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拿的家』基督徒网络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章节  
经文
查看: 448|回复: 1
收起左侧

[转帖]大功告成的喜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3-5-14 09: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他因那摆在前面的喜乐, 就轻看羞辱,忍受了十字架的苦难, 便坐在神宝座的右边。 (来十二2) 开了二十分钟车程赴约,在他僵硬的椅子上躺了一刻钟,出门时缴纳了一百零五块美元的润金,换回一整月满嘴的齿牙酸疼。我想我真是天下第一号大傻瓜--花了钱买罪受。 我去作齿列校正,动机还满冠冕堂皇的。五十二岁的人还讲究齿正牙圆?会友一见到牧师像青少年一般时麾,问起嘴中钢线由来,怎生回答才好?记得高中年代,我还是齿白牙正。怎知上了大学,下颚正中两颗开始互相压挤,卅岁时上颚两颗门牙逐渐交叠。四十岁时恶化加速,五十岁时有一颗已经被挤到内线,隔邻两齿即使不甘愿,情势迫使它们被推出作暴牙。它影响讲道的发音,它夺取我讲道时的专注。诸般考虑,最后我横了心,去找齿列校正牙医。我心中打的如意算盘是,苦个一年,享受二十五年的自在。 事实是,钢线拉动牙齿移位时,奇酸无比。两个半月的时间,我连煮得最烂的面条都咬不下,看着晚餐桌上的佳肴,只有干瞪眼的份儿。七十五天的时间,减肥十磅,成绩斐然。那时,我真的想,早知道如此痛苦,我哪会去花钱买罪受?只是,上了贼船,苦于找不到下船之路,怎生是好? 六个月后,镜中人向我微笑时,明眸皓齿,颗颗珠玉,列阵向我行注目礼。真个是左圆右正,上整下齐,内顺外平。我一见镜中人高兴,不由得眉开眼笑,意气风发。牙医师的诊椅似乎显得柔软一些。 前七十五天你问我的意见,我会铁口直断:别作冤大头。 现在,再过十天就要拆线。你问我,我会维护牙医的索价合理 值得,值得!从前的苦楚在将来的荣耀之光辉下,显得不足介意-- ·怀抱初生婴孩,阵痛的记忆完全被作母亲的喜悦所吞灭。 ·戴上学位方帽,几年寒窗苦读的挣扎,消失在文凭的笑靥里。 ·领了奥运金牌,十年晨游晚泳的昂贵代价,显得不足介意。 ·迁入理想新居,长期省吃俭用,开源节流的汗水,转为甘甜。 耶稣大概不曾经验过牙齿被钢线拉动的酸楚。不,当时齿列校正的技术,还在地平线下沉睡。祂所经验的是比牙齿移动更剧烈的疼痛,心灵被人类的罪衍撕裂的椎心之痛-- ·祂靠着圣灵的能力赶鬼,人却污蔑祂是鬼王别西卜的盟友。 ·天空飞鸟有窝,狐狸有洞,祂连睡觉枕头的地方都没。 ·有人讽刺祂说,拿撒勒小镇还能出什么伟大的人物。 ·宗教界的领袖诘问祂:「没有执照,你凭什么权柄讲道呢?」 ·十二个门徒中,有一个贱价出卖了祂。 ·马路消息传闻说,祂和下三流的税吏罪人是同伙的。 ·兵丁羞辱祂说:「你若是先知,告诉我,打你的是谁?」 ·衙门的卫兵挥起蝎子鞭,掀开祂背上的筋肉。 ·罗马的铁槌挥舞,将祂的双手两足,钉牢十字架上。 ·犹太人嘲笑祂说:「你若是神的儿子,从十字架下来给我们看呀!」 支撑基督以宁静之心,接受这旷古以来最深沈的痛楚的,是一种类似阵痛之后,母亲抚婴的喜悦。一种寒窗过去后,学者所闻文凭的芬芳。一种晨昏苦练之后,选手所获金牌的笑靥。一种汗水的盐渍之后,工人乔迁新居的甘甜。一种齿牙酸痛之后,外平内顺的开心。 他所听见的,不是犹太人的嘲笑,是万民万族颂赞的诗章。 他所感受的,不是铁钉穿手的剧痛,是救恩告成的喜悦。 他所在意的,不是身无枕头之处,是万千流浪的世人找到了天家。 他所看见的,不是下三流的税吏和妓女,是悔改后,上主无瑕疵的儿女。 他所品尝的,不是宗教领袖的唾弃,是二千年聚圣徒的爱戴。 他所耳闻的,不是蝎子鞭的呼啸声,是历代教会合奏的救恩交响乐。 他所凝视的,不是十字架上死亡的挫败。是击破死亡权势的复活大能。 支撑基督以宁静之心,迎接人类罪线拉扯之痛楚的是-- 一宿虽有哭泣,到早晨便必欢呼的希望。 至暂至轻苦楚,可以换得极重永远的荣耀之信心。 你想作齿列校正吗?
发表于 2003-5-14 09:50 | 显示全部楼层
值得一做阿! 那位仁兄想必现在一见人就露齿而笑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奉献支持|约拿的家

GMT+8, 2020-8-9 12:40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