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拿的家』基督徒网络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章节  
经文
查看: 1904|回复: 1
收起左侧

使徒行传——第二十六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3-5-2 15: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使徒行传:
26:1  亚基帕对保罗说:“准你为自己辩明。”于是保罗伸手分诉说:
26:2  “亚基帕王啊,犹太人所告我的一切事,今日得在你面前分诉,实为万幸!
26:3  更可幸的,是你熟悉犹太人的规矩和他们的辩论,所以求你耐心听我。
26:4  我从起初在本国的民中,并在耶路撒冷,自幼为人如何,犹太人都知道。
26:5  他们若肯作见证,就晓得我从起初是按著我们教中最严紧的教门作了法利赛人。
26:6  现在我站在这里受审,是因为指望 神向我们祖宗所应许的。
26:7  这应许,我们十二个支派,昼夜切切地事奉 神,都指望得著。王啊,我被犹太人控告,就是因这指望。
26:8  神叫死人复活,你们为甚么看作不可信的呢?
26:9  从前我自己以为应当多方攻击拿撒勒人耶稣的名,
26:10  我在耶路撒冷也曾这样行了。既从祭司长得了权柄,我就把许多圣徒囚在监里;他们被杀,我也出名定案。
26:11  在各会堂,我屡次用刑强逼他们说亵渎的话,又分外恼恨他们,甚至追逼他们直到外邦的城邑。
26:12  那时,我领了祭司长的权柄和命令,往大马士革去。
26:13  王啊,我在路上,晌午的时候,看见从天发光,比日头还亮,四面照著我并与我同行的人。
26:14  我们都仆倒在地,我就听见有声音用希伯来话向我说:‘扫罗,扫罗!为甚么逼迫我?你用脚踢刺是难的!’
26:15  我说:‘主啊,你是谁?’主说:‘我就是你所逼迫的耶稣。
26:16  你起来站著!我特意向你显现,要派你作执事,作见证,将你所看见的事和我将要指示你的事证明出来。
26:17  我也要救你脱离百姓和外邦人的手。
26:18  我差你到他们那里去,要叫他们的眼睛得开,从黑暗中归向光明,从撒但权下归向 神;又因信我,得蒙赦罪,和一切成圣的人同得基业。’
26:19  亚基帕王啊,我故此没有违背那从天上来的异象,
26:20  先在大马士革,后在耶路撒冷和犹太全地以及外邦,劝勉他们应当悔改归向 神,行事与悔改的心相称。
26:21  因此,犹太人在殿里拿住我,想要杀我。
26:22  然而我蒙 神的帮助,直到今日还站得住,对著尊贵、卑贱、老幼作见证。所讲的,并不外乎众先知和摩西所说将来必成的事,
26:23  就是基督必须受害,并且因从死里复活,要首先把光明的道传给百姓和外邦人。”
26:24  保罗这样分诉,非斯都大声说:“保罗,你癫狂了吧!你的学问太大,反叫你癫狂了。”
26:25  保罗说:“非斯都大人,我不是癫狂,我说的乃是真实明白话。
26:26  王也晓得这些事,所以我向王放胆直言。我深信这些事没有一件向王隐藏的,因都不是在背地里做的。
26:27  亚基帕王啊,你信先知吗?我知道你是信的。”
26:28  亚基帕对保罗说:“你想少微一劝,便叫我作基督徒啊?”(注:或作:“你这样劝我,几乎叫我作基督徒了。”)
26:29  保罗说:“无论是少劝,是多劝,我向 神所求的,不但你一个人,就是今天一切听我的,都要像我一样,只是不要像我有这些锁链。”
26:30  于是,王和巡抚并百妮基与同坐的人都起来,
26:31  退到里面,彼此谈论说:“这人并没有犯甚么该死该绑的罪。”
26:32  亚基帕又对非斯都说:“这人若没有上告于凯撒,就可以释放了。”

 楼主| 发表于 2003-5-2 15:21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六1~3 我们面前的一幕,被形容为「被奴役的王和受尊崇的囚犯」。从属灵的立场,亚基帕是个可悲的人物,而保罗却得着信心的翅膀,展翅翱翔于身处环境之上。

亚基帕示意,于是保罗伸手分诉,开始很激动,叙述他成为基督徒的经历。他先表示感激,因他得以向一个熟悉犹太人的规矩和他们的辩论的人面前分诉。他的开场白不是奉承话,只是用来表达基督徒的礼貌,简单地说出事实。

二六4、5 保罗自幼为人便是个模范的犹太人。犹太人若肯作见证就必得承认,保罗遵循最严紧的正统,是个言行一致的法利赛人。

二六6 现在,他受审,不是他犯了什么罪,只是他坚守神在旧约向犹太祖宗所应许的。这里,保罗辩论的过程如下:在旧约,神清清楚楚的与以色列的领袖立约,例如:亚伯拉罕、以撒、雅各、大卫和所罗门。首要的约是关乎弥赛亚的应许,他来要拯救以色列民,并统治全地。旧约时代的先祖已死,看不见应许成就。这是不是指神不会履行立约的条款呢?他一定会履行!但祖宗都已死,神又怎去履行应许呢?答案是「叫死人复活」。于是,保罗非常直接地把给予旧约圣徒的应许与死人复活的事连在一起。

二六7 保罗描述以色列十二个支派切切不休地事奉神,为要看见应许得以成就。监于现代教导说,因为被虏,以色列的十个支派已经「不再为人所知」了,所以这里提到十二支派是很重要的。虽然他们已散居在外邦国家中,使徒保罗仍把他们看作一个独特的民族,正在事奉神,渴望那应许的拯救者来到。

二六8 这就是保罗的控罪了!他相信神叫死人复活,藉以应验他对祖宗的应许。这事有什么不可信呢?保罗问亚基帕和他旁边的人。

二六9~11 保罗复述生平事迹,说从前他不间断地发动凶残的活动迫害基督的信徒。他倾力与拿撒勒人耶稣的名对抗。既从祭司长得了权柄,他就在耶路撒冷监禁许多基督徒。信徒站在公会前受审时,他必投票出名定案。在各会堂,他屡次对他们用刑,用尽各种方法迫他们否认主。(说他强迫他们说亵渎的话,不是指他成功地强迫了信徒,而只是说他尝试这样做。)他发起憎厌耶稣门徒的运动,席卷了耶路撒冷、犹太,及外邦的城邑。

二六12~14 有一次他远赴外地时,路上经历了他平生的一次巨变。他往大马色,带着官方文件──授权他逮捕基督徒,带他们回耶路撒冷受刑。晌午的时候,他被荣耀的异象压倒了。天发光照着他,比晌午的日头还亮。他仆倒在地,听见有声音查问他:「扫罗、扫罗,为什么逼迫我?」这声音还补充说:「你用脚踢刺是难的!」刺棒是非常尖锐的工具,用来强迫顽固的动物向前走,保罗踢的是自己良知的刺,而更重要的是,他踢向圣灵叫他悔改的声音。他永远不能忘记司提反死时泰然自若、恩慈的神情。他踢的是神自己。

二六15 保罗问:「主阿,你是谁?」那声音回答说:「我就是你所逼迫的耶稣。」耶稣?怎可能会这样的?耶稣不是已被钉死在十字架上又埋葬了吗?是不是他的门徒偷了他的尸体,放在某些隐密处?那么,他现在怎能向他说话呢?真理立刻在保罗的心里显露出来。耶稣真的被埋葬了,但他已从死里复活。他升回天上,现在从天上向他说话。保罗逼迫基督徒,其实是逼迫他们的主。逼迫他们的主,就是逼迫以色列的弥赛亚──神的独生儿子。

二六16 然后,保罗简要说明复活的主耶稣基督交托给他的使命。主叫他起来站着。基督在荣耀中向他发出特别的启示,为要指派他做主的仆人,见证当天他所看见的,和将要指示他的所有基督信仰的伟大真理。

二六17 神应许要救保罗脱离百姓和外邦人的手。这话的意思是在他的事工完成之前,他会在一般环境下得救拔。

二六18 神特差保罗到外邦人那里去,要叫他们的眼睛得开,从黑暗归到光明,从撒但权下归向神。他们因信主耶稣,得蒙赦罪,和一切成圣的人同得基业。杜宁指出本节完美地总括福音的功用:

1.得从黑暗中释放出来。

2.得从撒但的权下释放出来。

3.使罪得赦免。

4.使失落了的产业失而复得。

二六19~23 保罗向亚基帕解释,他受托後,没有违背那从天上来的异象。先在大马色,後在耶路撒冷和犹太全地,以及外邦,传讲人应当悔改归向神,行事证明他们悔改是真实的。犹太人在殿里拿住他,想要杀他时,他正在劝勉人。然而神保守帮助他,他便继续向跟他接触的人见证,传讲旧约众先知和摩西所说的事,就是弥赛亚必须受害,并且因从死里复活,把光明的道传给百姓和外邦人。

二六24~26 非斯都是外邦人,或者不能完全跟上保罗辩论的思路。他完全不懂得欣赏一个被圣灵充满的人,冲动地指控保罗因学问太大,反叫他癫狂了。保罗没有半点被激怒、发脾气的迹象,只悄然否认控罪,强调他说的乃是真实明白话。他更表示深信王明白他说的事实。保罗的生命和见证不是个秘密,犹太人全都知晓,无疑亚基帕也接到有关的报告。

二六27 保罗直接问王:「亚基帕王阿,你信先知吗?」保罗自问自答:「我知道你是信的。」这论点的力量是显然、不会弄错的。实际上,保罗是说:「我信旧约先知所说的一切话。亚基帕王啊,你不也同样相信他们的见证吗?那么,犹太人怎能定我该死的罪呢?或是你怎能为一些连你自己也相信的事而定我有罪呢?」

二六28 亚基帕感觉到论据有力,于是说:「你这样劝我,几乎叫我作基督徒了。」然而,亚基帕确实的意思仍有商榷的余地。追随英王钦定本翻译传统的人觉得这个王其实准备决志相信基督,认为保罗在第29节的回答证实这一点。也有人认为亚基帕讽刺地问保罗,好象说:「你以为就凭这一两句说服的话,就可以使我做基督徒吗?」换言之,他用笑话去逃避保罗说话的压力。

二六29 不管亚基帕的话是发自内心还是笑话,保罗的回答是绝对诚恳积极的。无论是少劝、是多劝,他都热切希望亚基帕和一切在场的人都可以进入基督徒生命的喜乐和祝福,分受保罗每一种特权,都要象他一样,只是不要象他有那些锁链。

摩根说:“他甚至愿以死叫亚基帕得救,但不愿把锁链加在他身上。这就是基督信仰。发扬它、应用它吧。那种逼迫人的热诚不是出自基督的信仰。那种愿以死叫人得拯救而不加上锁链热诚的,才是基督信仰。”

二六30~32 王和巡抚并百尼基与其它官员离座私下商讨。他们不得不承认保罗并没有犯什么该死该绑的罪。或者,亚基帕带着几分遗憾地对非斯都说,保罗若没有上告于该撒,就可以释放了。

我们实在不明白为什么不能撤消上告于该撒一事。不管上诉是否不能改变,但我们确实知道,这位外邦人的使徒必要到罗马,在王面前受审(二三11)。这是神的旨意。在那里也成就他的心愿,就是效法他主的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奉献支持|约拿的家

GMT+8, 2020-11-29 01:51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