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拿的家』基督徒网络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章节  
经文
123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愤怒的刺猬
收起左侧

属灵领袖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0-11-13 18:29 | 显示全部楼层

正文 19 更换领袖

 

 

 


我的仆人摩西死了;现在你要起来,和众百姓过这约但河,……我怎样与摩西同在,也必照样与你同在。
  一一约书亚记一2,5



  当一项运动随着一个中心人物而发展时,他的领导品质的真正考验,就是看看那种事工怎样渡过因他离开而发生的危机。迦玛列默认这个事实,所以他劝告他的法利赛人同伴说:“你们不要管这些人,任凭他们罢;他们所谋的所行的,若是出于人,必要失败;若是出于神,你们就不能败坏他们”(徒五38,39)。由神发起而又依照属灵原则进行的工作,遇领导上有变动时,不会受到打击,还很可能更形兴旺。

  人很可能要为神和他的事工担心。其实神的一个工人死了,并非出于神的意料之外,神无须采取紧急行动。纵使我们会觉得事出突然,惶惑不安,我们也不用为神的约柜担忧。我们必须记住,基督教的领导,有些因素是属世领导所没有的。究其极,预备并拣选人来担任神国的领导职位的,是神而不是人(可十40)。神所发起的工作,在没有完成他的目的之前,他是不会撒手不管的。有人说,每一个大运动在发起人死后就陷入危境。这种说法可能是真的,但那种危机并不一定是致命的。从前美国宣道会(American Board of Missions)的第一任干事去世时,有一个人(注)说,他对于他们在外国的传道会的工作前途感到悲观绝望。可是继任的人居然把工作做得非常之好,所以在他死时,那个人又有同样的感觉。最后,第三任干事表现得跟前两任一样的能干,他便想到神的智慧足以照管这个宣道会和各项工作。后来他自己去职,有些人也很悲痛,认为在节制运动,维持纯正信仰,以及国外传道各项事工上,那是无法弥补的损朱。但是,神有他的时候和方法,那些事工都得到新的领袖。事实上,对于神国的事工来说,没有那一个人是非他不行的,不论他如何能干,如何热心。

  神时刻都在准备他所要拣选的人来做领导的工作,那是人觉察不出的。危机发生时,他很巧妙地叫他规定要派的人去接事。事实上往往是这样,要找谁来接替某某职位,有关系的人一时看不清楚,可是时候一到,他就出来。

  神给以色列人最大的赏赐,不是应许的迦南地,而是像摩西、大卫、以赛亚那班人物,因为他的最大赏罚分明总是赐给人。他给他的教会的最大赠品,就是他所训练来做领袖的那十二个人的才能。

  当这个坚定能干的领袖摩西快要撒手归天时,以色列人多么惊惶无措,甚至悲观绝望,是不难想象的。足有四十年之久,整个以色列族的生活完全系在他一人身上。他们的难题,靠他解决:他们的争执,靠他调处;也就是他,教他们明白神的旨意。当时他们感觉到没有谁能够接替摩西,是情有可原的。不错,在摩西底下工作的,还有七十个长老,可是看不见有一个像摩西那样的人。摩西偏偏在以色列人即将进入迦南时逝世,这事实更增加了危机的紧急性。他们觉得真难相信,原来神已经储备了一个非常合格的人来应付这个猝变。然而事实上很久以来神已经在造就约书亚,只等这个危机一到,便叫他出马。

  在历史上,这种局面不断出现,每一代人只好自己去学习同样的功课。每一个杰出的领袖死去总要引起同样的疑惑和恐惧。“卫斯理死了循道会怎么办?”“卜维廉死了救世军怎么办?”“我们的牧师走了怎么办?”

  世事无常,人生有限,花开花谢,荣后必枯,总有新人物代替旧人物的。最伟大的领袖,或因死亡,或因他故,总有离开的一天,而人们的悼失感觉则因领袖的才干而有所不同。不过,回顾已往,通常总可看见,这类似悲剧的事情实际上对于事工最为有利。

  领袖的品格和成就,要在他走开之后才可以充分表现出来。摩西死后,以色列人才清楚认识他的伟大。死亡的要旨,在于使人生的功课显得完全。

  从另一面来说,一个领袖去职,也表明了他只合适做他已经做了那一部分神的工作。不论他的成就怎样伟大,也不能说没有人可接替他。时代不再需要他的特别贡献时,换人的时机就到了。最能干的领袖,才能也有限度,只是那种限度,要等到继任人凭着另一套补充本领做出前任所不合适做的事业,才显出来。一个较小的人物,凭着不同的才干,能够把前任所发起的工作做得更好,那是常有的事。征服和划分迦南地的工作,如果让摩西负责,很可能不如约书亚做得那么好那么能使人满意。

  更换一个精明强干的当权领袖,有利于新领导的出现和发展。一个居于次等地位的人员,负起重大责任之后,往往就把完全看不出的品德发展起来。潜在的力量才干,别人向来想不到他有的,却都表现出来。要是约书亚始终只当“摩西的助手”,他决不能像他后来那样成为杰出的领袖。

  更换领袖,表现神应付万变的能力——针对着目标,使用适宜的方法。他有无穷无尽的才智去做他所要做的事工。如果一个大有才能的人不愿意将才能献给神用,神并不因此就毫无办法。他会选择一个才能较小但愿供他使用的人,将他自己的大能来补他的不足。保罗对杰出的哥林多人所说的很有趣味的话,就流露出这种思想:“弟兄们哪,可见你们蒙召的,按着肉体有智慧的不多,有能力的不多,有尊贵的也不多。神却拣选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又拣选了世上软弱的,叫那强壮的羞愧;神也拣选了世上卑贱的,被人厌恶的,以及那无有的,为要废掉那有的。使一切有血气的,在神面前一个也不能自夸。”(林前一26-29)

  神并非不想要使用有高等才智者的能力,只是那类人很少愿意像保罗那样把全部才智献给神用,毫无保留。如果这种人不再依恃自己的能力智慧,只全心依靠神的能力智慧,神便有无穷无尽的方法来使用他们,使他得荣耀。

  宣道会(Christian and Missionary Alliance)的大有才能的创办人到了晚年时,纽约有一个著名的牧师在一次大会上提议,因为没有同样合格的人来继续领导这个组织,应该筹集一大笔基金,来确保这个工作继续不停。那个创办人不说什么,也不采取什么行动。他正确地相信,工作若是出于神,决不至于停顿;若不是出于神,继续下去也没有用处。

  他在死前的几个月当中,已经完全没有参加领导会务的工作,却接到了献身传道的人数大增,另外传教工作大有进展等报告,真不知有多大的喜乐。他死后的第一年,这个团体在历史上最为兴旺。他的领导才能真是令人无限赞佩。

  有一个“领袖”却是永远不下台的,根本无须找人接替。极显著的事实,就是在他升天之后,他的门徒根本没有想过要在他们中间推派一个人来接替他;这就自然证明了他们非常愉快地知道他依然是他们的“活着的领袖”。教会有的时候没有真切感觉到有他同在,但是向来不曾有过那种群龙无首的惊慌叫喊。他向来不断地证明,他心里总是深记挂着他的教会的一切苦难和危险,没有忘记。  ,

  马丁路德说:“我们坦白告诉我们的主,如果他还要有他的教会,他就必须予以照料,维持,保卫,因为我们是不能予以支持也不能予以保护的;要是我们能够,那末我们应该成为天下最骄傲得意的愚人了。”

  由于我们有一个“领袖“,他以永生的能力来指导他的事工,昨日今日永远都是一样,所以人的领导有更动时,我们不必动摇,不必惊惶失措。注:Dr.Lyman BeeCher.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1-13 18:30 | 显示全部楼层

正文 20 栽培新领袖

 

 

 


你在许多见证人面前听见我所教训的,也要交托那忠心能教导别人的人。
  一一提摩太后书二2



  保罗这几句话,说明了属灵领袖有责任栽培其他更多的人来担任领导职务。如果他充分履行他的责任,他要用些时间去训练年纪较轻的人来继任,或者甚至来代替他。巴拿巴就有高度的灵性,他那个杰出的助手保罗后来超过了他,成为全团的主要团员,他一点也不妒忌。因此做领袖的必须给他的属员适当的机会,使他们可以运用和发展他们的能力。

  在最近的一次传教士大会中,有一个亚洲当地的领袖受邀请,要他从亚洲人的观点,对于传教士在今日世界应该担任何种角色的问题,坦白陈述他的意见。他说:“今日在东方的外来传教士应该尽量少做执行者的工作,多做些训练人的工作。”当然,各地传教的情形未必都是那样,但这话确能令人注意到在目前的传道方略上有这个重大的需要。

  训练未来的领袖,是一样很微妙难办的工作,要有很大的技巧。高明的领袖做这件工作时,不会叫人知道他的目的。有一个主教(注1)根据他丰富的经验,正确指出了基督教会这件重要工作处理失当时会有的一些危险:“如果我们说出要造就一批领袖,结果大概会造出一批浮躁不定,野心勃勃,不知满足的知识分子。让一个人知道是要叫他来当领袖的,准会使他在属灵上毁灭,因为在基督教会里,野心是最致命的罪,一个人有了这个罪,就不能做有益的工作。要叫新兴教会的本地基督徒负起责任,目前最重要的还是要看他们的灵性,而非他们的知识。”

  有一个基督教领袖(注2)甚至于怀疑,领导的要领应该在何种程度内才可加以鼓励。这个概念要用得妥善,不至因教外的对等概念而引起误解,实在十分困难。我们更需要的,还是圣徒和仆人,不是领袖;如果没有坚定把握住这个事实作为前景,整个领导训练的观念便成为有危险的。基督教会的领导训练,仍然必须以我们的主给予十二门徒的训练做模范。

  现代传教士最要紧最有结果的工作,或许还是帮助未来的领袖去发展他们属灵的潜能。这个工作,需要谨慎的思想,巧妙的设计,无限的忍耐,和基督的爱心,决不能随便去做一下。我们的主在世工作三年,用了大部分的时间去陶冶他的门徒的品格,训练他们的精神。这种主要工作要费多少时日,那是没有关系的。保罗就是效法他的主的榜样,去训练像提摩太和提多那班有希望有前途的青年人。

  保罗造就提摩太来负责照顾受过很好教导的以弗所教会,他的方法是极值得学习的。提摩太开始之时,大概是二十岁左右。他在一个充满妇女气氛的环境中长大,加之健康不好,就显得更是柔弱。他生来胆怯,也需要矫正。圣经的记载暗示他不够刚强。在工作方面显得杂乱无章,而对于重要人物,又失之太宽和偏袒。对于反对他的人,他很容易暴躁发怒。他惯于依仗旧的属灵经验,不去重新燃起它将熄灭的火。但保罗对他有很高很苛求的希望,不惜让他多事历练,多经苦难,来养成坚韧刚强的性格。在有非他力所能及的工作上,也派他去做,毫不踌躇。如果一个青年人不做需要他出尽全力去做的困难工作,他还有什么别的方法来发展他的能力呢?

  提摩太跟保罗一起旅行,就会有机会接触到各色各样有身分有修养的人,他们的人格与成就,会使他有良善高尚的大志。他从他的导师保罗学习克服危机的方法,因为保罗一生传道,经常遭遇到各样危机。保罗也给他机会,共同担任讲道的工作。并叫他负责造就帖撒罗尼迦那班基督徒,使他们的信心坚固。他也完成了使命,不负保罗的信托。保罗的严格标准,高度期望,和烦苛要求,使提摩太施展出最好的功夫,大概也就是这样,使他不至于成为平庸的人。道德重整运动的创始人(注3)就有领导的真见识。姑且完全不谈他所领导的运动的价值。他声言如果没有能够训练别人来把他所做的工作做得比他更好,那便是他的失败。他用了许多年的工夫,设法使他自己成为可有可无的人物,这也就是他跟另外许多领袖不同的地方。在传教事业上,这是最重要最值得做的工作,因为教会的发展,有赖于当地基督徒在属灵方面的才具与训练。不论在哪一方面,一过了拓荒草创时期,这个阶段的工作要优先办理。传教士的主要目标之一,应该是在他工作的地方造就一些有希望的青年人来做传教的工作,像他自己一样。在训练年纪较轻的传教士来担任领导工作时,应该留有伸缩变通的余地,来训练例外的异乎寻常的传教士。神有他的“非正规军队”,有许多那样的人,在对世界各地宣传福音的工作上也有过特出的贡献。有谁能够按照呆板的模型去造就施达德(注4)呢?这样的人,不能以通常的标准去衡量他们,或是叫他们合乎那一种固定的模型。

  有一个这样的传教士(注5),他在近东回教徒中间工作,有了不可磨灭的成就。他有难得的才能,甚至刚参加工作的时候,就毫不踌躇地发表各种见解,而在他的长辈看来,那些见解似乎是过激而行不通的。

  为他作传记的写下了这—段话:

  他觉得不得不写一篇备忘录给他所属的团体,陈述他对于在埃及的过去、现在和未来的工作的意见。这事听起来没有什么可惊奇的地方,这不是青年传教士到任三个半月之后照例应该做的事,而对于他这个工作,许多人也在摇头。然而他却是例外人物,后来时间也证明了他的见解以至于他毫无顾忌说出来的话,都是值得研究的。不加注意,总有危险。大多数的晚辈如有什么意见,最好暂且保留,等将来比较年长成熟时再说。但是有例外人物出来时,就有两样事情应该注意——他得循正当途径来学习发表他的意见,从而说服他的长辈;做长辈的,得学习怎样去向一个人学习,虽然那个人对当地情形不大明嘹,但他有新颖自发的意见,很可能使他们获得非常大的益处。这两样功课都是很难学的。

  还有要说的,就是训练领袖不能“大量生产”。这种训练,需要个别给予受训的人长期间谆谆而小心的训诲,并且靠着祷告,亲自予以指导。“门徒不是大批制造出来的,他们是一个一个产生的。因为要锻炼,训诲,启发,培育,训练一个年纪较轻的人,须有专人尽心去做才成。”

  个人如果真的蒙神选拔出来做领袖,神就会留意使他受到必要的训练,成为力能胜任的人。

  注:(1)Bishop Stephen Neill.(2)Bishop Lesie Nesbigin.

  (3)Frank Buchman.  (4)CharlesT.Studd.

  (5)DouglasM.Thornton.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1-13 18:31 | 显示全部楼层

 正文 21 领袖特有的危险

 

 

 


恐怕我传福音给别人,自己反被弃绝了。
  一一哥林多前书九27



  各行业都有职业上的特殊危险,而属灵领袖的危险特别难于捉摸对付的。虽然他无法避免肉体方面的诱惑,但最须提防的还是属灵方面的危险。他必须记住,他的生活的任何方面一有弱点,残酷无性的敌人——“不休息的撒但”——便要加以利用。



  骄傲自豪

  一个人升到了领导的地位,自然就显得杰出,这个事实,往往使他私自庆幸,骄傲得意,这种心理如果不加纠正,他便不能进一步为神的国工作,因为“凡心里骄傲的,为耶和华所憎恶”(箴十六5)。这句话真是又坚决又彻底。自命不凡,是神所最厌恶的。这个天字第一号的基本罪恶,本质上便是要贬抑神来高举自己。正是这种罪过,使受膏保卫神座的基路伯堕落成为污秽的地狱恶魔,被逐离开天国。

  这种罪过有千形百态,而以心灵上的骄傲最为可厌恶。属灵的才能,是神所赐的,所得的地位,也是出于他的爱和恩,若因有才能或者有地位而骄傲起来,那就是忘记了恩典是一种赏赐,我们所有的一切都是从神得来的。

  骄傲这种罪过,是犯者所最难自知自觉的。不过,有三个考验方法,使我们可以很快地发现我们是否陷入了它的圈套。

  好高好胜的考验。我们所希望的工作,派给了别人,我们所想的职位,落在别人手里,我们有怎么样的反应?别人获得擢升,我们受到漠视,我们的反应怎样?别人的才能和成就都比我们好,我们反应又怎样?

  诚实的考验。我们老实反省的时候,对自己会有许多的批评,而且也是出乎真意的。可是,当别人,特别是我们的对手,对我们作完全同样的批评时,我们觉得怎样?

  受人批评的考验。受人批评时,我们心里是否生起敌意和忿恨,并立即替自己辩护?我们是否赶快去批评那个批评我们的人?

  我们的主,卑躬屈节,以至死在十字架上,如果我们老老实实,用他的生活做尺度来量我们自己,我们就不得不感觉到我们的心真是非常俗贱,卑鄙,甚至邪恶可憎。我们看清楚了我们骄傲的本色,我们就要这样喊出来:

  不要自夸,不要自大。本是罪人,靠恩得救。



  自我中心



  自我中心,是骄傲的一种可憎的表现。有这种习性的,老是想到自己,谈到自己,夸大自己的造诣和重要,结果不论考虑什么事,只注意到与自己有什么关系,不管与神和他百姓的福利有什么关系。做领袖的,久受跟从者的赞美敬服,便极可能陷入这个危境。

  斯蒂文生(注1)到萨摩亚(Samoa)时,那边专为训练本地牧师的马路亚学院(Malua lmstitute)院长请他对学生演讲。他欣然同意。他的讲词,以回教的蒙面先知故事为根据。这个先知,在百姓的师傅中,有如一盏发热照耀的明灯。他老是戴着面纱,据他自己说,是因为他的面目非常光耀,看见的人眼睛要受不了。

  但是,那块面纱终于旧坏了。那百姓才发现,他不过是一个面貌丑陋的老人,一向设法遮藏他自己的丑相而已。斯蒂文生接着极力说明诚实的需要,因为做传道人的,不论所传的真理如何高深,也不论他怎样巧妙的辩解品格上的污点,进修一到,面纱掉了,就露出真面目来。原来面纱底下到底是道地自我中心的丑陋面目,还是有基督品格的光荣形像,大家都看得一清二楚了。

  要考验你自己有没有自我中心的习性,有一个很好的方法,就是看你怎样去听跟你有同样地位的人受到称赞。如果你听见人家称赞你的对手,就起意要诽谤毁损他,或者是鄙视他的工作,那你就可以确知你的本性中大有自我中心的冲动,需要神的恩典来压制。



  嫉妒

  嫉妒是骄傲的近亲。妒忌的人,惧怕对手,怀疑对手。摩西由于他的同僚对他极度忠诚,也曾受到这个试探。有一个少年人跑来向摩西报说:“伊利达和米达在营里说预言”。愤激的约书亚便说:“请我主摩西禁止他们”(民十一27,28)。这两个人,本是在摩西所选的助手之列,现在忽然说起预言来,摩西的忠心部属便为了这缘故嫉妒起来,认为他们篡夺他的特权,向他的威信挑战。可是这个向来与神面对面说话的人,豁达大度,绝无妒忌的念头。这类事情,都可放心交给呼召他的神去作主。

  他心平气和泰然回答说:“你为我的缘故嫉妒人么?惟愿耶和华的百姓都受感说话。”一心顾及神的荣耀的领袖,无须关心自己的威信和特权。这些东西,都安安稳稳地在神的手中。



  得众望

  崇拜个人,并非共产主义所专有的。在保罗的时代,哥林多已经有了,今日我们也有。任何时代,总有一些无智慧的人过度尊敬他们的属灵领袖和顾问,也往往高抬这个高抬那个。

  这种作风,曾盛行于哥林多,因之保罗便写信说:“有说,我是属保罗的,有说,我是属亚波罗的,这岂不是你们和世人一样么?亚波罗算什么?保罗算什么?我们无非是神的执事,引导你们相信。我们各人所做的工作……都是神所派的:我栽种了,亚波罗浇灌了;惟有神叫它生长。……我们是与神同工的。”(林前三4-6,9新英文译本)

  在教会中过度敬重领袖,表明那个教会灵性幼稚,俗气太重。做领袖的如果接受这种奉承的敬重,证明他自己也有雷同的弱点。保罗听见那种情形,很是震惊,大力加以拒绝。一个人受到他曾经努力服事过的那些人热烈敬爱,原无不是之处,只怕众人把对主的热爱转移到主的仆人身上。大家对于属灵领袖,应该“因他们所作的工,用爱心格外尊重他们”,只是这种尊重不可退化变为奉承。

  做领袖的,如能使跟从的人爱基督比爱他本人更深,便是他的最大成功。他的工作有效果,而且使人感佩,他便可正正当当地从这个事实得到鼓励,但他必须百般小心,不要受人过度崇拜。

  有那一个领袖或传道人不想在他那一区中获得众望呢?当然,不孚众望并非好事,只是要得人心,可能须付极高的代价。耶稣曾清楚说明这一层,他说:“人都说你们好的时候,你们就有祸了”。他也说明相反相成的真理:“人若因我辱骂你们,逼迫你们,捏造各样坏话毁谤你们,你们就有福了。”

  有一篇对神学生的演讲,其中有这话:

  要得人心,是想像得到的最危险的精神状态,因为那极容易引起精神上的骄傲,结果使人陷于灭亡。这个病象,要提心吊胆加以留意,因为那常是用与世界妥协那种极高的人格买来的,

  司布真做他的特出的传道工作时,经常遭到大孚众望和成功的危险:

  成功使人受到民众的压力,因而引诱他用世人的方法和习惯来把握住他的成就,就让他自己完全受不断发展的强力要求所支配。成功可以而且要叫我糊涂,除非我记住,工作是神做的,他能继续工作,无须我帮助,何时他不要我做,他也能用其他方法去完成。

  早期循道会领袖怀特非,所到之处,都极孚众望。但是,他终因众望而觉得厌倦,时常羡慕到别人可以进餐馆用膳而不受人注意。从前他的感觉可不是那样。在他事业的早期,他说被人藐视就等于死,受人嘲笑就比死更糟。后来他宣称:“可是我所经历过的众望已经足以使我厌恶了。”

  有人警告他要谨防得人心的害处,他回答说:

  我衷心感谢你。你这样看守我的灵魂,愿神给你赏赐;至于我的敌人所说我的坏处,我知道我自己还有比他们所说的更坏的地方。



  绝无过错

  有灵性,并不就等于绝无过错。一个人有圣灵住在里面并且寻求圣灵的领导这事实,无疑地意味着他比不是那样的人会少犯些过错;只是因为他仍是属肉体的,他不是绝无过错的。就连神所呼召又被圣灵充满的使徒,也犯过错误,需要神来驳斥纠正‘

  做领袖的,他认识神,大概也比他的同工认识得更清楚,便可能不知不觉坠入这个可怕的危境。因为他的判断通常总比同工们的正确,因为他比他们更认真地祷告,思想,和应付各项问题,他便很难承认自己可能有错,并屈从弟兄们的判断。他必须是一个有信心的人,并准备坚持他所信的,可是那跟假定实际上绝不犯错并不相同。愿意承认判断可能有错,愿意尊重弟兄们的判断,对于自己的影响力,实在有益无损。绝无过错,结果就要失去信心。在生活的其他方面,这种态度跟真正的谦虚可以同时并存,那似属奇怪,却是真的。



  非我不行

  许多有大影响力的人,心里有这个想法,便是没有人能够代替他们,为了事工的最大利益,他们不应该撒手下台。所居权位,早应该让给年纪较轻的人,他们却恋栈不去。这种非常不好的趋势,在基督教会的事工上最为盛行。满怀善意但日趋衰老的人,不肯退职,虽然精力越来越不济事,仍然坚持要继续掌权,以致他人多年不得胜任。著者见过一个很好的基督徒,差不多九十岁了,仍然担任一个城市的教会的主日学主任。那边也不是没有年纪较轻的人可以做这工作,显然是因为那个教会的负责人员没有足够的勇气依据现实来处理这个局面。可惜还有些人本乎好意,鼓励那样的人相信非他们不可的神话,并且,我们越老越不能客观地估计我们自己还能提供什么贡献。

  做传教士的,协助建立了一个教会,又使自己成为那个教会所少不了的人物,对于那个教会真有重大的损害。他从开头就应该立意留在幕后,教导会众真心依靠主,并训练有灵性的人,使他们能够尽早负起全部责任来做教会的事工。得意和丧气为神而做的事工,每一样都不免有时得到进步成功,有时受到挫折打击。做领袖的,于此便有危险,就是不顺遂时便垂头丧气,顺利时便得意洋洋,而要允执其中,不馁不骄,往往又是很不容易的事。

  那七十个门徒奉派出外传道,成绩很好,回来沾沾自喜,十分得意,耶稣便迅速纠正这种属人的自然反应,训戒他们说:“不要因鬼服了你们就欢喜,要因你们的名记录在天上欢喜”(路十20)。他叫他们注意被抬举有很大特权,便得意忘形那一个下场:“我曾看见撒但从天上坠落,像闪电一样。”

  以利亚在迦密山上获胜之后,受到严重威吓,万念俱灰,以至求死。耶和华便用很平凡的方法去纠正他的不健全的自怜反应。他不去查究他那工作过累的先知的灵性出了毛病,须要纠正,只叫他睡两个长觉,吃两顿饭,然后才去解决更困难的灵性问题——一个有永久价值的教训。那时他就能够叫以利亚知道,他的消极实在毫无理由。他的同胞,还有七千人未曾向巴力屈过膝。他的逃亡,使他的国家失去了迫切需要的领导。

  我们要现实地面对这个事实,就是我们为神工作的种种理想,不一定都能实现。珍藏的偶像,脚还是泥做的。我们所依靠的人,会证明是靠不住的。有高度牺牲精神的领导,有时候也会有问题,不过,灵性成熟的领袖会知道怎样去辨认抑郁丧气的起源,而适当地加以应付。

  许多认识迈尔的人,都要毫不踌躇地记下他的确是一个乐观主义者,时常看见各事的光明面,时常抱着希望,时常满有精力,时常深信良善终归能胜过邪恶。他们的论断或许是对的。他很讨人欢喜,因为他怀抱希望,又能给人鼓舞。但是他非常锐敏深思,非常了解人情,自己又非常富有人情味,不免常有悲观的时候。有的时候,他也会十分悲观失望。他对人生的阴暗面懂得太多太清楚,以致难免时常要忧伤,要悲观。

  他的情绪欲望和其他的人一样,只是他能够很快地醒悟回头,不会陷于不能自拔的深渊。

  意气消沉,司布真给我们另外一种的原因。

  在得到大成功之前,常有些不如意的事。……我刚在伦敦做牧师时就有这样的经验。我的成功叫我害怕,念及似乎正在展开的职业,不但觉得高兴,反而如坠深渊,叫苦求怜,却没有荣耀神。我是什么人,岂可继续领导那么多的会众么?我宁愿退隐到乡下去,或者移住美洲,在穷乡僻壤中找一个孤独冷落的地方,在那里我或者能够胜任愉快。就在那时,我一生工作的幔幕逐渐揭开,我很害怕,幕后会有什么现出来。我希望,那时我并不是没有信心,只是胆怯,总觉得自己不能胜任。……每逢主要赐更大的福给我的工作时,我便有这种抑郁。

  诸事顺利的时候也是常有的。目标达到了,计划要做的事情做成功了,圣灵动工,多人得救了,圣徒也蒙福了。在这样的日子,成熟的领袖知道要将荣耀归给谁。有一个牧师(注2),每遇工作顺利蒙福时,回家后他就要跪下,象征地将成功的荣冠放在主的头上,因为他知道那荣冠原是属于他的。这个作法,救他脱离危险,不至擅取单属于神的光荣,作为己有。

  应付这种危险的高明态度,概括在这句奥妙的话里:成功时不要自鸣得意喔喔啼,失败了不要大发牢骚呱呱叫。(注3)



  做先知呢,还是做领袖?

  有人能够胜任两样不同的工作,那两样工作有时会有抵触。例如,有显著的领导才能的传道人,在他的教会或者团体里可能走到一个地步,使他不能不选择一下,到底是要做一个孚众望的领袖呢,还是要做一个不受欢迎的先知?

  下面一段话,就是描写这种左右为难的情形:

  基本上,每一个传道人都应该做神的先知,传述神吩咐他传述的话,不管结果怎样。他÷发觉自己成为他的教会或宗派的一个领袖这个事实,就临到了工作上的紧要关头。这时他必须有扶择,要走两条路中的那一条,就是做神的先知,还是做人的领袖,若他想兼做二者,结果往往会一无所成。若他决定在不失去领导地位的限度内做先知,他就变成外交家,再也不是什么先知了若他决定不惜任何代价来保持领导地位,他就会很容易沦为政客,暗中策划操纵,以求取得或保持地位。(注4)

  当然,这两种职务之间,没有像这个作者所暗示的那样清晰的两分法,而且也不一定互不相容。不过到了必须在传道和领导两者之间选择其一的时候,就很容易会发生一种局势,使工作不能发挥最高效果。危险就在这里。

  神在本世纪初曾使用多雷博士来复兴半个世界,他面临过这种抉择。有人(注5)这样记他的事:

  听过他讲道的千千万万人,都知道他这个人和他的信息。他喜爱圣经,相信那是神所说的绝无错误的话,用火热的信心去宣讲。他从不妥协。他选择了做神的先知,不愿只做人的领袖,那也就是他在神和人面前都有能力的秘诀。



  丧失资格

  保罗为基督工作,虽然创立了忍受牺牲和伟大成功的灿烂纪录,心里依然惴惴不安,怀着有益的恐惧,生怕传福音给别人了,自己被弃绝(林前九27)。这对于他,是一个经常存在的激励和警告,因为对一切受托负属灵责任的人,都应该是那样。保罗并不因为有高深的学识和丰富的经验而沾沾自喜,引以自满,他也不以为自己一生牺牲服务,不至于那样悲惨地跌倒。

  “被弃绝”或者“被嫌恶”的原文,是关于金属的用语,意思就是指那经考验不合格的东西。它暗示经考验了被抛弃的东西,因为那东西没有合乎所规定的标准。从上下文可以清楚看到,保罗所注意的,是可能得不到所想望的奖赏,但不可失去参加赛跑的资格。如果他不遵守所有的竞赛规则,他将不能得胜。

  保罗好像他自己是一个双得角色。在名单上,他是参加竞赛的人,又是竞赛传令官。传令官的任务是宣布竞赛规则和召集竞赛的人。“传道”一词,是从动词“传令”转化出来的。保罗所怕的,就是担任传令官,命令别人入场参加竞赛之后,他自己反而没有资格参加。要是那样,他的传令官高位只会使他更失体面。

  应该注意的,便是保罗所看见的失败是从身体上来的。为了预防失败,他便实行严格的自制。一神学家兼解经家(注6)确认,在圣经中,身体“这个罪的所在地和机关,是用来指我们整个的有罪的本性。保罗所极力克制的,不仅是他的肉欲本性,而且是他的内心的一切邪恶的倾向。”

  保罗了解,消除这个常在的危险的有效方法,不只限于教义或者伦理方面,也要注意身体方面。“节欲”一词,意义是自主的适度节制——既不是完全禁欲,也不是恣情纵欲。他无意让他的身体在欲望或放纵方面作主。“我叫身服我”这一句,就是描写这个得胜的将军带着他所战胜而现在成为他的奴隶的人作凯旋游行。有一个译者(注7)很恰切地把这一段译成:“我威吓我自己的兽性,不把它当主人而把它当仆人来对待。”

  注:
       (1)Robert Louis Stevenson.
  (2)Robert Murray McGheyne.
  (3)SamuwlChadwick.
  (4)Dr.A.C.Dixon.
  (5)同注4.
  (6)Charles Hodge.
  (7)A.S.Way.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1-13 18:33 | 显示全部楼层

正文 22 模范领袖尼希米

 

 


关于能鼓舞人又有权威的领导,圣经上有一个最显著的例子,在尼希米的生平中就可以看到。有时他的方法好像稍微猛烈,但神使用他在极短时间内来完成大规模改造他的民族生活的工作。若就他的个性和方法加以分析,便可看到他所采用的方法之所以能奏效,完全是因为他自己有高超的品格。



  他的品格

  读他质朴的故事,所得到的第一个印象便是他是一个祷告的人。他得知耶路撒冷陷于可怜的困境后,第一个反应便是向神祷告,证明他对于施恩宝座并不生疏。故事自始至终,处处都记有他热情奔放的祷告。在他,祷告不仅是定期的功课,也是日常的生活和工作所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尼一4,6;二4;四4,9;五19;六14;十三14,22,29)。

  面临重大危险时,他有“勇气”。“像我这样的人,岂要逃跑呢?像我这样的人,岂能进入殿里保全生命呢?我不进去”(六11)。他那样坚定无所畏惧,当然会使一个丧失勇气的民族重新振作起来。

  他表现了对于民族福利的“真正关心”,他这关心是那么显而易见,以致他的敌人也要加以评论。“他们听见有人来为以色列人求好处,就甚恼怒”(二10)。他的关心,也可由他的禁食祈祷哭泣看到(一4-6)。尼希米和他的民众打成一片,分担他们的不幸,也分担他们的罪过:“以色列人的罪,就是我们向你所犯的罪,我与我父家都有罪了”(一6)。

  他有锐敏的“远虑”。他获得王好意的关心后,便求王赐诏书给国内他的行程所要经过的各省省长。他还更进一步,想到耶路撒冷那边等着他去做的工作,便请求王也赐诏书给王的园林管理人,以便获得必需的木料,“作属殿营楼之门的横梁……和城墙”(二8)。他把一切事情从头到尾都想得周周到到。

  在尼希米的一切冒险活动中,处处显得他很“谨慎”,这有利于他的工作。他到达耶路撒冷后,并不仓促着手工作。“我到了耶路撒冷,在那里住了三日”(二11)。他费了三天的时间,仔细观察局势,然后才动手。因为他生性谨慎,那时他仍保持缄默,不告诉人他来做什么事。甚至他的侦察工作,也是在夜间做的。

  尼希米在本质上是一个能作“清楚决定”的人。到了应该决定的时候,他并不拖延。在他精神充沛的本性中,不容有拖延的事情。

  他有非常高度的“同感”。他愿意了解和同情民众的问题和苦痛,并设法加以补救(四10—12,五1-5)。(有一个领袖论及他的一个属员时说“我不让他向我诉苦”。其实那却是领袖应该负的责任!)

  尼希米的决定和行动都是“严格公正”的。他绝不讲情面。贵胄和官长,跟老百姓完全一样,该受责备时他就责备。“我就斥责贵胄和官长……于是我招聚大会攻击他们”(五7)。

  他用属灵的方法处理各项问题时,并不摈弃“健全的现实主义”。“我们祷告我们的神……又派人看守,昼夜防备”(四9)。

  他“承担责任”时,并不逃避可能牵涉到的更多的麻烦,却准备不顾种种困难,彻底完成任务。

  总观尼希米的为人,在管理上有魄力,能沉着应付危机,不怕危险,有果断,善于组织,在领导上大公无私,遇反对时不屈不挠,坚定不惧威胁,能谨防阴谋暗算——真是一个获得部属充分信任的领袖。



  他的方法

  提高同僚的勇气。这是负责领袖的一项重要职务。他鼓舞他们的信心,指导他们的思想,使他们认识神的伟大可靠,不再思虑当前的诸般问题。这个目的结果达到了。圣经上记有他这类鼓舞人的话:

  “天上的神必使我们亨通”(二20)。

  “不要怕他们,当纪念主是大而可畏的”(四14)。

  “我们的神必为我们争战”(四20)

  “因靠耶和华而得的喜乐,就是你们的力量”(八10)。

  信心生信心,悲观生不信。属灵领袖有一个基本责任,就是叫同事有信心。

  尽量体会鼓励百姓。尼希米来到丧失了勇气又堕落败坏的百姓中间,第一个目的便是鼓起他们的希望,然后取得他们的合作。他所用的方法,有一部分就是告诉他们神曾经怎样恩待他,并叫他们抱着和他同样的希望,也像他一样完全信靠神。“我告诉他们我神施恩怎样帮助我,并王对我所说的话。他们就说,我们起来建造罢。于是他们奋勇作这善工”(二18)。

  有过失有缺点,当然必须忠忠实实地加以改正,不过要紧的还是应该怎样改正。尼希米似乎能够用很妥善的方法去改进,因之能鼓励百姓做出更好的工作。不但如此,他自己忠实坚定的修养,使百姓始终信任他,也更增强了他的权力。

  随时解决弱点的根本原因。经中记有两上典型实例:

  百姓因为工作疲乏,又受到阻碍,便丧失勇气(四10-16)。他们真是筋疲力尽:堆积的垃圾,妨碍他们工作的进行;他们的敌人也在恐吓他们。尼希米用什么策略去对付呢?他叫他们思念神。同时他把他们适当地武装起来;把他们重新编组,派他们分驻各战略要点。他也利用各家族的力量。他命令百姓半数作工,半数防卫和休息。百姓看见他们的领袖体会到他们的问题,尽力解决他们的问题,就都恢复了勇气。

  在第二个实例中,百姓因为他们的富有的弟兄贪婪无厌,毫无人心,便觉得前任没有希望(五1-5)。他们的田地典当完了;他们的儿女,有些已经卖作奴仆。“我们并无力求赎他们;因为我们的田地和葡萄园已经归了别人。”儿女的幸福没有了,最能使人心灰意懒,希望幻灭。

  尼希米的应付策略,也是足资为训的。他仔细听取百姓的怨诉,同情他们的窘境。因为贵胄们刻薄无情,高利剥削他们的亲人,他便斥责他们,叫他们觉得羞愧(五7)。他拿他们的行为来和自己的利他主义对比(五14)。他要求他们立即将一切归还原主(五11)。他的精神感召力是那么大,以致他们回答说:“我们必归还,不再向他们索要,必照你的话行”(五12)。

  恢复圣经的权力(八1-8)要是没有这一着,尼希米所倡行的种种改革,必难持久,甚或不可能。他大力推行圣经的标准,因之他的一切措施,都有属灵的权力。

  他命令恢复遵守住棚节,这个节,从约书亚的时候以来就没守过(八14-17)。工作得很疲乏的百姓,会多么欢迎这一周的假期和欢乐咽!宣读圣经,促使百姓祭司都悔改认罪了(九3-5)。他们除去多比雅的渎神的家具,把圣殿洁净(十三4-9)。神殿的器皿重新搬进去(十三9)。众人当献的十分之一,再度缴交库房(十三丑2)。安息日休息的制度重新实施,和四周中邻邦人杂婚的事也禁止了(十三23-25),已经杂婚的也都离异了(十三30)。



  善于组织

  在详细计划之前,他先仔细调查一番,对局势予以客观的估量(二11.16)。他也详细估计有多少可用的人员。对于乏味的文字工作,他也没有忽略。每组人员都派有特殊而清楚规定的任务。他对属下的领袖有适当的认识,能够举出他们的名字,和他们各人的工作地点,并叫他们知道他们并非只是一部机器中的齿轮。他实行聪明的分担责任办法。“我就派我的弟兄哈拿尼和营楼的宰官哈尼雅管理耶路撒冷”(七2)。这样,其他有能干的人便得有机会来发展他们的领导潜能。他拣选下属的标准很高(七2)——要忠实,“他是忠信的人”,也要非常虔诚,“他敬畏神过于众人”。

  对付反对者的态度。对于各种方式的有组织的反对——像侮辱,讽刺,渗透,恫吓,捣鬼等等,尼希米所抱持的态度,也表现了他的领导才干。要在旋涡逆流般的局势中稳步前进,真是需要高明而坚决的引导。

  尼希米的第一着依然是祷告。“我们祷告我们的神”(四9)。他认为没有关系时,就简直不理他的敌人。他意志坚定,不让他们来阻挠他的首要任务,但同时也采取一切必要的预防措施(四16)。最重要的,就是他始终不改变他对神坚定不动摇的信心(四20)。

  属灵领导的考验,就是要看这种领导能否达成目标。就尼希米的领导而言,结果是非常清楚的。圣经上记着:“城墙修完了”(六15)。


(全书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11-28 10:25 | 显示全部楼层
Their own module, clean wow gold economise's existence and thought." "Advisable, I get this to say. To hump the regard wow power leveling of fill, non-see through their welfare, flavor and can not. But for people, no buy wow gold matter who they are promiscuous to send basic met couple and hate the unjustness firmness. The oldest looking of the sometimes the pilot generated representation is right, sometimes buy wow account unexpectedly failure, non-care can not ah.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奉献支持|约拿的家

GMT+8, 2019-11-14 11:52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JONAHOME.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