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拿的家』基督徒网络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章节  
经文
楼主: 愤怒的刺猬
收起左侧

[推荐]兄弟相爱撼山河: 威伯福斯与克拉朋联盟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0-8-16 14:08 | 显示全部楼层

44 特拉法加角之役



接着内阁任命廉洁的米德顿担任海军大臣。消息传到法国,拿破仑愣了好久,怎么英国任命了一个“超级老朽的卫理公会基督徒”来与他的军队争战呢?这个“超级老朽的卫理公会基督徒”正是许多人给正直的米德顿的外号。这个老基督徒在国家大战前临危受命,他站起来说:“在我的一生中,我丝毫没察觉到,我整个人生的遭遇与学习,就是为了预备承受这个关键时刻的托付。我需要你们为我祷告,国家正像一部往前冲的快车,而我正像那个驾车夫,我所承受的压力、困难,将是难以描述的。”成为国家领袖,掌握军事大权,米德顿认为需要有谋略的技巧、管理的知识、坚强的斗志、敏捷的判断力与一批能为他代祷的同工。

米德顿利用短短的4个月时间,更换海军将领,让正直廉洁者担任统军大任,包括任命后来举世闻名的猛将纳尔逊为海军总司令。米德顿认为与拿破仑海军一次关键性的大战就可以决定胜负,他秘密地召回各殖民地的海军舰队。

10月初,威伯福斯与克拉朋联盟的弟兄们接到米德顿的信,请求他们为英国的海军祷告。不久英国各处的基督徒都为海军禁食祷告两天。在英国,除了米德顿以外,没有人知道海军发生了什么事,那是国家最高机密。祷告的那天晚上,大批英国舰船要渡过法军把守的直布罗陀海峡隘口。直到今天,历史上仍然无法解释这件事。法军的大炮架在隘口,一直等着英军前来,但是那个祷告之夜。大批的英国军舰通过隘口,法军竞无一人察觉,以致所有军舰能毫无损失地回国聚集。

1805年10月31日。纳尔逊率领战舰与法军惨烈大战3天,这是历史上著名的特拉法加角之役。法国打了一个大败仗,拿破仑前进的脚步到此为止,从此世界的海权全归英国。得胜的捷报传来,威伯福斯正跪在地上祷告,信差大叫:“英国胜利!”威伯福斯睁眼问道:“纳尔逊呢?”“他身先士卒,中弹殉国。”

“啊!”威伯福斯一时百感交集,跌坐在地,历史一幕一幕地仿佛在他前面走过。看到英国贪爱法国殖民地,趁法国大革命时对法国宣战……导致好战的拿破仑得权壮大……英国海军大臣当克斯的贪污倒台……海军总司令纳尔逊的殉国……还有数以万计血染特拉法加角之役的年轻将士们。屋外传来街头百姓的欢呼声:“神佑英格兰!”威伯福斯知道胜利的甜美果实是用什么换来的,他写道:“政治、军事上的胜利,并不能代表上帝特别祝福我们国家,或特别诅咒处罚敌国,这些不过是历史事件的起伏。成败得失本身不能作为上帝有没有眷顾的凭据。上帝有没有眷顾,是看人有没有把事件发生的过程一直交托在上帝的手中。”

克拉朋联盟中的女作家莫尔〔1745—1833〕后来写道,当年威伯福斯与弟兄们立下心志:“奉献我们的口在议院中,奉献脚在家里的祷告垫上,为每一件国家法案更多、更细地祷告。”一个国家的当务之急,不是迷恋短暂的胜利,或是为一时失败懊悔,而是有人起来做奉献的工作,为国家看不见的破口向上帝祷告。这些圣徒的祷告,带出一个很重要的愿望,十多年后影响了整个国家,成为大多数人的看法,“就是一旦法国失败之后,英国对于欧洲没有要求任何好处与报酬,只有一件事,就是要求终止各国自己的奴隶买卖”,从而奠定了日后维也纳欧洲和平会议最重要的成果,并把废奴行动世界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8-16 14:08 | 显示全部楼层

45 立法者的诡计

 



1797年初,威伯福斯与克拉朋的弟兄们又准备提出《废除奴隶贩卖法案》。这一次他们的政治敌人——一群支持蓄奴买卖的议员,事先在伦敦召开会议,研究用什么方法可以彻底地打败克拉朋联盟,永保奴隶买卖带来的巨大利润。伦敦的集会。讨论出一个聪明的诡计,可以让奴隶买卖披上一件光明的外衣,这就是《奴隶改善法案》,就是立法要求各殖民地要“改善奴隶生活、居住环境与教育福利”。这种看似帮助奴隶的法案,谁会反对呢?

这条法案一提出,下议院立刻欢声雷动,上议院的贵族纷纷表示支持,许多报纸也歌功颂德,一下子几乎使本来支持废除奴隶买卖的人,看不出这条法案不过是保障蓄奴私利的障眼法,而开始动摇立场。克拉朋联盟的弟兄们在议院中坚决反对这个法案。敌人反讥道:“怎么啦?你们反对为奴隶争取福利吗?”有人说:“威伯福斯那一小群人,未免太固执了,难道看不出奴隶买卖的一方,已经提出妥协方案了?政治就是妥协嘛!”连有些素来支持克拉朋联盟的议员也说:“是啊!国家正处在动荡不安的时候,所需要的是大家能妥协就妥协,等到国家安全了。再来翻案嘛!”

在妥协弥漫的议院中,威伯福斯站起来大声说:“我坚决地反对这项法案。反对的关键还不仅在奴隶买卖制度本身,而在国家立法的基本精神。所有的法律条文,必须是立法者的真实意愿,而非一时的搪塞。殖民地的议员应该起来反对这个法案。国家无心彻底执行的事情,又要勉强地立为法案条文,等于陷殖民地人民于不义,让他们在法律之下成为罪人。法案居心叵测的文字堆砌,将长期禁锢人民的良心。”这一呼吁让许多殖民地议员为之动容。心想这条法案会不会弄巧成拙,明知各殖民地都不会遵守,改善奴隶生活环境与福利,却又要立法,那国家是否用立法陷人民于不义?

威伯福斯事后写道:“有些政治家实在太聪明了,聪明到让人无法相信他们的真诚。许多政治家都标榜自己是有道德的人,什么道德呢?那是必要时可以拐弯抹角的假道德。我愈来愈清楚,一个政治家愈没有坚定的信仰,他在关键的时候,就愈不值得信任。”

议院表决,以超过30票之多通过法案。威伯福斯与克拉朋联盟的弟兄们没有为失败伤心,还是雄壮地走出议院,他们还会回来。不过与威伯福斯一起走出来的,有几个是过去反对他的政敌,现在转而支持他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8-16 14:08 | 显示全部楼层
46 支持贩奴阵容的分裂


1797年威伯福斯的政敌所提出的《奴隶改善法案》在下议院通过后,也很快在上议院通过。成为各地要实行的法律。结果正如威伯福斯所料,各殖民地纷纷反对,国家给自己订了一条不想去执行的法律,这种法律若遵守是绑手绑脚,不去执行又成违法。各地总督怨声四起:“国家是不是要用法律陷每个执行总督为违法之徒,每个殖民地乖乖顺从政府,以免一朝不听话就被政府揭发老账?这种以法律致人于罪的做法,是对各个地方官最高明最恶毒的一种管理。”

1797年的《奴隶改善法案》成功地打败威伯福斯与克拉朋联盟。1798年他们再次获胜,使威伯福斯的《禁止奴隶贩卖法案》又告失败。但是短暂的胜利,种下支持贩奴阵容的分裂。由殖民地选出的议员与奴隶贩子支持的议员开始交恶,前者认为后者所提出的《奴隶改善法案》根本是“像僵尸的法条,远看还像个人,有模有样的,近看根本是个鬼,除了控告人以外,根本没有别的作用。”

这个分裂的缝隙愈裂愈大,到了1803年,殖民地的地主怒骂奴隶贩子倾销奴隶,等于在使土地生产过剩,破坏农作物价格。1804年,几乎所有的殖民地议员转而支持威伯福斯。那一年议院的辩论很简单,威伯福斯看得很准,他站起来只问了一个问题:“请问各殖民地议员,《奴隶改善法案》实施8年来〔1797—1804年〕,各殖民地奴隶的福利状况有没有改善?”议院传来各地议员震耳的回应:“没有!而且更糟!翻案!我们要求翻案!”1804年6月27日下议院第一次三读通过《禁止奴隶贩卖法案》,许多年轻的议员奔出议会,沿街大叫:“对抗犯罪——终于胜利!”威伯福斯、桑顿、史蒂芬等人却没有那么兴奋,上议院的贵族们仍是支持贩奴的铜墙铁壁。果然这个法案一到上议院,就像只小虫一下被捏死了,上议院说:“因着议程太紧,明年……,或许是后年……或总有一天吧!”

威伯福斯听后,独自一人走到海边,看着西沉的夕阳,海风卷去的袅袅斜烟,好不容易燃起一线希望的火花,又烟消雾散了。他在日记中写道:“爬过了一座阿尔卑斯高山,横在前面又有一座,到底未来还有多少困难的高山?”以后有半年之久,他经常沮丧、忧郁,一些弟兄们来看他,发现威伯福斯长久静默,不谈国家大事,只和周围的孩子们嬉戏。一谈起废奴法案,他就两眉深锁……这半年来他逐渐地体会到,与耶稣同行本是场沮丧与欢乐交织的嘉年华会。他的锐气愈磨愈少,成为一个愈来愈不动怒的人。有一天他在日记上写道:“耶稣的轭是容易负的,我对废奴法案的焦急,以致有一些负担成为重担,是来自我天然的野心。”夜里,威伯福斯再一次把议院里的事奉与废奴法案奉献在上帝的手中。他走出了失败的阴霾,迎面而来的,是胜利的曙光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8-16 14:09 | 显示全部楼层

47 战争的假相

 



威伯福斯认为推动政治改革,不该采用硬碰硬的方法,而该像老母鸡孵蛋,慢慢地酝酿,结果《反对奴隶贩卖法案》已经孵了16年还是没有成熟。克拉朋联盟的史蒂芬有一天来找威伯福斯,他有一个革新的做法,不是温柔的老母鸡,而是灵巧像蛇。威伯福斯仔细聆听史蒂芬的建议后,决定采用。

1805年英国出版了一本《战争的假相》小册子。这本书像燃烧的烈火,短短3个月之内,在英国各阶层掀起炽热的讨论,尤其在政治、法律、外交、商业界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这本书是用国际海权法的观点,申论交战国有权在国际公海搜索中立国船只有无携带资助敌国的武器与粮食。当时英国仍与法国在欧洲大陆交战。英国在特拉法加角之役后,已拥有世界海权,英国百姓愤怒地想知道,在这时,哪一个中立国家敢公然在海域上资助法国。这本书话锋一转,提到那些供应武器、炸药、粮食给法国的,不是荷兰、西班牙或葡萄牙,而是英国自己人。正是英国的货船插上中立国的旗帜继续与法国在海上交易——这叫做战争的假相,英国子弟兵在海上,事实上是丧命在英国的大炮、子弹之下。这本书揭露了赚足大钱的军火贩子的可怕黑幕。而这些军火贩子正是奴隶贩子与背后支持他们的英国上议院的贵族们。这本书的作者正是克拉朋联盟的史蒂芬。在书的未了他提出英国与殖民地不得出售任何东西——大炮、燃料、粮食、铁器……包括奴隶给法国,如果查到了,一律没收。这本书燃起了全国视奴隶贩子为卖国贼的浪潮,上议院的贵族纷纷发誓,表态与奴隶贩子无关。他们明知这本书是针对他们而言,但是卖国贼之罪名着实太沉重。只能气在心中,背后却恨得咬牙切齿。

这就是史蒂芬的高明之处,整本《战争的假相》完全在讨论国际海权法之法理基础,与奴隶买卖无关。但是史蒂芬知道只要利用海权法中断海上对法国的贸易,英国各殖民地就不需黑奴的劳力去生产这些战时物资,黑奴买卖自然会停。多年来许多议员都提出“与法国正在战争,所以不要提废奴法案,以免制造国家动荡不安,影响国家经济”。这种息事宁人的论点,使禁止奴隶买卖被看为是危害国家的法案。社会上许多知识分子也从这个角度去看问题。史蒂芬巧妙地把整个问题扭转过来:“因为与法国正在开战,所以要通过废奴法案,以免奴隶生产的过多粮食、武器被拿去资助敌国。英国名下的任何财产与人力都不得归敌国使用。”这一点成为全国多数人的共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8-16 14:09 | 显示全部楼层

48 胜利的来临



在这个时候克拉朋联盟再提《外国奴隶法案》。每个支持贩奴的议员、贵族、内阁大臣,都知道这是能否封杀这个法案的殊死一战了,动员上下议院所有人力连夜开会,商讨对策。他们决定在提案程序上下手,包括指出提案字句有瑕疵,需要再仔细斟酌,也不让这件法案排入当年会期。

史蒂芬算准对方的做法,他建议威伯福斯先把这个法案送到英国最高法院的法规会,看看这一法案能不能成为合理的条文。当时克拉朋联盟的佩地已经在最高法院任职大法官,他响亮地敲下第一槌:“这一提案可构成法案。”这一下敌人的诡计又失败了。

接下来是史蒂芬最高明的一着棋,他建议这个法案不要由威伯福斯来提,而由别人来。他说:“威伯福斯最重要的角色不是再提这个法案,带领大家往前冲,而是退出去,在背后仔细看,顾全大局地看,留意随时出现的困难,看出真正的关键所在。”这提议对威伯福斯是个很难的决定,每个人都知道威伯福斯等于废奴法案,威伯福斯也知道他整个政治生命的精华,就是为了这个法案,他已经准备要下海大显身手了,弟兄们却要他不打前锋,不打后卫,而是退到场外看。他回家仔细祷告,在日记中写下:“喔,我的主啊!愿你引导我们走上正确的道路,使我在每一个工作的角落,因有一颗属你的心,任何一个服事的角色都能感觉在地有如在天。弟兄们已经准备为法案全力冲刺,我决定留在后面看清大局,并且沉得住气地为他们祷告。”于是,他接受了史蒂芬的建议。

克拉朋联盟的弟兄们选出格伦维尔〔1759—1834〕与格雷〔后加封为Howick子爵〕两人来提议案,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格伦维尔一格雷法案》,又称《废除贩卖奴隶法案》〕。

格伦维尔是政治界里少有的教育专家,牛津大学毕业后进入政治圈。在议院里他是个怪人,经常衣衫褴褛,不修边幅。作风独特,不近人情,后来因与英王乔治三世对《联合法案》的看法不同,就离开议院,回到大学实践教育理念。他曾任牛津大学校长25年之久〔1810—1834〕,《禁止奴隶贩卖法案》是他政治生涯的最后一个法案。他平常不太讲话,威伯福斯却知道他辩思敏捷,深具说服力,足堪临危受命。

格雷出身政治世家,剑桥大学毕业后进人议院。他是一位敬虔的基督徒,对家庭生活的专注,多于对政治生涯的规划。他31岁时结婚,在以后的20年中,他的妻子给他生了15个孩子。他认为一个人一生完成的大事不必多,照顾家庭成为一个好父亲,就是一件值得完成的大事。在政治圈里他常处于半退休状态,许多重大议案的争辩,他看起来好像置身事外,不太关心。威伯福斯却看得出这人是个具有大智慧的政治家,不太对别人承诺,但是一旦承诺就像照顾他的大家庭一样,负责到底。格雷曾说:“民主改革,需要进行政治理念的宣导,获得多数民众的支持与认同,才能稳健地迈向革新之路。政治理念必须符合真理与政治的基本法则。”他对后世最大的贡献是选举法的制定,今天许多国家的选举法几乎都是以他的主张为蓝本。格雷自称是“大螃蟹”,一旦法案被他的大钳子夹住,准逃不了。

1807年《外国奴隶法案》在下议院通过,进入上议院辩论,正反两方全力动员。克拉朋联盟的弟兄们都上场激辩,只有威伯福斯一人远远坐在后面,静静观看。他面如坚石,看不出任何焦虑的样子。一位优秀的政治家愈到关键时刻,就愈沉得住气。

有位上议院的贵族以财税的观点提出反对:

“我们坚定地反对这个法案,我们认为对于公海上的非法活动,国家的做法是课以重税,国家可借税收以利财政,而断然宣布奴隶贩子的商业行为为非法,对国家税收没有好处。”

“是吗?如果国家课税就可以使非法成为合法,那不是变相地鼓励非法吗?而且纳税的非法团体,其税金一定又来自更多的不法。羊毛不是出在羊身上吗?所以课税不能解决问题,只会带来更多的问题。”克拉克森回辩道。

“你的说法完全是假设性的,我们的说法却是有目共睹。站在国家管理的立场,绝对不能为少数狂热分子的论调而牺牲大笔的财源。何况奴隶商人在公海上卖奴隶给敌国,那是一个无知的错误,而重税可以引导过来。”反对者又辩称。

又是接二连三在财政税收上的辩论。桑顿议员认为这是对方模糊问题焦点的高招。就像是要打一条蛇,应该打蛇头,对方却丢出一条蛇尾巴。跟你辩论如何打这条蛇尾巴。桑顿以他经济的专长,知道这次贵族们丢出的蛇尾巴是财政税,而财政税绝对不是国家问题的关键。桑顿立刻起来发言:“今天讨论的议案不是财政的平稳政策,而是一个国家根本的正义与人道。如果交税可免责罚,那么我们政府所看的是钱,还是成千上万受苦黑奴的真实见证?”桑顿把蛇头又抓出来。

来自威斯特摩兰的伯爵怒声道:“你这是什么话!这是不洁之口泼出来的粪便,要败坏自己的国家。”

克拉朋联盟的弟兄们来开会以前。已决定“紧扣议案,沉得住气,步步为营”。对于冰冷的眼神、咒骂的话语、强烈的肢体动作这些伎俩,都不予理会,不要被激得失去理智,要冷静地往已拟定的方向前进。

来自埃尔登的伯爵也反讥道:“我看你们这一群满口道德的人,不过是那个常败政客——威伯福斯的看门狗。喂!大家听呀!这些看门狗挂的铃铛。现在还在玲玲作响呢!”

格伦维尔起来说:“这是需要大家好好思想的一刻,一个政治家政治生命的尊贵与荣耀在哪里?我们对工作全力以赴,最大的报酬是什么?是不是能够给未来的子孙立下良好的榜样,以及为国家带来真正的福祉?我们今天所面对的是要禁止人类历史上历代政权所执行的奴隶贩卖,各位今天所做的决定将会影响全世界与未来的子孙。整个问题的争执点在:是否为了人类长久的福祉,愿意牺牲国家现有的政治与经济的利益。但愿各位无论支持或反对这一新法案成为国家法律的,每一票都是来自内心深处喜悦的扩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8-16 14:10 | 显示全部楼层


49 议院天路客的欢呼与眼泪



格雷再度解释了议案的内容,让大家明白这个议案不是带有宗教性的定罪,而是符合社会基本的公义,避免把反对这个法案的贵族逼人死角,日后产生极端反应。

1807年2月23日,一个历史上可纪念的日子。议院进行表决。结果以283比16票压倒性地通过。议院里响起如雷的欢呼声,所有人涌向克拉朋联盟的弟兄们,大家拥抱欢笑,18年持续奋斗不断,终于把几千年来辖制奴隶的恶习,敲开了第一扇自由之门。

大家去找威伯福斯,发现他跪在议院的角落,低着头,泪流满面。众人对他的恭贺,他置若罔闻,毫无反应,只是满眶泪水地喃喃说道:“主啊,历史在你的手中,我们不过是你手中的器皿……”有位年轻的议员史密斯大声说:“看啊16个投反对票的议员,我手上就有4个!让我来公布。”威伯福斯猛然站起来道:“忘了这16个人吧!为那283个人感谢上帝吧!”

议案通过的消息,火速地向四处散出。有一个濒临弥留的老人,听到消息以后,微微一笑,他就是当年劝导威伯福斯的牧者、诗歌《奇异恩典》的作者——约翰·牛顿。他请人写下最后一个赞美的祷告:“18年漫长的日子,终于废除最不人道的奴隶贩卖,哦!何等荣耀的奋斗,……我深深地感谢主,在我死前可以看到这个结果。”

但是,普世奴隶制度的废除,威伯福斯与克拉朋联盟的弟兄们仍有一段漫长的路要走。5年、10年、20年、30年……不断地走下去,走到第一代克拉朋联盟的圣徒一个一个地倒下去,普世奴隶制度仍未废除。但他们在死前把这神圣的使命传递下去。

这些人都是存着信心死的,并没有得着所应许的,却从远处望见。且欢喜迎接。〔《圣经·希伯来书》11章13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8-17 14:1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章 国际禁奴法案的推动

 

 

 


政坛的确是世界上最污秽的地方,但如果有人在政治圈中被上帝得着,对人类的影响和贡献也最大。

1807年3月16日,“禁止奴隶贩卖”

在历史上首度被宣布成为英国的法律。

威伯福斯与克拉朋联盟的弟兄们,

没有太多的时间沉湎在胜利的狂喜里,

仍以不懈怠的斗志,3日之后就成立

“非洲协会”民间组织,

要在国际间推动普世性的禁止奴隶贩卖。


许多人为他们的行动摇头叹息,

奴隶与国际贸易挂钩太深,

可能是永远解不开的死结。

单在法制国家——英国,

为这个法案就奋斗了18年,

那缺乏制度的西班牙、葡萄牙、奧地利……

要它们也禁止奴隶贩卖,

真是长夜漫漫路迢迢。

更糟的是,国际外交素来是最混沌的地方,

有军事力量的恫吓,

有经济强权的垄断,

有政治力量的压迫,

每个利害争执都可以找出一大堆渊远流长的理由,

或是历史仇恨。

在议院要把基督的美好形象彰显出来已是不易,

还想成为影响国际事务的外交家吗?

基督徒的伦理,能够照亮国际外交的黑暗吗?


威伯福斯与克拉朋联盟的弟兄们,

没有随意用一段经文论断国际外交的不当,

而是以属灵的认知,谨慎的头脑,

坚强的毅力,与合法的影响力,

慢慢地渗入国际政治、外交的决策程序。

别人笑他们不知天高地厚,

“一小撮人,竟然也想去改变全世界的潮流,

幻想一个没有奴隶的新世界”。

威伯福斯却答道:

“我知道我的软弱,

因此常在圣灵中警醒祷告,

求主耶稣帮助我成为更有节制、

更为严谨的基督精兵。

我们对于普世奴隶废除运动的努力绝不灰心,

任凭仍有千山万水之遥的路要走,

我们仍持守坚定的信心,

就像一个小指南针般永不改变方向地前进。”


这一群精兵,

以10年的时间,

竟然扭断了欧洲列强禁锢奴隶的捆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8-17 14:18 | 显示全部楼层

50 一个叫笨蛋的公爵



当威伯福斯与克拉朋联盟的弟兄们成立非洲协会时,最令外人惊讶的事情是,这个身负重任的协会主席,竟是王室里出了名的傻子——格洛斯特公爵。当时的格洛斯特才31岁,是英王乔治三世的侄女婿,英王多次对外宣称他这个女婿是“笨蛋比利”〔比利是威廉的昵称〕。他始终搞不清吃饭时叉子与刀子要摆哪边。宫廷宴会大家欢乐时,他不是愁眉不展,就是在一旁委靡不振的样子。在上议院开会时,请他致辞,他讲起话来天马行空,漫无头绪,全不搭调,大家更确信他是个笨蛋,只配一辈子靠着他的裙带关系吃软饭。幸好格洛斯特有个好岳母,她说:“我才不在乎我的女婿是不是一个政治界的英雄,我只在乎他到底是不是一个好基督徒。”这位老公爵太夫人,就请威伯福斯来。威伯福斯见了格洛斯特后,对老夫人说,“他是个善良的年轻人,而且做事负责,只是王宫里的繁文褥节把他搞得信心全无。只要给他一块空旷的原野,他会是一匹能征善战的战马。依我看,他是王室里尚且保持纯真理想的人,说话才会老与政客不搭调。他只要重拾信心,就可以一展所长。”格洛斯特后来成为一个基督徒,而且把人生末了的30年,全都投入废奴运动,成为非常称职的大会主席。30年后没有人叫他笨蛋了,反而称他是“英国王室里最敬虔的圣徒,给他的国家带来莫大的祝福。”



51 国际外交与伦理



在非洲协会里还有麦考利担任执行秘书,联盟里的佩地、布鲁厄姆、格伦维尔、史蒂芬、桑顿、克拉克森担任顾问,威伯福斯担任第一届协会主席。非洲协会的成立目标是“将废除奴隶的运动推向国际舞台,以促进非洲的福利、自由与文明”。他们的行动必须迅速,因为“英国在国际间单方面地废除奴隶买卖,并无法遏止非洲大地的犯罪行为,只会造成一时的权力真空,而后,奴隶贩子的权势又会迅速地滋长进入。废除奴隶贩卖法案,绝对不能只成为英国内部的法案,必须要推动成为世界性的协议,才能渐渐成为普世性的共识。如果各国步调不一,解放奴隶永无成功之日”。如何使世界各国都禁止奴隶贩卖呢?威伯福斯提出召开国际会议,那是各国代表可以理性、和平立约的所在。他认为废除奴隶的关键应在国际会议上,而不在武力的胁迫上。不同的意见与看法,可在国际会议上讨论或辩论,但不是用战争与鲜血解决。当时英国武力强大,拥有大型战舰数百艘,海军16万。好望角与马尔他的海军基地,像是两把利剑深入大西洋与地中海。有些议员认为“英国有足够的武力,让世界各国就范,而且国际外交素来是强国的竞技场,弱国无外交”。威伯福斯与克拉朋联盟坚决反对这种做法,他们认为:“尊重别国的主权,是国际外交最重要的伦理。没错,英国是强国中的强国。但是以长远的眼光来看,强国不是要在国际外交中夺取更多的政治、经济利益,而应为维护国际的秩序与稳定而努力。这才符合耶稣所说:‘施比受更为有福。’……在人类历史上,凡以武力胁迫他国就范的强国,其行为带来的,绝非长期的福祉,而是不少的灾害。真正的强国会关怀其他弱小的国家,视列国为共同体。国际外交不是输出武力,不是输出竞争,而是能够回到施比受更为有福的《圣经》真理中。”



52 非洲和平政策

基于把耶稣的教导应用在国际外交上,非洲协会的成员在国际上提出《尊重非洲主权宣言》。这份签着每位成员名字的文件,很快被送进欧洲诸国的立法院或是皇室大厅里。威伯福斯等人建议“各国尊重非洲的主权,实施非洲封港政策20年。非洲必须成为保护区。需要一个世代的调养生息,而非一直成为欧洲各国生产原料与廉价劳力的来源地……非洲至少需要20年才能走出过去被人残酷伤害的阴影,才能不断地成长壮大,成为我们的公平竞争对手,而不是目前被虐待奴役的对象”。

这封信引起欧美各国的强烈反对,被认为是“痴人说梦”。许多国家任意割据非洲,已经投入很多军队、资金,如果非洲封港20年,那过去的投资不就泡汤了?而且损失了非洲的原料与人力市场,欧洲如何能够维持现有的富裕与繁荣?放弃非洲就是放弃国际市场的竞争力。连英国的议院也炮声隆隆,许多议员起来说:“我们都知道非洲协会的成员有一颗善良的心。但是在国际事务上,光有善良是不够的,更需要脑筋!那批基督徒在教会待太久,太缺乏在国际事务上的磨练……想想看,如果非洲封港20年,那我们的海军将在大西洋上分散,黑人值得我们这样付出吗?如果照此而行,国家财政将走上泥泞路。”在欧洲利益至上论的空气下,威伯福斯与克拉朋圣徒提出的非洲封港政策,只像是一颗微弱的流星,短暂滑过天际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自此以后,非洲的历史是一连串被列强扭曲、伤害的历史——几乎是永不停歇的革命、动乱、人祸、饥荒、炸弹、暗杀……非洲与她流落各处的黑人子民,将成为人类文明永远的痛,后代子孙即使付出巨大的代价,也无法抹平当年造成的伤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8-17 14:18 | 显示全部楼层

53 门罗宣言



美国第五任总统门罗,大政治家,威伯福斯之友。

威伯福斯与克拉朋联盟对非洲的呼吁毫无作用吗?一粒小石子掉人池塘也会产生一些涟漪的。有一个正面的回应来自大西洋的彼岸,是历史上非常著名的“门罗主义”。门罗〔1758—1831〕是美国第五任总统,大政治家。当威伯福斯呼吁欧洲列强退出非洲殖民地时,当时的门罗是美国驻英大使。门罗一直坚持欧洲列强势力应该退出北美,不该把北美,尤其是路易斯安那州以西的广大土地,视为欧洲列强瓜分殖民地的区域。威伯福斯与门罗,一个为非洲,一个为北美洲的主权独立呼吁,两人开始成为朋友。1807年门罗回到美国任弗吉尼亚州的议员,当时许多贩奴船只插的是美国旗子。1808年9月8日,威伯福斯给门罗的信中写道:“我所有的努力,就是期望非洲能够脱离列强的控制,获得真正的福祉。”威伯福斯请他转一封信给美国总统杰弗逊,信中写道:“许多人的命运维系在阁下的抉择上,……我希望未来美英能订定条约,授权两国海军能够互相搜捕插着彼此国旗的贩奴船只,以免许多不法的船只是在美国自由的旗帜下进行买卖。”1809年杰弗逊与英国在英美双边会议订立条约,宣布在美国星条旗下禁止贩卖奴隶。这为威伯福斯与克拉朋圣徒联盟的国际奴隶禁贩运动走出成功的一步。威伯福斯听到这消息,快乐地跳起来,他写信给麦考利道:“我像是一颗快要没电的电池重新又补充到电力一般。”1816年门罗当选为美国第五任总统。1812年到1815年为了国际外交,美国与英国还断断续续地打过仗,但是威伯福斯与门罗成为终生的好友。1816年黑人在海地争取独立,门罗宣布美国与中南美洲的弱小族群祸患与共,呼吁欧洲列强不要以武力干涉海地自由运动。威伯福斯也在英国把《圣经》运往海地。非洲协会还派克拉克森到海地,担任黑人领袖亨利国王的教育顾问,提高海地人民〔尤其是妇女〕教育水准。门罗后来在1823年宣布著名的“门罗主义’,——除了宣布不与欧洲国家结盟,不许欧洲列强视北美为殖目地,认为美国应更支持世界各小国的自由与独立。后者一直成为美国外交政策的思想主轴。

目际禁锢奴隶的锁链,一环又一环地捆绑着奴隶,威伯福斯与克拉朋盟的弟兄们要打开任何一个环结都非常困难,但是在1809年,总算把第一个环给解开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8-17 14:18 | 显示全部楼层

54 国际海事法庭的辩论



禁止贩售奴隶成为英国法律后,英国海军就在公海巡逻搜捕贩奴船只,如果船只是在英国旗下就充公拍卖。将奴隶送到狮子山自治区。但是搜捕到的船只插外国旗帜怎么办?威伯福斯认为应该诉诸国际公法,他要求英国海军将官委员会看管外国奴隶船并且告到国际海事法庭。在国际海事法庭与贩奴一方辩论后,法官宣判奴隶贩子一方获得胜诉。判决书上的理由是:“黑色是有罪的标志,所以黑色人种是罪恶的族群,成为奴隶是理当接受的天谴,这是他们的命运。”威伯福斯摇头叹息道:“如果学法律的人接受命运天谴论,那么,法律公义的根基势必荡然无存。这种黑色皮肤人种就是犯罪族类论,根本是白人自大的推托之词。”克拉朋联盟中的法律大师史蒂芬与布鲁厄姆劝威伯福斯不要失望,他们认为法官也是人,人总有失误的时候,何况这是新的案件,法官不一定有判案的经验,应该再度上诉,据理力争。一方面是对法官的经验教育,一方面只要有赢得一次胜利的案例,就可以有个依法办理的途径,而不诉之于武力。他们两人接下案子,再度上诉,终于在1809年获得第一个胜诉,奴隶贩子有罪!从此公海上的贩奴船只开始像老鼠一般,看到英国旗舰,掉头就跑。弟兄们的努力,又使禁止奴隶贩卖的国际化向前推进一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奉献支持|约拿的家

GMT+8, 2019-11-23 06:44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JONAHOME.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