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拿的家』基督徒网络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章节  
经文
查看: 474|回复: 0
收起左侧

[转帖]巴拉巴的一天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3-5-8 16: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于是彼拉多释放巴拉巴给他们, 把耶稣鞭打,交给人钉十字架。 (太二十七26) 一分钟以前,巴拉巴还在囚牢的四片墙间踱方步。空气间可以嗅到死亡的气息--几个兵丁从储藏室拖出沉重的木头十架,十架的一端在牢狱的信道泥地上,磨出沉闷的嘶嘶声,与兵丁的咒骂融成恐怖的死刑进行曲。有个兵丁边走边检视着九根铁钉,右手擎着铁锤,狠狠地在铁钉上敲击了几下,企图击落上次行刑所留下干硬的血块。紧跟着,四个兵丁架着两个双腿不听使唤的死囚,拖向走道的另一端。微弱的光线只允许巴拉巴窥见这两个可怜虫的脸形,没错,正是一起作乱杀人的同党。巴拉巴怦然心跳,逾越节的死亡游戏之网,已经罩到头顶上了。 有两个精壮的罗马士兵持钥匙开了巴拉巴的牢门。巴拉巴迈出腿,抬起头,准备迎向死亡的约会。他不想被拖架出去,作个强盗头子,死也得死的有尊严。没想到那两个兵丁礼貌地指出走道的这端,松松地落后几步跟行。他们开了铁门,把巴拉巴推出门外:「你可以走了,你自由了!」 「什么?」巴拉巴搔搔头,不相信自己的耳。 「他们要了拿撒勒人耶稣,你可以走了!」 一分钟以后,巴拉巴的瞳仁适应了监狱墙外的强光,他看到人潮拥向城外的各各他,他听到罗马军官的吆暍和马蹄声,为死刑的细节作最后的准备。巴拉巴深吸一口自由的空气,筹思着,怎样运用这刚刚获得的自由。从此隐姓埋名,韬光养晦,过个与世无争的索居生涯?好主意。只是好奇的心在巴拉巴的心坎间攀爬--这耶稣是何许人也,为什么他碰巧被逮来,代替我的位置? 稗史这样传说,巴拉巴夹杂在人群中来到各各他,挤过人墙,占了一个可以直接目击十架死刑的位置。多奇特的场面--几个兵丁在耶稣的十字架下拈阄,吵着瓜分他的里衣。一旁的祭司以微笑的眼神,庆祝他们的计画即将完成。一群盲流仍挥舞着咒诅的拳头,嘲笑中间钉十架的拿撒勒人耶稣:「你若是基督,有本事就从十字架上下来呀!」 巴拉巴定睛看清左边十字架上的死囚,在挣扎的扭动中,认出他的胡脸,正是饮血为为盟的伙伴!再仔细端详右边十字架上的牺牲品,他断续的呻吟声,巴拉巴看明了长发覆盖下的轮廓,正是陪他舞刀弄剑走江湖的盟友! 那么,中间这根十字架,本来应该悬挂的--是我! 巴拉巴默默地凝视着耶稣,孤悬天地之间的耶稣,眉宇之间吐露慈爱和纯洁的耶稣。巴拉巴顿然觉得胸间梗塞,「他死是代替我」这个意念,在心底涌出澎湃的感恩浪潮。他自己也感觉奇怪,从前杀人也不眨眼的铁石心肠,此刻为何会软弱到压不回眼眶的泪珠? 天忽然黑了,乌云的厚翼遮满天的四方。 只听得耶稣大声呼叫:「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 巴拉巴凝聚了所有的视力,投注在耶稣的脸庞,被罗马铁钉穿刺的双手和双脚。隐隐约约,他的脚掌所拉裂的血管,渗出最后一滴血,正沿着他的掌缘下滴。 血-鲜血-赎罪的鲜血。 巴拉巴发声喊,快速地扑向耶稣的十字架。 拥抱十架,眼泪泉涌,号啕大哭。 最后一滴宝血正好滴在巴拉巴的额头上。 忽然,地震,大地颤抖。 耶稣的双眼,从脚缝间的血迹,望向跪在地上的巴拉巴。疲倦的脸上掀起满足的笑容。 「成了!」他向蓝天之上的宝座,献上得胜的欢呼。 「父啊,我将我的灵魂交在你手里。」 耶稣的头垂下,把最后一口气,呼向祂所爱的大地。 罗马的兵丁持枪前来,手一拉,将巴拉巴甩向周围的群众。 随手将枪剌向耶稣肋旁的心脏。 枪一抽出,有血和水一起流出。(约十九34) 相传,后来巴拉巴成为一个基督徒。他知道他的手本来应该钉上十架,惟一感谢耶稣的方法是,用它来服事!他知道他的脚本来应该被罗马兵丁打断,惟一报答耶稣的方法是,用它来传扬基督的宝血。 「他为我死,我为他活。」巴拉巴的信息,简单的八个字。 ×      ×      × 巴拉巴代表地球上的每一个人类。 你可曾神游各各他?你可曾到过髑髅地?你可曾拥抱过十字架? 你可曾?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奉献支持|约拿的家

GMT+8, 2020-8-7 17:59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