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拿的家』基督徒网络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章节  
经文
查看: 1212|回复: 2
收起左侧

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爱随着我(转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5-12 21: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爱随着我 
 


作者: 利未

    我出生在一个基督徒家庭,父亲是当地教会的负责弟兄,我是属于我们家的第四代基督徒。在我的个性里面有一点非常突出,就是我非常的叛逆,家里人不许我作的事情,我偏要去作。在我内心深处好像有一股神秘的力量总想把我拉向反叛的深渊。我小时候的脾气非常不好,经常和小孩打架,甚至还有大人。在我念初中的时候,我有一次回到家里,看到父母亲那么劳累,便想帮帮忙,于是就去山上砍柴,结果不懂得怎么砍柴,却把人家种的树的树枝砍下来了。恰巧树的主人经过那里,便大声吆喝要我赔偿,这个时候我的同伴都跑走了,我却认为我的自己的行为很正当,就是不逃跑。不就是砍了一些树枝吗?有什么了不起的,结果我就和那位大爷大吵起来。那一次我哭得惊天动地,几乎把全村的人都引来了,我自己也哭得全身发麻,脚都迈不开了。我父母说,从那以后我的记忆力就减退了许多。

    神怜悯我,在我还很小的时候,我向主的祷告是,“主啊,赐下恩典,使我快快长大,长大后能为你所用”。在我还在念初中的时候,有一次我那一位虽不识字却大有信心的外婆(她曾经藉着祷告让我们那边一位得了绝症已死去好几个小时的姐妹活过来了)这样告诉我,“你不用再继续读书了,一生献给主用吧,我听说有些人读书读到后来结果把主耶稣给读没了,我也怕你会这样。”我那时候就告诉我的外婆,“外婆,不会的,我不会丢弃主耶稣的”,这个时候我的心里默默想着,“主啊,我一生一世都不会离弃你,你是实实在在的神,求你保守我以后不管碰到什么环境,都记得今天的情形”,这不像一般的意念,以至于到现在我还能够记得那么清晰。我想是圣灵奇妙的工作。

    我从小在主日的时候一般都会去教会,很爱唱诗歌,却不爱祷告和听证道。所以每一次记念主的诗歌一唱完,我就跑了。但是小时候,我却很爱有大型的交通聚会,其中印象最深的一次,是一位姐妹到我们教会的一次布道大会,那一次我几乎是完整地听完了讲道。我还记得那为姐妹在布道的过程中用很甜美的声音唱的两首诗歌,一首说到亚当堕落后,耶和华神在园中寻找亚当,说“亚当啊,你在哪里”,反复地就唱这一句;另一首是耶稣要升天以前对他门徒说的话,“你们心里不要忧愁,你们信神也当信我,在我父的家里,有许多住处,......”。我第一次很系统的认识了人的罪和主耶稣的救赎。那时候大概是小学四年级或者五年级左右。

    我从自己急躁且暴躁的个性中认识到自己是罪人,我也从许多耳熟能详的圣经中,认识到有许多事情是不讨神的喜悦,我不能去作的。初中的时候我就特别爱看属灵书籍,包括盖恩夫人的《馨香的没药》、倪柝声的《十二篮》、还有《活水》、《荒漠甘泉》等,甚至还有一本系统的用前千嬉年派的观点解释启示录的书。《圣经》我也时常随意翻翻。

    就是这样的我却没有一点基督徒应有生命的彰显。我开始看武侠小说、还有言情小说。我小学、初中的成绩都很好,经常是第一名,中考的时候是以学校第一名的身份考入县里最好的中学,高一的时候,我感觉到有点吃力,不过却在高二的时候,赶上了班里的第五名。只是,那是暂时的,高中时期的我已经完全为自己肉体私欲所控制了。

    我那段时间甚是苦恼,甚至想到结束自己的生命。我在询问人生的意义,为何生活是那么的空虚无聊。我一个人常会胡思乱想许多事情,我的个性渐渐变得非常忧郁,记得有一次我尝试过一个星期左右不和同学们说一句话。当我父亲看我闷闷不乐的样子,他甚是觉得不可思议,正是不愁吃穿能上学的时候,怎么都没有一些年轻人的朝气呢?也难怪他不理解我,我从初中开始就寄宿在学校了。

    我至少有两件胜不过去的罪,一是我在控制自己肉体的邪情私欲方面,我总是失败,你知道吗?在那些武侠小说和言情小说里面经常会有一些黄色片断的描写。二就是看小说的欲望,我几乎看遍了出租小说店的所有武侠和言情小说,最多的时候是一天看五本。这两种欲望的持续折磨把我的高中时代变成了灰色回忆。我现在想起来还觉得可怕,每一天早晨起来充满了盼望和对一天的计划,每一天晚上睡觉前充满了悔恨和眼泪。我无法忍受自己的这一种生活,但是却无可奈何。我真是苦啊!谁能救我呢?谁能帮助我呢?耶稣基督啊,快来帮我。我反复看罗马书第七章,我就是不明白为什么保罗说,“感谢神!靠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就能脱离了”。那个时候我还是去教堂的,可是也就是在那一段时间我暗恋上了一位女孩,她是我一个远房亲戚的女儿。我去教堂的时候,可能眼睛都钉在她身上,而不是主耶稣的身上。我想她想得不得了,甚至写了一些所谓的诗,只不过想归想,我始终没有表白过。那一年我才十五岁,念高二。

    我的罪折磨得我痛苦得不得了,我尝试过用酒、看通宵录像、打游戏机等来麻醉自己,但是更放纵的生活只是带来更空虚的人生。我也和那些少男少女一样喜欢上了流行歌曲,我还记得那个时候我前面的头发垂下来,可以到我的嘴唇那么长。这个时候,其实神一直保守着我,神时不时的用各种办法提醒我,让我回到他的身边,只是我总是失败。有一次我去游泳的时候,因为一瓶洗发水的缘故,被六个歹徒围住打了一顿。这是高中期间,神给我一个最大的管教。小时候因为我喜欢去河边游泳的事情,我父亲不知道用竹鞭打了我多少回,我总是不听父母的劝告,总是偷偷的和伙伴们一起去,而每一次几乎都被我父亲知道。他不许我去的原因是因为我们那边小河很危险,曾经有好几个小孩子都在游泳的时候失去了生命。所以当我这一次被打回家养伤的时候,我的头脑中就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神管教我了,所幸他也同时保守我并没有受内伤,只是受一些皮肉之苦。

    在这样折磨人的生活里,高考终于到了。高考成绩放榜的时候,我大吃一惊,我怎么也没想到我的成绩居然考得那么差。在省质检的时候,我考了班上的第十三名,我们班在高考的时候,前十八名都上省专线的,而我却连省专线却达不到。我考完的感觉非常好,认为可以上重点线的。这一次,非常好强又爱面子的我在家里狠狠地哭了半天。后来,我以为会被师专录取,却没想到被一所职业大学录取了,这所学校唯独在我那一届提前放在师专前面录取的。我的家人还有老师都劝我复读一年,我那时候是班里面岁数最小的一个。可是,我却因为觉得没有面子再见到自己以前的老师同学而绝不肯复读。再一次,我不顾众人的反对去了那所职业大学。

    我当时很难理解神的旨意,我觉得我是基督徒,神怎么没有祝福我,反而发生这种情况呢?后来我读了那一所职业大学,我开始后悔了,但是却再也没有回头路可以走了。毕业后,参加工作到今天已经快三年了,我渐渐地认识到神的美意。神真是恩待我,我如果当时真的考上一所好大学,按我当时堕落的光景,恐怕我现在已经不是基督徒了。我本来很以自己学习的本事为骄傲,神就让我一辈子记得我是从这样一所职业大学毕业的,让我在人面前没有任何可以夸口的。每一次想起来,就知道神向我显明一点,那就是“凡我所疼爱的,我就责备管教他(启3:19)”

    在大学里面,我自己放纵的心已经有所约束,感谢神,他让我喜欢上足球和电脑,这让我以后的工作和身体都得帮助。从大学开始一直到来北京以前,我和主的关系还是若即若离。在大二暑假发生的一件事情,使我愿意在当年受浸归主。我从小一起长大的伙伴,在一次车祸事故中丧生了。我简直无法想象昨天他还和我谈笑风声,今天却在永恒中别离了。他家里就他一个独子,他的父母整整好几年都在哭泣。在家里的时候,白天,黑夜里,我怕听到他们哭泣的声音,我也怕见到他们。看到他们那痛苦万分、苍老异常的脸我就难受。最让我难受的是,我那一位好朋友还没有接受耶稣。好几年后,我在梦中梦见他,我醒来后,只能再一次流泪地跪在父神面前为我旁边还没有信主的好朋友们祷告。

    死亡,就发生在自己所亲爱的人身上。我又一次开始思考人生的意义。人的生命太有限了,如果过这短暂的一生?你要把自己的生命投资到哪里?“其实明天如何,你们还不知道。你们的生命是什么呢。你们原来是一片云雾,出现少时就不见了(雅:14)”,永恒啊,你在哪里?我应该在哪里找到你?耶稣基督这个时候再次踏过我的心田。“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约14:6)”,“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认识至圣者便是聪明(箴9:10)”。我再一次认识到我要赶快依靠耶和华我的神,没有什么能够比得上生命的宝贵了。我也认识到传福音的重要性,你旁边不认识耶稣的人都在一步步走向死亡,你看到了吗?

    大学毕业后神赐给我一个好工作,是搞软件开发,这在我们学校的前几届是非常少有的。在毕业后的第二年,我就有一个很好的机会来到了北京,进了一个外资的公司。我没有什么可以夸口的,只能夸神的恩典。但是很惭愧,我那时候对主的爱心还是很一般。

    直到后来,我进入了现在这个教会,我灵里的生命又出现了新的转机。在教会里,我找到了家的感觉,我也认识了这些弟兄姐妹。哦!我所亲爱的弟兄姐妹,我们一起在主面前哭过,我们也一起在主面前笑过。整整两年了,这两年来,教会经历了许多的风暴,甚至那一段时间都快要散了,神却要保守这个家,虽然有好多弟兄姐妹已经有各种原因不来咱们教会了,我个人的灵命却在这两年中有了明显的变化。

    有一次,我看了唐崇荣的讲道VCD,从那以后,我接触了神学。唐牧师对我的影响很大,当然在这之前,神已经通过互联网带领我对宗派的眼界拓展了不少。在后来的一段时间里,我开始接触哲学,我的头脑中装满了各种各样理性上的疑问。我那一段时间最大的问题就是“上帝啊,你究竟存在吗?”,我向神求一些他存在的印证,但是神好像不理我。其实,神已经显明在我心里面的一件事情就是“利未,这么多年了,我向你显现过的恩典还不够多吗?从小到大,哪一次遇到危险,不是我抱着你走过来的?在你身边的见证难道还不够多吗?我一直深爱着你,你还不明白吗?”

    我慢慢屈服了,我知道在这一条生命的道路上,真的不是理性就可以把握的。因为我的信仰是生命的信仰,惟有生命的主用他钉痕的双手摸我心的时候,我才真正得着生命,同时也被主得着。属灵里面许多永恒不变的律也给我许多的信心。比如神的话带着能力,并且一句都不落空。我照着神的话语去作,就能享受到生命的喜乐和平安。这种平安非这个世界所能给,唯有漂泊的心遇到了他的主人,流浪的理性归回真理的时候,我才有真平安。我一顺服在主的面前,主便用喜乐的膏油膏了我的头。同时我现在也体会到,经历过这种理性的历险,一方面是为我自己的好处,一方面也是神在预备我。

    在这些日子,我要为几件事特别感恩。首先,神拿掉了我一直以来无法胜过的软弱,他真爱我,他让我尝到了从罪中完全得释放的滋味。当我现在回头看的时候,我有时候唯有喜极而泣。接着,神又和我建立了一种很亲密的关系,因为和主无间隔的交通,我就渐渐更渴慕神的话语,更喜欢去教会。神又把教会的负担放在了我的心里,他爱我,他知道我这个孩子够软弱的,唯有通过不断参与教会的服侍,与众弟兄姐妹一起,才能够持续依靠他,不再靠自己。

    对于服侍的工作,是否能感受到主的呼召尤其重要。我时常想起的一件事情就是“乌撒的手”,他伸手要去扶约柜的时候,就被击杀了。你确定了是神对你的呼召,你才能够完全的委身。没有委身的侍奉是不能够长久的,也无法带来美好的果效。我个人对神的呼召是通过这几个方面来认识的。一是自己内心为教会现状的挂虑,这个挂虑越来越深,以至于成为一种无法躲避的负担。二是在那一段时间里面,神让我想起了许多我自己都已经忘记的事情,比如小时候我曾经做过奉献的祷告,比如高中的时候,我为了能够下决心胜过罪,把自己的手指头都割破了。神也通过圣经的话语不断敲打我的心。三是环境的印证,我们教会非常需要人为主摆上,弟兄们也盼望我能够起来;我在北京找到了第三份工作,这份工作的工资是很高的,足够我补贴家用和自己开销,另一方面,公司、宿舍都离教会特别近。

    我感谢神给我这么多的恩典。我更多体会到的一点就是,离开主我什么都不是,我连渣滓都不如。我这样说不是我属灵,我知道从小在基督徒家里长大的孩子最懂得说属灵的话。我如果能够通过我的一生稍微地见证一些父神的伟大,就心满意足了。我也恳求父神保守我和他亲密的关系不改变。

    我很喜欢诗篇二十三篇,当我默默的念这一段经文的时候,我就从父神那里重新得力。

    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
    他使我躺卧在青草地上,领我在可安歇的水边。
    他使我的灵魂苏醒,为自己的名引导我走义路。
    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
    在我敌人面前,你为我摆设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头,使我的福杯满溢。
    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爱随着我,我且要住在耶和华的殿中,直到永远!

    荣耀归于父神,直到永远!阿门!
 

发表于 2010-5-12 22:05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好的见证,感谢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5-14 05:28 | 显示全部楼层

看来标题,没看完。

阿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奉献支持|约拿的家

GMT+8, 2019-11-12 08:40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JONAHOME.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