释这个比喻时,容易犯一个关键性的错误,把好土假定为堕落的罪人的好的倾向,这些罪人做出了正确的选择,积极地回应了上帝的先在恩典。传统改革宗对好土的理解却是这样:如果一块土对上帝所撒的种子接受的很快,乃是上帝预备这块土,为叫他的种子发芽。

在实际层面上,所有半伯拉纠主义者或亚米念主义者所不得不面对的最大的问题是这样:为何我选择相信福音、委身于基督时,我的邻舍也听到了同样的福音,却选择拒绝呢?这个问题有很多种回答方式。我们可以推测一个人选择积极回应福音和基督,而另一个人却拒绝的原因,是因为积极回应的那个人比另一个人更智慧。如果是这样,上帝仍旧是救恩的最终供应者,因为智慧乃是他的恩赐,而上帝没有把同样的智慧赐给那个拒绝福音的邻舍。但是这整个解释显然是很荒唐。

我们一定会考虑到另一种可能性:一个人积极回应福音是因为他比拒绝福音的人更是个好人。也就是说,做出正确的、好的决定的人如此做,是因为他比他的邻舍更义。如果是这样的话,肉体就不是对某些事有益,而是对所有事都有益了。而这正是大部分福音派基督徒所持的观点,即他们自己得救而其他人没有是因为他们对上帝的恩典做了正确的回应,而其他人做了错误的回应。

这里相对错误回应所谈的正确回应,还可以称为好的回应,而不是坏的回应。如果我之所以在上帝的国里有份,是因为我做出过好的回应而不是坏的回应的话,我就是在自夸对上帝恩典的回应所产生的美德。我从未见过一个亚米念主义者像我刚才说的那样「我信主是因为我比我的邻舍更好」这样来回答这个问题。他们不愿这么说。但是,虽然他们拒绝这种暗含的意思,半伯拉纠主义的逻辑却需要得出这个结论。因为如果在最后审判时,我是基督徒而某些人不是的原因,确实在于对上帝救恩的邀请是否做出正确回应的话,因着不可抗拒的逻辑,我就确实做了一个好的回应,而我的邻舍却做了一个坏的回应。

改革宗神学教导,信徒的确做出了正确的回应,而非信徒做了错误的回应。但是信徒之所以做出正确的回应,是因为上帝在他至高主权的拣选里改变了蒙拣选之人心中的倾向,以至于产生了好的回应。因此我不能从我对基督所做的回应中得到任何的赞扬。上帝不仅开始了我的救恩,他不仅撒了种,而且他也藉着圣灵的能力重生我,好确保那种子在我心中发芽成长。若要那种子扎根并且茂盛结实,重生是必需的条件。这就是为何改革宗神学的核心里,有一公理被广为传颂:重生先于信心正是这一原则,正是这一救恩的次序,是所有半伯拉纠主义者所反对的。他们抱持一个观念,在他们灵性死亡的堕落光景中,他们也可以操练信心而带来重生。在他们的观点中,他们是在圣灵改变他们灵魂倾向之前就对福音做出了回应,并带给他们信心。当这发生时,上帝的荣耀就被他们抢占了。没有一个半伯拉纠主义者曾经真心说过:「唯独荣耀归上帝」。对于半伯拉纠主义者来说,上帝的确是满有恩典的,但除了上帝的恩典之外,我对其恩典的回应工作才是绝对最重要的。这样的恩典不是有效的。这样的恩典,在最后审判时,并不是真救恩的恩典。事实上,救恩从始至终都是主所做成的。是的,我必须相信。是的,我必须回应。是的,我必须接受基督。但是对我来说,真心地说出「是的」之前,我的心必须先被圣灵上帝的至高而有效的主权权能所改变。

唯独荣耀归上帝 Soli Deo gloria。


文章来源:这里

 楼主| 发表于 2017-9-9 22:53 | 显示全部楼层

G弦上的咏叹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11 06:15 约拿的家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说在灵恩之中的弟兄姐妹流于情绪和热情的话,自诩改革宗的弟兄姐妹就流于理论和使用思维来定格属灵生命的道理。

许多弟兄姐妹对待倪柝声弟兄的态度其实也是自诩改革宗的弟兄姐妹对待加尔文或者是改革宗/归正的理论神学家的态度。如同一阵风一样,今天流行某神学家的某个理论,明天这个人换做另外一个在某种教导之中曾经被神使用过的人。懂得五个唯独短语的人很多,明白唯独神得荣耀的人或许没有人明白。

一个张口闭口某某弟兄说的人,给人的感觉是跟那些引用某神学家,某改教或者改革宗的牧师说的话的实质和给人的感觉是一样的。一个在灵恩之中的人,去追求自己个人的感觉,去寻觅别人的经历,而一个在改革宗浪潮之中随波逐流的人不过是把这种经历和感觉使用理论知识所代替。而在两者之中被迷惑的人,你说他是不会明白,骂也是骂不醒的。

认识的在改革宗宗派的牧师也有同样的感受。当人没有经历过人的全然失败,仅仅明白人完全败坏TULIP之中的T,他仅仅是靠自己在那里证明人是全然败坏的,也让接触他的人从这个心没有受过割礼的人身上看到人是全然败坏的。因为全然败坏的人见证和散发的不是唯独基督,唯独恩典,唯独神得荣耀的馨香之气。当一个半瓶子的神学理论装在头脑之中的人,神学理论本身替代了“唯独圣经”。这样的讲加尔文的人反而成了基督教信仰的仇敌,因为这个完全败坏的人,所见证出来的仅仅是《基督教要义》1.1.2所说的那个天生就自以为聪明,圣洁和自以为义的人。这样的人护教卫道的结果不过是把人的羞耻暴露在日光之下,直至神的管教使牠悔改的日子。

思考前五百年教会的更迭,如果说五百年前的战争和逼迫使新教徒产生的话,新教徒使用基督以外的方式面对逼迫和在逼迫过后反过来去逼迫天主教徒的行为,经过五百年的演变就更加看到这种放大的偏差。拿荷兰为例,这是同性恋婚姻第一个合法化的国家。荷兰改革宗教会的弟兄姐妹一两百年前就已经在那里面对自由主义和不信的神学系统。而中国改革宗的弟兄姐妹仅仅拿着一两百年前的改革宗神学家的教义学或者大学学术神学论述的话,拿着这些基督教教义,不仅忽略了当下时代时间空间带来的不同,也更加不能在我们这个世代明白神要使用我们这些人要做什么。这些嘴尖皮厚腹中空的自诩改革宗的卫道士,伪神学家不过成为那些内心有负担的弟兄姐妹惋惜的对象。

如果说,罗马天主教所持守的教皇无误论,领袖离弃了基督的教训的话,许多自诩改革宗的弟兄姐妹所犯的就是自己的“神学无误论”,只懂一点点的有限的东西,而离弃唯独圣经,唯独恩典去对抗那些同样对恩典的教义有偏差的同样在迷惑之中的弟兄姐妹。

前段时间,读到一句话,大意是,基督徒的信仰是见证神的荣耀,而不是人的苦难(misery).唯独圣经,基督徒要通过神的启示认识神,按照正意分解神的话,唯独恩典,一切都是神的恩典。唯独信心,唯独使人生发仁爱的信心。唯独基督,唯独神得荣耀,基督的门徒当知道神得荣耀是在那挂在木头上流血舍命抵挡罪恶的荣耀的耶稣基督身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11 12:19 | 显示全部楼层

用温柔劝戒那抵挡的人
用温柔劝戒那抵挡的人
用温柔劝戒那抵挡的人

22你要逃避少年的私欲,同那清心祷告主的人追求公义,信德,仁爱,和平。
23惟有那愚拙无学问的辩论,总要弃绝。因为知道这等事是起争竞的。
24然而主的仆人不可争竞,只要温温和和的待众人,善于教导,存心忍耐,
25用温柔劝戒那抵挡的人。或者神给他们悔改的心,可以明白真道。
26叫他们这已经被魔鬼任意掳去的,可以醒悟,脱离他的网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12 19:2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

亚民念异端历来就很猖獗。

但是他们不敢回答一个问题:为什么听了福音的人很多,你能信,别的很多人不能?

这就揭示了所有的答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约拿的家

GMT+8, 2017-9-23 20:58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7 JonaHome.Net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论坛所属网站:约拿的家 管理团队:约拿的家全体管理人员
声明:本论坛内言论均为会员个人见解,并不代表本论坛的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