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拿的家』基督徒网络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章节  
经文
查看: 877|回复: 0
收起左侧

爱的语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2-12-24 11: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陈韵琳 (上)   经营婚姻生活、家庭生活,其实很大部分的学习,是在学习解读爱的语码,当爱的语码出差错时,连带的其他沟通也会失焦。很多恋人结婚时,都没有准备好进入婚姻生活必须要学习其他的爱的语码,没有预备好当两人的关系改变了,爱恋时期的语码便只能局部使用、无法全盘使用,于是蜜月期一结束,每遇小事冲突争吵,不能转换语码的人,便会将爱质疑、否定,于是小事化大的将可以立即解决的小冲突变成「不再相爱」的证据。   爱的语码最常见的是如下几种:   1. 示爱的言语   2. 示爱的肌肤接触与拥抱   3. 示爱的为她(或他)做事   4. 示爱的倾听   5. 示爱的自我敞开   为什么我会特别强调「示爱」两个字呢?因为恋人往往最熟练前面两种示爱法,对后面三种,尤其是「示爱的为她或他做事」,不太有爱的感觉。而这些示爱,当事者会很自然而然的将其转向对待自己的孩子,所以当爱的语码出错,不止夫妻沟通受阻,其实亲子关系也会受阻。   我和盈沼哥习惯用的语码就很不同。我擅长表达,因此很习惯使用言语示爱。但是盈沼哥过去的家庭背景只有一种示爱语码,就是「为他做事」,我想这跟他父母教育背景低不善于沟通表达有关,而盈沼哥长期受客家文化男性沙文主义的影响,所以也会觉得表达感情、表达自我是蛮懦弱的行为。   因此结婚初期,我常常感觉爱情受挫,觉得我爱他比他爱我要深。   感觉不够相爱,往往会是争吵背后很难复和的引爆点;可是我的母亲(她很平凡,但是很睿智理性,她这一生影响我很大)在结婚前就告诉我一件事:「婚姻成败,其实是在自己的一念之间,如果你丈夫没有赌博酗酒吸毒暴力与犯罪,即使是发生外遇,都有可能挽回,重点是在你有没有智慧与爱。」然后我母亲交给我十二万元,说:「这是我仅能给你的。以后欢迎你常回娘家,但是,不准在争吵时离家出走来我这里,我不会支持我的女儿跟丈夫争吵,拿娘家作靠山。」   我的母亲说得到作得到,我跟盈沼哥争吵,从来没有被我的母亲偏爱过。   于是我重新拿出我母亲的话来:「爱与智慧」。我母亲真的是有人生历练的人,她没有题「正义与公平」,因为她知道,除非真是到了酗酒赌博暴力……,一般夫妻争吵,正义与公平的裁决是非对错,永远不是解决家庭问题的方法。   爱与智慧经我婚姻生活中不断的尝试、思考,我找出「他不爱我」的背后原因:我没有读到盈沼哥其他的爱的语码。   盈沼哥最擅长用「为你做事」来示爱。其实讲真的,他蛮讨厌例行事物的,所以家事能不做就不做,有时为此气他气的半死。但他愿意为我作很高难度的事情。早期在新竹,我们是住两层的透天房子,二楼一到夏天就很热,有一天我跟他吵架了,我生闷气,把自己关在二楼听音乐,后来我出去交大社团演讲,等我再回来,发现家中大变,他竟然把鱼缸完全换了位置(如果你养过鱼,就知道搬鱼缸得把鱼缸里的水舀出来才能搬动),因为他要把楼上的音响搬下来,迁就老式房子插座的结果,就是全场大搬风。   我很惊异看著客厅,其实那时还是很气他,觉得他不跟我道歉真是太可恶了,然后他看到我回来,一句话都不说,不作任何解释,就是闷头整理搬动鱼缸泼出来的水,看得我更气。   可是我坐在客厅闷著看他,慢慢的想到另一种爱的语码:「他其实只是想让我以后听音乐不用把自己热出一身汗。但是他作了,他不会说……。」我就破涕为笑。还有谁比他更爱我呢?我为什么要坚持他道歉,为什么要坚持他用他不擅长的言语情感表达呢?   还有一次,我做完电视节目累得半死回到家,发现最讨厌做家事的他,竟然烧了一碗五十元的「高级泡面」给我吃。我受宠若惊,觉得他一定哪里有毛病。我问他:「你今天吃错什么药了?」他说:「今天是结婚周年。」 (下)   我们这一生都需要操练,让自己多会几种爱的语码,因为我们将会随著岁月渐增,开始感受过去的爱的语码是不够用的。   有的人这一生都不愿意被改变,有的人则是有意愿却没有机会改变。婚姻与生儿育女,其实都让自我改变的机会。   我们都会惧怕婚姻,因为跟另一个人终生相处所要费上的精力,实在太过惨烈,所以前一阵子「只要孩子不要丈夫」的观念在报章杂志喧嚣一时。其实如果你真有过跟青少年孩子生活的经验,就会知道,其「惨烈」不亚于跟另一半的相处。否则怎么会有那么多青少年难题呢!   在这当头,越多爱的语码,越容易度过难关。   我青少年的儿子,开始触碰盈沼哥只擅长「为你做事」的语码的困境。因为我这个儿子,是透过「被倾听」来感受爱的。好好约他出去吃顿饭,听他说,尝试了解,不要评价,他会感受到至高无上的爱,而后再去要求他,他会比较柔顺(虽然典型青少年的反叛个性一直是强烈存在的,他会「心不甘情不愿的柔顺」)。   有一天,我儿子晚归,正好看到盈沼哥和我们家老二在下棋而且状极融洽,当然心头有点吃味,他想参与又不知怎样才好,便说:「我毕业旅行的计画书出来了。」盈沼哥下棋正专心,挥挥手:「待会再说。」我儿子开始觉得不被爱了,因为他的话没有被专心倾听,他生气,把计画书一丢:「要两千块!」这动作也让盈沼哥感觉没有爱,他的想法是:「为你做事你还态度这么恶劣。」   大战一触即发。   而我往往得成为他们中间的爱的语码的翻译,其实到现在还很吃力,因为彼此都听不懂对方的语码,都觉得我在偏心。我既不知道怎样教盈沼哥儿子的语言,也不知道怎样教儿子盈沼哥的语言,这两个男人我都很爱,也知道他们其实都很在意彼此,作翻译官却作得很累。我想,我需要给他们两个人长大成长的空间,也需要给自己更多操练智慧与爱的空间。我跟盈沼哥说,其实你内心深处有一部分是个没长大的青少年,他「哼」的一声,很生气我把他跟大儿子想成同一类人。   我很喜欢思想我的父母,我不需要他们说什么,我观察、我体会,随著年龄增长,我受感动。   我的父母的婚姻在当年不能算完美,常吵架,母亲又很强势。   但是他们从没有离婚的念头,于是所有的困境,只能透过岁月与历练慢慢突破。但是他们因此成为一台戏,让我们子女观看,我们年轻和我们婚后看这台戏,已经有不一样的评价。   年轻的时候我总是在判断是非对错,帮父亲跟母亲吵架。现在他们还是吵,两个人都会说:「他一辈子就是这样!」我却会心一笑。   他们彼此成为对方成长、丰富自身的原因;而后我们加入,让混战更复杂,逼著他们更要改变、成长,最后,他们的白发成为岁月的冠冕,我从他们的一生,看见岁月生命的荣美。   而这一切荣美,是源自最初绝不离婚的坚持上。   终生学习走出自我的界线、长大成熟,是何等尊贵的人生;一路走来辛苦坎坷,最后彼此却成为对方终生的陪伴者见证者,又是何等的让人动容。   婚姻之约是神圣的,这在我结婚时,是「观念」,但我越经历婚姻养儿育女的辛苦,越能用情用心感受到这种神圣,这神圣内在包含很多很多对人生对生命的尊敬、对自己对别人的耐心等候、无限的盼望……,最终,是对不断愿意改变自己、丰富自己的自我的歌颂。当一对年迈父母,像小孩一般斗嘴,然后负气说:「你一辈子就这样!」这中间包含太多太多爱的语码,已经是各类语码交融,浑然天成;它是对赐予生命、人生、爱的上帝的最高敬拜,也是理解上帝之爱的语码的金钥。   年轻时我总希望自己不要活太久,我惧怕得与失,惧怕是与非,惧怕老与病,惧怕爱与受伤害,但是越走进人生的迷阵,越是觉得自己一无所知,觉得这样贫乏的过一生是比一切都悲惨的事。我开始祈祷:「上帝我求你让我活得够久,因为我想要了解人生。」唯愿我和盈沼的一生,也成为子女眼前的一台戏,最后能让他们动容,让他们在这纷纷扰扰的当中,看见生命的尊严与丰富,听闻上帝的爱的语码,也让他们有信心,决定让自己成为儿孙的一台戏。   将此文送给被青少年儿子搞得焦头烂额的我的盈沼,愿你从此文中读出爱的语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奉献支持|约拿的家

GMT+8, 2019-11-23 00:29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JONAHOME.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