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拿的家』基督徒网络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章节  
经文
楼主: 愤怒的刺猬
收起左侧

返璞归真(路益师)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1-1-25 20:47 | 显示全部楼层

7. 让我们也假扮一下

 

 



  让我再用两个图画或者说两个故事来开始。你们都读过〈美女与野兽〉这个故事。你当然记得,那个女郎被迫和一只妖怪结了婚。她没法只有把这妖怪当作人来吻;后来,那怪物果然变成了一个人,两人愉快生活。另外一个故事,是讲一个男人,为了让自己的外貌变得慈祥,因而戴上一个假面具;戴了许多年,等到除下来时,发现自己的脸已长得跟面具一样,变得很俊美。本来想假扮,现在梦想成真。我想这两个故事可以帮我说明本章要讲的事。

  一直到现在,我所描写的都是一些事实,诸如上帝是谁,他做了些什么。现在我要谈一谈实践一也就是我们下一步该作什么?这些神学对我们有什么影响?说不定今天晚上就能开始影响你,你要是给这本书里说的话吸引,一直读到现在,你很可能想做个祷告。你会在祷告里说些什么呢,你很可能念公祷文。

  公祷文的第一句话,是"我们在天上的父"。你明白这几个字的意思吗?坦白地说,你这样称呼他,已将自己放在上帝的儿子的地位。说得更大胆点,你在把自己扮成基督。要是你不怪我直说,你是在扮假,因为你明白这句话的意思的那一刻,你也明白你并不是上帝的儿子,不是像神子那样的存在体,因为神子的意志和关怀都跟天父合一,你只是一个以自我为中心充满恐惧、希望、贪婪、嫉妒和自欺的人。这些只能领你走向灭亡。你打扮成基督实在很冒失。不过,叫人奇怪的是,基督要我们这样做。

  为什么呢?假扮成不是自己有什么好处呢?你知道,在人的层面上说,假扮也有两种,一种是坏的,将假的来取代真的。例如某人假意帮助你,心里想的却是另一回事。但假扮也有好的,藉着假扮,假的变成真的。例如你不想对人友善,但你知道为人应友善,所以你觉得最好装成友善的样子,一举一动都比真正的我温和有礼。不出几分钟,我们都会看得出来,你会真正的比过去的你友善有礼得多。一个人希望在现实生活中真备某种美质,常常唯一的办法就是假扮成你已经有了那种美质。这是为什么游戏对儿童的成长关系极大的道理。儿童总是在学效大人,他们扮英雄,玩买宝游戏。久而久之,习染渐深,心志渐坚,本来是假扮,却在不知不觉间帮助了他们成长,认真要做某些人物。

  好吧,你开始明白"我在这里扮成基督"的顷刻,极可能会发现一条路,从假扮走向真实。你头脑中会出现有好几条思路,相互激动。若仿佛真是上帝的一个儿子,当然不会有此现象。你得将其他思路截断,免得出现别的声音,劝你不必向上帝祷告,应该去书房写封信,或者帮妻子洗衣物之类。没办法,你去吧。

  你现在明白了吧。基督是上帝的儿子。他是人(像你一样),又是神(像他的天父一样),实际上他在你身边,就在你假扮成他的顷刻,开始帮助你梦想成真。我这样说,不是故意把"你的良心要你作什么"这句话说得动听点来打动你。你若只问良心,可以得出一个结论;你若记起自己是在扮基督,你会得出不同的结论。有许许多多的事,若问良心,它不会告诉你是对或错(特别是你脑中想的东西),但若将自己认真地放在基督的地位来想,你就会知道,良心所说不一定错的事,原来决不可以做。这是因为你想的已不是是非问题,而是要从基督那里受到他善的感染。这很像画油画,画油画当然要遵守一套规则,但守规则之外,还有许多东西须表现。因此,画油画比只遵守规则难得多,但却也容易得多;这是很奇怪的事。

  真正的上帝的儿子在你身畔,他不断帮助你改变成像他一样。我们可以说,他开始将他的生命和思想"注入"你里头,将锡兵变成有生命的活人。你里头那不喜欢这种改变的部份,因为仍是锡,所以不喜欢。

  你们中间也许有人会说,这和他们的体验不同。你会说,"我从没觉得有一位看不见的基督在帮助我,但人帮助我则屡见不鲜。"说这话很像第一次大战时的那个女人,她说要是面包供应短缺,可影响不到她的家,因为她家吃的是烤面包。可是没有面包,那来烤面包?要是没有基督来帮助,别的人怎么会来帮助你。他不只通过我们的"宗教生活,来帮助我们,他有千百种其他方法。他通过大自然,通过我们的身体,藉着书本,有时候甚至藉着当时看来是反对基督信仰的经验,来帮助我们。一个一直守礼拜的年青人,一旦发现他并不信基督教以后,停止去礼拜堂一--假定他是诚诚实实地作此决定,而非故意让父母难堪,那么,基督的灵会比过去任何时刻更接近他。

  基督藉着我们彼此之间的关注与爱作用在你我身上。

  人是镜子也可以是"载真",将基督的形像反映出来,或者载送给他人。有时候,我们不自觉地做了这载具。这种"善的感染"可以通过没有这感染力的人带给他人,例如帮助我接受基督信仰是那些自己并非基督徒的人。但在一般情况下,都是认识上帝的人带人归向他。教会是基督徒结成的彰显基督的团体,教会因此很重要。你甚至可以说,两个基督徒联结在一道追随基督所发生的力量,不只是他们单独时的两倍,而是十几二十倍。

  请不要忘记,婴儿吸吮母乳并不认识生母。这是很自然的事。同样自然的是,我们只看见帮助我们的人,却看不见在他后面的基督。但人不能永远逗留在婴儿阶段,必须长大,认识那位真正的赐予者。若做不到,一定头脑有问题。我们若不认识真正帮助我们的基督,便只有不断依赖人;有一天,我们会失去依凭。因为这些人,无论他们好到什么呈度,都会犯错误;何况有一天他们会死去。我们当然应对所有帮助过我们的人心存感谢,尊敬他们,爱他们;但千万别把全部信心寄放在任何人的身上,即令他是世界上最好、最有智慧的人。我们可以用沙造许多美丽的东西,但千万别将房屋建在沙上。

  现在让我们听听新约中的教训。新约讲到基督徒必须"重生","披戴基督","基督成形在我们心里"(加 4:19),以及我们当以基督的心为心"(腓 2:5)。千万不要以为这些话只是冠冕堂皇说得好听,它们讲的不外是要求基督徒读了基督说的话,应实行出来。就像我们读柏拉图或者马克思的着作,照着去实行一样。圣经里头说的这些话,决不是如此简单。这些话的意思是说,有一位真正的人子基督,此刻就在你作祷告的地方,在为你工作。圣经讲的不是那位二千年前死去的那个善人,这是一位永活的"人",像你一样是个有情格的人,但他也是神,就像他创造宇宙时那样。这位上帝真正来到我们身边,介入你我心中,要除去我们心中的那个土生的老我,换上他自己永活的我。开初时,这情景只有几刹那;俯爱时间渐长。

  最后,假若一切顺利,能将你改变成一个和以前完全不同的人,成为一位新的小基督,能具体而微地带有像上帝那样的生命,分享他的大能、喜乐、知识和永生。这时,我们还会发现两件事:

  第一,我们开始注意到,犯罪的行动后面,还有罪性;我们不但对自己的行动十分警觉,更想知道我们的自身到底是什么。这事听来很难懂,所以不妨用我自己的经验来说明。我晚祷时,会数算白天的罪,十有九次我犯的最显而易见的罪是缺乏爱心。我生气,我说话讽刺人,我议笑人,瞧人家不起,或者大发脾气,我会替自己解释,说都是由别人引起,来得太突然,太意外,忍不住才这样做,没有时间用涵养功夫。这些行为都可以说是外在的因造成。要是出诸故意、蓄意,结果当然更坏。从男一方面看,一个人在毫无准备的状况下做的事,岂不可以看出他的真面目么?一个人来不及掩饰突然作出的反应,岂不是真性情的流露?要是地窖里有老鼠,你突然走进去,见到老鼠的机会当然很大,但老鼠并非由你的突然出现而造出,只是它们来不及躲避。同样,突来的刺激并非造成我的坏脾气的源,只证明我是一个脾气坏的人。老鼠早就存在地书中,你若大声说话,它们警觉之馀,不等你开灯,已经逃走无踪。所以憎恨、报复这些"老鼠"早已存在我们心灵的地窖中。我的意志远不到那地窖,我虽可以对自己的行为加几许控制,但却不能直接管住我的脾气。要是像我已经说过的,一个人是怎么样的人,比他作的是什么事更重要。而我们做的是什么事,可以证明我们是怎样一种人;那么,我所最需要的改变,靠我自己的直接自愿的努力是办不到的,包括我的好行为在内。这些看来好的行为有多少是出自善的动机?有多少是出诸怕人家说阑话,或者想炫耀一番?有多少是出诸固执,出诸优越感?要是处于不同的情况下,这些好行为很可能变成坏行为。但我不能靠道德的力量来直接更新我的动机。一个人在基督徒生活中迈出开初几步之后,会发现凡是应该为灵魂做的事,只有上帝才能做。这就让我要说明一下,因为我用的字眼而引起的若干误会。

  二,我讲到现在可能给读者一个印象,以为一切都是由我们自己在做。事实上,一切都是上帝在做。我们最多能做到的只是让上帝在我们身上工作。从某种意义看,我们甚至可以说,假扮的是上帝。在叁位一体的上帝的眼中,人是个自我中心,贪婪,怨言不断,背叛他的动物。但他说,"让我们假定人并不仅仅是被造物,而是我们的儿子。从神成为人的这个角度来说,他像基督这个人。让我们假定他在精神心灵上也像基督。

  事实上虽然不是如此,但让我们假定他是,当作自己的儿子待他。让我们这样假定,并且期待这假定会成为真实。"上帝望住你,把你当成一位小基督:基督站在你身边将你改变成为一位小基督。我敢说,这种把上帝对人的作为放在"假扮"的基础上来讲,开初听来当然很奇怪,但真的那么奇怪吗?世事岂不常常是较高点的提升较低点的吗?母亲教婴儿说话,说时好像婴孩早就懂得她似的。我们养狗,驯狗,好像它们"像人"一样,狗久而久之便真的变成"几乎像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25 20:48 | 显示全部楼层

8. 接受基督信仰难吗?


 

 


  前一章讨论过"披戴基督"或者先"装扮"成上帝的儿子,然后成为真儿子的基督教的观念。我要清楚指出,这并不是基督徒必须做的许多工作里头一定得做的一个,也不是已经登堂入室的基督徒应该特别有的操练,这其实是整个基督信仰。除此之外,基督信仰别无其他。我要在本章指出,基督信仰的这个披戴基督的理念和一般所谓"道德"与"做好人"有什么不同?

  我们做基督徒前,脑海中的看法是这样的:我们从一个普通的我出发,我们有欲望,也有各种兴趣;然后让一种称之为"道德"或者"高尚行为"或者"社会善风良俗"的东西进到我们里头,介入我们自己的欲望中,要求我们做点什么。我们所谓的"做好人"就是接受这些要求。那个普通的我想做的事里头,现在有些成为我们叫做的"错事",因此必须放弃。另外有一些那个普通的我不愿做的事,现在成了我们叫做"正确"的事,便非做不可。我们一直希望,要是这些要求于我的都能做到,就会留给那个可怜的"尘我"一点机会和一点时间,能够活下去,做点自己喜欢做的事。事实上,我们很像一个诚实的人向政府交税。我们付税的时候,总希望能留下一点钱,足够自己生活。我们的出发点是我们那个尘我。

  只要我们一天循此方向想,必会得到下面两个结果中的一个。不是放弃做好人,便是变得很不快乐。因为你若努力完成道德等等加在尘我身上的一切要求,你便所剩无几,活不下去。

  你越照着良心的要求做事,你的良心便会愈多要求。而你的那个尘我,在种种要求下经常挨饿、受阻、忧虑,难免越来越不满,脾气越来越大。到头来,不是放弃做好人,便是变成一个"替他人而活"的人,内心经常不满、抱怨,奇怪为什么别人没有注意到你作出的努力,没有注意到你是个为他人而牺牲的英雄。一旦你走上这条路,你便成了那些得和你生活在一起的人的眼中钉。要是你当日老老实实做个自私的人,或者还不致如此惹人讨厌。

  基督徒的方式与此大异,可以说比较难,同时又比较容易。基督说,"把一切都给我,我不要你那么多时间,那么多金钱,那么多工作,我要的是你。我来不是要你的那个尘我受苦,而是要澈底消灭它。人自己决不能管束自己。我不愿在这株树上东斫一个枝西斫一把叶,我要将整株树斫倒。我不愿在牙齿上钻个洞,或者装上个金牙盖,或者止住牙痛,我要将整个牙齿拔出来。将你的那个尘我交出来,将你的所有欲望,包括你认为好的和恶的,通通交出来,我会给你一个新的我。事实上,我会把我自己给你:我的意志要成为你的意志。"

  这件事当然比我们自己一直想努力做的更难,但也更容易。我想你已经注意到,基督自己曾经说过,做基督徒的道路很艰难,但有时也很容易。他说,"背起你的十字架",换句话说,这很像关进集中营给活活打死。但下一分钟他又说,"我的轭是容易的,我的担子是轻省的"(太 11:30)。基督对他说的两者都负责。等会儿你就会明白为什么二者都正确。

  做过教师的都会告诉你,班上最懒的学生到最后也是最努力做功课的学生。他们说的是真话。假如你同时给两个学生一道几何命题,要他们做。那个不怕困难的学生,会先将题目看懂,弄清楚原理;那个懒的只把题目记住便算了,因为记住不用花什么大力气。六个月后,二人同时准备考试。那个懒的学生花了不知多少时间,痛苦不堪地来弄清楚头一个学生早已懂得了的算理。头一个学生只消几分钟便看懂了题目,轻松应试。

  懒惰到头来须付出更大的代价。

  我们也可以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在作战或者爬山时,总有一件事要花许多精神去做,但到后来,花精神去做也是做这件事最安全的办法。要是你偷懒不去做,几个钟头后,便会发现自己的处境原来如此危险。懦弱胆小招来的危险可真大。

  我们可以这样说,将自己全部,连你的愿望和警觉,都交给基督是很要命也几乎不可能的事,但比我们做前面说过的那些事却容易得多。我们自己努力做的,只是保住我们叫做"自己"的东西,把个人的幸福当作生命的伟大目标,同时做个"好人"。我们让自己的心意卫于其道,眼光放在金钱、享乐,或者万丈雄心上,希望我们虽然注意的只是这些事物,仍能行为诚实、干净、谦卑。而这正是基督警告我们千万别去尝试的路。他说得好,荆棘上不能摘无花果(路 6:44)。要是我是一块杂草丛生的田,怎能长出小麦来呢。把杂草割几刀,可以割短一点,但长出来的仍是杂草,不会是小麦。我若要收割小麦,一定得澈底改变这块田,用犁将它翻过来,重新撒种。

  这是基督徒的生命遇到的难题,因为通常我们并不愿意碰见这样的事。可是你每天早晨醒来便得面对它。新的一天有许多心愿'像野兽般向你奔来,但你早上要做的第一件事,却是要将这些心愿全都推开,转而静听男一个声音。这个声音要你换一个角度与观点,让另一个更大、更强、更安静的生命流进你里头,全天都是如此。要你从尘我的忙乱与烦恼中退出,放下这一切不切实的东西。

  这样做,起初只能维持片刻;但从这片刻开始,新的生命会扩散到我们全身,因为现在你做的,是让基督在你身上工作,其不同就像髹与染,髹只能髹表面,染却是把颜色透入。基督从不说空泛不着边际的话。他若说,"你们要完全"(太5:"),他就要你做到完全,不折不扣。他要我们接受完完全全的一套医治过程。很难?但我们所追求的那种妥协、让步的方法,比这更难。事实上,也无法达到我们的目标。要一个蛋孵成鸟也许很难,但若要一个未孵成鸟的蛋去学飞,当然更难,也不可能。我们现在像一个鸟蛋,不可以永远只做一个普普通通的干干净净的蛋,一定得孵化,否则蛋便会腐化。

  让我回到我先前说的话。这是基督信仰的全部,此外别无其他。我们很容易以为教会有许多不同的目标,诸如教育,建堂,差传,举行各种聚会。这就像我们很容易以为国家有许多目标一样,诸如军事,政治,经济等等。但事实上,的确十分简单。国家存在的目的,是为了促进和保障人类在今世安居乐业,例如夫妻可以在火炉边闲谈,叁几个好朋友可以在俱乐部里玩掷飞标游戏,一个人可以在自己的房间里读书或者在花园里种点什么。这就是国家存在的目的。一个国家若不能促进、延长、保障其人民这样的生活,所有的法律、议会、军队、法庭、警察、经济等等都是浪费时间。同样,教会存在的目的是吸引人来到基督前,将他们改变成小基督,教会若不做这件事,所有的大教堂、教牧人员、差会、讲道,甚至圣经,都是浪费时间。上帝成为人身无其他目的。你知道,甚至整个宇宙的创造也不是为了这之外的任何目的。圣经说,万有都是为基督而造,一切的丰盛都在他里头居住,他结合万有于一身(西1:16--17)。我想我们谁也不能明白,宇宙万有怎会有这种情况,我们也不知道距我们千百万里外的宇宙,要是有生命的话,是谁住在那里。即令在地球上,我们也不明白这句话怎样适用于人之外的其他万物上。我们所见到的只是有关人类的那一部份。

  我有时爱想像圣经的这番话怎样适用于其他事物。我可以明白较高级的动物怎样来到人当中,因为人喜欢它们,想将它们驯伏得更像人。我也可以明白,无生命之物和植物怎样进到人里头,因为人研究它们,使用它们,并且欣赏它们。要是宇宙中其他世界里住有智慧的造物,他们在他们的世界里一定也会这样做。有智慧的被造物一旦进入基督里'他们会将一切其他事物都带了来。我只是猜测而已,其实我并不知道。

  圣经告诉我们的只是人怎样被吸引入基督里,成为奇妙礼物的一部份,由那位年轻的宇宙王子献给他的"父亲"。这件礼物就是他自己,还有他里面的我们。我们乃为此而造。圣经里头还有一些希奇动人的暗示,说我们一旦进入基督里头,自然界许多其他的事物都会走上正轨;噩梦会过去,黎明会来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25 20:49 | 显示全部楼层

9. 计算代价

 



  许多人看了我在前一章讲到的我们的主都由"你们要完全"的话以后,我发现他们都觉得不安。有的人认为这句话的意思是说,"你们若不完全,我就不帮助你";可是人那能做到完全?基督若认真执行,我们那有希望?可是我认为他不是当真的。我想他的意思是说,"我唯一能帮助你的是帮助你成为完全。你也许不要这许多,但我会充充足足地给你。"

  让我说明一下,我幼时常患牙痛,要是告诉我母亲,她会给我一点止痛的东西,度过当晚,让我睡觉。可是我没有去找母亲,一直要到痛得难忍时才去告诉她。我没有去找她的原因,是因为我知道她会给我服阿斯匹灵,但还会做一件事。她第二天一早会带我去看牙医。我在得到我要的东西之外,还得接受一些我不愿要的东西。我要牙痛立刻停止,但是要停止牙痛得将牙齿本身永远治好。而我知道牙医会做些什么。他们检查牙齿时,连还没有痛的那些牙齿都会只只敲一敲,唯恐天下不乱。你让他们一寸,他们就要一尺。

  请容我再说下去。我们的主就像这些牙医,你若给他一寸,他就会要一尺。许多人找他,希望治好他们引以为耻的某种罪(例如手淫或者怯懦)或者引致生活失常的罪(例如坏脾气或者醉酒之类)。对,他会给你医治,但他不以此为足。你要他做的只是去除小罪,但一旦将他请来,他便得把你所有的病都治好。

  这是为什么他警告人,做基督徒必须"算计花费"(路14:28意即计算须付出的代价)。他说,"你们当记住,你们若交托我,我可以使你们完全,你将自己交给我的那一刻,你们所求的是成为完全,不折不扣,十足的完全。你有自由选择权。

  你若不愿意,可以推开我;你若不推开我,我就会将这件事澈底做好。不问这样做对你在世的生活带来多少痛苦,不问我须付多大代价,我不会停止,也不让你休息,一直到你真正完全为止,一直到天父能毫无保留地说,他喜悦你,就像他当日说,他喜悦我一样。这是我能够做也愿意做的事。但要我少做一点都不行。"

  可是──这一点也同样重要──这位帮助你的基督,这位最后若不见到绝对的完全,也决不会满足的基督,却愿看见你有一个开始。无论你开始时多么软弱,时时跌倒,只要你在最微小的工作上能让他帮助你做得完全,他就非常欢喜。有位伟大的基督徒作家(苏格兰诗人乔治·麦克唐纳)说得好,父亲见到幼儿学步总是关心的。但是他一定要见到儿子能昂首阔步像个大人那么走路才满足。他说,"同样,要取悦上帝易,要满足他难。"

  结果会怎样呢?从一方面说,上帝要求你完全,你不必为这要求有丝毫胆怯或丧失现在做好人、行好事的勇气,甚至不必因尝试失败而灰心。你跌倒时,他总会扶你起来。他比谁都明白,你靠自己的力量决无法变得完全,连接近完全都办耳之到。

  但在另一方面,你从一开始就得明白,他引导你一步步朝前走的目的,是要你达到十足完全;但在整个宇宙中,除了你自己,没有任何力量能阻止你让他引领你走向这个目标。这是你将自己交托他的原因。你必须明白这一点。要是不交托,我们难免半途而废,走不多远便抗拒他。我们当中有许多人,得到基督的帮助,克服了烦恼我们的一二小罪之后,便以为(虽然口里不说出来)自己现在很好了:他已经做了我们要做的事,他若能从此收手,那我们会非常感谢他。我们喜欢说,"我从无意做圣人,只想做个高高尚尚的普通人"。我们以为肯这样说表示出我们何等谦卑。

  但这已犯了无可挽救的错误。我们可以从来便无此需要,也从来没有要求过将自己改变成他要我们成为的那种造物,可是问题不在我们想自己变成什么样子,而是他造我们时,他想我们成为什么样式。他是发明人,我们只是被造的机器;他是画家,我们只是画布上的图画。我们有什么权利知道他要我们像什么样式?他已经将我们改变得与原来很不相同。我们出生前,还在母亲腹中时,已经历了不少阶段。原来很像蔬菜,原来很像鱼,要到最后阶段,我们才有婴儿的样式。假若在成胎的初期我们就有自觉,我敢说,我们可能会很满足于像蔬菜、像鱼那样子活下去,而不会愿意长成婴儿。但从开始到末了,上帝有他为我们定的计划'决计要实现它。在比较高的层次上,同样的事现在也出现了。我们也许以做个"普通人"为满足,但他决心要实现他的十分不同的计划。躲避这计划决非谦逊,而是懒惰,而是怯懦;接受这个计划,不是自负,更非自大狂,而是顺服。

  我们可以将这道理的两面,用一个方法来说明。在一方面,我们决不能没有人帮助,只靠我们自己的力量,在未来二十四小时中做到"高尚"的人。上帝若不帮助我们,谁都难免犯上大罪。但在另一方面,世上最伟大的圣者所达到的圣洁和勇敢,有一天也能在我们身上充充足足地得到。因为上帝要我们每一个人都得到,这件工作在今生虽然完成不了,但上帝一定要在我们死前尽量帮助我们去达到。

  我们若交托却遇到许多艰难,千万毋须鹭奇。一个人归向了基督,而且很有进步(例如有些坏习惯已经纠正过来),难免会以为今后一切应该很顺利。可是一旦困难出现──生病,钱不够用,新的引诱等等一一他失望了;他觉得,这一切不顺利的事在他当日还是罪人时,确有提醒他应悔改的作用,但现在为什么还会临到他?原来上帝现在要将他推向前,领他更上一层楼:让他到达一种境地,使他非更勇敢不可,非更忍耐、更有爱心不可;要他在这些方面达到前所未梦想到的更高境界。从我们的角度看,这些似乎都没有必要。这是因为我们一点也不明白他要在我们身上完成的伟大工程是什么。

  我得再借用乔治·麦克唐纳说的一个比喻。假设你自己是一幢住家的屋子,上帝来要重建这屋。他开初做的那些事,你都能明白为什么他要那样做。他将沟渠修整好,将屋顶的漏补好。这些你都知道是应该做的事,不觉得有什么希奇。但他随即开始对整幢房子动工,每一步都令你不快,觉得毫无道理。

  他到底要干什么?答案是,他要重建一幢和你所想的完全不同的房屋,在这边建一座新翼,在那里造多一层,加高亭台,修院子。你以为造间小小的别墅已很满足,但他要造的却是王宫,他打算自己住在里面。

  上帝要"你们完全"的命令,不是空洞的话,也不是要你做无法实现的事。他要改变我们成为可以实行这命令的造物。

  他在圣经中说,我们原是"神"(诗82:6,约10:34,35;耶稣解释这是指承受神道的人——译者),而上帝说的话一定兑现。

  我们经历他要我们经历的一切──我们若愿意可以阻止他──他能将世上最软弱、最污秽的我们变成"神",成为光辉耀眼不朽的造物,满有能力、喜乐、智慧与爱来生活,是我们现在难以想像的。我们会变得像光洁无尘的镜子,具体而微地圆满反映出上帝自己无边无际的能力、喜悦和良善。这个过程很长,有一部份也会很痛苦,但这正是我们所要经历的,一点也缺少不得。上帝说得出,他一定做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25 20:49 | 显示全部楼层

10. 做好人还是新人

 

 



  他说得到便做得到。谁将自己交托在他手中,就一定会变得完全,像上帝自己完全一样。有完全的爱,完全的智慧、喜乐、美丽与不朽。这种改变不会在今生全部完成,因为死是这种更新过程中一个重要部份,这种改变在基督徒死前能做到什么程度,因人而异,殊难确定。

  我想现在可以讨论一个为人常常提出的问题。这就是:要是基督信仰是真理,为什么基督徒不是个个都好过非基督徒?这个问题里头有一半很合理,有一半则完全不合理。合理的部份是:若是一个人转向基督,而他外面的行为毫无进步,仍像以前一样势利、怨愤、嫉妒、骄傲,那我们可以怀疑他的"转变"大半只是一种假象。一个人转向基督以后,要试验他是否真已转变,不可以靠自己觉得已有进步。好的感觉,新的观照,对"宗教"有了更大的兴趣,都不能算数,一定要在行为上有改进。就好像一个人生了病,"觉得好一点"没有什么用,要是量温器量出你的体温仍在上升的话。从这角度看,外面的人用有没有果效来判断基督信仰是十分对的。基督告诉我们,要凭结果来断定,从果子可以看一棵树,就像我们说,蛋糕好不好,吃了就知道。基督徒的行为若不好,或者不守好行为,可以叫外面的人不信基督教。大战时有个标语,说是"谈话应当心,免胎害生命"。同样,我们须记住:"为人应当心,免引起闲话"。一个人的行为若不检点,会引起外边人的闲话,予人话柄,令人怀疑基督真理。

  可是,外边人另外一种看效果的要求,是十分不合理的。他们不但要求做了基督徒的人,生活应有进步;他们(自己没信基督前)且要求整个世界应分成两大阵营一一基督徒的与非基督徒的。前一阵营中的人,无论何时何刻,都应该明显地比第二阵营中的人好。这要求当然很不讲道理,理由有好几个:第一,在现实世界中,情形比这里说的复杂得多。世界不是由百分之百的基督徒和百分之百的非基督徒构成。有的人(数目不少)本是基督徒,开始冷淡、退后,成了挂名的基督徒,其中有的是教牧。有的人逐渐成了基督徒,但还没有这样称呼自己。有的人虽不接受全部基督教的教义,但对基督非常崇敬,在较深的意义上说,比他们自己所知道的更属基督。也有信别的宗教的人,受到上帝潜移默化的感召,特别着重实行他们的宗教中的某些部份,而这些部份是与基督信仰不背且一致的,他因此已经不自觉地属于了基督。一个善心的佛教徒,可能受感召,特别着重佛教有关慈悲的.教训,将佛教其他的教义放在一旁(虽然他心里仍旧说信佛)。许多异教徒,在基督降世前,其情形便可能与此相仿。当然,还有许许多多的人,脑里一直弄不清楚,将各色各样的信念纠缠在一起。因此,要在群众中判断谁是基督徒,谁不是基督徒,是没有多大用处的。我们将猫与狗来作比较,或者将男人与女人作比较,还行得通,因为我们确切知道什么是猫,什么是狗,什么是男人和女人,何况狗不会变成猫(不问是渐变还是突变);但所比较的若是一般基督徒与一般非基督徒,我们所想到的并不是我们所认识的真正的人,而是两个 糊的观念,是从小说和报纸上得来的。你若真要将坏基督徒与好无神论者加以比较,你一定要找出两个你见过的真正存在的样本,这样才能作实质的比较,免得浪费时间。

  其次,假定我们已能作实质的比较,不是将一个想像的基督徒和一个想像的非基督徒,而是将我们邻舍中的两个真人拿来比较。即令到此阶段,你仍得小心,得把问题正确提出来。

  要是基督信仰是真理,那么:a.凡是基督徒都会比他若不是基督徒时更好;b.任何人做了基督徒,都会比他过去更好。

  同样,要是牙膏广告里头说的话的真的,那么:a.凡是用这牙膏的人,他的牙齿应该会比他若不用这牙膏时更好;b.任何人若开始用这牙膏,他的牙齿会有进步。但我得指出,我虽然用了这牙膏,但我的牙齿本身因为遗传等等关系,并不像某一位健康且年青却不用牙膏的黑人那样好。我指出这点并不足证明广告里所说的不是事实。有位基督徒甲小姐,说话时比不信主的乙小姐更不礼貌。这件事本身不足说明信基督有没有用处。问题应该是,要是甲小姐不是基督徒,她会怎样说话;要是乙小姐成了基督徒,她会怎样说话。甲,乙两小姐,因为天生的原因和后天的教养,都带有某些性格。基督信仰宣称,只要二人愿意,可以将她们的性格放在新的管理方式下。你有权问,这新的管理方式能不能改进她们的性格,要是二人都交由你来管理的话。大家都明白,在管理时,乙小姐的性格比甲小姐"好",但关键不在此。要判断一家工厂好不好,不但看生产量,也要看工场。假定有甲工厂,工场设备很差,若能生产什么,那才是奇迹。假如有工厂乙,设备一流,生产量虽高,质地却比应该有的低。甲工厂的经理一定会尽快换新机器,但更换机器需要时间;同时他的工厂生产量虽然低,不等于他管理得不好。

  第叁,让我稍微讲深一层。甲厂的经理要换新机器:基督在乙小姐身上完成工作前,她一直很"好";要是我们停在这里,看来好像基督的目的只是将甲小姐提升到和乙小姐一直保持的水平。我们这样说,好像乙小姐过去没有什么问题,好像只有坏人才需要基督信仰,好人没有这信仰也勉强过得去;好像上帝所要求于我们的只是做个好人。这当然是错到不能再错的看法。事实上,在上帝眼里,乙小姐之需要拯救决不下于甲小姐。从某种意义说(容迟我会解释这意义),好与不好根本与这个问题无关。

  你不能期望上帝像我们一样来看乙小姐的温和的脾气和友好的性格。这性格来自上帝所造的天生原因。既然都属脾气层次上的事,只要乙小姐的消化系统改变一下,这些好的地方都会消失。"好,是上帝给乙小姐的礼物,不是她给上帝的礼物。同样,上帝也让天生的原因在多少世纪以前被罪所破坏的世界上作用,让甲小姐的心地窄狭,神经烦乱,以致脾气那么坏。

  上帝愿意在他所定的时间中,将她的毛病改正过来。但这并不是这件事的紧要部份,因为这在他不是难事,所以他并不着急。他所注意的和他所等待的,他所努力工作的,是连他也不十分容易做的事,因为从这件事的性质来说,就是上帝也不能只凭他的权柄来做。他得等待并且注视甲,乙两小姐的反应。只有她们可以决定自愿地给他或者拒绝他。她们愿意转向他来完成她们被造为人的那个目的吗?自由意志在她们里头颤动,就像指南针的磁针在指南针里颤动一样。但人的这枚磁针可以自作选择,可以指向真正的北方,也可以不用这样做。这枚指针肯摆一个大圈,然后停下来指向上帝吗?上帝能帮助那针这样做,他可不能强迫它,他不能用手将针拨向正确的位置,那样便不属自由意志了。它愿意指向北吗?这是问题的总关键。甲,乙两位小姐愿意将自己的"尘我"交给上帝吗?至于她们献出的或不献出的那个尘我,究竟是好或坏,只属次要的问题。这个问题自会解决。

  请勿误解我,上帝当然视坏的天性又坏又可悲,而他也看重好的天性,好像面包、阳光或者水那么好一样。但这些好的事物都是他给我们的,他给乙小姐一副健全的神经,一个好的消化系统;他那里有的是供应。据我们所知,上帝不花一分钱来创造好的事物(他用一句话),但要转变反叛的意志却付上了十字架的代价。因为是意志,所以无论是好人的或是坏人的,都可以决定不接受他的要求。而乙小姐的好处只是自然的一部份,到头来终会化为灰烬。自然本身将要过去,自然的原因结合在一起,在乙小姐身上形成一种令人愉快的心理变化,就像它们结合在一起成为夕阳给人美丽的彩色变化一样。它们很快便会再分开,在人和夕阳中出现的变化也会消失,这是自然运作的习惯,乙小姐有机会(或者说给上帝有机会)将这美好但短暂的变化变成永远的心灵的美丽。可惜,她没有抓住这机会!

  这里有个自相矛盾的地方。乙小姐没有转向基督,因为她认为她有属于自己的优点;而她若一天这样想,这优点便不属于她。要等到她发现这优点并不属她,而是上帝给她的礼物,她将此礼物献回给上帝时,这优点才开始真正为她所有。因为她现在才开始享有上帝创造的那一份。我们能保留的唯一事物是我们甘愿给上帝的事物;我们要为自己保留的事物,一定终必失去。(基督说,"得着生命的,将要失丧生命;为我失丧生命的,将要得着生命"(太10:39)。

  我们要是在基督徒当中仍旧发现有坏人,一点也不用惊奇。你若细想一下,便不难明白,为什么坏人归向基督的比好人多得多;这也是基督在世上时,人们不同意他的地方。他好像特别吸引"那些被人看不起的人"。现在大家对此仍旧反对,将来也会如此。你难道不懂为什么会这样吗?基督说,"你们贫穷的人有福了"(路 6:20),又说,"财主进天国是难的!(太 19:23)。他原来的意思是指经济上的富足与贫穷,但他说的话岂不也可以适用到另一种富有与贫穷?有了许多钱之后的危险,是你会对用钱能买到的快乐感到满足,因而忘记了你需要上帝。要是写写支票,要的东西都源源而来,你会忘记你生存的每一刻无不依靠上帝。坦白说,身体上天然的优点,也会带给人同样的危险。你要是神经健全,又有智慧、健康、得人望,有好教养,你会对自己的品格的现状感到十分满足。你会问,"要上帝来干什么?"你可以很容易达到某种程度的好行为。

  你和那些老是给性欲、给酒精、给神经衰弱或者坏脾气搞得生活一塌糊涂的坏蛋不同,人人都称赞你是个好人,而你也暗暗地同意。你很可能相信,你这些优点都是自己努力得来,你也许觉得不用再追求进步。这一类的有天生优质的人,都不容易要他们明白需要基督,一直到这些美质都不再管事,他的自我满足动摇粉碎为止。换言之,在这意义上,要"财主"进天国很难。

  坏人的情况与此不同。这些都是地位不高、胆怯、被欺压、教养不多、孤独无依的小人物。也有的是富感情、讲义气、易冲动、不安定的人物。他们若想改过自新做好人,他们很快便会懂到要有人扶他们一把,帮他们站起来。这个能帮助他们的人就是基督。他们必须背起十字架来跟随他,走其他的道路只有失望。他们是圣经所说的迷失的羊。基督来就是要找寻他们。

  他们是那真正的"贫穷人",他赐福给他们。他们是他要拯救的"困苦流离,的一群(太 9:36)。当然哪,法利赛人照旧会说:"基督教要是有点价值,也轮不到这些人来做基督徒。"

  这对我们是个警告,也可以是个鼓励。你要是个好人,有不少长处和优点,你得当心!给谁多便向谁多要。你要是把上帝给你的天生礼物,误当作凭自己的本领得来;你若以做个好人为已足,你仍是背叛神的人,你的那些优点只会让你跌得更凶,变得更其腐败,成为害群之马。须知魔鬼原来是天使长,他天生的本钱比你多得多,就像你的本钱多过猩猩一样。

  你若是"贫穷"的造物,在充满世俗嫉妒和无谓争吵的家庭中长大,教养毫无,又在毫无选择的情况下,将性的顺性的用处作了令人作呕的逆性的使用,成天为自卑感所苦,以致连最好的朋友都受你折磨。你即令到此地步,仍旧不可灰心。基督知道这一切,你是他要赐福的贫穷人。他知道你开的汽车何等破旧;但是开下去,尽力为之,有一天(也许在另一个世界中,或者不用等到那么迟)他会将这部老爷车抛进垃圾堆里,给你一部新车。那时,谁见到都会大吃一惊,而你也不会例外,因为你已从万般艰苦中学得了开车之道。(在后的将要在前,在前的反要在后。)好人──具有完全且高洁的人品的人,的确十分卓越,我们应该用尽我们的医药、教育、经济和政治方法,来建造一个世界,人人都可以成为"好"人,就像我们应该建造一个人人都吃得饱的世界一样。但是我们不可以假定,将世上每个人都变成好人以后,他们的灵魂也得到拯救。全世界即令为好人充塞,人人对自己的"好"十分满意,但若不再求进步,离开上帝,这个世界跟一个陷在不幸中的世界一样,依旧需要拯救,还可能更难挽救回来。

  单是改良不等于救赎。救赎当然可以改良人,而且有一天,可以将人改变成远远超过我们的想像的人。上帝成为人,要将他的造物改变成他的儿子,不仅仅将旧的人改良,成为比较好一点的人,而是改换我们成为新人。这和教一匹马跳栏,要它跳得更高更好不同,而是将这匹马变成能飞的造物。一旦它有了双翼,就能飞越过去跳不过的高栏,和原来的马完全不同。

  不过,这种改变需要一段时间。在双翼刚刚生长但不能飞的时候,马的双肩隆起两大块,谁也不知道这里会生出翅膀来,样子不免非常难看。

  对这个问题,我也许写得已太多,你若要找个反对基督教的理由(我记得我当年就会努力想找,因我已开始觉得基督信仰是真理),你不好找一个笨头笨脑又不满足的基督徒,然后说,"看呀,这就是你引以为荣的所谓新人!把旧人还给我。"

  但一旦你开始明白基督信仰原来另有其基础,你心里自会明白,你这样做只是找个藉口来躲避。你怎么能知道他人的灵魂是个什么样子,你怎么能知道他们受的试探,他们有的机会,还有他们经历的挣扎?在整个造物当中至少有一个灵魂是你认识的,而这个灵魂的前途操在你自己手中。要是有上帝,你,从某种意义说,是他关心的唯一的一个人。你不可用邻居某人不符理想,或者从报纸上读到的旧事来推却他。到那一天我们叫做"自然"或者"真实的世界"只是短暂云烟消失的时候,而那位你一直站在他面前的上帝,现在近在咫尺,就是眼前,不能躲避时,这些闲话,这些胡说(你还能记得吗?)还会有什么价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25 20:51 | 显示全部楼层

11. 新人

 



  在前一章中,我将基督更新人成为"新人"的工作,比作将马改变为能飞的造物,我用这个比较极端的例子,目的在强调人成为新人的过程,不仅仅是一种改善,而是一种转变。自然界的万象中最近似的例子,是将一种光线照射到昆 身上所能产生的变化。有的人相信这就是进化论所说的进化作用;改变造物所依赖的光线可能来自外太空。(当然哪,一旦变化已经产生,所谓"自然选择"开始作用,能适应的变种生存下去,其他不适者通通被淘汰。)要现代人明白基督教所说的转变,也许借用进化论的观念最容易了解。现在差不多人人都听过进化论(不过有些有学问的人并不信此说):说人是从较低的生命演进而来。因此,大家都想知道"下一步会是什么?人会再演进成什么东西?"有些科幻作家认为下一步会是他们所说的"超人"。不过他们笔下的超人比我们现在的人更糟糕,而且多了几条腿,几条臂。

  我们可不可以设想,下一步出现的东西比过去几个阶段的变化还要大呢?难道不会真的发生吗?千万个世纪前,庞大无比、周身装甲的造物演化出来了。要是那时就有人观察进化的轨迹,他也许会预测,这些造物下一步会变得越大,身上的甲会越来越重。他可没有测准,原来将来的事谁也测不到,谁也难根据当时的情况推断将来。后来出现的是无甲壳,通身赤露,比较起来小而又小的动物,但头脑却十分发达。他们凭这种头脑,想要做整个地球的主人。他们不但比史前巨兽更有威力,他们还取得新的权力。下一步不但和以前不同,而且是一种全新的变化。进化之流的方向并不是朝人能见的方向进发,事实上,是一个大转弯,一个大转向。

  据我看,目前最受欢迎的有关下一步的猜测,都犯了同样的错误。人们认为人类的头脑会越来越发达,对大自然会有更大的掌握。他们认为进化之流是朝此方向,所以猜想会继续朝此方向走去。但我的想法不同,我认为下一步不会是旧的继续,而是全新的发展;其方向远非你我所能梦想。若不是我们已经把这新方向叫做"下一步",新的转变决不是"下一步"这个词能够说明。因为新发展不但不同,而且是一种全新的不同;它不但不是普通的变更,连产生变更的方法也是全新的。说得可笑点,进化的下一阶段根本不会是进化。我猜想,进化作为产生改变的一种方法,将为全新方式所取代。而且,要是这事发生后,很少人注意到它在发生,我一点也不会觉得惊奇。

  基督教就认为这个"下一步"已经出现,而且的确新得前所未有。不是从有大脑的人变成大脑更发达的人,而是朝完全不同的方向发展──从上帝的造物改变成上帝的儿子。这件事第一次出现在二千年前,地点是巴勒斯坦。从一种意义上说,这种改变根本不是"进化",因为不是自然的变化,不是从自然变化中衍生,而是从外面进到自然中。这正是我应该预期会发生的事。我们是从研究过去中得到"进化"的观念,要是在前面等着出现的是崭新的事物,那么,根据过去得出来的理念,当然不能包含这新观念。而事实上,这个"新的一步"和以往所有的都不同。不止是因为它从自然之外来,而且还来自好些别的途径。

  第一,它不是从两性的繁衍而生。这难道值得惊奇吗?在两性还未有的远古,繁衍须循其他方法。过去可以不经两性繁衍,将来也会有两性消失的时候;或者(这是真正会发生的)两性继续存在,但不再是繁衍的主要渠道。

  第二,生物在较早的发展阶段,没有选择或很少选择新步骤的自由。进步只是发生在它们身上的事,是不自由自主的。

  但这里出现的"新一步",也就是从造物转变成上帝的儿子,则是自愿的。这是在某种意义上的自愿。因为这新一步不是由我们自己选定,甚至连想都没有想过。但在另一意义上,则是自愿的,因为我们可以拒绝它。只要我们愿意,我们可以把伸出去的脚缩回来,可以死站着不动,让新人类跨入新世纪,自己留在后头。

  第三,我把基督称之为新人的"第一次出现"。他当然不止这些,他不止是一个新人,物种中的一个新种,而且是唯一的新人。他是所有新人的起源、核心和生命。他本着自己的旨意,来到这个被造的宇宙,带来那新生命。("新"是对我们而言。在他那里'这生命从永远便存在。)他不是藉遗传来传输这生命,而是经由我所说的"善的感染"。我们凡是愿意的,都可以通过与他的接触而得到这生命。人"在他里面"得到更新。

  第四,这新一步踏出的速度也和过去不同。若和人类在地球上的发展比较,基督信仰在人类中的散播,很像电光的一闪,因为二千年在宇宙的悠长历史上只是十分短的一刻。(别忘记,我们大家仍属"初期基督徒"。我希望基督徒间不幸而消耗甚大的分裂,只是婴儿时期的疾病;我们仍在出牙阶段。外边人的想法与此刚好相反,他们认为基督教已经老化,日薄西山。

  他们这样看基督教不自今日始,他们一而再、再而叁地认为基督教已经时日无多。基督教先是受外来的迫害,后是内部的腐败,继之以回教的兴起,然后是物理科学的茁长,以及反基督教的各种革命运动。不过,世人每一次摧毁基督教的努力都以失望终。他们的第一次失望来自将基督钉死十字架上。这位被钉的人子却从死里复活了。以后不断发生的事,从他们的立场看,实在非常不公平。他们将他所开始的一切事业,不断加以消灭;可是每一次,就在他们得意地拍着坟墓上的泥土,以为基督教从此长埋黄土之际,都会突然听到这信仰仍旧生气勃勃地活着,而且在另一个地方茁长。难怪他们会恨我们。)第五,新一步的踏不踏出,关系比我们想像的还大。一个造物,在发展早期,缩回几步,所损失的最多是世上生命的若干年,常常连这几年都不会损失。可是在"新一步"阶段退缩,我们失去的是永远的奖赏。说"永远"的确一点也不含糊,现在已是生死攸关的时刻。上帝经历多少个世纪,将自然引进到一点,可以产生一种造物,只要他们愿意,可以从自然中取出,改变他们成"神"。他们愿意从自然中给取出来吗?这有点像人从母体生出来时所带有的危险。我们若不能起来,跟从基督,我们仍是自然的一部份,仍在我们的大地的母亲的子宫中。她怀孕时期很长,既痛苦又焦急。但怀胎已到达顶点,伟大的分挽时刻已来临,万事俱备,接生的医生也已来到。生产会顺利吗?不过,这种生产与普通的生产有一点重要的不同。普通的生产,婴儿没有什么选择,总得出生。要是婴儿也可以选择出不出母胎,你想它会怎么做?它也许愿意留在虽黑却很温暖、安全的子宫里。婴儿得认为子宫安全才肯留下,但这当然是错的,因为它若留在里头,只有胎死腹中。

  这新的一步已经发生,已经踏出,而且继续在进行中。新人已经遍满地球上。有些仍旧认不出来,有些已可辨认。我们不时可以见到他们。他们的声音与容貌和我们不同。他们更强壮,更安静,更快乐,更光辉四射。他们从我们退缩的地方开始。他们是可以辨认出的,不过你须懂得怎样去认出他们来。

  他们不很像你从一般读物中得到的那种"敬虔的人们"的印象,他们不惹入注意。你以为你对他们好,其实是他们对你好。他们比别人更爱你,但他们不很需要你。(我们必须摆脱以为人家少不了你的想法。对有些心地很好的人,特别是女人,这种想法是所有引诱中比较难抗拒的。)这群新人好像有的是时间,你会奇怪这些时间从那里来。你认出他们当中一个人后,认识其馀的便容易得多了。而我坚决相信,他们能超越肤色、性别、阶级、年龄,甚至信条等等藩篱,自己立刻互相认识,一点也不会错。在这种情形下,成为圣洁很像参加秘密会社;别的不说,起码很好玩。

  但你别以为新人,在一般意义上,都彼此相似。根据我在这本小书中说过的话,你难免会以为新人一定相像。作新人须放下我们现在叫做"自己"的东西。我们得摆脱自己,进入基督。他的意愿要成为我们的意愿'随他的思想而思想,要像圣经所说具有"基督的心志"。要是基督活在我们每个人里头,那我们怎么不会完全一样呢?看来似乎如此,但事实上则不是。

  要找个好的比喻来说明比较难,因为世上没有两件相连在一起的事物,完全像造物主与被造物间的关系。但我试用两个不完善的例子来说明这真理。假设有许多人一生都活在黑暗中,你向他们解说光是什么,你也许会说,要是他们进到光中,这同一的光会照在他们身上,他们会反射这光,成为我们所说的"给人见到"。他们所接受的既是同一光源,而且对光线作同样的反射,他们很可能以为给人见到时,大家的样子也是一样。但是你和我都明白,光线照在他们身上,只会照出他们的不同来。

  另外一个例子:假定有一生未尝过盐的味道的人,你给他初尝盐味,他的味觉接触到那种很强烈的咸味道。你然后告诉他,在你的国家里,人人都用盐来做菜。他可能会说,"那你们的菜会不会都是一个味道,因为你给我尝过的那东西味道十分强,岂不将所有食物的味道都消除了。"但是你初我都明白,盐的真正作用刚好与此相反。它不但不会消除鸡蛋、蔬菜等等食物的味道,反会让它们的味道透出来。这些食物要加了盐才各自透出本味来。(我已说过,这个例子不够完善,因为你也可以下许多盐,咸到别的味道都没有了。但若让基督在人身上作用,就是再多,也不会消灭人的个性。可是,我已尽力。)这就像基督与我们的关系。我们若将"自己"从我们里头去除,让基督来充满我们,我们只会越来越像自己。基督宏大无限,尽管有千千万万个"小基督",各个不同,仍不足充份彰显他。我们都为他所造。他创造我们,就像作家创造一部小说;他要我们各自不同,各尽其职。从这种意义上看,真正的我都在基督里等着出现。只"做自己"不要基督是无用的,我们越抗拒他,越远离他而生活,我们便越会为我们自己的遗传、教养、环境和天生欲望所控制。事实上,那个我们骄傲地叫做"我自己,的东西,只不过是接连不断的事件经过的地方。这些事件既非由我发动,我也无法叫它们停止。我叫做"我的愿望"的东西,只是我的生理机能产生的欲望,或者他人的思想注入我里头,甚至出自魔鬼的暗示。我们得意地叫做完全由自己作出、绝对有分辨力的决定,例如去和车厢里另一端坐的女乘客谈爱,其实只是吃了鸡蛋,喝了点酒,又睡得饱的结果。

  我当作自己的个人政治理念,真正来源乃是别人的政治宣传。

  在我天生的状态中,我并不真是我自信以为是的一个人。我称之为"我,的东西,大部份都极容易如此解释。只有当我转向基督,将我交托给他之后,我才有一个真正的自我。

  在本篇的开头,我提到上帝的情格,说他不是无知无觉的所谓道,而是有感情、人格和意志的神。我现在要说下去。在上帝之外,没有真的情格,因他的主动与人沟通,与人建立情的关系,人若不先放下自我,将自己交托给上帝,人便不会有真正的自我。从最带着"原生性情"的人那里,才可以找到相同性;谦卑交托给基督的人,各有各的不同。你岂不见世上的大暴君,大征服者,都是清一色的一个样子,而圣者之间却何等不同。

  这就需要真正放下自己。你须不顾一切将老的自己抛弃,基督会给你一个真正的我。但你不可以为了功利地得到这个"真我"而去找他。你一天为自己的老我所烦恼,你一天不能去到他那里。你要做的,是完全忘却这个老我。你的真正新的自我不会因你找寻它而来到,因为这个新我是基督的,也是你的(因为是基督的,所以才是你的)。你要先找到了基督,这个新我才会来。奇怪吗?其实,在日常生活上,这也是我们须守的原则。以社交生活来说,你要是时刻想给人一个好印象,决不会给人好印象。就像在文字和艺术上,你若时刻惦记住作品的始创性,你永远远不到"始创"的水准。如果你不理这个,只求写出真实;不理过去人家有没有说过,你十拿九稳能写出很自然的创作来。这个原则见于生活的各层面。先放下自己,才能找到真正的自己。丧失生命,才能得到生命。将自己的雄心、愿望,将自己整个生命都放下,将自己每条肌肉、每个细胞都放下,放下在基督脚前,你就能得到永远的生命。不要为自己留下什么。你留下的那些没有放弃的东西,全不会真正为你所有。你保留未死去的东西,死了决不会复活。你若认真地检讨一下自己,到头来,你所有的只是仇恨、孤单、失望、愤怒、毁坏与腐烂。但若仰望基督,你可以找到他。有了他便有了一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奉献支持|约拿的家

GMT+8, 2019-11-14 11:33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JONAHOME.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