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拿的家』基督徒网络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章节  
经文
查看: 2464|回复: 7
收起左侧

[分享][注意][转帖]《我为何离开天主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2-10 00: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为何离开天主教》

祈理魁(Chiniquy)

祈理魁(Chiniquy)原是加拿大天主教的著名神父,一八O九年七月二十日生于魁北克,科摩拉斯喀(Kamouraska, Quebec),因创办了第一个禁酒会,荣获“加拿大禁酒使徒”的荣衔。

??由于他的才能和敬虔,带领一班法籍加拿大人移民于伊利诺(Illinois)。晚年,他与林肯成为知交。他多次到英国旅行,这一篇是他的见证,第一次再伦敦宣讲时被记录下来的。一八九九年,享年九十,在蒙特利尔(Montreal)安息主怀。

??祈理魁本来是天主教神父,他爱读圣经,曾以为只有在天主教内才能找到真正的救恩。然而,当他愈读圣经,愈发现天主教内只是一些人为的传统,不能让他真正认识神的话语。本文活生生地记载了他信仰上的挣扎和反省,令人深受感动。

??______________


??在一八O九年,我生于一个天主教家庭,同时也受洗礼成为一个天主教徒。一八三三年,我在加拿大被按立为神父,现在我已经七十四岁了,自我在罗马大公教会内接受神父的神圣职分以来,迄今有五十年了;任职神父,也有二十五个年头。

??我可以坦白告诉你们,我是多么的爱罗马教会,同时她也爱我。我愿意为教会流尽最后一滴血,我——若是可能——愿奉献千条得生命来拓展她的权力和声望,使她散布在全美洲,传遍世界,我还有最大的愿望,就是使新教徒(基督徒)能皈依天主教。过去我怎样的被吩咐,也就怎样去传讲,那就是除了罗马天主教以外,并无救恩,而且我深深为那些新教徒惋惜,他们从此便丧失灵魂。

??记得年幼时,居住的地方没有学校,母亲就是我的启蒙老师,她起初教我读的课本就是圣经。当我在八九岁的时候,我已用一颗令人难以置信的愉快心情来读那本圣经,而我的内心被神奇妙的道所占据。母亲选的经节也就是她期望孩子们一生去读的。当时我专心致志,享受从研读圣经而来的快乐,很多时候,我拒绝外出和孩子们一起玩耍;有些我特别爱好的章节,就把它们默记下来,而且背得很熟。

??自从母亲去世以后,那本圣经便不翼而飞了,也许当时有一位神父把它取去据为己有吧。就是这本圣经,成了我今日跟大家分享见证的关键。青年时,圣经照亮我黑暗的心灵,感谢神,这光辉从来没有熄灭过,而且继续燃烧。因为这本宝贝的圣经,神的恩慈使我得蒙救赎,在那些接受这光的人们中,有说不尽的喜乐,他们痛饮于真理的清泉活水。

??也许你们会问我说:“天主教的神父容许教徒读圣经吗?”是的。今天天主教在世界各处都准许信徒读圣经,你可以在一些天主教的家庭中找到圣经。

??但是,当神父把圣经放在他们教友的手中时,或是神父从教会领下一本圣经时,总附有一种条件:信徒可以读,但不可以按着良心、知识、天赋的思想来解释圣经,即使一句也不行。当我被按立为神父时,我起誓,只按照主教一致的意见解释圣经。

??朋友,假如你们随便去问一个天主教徒,他们是否准许读圣经,他们会告诉你:“是的!我们可以读。”你再问下去:“你可以自由解释圣经吗?”他们会说:“当然不可以。”神父从教皇所领受的,都教导信徒遵守,就是绝对不容信徒随自己的智慧、良心的引导来解释圣经。倘若有人解释圣经中的一字一句,那人便会陷于一种极悲哀而严重的罪中,神父们说:“假如你企图解释圣经,你们就是自取灭亡。所以圣经是一部非常危险的书,既然如此,你最好不要读,反正你读也是不会明白的。”

??这种教训的结果是什么呢?神父和教友的手中都有一本圣经,可是没有人去读它。假如有一本书,你未读之前已经知道,无论你如何努力,都无法明白,你还会那样笨去浪费光阴,苦啃下去吗?朋友,我所说的,就是天主教的真实情况,他们有大本圣经,你可以在每一个神父和一般教友的家中找到一本,可是要找一两个神父把圣经认真而细心从头到尾读一遍的,真是万中无一。他们是在这里读几页,在那里又读几页,就算完了。

??在天主教会,圣经是一本被封锁的书,对我却不是如此。当我在童年时我已发掘到圣经的宝贵,就是后来成为神父,我仍爱读这本书,它使我成为刚强的人,能为天主教会辩护。

??当时,我最大的心愿就是要对抗美国的新教教徒以及他们的牧师,我得到一册《圣教父》,日以继夜的和圣经对照而读,为着要充实自己,和新教教徒决一雌雄,我去读这本书的目的,就是要加强巩固我对天主教的信仰。

??但感谢神的恩典——每次当我读圣经的时候,有一种神秘的声音临到我:“难道你没有察觉,在天主教会内,并没有神的话和他的教训,不过是一些人为的传统吗? “在寂静的夜晚,当我听到了这种声音,我便痛苦,它好象雷电般向我袭来。我愿意为天主教而生,也愿意为她而死,我就求神把这种声音静止下来。相反的,这种声音越发响亮,当我读他的话语时,他想藉此为我解脱锁链,可是我并不愿意让我的锁链被解除。当他带着拯救的亮光来接近我时,我反而拒绝了他。

??我对天主教的神父并无恶感,也许有些人以为我是这样,其实,有时候我会流泪为他们祷告,因为我知道他们的处境——象过去的我一样——与主交战。我将其中挣扎的经验告诉你们,那么你会明白一个天主教的神父是在怎样的情况之下,你便会不期然的为他们代祷。

??在蒙特利尔有一所非常堂皇的天主教堂,足以容纳五千人,我过去常在那里讲道,一天,该区的主教请我讲论童女玛利亚,当时我在十分快乐的心情下答应了,我对那些教友讲说我当时以为真实的道理,同样是一般神父所宣扬的。下面就是我那篇讲章。

??“亲爱的朋友!当一个人背叛他的国王时,他就是干犯帝王的罪犯。他能以一个犯人的身份请求国王赦免吗?他敢吗?他不能,国王要斥责他,并要处治他,那么,他该怎么办呢?最好去找国王的朋友,或是太后,或是国王的姊妹,来代替他求情,将申诉责任教给他们去代办,那么,他们可以向国王求情,求赦免,缓和他的盛怒,因此,许多时候国王可以拒绝犯人的哀求而应允这些人的代求。”

??接着我又说:“照样,我们都是罪人,我们都干犯了伟大而全能的王,就是万王之王,我们曾举起反叛的旗帜,我们曾把他的律法撕碎踏在脚下,神的确向我们发怒了,既然如此,我们能怎么办呢?我们就是这样满身过犯来到他面前吗?不,感谢神,我们有我们主耶稣的母亲玛利亚在他的右边,他是一个有孝心的儿子,从不会推却他母亲的请求。无论如何,耶稣不会拒绝玛利亚的请求。当他在世时,他就从来没有拒绝过玛利亚的请求。哪有儿子愿意使母亲悲伤呢?谁能拒绝那些使他母亲可以欢喜快乐的请求呢?耶稣是万王之王,他不但是神的儿子,同时也是玛利亚的儿子,他爱他的母亲,昔日他在世界上的时候,既从未拒绝玛利亚的请求,今天他也能同样的接受她的请求。这样,我们该如何呢?啊!我们不能带着罪身来到王面前,我们倒不如求他的母亲,她自然会来到他脚前,就是她的神、她的儿子,那么她祈求的一定要蒙俯允;她将为我们的罪求赦免,叫我们在基督的国度里有分,这些事必会成就的,她也会求耶稣忘却你的一切过犯,接受你的悔改。总之,他一定会按照他母亲所请求的,赐下给你。”

??当时信徒听到了这样的一位中保,而且为他们日夜在耶稣的脚前为他们代求,可谓喜极而泣,因为玛利亚能替他们祈求,使他们的罪获得赦免。

??我不仅相信这是天主教的教义,也同时是合乎常理的教义,因此是无懈可击的道理。在我讲过这一篇道之后,主教来到我面前为我祝福,并感谢我因为这篇讲道对蒙特利尔带来莫大的祝福。

??那天晚上我跪下来,拿起圣经,心中充满快乐,因为早上我讲了一篇精彩的道。我打开了圣经,就从马太福音十二章四十六节读起,经上说:

??“耶稣还对众人说话的时候,不料他的母亲和他弟兄站在外边,要与他说话。有人告诉他说:‘看哪,你母亲和你弟兄站在外边,要与你说话。’他却回答那人说:‘谁是我的母亲?谁是我的弟兄?’就伸手指着门徒说:‘看哪,我的母亲,我的弟兄。凡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就是我的弟兄姊妹和母亲了。

??当我读完这一段圣经后,有一个声音比雷声更可怕、更响亮的对我说:

??“祈理魁,今天早上所说玛利亚每一次得着她向耶稣所要求的,你是在传讲一个谎言,你没有看出玛利亚来到耶稣面前请求一见,是因为耶稣在外传道数月,她感到孤单,所以期望一见她的儿子吗?”

??当玛利亚来到耶稣面前,她怎么办呢?当然她以为母亲的地位,提高嗓子,叫他出来相见,耶稣听到他的母亲叫他的时候,他的眼睛不是看见她、听了她的请求吗?没有!他的耳朵拒绝听那声音,他的心拒绝她的祈求,那一次是公开的拒绝。当时在场的人也许惊异,几乎误会耶稣,他们来到耶稣那里对他说:“你为什么不去和你的母亲谈谈呢?”当时耶稣说什么?他没有回答别的,却指明一个真理:“谁是我的母亲,谁是我的弟兄?”就伸手指着门徒说:“看哪,我的母亲,我的弟兄,凡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就是我弟兄姊妹和母亲了。”至于玛利亚,她默然的站在那里,在众人面前被拒绝了。

??接着那声音像雷轰般,又对我说再读马可福音三章三十一节至三十五节,路加福音八章十九节至二十节,都有同样记载。耶稣不但没有答应她的请求,反而用这样的回答在众人面前指摘她。那声音带着可畏的权威告诉我,当耶稣作小孩子的时候,他顺服约瑟和他的母亲,可是,当耶稣以神的儿子,人类的救主,和黑暗中的真光的地位出现在世人面前时,玛利亚的职责也就完成了。世人只注目在耶稣身上,接受祂的光和生命。

??朋友啊!在那一晚上,那个声音不住的对我说:“祈理魁,祈理魁,你今天早上撒了一个大谎,你讲了一大堆荒谬无稽的话,你说玛利亚有权从耶稣处代求赦免的话,是与圣经背道而驰的。”那一夜我不能睡觉,不住祷告、痛哭。

??翌晨,我被邀请与副主教共进早餐。

??他对我说:“祈理魁,你好象是昨夜曾哭泣流泪,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我说:“主教啊!你说对了,我内心的痛苦是不能形容的。”

??“怎么一回事啊?”他问道。

??“噢!我现在不能告诉你,”我说。“你能否给我单独在你的房中一小时,然后我将一件令你迷惘的秘密告诉你。”

??早餐后我和他一同出去,对他说:“昨天你因我说耶稣常允其母亲的请求而赞扬我,但我昨晚听到一种比你的声音更大的声音,令我非常烦恼,我觉得是神的声音,告诉我天主教的神父和主教们,每次对他们的教友说,玛利亚常有权柄从耶稣手里接受她所请求的效果,这些都是错的,主教啊!这是一个谎话,我怕这个是一种可恶而受咒诅的错误呢!”

??主教接着说:“祈理魁,你究竟在说什么?难道你是一个新教徒吗?”

??“不!”我回答说,“我并非一个新教徒,(许多次因为我常读圣经的缘故,而被称为新教徒。)我现在当面和你说,我极感惊惶,昨天我讲了谎话,主教,假若你下一次也讲我们必须祈求玛利亚,因为耶稣从来没有拒绝过玛利亚的请求,那么你是在说谎。”

??主教说:“祈理魁,你说得太过分了。”

??“不,主教!”我回答说,“空讲是没有用的,这本圣经,请你翻开。”于是我把圣经放在主教的手中,他便阅读那些我已引证的经文,我感觉到他还是第一次读那些经节,他非常惊异,以致陷在战兢沉默中,最后他说:“那是什么意思?”

??我说:“这是福音书的记载啊!由此你可以知道当玛利亚来到耶稣面前请求时,他不但没有应允她,而且不以她为母亲。他在众人面前这样说,为要叫人知道玛利亚不过是他肉身的母亲,而并非他神性的母亲。”

??主教彷徨不知所措,他不能回答我。

??接着,他答应我可以问他几个问题,我对他说:“主教,谁钉在十字架上拯救我们呢?”

??他回答说:“是耶稣基督。”

??“谁流血代替我们作了赎价,是玛利亚呢?还是耶稣呢?”

??他回答说:“是耶稣基督。”

??“主教,现在再进一步看,当耶稣和玛利亚在世界上的时候,是哪一个更爱罪人呢?是玛利亚呢?还是耶稣呢?”

??他再回答说:“是耶稣。”

??“耶稣在世时,有没有罪人来到玛利亚面前求拯救呢?”

??“没有!”

??“你想来到耶稣面前得拯救的罪人多吗?”

??“是的,很多。”

??“他们受责备没有?”

??“从来没有。”

??“你记得耶稣曾否说过:‘到玛利亚那里去,她会拯救你’吗?”

??“没有。”他说。

??“你记得耶稣曾对可怜的罪人说:‘到我这里来’吗?”

??“是的,他曾说过。”

??“他有没有收回那些话?”

??“没有。”

??“这样谁更有权柄去拯救罪人呢?”

??“那就是耶稣!”

??“主教,现在耶稣和玛利亚都在天上,你能否从圣经中找到根据,说耶稣曾失去了一些拯救罪人的意愿和能力,而把这个权柄委托给玛利亚呢?”

??主教说:“没有。”

??“既然如此,主教,”我再问:“为什么我们只到她面前去呢?你已承认她无论在权柄上,慈悲上,仁爱上,和怜悯罪人上,均不能与耶稣比较,为什么我们还要叫别人到玛利亚面前呢?”

??那位可怜的主教,像是一个被定罪的囚犯一样,他在我面前发抖,由于他无法回答我的问题。

??但是我并没有真诚悔改,而且还有许多锁链,把我锁在教皇的脚下,我还须战斗多时才能把这些锁链断除。

??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8-2-10 1:12:58编辑过]
 楼主| 发表于 2008-2-10 01:00 | 显示全部楼层
在那些日子里我陷在挣扎中,但我并未丧掉服事教会的热诚。主教给我更高的地位和权力,而教皇把我擢升在多人之上,而且我和同工们,满怀希望能逐渐把教会革新。

??一八五一年我往伊利诺(Illinois )建立一个法国的移民区,当时我带着七万五千个法籍加拿大人和我同去,我们就安居在那一大片草原上,以天主教的名义占据了那地方。在这一次大移民开始以后,我变得非常富有。我为每个家庭买了一本圣经,主教对于我的决定大发雷霆,当时我并不在乎。我没有一点离开天主教的念头,我的愿望就是尽力按着基督的教导带领他们。

??当时芝加哥区的主教作了一件事,是我们这些法籍加拿大人不能容忍的,他犯了严重的罪,我上告教皇,教皇便撤换了那主教,另派一新主教来接替,他派一位高级神父来见我。

??他对我说:“祈理魁,我们很高兴你能使先前的那主教被撤换,他实在是一个坏人,不过许多人觉得你似乎已脱离了罗马天主教,有人怀疑你是个异端,又是一个更正教徒。你能否给我一个证明文件可以公诸于世,证明你和你的教友们仍是属于天主教呢?”

??我说:“我当然愿意。”

??他接着说:“教皇新派来的新主教想要你写一封自白书。”

??我于是拿起纸来——这好象是我最宝贵的机会,来借此扑灭那昼夜摇动我的信仰的声音,同时想说服自己,就是天主教的神父与信徒,实在是跟随神的言语,而不是仅仅顺着过去的旧传统。下面就是我写下的那些话:

??“主教,我们伊利诺之法籍加拿大所有的移民,一心一意属于神圣的罗马大公教会,在教会以外并无救恩,为证实此心,我们愿意服从你的权柄,就是照着神的话,就如在基督福音书中所说的。”

??我签了字以后,又叫我的教友签字。于是我呈给主教的代表,并询问他的意见如何,他说:“这就是我所需要的。”他竭力保证新主教必然接纳这样的保证。

??当主教读了我的保证书以后,他觉得非常安心,甚至喜极而泣,对我说:“我们非常高兴你给我这一保证书,因为我们怕你和你的教友们要变成更正教徒。”

??朋友,我必须为着自己的盲目羞愧,当时我一心一意讨好那个主教,那时我尚未与神和好。主教遂给我一封“和平书”,宣称我是他最好的神父之一。于是我回到我的教友那里去,定意久留在他们中间,可是神却从慈爱中顾念我,祂要除掉那只附从人意而非服从神的和平契约。

??当我离开主教以后,他往电报局把我的保证书告诉其他的主教们,咨询他们的意见,他们在同一天内不约而同地回复他,而且意见大致相同,大意说:“你不知道祈理魁是一个掩饰的更正教徒吗?恐怕他也使你变成一个新教徒了。他并非出于忠诚立这契约,他只是应允向神的话屈服,并非向你屈服。若是你不把这和平书毁掉,你自己也就是一个更正教徒。”

??十天后我接到主教的一封信,我就去见他,他就问我要那一封“和平书”,就是前几天他给我的。我就递给他,他看是他给我的那一封信,立刻跑到火炉旁,把它投到火里去,我急忙赶去,想从火中救出来,但已经来不及,那封信已经被烧毁了。

??于是我问主教,说:“主教,你怎可以没有征求我的同意,擅自毁掉我的契约?”

??他回答说:“祈理魁,我是你的上司,我并没有义务回答你。”

??“是的,主教!我的上司,我一无所有,不过是一个卑微神父,可是这里有一位伟大的神,远大过你和我,神所赐给我的权利,我不能在任何人面前放弃,在神面前,抗议你的罪行。”

??“呀,”他回答说:“你到这里来要教训我么?”

??我回答说:“不,但是我想知道你是否把我叫了来好侮辱我。”

??“祈理魁!”他说:“你给我的那张契约,并不是一个保证。”

??我随即回答说:“告诉我,你要我写一张怎么样的契约来保证。”

??他说:“你首先要删去那句话:‘根据神的话,如在基督福音书中所说的。’我的意思是要你说愿意无条件的服从我的权柄,我无论吩咐你什么,你都要照着去做。”

??于是我站起来对他说:“主教,你对我所要求的并非一种契约上的保证,乃是要我敬拜你,那我就得拒绝你的要求。”

??“现在,”他说:“倘若你不肯给我一个契约上的保证,你便不再是天主教的神父了。”

??我向神举起了双手说:“但愿全能的神永被称赞!”于是我就走出去了。

??我回到旅馆,在房间内,我跪在神面前,省察我在神面前所做的,于是我看见,也就是第一次清楚地看出,天主教并不是基督的教会。我认识到一个可怕的真相,并不是从更正教徒的口中,乃是由天主教自己口中得来的,我已看出,我不能留在他们中间,除非我在一张契约上放弃了神的话,我该干脆的把罗马大公教会放弃。但是朋友啊!一片多么黑暗的云把我笼罩了,在那黑暗中我呼喊说:“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我的灵被这样黑暗的云所缠绕呢?”

??我一面流泪,一面求神给我开路,但等了一段时间,并没有一点回答,我已把天主教放弃了,我把地位、荣誉、弟兄姐妹,每一样我所爱的都撇下了,我似乎看见教皇、主教、神父在文字上,讲台上一直攻击我,我似乎看到他们要把我的名誉、地位甚至性命都夺去,我看见天主教与我之间的生死战已经开始,我寻找朋友和我站在同一战线上作战。但我找不着,我看见那些最好的朋友都不得不诅咒我,看我象是一个无耻的叛徒,我似乎看见我的教友都拒绝我,我所爱的故国也诅咒我,我变成一个全世界所弃绝的人。

??随即我在思索,在更正教徒中有几位朋友,可是我过去同他们一直站在对立的立场上,在他们中间,我是没有一个朋友的。那时我看到只剩下一个人前去应战。在那个可怖的时刻,若不是神向我行一个神迹,我自己是毫无办法能担当得起的。似乎那时我不能离开我那间房子,进入一个冷酷的世界,在那里找不到一个人同我握手,也找不到一个人用笑脸来看我。那里的人只有看我为一个叛徒。

??似乎神也远离我,但祂其实是在我身旁。忽然一个思想进入我的心中。“你有圣经,读吧!你可以从那里找到亮光。”我跪在那里双手颤抖着,我打开了圣经。“你们是重价买来的,不要做人的奴仆。”(林前七23)当时并非我能找到这节圣经,实在是神开导我打开那里,又开了我的眼睛,使我看得明白。

??因着这一节经文,亮光便进入我里面,这是第一次我看见伟大救恩的奥秘,为血肉之体的人所看到的,我对自己说:“耶稣已经赎了我,若是耶稣已经赎了我,祂必定救了我,那我就是已经得救了,耶稣是我的神,一切神的工作都是完全的。我呢,无疑的完全被拯救了,耶稣不会只救我一半!我是在羔羊的宝血中得救了,我因耶稣的死而被拯救了。”这些话对我有说不出的甘甜和快乐,就像是生命的泉源已经打开,新的亮光涌进我的心。我对自己说:“如果我来到马利亚面前,我是不能蒙拯救的,我并非用炼狱、赎罪等的方法,或苦修的行为来得拯救的,我只因耶稣而得救。”从此天主教的一些虚假的道理,都从我的心中除去,就像是一个高塔从根基上毁坏而整个倒塌。

??我于是充满了喜乐和平安,我想天使的快乐也不能超过这样的喜乐。羔羊的血充溢在我这可怜的罪人心中,接着我用快乐的声音大声说:“啊!我亲爱的耶稣,我感觉到了,我也知道了,你已经拯救了我,啊!神的恩典,我接纳你进入我的心,直到永远,住在我里面,使我清洁刚强,成为我的道路,我的生命,我的亮光,使我能从现在到永远住在你里面。但是,亲爱的耶稣,不要只单单救我,也要拯救我的那些同胞,差我去把这恩典告诉他们,使他们可以接受,也能像我现在这样快乐。”

??就是这样,我找到救恩的亮光和奥秘,这救恩是如此的简单美妙,又是那么崇高和伟大,我已伸开属灵的双手来接受这恩典,在这恩典里我是何等的丰富,我的朋友,救恩就是恩典,并不需要你做什么,你只要接受它,享受它,并爱那赐救恩的主就可以了。我把圣经紧贴在唇上,我立志不传别的,只传耶稣。

??在礼拜天我便回到移民区中,全体的会友都兴奋的跑到我跟前来,问消息如何,当他们都聚集到礼拜堂里,我便把那个恩典拿出来,放在他们面前。我又把神如何藉着他的儿子耶稣,就如一个恩典,向我们表明他的爱,并且因这位耶稣我们的罪得赦免,得着永远生命,如同得恩赐般的,当时我并不知道他们是否愿意接受这礼物,我便对他们说:“朋友,现在是我离开你们的时候,我已经决意永远脱离天主教,我已经接受了基督的礼物,然而我为了尊重你们,所以不肯勉强你们跟随我,才把道理陈明在你们面前。倘若你们宁愿跟随教皇过于基督,而为了得救宁愿求马利亚而过于基督,请你们站过来以作表示。”

??使我惊奇万分,就是全体会众都仍坐着,而大家都在啜泣流泪,我以为在他们中间必定会有些人要叫我离开,但是没有一个人这样做,当我看着他们的时候,我看出他们有种改变罩着他们——一种奇妙而不能言喻的改变,于是我用一种欢乐的声音向他们呼喊:“全能的神既在昨天拯救了我,今天同样也能拯救你们,你们和我一同过红海往应许之地。你们和我将接受那莫大的恩赐——你们将从这恩赐中享受快乐和丰富。如果我将这一问题用另一方式放在你们面前,倘若你们以跟随基督比跟随教皇好,只求告耶稣的名而胜过求告马利亚,就是你们宁愿把信靠单独投在基督身上,祂为你的罪而钉在十字架上流血,总比相信天主教所虚构出来,要经过炼狱才能得救为可靠。若是你们想我在这里传基督纯正的福音,比一个神父来传天主教的道理为好,请你们站起来表明你们的态度——我就是属于你们的人。”

??当时,他们都带着眼泪站起来,没有一个例外,请求我继续留在他们中间。

??那一个伟大的恩典,就是难以言喻的恩典,第一次在他们中间显出奇妙、宝贵,他们也接受了,群众的欢乐,正如我一样,他们在这恩典里又快乐又丰富,我深信那一千个灵魂的名字,已被写在生命册上。六个月后,信主的人增加了两倍;一年后,我们将近四千人。如今我们已有两万五千位是已被洗净,已在羔羊的血里成圣了。

??这个消息很快传遍了美国,甚至传遍了法国、英国。那位加拿大的神父祈理魁,带着那一群高尚的人士,已经离开了天主教,到处都在传述这件事,基督的名被称颂了。我也希望今天你们能和我一同赞扬那一位慈爱可称颂的救主,我要好好的利用机会告诉你们,祂为我的灵魂作了何等大的事。

??请你们为在各处的天主教教徒祷告,使我成为慈爱之神的一个器皿去接近他们,那么,他们也可以接受那说不尽的恩典。愿我们在地上的旅程中高举他的恩典,直到永远。阿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2-10 01:03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大家对 祈理魁神父传 -- 近代天主教改革勇士 的事迹感兴趣,我找到一本关于他的书的链接,希望你们喜欢!

http://cclw.net/book/qlksfz/index.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2-10 01:1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 祈理魁神父传 -- 近代天主教改革勇士 一书的最后部分,也是一个很大的见证,我copy下来和大家一起分享!

被谋杀三十次

  读者不要以为我在上述那几年长长的旅程中,享受各地教会的赞扬款待,乐不思蜀,其实我在各地均遭遇到天主教多次暗杀我的危机,只不过全能的神祂保守我,我才得幸免于难。

  读者要知道,罗马天主教早年怎样烧死起来改革的约翰.胡斯,现在她还是想要用同样的手法来对付任何反叛她的人。历史告诉我们,单单在法国,天主教就屠杀了七万名新教徒,在意大利的披墨(PEIDMONT)又屠杀了十万人。

  记得早在一八六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我曾经在肯加基法庭的法官面前强逼芝加哥的付利主教(FOLEY)宣誓,要他承认天主教著名神学家圣多马亚圭拿(THOMAS AQUINAS)在他的《神学大纲》(SUMMA THEOLOGICA)第四卷第90页中所写的文字,并且承认这个思想到如今还仍然在天主教各神学院,和各大学中继续讲授。该段文字这样说:
“虽然我们不应该容忍罪有应得报应的异端分子,但是我们祈望借着第二次劝告,能使他们从新悔改返回天主教,因此我们还是要暂时容忍他们。倘若他们经过第二次劝告还是执迷不悟,我们就不但将他们驱逐出教会,还要交与世俗权力将他们消灭。”


  就是因为今天的天主教仍然全面执行这条法律,所在我离开天主教之后,他们曾经三十次试图谋杀我。

  第一次发生在一八五九年的春天,当我到魁北克访问的时候,魁北克的白勒基安主教(BAILLARGEON)就派了五十个人来强逼我发誓,要我答应永远不传讲圣经,如果我不肯就范,就将我杀死。当时是零晨四时许,他们将棍子放在我的头上,拿一把刀顶着我的胸口,不停叫喊着说:

  “你这个该死的叛徒!你现在落在我们的手中了,你还能作什么?如果你再不答应永不传讲圣经,我们就立刻要你死!”从他们的眼神看来,他们不像人,简直就像野兽。我以为我那一次死定了,我暗暗将自己的灵魂交托给主。于是我望着天,举起双手,大声喊着说:“我的神呀!求你垂听你仆人最后的祷告。如今我在你面前诚心发誓,只要我的舌头一天还能讲话,我还是要传讲你的话语,就是记载在圣经里面的话语!”说罢,我毅然就拉开自己的外衣,对他们说:“你们现在就下手吧!”

  感谢神,祂保守了我。他们竟然没有杀我,我看准机会,突然从他们中间溜出来,直向大街奔逃。我跑到大街上,刚好遇见一个人驾车经过,我请求他将我载到市长何先生(MR. HALL)那里。我对市长说:“我刚刚从几十个杀手中逃出来,他们恐吓我,如果我继续传讲圣经,他们就要杀我。不过,无论如何,我今天中午还是要传讲圣经。”市长听了,答应保护我,他派了一千名佩备长枪的士兵围着我,使我得以安全地去到聚会的地方,向一万人讲道,讲题就是“圣经”。并且,我很高兴当场将五六百本圣经分派给那些饥渴慕义的群众。

  除了那一次遭到袭击之外,我遭遇过二十次被人用石头打。一八七三年七月十日那一次,我们聚会完,歌德非勒牧师(REV. P. GOODFELLOW)和我一同从教会出来走路回家的时候,就有好几块石头打过来,还好打不中我的要害,但歌德非勒牧师就被打穿了头,昏迷在地上。我抱着他,幸好有一位苏格兰人开了自己的家门,将我们接进去,不然,我们就可能被人打死了!但是那些暴徒并没有罢休,他们看见有人接我们进到屋里去,就在外面狂叫,用石头打破窗门,围攻那家,由晚上十时直到零晨三时才停止。他们恐吓要放火烧死我们,如果不是怕连累其他房屋的话,他们早就下手放火了。有许多次,他们又想要利用长梯爬到楼上,要从窗口攻进来。我们注意到他们中间有五六个天主教祭司在指导他们。

  一八七零年冬天,我在蒙特克的可特街教会(COTE STREET CHURCH)讲道,聚会完了,麦维加校长(MacVicar)陪同我从教堂走出来的时候,突然飞来像雨一般的石头。那一次,如果校长不是穿了一件长衣,戴着一顶厚帽,他就可能死了。

  有一次我在澳洲雪梨附近的巴拿文达(PARAMENTA)讲道,有一个天主教徒起来用石头打我,其中一块石头打中我的左腿,我的左腿就瘸了好几天。在澳洲的新南韦尔斯,我又被人用鞭打和用棍打,到现在,我的肩头上还留下疤痕。

  一八七九年四月一日,又在澳洲巴拿文达附近的马森(MARSHAM),有一批天主教徒攻进来,占据了我讲道的教堂,拿着刀和手枪指着我大叫:“杀死他!杀死他!”幸好,讲台后面有一道暗门,我就从那那道暗门逃了出去。为了不被他们发现,我要用手和膝头在暗渠的泥泞中,爬一段相当长的路才能逃脱。

  又在同一个城里,有一次,我在等火车的时候,有一个穿着得相当时尚的女士走近我的身边,吐唾沫在我面上,然后将一些污物泼到我的面上来,使我一时间看不见方向。之后,那个女士逃走了,但却被我的秘书和一位警察捉住带回来。那位警察问我说:“这就是刚才侮辱你的女人了!现在我们要怎样对付她?”那时,我已经抹干净了我的面,于是我说:“让她走吧!这不是她的主意;乃是她的告解神父要她这样做的。她以为这样做是一种善举。当人吐唾沫在主耶稣的面上,主耶稣也没有责罚他们,所以我愿意学主耶稣一样对待她。”众人听了,就照我的意思放过她,她就十分羞愧地走了。

  一八七九年,我在澳洲的墨尔本讲道,我接到一封由塔士马尼亚(TASMANIA)寄来,由十二位传道人签名的信,内容说:“我们很需要你来帮助我们,因为虽然这城大部份的居民都是基督徒,但城中的行政官员却大部份是天主教徒,他们以铁腕的手段来统治我们。本来我们知道这里的天主教徒誓言要杀死你,我们不敢邀请你来讲道,但这里实在有许多传道的机会,你可以领许多人信主,所以我们全体民众决定尽力支持你,如果你被袭击倒下来,我们会陪同你一同倒下!”

  我读到这封信,感到传福音的机会责无旁贷,于是我回信说:“我们都是基督的士兵,我们应该随时准备好去为主而死才对,正如主为我们死一样。所以我答应你们的邀请,我立即就来。”

  于是,那一年的六月二十四日,我来到那座城讲第一堂道。那里的天主教徒,得到当地主教的支持,手中拿着刀和枪,撞破了我们教堂的大门,冲进来大声喊着说:“杀死他!杀死他!”当他们走近我的时候,教会里所有的基督徒就起来,扑到暴徒那边去,与他们展开肉搏大混战,不少人因此受了重伤。结果暴徒被震压了,但那城的总督宣布四天戒严令,又请来一支军队加以保护,才能将我安全救出。

  在加拿大的渥太华,有一晚当我从一艘汽船上岸的时候,天主教的暴徒就向我开了两枪,子弹刚刚从我耳边两三寸之处擦过。

  一八八四年六月十七日,我在魁北克教堂讲道,讲题为题为:“我怎样才可以得到永生?”刚刚讲完,就来了一千五百个天主教暴徒,由两名神父领导,打破了我们教堂的窗门,进来要用石头打我。当时最少有一百块石头落在我身上,如果我不是将一件厚厚的外衣包住自己的头和肩膀,我想那一次是必死无疑了。当时受伤的还有不少赶来救我的朋友和警察,最后有一千多个青年基督徒跑来,将我救了出去,我才不致于死。

  不过,领导暴徒群众的主教和祭司们看见未能用石头,或棍,或刀来将我杀死的时候,他们就决定想办法毁灭我的人格。所以最少三十二次我被多个刑事法庭召去受审,例如:肯加基法庭(Kankakee)、祖利亚法庭(JOLIET)、芝加哥法庭、乌班拿法庭(UBANA)、蒙特克法庭等等。梅勒斯主教的大代表控告我谋杀了一个男人,将他的尸体丢进河里去;又控告我放火烧了波邦尼教堂,他们最少请来七十二个人作假见证,支持他们的控诉。可是,感谢神,每一次这些作假见证的人都露出了破锭,自相矛盾,使他们的控诉不攻自破。最后一次控诉,保龙乃神父(BRUNET)因为被证实作假见证而被判有罪,要罚款二千五百元,或入狱十四年。但他拣选入狱,因为天主教方面答应会劫狱救他出来,然后护送他到遥远的教区去。结果,他在肯加基坐了半年监,在一个狂风暴雨的晚上,天主教徒就真的来劫狱,将他救了出去,他就逃到九百里路远的蒙特克去。但他竟然对那里的天主教徒说,圣母马利亚在夜里亲自来将他救出来。


  
福音横扫各地

  我述说这一切经历,目的并不是要丑化那些盲目的天主教徒,乃是要证明,今天的天主教,与古代用殉道者的血来污染整个欧洲的天主教还是完全一样,没有改变。我希望读者能和我一同将感谢和荣耀归给那位多次救我脱离仇敌的神。我常常引用保罗的一句话说:
“我们四面受敌,却不被困住;心里作难,却不至失望;遭逼迫,却不被丢弃;打倒了,却不至死亡。身上常带着耶稣的死,使耶稣的生,也显明在我们身上。”(林后4:8-10)

  这些攻击,不但不能阻挠我为福音而作的努力,反而成为我的鼓励。我永不会忘记,那一夜,当我被超过一千名天主教徒用石头打伤之后,接着就有超过一百名受感动的天主教同胞前来慰问我,并且请求我登记他们的名字,联名写一封信给他们的主教,要求退出天主教。今天,福音正在以无以伦比的力量,撗扫整个加拿大,从东岸直到西岸。在众多悔改归正的天主教徒之中,有二十五名是天主教神父,超过五十名是年青的天主教祭司,上百个地方的天主教教会因此受到鄙视,甚至连不信的人也对他们反目相看。

  感谢神,我听到爱尔兰的天主教徒也有类似的革命行动。他们由麦南马拉牧师(McNamarra),奥干拿牧师(O'Connor),和昆宁牧师(Quinn)等人领导,与我们法语教会的行动看齐。今天,我们听到救主的声音说:
“举目向田观看,庄稼已经熟了,可以收割了。”(约 4:35)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4-21 11:13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 不错,顶。

严重支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4-21 13:04 | 显示全部楼层

归正归正,向着基督标杆,不要高举人的,乃要高举 神的。

愿所有爱主的人,都向着耶稣基督,省察自己的脚步。

愿主赐下悔改的心,赐下悔改的力量,在人心中。愿意为主,抛弃属人属己,一心奔向 神所指给我们的道路!

阿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1-11 12:20 | 显示全部楼层
希望不要有对其他宗教的攻击,都是信仰主的,希望不要看到这样的帖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1-14 15:27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奉献支持|约拿的家

GMT+8, 2021-4-16 15:18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