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拿的家』基督徒网络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章节  
经文
查看: 1203|回复: 0
收起左侧

切慕恩典:马丁路德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7-30 20: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蒂莫西·乔治

3  切慕恩典:马丁·路德

遗言与遗产

  1546年2月初,路德已经62岁了,他回到自己出生的小镇艾斯莱本(Eisleben),处理曼斯菲尔德亲王之间的一桩政治纠纷(实际是一桩家庭争吵)。维腾堡距离艾斯莱本80英里。路德的健康状况极差,他由三个儿子陪伴着,他们分别是汉斯、马丁和保罗,还有他十分信任的朋友约拿斯(Justus Jonas)。他们出发两天之后,当时还在途中,路德写信给待在家中的凯特,向她讲述旅途的艰辛。显然温暖的天气使河水融化,他们无法直接到达艾斯莱本。


  亲爱的凯特,今天八点钟我们到达了哈勒(Halle),但是无法继续向艾斯莱本前行,因为一个巨大的“重洗派”[萨勒河]以巨浪和冰块挡住了我们的去路。她淹没了河岸,想要给我们重洗一次……我们喝了一些上好的托尔高啤酒和莱茵甜酒暂作休整,等等看萨勒河的河水是否恢复平静……魔鬼憎恨我们,他就在水里——小心总比后悔好。[175]


  最后河水平静了,他们继续前进。1032月14日圣瓦伦丁节那天,路德成功地使互相争吵的亲王们达成了和解。三天以后他们签署了协议,路德准备返回维腾堡,回到凯特的身边。突然他病倒了,并且因为疲劳过度而昏了过去。显然他知道大限近了,人们要死的时候通常都能感觉到。他说道,幼小的婴儿成千上万地死去,“但是当我马丁博士63岁死的时候,我认为全世界不超过60个或100个人同我一起死去……好了,我们这些老家伙活得这么长就是为了看看在后面的魔鬼”[176]。

  吃过晚饭以后,路德走到楼上,然后躺下来祷告。疼痛加重了。朋友们用热毛巾为他擦洗。他的病痛一连串地发作,后来医生被请来了。路德睡了几个小时,在凌晨一点钟的时候他在疼痛中醒来。他重复着拉丁语的《诗篇》31:5: In manus tuas commendo spiritum meum, redemisti me, domine Deus veritatis。“我将我的灵魂交在你手里,耶和华诚实的神啊,你救赎了我。”约拿斯问他: “尊敬的父亲,你死时还笃信基督以及你所宣讲的教义吗?”路德以房间里的每个人都能听到的声音响亮地回答道: “是。”黎明时,路德去世了。

  路德的遗体被放在一副镀锡的棺木里送回了维腾堡,并停放在城堡教堂里,大约30年前路德正是把他的《九十五条论纲》贴在这座教堂的大门上。梅兰希顿致追悼辞,他说这位陨落的改教家在最广阔的教会历史中,甚至在救赎历史中占有一席之地。旧约时代的族长、士师、国王和先知由施洗约翰、耶稣基督本人以及使徒接续。路德也被列在“这些由地上最崇高之人组成的美妙的序列之中”[177]。梅兰希顿称,纯粹的基督教福音在五个人那里得到了最清晰的阐释: 以赛亚、施洗约翰、保罗、奥古斯丁和路德博士。这样就开始了我们可以称为新教版的路德的典范化。几年之中,萨克森地区发行了一枚勋章,上面刻着: Mart. Luther. Elias ultimi saeculi。“马丁·路德: 末日的以利亚。”[178]很多人相信路德是末日时弥赛亚的前行者,104路德的生命和事业表明了世界末日的临近!

  尽管有这些溢美之词,当然还有来自天主教诽谤者的诋毁性攻击,但没有什么能比路德在艾斯莱本临终前写的一段话更好地概括了他的一生和遗产,这是人们所知的路德留下的最后一段文字。一次惠特曼(Walt Whitman)曾问道: “为什么人们念念不忘临终前的话?”他接着回答道,“那些临终的话……对确认和评价一个人一生多变的事件、事实、理论和信仰,其价值无法估量。”[179]路德死后,朋友从他床边的桌子上找到了一张纸,纸上路德潦草地写下了下面的一段话:


  没有人能理解维吉尔的《牧歌集》(Bucolics)和《农事诗》(Georgics),除非他先做了五年的牧羊人或农夫。没有人能理解西塞罗的书信,除非他参与重大的公共事务二十年。也没有人认为他完全品尝到了圣经的滋味,除非他在先知的协助下治理了教会一百年。因此有些奇妙的事情,首先是关于施洗约翰的;其次是关于基督的;第三件是关于使徒的。“不要把手放在神圣的《埃涅阿斯记》上,而要向它鞠躬,欣赏它的每一道轨迹。”我们都是乞丐,的确是这样。[180]


路德一半用德语,一半用拉丁语写道: “我们都是乞丐,的确是这样”(Wir sein pettler, Hoc est Verum)。

  路德对基督徒生活进行研究的整体进路可以用他的这些遗言来总结。在上帝面前,人类的姿态就是完全接受。我们没有自己的腿可让我们站立。没有神秘的“灵魂的土壤”为我们提供与上帝联合的基础。我们无法积德使我们能够站立在上帝面前。我们都是乞丐——贫苦、软弱、完全失去了能够拯救自己的东西。对路德来说,福音的好消息就是上帝在耶稣基督里也变成了乞丐。上帝体恤我们的需要。就像好撒玛利亚人自己遭遇路上的危险,105还要照看那落在沟里要死的人,上帝“来到我们所在的地方”。

  我们已经讲过路德的“焦虑”(Anfechtungen),他与魔鬼的斗争,一生都不放过他的属灵攻击。当那样的时刻来临时,他发现上帝的恩典最能让他支撑下去。“我并不是突然之间获得了我的神学,而是深思熟虑的结果。磨练把我带到它那里,因为我们只有通过经验才能学到东西。”[181]路德还写道: “一个从来没有经历痛苦的人不会理解什么是希望。”[182]

路德曾说过,他对上帝是仁慈的看法是他时想到的,这个词的字面意思就是“在马桶上”“auff diser cloaca”。一些学者将路德的这个说法解释成他患有严重的便秘,然而我们要知道in cloaca是中世纪灵修著作中常使用的一个比喻,指的是完全无能为力只能依靠上帝的一种状态。在路德的想法中,什么地方会比在马桶上让我们更软弱、更尴尬、更容易受到魔鬼的攻击?正是在这种非常软弱的状态中——那时我们遭受羞辱,那时我们像乞丐一样只能把自己托付给别人——人们对恩典的呼求在肯定上帝不可逃避的临近中得到了回答。路德一再用自己的经历证实这种状态的正确性: 当在瓦特堡不讲话的时候,魔鬼是如此真实,以至于他能听到魔鬼夜里向天花板扔橡果壳的声音;当被自我怀疑的魔鬼缠上的时候,他面临的问题是,只有你是聪明的吗?当他的身体饱受疾病和疼痛折磨的时候;当教会受到外部的战争和瘟疫的攻击以及内部的异端和分裂的困扰的时候。他人生的最低谷是只有14岁的心爱的女儿抹大拉饱受瘟疫折磨。路德心碎地跪在她的床前,请求上帝将她从痛苦中解救出来。她死了以后,当木匠把棺盖钉上时,他大声说,“用力吧!世界末日她还会复活。”[183]

  路德在很久以前解释《九十五条论纲》的第四条时,说过这句话: “如果一个人的整个一生是忏悔和基督十字架的一生,那么很明显十字架会一直相随到死然后进入天国。”[184]106路德留给后人的,并不像法兰西斯一样是圣徒般的生活。他的缺陷和恶习很多,有时比美德更显眼。他的遗产也不完全取决于作为一个改教家和神学家所取得的伟大成就。路德真正的遗产是他认识到上帝在耶稣基督里表现出的仁慈的特点,认识到那个爱我们保守我们直到死亡再到复活的上帝。巴特(Karl Barth)问,“除了是基督教会的一位教师,路德还是什么?人们除了聆听他的话之外,再没有任何方式可以表达对他的尊敬。”

 

(摘自《改教家的神学思想》,2009年7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奉献支持|约拿的家

GMT+8, 2020-9-20 09:47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