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拿的家』基督徒网络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章节  
经文
楼主: 晨星
收起左侧

玛丽.琼斯和她的圣经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0-4-20 18:30 | 显示全部楼层

春天来了,白昼拉长了。一天早上,雅各对玛利说:"宝贝,现在晚上亮多了,你今晚能不能替我去一趟童茵,订一些纺线回来?"

 

"行,爸爸,"玛利说,"我会尽早赶回来。现在步行很舒服。我会从阿贝吉诺文出发,从兰尼格林穿回来。"

 

"别离开大路太远,亲爱的,"琼斯太太担心地说,"那条路可不短。"

 

"不会的,妈妈,我会小心的。"玛利向妈妈保证。

 

玛利有时喜欢下到海里探险。但回兰非罕歌尔的路很长,尤其她又经常停住脚,回头眺望脚下,卡堤干海湾广阔的海面在黄昏中是那么宁静那么美丽。

 

快到家了。上坡时,她的脚突然踢到了泥土中一个又重又软的东西。她蹲下去,拾起来一看,是一个重重鼓鼓的皮包。

 

是谁丢的呢?玛利一边走一边想,摸上去好像里面都是钱。爸爸会知道我应该拿它怎么办。

 

走了大约半哩路的样子,就见一个人朝她这个方向慢慢走过来,一边走一边在路上仔仔细细地寻找什么。她认出了他:是农夫葛垒富,伊万斯太太的姐夫。

 

"晚上好,玛利非硭 ?他向她问候道,"我的钱包丢了,你有没有碰巧……"

 

"钱包!"玛利叫了起来,"我刚刚在路上发现了一只钱包。"

 

她把钱包举起来让葛垒富看。

 

"哎呀,那正是我的钱包呢!你发现了它,真是幸运。天越来越黑了,我可能根本就看不见它。"

 

玛利继续往前走,口里应道:"不是,其实,我也没有看见它,是我走路的时候踢到的。"

"等等,玛利,"农夫叫道,"我想送你一点小东西作为报酬,或表示我对你的感谢。"

 

他先从钱包里夹出一张一先令的纸币,但他不像他小姨子伊万斯太太那样慷慨,于是另找了一块六便士的银币,递给了玛利。

 

"拿着,小意思罢了。"他有些尴尬地说,"谢谢你了。晚安。"

 

玛利并没有指望任何报酬,所以这块六便士的银币对她而言简直就是一笔巨大的财富,它使剩下的那半哩路轻松无比。当她把银币投进盒子里的时候,感觉到一阵兴奋的颤栗。

 

"六便士,整整半先令呢!"她喃喃自语道,"我的小盒子只装过铜板呢。" 那年夏天过得很愉快。玛利满心相信她很快就能得到自己的《圣经》。许多时候,一个一个礼拜过去,盒子里没增加一个硬币,但至少她真正开始存钱了,而且她的决心也越来越坚定。盒子里的钱使得她拥有《圣经》的梦想变得真实,这就是吉普赛人所称的罕锁--一个开始。她给多病的大卫斯太太偶尔的小帮助让其他辛劳的母亲知道了。很快当地就形成了一个新风俗:天气晴朗的话,玛利在放学回家的路上,会从好几家路过的农舍领出一些孩子,带他们在石楠林和羊齿蕨丛中坐下,给他们讲《圣经》故事作为娱乐。这给了母亲们一些自由的时间,可以从从容容地为她们的丈夫准备晚饭;孩子们也喜欢与玛利在一起,比玩耍还开心。她的故事重复了一遍又一遍,但他们总是百听不厌。如今的玛利比以前知道得多得多。又参加主日学,又去农场读《圣经》,说到她学过的东西,她从来都是百讲 不厌的。

 

"给我们讲那个有五块饼两条鱼的小男孩的故事。"一个小男孩提议道。

 

玛利就会将伯赛大的一幕与孩子们从草地高坡上能看见的景象联系起来:延伸到海边的悬崖峭壁和宽阔的海湾,像极了在阳光中波光鳞鳞的加利利海。她会以一种简单易懂的方式把故事讲给她的小听众听。

 

另一个小姑娘提出她的要求:"给我们讲那个小姑娘的故事,就是耶稣使她复活的那个小姑娘。"

 

讲完那个故事之后,他们经常会有些讨论。

 

"他们嘲笑耶稣,真是一群粗鲁的人,而且他们错了。"

 

" 还想到小姑娘需要吃东西,真是好心。"

 

"当然了, 总是想得很周到。"

 

不管年龄大的也好,小的也好,人们都喜欢听,在此之外,还喜欢做点什么。玛利就教孩子们一首诗篇--那是那些日子流行的唯一的一种赞美诗。于是,山坡上就会回响起孩子们稚嫩的童音。

 

然后玛利就会将她的"小羊们"送回他们家中,母亲们会向她道谢,告诉她这一个小时的自由时间对她们帮助多大,然后会说:"喏,玛利,这是给你的小钱盒子的。"递给她半便士。如果这母亲很穷的话,她也会给玛利四分之一便士。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0-4-21 13:01:33编辑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4-20 18:33 | 显示全部楼层


小盒子变得越来越重了,玛利常猜想里面到底有多少钱。她对妈妈说:"等到满一年的时候,我就打开我的盒子,数数我的钱。"

 

玛利和父母坐在桌前,揭开封住盒底那个小门的纸的时候,是一个很重大的时刻。他们将钱晃出来,她把半便士和四分之一便士的分开放,加上农夫葛垒富给的那半先令,然后计算整一年的积蓄。

 

"十一个半便士,三个四分之一便士。"最后她宣布道,呆呆地看着那几小堆钱。

 

整整一年了,她第一次感到失望。她回想起所付出的全部劳动,和这堆可怜的小钱对她的劳苦的否认:它还不够一先令呢!

 

"还不到一先令!"她大声说,声音有些颤抖。

 

雅各站起来,走到门后取下他的上衣,走回来,将一张一先令的纸币放在桌上,把所有的零钱都拢到手上,然后平静地说:"现在你有一先令了,玛利。"

"玛利,我认为你已经做得相当不错了,"琼斯太太安慰说,"下一年你会做得更好的。母鸡孵出小鸡后,你就能卖掉一些小鸡;你也可以去揽些针线活儿,因为你的手工已经很不错了。"

 

"没错,"玛利从片刻的沮丧中重新振作起来,"我要做些报酬高些的活儿,同时我也会继续作原来的工作。"她笑起来,抓过钱盒,"它变轻了,但更值钱了。谢谢您,亲爱的爸爸。"

 

她绕过桌子,跑到父亲面前,撒娇地攀住他的脖子,亲吻他。雅各揽住她,爱怜地拍着她的背。

 

"如果你的信心像一粒芥菜种,它就能移山,一本《圣经》的价钱现在就像你面前的一座山,是不是?但你会将它移开的,永远也不要灰心。" "爸爸,你说得对。"玛利若有所思地说,"我知道我能的,因为耶稣应许过。"

 

她安静地上楼回到她自己的卧室里,没换衣服,就跪在床前祷告。圣灵在她心中的力量更强大了。 "主耶稣,"她喃喃地说,觉得自己是在跟一位一直在身边的支持者说话,

 

"我知道祢会给我力量和支持。请向我显明,我作什么才能尽快地赚来我的《圣经》。"

 

她躺下时,心中满是信心和坚强的决心;一种潜生的力量充满了她。她带着快乐的心情很快就入睡了。

 

迫切忠心的祷告总是蒙垂听。那些虽祷告,信心却摇来摆去的人不相信这点, 因为他们不曾经历过真实的,满怀信心的祷告。第二天早晨玛利照常去学校, 准备例行常事,放学回家后再做妈妈不得不留给她做的那些家务活儿。她走到 学校门口时,正好碰见校长艾力斯先生也正往学校里走。

 

"早上好,玛利,"他问候她,"你像往常一样准时。"

 

在那第一年的学校生活中,校长渐渐发现了玛利的与众不同。她从不缺席,其他孩子呆头呆脑地坐着的时候,她迅速、深思熟虑的回答总是让他满心欢喜,就是那种所有的好老师对聪明的、爱学习的学生的欢喜。玛利呢,也很尊重赞赏她的校长。在他们之间存在着一种默契的友谊。

 

"我很高兴你来得这么早,玛利,"艾力斯先生说,"我想打听一下,你知不知道有哪个妇女可以帮我妻子做些针线活儿。我想你妈妈织布已经够忙,但艾力斯太太若能得到一些帮助会很高兴的。活儿并不难,可能是一些窗帘需要缝边儿,或者诸如此类的事情。"

 

神的回答来得就是这么快,这么自然!

 

玛利的眼睛因为这个好机会而发亮了:"我妈妈太忙了,没时间做这活儿。但我能做,我也很愿意做。妈妈昨天晚上还说我应该能胜任一些针线活儿,她说我已经能缝得不错了。"

 

既然神开了门,她就跟校长讲了她想买《圣经》的强烈愿望,她这一年的劳动所得,她的决心和这个工作机会所带来的快乐的希望。

 

"好啊,好啊,"艾力斯先生叹道:"这实在有意思,实际上是很奇妙呢!你说你多大了?十一岁?我们一定得给你我们所能给的一切帮助和鼓励。晚饭时到我家来,艾力斯太太会给你一些活儿带回家。愿神祝福你,保守你,玛利。"

 

孩子们陆陆续续来了,艾力斯先生也进去了。玛利走到自己的课桌前,满脑子快乐的梦想。神回答了她的祷告,而且这么快!真是棒极了!

 

那天下午,玛利胳膊里夹着一大捆东西回家来。

 

她一进屋妈妈就叫了起来:"天哪,我的宝贝,你拿着的是什么?你好像终于找到活儿干了。"

 

"是的,妈妈,"玛利一脸灿烂的笑,"想得到吗?今天早晨,艾力斯先生告诉我,艾力斯太太需要人做些简单的针线活儿,问我知不知道有谁可以胜任。我说我能。噢,妈妈呀!我昨晚祷告求神向我显明能赚更多钱的法子,今天早晨就有了答案。我真是太开心了!神用这种法子回答我的时候,我总 觉得离神很近。"

 

"没错,宝贝儿,"琼斯太太也被打动了,"我们时常忘了神其实离我们很近,但 的确离我们很近。"

 

"我喜欢这份工作,"玛利继续说,一边把那块窗帘布铺开让妈妈看,"这些玫瑰真漂亮,不是吗?而且艾力斯太太那么好。她说要缝好这些,至少要花一天时间,她妈妈以前付给缝纫的女人是六便士一天,而且管饭,所以虽然我还小,她要同样付我六便士一天。六便士呢,妈妈!这不是太棒了吗?" 雅各非硭拐谜馐苯?戳 〗械 ? "哈,小姑娘,你准备给自己做一条新裙子吗?你看上去会像一只花蝴蝶那 么漂亮呢!"

 

于是玛利又得复述一遍她的故事,然后开心地坐下,开始做她的第一份能赚钱的针线活儿。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0-4-21 13:02:54编辑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4-20 18:3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章 在最小的事情上忠心


"幸好这时是冬天,园子里没有多少活要做的,"几天以后的一个晚上,玛利说,"太冷了,也不好带孩子们出去。我可以过几个暖和的夜晚了。"

 

她坐在靠火炉边的凳子上,一块彩色的窗帘布铺在膝盖上,两眼愉快地向屋子里扫视了一圈。

 

"你让你懒惰的老爸爸惭愧,玛利,"雅各说,"我坐在这里……"一阵剧烈的咳嗽打断了他。

 

雅各琼斯坐在火炉边的椅子上,今年他的哮喘发作得比往年都要厉害。因为劳累,他满脸皱纹,看上去很苍老。咳嗽总算过去了,他瘫在椅子里,几乎已是筋疲力尽。

 

"我知道是什么使他的病情恶化,"琼斯太太说,"天气这么潮湿,他下午还出去拣那些最后剩下的土豆。"

 

玛利一听就不乐意了:"我准备明天上学前去拣的,爸爸!你为什么要这么 做!"

 

"哦,是呀,玛利,"雅各逗她说,"你不需要任何休息,你可以没日没夜地工作。"

 

"那不是工作,"玛利为美好的生活飞针走线,"我缝的每一寸都意味着盒子里的另一个便士。"

 

礼拜六玛利照常去了农场。

 

"你今天看上去很快乐呢,玛利,"伊万斯太太说,"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喜事?"

 

玛利把新得工作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她,伊万斯太太很感兴趣。

 

"我也需要人帮我做些针线活儿,小子们把什么都穿坏了。你做完艾力斯太太的活儿后,如果愿意的话,我也可以给你一些。"

 

"我当然愿意了!"玛利叫了起来。她回家后眉飞色舞地告诉妈妈:"我又接到一份订单了,是伊万斯太太的。"

 

一年就那样过去了。玛利照旧为老瑞丝太太拾柴火,夏天带孩子们去山坡。那是一件乐事。孩子们长大了一岁,能更好地理解和对她所说的作出反应,小家伙们组成了一个班。

 

"他们不久就该上主日学了,"玛利说,"他们到时能懂得那些课程了。"

 

又一年到头了,玛利和父母再一次坐在桌前,清点着浅蓝色钱盒里的内容。玛利先把去年那一先令放在一边,然后,像去年一样,把硬币按币值分成一叠一叠的。

 

雅各说:"玛利,今年比去年多了些银币。"

 

"没错,母鸡下了许多蛋,"玛利表示同意,"而且有针线活儿。"

 

她数好了硬币,然后把那个先令与它们放在一起。

 

"两先令七便士,太棒了!超过两先令六便士呢!我很快就能买得起《圣经》了!我很快就能买得起《圣经》了!"她愉快地把手叠放在胸前。

 

"感谢神!"琼斯太太说,"好样的,玛利!你做得好极了,比去年干得好多了。但我们今晚不再干活。把你的宝贝钱放到一边去,我准备了一点特殊的晚餐来庆祝呢。"

 

"我是觉得我闻到了什么东西好香,莫莉。"琼斯太太端出炖羊肉时,雅各说。

这顿晚餐吃得很开心,三个人都心存感激,使这顿饭几乎成了一顿圣餐。他们唱祝福歌,然后唱一首特殊的谢饭歌,因为玛利说她觉得自己简直无 法停止歌唱。她的心如此欢畅,如此充满希望。

 

那个冬天又冷又湿。许多次,玛利从学校回到家里,都被淋得像落汤鸡似的,头发让风吹得乱糟糟的。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0-4-21 13:03:44编辑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4-20 18:36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天下午,玛利刚回家,就让琼斯太太在门口截住了:"我很抱歉,亲爱的,"她说,"你能跑到兰非罕歌尔去给你爸爸抓些药吗?他一整天都咳得很厉害。"

 

"我今早离家之前他就已经咳得很厉害了,"玛利一听就很着急,"妈妈,我这就跑去。"

 

她很快就把药抓回来了,那天晚上大部分时间是用来照顾可怜的病人。第二天早晨雅各的病情也并没有好转,他受了一晚上折磨,病得不轻。玛利提出要请假留在家里帮帮妈妈,但琼斯太太不同意。

 

"去上学,亲爱的,他白天会好些的。"

 

但第二天和接下来的好些日子,玛利不得不留在家中照顾父亲,妈妈要在织布机前忙个不停。

 

"我必须尽我所能赚些钱,"琼斯太太说,"否则我们就没钱买吃的了。" 玛利没能再投钱进她的钱盒子,反而把她卖蛋的钱拿出来给妈妈,或把蛋用来给父亲增加营养。她为爸爸的病情感到痛苦,因为他从来不曾病得这么厉害。她的母亲也很焦虑不安。

 

二月来了,天气渐渐温暖起来,雅各也好多了,但好长一段时间里他还是又瘦又弱。不管怎么样,他是好多了,玛利和妈妈都很高兴。玛利挤时间给伊万斯太太做些针线活儿,为拖延这么长时间不能按时交货再三道歉。这会儿荒废的田园该锄草,栽种,她没有一点空闲的时间可以用来做些能赚钱的事儿。

 

晚上大部分的时间是用来做功课的。因为很久没去上学,她已经落后了。她头一天返校,回来就对妈妈说:"妈妈,我现在是班上的最末一名了!甚至比易梧.汤摩斯还要差。而他……可不是太聪明。"

 

"没关系,亲爱的,"妈妈说,"你会很快赶上去的。先别理那些针线活儿。" 玛利小脸笑成一朵花儿:"我最喜欢那些功课了,它们有趣极了。"

 

那一年钱盒里只增加了一个便士,但玛利知道原因所在,所以一点儿也不失望。

 

"如果爸爸身体好了,我明年就能多赚一些。"

 

但雅各被疾病拖得越来越弱,他往常做的那些田间活儿只好由玛利来承担。琼斯太太必须在织布机前工作更长时间,来弥补雅各微薄的努力。钱盒子里的内容在这些日子里增加得慢极了。

 

玛利现在已经快十五岁了。一天她从学校回来时,带回了一些新闻。

 

"艾力斯先生要离开阿贝吉诺文了,"她难过地说,"我们会很想念他的。他要去巴牟司的一间学校任职。"

 

"别难过,"雅各说,"当然你会想念他。你在他的教导下学到了许多知识。如果你回顾这过去的四年,想想你刚入学时的样子,你一定觉得你已经不再是同一个玛利.琼斯了。"

 

"我还是同一个玛利.琼斯,"玛利平静地说,"我在艾力斯先生那里学了很多,但我从《圣经》里学得更多。每一个星期我都从中领受越来越多的教诲。除非我能每天读我自己的《圣经》,否则我永远都不会真正快乐的。" "你知道是谁来接替艾力斯先生的职位吗?"琼斯太太问。

 

"一个叫路易斯.韦廉斯的人,我对他一无所知,只知道他比艾力斯先生要年轻。"

 

不久以后阿贝吉诺文的新校长就到位上任了。他是个矮小、黝黑的年轻人,举止安静、严肃。有几个调皮捣蛋的男孩好奇地注意着他,心想:也许能拿这个安静的年轻人取些乐子。

 

但很快他们就发现自己错了。艾力斯先生是个好教官,而新校长更技高一筹,足以对付阿贝吉诺文小子们能想出来的任何的鬼花招。他的铁一般的训练很快就将所有放纵的行为镇压下去。

 

这个站在校长桌后的安静、黝黑的年轻人,在过去的六年中,克服了许多常人无法克服的困难。决心和对神的信心将他从无知和罪中提拔到他今天站的这个位置上。

 

路易斯.韦廉斯生于1774年,家境贫寒。他从小就没受过任何教育。这在那些日子里,是司空见惯的。他与城里其他男孩一起过着粗野的、无法无天的生活,酗酒、赌博,谁要劝他改变他的生活方式,都会遭到他的嘲笑;他还咒骂那些守安息日、去教会的好人们。

 

十八岁那年,也许仅仅是为了找乐子,他参加了晚上的一个祈祷会,坐在礼堂的角落里。一位从马萨发来的琼斯先生朗读和解释了《罗马书》第五章。他的讲解带着火一样的激情和铁一般的确据,连路易斯.韦廉斯这样的人也给打动了。

 

布道者先把整章读了一遍。路易斯从来没听过《圣经》经文,那些话带着一种奇异的力量落入他耳中:"这就如罪是从一人入了世界,死又是从罪来的,于是死就临到众人,因为众人都犯了罪。"还有:"就如罪作王叫人死;照样,恩典也借着义作王,叫人因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得永生。"

 

"罪和死!罪和死!"这两个可怕的词紧紧抓住了路易斯的心。他坐在那里,呆呆地看着布道者,所有找乐子的想法都不翼而飞,他咀嚼着所听到的每一个词。这时,布道者改变了他严厉警告的主调,转向了希望和平安的主题。"我们再回到这一章的第一节,我的朋友们:'我们既因信称义,就借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得与神相和。'弟兄姐妹们,紧紧抓住靠信主耶稣基督而得的永生,你们就能从死里得拯救!紧紧抓住他,他能将你从罪的泥沼里拉出来。紧紧抓住他,他将带你往上飞,如同附在雄鹰的翅膀上。"

 

路易斯如遭当头棒喝。众人开始唱一首赞美诗,但他什么也没听见。祈祷会结束后他跌跌撞撞地冲进了黑暗的街上。他进来时是个心硬的罪人,出来时已经成为一个基督徒。

 

他的老朋友们使他在那个城里处境艰难,不久他在兰尼格林的一家农场找到工作。他很快加入了那里的教会和基督徒团契。但他在干活时发现那里的男孩们无知、粗野、无法无天,使他回想起自己少年时代的情景。他希望自己能为这些贫穷的,被遗忘的孩子们做些什么。他想:他们只是需要教育,但谁来教他们呢?

 

答案来了,就像一个真实的声音:"你必须自己去作,路易斯.韦廉斯。" 但他自己都不能读呀,怎么可能去教别人?他想呀,计划呀,最后他对自己说:"我是一个男人,比这些男孩们学起来总要容易得多。"

 

他去找一个他认识的、能读能写的老夫人,白狄.伊文斯太太,把自己想为城里的男孩们开一所主日学和夜校的强烈愿望告诉她。

 

"那会是一项伟大的工作,"白狄.伊文斯说:"我能帮你做什么?"

 

她以为路易斯也许会为他的计划要些钱,出乎她的意料,他竟回答道:"我想请您帮我学习读写。"

 

就这样白狄太太给路易斯.韦廉斯上了第一堂阅读课。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0-4-21 13:05:21编辑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4-20 18:38 | 显示全部楼层

 

主日学很容易,路易斯只需跟男孩们讲圣经故事,教他们诗篇,让学生们针对他所教的进行讨论。但夜校是另一回事,孩子们在那里学习阅读。在每次上课的前一天,路易斯会在白狄太太的辅导之下,把第二天教课用的字母、单词死记硬背下来。男孩们是彻头彻尾的文盲,但他们很愿意来上课。

 

第一个晚上他们集中在一间借来的屋子里。男孩们没有规矩,喜欢大吵大闹。路易斯.韦廉斯决定每堂课都要以祷告开始。男孩们都兴奋得要命,好开玩笑,推推搡搡的,很快就闹成一团,他怎样才能按计划做呢?路易斯在民兵团服过役,对一个决心把所有的一切都投入对主的服事中的人来说,每一点知识都能派上用场。

 

"男孩们,列队,"他命令道,"我们来进行一些操练。"

 

男孩们马上被吸引住了,列队在屋子里走了好几圈,他们很喜欢那种急口令,接着他突然下了一个"稍息"的命令。还没等男孩们来得及作乱,韦廉斯作了一个简短有力的祷告。然后开始上课,学习字母。这些未经管教的男孩们绝对不会用正规的方式学习这些字母,这对他们来说实在太枯燥乏味了,所以韦廉斯教他们用哈勒谢人行军的调子来记。这又是一个极好的方式,因为音乐总是能够帮助记忆。从前人们也是用这样的方法来记忆石版上的真道的。

 

年纪大些的男孩很快就学会了字母,路易斯.韦廉斯在白狄.伊文斯太太的帮助下,吃力地走在他们面前。孩子们从没想到每个晚上他所教他们的,都是他在前一天晚上,甚至是在当天下午学的。他学得多么艰难哪!虽然他费了很大劲儿,作了很多努力,他还是经常碰到他不会读的词。于是他想出另一个办法。

 

他很快与一些在当地一家好学校上学的孩子们混熟了,作为一个夜校的校长和主日学的监管人,他已经在当地获得了相当的尊敬。没有人想到对于这个位置来说,他是怎样的不够格。

 

他对这些学生说:"我有一间相当不错的屋子,是给夜校用的。你们愿意挑几个晚上,一起读书讨论吗?我很欢迎你们来。"

 

男孩们能在一间暖和的屋子里,一起读书、讨论,自然很高兴。路易斯很自然地就成了他们中的领导。他很精明,总是把他下次夜校讲课的阅读材料介绍给大家,然后任男孩们去阅读讨论,他则在一边全神贯注地听,以便能记住那些词的意思,发音,等等。

 

就这样,这个人一边学,一边教,一边工作。他渴望成为一名布道者,于是在礼拜天便去当地的不同教会,听讲道,学习发音、单词和任何可以帮助他服事主的东西。

 

就在这时,巴拉的汤姆斯.查尔斯牧师来到靠近兰尼格林的布瑞克路,视察他的学校。他去拜访了校长约翰.琼斯,询问琼斯知不知道有什么人可以到他准备在另一个城里开办的学校教书。

 

"兰尼格林有一个年轻人叫路易斯.韦廉斯,给男孩们开了一家夜校和一间主日学,"琼斯先生说,"我自己并不认识这个人,但我听说,严格来讲他自己都不能阅读。"

 

"不可能!"查尔斯先生惊叫起来,"如果他不能读的话,怎么可能教?"

 

"先生,我对此也很纳闷。不过人们对他评价很高,他是个诚心的基督徒。如果你想的话,我可以送信去兰尼格林,要他来见你。"

 

"好啊,我必须见一见这位年轻教师。"

 

路易斯就这样来面试了。他衣着寒酸,举止腼腆,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位成功的校长。但查尔斯先生从来不会让别人在他面前感到拘束。

 

"我急着要见你,韦廉斯先生,听说你在兰尼格林开了间夜校。你有多少学生?"

 

"没错,有好些。事实上,多到一个人教不了。"

 

"我听说你从来没上过学,是真的吗?"

 

"是的,先生,我从来没有上过学。"

 

"那么,你父母在家教你没有呢?"

 

"没有,他们也不会读也不会写。"

 

"那么,你是怎样教学生的呢?告诉我你是怎样做得这么好的,因为我对办学很有兴趣,急着要找到更多的教师。"

 

路易斯踌躇了,他对自己在夜校里所尽的微薄绵力感到很不好意思。但查尔斯先生好心而且富有同情心,于是路易斯跟他讲述了自己求学的艰辛过程,从白狄伊文斯太太和中学的孩子们那儿得到的帮助,又讲到他如何历尽重重困难,才取得了一些成就。查尔斯先生被深深打动了,说:"我看,只要再有一点点帮助,你的工作就能更上一层楼。事实上,你已经在做卓越、有益的工作。我会跟这里的校长琼斯先生谈谈,你可以从他那里得到一些指导,他会帮助你学得更全面一些。只需一两年时间,我相信,我就能请你做我的一间学校的校长。但我想先听你读读。你说你读得不是很好,我很想知道你到底读得怎么样。"

查尔斯先生从口袋里拿出一本小小的新约,翻开《希伯来书》,递给韦廉斯。韦廉斯缓缓地,结结巴巴地读了第一章开头的几节。

 

"可以了,谢谢你。"查尔斯先生打断他,"我发现你已经跨越了难倒过许多人的障碍。希望你能接受我的建议,到琼斯先生那里学习,我对你抱有很大的期望。"

 

这几乎已是未来雇佣的一半许诺,路易斯听了高兴极了。他在琼斯先生的手下学习了三四个月,然后又自学,直到他够格在一间小学校做一个专职教师。一年以后,他来到阿贝吉诺文做校长。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0-4-21 13:06:55编辑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4-21 11:50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主!还没完呢?

 

 

 

不好意思,昨天有事,马上继续……

                                        by  晨星

[此贴子已经被晨星于2010-4-21 12:30:00编辑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4-21 12:3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章 上路

路易斯.韦廉斯来阿贝吉诺文几个月后的一个礼拜天,玛利发现他在主日学的课堂上使用一本新《圣经》。玛利羡慕地盯着它,希望能够仔细瞧瞧那崭新的白色书页,摸摸那光滑的新封面。韦廉斯注意到她的眼光。

 

"这是一本新《圣经》。"他带着一种沉静的骄傲说。

 

他早已发现玛利对《圣经》的热爱了。下课以后,等其他学生走了,他把《圣经》递给玛利。

 

"你可以看看,是全新的。查尔斯先生收到一批新的代售书时,为我留下了这一本。我为了买它攒了两年钱。威尔士《圣经》真是很贵。"

 

玛利用手轻轻摩挲着书的包边。听路易斯.韦廉斯提到他为这本《圣经》攒了两年钱,她不由发出一声轻叹:"我已经省了六年了,可还是没攒够。"

 

"六年!"韦廉斯的眼睛一下子就瞪圆了。

 

"没错,是六年,"玛利感叹道,"一点一点地攒。"她带着一种乐观的决心,加了一句:"我会继续攒下去,直到攒够的那一天。"

 

然后她向韦廉斯讲述了一些她攒钱的法子,他带着极大的兴趣仔细倾听着。任何下了决心的努力都能在他心中唤起一种热情。

 

"你现在离目标不是太远了,"他鼓励她,"坚持下去,神会供应的。"

 

几个月以后,玛利拿了些针线活儿还给农夫伊万斯太太,她的好朋友付给她的钱是她所预计的两倍。伊万斯太太心里想,是加快实现玛利梦想的时候了。玛利一接到钱就说,"这笔钱够给这些年的积攒划个句号了。"伊万斯太太一听高兴极了:

 

"你终于攒够钱买《圣经》了,我的小玛利!哎,我真高兴这个句号是由我来划的,可以这样说吧?这么多年,我一直满怀希望,也为你祷告,这一天终于来了。"

 

"谢谢您,谢谢您,夫人,"玛利嚷道,"我得赶紧跑回家去告诉爸爸妈妈!" 她可不是跑,而是飞着掠过山路。她脸上的快乐感染了途中每一个碰见她的人,熟人也好,生人也好,他们都微笑着向她打招呼。终于,她拉起门闩,冲进家里。

 

"妈!爸!我终于攒够钱了!伊万斯太太付的钱比我预计的要多,我的钱够了!"玛利的声音因为兴奋,提高了好几度。

 

"感谢神!"琼斯太太说。

 

雅各把椅子往后一挪,伸开双臂,玛利一头扎向他:

 

"哦,爸爸,我实在是太高兴,太高兴了。"

 

"这一天终于来了。"雅各说,"六年的工作和等待啊!赞美神!我勇敢的小姑娘!"

 

玛利头靠在爸爸的肩膀上,坐了一会儿。虽然她从来没有把这些年的努力当作负担,但结束的这一刻,她还是有一种轻松和自由的感觉。不过,很快,她的心思又开始运转起来。

 

"现在我有钱了,爸爸。该去哪儿买《圣经》呢?在兰非罕歌尔和阿贝吉诺文都买不到。"

 

"我们是得想想这个问题,"雅各回答道,"多去问一下。我想我们的牧师威廉.胡也许最清楚你该怎样做。明天去问他吧。"

 

于是玛利第二天去了牧师住的邻村,问他有什么建议。

 

"没有,"他说,"在这个地区没有《圣经》可买,而且它们似乎是越来越罕见了。小玛利,我想唯一一个可能有《圣经》的人,是巴拉的汤姆斯.查尔斯牧师。就是他也不一定有。我们威尔士人买不到用自己语言写的《圣经》,这简直就是这个国家的羞耻。"

 

玛利沮丧地告别了牧师。在路上,她碰见了路易斯.韦廉斯。

 

"晚上好,玛利.琼斯。"他向她打招呼。

 

她已经不是他班上的学生,但他还是很关心她。她的聪明和稳重对他有强烈的吸引力。

 

"看上去你好像遇见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我希望家里没出什么事。"

 

"哦,没有,韦廉斯先生,"玛利回答道,"没有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事实正相反,我已经攒够买《圣经》的钱了。"

 

"好啊!"韦廉斯先生赞叹道:"好极了!"

 

"但现在我糊涂了,"玛利继续说,"我的钱够了,但我不知道到哪里才能买到《圣经》。我刚刚去见了胡牧师,他说可以买到《圣经》的最近的地方是巴拉,从查尔斯牧师那里。"

 

"那就去巴拉买。"路易斯催促道,"一分钟也别耽搁,玛利,因为对它的需求太大。我是好几个月以前从查尔斯先生手里买到这本《圣经》的。" "巴拉离这里很远,对吗?"玛利问,"你怎样买到你的《圣经》的?" "我走去的。只是二十五哩罢了。我礼拜六出发,礼拜天清早回来。正好赶上主日学。"

 

"谢谢你,韦廉斯先生。我会跟我父母谈谈。"

 

玛利的心让这个新计划搅得兴奋不已,回家就跟父母说:

 

"我必须去巴拉。查尔斯先生肯定会有一本《圣经》剩下的。如果这样的话,那一本就是我的。"

 

"走路去巴拉!"琼斯太太惊叫起来,"玛利,太远了,而且那是一片陌生的荒野。你一个人去,我会很担心的。"

 

"我不是一个人去,"玛利热切地说,"耶稣曾说过:'我永远与你同在。'祂会一路与我同行的。妈,爸,我知道我在做应该作的事。"

 

雅各严肃地说:"是的,玛利,你这么多年一直蒙神引导,我觉得这是神对你的旨意,祂会保护你的。"他转向琼斯太太,"我们必须让她去,莫莉,否则我们会发现自己是在与神作对,那会是一件很不幸的事。何况我们这么多年都过来了。"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0-4-21 13:08:39编辑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4-21 12:35 | 显示全部楼层

就这样,玛利开始为她的旅程做准备。一想到要独自步行去一个她从来没 见过的地方,会见查尔斯先生,一个对她来说是伟大的名人的人,她的心 就跳得很厉害。但她的目标从来没有动摇过,她已经下定了决心,就要付 诸行动。
 
出发的前一天,她跑到瑞丝太太的家,告诉她这个伟大的计划。"我想知道 你能不能把你那个漂亮的提包借给我。"玛利说,"我得带些吃的上路,还 有妈妈的钱包,装上我的宝贝钱,也要放在里边。我还得背上我的鞋子:如 果我一路上都穿着它,它会磨坏的。"
 
"当然可以了,"老妇人说,"你替我拾了这么些年的柴,使我免受了不少背 痛之苦。喏,拿着。神祝福你,保佑你平安回来。"
 
"带着我的《圣经》回来。"玛利说着,眼睛闪耀着希望的光。
 
第二天早晨,玛利一大早就起床了,洗好脸,穿好衣服,用梳子仔细地梳好 她那又浓又密的头发。难道这不是她一生中最重要的一天吗?父母已经在楼 下的起居室里摆好了早餐,吃完以后,全家一起跪下,为玛利这趟行程祈求 祝福和保护。然后,玛利轻轻地吻别了父母,背上包,把靴子挂在肩膀上, 赤脚走进了恬静的春天早晨。
 
轻快地走在路旁柔软的青草地上,玛利可以听见一只画眉鸟在一棵树上婉 转歌唱。兔子们没料到会有人这么早上路,坐起来,看着她,然后又蹦蹦 跳跳地跑进它们的洞穴。群山在晨光中看上去很柔和,很友好。玛利仰头 注视着宽阔的山坡和石头遍布的峭壁。
 
它们看上去像在保护我呢,她想,似乎是它们知道我是在独自走一段漫长 的征程,所以在照看我。
 
这时《诗篇》第一二一首涌上她的心头。
 
"我要向山举目,我的帮助从哪里来?"她唱了出来,"就把这当作今天的诗 篇吧,这很切合我的情形呢。'我的帮助从造天地的耶和华而来。 必不叫 你的脚摇动,保护你的必不打盹。'一想到这些话语,我就感到安全、快乐。 '保护你的是耶和华,耶和华在你右边荫庇你;白日太阳必不伤你,夜间月 亮必不害你。耶和华要保护你免受一切的灾害, 要保护你的性命;你出 你入,耶和华要保护你,从今时直到永远。'"
 
玛利加快了脚步,口里重复道:"'耶和华要保护你免受一切的灾害!'哈, 我去买我的《圣经》!我是真的,真的上路去买我的《圣经》了!我还是 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开头时道路还很熟悉,她觉得离家还很近。很快,她就踏进了一个人迹罕 至的地区。万物都隐藏在群山中,偶尔能看见一幢孤零零的农舍,或是一 个牧羊人,和他的狗,立在卡德.爱德瑞斯高高的山坡上,剩下的,就只有 她在空旷的天地间移动 了。当她爬上山脊时,山道变宽了,她得在巨大的石头上攀援。有时,路 让落下来的石头堵住了,她不得不绕上一个大圈子。她在里面兜着,最后 终于成功了。她走到一座山的峭壁边,俯首看着下面的山谷。
 
那是一片陡直的峭壁。她站在光秃秃的山脊上,四下张望,突然觉得无比 的孤独。在她的脚下,一层又一层的山岭向四处蔓延开去。世界看上去大 极了,她则好渺小。霎那之间,超乎她的能力的困难在她面前狰狞而现, 一阵疼痛揪住了她的心。在遥远的地方,有个市镇叫巴拉。她已经走了好 远了,她还要走多远?在旅途的尽头,等待着她的是什么样的命运呢? 她呆呆地站着,动弹不得,第一次成了怀疑的猎物。她再一次眺望群山, 和在她旁边和背后延伸开去的卡德钒?氯鹚股铰觥?我要向山举目,我的 帮助从造天地的耶和华而来。"慢慢地她又恢复了勇气,群山似乎给了她 帮助,那正是她所祈祷的。于是她勇气百倍地迈步踏向山谷。
 
现在路容易走多了,一条道路顺山边盘旋而下,直通一片树林。然后,树 林又让路给耕地,越来越多的农场出现了。在她的右边,有一幢很小的房 子。玛利看见人烟,精神就高昂起来。
 
好几哩路就这样轻轻松松地走过了。快到中午时,一座不大不小的城镇出 现在眼前。一个老人正在路旁修整篱笆,向玛利道了早安。玛利向他回了 礼,然后问道:"请问,那是什么城哪?"

 

老农夫回答道:"那个啊,是多尔格利。"

"哦,多尔格利离巴拉远吗?"

 

"远着呢,"老农夫笑了起来,"很远。你是去巴拉吗?"

"是。"

 

"那你最好加快脚步,"老农夫建议道,"你还有好几哩路要走。"

玛利谢过他,继续前行。这时她看见一扇大门,通向一块草地。

 

"我要进去,坐在草地上,"她想,"吃点东西。"

她走进大门,看见篱笆旁有一处有遮盖的地方,四周环绕着美丽的群山。 "我可以边吃东西,边抬头看山。"

 

于是她坐下休息,吃午餐,边欣赏秀丽的景色。她发现不远的地方有一条 小溪,打着旋儿,冲过干净的石头。她捧着溪中的水喝了,又用水洗了脸 和手。休息够了,倦意消除了,就继续赶路。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0-4-21 12:36:49编辑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4-21 12:36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已是下午,太阳热辣辣的,路上又满是灰尘。玛利感到赤裸的双脚又酸又累,她越走越吃力。

 

走了很久,她看见一个女人站在一家农舍花园里,越过篱笆,和善地看着她。

 

"夫人,这儿离巴拉还很远吗?"玛利问。

 

"是啊,还有很长一段路呢。你是去巴拉吗,孩子?你看上去又热又累,快到那张凳子上坐下,休息一会儿,我给你拿些酸奶来。"

 

"谢谢您,夫人,"玛利感激地说,然后坐了下来。好心的女人走进屋去,用一只彩色的壶盛了些酸奶,还拿来一只杯子。那杯酸奶是玛利喝过的最美味的饮品,因为她这一辈子从来没这样累这样渴过。

 

"你从很远的地方来吗,孩子?"好心的女人问,"我好像 没见过你。"

 

"我是从很远的兰非罕歌尔来的,靠近阿贝吉诺文。你说巴拉还在好几哩以外,我想我最好是快快赶路。非常感谢您,给我喝这样好的酸奶。"

 

"好啊,"女人表示同意,"你必须在天黑之前赶到那里。"

 

玛利又快步出发了。女人说要她在天黑之前赶到巴拉,让她有些心急。在这样陌生的地方夜行,可不同于在家跑那熟悉的夜路。树影越来越长了。然后玛利看见一个少女,坐在一个小农舍的门口吃晚饭。玛利问她:"这儿离巴拉还远吗?"

 

"不太远了,"少女说,"下山就到了。你走了很远的路吗?厨房里太热,所以我把晚饭搬到这里来吃。来与我一起吃吧。我相信你一定很饿了。"

 

"谢谢你,我是很饿了,而且很累。我是今天从阿贝吉诺文来的。"

 

农夫的女儿惊叫起来:"那么远啊!你一定很善于走路。来,多吃一块奶酪。"

 

"没错,我是好善于走路,这趟旅行很愉快。"

 

但她并没有解释是什么使得这样的长途跋涉这么愉快。

 

"我们从来不出去走走,"少女说,"在农场成天就是工作,工作,再工作。"

玛利平静地说:"我工作得也很辛苦。"

 

"美根,"从厨房里传来了一个声音,"你还没有吃完哪?还是你准备在那儿坐一个晚上?"

 

"妈妈在叫我了,"少女说,"我得进去了。你离巴拉已经不是太远了。晚安。"

"晚安,非常谢谢你。"玛利说完,带着一颗愉快的心又上路了。

 

玛利走下山坡时,巴拉城里已经有灯光在闪烁。她看见在微弱的灯光里柔和荡漾的湖光,真是美极了。玛利进了小城的第一件事,是要找到兰非罕歌尔的牧师介绍给她的卫理公会的牧师,他说这位牧师一定会尽一切力量 帮助她。

 

"请问大卫.爱德华牧师住在哪儿?"玛利见有一位妇人正从一幢房子里出来,赶紧去问。

 

妇人回答:"我正好要往那儿去,我带你去吧。"

 

威尔士人总是很愿意为陌生人指路,即使需要岔过他们自己的路,也在所不惜。玛利和她的新朋友顺着街道一路走一路聊,很快妇人指着街道对面的一幢房子说:"那就是了。"玛利向她道谢,她辞道:"没什么,不用谢。晚安。"

 

玛利敲了敲爱德华牧师家的门,牧师自己应声出来了。这么晚了还有访客,他感到有些奇怪。玛利告诉他,是胡牧师介绍她来找他的。于是他请她进来,带着浓厚的兴趣听她讲完自己的故事。

 

"你一定要去见查尔斯先生,"他说,"不过今晚太晚了。我明天一早就带你去见他,他起得很早,因为他一向都是位忙碌的绅士。我敢肯定,他一定会为你尽力的。你今晚就睡在这儿,我太太会为你铺好床。你得吃些东西,我知道你十分需要休息。"

 

爱德华太太马上把她带到客房。为自己的平安旅途作了一个简短的谢恩祷告以后,玛利倒在床上,舒展开乏透了的四肢。一整天都陪伴她的那首诗又重回她的心中,她默默地重复道:"保护你的必不打盹。是啊,我是安全的。我明天就会得到我的《圣经》了。"

 

带着这个念头,她很快微笑着入睡了。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0-4-21 13:09:43编辑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4-21 12:3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七章 凯旋


天刚蒙蒙亮,爱德华牧师就来敲玛利的门,叫道:"玛利.琼斯,你醒了吗?我看见查尔斯先生窗口亮着灯,我想他已经在他的办公室里忙碌开了。所以我们可以过去见他了。"

 

"谢谢您,爱德华先生,我马上就来。"玛利一边回答,一边匆忙但细心地梳洗打扮,又跪下来祷告了几分钟,才下楼到客厅里。爱德华牧师和太太正在等她。

 

爱德华太太慈祥地说:"孩子,喝杯热牛奶。"

 

她看出玛利虽然镇静,但有些发抖。牛奶给她增添了力量。然后她与牧师一起走出家门,横过街道,来到查尔斯先生的家。爱德华牧师轻轻地叩了叩门,从过道里马上传来一阵脚步声。门开了,是查尔斯先生。

 

"啊,早上好,我的朋友爱德华,"查尔斯先生说,"这么早你就来访,我希望没出什么事吧。"

 

"没有,先生,"爱德华牧师说,"没出什么事,但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我看见你窗口亮着灯,就大胆过来了。因为这位小姑娘大老远赶来,要请求您一件事。"

 

"请进,请进。"

 

牧师和玛利跟着他走进书房。玛利很紧张,浑身打颤,感觉很奇怪,好像亲眼见到查尔斯先生不是真的。这样与他一照面,她的信心就开始消退。 "请坐,爱德华先生,"查尔斯先生说,"告诉我是什么事。"

 

他已经注意到玛利寒酸的衣著和粗糙的双手,以为她是想请求一份工作,或者是其他诸如此类的帮助。

 

"没出什么事,查尔斯先生,"爱德华先生严肃地说,"这个小姑娘,玛利.琼 斯,从阿贝吉诺文附近的兰非罕歌尔步行过来,要问您是否可以卖一本《圣 经》给她。"

 

"一本《圣经》?"查尔斯先生的兴趣立刻就来了,"告诉我,孩子,你识字吗?"

 

"是的,先生,"玛利回答,"我不久前刚从阿贝吉诺文学校毕业。" "那你是艾力斯先生的学生了?"

 

"是的,先生,还有路易斯.韦廉斯先生。"

 

"那非常好,"查尔斯先生说,"我对阿贝吉诺文很感兴趣。你从兰非罕歌尔来……你是与你父母同住吗?"

 

"是的,先生。"玛利一说到自己的家和查尔斯先生也知道的地方,就感到轻松多了。"我父母都是纺织工。"

 

"那么告诉我,"查尔斯先生说,"你走这么远的路,就为了买一本《圣经》,这是怎么一回事?你了解《圣经》吗?"

 

"是的,先生,"玛利答道,眼睛亮了,"我爱《圣经》。我还是一个小女孩的时候,父母带我去参加聚会,聚会上听到人们读《圣经》,我就爱上了它。我十岁那年,学校开办了,我开始学习阅读;不久主日学也开始了,我也参加了。但从那时起,我就比以往任何时候更需要一本《圣经》。我的一位好朋友,农夫伊万斯太太,答应等我学会了阅读,可以到他们的农场去读《圣经》。就这样,每个礼拜六我都去那儿学习我的主日学课程。" "伊万斯太太也住在兰非罕歌尔吗?"

 

"没有,农场在两哩开外的山上。"

 

"你每个礼拜六步行两哩去读《圣经》,是吗?你记得《圣经》上的哪些部分?你可以背诵一首诗篇吗?"

 

"可以,先生,"玛利快活地说,"我记得许多诗篇:《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非常喜欢诗篇第一O四首:'我的心哪,你要称颂耶和华。'还有那些唱到石山,小鸟的。昨天我从兰非罕歌尔来是时候,《我要向山举目》那首诗篇一直在我的心里。它似乎变成了我的诗篇,特别为我而写。"

 

玛利的脸红红的,两只黑眼睛亮闪闪的。牧师和查尔斯先生都深深地被她那深厚、不加掩饰的感情打动了。

 

"你知道福音书的内容吗?"查尔斯先生继续问。

 

"知道,先生。我会讲大部分比喻。我以前时常带邻居家的孩子们到旷野去,在那里我给他们讲寓言。我记得登山宝训的大部分。第七章是我在农场里学的第一课。"

 

"而你从兰非罕歌尔走这么远的路来是为了买一本《圣经》。"查尔斯先生说。

 

"是的,如果可以的话。"玛利轻轻地说,"我这只钱包里装着钱。"

 

"可是,如果你父母是纺织工,我想不会太富有。你怎么能弄到这么多钱来买《圣经》呢?咳,你知道它有多贵。"

 

"我工作了六年,存了六年钱,"玛利说,"我照看孩子,为邻居缝补衣服,拾柴火,打扫厨房--哦,我干所有我能干的活儿,积攒了足够的钱。"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0-4-21 13:10:42编辑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奉献支持|约拿的家

GMT+8, 2020-7-9 15:24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