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拿的家』基督徒网络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章节  
经文
查看: 1633|回复: 1
收起左侧

[推荐]《新职业观》关于工作和金钱方面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4-17 23: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新职业观》 总序作者简介

    曼德,1972生,1990年就读于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编译有《天职》《敬业》两书,新著《新职业观》一书。他以笔名曼丽编译的《敬业》、《天职》两书畅销数十万册,受到企业界、人力资源界、经济学界的广泛好评,包括中国工商银行总行、国家邮政总局在内的成千上万家公司将其作品该书作为人手一册的培训教材,有无数企业甚至还有一些学校、法院,都为其作品召开了专门的培训活动。北京、青岛、天津、温州、台州、保定等地公司、单位、职业培训学校多次邀请曼德作职业精神的培训与讲座。


《新职业观》 总序序:职业生涯的真义

    摩托罗拉公司原中国总裁   

    时大鲲   

    这是一个忙碌的时代。我们忙碌得连思考的时间也没有了。每天机械式地早出晚归,忙里忙外。常常听见有人叹息地说:“真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真是这样吗?我们这一群21世纪中国新社会的年轻精英、世界舞台关注的对象、将来影响全球经济的一代,难道就这样一天一天地走向茫茫的未知、无奈的路途吗?我禁不住想起一句话:“人若赚得了全世界,却赔上自己的生命,有什么益处呢?”   

    曼德先生的《新职业观》是一本令人耳目一新的好书,也是一本当今所有学生群、上班族、经理层、领导者都需要看的书。《新职业观》不仅解释、分析了职业的精神、职业的内涵、职业的态度,更重要的是把职业后面的人生观、价值观和信仰阐述了出来。一个人努力了一辈子,如果做得好,肯定有一定程度的财富累积。但是在财富的后面,人往往忽略了做人的根本价值:诚信与道德。如果我们仔细地回顾所有我们心中所敬佩的人物,你会惊讶地发现,在所有我们敬佩的人物当中,绝大部分人都有高超的道德标准与行为。一个人的财富并不能衡量他的价值,更不能因此被人纪念。古人说:“要役物,不役于物。”在今天的大环境中,我们需要曼德这本《新职业观》来提醒我们。   

    在过去30年职业生涯里面,我常常参加同事的退休惜别会。这些平时在公司里面英勇焕发、精神十足,甚至呼风唤雨的人物,却经常在他的退休惜别会上大有感伤、大有悔悟。当人将要离开职业生活的舞台时,往往发现自己是一无所是、一无所有、一无所盼!真是何等悲哀。有的人失去了健康,有的人失去了朋友。更可悲的是,亲爱的配偶已经离他而去。“一辈子做了讨别人喜欢的事情,却从来不知道最可贵的是健康与家庭。”   

    《新职业观》从职业精神到个人信仰、到内心使命感来看职业在永恒的国度中所扮演的角色。同时,《新职业观》突出描写了服务的重要性。在“个人主义”流行的今天,我们的心,常常对外界的需要是如此的麻木。每天在我们眼前有多少人需要帮助,我们却转眼不看、闭耳不听、硬心不理?最近,有少数的企业、经理人,慢慢地注重“社会责任”,这是一件令人兴奋的事情。   

    《新职业观》有条理地介绍了职业不但有永恒的价值,而且是社会的“呼召”。有了这种深切的认识,职场人士必定能够遵守职业道德,加深和加强社会责任的使命。面对着上亿的农民工进城,受到许多不合理的待遇;面对着上亿的城市打工群体,受到许多无止境的压力,《新职业观》提出来“尽力挣钱、尽力省钱、尽力捐钱”的看法好像是及时春雨,淋到久旱的田地。   

    面对未来的广大社会需要,《新职业观》告诉我们财富越多,责任越大!每个人都知道金钱是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东西。但是,我们没有办法超越对金钱的看法。我盼望《新职业观》给每一个拥有财富的人一个崭新的思维、崭新的突破、崭新的方向。   

最后,《新职业观》以家庭收场。我认为家庭是人生中最重要但也是最被忽视的一环。往往到了失去的时候,我们才知道家庭的重要性。我确实相信“没有任何金钱、事业的成就,可以弥补家庭的失败”。一个人必须先确定人生的优先次序,才能过一个有意义的人生。“信仰、家庭、工作”的次序,是一条通往卓越人生的道路。你走在这条路上吗?


《新职业观》 总序序:探求中国的职业伦理建设(1)

    与民族复兴之路   

    国资委研究中心宏观战略部部长、北京科技大学教授   

    赵晓   

    我很乐意看到曼德探求工作与职业伦理的新书《新职业观》出版,我相信此书的出版会大大推进中国人对市场化、全球化与现代化过程中赖以立足的伦理资源的关注。   

    所谓职业伦理,在我看来,应该属于整个市场伦理的一部分。其背后,则隐含着十分复杂的精神与文化内涵,是越来越需要所有关注中国繁荣富强之道的志士仁人特别关心并参与其中。   

    2004年,我女儿出生,其中经历的一些事情让我至今感慨。我妻子在北京一家著名的妇产医院分娩,可是,医生和护士的服务却让我不太满意,其中最不满的是医生和护士缺乏我们所期望看到的那种爱心、体贴之心。比如说,医生和产妇的交流非常僵硬和“职业”,似乎并不太顾及产妇的心理和生理,在生产时甚至巴不得产妇赶快生下孩子来好下班,以至我妻子在生产时又痛苦又惊慌,大叫“叫我老公来”。又比如,在给孩子称体重时,护士竟全然不顾孩子的感受,粗率地往冰凉的电子秤上一放了事,弄得孩子哇哇大哭。也许对于护士来说,她要赶紧完成工作,却忘了自己的行为对于孩子及家长可能造成的伤害。我想,所有的家长真正满意的肯定是一种充满爱心的专业服务,而不是无情感与无爱心的机械化操作。我想,这家医院医生的专业水平也许是很高的,护士的专业水准也并不差,但相比职业能力的“长腿”,其包括爱心在内的职业伦理却是“短腿”,其综合服务水准无论如何是不能让人满意的。   

    生孩子以及抚育孩子对于极其宝贝孩子的中国人可能是最大不过的一件事了,在人命关天的事上医生和护士当前的职业态度如此,更罔论其他了。   

    这就不能不让人想到,究竟如何看待中国当前的经济发展程度?记得20世纪90年代,中国的经济开始从短缺经济进入“过剩经济”,许多人开始大谈中国的“过剩经济”现象。其实,许多人没有搞清楚,中国短缺的只是数量,在质量方面远远没有达到过剩的地步,这在本质上是过去发展经济学上说的“有增长无发展”的一种现象表露。至于严重的质量短缺之一,便是职业伦理的短缺。   

    这里面的一个客观原因,是因为中国的改革开放是从市场经济开路的,具体又是从为利益正名开始,从为“钱”字开路开始的,结果在一些中国人眼里,改革开放以及市场化似乎就等同于不顾一切地赚钱,至于其他,在市场化的大浪滚滚中并没有相应地被关注,也就很自然没有相应地发展起来,其中最重要的是笔者近几年来一直强调的市场伦理的时代主题。   

    工作与职业伦理的短缺可以看作是市场伦理缺失的一个反应。有段时期,针对于比比皆是的中国社会的不诚信现象,我和经济学界的朋友们曾经争论:中国发展市场经济,是不是需要道德的规范。遗憾的是,在当时,我还只是一个市场原教旨主义者,谆谆有词地认为市场可以内生出道德,不必舍市场而外求道德。这一看法现在看来,不能说全错,因为市场经济存在着重复博弈,身在其中的利益主体出于重复博弈的利益导向,是有可能表现出“道德”行为(如诚信)的,而中国当前的不“道德”、不诚信的行为在一定程度上也的确是与市场经济的不规范、不发达有关。但是,我当时对市场经济与道德的看法总的来说既是非常狂妄的,也是非常错误的。首先,可以肯定的是,市场经济并不能完全内生道德;恰恰相反,市场经济的良性运行必须依赖于全社会一定的道德水准。相比于计划经济,市场经济的好处是可以激励人们不偷懒。但是,很少有人知道,市场经济并不能叫人不撒谎,也不能叫人不害人。这是因为,市场经济中存在着普遍的信息不对称,只要存在着信息不对称,就可能在交易中特别是委托—代理关系中出现“道德风险”、“逆向选择”等行为,市场就可能失效。另外,市场经济还存在着所谓的“囚徒困境”,在“囚徒困境”中,彼此伤害对方是因为担心对方会伤害自己。因此,尽管市场经济的重复博弈会解决部分“信誉”问题,但仅靠市场经济本身实际上无法实现市场配置资源的最佳效果。   

    从市场伦理的角度看,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市场本身并不能赋予人们最优的“商业”动机。虽然,追求利益可以成为商业动机,但却不是一个足够“正确”的、足够强大的、足够长久的商业动机。虽然过去政治经济学一再教导人们,资本家是贪婪的动物,资本主义经济是建立在贪婪的动力机制上的经济,但正确的历史事实却是:人类早年的资本家其实是“禁欲”的动物,人类最早的资本主义经济其实是建立在克制自己的欲望、克制自己人性的弱点,以荣耀上帝为目的的一种经济。正如韦伯在他的名著《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一书中所说的:“对财富的贪欲,根本就不等同于资本主义,更不是资本主义的精神。倒不如说,资本主义更多的是对这种非理性欲望的一种抑制或至少是一种理性的缓解。”   

    在我们经历并见证了20多年中国市场化转型的历程后,我们现在已经可以清楚地看到:追逐财富作为创造财富的动力随着财富的增长其实是很容易出现边际效率递减,因此企业家不得不殚精竭虑寻找新的“发动机”,寻找不竭的发展动力。现在,中国许多民营企业的老板做到一定程度都会突然发现没劲了,中国企业家都开始转向文化的土壤。为什么?因为钱已经赚得够多了,企业必须寻找新的动力。没有新的来自无形的伦理资源所支配的动力,企业会做不下去的。而从动力的来源,我们知道市场伦理归根结底是一种精神力量,它并非来自市场,往往是来自市场之外。   

    除上述外,市场伦理还有非常丰富的内涵。例如,我们知道,市场本身并不能告诉人们如何支配财富,更不可能合理地导引贫富之间的关系。只有市场伦理能告诉人们:好的财富观和消费观是什么。至于贫富之间的关系,不仅是贫富差距,而是跛足的市场伦理导致的社会不公在某种意义上已经影响到社会的稳定。这中间,政府固然可以通过收入分配政策来进行调节,今后甚至还可以通过完善法律来减少不公平感。但富人的作为,穷人的心理作为影响社会个体“不公平感”的因素,同样是规范和影响和谐关系的重要因素,这一切亦是市场伦理作用的区间。   

    再回到本文一开头就谈到的全社会各行各业的工作与职业伦理,它也是这样。在职业的导向中,并不能只靠金钱刺激来让人们提供良好的产品和服务,因为金钱刺激迟早遭遇“边际效率递减”规律的边界,真正能够促使人们讲良心、讲道德、讲职业伦理要靠其极其宝贵的社会伦理资源的作用。   

    2004年2月,世界图书出版公司推出了曼德编译的《敬业》。书一出版,颇受欢迎,足显中国人对于职业伦理的心灵渴慕。这本书的内容,其实讲的就是新教伦理是如何催生出美国的敬业精神以及促使美国经济繁荣的。敬业,对美国的清教徒来说,原来是来自于对上帝的忠诚以及荣耀上帝之心。显然,这样一种由信仰所带来的工作伦理、职业伦理是我们过去所不熟悉的,但我们可以想见的就是:相比于只是为了金钱干活,其工作的虔诚态度不可同日而语。



《新职业观》 总序序:探求中国的职业伦理建设(2)


    笔者为此曾专门写过一篇文章《上帝安排的任务》,解析为什么德国人能够生产出宝马、奔驰等世界一流产品?因为德国是新教改革最早的地方,德国人出于对宗教的虔诚而工作。德国人跳槽少,工作扎实稳定,因为他们认为工作无贵贱之分,只要是上帝所安排的工作,都是最神圣的,一定要将工作做好,荣耀上帝。德国人的这种职业伦理将德国产品造就成全世界精良的产品。   

    17世纪荷兰经济强盛的原因也是如此,古典经济学家威廉•配第把它归结为下述事实,即那个国家的非国教教徒(清教徒是其中一支)人数众多,“基本上都是爱思考、冷静节制的人,并且都相信劳动与勤勉是他们对上帝应尽的义务。”   

    中国何以前行,非常清楚的一点就是,我们不仅要靠市场内在的金钱和利益的刺激,不仅要靠制度,而且非常显然地是要靠市场伦理的支撑。如今,可以说在中国的每个行业中,都在呼唤规范、良好、成熟的职业伦理。   

    笔者在《有教堂的市场经济与无教堂的市场经济》一文中,最早地从伦理角度比较了不同市场经济,并反思中国市场经济转型的缺陷。笔者曾指出,中国走向市场经济虽然已确定无疑,却面临着“好的市场经济”与“坏的市场经济”两种命运。而所谓“好的市场经济”与“坏的市场经济”,并不在于有无市场、有无交易,甚至不在于有无完善的市场法律,而在于有无健全的市场伦理的支撑,能否降低市场经济的运行成本以及导引全社会走向和谐。从这个角度,茅于轼教授的一个观点是非常伟大的,即中国市场经济的前景最终将取决于中国人的道德前景。   

    笔者对中国的未来非常有信心,相信我们一定能够有效地进行市场伦理的建设,改善“无形资源”的配置,最终实现这个国家的市场化与现代化复兴。   

    在此过程中,职业伦理的探讨应该成为一门显学,日益受到关注,成为高校学生尤其是MBA的课程。而像曼德在《新职业观》一书中所做出的“究天人之际”式的探讨正是应该特别受到鼓励和提倡的。

新职业观.rar (70.34 KB, 下载次数: 6)
发表于 2009-4-18 00:46 | 显示全部楼层

恩,我有好好看看!挺适合我这个无厘头的生意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奉献支持|约拿的家

GMT+8, 2021-4-15 13:34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